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84|回复: 0

李承鹏:我们都是神农的后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18/2016 04: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李承鹏:我们都是神农的后裔
2016-12-15 李承鹏 思想国
早上起床,用二甘醇牙膏刷了牙,用氟砷自来水洗了脸。我坐到了餐桌边。喝一杯黄曲霉素牛奶,吃一笼盐酸克伦特罗瘦肉精包子,嚼了两口苯钾酰馒头,吞服两枚二恶英鸡蛋,忽然意识到自食品问题曝光后,老子一直很滥的化学课,无形中补好了。
空气中有一砣一砣的感觉,让我对气体、固体的概念也产生一丝怀疑。当然比起娇气的外国人,我们是坚强的。相信用不了多久,大街上的三个人种就一目了然:戴防毒面具的是外国人,不戴面具的是中国人,坐在配置远大牌空气净化器的奥迪A8里横冲直闯的,是官员。什么事情习惯就好,其实中国人已起到局部的光合作用,别国是树叶吸收二氧化碳,我们用肺叶去吸二氧化碳。我们还成为虫豕的天敌,为地球物种演变做着无私贡献。路上见一人被蝎子咬了一口,他没倒蝎子却死了。我问:你是谁。他低低地说:欧阳锋,你呢。我顺手把被我毒死还叮在腿上的五步蛇扒拉下来,低低地说:欧阳雷锋。
惺惺抱拳,各自飞奔而去……最近有家使馆在屋顶上安装了一个小盒子天天公布我国空气指数。我也觉得其用心险恶,表面是在议论一下气体,其实是在议论政体,低估我们强大的身体。作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当然可以拥有独立主权的空气标准,我们还拥自己的土壤标准、自来水标准、药品标准,按照历史学家雷颐建议:下一步我国将把发烧的标准也上调到38度,低于这个的不叫发烧,不准吃药……这就叫中国特色,至于与之成反比的价格标准,那叫国际接轨。
到了办公室,沏了一杯高档茶,熟练地把头道水倒掉,才喝。这是因为,这些茶的俗称是**青**音,学术名称其实是腈菌唑、氰戊菊酯、噻嗪酮……茶, 还上了孔雀绿色素和工业石蜡的。看,连老子都佩服自己的化学知识。打开电脑,看到一个叫王小山的家伙因为揭露蒙牛里面含毒,被迫跑路了。居然跑到香港去,那里的空气你闻得惯吗,那里的水喝了不拉肚子吗,那里生滚个猪肝粥都不含买一送一的重金属,这不亏大发了。归来吧,游子,你在真相的路上走得太远,王小山移不了蒙牛这座山。
可是我还是陷入了沉思,突然想百度一下中国到底有多少头奶牛:截至2010年是1230万头。考虑到奶牛不执行计划生育,就算现在有1300万头吧。又百度到:一头奶牛淡奶季和旺奶季平均下来每天最多可挤10公斤奶,但除去绝奶期只有250天可挤……也就是说,一头奶牛一年可挤2500公斤奶,全国1300万头一年可挤3250万吨也就是325亿公斤奶。假设中国只有1/4的人群也就是3.25亿人喝奶,每人每年可分到100公斤奶,如果每人每天喝半公斤,只够每人喝6个月多点……6个月多点!那其余时间我们喝的奶,是哪儿来的呢。
也许上面奶牛数量的版本有误,只好反过来推算,满足1/4中国人喝足一年的奶就需要2600万头,满足1/2中国人喝奶需求就得有5200万头奶牛 (这还不包括冰激凌奶茶雪糕和糖果在内的大量奶制品需求),有这么多奶牛也没这么多草吧,有这么多草也没这么多草他妈土吧……我沉思着,瞬间觉得老子不仅化学好了,数学也无敌。
脑子昏昏沉沉,恍然到了中午,没叫洋快餐(奇怪为什么洋快餐到了中国就有问题),为避免地沟油的爆炒煎炸,我改叫了份蒜泥白肉,出于环保又来了根生黄瓜……在我吃的过程中,同事嘉许地看着我:有勇气。然后我就知道了,硫磷大蒜、蓝矾黄瓜——这么牛逼的学名。
下午无事可做就翻看今年高考的作文题,人们都说题目出得坑爹;可我觉得出题的一定是高人,全都是高级暗喻题,你看,四川的《手握一滴水》,要是我写 ——“心握一滴水,心里全是泪”,最近的全国自来水大检查,50%以上都不合格;湖北的《科技的利与弊》,要是我写——科技的弊,让我喝了牛奶后才八岁就长出胡须,科技的利,让我早早学会打飞机;广东《你想生活的时代》——我只想生活在两个代,要么富二代,要么官二代,免得以后成为变种人一代;江西的《拥有什么》,要求围绕“你不要想着你没有拥有什么,而要想着你拥有什么”,我写——喝了蒙牛后,我不要总想着没有拥有一对健康的肾,而要想着我既然拥有了结石的肾,那可就是得道高僧,火化后烧出的全是舍利子。
天津的材料作文《两条鱼在河里游泳》最有情节感,出题者给出很哲意的材料:两条鱼在河里游泳,老鱼问小鱼:河里的水质如何?小鱼说:我不知道水质是清澈还是浑浊。要是我写,会是这样的——老鱼挥手一耳光打过去:“妈逼这还用说,上游一家炼油厂两家化工厂,我作为鱼类都长出手,而你作为鱼类都长出三只脚来了,你说这河水清澈还是浑浊”。
下班时,看以时速0.08公里堵在路上的车流,我觉得以中国人不断力证达尔文进化论的奇迹能力,下一步,我们可能要长翅膀了。所以日本任命的食品安全担当大臣官阶居然高于国土防卫长官,让人可笑,打仗用得着无毒牛奶吗,打仗说不定用得着变种人部队……这时,那个在香港呆不下去的王小山终于潜回大陆了。我心头一热,说就到那家新开张的名叫HOW DO YOU DO的火锅店吧,时尚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名字大家不会陌生,“好毒油毒”。
我点了一盘甲醛白菜、汞蘑菇,他要了一份福尔马林牛百叶、二氧化硫金针菇,我不甘示弱又加烤了一串溴酸钾小馒头。他瞪我一眼,加要了一份次硫酸氢钠甲醛粉条,和十二串刷了上等鲜肉精的牛板筋……
在祖国,老子点的是蔬菜,吃的是染料,吃的是粉条,咀嚼的是塑料,烫的是金针茹,涮出来化学分子式,消化的是猪肉,吸收的是矿产,刺身的是鱼类,附带送了避孕药……总之老子不仅增长了知识,还隐然有股子当年神农尝百草的慨然气质。
得谨记,我们都是神农的后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2/2017 02:58 , Processed in 0.02835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