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40|回复: 0

徐沛: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2/30/2016 09: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eresa是邓丽君给自己取的英文名,翻成中文为特蕾莎。毕生践行仁爱的特蕾莎修女(1910-1997)的封圣仪式于2016年9月4日在罗马举行。我乐于评介邓丽君,就是因为她处处体现与传播爱心。她不仅从小让人快乐,16岁就当选“慈善皇后”,就连她的英文名也有助人们获知西方的圣女,以及她们基于对上帝的信仰而奉献一生的慈善事业。我就是因为读到邓丽君的男友,借法国的圣特蕾莎节当众向比自己大14岁的恋人献花示爱,才注意到两个被封圣的特蕾莎修女,一个是西班牙人(1515-1582),一个是法国人(1873-1897)。而大陆网民则可从“邓丽君崇敬的特蕾莎修女”等文获知第三位即当代特蕾莎修女的信念与博爱。

东西方的特蕾莎们象照明灯有助人们看清马克思(1818-1883)的邪恶。所以,我曾用德文发表《在马克思与特蕾莎修女之间》,告诉德文读者,共产国际颠覆中华民国后,强迫居民信仰恐怖主义-马克思主义或曰共产主义,用马恩列斯毛取代孔子、释迦牟尼与老子……在我走出被共产党剥夺人权与自由的“动物农庄”后,轻而易举就获知马克思与特蕾莎的区别:马克思及其信徒反天理人伦,宣扬仇恨暴力,而特蕾莎们信仰上帝,践行仁爱。2003年我则用中文写作《我的反共根源》,向中文读者披露我到德国后获知的马克思之邪恶本相。

前不久收到大陆来件,请我“利用在德国的资源优势和精熟的德语条件将马克思这个德国籍的犹太流氓的劣迹彻底蒐逻一下,写一篇资料性的文字發来”。就是说,因为中共的信息封锁,马克思是魔头还没有传遍大陆,而我以为这已是世人皆知的常识。毕竟揭批马克思的著作不少,比如理查德•沃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的专著《马克思与撒旦》。

2011年,我专门翻译大纪元对德国教授孔拉德(1931*)的专访。孔教授从1967年起就开始研究马克思,发表多本专著,其中包括《共产主义红皮书》,直译书名本来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红书》(Das Rotbuch der kommunistischen Ideologie),因该书是对《共产主义黑皮书》的补充,所以,我选择意译。

我上中文网后还结识专著《马克思主义的终结》与《讨伐马克思主义》的作者申有连。笔名为紫电的申先生是50后。他身在贵州,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依然发起反马克思主义运动,并谑称马克思主义者为马虏。每次收读马虏们的群发件,我都会想起申先生及让我注意到他的贵州民间人权研讨会。从申先生在2014年第十届研讨会上的发言《自由的力量》来看,他也认识到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崇洋媚外的五四狂人招来红魔,祸国殃民,让不少人失去文化根,但也无法阻止与中华文化一脉相承的法轮佛法弘扬世界。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滥用国家机器正式污蔑并迫害以“真善忍”为宗旨的法轮功,但法轮功却依然弘扬世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举办各种活动展现佛法的神奇并揭露共产党的罪恶。2015年德国法轮功学员为了纪念7/20在特里尔集会并游行。我从科隆专程赶去参加,本有机会参观马克思故居,可我却发现一位通过法轮功治愈癌症的新学员,于是我忙于与他交谈,忘了马克思故居。后来有同修去那儿上厕所回来告诉我,德国售票员会用中文说,“请买票!”这透露参观马克思故居的大陆人还不少,但需要人督促买票。

简言之,面目狰狞,充满仇恨,鼓吹斗争的马克思让我不屑一顾,但美丽善良的邓丽君却让我推崇备至。对我而言纪念邓丽君的最好方式就是继承她的遗志: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与君为伴不犯戒


当我在四川只有翻录的邓丽君(1953-1995)磁带可听时,还不知她会为我今生导航。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少一度吸引我的艺人或文人都被遗忘甚或遭到批评比如三毛,唯独邓丽君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不光自己热衷听她的歌,推荐她的歌,还乐于把她的歌当中文教材。无论心境如何都可从她的歌中找到对应。她的歌不局限于儿女之情,家国史诗无不涉及,不仅充满爱,滋润心灵,还自由向上,宛若梅花。比其歌声更吸引我的是其人品。在我获知邓丽君让大陆民国遗民宋学道从不觉得寂寞后,我才意识到,邓丽君有助我看淡名利情,心怀真善美。

1989年六四屠杀发生后,留学德国的我开始支持民运志士,而邓丽君也是中国民运的支持者,并且也属因六四屠杀改变人生轨迹的华人。邓丽君在香港跑马场声援大陆民主运动的24小时大型演唱会上演唱“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如泣如诉地道出共产党给华人及故乡造成的灾难。毫无疑问,这首歌就是36岁的邓丽君持守一生的立场,也是影响我至今的君歌。在巴黎时,邓丽君也多次出席六四及流亡华人的活动,而且还准备自己出钱为大陆民运义演。她回台湾为国军官兵义演时,也公开表示拒绝踏上发生了六四屠杀的伤心地,还与他们合唱《长城谣》等反共歌曲。生长在台湾眷村的邓丽君从小就想回父母之邦,支持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不与背叛承诺的李登辉们为伍。邓丽君自己实现了诺言:“在大陆实现民主前,将永不踏入大陆土地”。更多请看《邓丽君的“中国梦”》。  

邓丽君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植根于中国的正统文化,与中共强迫大陆人信奉的马列“唯物主义的三观”对立。多亏邓丽君的歌声让我身在大陆时,就开始吸收中华文化的营养。她的柔情蜜意为我的人生增添了无法替代的美味。而她的异国恋亦如我的前车之鉴,无论对方如何让我动情,我都以母亲作挡箭牌。其中只有一位意国帅弟懂中文,可能会得到母亲的首肯,而正是他促使我2001年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试图海归。邓丽君的法国男友与她猝逝泰国脱不了干系,而我获知法轮功真相也离不开小我10岁的他。


十亿个掌声的来历


中共剥夺老百姓的人权,包括无数华人的归国权,但它既无法禁止邓丽君的歌声传遍被马列毛鲁赤化与毒化的大陆,更难以阻止邓丽君的转世踏上她的父母之邦。

1984年1月,邓丽君出道15周年巡回演唱会在台北举行,期间邓丽君专门会见从大陆驾机投奔自由的反共义士王学成和孙天勤。他俩在大陆当空军时,中共还试图禁止邓丽君的歌,大陆民众只能偷听,有的还因此遭到迫害。鉴于大陆民众“不能自由的发表他们的感想,他们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默默的鼓掌“,于是,不仅邓丽君的这场演唱会,而且报道这场演唱会的电视节目也被命名为“十亿个掌声”,目的是希望“与全世界爱好自由民主的人们,互通心声里应外合,早日摧毁铁幕,  重建三民主义的中华民国”!这场演唱会是邓丽君演艺生涯的高潮,她从此不再举行商业演唱会,“十亿个掌声”也成了邓丽君的代名词。请看相关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LwlmpwOFbg

在邓丽君逝世20周年之际,1999年4月生长在泰国的朗嘎拉姆,因演唱邓丽君的《千言万语》引起轰动。除了轮回转世,无法解释这位泰国少女为何会让六十年代见过邓丽君的老先生沈西城“着实嚇了一跳”并撰文表示:“天下间哪有如此相像的人?模样像,歌声近,活活脱脱的是‘再世’邓丽君!”

一年后,邓丽君的名为“十亿个掌声”的3D巡回演唱会在大陆举办,听众虽然难以获知1984年的史实,但比高科技打造出来的形象更像邓丽君的朗嘎拉姆必定会让观众惊叹后思考:是否真有轮回转世。凡此种种,都是邓丽君的意义所在。

身在马克思的故国,我乐于向邓丽君学习,不向专制妥协,不向暴政屈服,不忘记被剥夺自由的大陆同胞。

丙申年夏末于莱茵河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6/2020 14:58 , Processed in 0.111917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