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61|回复: 0

[国学论道] 曹长青:王朔这个胆小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6/2017 17: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曹长青:王朔这个胆小鼠

王朔的小说我都没读过。说这话绝不是像某些鼻孔朝天的半吊子故意损人的那种德性:张三是谁呵?没听说过;李四写过什么东西吗?从没看过。王朔的大名,在中国大概跟毛泽东差不多了,想不知道都没门儿。没看过他的作品,是因为他在中国红起来的时候,我已经来美国了,像儿童一样从字母开始学英文,还得生存,所以挤不出多少时间看中文书,过去这二十多年看过的,实在少得可怜。

没读过王朔的小说,但在网上读过他的几篇评论文章,很不错。深刻、幽默、可读性很强。记得有一篇是评金庸的,从行文到内容都很好。相比之下,金庸对王朔批评的回应则是从文字到内容都一塌糊涂,一塌糊涂!这俩人的小说我都没看过,如果必须选一个看,仅凭他们的笔仗,一定看王朔,绝不读金庸。

还有一篇文章,是写美国观感:“王朔:在美国我显得粗鄙”。说到这儿顺便提一句,几个月前,我妻子的同学传给她一篇王朔的文章,读到后面才发现,该文把我的长文“献给我的英雄的美国”的相当一部分原封不动地“移植”到了王朔这篇文章后面,形成一篇新的文章:“王朔:一群不爱自己祖国的人为什么会爱美国?”这当然不是王朔剽窃。因为之前已有过不少我的文章,要么被冠上别人的名字,要么就整个删掉作者,被国内网站转载。所以这篇也可以肯定,是因为我的名字在中国被禁,而王朔则可顺利过关(当然也让他代我挨了成群的爱国愤青的骂)。事实也是,这篇文章被众多国内网站转载。海外有不少像我这样的作者,耗神熬夜写的文章,不仅分文稿费没有,连信誉都被给了别人,而且是“好意”。但真正黑色幽默的是,在皇朝做到上将、在国防大学以最忠于党的声音【捍卫】专制政权的刘亚洲,白捡了最多“被除名”的海内外【欲改变】专制政权的知识分子的思想结晶。太中国特色了。

言归正传。王朔的“在美国我显得粗鄙”一文,写得很实在,对美国有一种孩子般天真、纯朴、真诚的情感,有点像幼童对父母。那篇文章中有一段把我逗乐了,所以特地从网上复印过来:

“我觉得中国人到了美国之后都变好了,变得都守法了。我认识几个在国内都是坏人的人到美国生活之后都变得非常老实。我才一到美国,朋友就告诉我‘你可千万别犯法,你在美国犯法算是倒了大霉了,会记你一辈子,到哪儿都跑不了’。大家都这么专门提醒我,就好像我在中国就是以犯法为生似的。我后来想,可能大家把每一个刚从大陆来的人都当成一个潜在的犯罪分子了,觉得必须叮嘱一番,我想他们其实也想要你知道,在美国犯法之后,你别想‘托人帮忙’。”

王朔是所谓“痞子文学”的代表人物。我没看过那类作品,所以没资格评。但我写过一些文章,痛斥痞子,对“痞”的人,基本上都很讨厌,但王朔是个例外。王朔讲话,咋听起来,确实像痞子,骂骂咧咧,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但从读他的几篇文章,到看几个他的视频,反而觉得他是当代最不痞的中国文化人之一,不是我在《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一文中谈到的那种“痞性的人”,而是一个天性很“良性”、很“正”的人(也就是不邪门。邪门的典型是李敖)。而且王朔率直、幽默,嬉笑怒骂中流露出一份真诚和严肃,我尤其喜欢他的不做作,不装模作样,这在中国文人里实在不多见。当然,我不认识王朔,目前这种认知仅仅是凭从几篇文章和视频得来的直觉。希望这种认知没大错。

我夸了这么一大段王朔,是为了铺垫后面的“骂”。但这不是鲁迅先生批判的那种为表现“客观”而弄几句不疼不痒的“好话”,然后痛斥一顿。我的观点从来都是非常“主观”的,对显摆“客观”从不感兴趣。

我想说的是,就王朔这样一个既真诚、又良性,又是名作家的公众人物,他可以痛骂很多人和事,但在面对吴征杨澜和韩寒造假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面前,却像老鼠一样被吓破胆,连说句真话的勇气都没有,也不想为他的读者们负一点点道德责任。

当然,如果王朔跟这三个人毫无关系,我不会写这篇文章。

2007年,在吴征杨澜的造假被海内外舆论痛斥了5年之后,王朔在一次接受电视台采访的间隙,痛骂“吴征就是一个骗子,杨澜找错了老公”,被记者写了出去,引来一大堆媒体的广泛报道和转载。随后杨澜博客指责王朔,王朔又出来公开向杨澜道歉。再随后就是王朔在电视台把公开了他所谓私下谈话的记者大骂一顿。结果这段视频被放到网上,引起更大范围的围观(见YouTube“王朔痛骂记者13分钟”)。

说实话,那个视频倒真把我逗得哈哈大笑,像听相声,而且是现场即兴表演。拍电影不用王朔去演戏真是浪费人才,他的即兴表演能力可以直追卓别林了。他“痛骂”女记者那段视频之所以很逗乐,是因为他一个人骂骂咧咧地狂吼了一大顿,其实整个一个“假使横”。

这才知道,那个骂遍天下的“朔爷”,原来是一胆小鼠。一个那么大名的作家,跟人家小记者使什么横呵?有种的,跟骗子吴征去使呵。一个吴征,楞是把他吓到说,“我道歉,吴征不是骗子,我是骗子,行了吧。”还说杨澜是他年轻时的偶像,所以对记者“破坏了”他的粉丝和偶像关系而暴跳如雷。

王朔呵,至于掉价掉到这份儿上吗?都多大岁数的老爷们了,还好意思张扬青春期那点破事?你不是嘲骂那些捍卫自己偶像的歌迷吗,那你自己呢?捍卫的岂止是偶像,而是偶像的谎言。此举是不是更应该被王朔本人痛骂一顿呢?

王朔还骂媒体,说为什么报道全变成了“我在骂杨澜的事儿了”。明摆着,因为那些记者们都有基本常识,看那些揭露文章感觉有道理,看你“朔爷”都认同了,当然赶紧借你的话表达大众和他们自己的心声嘛。王朔大名了那么多年,居然不懂得媒体首先是要为大众负责,可不是要为名人负责呵(名人有的是讲话的地方)。

韩寒造假事件出来后,又看到一个(在韩寒被质疑之前的)王朔和韩寒对话的视频。那个对话,跟陈丹青和韩寒的对话一样,完全展示出韩寒是个啥都不懂、啥都谈不出来的白痴。作为名作家的王朔,那个对话在客观上起到了相当大的帮韩寒宣传、背书的作用,无论他主观愿望如何。但在排山倒海的质疑、怒斥韩寒造假的文章涌到网上之后,也一直没见王朔出来表个态。至此我对王朔的印象已大打折扣。一个对公众如此不负责任的“名家”,难道他真要做自己的名句那种“千万别把我当人”的东西?难怪吴征杨澜韩寒不倒,有点话语权的中国文化名人,原来净是这种德行的——绝不放手任何一丝跟自己利益有关的东西,什么社会责任,与我何干。原来真的玩世不恭呵。

但后来又看到王朔这样一段话,他说,“我想我老了以后还是要变成一个好人的,变成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既然他还是认真的,那我就忍不住喊一声:王朔,我觉得你现在就已经很老了,活差不多一个甲子了,再不往“德高望重”的路子上走就来不及了。“德高望重”的第一步,起码是有胆儿、有种出来指一下你认识的那几个大骗子,说一声,“没错,这几个家伙的确是骗子!”

王朔那么痛恨记者把他所谓的私下谈话公开出去,说那是文革做法,但杨澜去中宣部告黑状,难道不比记者把一句他在电视台说的关于公众人物的大实话公开出去更严重百倍吗?!

我写质疑吴征造假的文章被北京《中华读书报》转载,杨澜就拿着一摞子我在海外发表的关于西藏的文章,到当时的中宣部副部长王晨(现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那儿告状去了。这要是文化大革命那会儿,我要是在中国,被杨澜这么打黑报告,可以100%肯定是被她送进监狱了。此事件说明,杨澜是可以向党密告别人的那类人!即使在2002年,本来《中华读书报》准备发我后续的文章,结果被杨澜这一告,不仅什么也发不出来了,而且据内部人透露,还有编辑被撤职了!

到如此程度,王朔是否应该考虑一下,袒护如此品行的人,是否成为恶的一部分呢?这是嘻嘻呵呵、什么偶像粉丝的小闹剧吗?

在21世纪的今天,在美国学过媒体与传播的杨澜,这个跟党去告黑状的行为,比为虚荣和经济牟利造假撒谎更恶劣!对杨澜这个恶行,只要她不公开出来认错、道歉,我就绝不会原谅,会一直追究下去!

从2001年底海外媒体揭露吴征杨澜造假开始,15年多过去了,对他们撒的那一大堆谎,和被指出后的那一堆更进一步的谎言,杨澜吴征迄今为止也是连一个字的道歉都没有。他们以为时间就会把此事了结了吗?除非他们坚信,中国永远没有新闻自由那一天。

王朔说,他“熟人不批评,人家知错,人家有悔过心。至少人家犯错没到严重危害公共利益的情况下。”真——的吗??? 杨澜通过私人关系,动用党的行政权力,不但阻止别人发表文章的自由,也等于剥夺大众的知情权,难道没危害公共利益吗?这还是我在那么遥远的美国所知道的,她对别人还做没做过类似的事情?

尤其是,吴征杨澜靠撒谎吹牛而膨胀起来的、借壳上市、最后倒闭的那个“阳光文化网络电视有限公司”坑害了多少因为相信他们的谎言而投资的小老百姓?!在公司严重亏损的情况下,他们一直发布欺世盗名骗黑钱的“阳光”消息,一路坑害股民。在公司摇摇欲坠的时候,吴征杨澜夫妇靠一次次并股、转手,完成了自己的金蝉脱壳,甩掉了“阳光公司”。在无数股民血本全无的情况下,他们却赚进了一大笔,然后高调宣称把自己剩下的股份“捐献”给社会。社会是谁?是他们自己临时成立的、没做过慈善事业的“慈善基金”。坑股民的钱,倒手到自己腰包后,连税都逃掉了。远比做婊子立牌坊恶劣!

我想再问王朔一句,被你骂的那些人,哪个比吴征杨澜上述的恶行更“严重危害了公共利益” ?

王朔骂金庸,说他不靠谱,冒充大师。我是没看过金庸,也永远不想看,但人家那一摞子书起码是自己写的,而且好像也从未自己宣称是大师。那韩寒用他老子韩仁均和哥们路金波写的垃圾来宣称自己“是文学史”,王朔怎么就装聋作哑了呢?怎么就认了呢?说双重标准实在是太轻、太文绉了。事实上,王朔不是在自搧嘴巴吗?

王朔选择批评谁,当然是人家自己的事儿,谁也没有理由要求别人去挺谁批谁。但那些公开赞美过韩寒的人、帮韩寒做过宣传的人,等于是给文坛的“三鹿奶粉”背过书,那么你就有责任为自己的言论消毒,否则就是让“三鹿奶粉”继续有市场,而“三鹿奶粉”的继续有市场,就为其他人的继续制造“三鹿奶粉”开绿灯。

对韩寒这么严重的造假问题,中国文坛的集体沉默实在是每一个中国文人的耻辱。就韩寒问题表个态,又不是让你“颠覆政府”,不会有任何人身安全问题,仅仅是追求一点真实,对大众读者负一点责任而已。但我们看到的,无论是体制内、体制外,无论持什么政治观点的,绝大多数有点所谓名气的,几乎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沉寂,都选择中国老祖宗那最虚无的做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王朔对文坛巨假韩寒事件的沉默,只有一个清晰可见的原因,那就是,韩寒的合伙造假人之一,他的出版商路金波,也是王朔的出版商。路金波很会炒作,所以很能赚钱,据说他给出的稿酬很高。

真的就为赚那点钱吗?我不太愿意相信。如果是一个穷困潦倒的无名小作者,那也可以理解。但王朔这些年赚的钱已经几辈子都花不完了吧?虽说他的钱都是自己挣来的,但也不至于像文强、徐才厚那些贪官们那样,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该往哪儿塞了,还拼命为钱不要命(共产赤贫后遗症)。良心是作家的命。作为文人,留一小块地方给良心和真话,不会早死几天,只能到老的时候更“德高望重”一点。

前面说过,从几篇文章和网上的几个视频看出,王朔是一个很良性的人。但是罪恶都是在胆小的、良性的好人的沉默中发生的。胆小的好人经常搅乱最大的是非。王朔想做“好人”、“德高望重的人”,我一丝一毫都不怀疑。但“德高望重”可不是靠嘻嘻呵呵或打情骂俏就能得来的。起码得给自己的言论加点“责任”的码吧?另外,我从来不知道哪个人可以不牺牲一点点自己的利益就能“德高望重”的,除非他是大骗子。

不是有什么大众就有什么政府,而是有什么文化人就有什么政府。文人塑造大众,文人是大众的典型。王朔现象,是当今中国文坛、文化界的一个代表,即使不是胆小如鼠,也是被抽掉了脊梁骨。连跟政治无关的真假都不去究了,皇上的事儿就更随他去吧。正如陈丹青大画家所言:“去他妈的,能活下去就好,这是很伟大的信仰。”

2017年2月5日于美国

——原载《长青论坛》http://cq99.u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7 23:35 , Processed in 0.02291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