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27|回复: 0

中国急需政治反对派的加速成长 作者: 郭永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0/2016 00:4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时代是互联网和信息流通的时代。这个时代既给全球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带来决定性的影响,也给中国政治反对派提供了加速成长的空间和机遇。中国政治反对派应抓住机遇,乘势而起,壮大公民社会和民间政治反对派力量,为中国民主转型构建坚实基础和平台。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一、为什么中国急需要反对派力量的迅速崛起?

官场腐朽糜烂,奢华侈靡,淫乱杀人,无恶不作,中共执政者已全面堕落变质,让很多有良知的人越来越清醒,顽固作恶者已趋向于极少数人化,这正在加速中共独裁专制体制的结束。

但是,在如此大势面前,中共执政集团竟然罔顾现实,没有自知之明,而自觉开放两禁,引导中国社会迈上正确良性的发展轨道,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依法治国,却依旧坚守极其原始滞后的人治体制,搞黑箱操作,花费高昂代价维稳,只是为了保证中共权贵及其既得利益集团的不法私利长久维持下去。这就正如山洪的爆发,愚蠢者一般都是不紧急疏导,而一味围堵,梦想人定胜天,可在现实中,他们确实能围堵得住吗?暂时的围堵,难道不是为日后更大灾难的降临积累条件吗?

作为在这种围堵中暂时受益的中共统治集团的权贵们,也许自认为自己已经罪恶滔天,罪责难逃,所以就只能拼上老命地围堵了,直到与大众同亡的一天。可真的到了那一天,一定不是大众跟着独裁者去陪葬,而是这些流氓权贵们死得如何凄惨。这就正如一微薄说的:1句实话:【民主恐惧症】为什么齐奥塞斯库、穆巴拉克、卡扎菲、阿萨德...这些枭雄明知民主潮流势不可挡,却不愿象俄罗斯、台湾、缅甸一样放弃独裁走向民主呢?因为他们在位时掠夺了数以亿计的民脂民膏,残害了无数异见人士,他们担心一旦下台,必遭清算,免不了牢狱之灾。所以宁愿鱼死网破,再害人一把。

中国的这类流氓们,难道不正是怀有这样一种恐惧心理而有恃无恐地继续作恶多端吗?作为一个社会,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正义良善的,即便是作恶者,严格说也是由于这种让人不得不腐败的体制所诱发的恶果。他们的天性本身都不是恶的。可是,作为这类作恶者,由于身在其中,一味自我遮蔽,自私贪婪蒙蔽其良知,让恶把自己包围起来,明知故犯,而陶醉于作恶的大环境里无限意淫,这就等于也在故意作恶了。

针对此现状,有人依旧幻想当局自觉改良,但绝大多数人已经不存在任何幻想了,而是实实在在地行动了起来,且还非常激愤。这就是说,当独裁者被人民群众所掀起的汪洋大海推翻埋葬时,这根本就不是某一个人的意志所左右的,而是人民群众共同意志的决定。届时,绝无任何个人可以阻拦得了。

其实,在世界民主化大潮的不断冲击下,当世界上90%以上的国家已实行宪政民主政制的时候,以中国为首的极少数国家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尤其是在号称现代文明社会的中共所谓高素质最高领导团队的带领下,依旧在不得不作恶的大环境下有恃无恐为所欲为地作着恶,这真使人难以想象。

因此,针对此现状,为了保证国家不致如前苏联一样四分五裂,尤其是为了国家和民族也不致陷入军阀割据与混战的水深火热之中,当下的中国,急需要反对中共一党独裁专制的一切力量迅速联合起来,在宪政民主的大原则下健康发展。根据现实,真正使这股力量迅速成长的先决条件唯有开放党禁和报禁。可作为执掌权柄的中共当局,由于此两禁就是其长期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称王称霸的命根子,主要是由于其已经对人民和国家犯罪太深,畏惧牢狱之灾,所以只做垂死挣扎,绝难有所放开。也便只有依靠人民大众的力量自觉自愿自发地整合了。否则,无论如何说,这历史上最后一个独裁专制体制的瓦解,也许会对最广大的人民群众酿成非常大的灾难,而为了防止重蹈这种覆辙,唯有想尽一切办法,让中国社会的反对派力量迅速集结起来,并健康良性运转,这才是当下最为重要的任务,乃当务之急。

因为,无论中共统治集团是否自愿开放党禁和报禁,走向自上而下的变革之路,民间民主力量都应抓住一切时机迅速成长与健康发展。中共提前开放两禁,在中共暂时执政下,让这种力量在同一法律下健康运行并茁壮成长起来,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和最佳的路径;中共不开放两禁,这股力量也要自发自觉自愿地积极行动起来,为未来早日做好充分准备。如果成熟得早,早日做好准备工作,还可以成为迫使中共执政集团不得不走向变革之路的最中坚力量。否则,仅仅依靠民间各种分散力量与团队各自为阵,从不同层面不同方位个个围攻击破,虽然也能把中共独裁专制的统治集团彻底击溃,但由于各个团体之间利益不同,诉求不一,尤其是相互之间一个不服一个,这将导致反对力量本身的四分五裂,极难收口子,从而也致使国家混乱不堪,这一定会势不可免。

二、长期以来的残酷打压让反对派的生存空间和发展余地受到很大限制

在抗日战争初期,作为与中共合作的民主党派,都是比较独立的,稍许有些监督权。但自从中共执政以后,尤其经过毛泽东的三反五反等各种各样运动清洗,基本把反对派彻底消除了。在中共执政史上,反对派的力量在十年文革浩劫中,基本被荡涤得一干二净。文革之后,自西单民主墙以来,中国才又出现了反对派,但均遭到了残酷镇压。八九六四之后的清洗,98年的组党运动也被镇压,99年法轮功及其一切民间社团的被镇压清理。在胡温治下,最温和的公民组织也在胚胎萌芽时期就被彻底消除,如监政会、公盟等,致使中国社会比较成型的反对派组织没有一个。当然,作为监政会,并非与共产党搞决裂,而是承认共的正确领导,但也遭到了彻底扼杀。这便致使,由于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牵头,所以,就根本无法比较规范系统地带动中国反对派力量健康茁壮成长起来。但是,无论中共历届执政者怎么残酷打压,都无法彻底消除此起彼伏此消彼长的中国反对派力量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新崛起与不断地抗争。

实际上,在现代社会,当世界民主大潮直接冲击中共独裁者且与日俱增地把所有火力集中在中共独裁者身上时,中国国内反对派力量的重新崛起与迅猛增长绝非昔日可比。尤其在互联网时代,各种资讯极其发达,当中国社会的一切领域都已与全球化结实捆绑在一起时,唯独在政治领域内的没有开放,这固然就更加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与严密关注。在二十一世纪,让经济上一支独秀的中共独裁政权稳健活着,无论中共独裁者想出什么样的办法和高招,都是极为艰难的。其倒行逆施的做法,在大面积国民全面觉醒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抛弃,最终由于得不到足够多的人的拥护和支持,一定会非常孤单地死去,这将是大势所趋,势不可免的。所以,凡是在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并加入民主化行列的人,他们的勇猛冲击和行动,一定很快形成大势,让中共独裁者越来越孤立,直到彻底崩溃为止。

在今日中国,民主化已打开了突破口,让很多人明白了,并且还有义务和责任地从自身做起,必须积极主动地努力行动起来,突破各种封锁,传播真相和事实,让大众了解真情,首先清醒过来。人民群众如此大面积的勇猛行动,也会很快让全中国人民知晓所有真相。届时,当谎言牌子被完全揭穿后,中共流氓集团自然就会黔驴技穷,丧失统治能力,也便只有顺从民意,不得不切实进行根本上的变革。由此可知,中国民主化之路只会越挤越宽广,而且还是加速度的。

三、互联网时代给中国反对派提供了迅速成长的机遇

当今时代是互联网和信息流通的时代,无论政治、经济、文化、医药、教育等等领域,都绝不可能脱离互联网,否则,这个行业一定极其落后而又原始。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除了在政治领域内仍旧坚守人治传统,搞黑箱操作之外,在其它领域里,基本都与国际社会接轨了。

由于政治无处不在,是伴随一个人一生的最大人权,所以,无论在何种领域的现代化,都绝不可能脱离政治权利的切实保障。这就正如笔者所创作的《公民监政歌》所唱的,即便是亿万富翁,一夜之间可以成为穷光蛋,即便是高官显贵,一夜之间可以沦为阶下囚,权大于法势力相搏,一生只能煎熬在相互倾轧中。这就是为什么?失去政治靠山的中国富人,唯有逃到国外才得安生。

由于人民日益提高的物质和文化生活的需要,尤其是现代中国人绝对远远比过去有文化、知识和头脑,那么,当他们与网络接触时,发现很多事实与中国社会格格不入,他们首先就会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而自觉追求真理,探索社会管理的正确轨道。也许70年代之前的人都比较艰难不幸,人格尊严因为生活的所迫难以得到圆满尊重,尤其来自公权力的肆虐。而80年代及其之后的人,由于人格尊严得到了父辈比较完整的尊重,当遭遇公权力的公然耍流氓时,他们的反抗精神就远比70年代之前的人强烈。这也正是去年以来,四川什邡,江苏启东90后开展游行示威时取得比较圆满成功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中国古人早有很多气节的话,比如陶渊明的“不为五斗米折腰”,
河南乐羊子之妻的“妾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乎!”以及民间俗话“人活一口气”等。在西方民主社会,即便在监狱,囚犯的人格尊严也不能随便被侮辱。而在没有自由民主的国家,一个弱势的人,连生命安全都毫无保障,何谈完整人格和尊严的保障?

在狱中时,我给一年轻狱警讲,“只有当囚犯的应有人权得到坚强保障,任何好人的人权才能得到切实保障”。他当时很不理解,他说:“囚犯还有人权吗?”也难怪在中国的监狱,有“阶下囚”的说法,在中国的监狱,囚犯绝不可能有人权,是任狱警驱使的畜生,只要稍有不从,即便狱警犯错误了,甚至是非常大的错误,也要绝对服从,否则,经受酷刑迫害一定难免,被冤囚犯还根本无从申诉。所以在中国的监狱,囚犯被随意打死很正常,也非常普遍。这种现象,近些年来由于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才稍微有所减缓。

在互联网上,既有最先进的,又有最落后的,非常全面深刻系统地展现出来,这固然让长期被蒙骗的中国人大开了眼界,时日一长,由于人本身的良知与正义感被彻底全面地唤醒,固然,良知与正义者相互认识了解,并自觉地走在一起,便成自然之事,乃是顺理成章的。而作为一贯采用谎言加暴力统治的集团,当人们全面彻底地识破这一切真相和事实时,如果不被抛弃,那是绝不可能的。

因为这个反对派们,是反谎言和暴政的,反腐败与邪恶的,反封建和专制的,反人治和黑箱操作的,反对上做奴才对下称王称霸的,是真正追求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社会公平正义,人格和尊严完整,人人在法律面前平等,个体的人权得到切实保障的。是最最光明磊落的队伍,即便根据中共集团的政策和法律宣示也是完全合法的,人们岂能不众矢之的共同追求和向往之?也就是说,做这样一种反对派,谁人不会何乐而不为之呢?

四、中国反对派力量应遵守的基本原则

宗教界人士全都降服在某种公义的神灵之下,而心悦诚服唯命是从,他们最终都走在了一起,无限发展壮大,且永远坚不可摧。某种宗教的活力主要体现在铁杆守卫的人有多少,增加的新成员是否远远大于背离者,继续传播扩展的能力是否越来越强盛。在世界三大宗教中,基督教应该说才是佼佼者,其中新教的传播最强盛。我们民主维权队伍,如果不能全部降服在基督耶稣的神灵光照之下,那么就应该制定集体公约,形同上帝给人类的七戒,必须严格遵守之,绝不违抗,发现违抗者,有责任纠察责备之,使其不断周全和乖顺,这样才能产生核心力,而把雪球滚成无限大。

目前,在中国宪政民主的政治纲领中,《零八宪章》无疑是最到位的。只要大家都朝着《零八宪章》提出的方向和目标努力奋斗,并且用《零八宪章》的内容来统领民主力量,就可以达成最基本的共识。但作为民主人士之间,必须只有确立以下公约:比如人格尊严平等,机会均等,法律面前平等,相互尊重相互帮助,共同或分头开拓新人,传播真相开启民智,使大众认清现实社会的黑恶本质,充分说明民主监督体制和机制——即宪政民主政体乃人类大道,最终归宿。专制乃万恶之源泉,罪恶之渊薮,滋生一切邪恶的温床和土壤,越早结束越好。因为人都是有缺陷的,在任何公共平台上必须只有受到强力监督制约才不会犯大错,才能够让其所犯错误最小化,等等。如果全部人都集合在这一公约下,并心悦诚服地坚定走在一起,个人主义、山头主义、宗派主义、特权主义等封建渣滓思想和陈腐观念不是很严重,人人都很谦卑礼让,大我大胸怀,也许中国民主早就转型成功了。

因为,民主的中国人早就已经很不少了,由于各自树立品牌,获取资源,一个不服一个,极难走在一起,而统一在一个大民主平台下,能够心悦诚服,精诚团结,同仇敌忾,一鼓作气地分头去做事。其中最重要的原因,首先缺乏这样一个平台,也缺乏专门负责建立如此平台的人,让所有精英共同签字认可之,且永不放弃对这个平台的终生承诺以及应负起的责任。

在当下,作为真诚为这个国家和人民及其子子孙孙缔造永福的所有民主维权人士,必须首先学会放下身段,尤其是那些大名鼎鼎的人物和大佬们,也许才能组建最大的反对派组织平台,形成真正有效的力量。这固然是日益瘦小化的中共独裁者绝对难以克服的。如果民主维权人士还依然采用传统斗法,比如登高一呼天下云集响应方式,且名人之间由于骄傲、嫉妒、争竞等的作祟,相互绝不可能心悦诚服地认可和支持,中国民主化要在和平大环境下以最低成本实现圆满转型,一定也是难于上青天的。或者即便瓦解了中共独裁者,要么使国家四分五裂且还混乱不堪,要么再次上演一个新的军事独裁者的重新登台亮相。此两种结果,笔者想这是当下任何有良知的民主维权人士绝对最不愿意看到的。

可毕竟人心难估,尤其经历五千年酱缸文化熏陶,无人不在骨子和潜意识里蕴藏着这种毒素的强烈影响,抑或很多人还非常严重。正如基督教的原罪说,凡人都装有不义、邪恶、贪婪、恶毒、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馋毁、怨恨、侮慢、狂傲、自夸、捏造恶事、违背父母、无知、背约、无亲情、不怜悯人等等犯罪因子。尤其是在独裁专制体制下掌握公权和公器的无神论者最可怕。

我们今天之所以要死心塌地地追求建立民主政体,就是为了用制度的方式让任何掌权者受到坚强的监督与制约,而切实为大众服务。那么,我们需要走在一起,也必须只有建立这样一个平台,也许才能够让所有民主维权精英真正能够心悦诚服地降服于这种平台下,只为这个平台的使命切实做好应做的一切工作。

固然,在任何不讲规则和秩序的社会,良善之人绝对不是奸诈之人的对手。所以,奸诈之人一定还会掌握最高权柄,主导这个社会的大方向。如果我们提前建设好这样一个平台,奸诈之人就无隙可乘无孔可钻,从而也保障了中国民主化的顺利圆满转型。

因为在中国,做皇帝的市场还很大,只要有人愿意做,就一定会有人添菊,抬轿者众矢之的。愚民、奴民、顺民、暴民轻易能上当,投机心理很重的奴才、帮凶和走狗看到好处后也容易上钩。正如一微薄说的,几千年专制社会的现象,一切都是逆淘汰机制,比如赝品淘汰正品,劣币淘汰良币;贪官淘汰清官,邪气淘汰正气;刁民淘汰良民,妓女淘汰处女;违法淘汰守法,歪理淘汰公理;小人淘汰君子,拼爹淘汰进取;禽兽淘汰教授,权力淘汰法律;谎言淘汰真实,虚情淘汰实意;懒惰淘汰勤勉,二奶淘汰明娶;垄断淘汰竞争,龌龊淘汰正义。

所以,这一开始的民主竞争,弄不好还会在投机钻营势力不择任何手段不惜一切代价的拼命搅扰下,一定会乱成一锅粥。那么,首先提前把此类平台由众多有心人带头建立起来,这才是民运行业的最佳之策。

五、该建立怎样的民主大平台才能统领所有反对派力量于一体?

只要有了这种平台,且主要领导成员确实由大家民主投票竞选产生,比如对选举人确认资格后,实行网上论坛投票。那么,在这个平台的主导下,就一定为中国民主化做很多的事情。因为主要领导人确实是由目前所涌现出来的所有民主维权人士亲自表决产生的,其影响力绝对就是最大的。在这个平台里,有自己的议会班子,也有独立审查机构。

这个平台可以命名为中国民主大同盟什么的,并设立以下职务和机构:设立全球民主委员会,其成员资格由全球首先站出来、关注或推动中国民主化,并确实愿意做点实事的人组成。认定资格,已经站出来一年以上,确实做有可以证明的实事。委员会成员人数可限定为1000-3000人。要求,必须在海外备案个人真实资料一份,需要秘密的可以秘密保管。

委员会成立后,设主席、总裁、评议长正职各一人,副职各一人,正职由全球委员会成员民主竞选产生(网上确认真实身份,论坛匿名竞选),副职由正职提名,在委员会成立常委会,可限定人数为多少人,由委员会全体成员投票决定。委员会下设立各部门,部门负责人由主席、总裁和评议长直接任命。

全球委员会成员,任期2年,可以连选连任三届,成熟时选举产生,开始时推荐产生,并制定标准和资格认定办法。选举产生常委会成员5-11人,任期三年,最多担任两届。

主席、副主席,总裁、副总裁,评议长、副评议长各一人,任期皆为四年,不得超过两届。排序:主席、总裁、评议长、副主席、副总裁、副评议长。

主席职责:最高领导人,出席各种高规格事务,健全完善组织各类制度和程序,全盘监管落实既定方针、政策、制度和措施。

总裁职责:最高执行总指挥,全面落实组织既定方针、政策、制度和措施,建立健全各种机构与各分部,并对各种机构和分部具体工作进行监管、敦促、落实到位。

评议长职责:监督组织内所有成员,尤其是最高层工作的开展与落实情况,对于出现的偏差立即给予及时纠正或督导。对组织成员政绩与过失做好详细记录。
主席、总裁、评议长皆由委员会全部成员票决选出。副职由正职提名,常务委员会全体成员表决通过。

常设机构:总部办公室(后勤保障,全球联络中心)
财务管理部(总部收支明细账,监督检查各分部财务收支明细账)
推广事务部(网上推广、现实推广)、
安全部(防止内外部人为破坏,并保护组织内重要成员的人身安全)
人权保障部(对所有遭受非法政治迫害的民主维权宗教等人士建档立案,并开展各种救助工作,一一落到实处)
国际关系部(主要负责与各国政府、社团或企业建立友好往来密切关系,并着力发展经济援助)
国内关系部(主要负责与国内任何有利于民主化的政府官员、企业家、各类社会团体保持密切联络,争取资源)
策划部(负责组织机构总策划,各类规章制度健全和完善,网站建设编辑、报刊杂志编辑,编采人员发展、文艺宣传团体建设等等事务)
培训部(主要培养进入大陆发展和推广的骨干人才)

针对对象:
全球所有华人华侨,各国建立推广分部或成立总分部
国内各省建立分部,直发展到地市、县市、乡镇村。

资金来源:
各国政府援助、企业家赞助、各类社团资助、个人捐款等。

对捐助资金超过亿万美元的树碑立传,在未来中国建立功德博物馆塑个人铜像永久存留并展出。

初期成立临时筹备工作班子,由集体联合发起开展最基础性工作,为未来成立最大在野政党做好充分准备工作。一开始可命名民主大同盟或什么的,等转型成功后再确立永久性党名,可以提前制定党章。首先建立网站,准备宣传资料,物色合适人选(包括委员会成员及各种专才),可筹备五年。

同盟主要职责:整合全球资源,高效有力运作起来:
一、培养人才进入大陆负责专业发展,
二、发展资金资助大陆专职成员开展工作,
三、华人华侨中推广宣传搞好募捐工作,
四、人权保障让任何坐牢者均无后顾之忧。

也许以上建议只是笔者的一厢情愿或幻想,至少在眼下绝对不可能成为现实。也许还需要若干年的时间。不过,如果各自为阵,建立各自的小团体,这也未尝不可。也就是说,如果由千千万万小圈子最终构成最大的一个圈子,然后在这个大圈子里建立以上的民主平台,也许条件更成熟,更能成气候。总之,无论如何,最低成本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圆满转型,这种完全独立于中共执政党以外,且本身彻底完全地走民主化建制的最纯粹的民主派别或政党模式,在未来民主中国,绝对是不可少的。

(此文仅供关心中国民主事业的仁人志士们共同讨论参考!联系信箱:minzhuqiangguo@gmail.com,skype:minzhuqiangguo)
2013年1月1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2/2017 02:15 , Processed in 0.03258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