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29|回复: 0

郭国汀:悼念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19/2016 17:3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是2005年10月20日,亦是前最高法院大法官冯立奇教授逝世四周年纪念日。本应亲自在灵前为冯兄敬上一杯清酒,敬献一束鲜花,如今却只能在异国他乡为德高望重中国真正的法官冯立奇先生在天之灵祈祷。2001年3月10日冯立奇先生曾亲自到我在上海世外桃源的家中畅谈五个小时,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一种宗教,因而中共容不得任何异议,不会允许任何不同的思想观念,中共仅需要听话的奴才,对有独立思想者历来视为敌人。他当时忠告我要多加小心,不要轻易公开主张自已的思想观点,否则十分危险。他还认为我十分适宜当教授,不如再干十年律师打好经济基础,将来转行到大学当教授。果然四年后,“不听老人言”的后果再次印证。不过,我并不后悔自已的选择。冯立奇先生是我在中国大陆执业二十一年遇到的绝无仅有的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大法官,也是我的良师益友。他不但为人正直诚恳,知识渊博,品道高尚,而且多才多艺,平易近人,心地善良,他的不幸英年早逝令吾心痛,每思及冯兄都会令我情不自禁。上帝呵!为何好人没有好报???或许冯兄脱离了大陆中国堕落的法院在天堂享清福未偿不是幸事。兹发表旧作以兹纪念。
   悼念冯立奇
   两年前我们敬爱的朋友,中国海商法律界德高望重的前大法官冯立奇教授突然离我们而去,永远先行。
   明天就是冯兄赴天堂两周年纪念日,权以此文告慰冯兄的在天之灵。
   我于1999年9月间首次认识冯立奇兄。是年因一起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特意前往北京向当时最高法院主管海事审判的冯大法官汇报案件;因他正在京西宾馆开会,故仅在门卫处接待了我约10分钟,听取了我对案情及我方论点的简要汇报,随后他让我先回去,并说我们会认真考虑的。当然事后此案我们取得了完胜。是年底我们在北京中国海商法年会上再次相遇,这次他明显热情多了;第三次见面是2000年10月在深圳第三届国际海商法研讨会上;第四次是在汇盛律师事务所春节聚会上;此前的四次会面我们仅停留在客套上,从未有过深谈,充其量仅是一面之交。只到有一天冯兄电话约我说是想与我面谈,于是:
   2001年3月10日日记:
   “今天冯立奇教授来到世外桃源,他说想为他太太找个老乡(我是福建省龙岩市人,因生长于长汀故属长汀客家人);我呢想通过交谈加深了解沟通,当冯兄仍位高权重时咱可不敢高攀;二则想请他审校〈OMAY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及共同翻译〈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
   冯兄与我在我的书房中交谈了三个小时,谈得相当投机。他对我的书房赞不绝口,对审校及翻译事亦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冯立奇此时已被上海海运学院特聘为教授,兼任上海海运学院海商法研究中心主任,为研究生讲授海上保险法课程)。
   我毫无保留地畅谈了我的苦难的过去,艰难的现在,美好的未来,以及勇闯大上海的战略战术:即通过翻译“当代国际贸易航运法经典名著译丛“成为这些领域的专家学者,成为专家型的律师,然后再开拓市场;因为上海市的发展战略目标正是:国际金融/国际贸易/国际航运中心。立奇对我的想法持肯定态度,认为我坚持走下去,将来必定获得巨大的成功,因为真才实学是立身之本也最终会获得高层次的当事人的认同。
     我向立奇述说了我在1984年的不幸遭遇。冯兄听后认为我的观点大多数是正确的。但当局不会喜欢你这种独立思想,要我今后不再向他人讲述这些观点、因为社会上小人太多担心有人会出卖你以求得某种好处,相当危险。
     立奇也向我谈了许多心里话。他离开最高法院是不得已,因为内心深感失望。原本抱着对中国海事审判有所建树的心态,满腔热诚而去,结果却发现下面不听他的,上面同样听不进他的意见,犹如风箱中的老鼠两头不是兹味。根源在于断了人家的财路。在现行体制下,那怕是高官在其上司面前连孙子都不如。CP系体制性腐败,而不仅仅是个人的腐败。如今法官法院要公正审判十分艰难,自已想做点实事,实现人生的价值,而这些在最高法院是得不到的。他还告诉我在新加坡国际海事大会上他被选任为执委(首位中国人任此职),是朱曾杰极力推荐的,他提及朱老对我推崇备至。立奇说他想扶持年青人,想帮助我因为他也得到了前辈的扶持,并问我上海的海事律师事务所哪个最好?我分析说上海海事律师实力强大,黄顺刚,徐杰,王小耘均属一流,但比较而言小耘律师事务所最有前途,因为王小耘是个干大事业者,小耘所海事部实力相当强,如果立奇加盟小耘所肯定可以在上海造就一个最强大的海事律师团队(我时任小耘所国际贸易海事部主任,成员有王小耘,谷正平,赵德铭,许椿,陈元允,马里,张晨;除了我是学士,其余成员皆为硕士,博士,有三位教授,三位前海事法官,三位海事仲裁员)。如果冯立奇再加盟,共同打造必定可干一番大事业。冯当即表态可以考虑加盟。半个月后立奇即正式加盟小耘所。可惜的是半年后,年富力强的立奇即撒手人环,乘鹤西去。否则如今我很可能还在小耘所。

     立奇说上海人思想超前,与英国人相似,人际关系分得很清,颇此情分很淡,讲究实惠,故在任何地方,人们首先考虑的是你能为他做什么,能为他带来什么,非常实际。因此应当先占住脚跟,证明自已的价值,然后才谈得上发展。
     立奇认为我不应当任聘用律师,而应当争取任合伙人,因为我的综合素质相当好。他认为CP体制是一种相当腐败的体制,CP意识形态是一种最大的宗教,因而只需要人们唯命是听,而不希望甚至禁止人们有独立思想。实际上CP只需要盲从的群众,要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因而根本容不下有独立思想的志士仁人。他指出我1984年在吉林大学的悲剧的根源正在于此,实质是当时社会大环境下,人们的政治思想极度僵化,反而将天才的思想当做异端邪说。
     最后他建议我再干十年律师,打下经济基础,解决生存问题,以免后顾之忧,再考虑转至大学做学问。
     是的,冯兄所言极是,吾将完成四部系列专著,作为进军上海,打开上海律师业务市场的无声广告,为自已开拓一片天空。因此尽管艰辛无比,然而必将切实有效,达到高起点,高层次,高标准地进军市场之目的。值得庆幸的是,如今已坚持走完了大部分征程,已接近胜利的陂岸,坦途就在前方,坚持就是胜利,决不半途而废,坚持走到底,上帝会帮助你的!”
     立奇兄:您亲自参与审校的〈OMAY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已由法律出版社于去年十月出版发行,您计划参与翻译的〈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也已完成,并即将由法律出版社出版发行。该译丛的翻译将继续下去,如今我正在组织翻译威谦教授的〈国际海事海商法〉和〈碰撞的油污责任〉,您未竟的遗愿:把中国建成亚太地区海事审判和教研中心一定能够在不远的将来得已实现。
     立奇兄:我于去年创建了天易律师事务所,闯荡上海滩四年后终于不再当打工仔,我会按照兄的指引前行。如今天易律师事务所已渡过最艰难最黑暗的创业期已经开始起飞了,我知道兄每天都在关注着小弟,小弟决不会让兄失望!
     安息吧!我的好兄长——立奇。
    PS:续以OMAY大律师名誉在英国南安普大学设立了一项奖学金之后,该大学于2002年以冯立奇教授的名誉也设立了一项奖学基金,每年向两年中国学生或学者发放;冯教授是该法学院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中国人。冯教授在自已先行之后,还不忘为中国人做好事,让我们以百倍的激情勇气恒心热诚负责的学习工作精神,做为永远怀念这位为中国的海事审判和教研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的前辈的行动吧。
     冯立奇先生永垂不朽!
   郭国汀于上海天易律师事务所
   2003年10月18日
   去年今日,中国海商界一位博学多才,德高望重的学术带头人,前最高人民法院交通运输审判庭副庭长、国际海事委员会执行委员、上海海运学院海商法研究中心主任、特聘教授,中国海商法学术界司法界卓有贡献和影响的学者和法官,冯立奇先生不幸英年早逝特发表此篇日记,作为悼念
   哭冯立奇
   2001/10/20,晴今凌晨四点半起床跑步万米。
   上午8点,小耘电告立奇不幸过世,要我代表事务所立即前往冯家。惊闻如此令吾难以置信的恶耗,我心一下子沉落至地,两行热泪滚滚而落,怎么可能?!
   15日立奇还在一日内连续三次邀我全家赴其家做客,晚间立奇亲自开着帕萨特接送我们全家!呜呼!苍天无眼,为何让如此优秀的好人如此英年早逝?他的事业才真正开始呀,我们的合作计划刚付诸实施呀!我深感痛失亲兄弟的悲哀呀!
   我怎能相信四天前我们还一起相聚畅谈未来,我怎么也无法相信刚开始的珍贵友情就这么一去不复?一切只留下美好的回忆?
   往事历历在目,我又怎能忘记?
   过去仅闻立奇是最高法院海商法专家。1998年秋因主办“建达”轮船舶保险合同争议案,立奇在京西宾馆门卫室,听取我约分钟的口头汇报后,表情冷淡地说法院会考虑我的意见。给我的印象是虽然平易近人总觉有一股冷漠的情怀在。1998年12月在中国海商法年会上由朱老引见我再次见到立奇,我们仅是简短地交谈了几句他紧握着我的手道:“小郭,好好干!”比初次见面热情多了。此后,2000年春节在汇盛所我们第三次见面立奇关心地问了我许多个人家庭及业务上的问题。2001年3月10日,立奇来到我家,海阔天空,推心置腹地长谈了5个小时,终于立奇下决心加盟小耘所。他说他得到了朱老的许多帮助,因而他要帮助我,一道干大事业。并谈妥了合作译、校〈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及〈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事宜。此后我们有过数十次交往立奇每次幸均勉励我继续努力为中国的海商法事业多做贡献。10月14日,我们在海仲上海分会会议上再次见面,我聆听了立奇一生中最后一次演讲。他的发言思维相当敏捷,逻辑严密,富有说服力。当晚立奇坚持赴火车站接太太和家人未能与大家一道共进晚餐。表明他的确的重视家庭富有责任感的男人。10月15日在立奇连续三次盛情邀请下,我与妻子和爱女乘座立奇亲自开的帕萨特来到他位于灵山路730号海运学院教授楼令我们全家感到一种真诚的友情,岂料这竟是我们的最后一晤!
   立奇您放心地走好!有我这位忘年朋友在,就决不会任由您的家人再受不幸。您未竟的遗愿一定会实现!
   立奇,安息吧!您的朋友永远怀念您,怀念您的高风亮节,怀念您的博大情怀,怀念您的真诚无私,怀念您的人性的光辉——。

泪下——
   国汀哭诉于2001年10月20日

   长星昨夜坠前营,讣报先生此日倾。虎帐不闻施号令,麟台惟显著勋名。
   空余门下三千客,辜负胸中十万兵。好看绿阴清昼里,于今无复雅歌声!
   人生如梦!一首老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1/2019 09:47 , Processed in 0.141481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