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75|回复: 0

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的发现具历史性价值与意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1/2017 20: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宣昶玮关于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的发现具历史性价值与意义
最近中国发生了一件涉及中西文化的思想大事:一直致力于从理论上大力支持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中华复兴主张的民间思想家宣昶玮,突然发表自己长期思考研究的重大哲学成果:郑重指出“中华文化的核心是智慧靠修炼获得;西方文化的实质是知识靠实验、分析与总结获得”,并认为中华文化依靠修炼和(宗教)修行而获得的智慧在整个人类的依靠自己全部认识世界的手段获得真知方面,是远远高于西方文化中即高于西方哲学的和自然科学的认识世界手段的。就是说中华文化获得真知的手段即通过修炼和(宗教)修行而获得智慧,这种认识世界的方法有效性和深入性上远远超过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的认识世界的方法。
由于得出这一重大结论的整个研究与总结过程非常有根有据,所以所得结论非常可靠并有重大价值与重大意义。
可是尽管宣昶玮的研究结果具有非同一般的重大价值与重大意义;发表之后也确实获得个别人的高度赞叹与评价——而且这种别人的高度评价恰恰就是研究者本来就预料到的和所期望的——这证明了研究者的判断没有错,研究结果确实有非同一般的重大价值;但是众多的知识分子特别是民间哲学家们却并不怎么重视。好像中华文化智慧上远远高于西方文化并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中华文化智慧上远远高于西方文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似的。
对于他们这些人的这种对于重大思想理论发现的漠不关心,宣昶玮觉得实在不是一种正常的现象;而我们确实有必要把这一新理论发现的重大价值和重大意义再次说明一遍,以期引起关心中华民族复兴大业人士的注意和重视——因为这确实是对我中华复兴大有裨益的特大好事,一个有志于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知识分子,哪能毫不感兴趣毫不关心呢?
显然的宣昶玮发表《中华文化实质是智慧靠修炼获得西方文化实质是知识靠实验研究获得》的时候他是一个哲学家的角色;而现在宣昶玮写作本文的时候则已经不是一个哲学家的角色而是一个思想评论家的角色了。
今天我们要说明宣昶玮的上述发现到底有哪些重大历史性价值与重大历史意义呢?就是五大方面。
第一:首先我们说宣昶玮认为“中华文化的核心是智慧靠修炼获得;西方文化的实质是知识靠实验、分析与总结获得”,“中华文化智慧上(即在获得对世界的真理认识方面)远远高于西方的哲学和高于自然科学”,这是第一次有人从这样的角度和这样的大视野指出中西文化的根本性差别:这一观点是将要震动整个西方世界的新的思想。因为具有巨大的冲击西方世界的力量,所以该发现有重大历史性价值与重大历史意义。
第二:这一发现颠覆了目前关于人类认识世界最有价值的方式是实验的分析总结与归纳的方式,和哲学的思辨方式的公认结论;颠覆了认为目前人类的最高知识是西方哲学和西方推崇的自然科学知识的权威结论。
第三:这一发现与总结具有雄厚历史证据支持;更有现实世界的大量颠扑不破的事实证据的支持;又有破天荒的理论梳理与总结归纳的支持;更有发现者本人的亲身修炼经历过程的独一无二的证据,和发现者传奇一般的获得这种智慧的经历过程,所以这种发现的证据和证明都是足够充足的。
第四:这一发现即使从西方文化西方文明和西方哲学的角度来看都是历史性的重大思想事件和重大哲学事件,更是重大文明事件,甚至是重大宗教事件。
第五:现在中国国内有一大帮反对和看不起、蔑视我中华文化蔑视我中华哲学蔑视我中华思想的中国知识分子,这些人一切都以西方文化的标准为标准,并动不动就指责和攻击中国文化、攻击中医、污蔑说“中国二千五百年来没有哲学没有科学也没有医学”云云。这些人和其他的崇尚西方制度西方价值观念的知识分子一起,对习近平提出的中华复兴百般嘲笑,认为中华民族就是垃圾民族,是应该从地球上消失的民族云云。正在这帮无知知识分子们猖狂不可一世的时候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发表了自己的石破天惊的大发现,足以把这些反中华民族的文化小丑打入太平洋深渊,让他们目瞪口呆。而这种对习近平中华复兴主张的巨大理论支持和文化支持效果,那更是有历史性的重大价值和意义的。
习近平提出中华复兴之后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现在民间思想家宣昶玮正要送上自己的这一大中华文明威震世界的特大东风,使我中华复兴从此扬帆起航并一路顺风!
下面我们就把这一新发现的上述具有重大历史性价值与重大历史意义的五大方面给予分别说明。
第一:首先我们说宣昶玮认为“中华文化的核心是智慧靠修炼获得;西方文化的实质是知识靠实验、分析与总结获得”,“中华文化智慧上(即在获得对世界的真理认识方面)远远高于西方的哲学和高于自然科学”,这是第一次有人从这样的角度和这样的大视野指出中西文化的根本性差别:这一观点是将要震动整个西方世界的新的思想。因为具有巨大的冲击西方世界的力量,所以该发现有重大历史性价值与重大历史意义。
所谓“第一次有人从这样的角度和这样的大视野指出中西文化的根本性差别”,乃是指从整个中西文化对比的角度,从对比中西两种文化实质的不同,即从两种文化哲学实质上的不同来对比它们之间有没有差别?从这样的角度来研究中西文化的差别,现在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有人这样做。这种对比研究有两个第一:第一是具有最大的对比比较视野;第二是具有最深层的对比层次。
之所以说有最深的对比层次,乃因为是把两种文化放在人类的最深层次的层次,即放在哲学层次来对比的(这是从西方文化语境角度上所说的,而不是从人类最正确的评价角度上来说的)。
既然我们的评价是“第一次有人从这样的角度和这样的大视野指出中西文化的根本性差别”,那么就是具有原创性的;又由于我们的原创性的结论具有重大历史价值和重大历史意义,所以这种结论即评价就是一种新思想了。
第二:这一发现颠覆了目前关于人类认识世界最有价值的方式是实验的分析总结与归纳的方式,和哲学的思辨的方式的公认结论;颠覆了认为目前人类的最高知识是西方哲学和西方推崇的自然科学的权威结论。
因为我们的发现认为人类的认识世界最有价值的方式是修炼的方式和修行的方式,并且给出了证据证明修炼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和修行的认识世界的方式是远远比西方文化中实验的分析总结与归纳的方式,和哲学的思辨方式更加有效的人类获得对世界真相认识方式的有力论证。
之所以说我们的发现“颠覆了”人类以前的权威结论,是因为目前整个人类都是被西方文化垄断着的:人类现在公认西方文化西方文明的一切观点都是最高的也是最权威的结论。所以目前关于人类认识世界最有价值的方式是实验的分析总结与归纳的方式,和哲学的思辨的方式就是人类普遍公认的权威结论。而现在我们的发现颠覆了上述人类一直公认的权威结论,所以是对整个世界有巨大冲击力的。
而能对整个世界的公认最高结论产生颠覆性效果的新发现,当然是有“重大历史性价值与重大历史意义”的发现了。
第三:这一发现与总结具有雄厚历史证据支持;更有现实世界的大量颠扑不破事实证据的支持;又有破天荒的理论梳理与总结归纳;更有发现者本人的亲身修炼经历过程的独一无二的证据支持,和发现者传奇一般的获得这种智慧的亲身经历,所以这种发现的证据和证明都是充足的。
首先看这一发现与总结具有雄厚历史证据支持,即“中华文化的核心是智慧,靠修炼获得”的历史上的证据。
“你知道吗?中国自古被称为神州。中国古代有很多大艺术家、思想家、文学家、科学家,都是大德之士,他们的智慧及发明创造多不是从前人积累的知识学来的,也不是在名利的驱使下奋斗而得到的,而是在修炼中得来的。如黄帝时代的岐伯、商朝的伊尹、周文王时的姜子牙,汉武帝时的东方朔,三国时的诸葛亮,唐朝的李淳风,明朝的刘伯温……他们都是道家修炼人,留下不少对后世几千年的准确预言;我们对李白、白居易、陶渊明、孟浩然、柳宗元、贺知章、王勃、王维、刘禹锡等等文学作品耳熟能详,然而人们鲜少知道,这些流芳百世的千古佳作,原来均出于修炼人之手;大科学家如东汉的张衡,南北朝的祖冲之,宋朝的沉括,元朝的郭守敬,唐朝的僧一行,中国近代科学先驱徐光启……他们几乎都是修炼人;再有,像古时的大医学家,比如孙思邈、华佗、扁鹊、李时珍……他们都是修炼人。人们觉的他们治病的方法很独特,一眼就能看到人生病的根本原因,而且运用的药方,完全不同于常理,药到病除。《史记》里记载扁鹊拥有透视眼,能隔墙看物,透视人体;华佗一眼透视曹操脑袋肿瘤所在;而孙思邈本身就是修炼得道的人,擅长天象历法,摄生养生之术;史书记载,李时珍每天晚上打坐修炼,并以神仙自命……”
上述文字是网络上发表的别人的总结,而其中的个别例子如孙思邈是修炼家,具有神奇的透视等功能我曾经私下里从一个隐世修炼的道教高人那里听到过,证明上述文字总结是可靠的。
至于我们说这一发现“更有现实世界的大量颠扑不破的事实证据的支持”,则现在中国民间大量存在着的特异功能人,他们大都有神奇的功能,而且他们的这些功能大都是通过修炼或者修行获得的;而且神医胡万林更是具有神奇功能的功能人,胡万林的治病之所以神奇具有不可思议的非凡疗效,其实就是胡万林具有和古代神医扁鹊和华佗那样的特异功能而已:因为本来胡万林就是神人(即特异功能人),所以他给人治病非常有效那就是合乎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外国也有类似的例子。如美国圣女珍妮的预言肯尼迪总统遇刺,和预言中国的蒋介石政权被中共推翻即是。珍妮说:“我看见共产党将夺取中国政权,中国现政权将去一片树叶状的小岛”。其中“中国现政权将去一片树叶状的小岛”是指蒋介石政权最后撤退到台湾岛。台湾岛的形状恰似“一片树叶状”。
至于说“更有发现者本人的亲身修炼经历过程的独一无二的证据,和发现者传奇一般的获得这种智慧的亲身经历”,那则是本人的真实的亲身经历。我曾经通过佛教修行而产生了内智慧(即自己心中自然而然的涌现出一种智慧),结果导致我读懂了《金刚经》。而我的这种情况恰恰和历史上的六祖慧能的经历相似,证明了这种通过修炼或者修行获得智慧达到对世界的真知认识的现象是普遍现象。
惠能大师亲口对五祖说他自己“自心常生智慧”——即通过修炼产生智慧:
   “祖问曰:"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对曰: "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远来礼师,惟求作佛,不求余物。" 祖言:"汝是岭南人,又是獦獠,若为堪作佛?"惠能曰: "人虽有南北,佛性本无南北;獦獠身与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别?"五祖更欲与语,且见徒众总在左右,乃令随众作务。惠能曰:"惠能启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离自性,即是福田。未审和尚教作何务?"祖云:"这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言,著槽厂去。"惠能退至后院,有一行者,差惠能破柴踏碓,经八月余。”(《六祖坛经》)
至于说该发现“又有破天荒的理论梳理与总结归纳”,现在我列举出来给公众考察。
第一大理论支持是认识当量的理论。这个理论是宣昶玮的原创哲学发明。
什么是认识当量的理论?请阅读一下原文:
《一个很有价值的新哲学概念与理论-----认识当量》
“有许多大家,甚至巨才,曾用错误的论证,思辩方法得出过错误的结论,且这结论让智者一看似乎都是很正确的。韩愈的《原道》、《谏佛骨表》,关于上帝恶的难题,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各大哲学家的论证,浅者如民间关于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之类的论证,都是这样。看来异常有理,似乎驳不倒。实则若了解真相是很容易指出其谬误的。看来这世界上过去,现在,将来仍会存在、出现大量看似正确,实则谬误的论证、思辩。科学,许多哲学,在某一特定范围内,在一定条件约束下,其是“正确”(相对来讲的)的理论,一过某一界线(如科学去研究时空、精神现象时)科学,哲学就是谬误的了。作个很形象的比喻:蛙儿坐在井底,所见井壁,青苔,一小块四季变化的天空,前来打水的老老小小:蛙儿即依其全部所见总结出了一套科学与哲学,蛙儿将之对照其所见所闻,愈看愈对。但若蛙儿因此认为他们的总结就是真理,人们大概不会承认;但对蛙儿来讲他们的理论是“正确”的,够了,他们是满足的。现在的许多堂而皇之的自然科学,哲学,就很象这种蛙儿所见,很象。古往今来的无数哲学家皆未真正了解世界真相。现在能称对真相有所了解的,只有释迦矣尼佛。但这真相却不能讲出来,否则害处无穷。这种称为无上正等正觉的东西,一般佛教徒和佛学者、高僧也未必知道,但也会有人知道,因为从一些佛教著名人物、高僧口中讲出零星一点儿。
象康德、韩愈、邵康节、托马斯、苏格拉底、柏拉图、黑格尔、休谟、叔本华、孔子、朱熹、陈抟、董仲舒等等许多前哲巨匠,所知所见都极为有限,因此他们若试图依己之见去认清世界真相,是不太可能的,“讲错”是几乎可以肯定的。但这种“讲错”自有其原因,而且他们所讲并不会全错完:而会有天才发现与描述。当然在这些巨匠中有时他们也没有去讲述这个世界的真相。象韩愈别讲说出世界真相,他就以他那极为有限的知识去看佛道两家,都不会看清楚的。列夫。托尔斯泰一生都在思索人生的意义,上帝是否存在。他遍观各哲学和《圣经》,也看了儒释道著作,长期苦思而不得其解(但最终还是承认了宗教的价值与意义),原因可能是所看所思还有不足,有局限。不过话又讲回来,想真正彻悟也确实不易,可能性对任何巨匠都极小极小。这些巨匠的认识、理论、皆不圆满,否则立刻就会征服全世界。佛经、《易经》、《老子》许多巨匠都在看,甚至终生研究,但能否真看懂,那可不一定。有人看懂了这一点,有人看懂了那一点,而从居高临下看出全部根本,则极困难。
由上面的思考而总结出认识当量的概念:见识与思考范围与成熟程度的大小、程度的总量,就是认识当量。如果一个贤者的认识当量不够,那么对于超出甚至远远超出其认识当量的观点、现象、论证,这个贤者仅仅靠原有的认识当量去评价现今超出其认识当量的东西,将不会得出“正确”的结论。古今中外许多、无数大家,甚至贤者、圣人在观念上打架,多是这种认识当量不同造成的冲突。在今天,这种冲突更表现在自然科学与哲学与宗教的冲突中。而这三者当中,科学家的认识当量最小。但由于科学成就巨大,所以虽然其认识当量最小,出错的可能性则最大,却能获得许多人的认可。某些宗教依据的认识当量如果不足,那么这种宗教也将极易出错。就我目前所知,认识当量最大的只有佛教,其他宗教与佛教相比,就小得太多了。许多世俗的哲学虽然比自然科学大,但比较起来认识当量还是太小。
认识当量如果不达到相当巨大程度的人,从圣贤巨匠到一般学者,或凡夫、平民,也包括一字不识者,他们面对一个需要他们作出的结论,或某种判断,从学术问题,到千古之迷,或一个社会现象,等等之类的问题,他们都可以作出一个对他们来讲非常自信的结论或判断的,尽管这个结论可能并不对,但人的认识结构(按皮亚杰的说法)确实具有这种功能。所以当看到一个凡夫对某一重大世界观问题作出非常肯定的判断时你不必惊奇;对一个大思想家大哲学家作出非常错误的结论时你也不要认为不可思议:这些现象都是正常的。但一个非常成熟的思想者,则会对一切都不迷信,而且对反对观点也不会轻率否定的。另外,这种思想者,也准备依据新证据,随时修正、改变自己原有的观点与结论。成熟的思想者也不会轻易依旧有认识对新的、不能完全有把握的东西轻下判断。这方面可以举朱熹和孔子为代表,前者对《周易参同契》,后者对老子,对怪力乱神,均未轻下结论。(作者:宣昶玮)
之所以说认识当量的理论给予关于“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以巨大支持,乃因为这一重大发现获得了最大认识当量的检验通过其是正确的。
也就是说宣昶玮的“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的结论经过了太多的各种五花八门事实的考验,远远比一般的哲学等学问符合的事实多得多。
第二大理论支持是受到了宣昶玮原创的“人类全部的认识世界的方法分为“以物观物、以物观心;以心观物、以心观心”两大类”理论的支持。
什么是“以物观物、以物观心;以心观物、以心观心”理论呢?请阅读以下文字:
“因为西方哲学的根底上就具有大局限:局限于它只是来自世俗经验的科学:一是西方哲学只局限于研究人们经验中的现象;二是西方哲学的根本方法也是唯一的方法是西方哲学只“以物(以外在的、经验的、物质的)观物(外在的、经验的、物质的)”和“以物(以外在的、经验的、物质的)观心(人的心理、认识、知识等)”:观察外界,据以总结、归纳出外界的规律,也据以总结、归纳出内心如何?人的认识如何?即是以物观物和以物观心:这是通常的自然科学和世俗哲学的历来作为。物质运动和物质互相作用产生的现象、生理活动(一种物质活动)产生的心理活动和认识(也是一种物质作用与活动)现象、社会现象(由物质的人互相之间作用即运动产生的物质作用现象),即是历来西方哲学研究的全部范围。他们的特征是只以外在的、经验的、物质的外在现象为研究对象总结出理论,然后再回去研究外在现象和心理现象。哲学把自己的研究只局限于外在(物质)现象中去了。唯心主义哲学虽然认为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唯心的,但是他们的研究范围和领域也和前面的研究外在现象的哲学一样:只不过是唯心主义把一切物质背后的秘密全部归结为唯心——因此唯心主义哲学研究的范围是和前面的哲学是完全一致的。因此我们把这样的哲学叫作“以物观物”“以物观心”。而对于生命和心灵即灵魂和精神现象等等内在的、心灵的、灵魂的、先验的、超验的现象,西方哲学统统是排斥在外而根本就不去研究。这样一来当遇到特异功能现象和八字预测术、气功治病、生命轮回现象后西方哲学就只能目瞪口呆了!
同时和西方哲学是一对难兄难弟的自然科学也是和西方哲学一样的:自然科学也是只“以物观物”、也是只研究人们经验中的现象而根本就不研究内在的生命和心灵即灵魂和精神现象等等。
而中华文明中的中华哲学则和西方哲学大不同。中华哲学是什么?中华哲学是玄学、是宗教、是生命科学。
中华哲学研究世界靠什么?靠的是生命力、靠的是灵魂的全力以赴和艰苦卓绝的大修行力量。在西方哲学以外在的、经验的、物质的方法去探究世界的时候,中华哲学则以灵魂和生命的深层次的动力去获得智慧把握这个世界。所以中华哲学靠内智慧,是无上正等正觉:所以几乎能够明白世界上的一切现象、能够解释一切现象包括解释神秘现象,而且现代中华就有具有内智慧大智慧者。
人类的最高智慧历史上就不在西方文明而在东方文明那里;即使现在人类的最高哲学依然在中华而不在西方。西方哲学因为其方法和手段的大局限所以他们是永远不可能研究清楚世界真相的;而东方三千年前就已经弄明白了世界的真相;今天中华哲学更具有这种大智慧。”
上述“靠的是生命力、靠的是灵魂的全力以赴和艰苦卓绝的大修行力量。在西方哲学以外在的、经验的、物质的方法去探究世界的时候,中华哲学则以灵魂和生命的深层次的动力去获得智慧把握这个世界”,就是“以心观物、以心观心”的认识世界的方式。
说的更简单明白一点就是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只使用非生命的物质手段去认识世界,他们绝不使用生命力量和灵魂力量去认识世界;而中华文化则既使用物质的手段,更使用生命力量和灵魂力量(即“以心观物、以心观心”)直接去认识世界。这样中华文化就有了比西方文化更大的优势。
关于“以物观物、以物观心;以心观物、以心观心”的两大类理论,也是宣昶玮的理论原创。这种理论在这次研究获得“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的发现中给予了巨大的理论上的支持。
第三大理论支持是来自佛法的支持。
因为在佛法中就有大量的关于人类的最高智慧来源于修炼和修行途径的记录:首先释迦牟尼佛的长期的艰苦卓绝的宗教修行,使得释迦牟尼佛最后觉悟了,即在菩提树下的经过四十九天的冥思苦想之后的突然大彻大悟。而释迦牟尼佛的通过修行获得的大智慧被称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翻译后意思就是“无上正等正觉”,即是人类所能具有的最高大智慧的意思。
另外六祖慧能的开悟也是修行人修行的结果:前面我们已经介绍过,这里就不再引用了。
这种来自佛法的历史理论记录的支持,当然是巨大的理论支持了。
第四是来自《道德经》的理论支持:因为老子清清楚楚的描述了人是可以通过修炼获得对于天地的最高级与最深刻认识的: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上面的话是《道德经》上的,是老子的原话。说明老子的这种获得大智慧的方式,正是和释迦牟尼佛菩提树下获得大智慧觉悟完全一样的途径。
而且现在本文作者宣昶玮也有和上述释迦牟尼佛和老子同样的通过修行或者修炼获得大智慧的亲身经历,所以人类获得对世界的真理性认识的手段,确实是有通过修炼或修行方式的途径:这在古往今来都是铁的事实。
上述的四大理论,现在是全部对宣昶玮的“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的结论有巨大支持作用的,证明了宣昶玮的这一历史性发现,确实是有坚实的理论支持的。
现在作为对比我们看看西方著名哲学家柏格森生命哲学的证据和理论支持到底达到什么程度。
柏格森对他的著名哲学理论生命之流的描述与证明:
生命之流(即“绵延”)大致有如下一些特征:
(1)绵延是绝对连续性,是没有间断的连续性。在绵延之流的每一点上它都既是现在、又包含着过去,同时又预示着未来。拿人的意识来说,任何一种意识状态都包含着过去的记忆,而当下的感受又总是前一时刻的感受的连续,这就构成了绵延。
(2)纯绵延是完全性质式的。它不是一种数量,因而是不可测量的。作为内在绵延的心理状态,例如美的感受,有时表现为强弱的不同,但强度是性质,而不是数量。当人们用数量来计算它时,那只是一种象征的表示。
(3)绵延没发生在空间中,而只在时间上进展。绵延没有广延性,与空间无关。柏格森以物体的运动为例来论证其无空间。他说,物体运动有两个因素:一是物体运动所经过的空间,这是可分的;二是经过空间的动作,这是不可分的。人们常错把这两者混为一谈。其实,物体由一个位置到另一个位置的运动,是不占空间的过程,是一种在绵延中开展的过程。绵延只是在时间中流动的。然而,柏格森所谓的时间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时间完全不同。他认为,人们通常所说的时间是把计量物体的广度的方法应用于计量时间,是空间化的时间,这与绵延的本性是不相容的。“真正的时间”是绵延不绝的、不可分割的,因而是不可测量的。
(4)绵延是自由的。它不像工匠制造器皿,严格地依从概念、图纸,或千篇一律地用同一个模子去翻制固定的产品。绵延犹如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它随机、自然、无所拘束,无法捉摸。“这条河流只是流动”,“流向一个不能确定的方向”。
当柏格森对他的著名哲学理论生命之流进行描述与证实的时候,柏格森提供的主要证据就是他的天才的哲学猜想和猜测,其实就是一种哲学思辨的证明方式。和黑格尔对他的辩证法理论的思辨论证是同一种类型。而这种天才猜想、哲学思辨的证明自己的理论是正确的方式,在证明程度上拿西方哲学的标准来看当然是大大是低于宣昶玮关于中华文化是智慧西方文化是知识这一发现证明的可靠性的(宣昶玮因为有四大理论支持和大量的实例证明所以超过单纯的思辨证明)。可以说“宣昶玮的这一历史性发现,确实是有坚实的理论支持和大量的事实证据支持的。而且其证明程度远远高于西方哲学的证明程度”。
这种非同一般的高度证明程度,大大证明了这一哲学大发现确实是正确无疑的。
并且宣昶玮通过宗教修行获得的大智慧是清楚知道佛法所说的“空性”奥秘的;而且宣昶玮使用“空性”原理去验证这个世界上的几乎所有所见所闻,发现一概是完全符合的:这样一来宣昶玮就采用了最大规模的这个世界上的事物和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现象,共同验证了佛法理论确实是能够解释世界上一切现象的超级哲学。所以宣昶玮早就公开宣布:佛法是这个世界上的认识当量最大的一门知识和理论;佛法认识当量的巨大,是远远超过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的认识当量的。因此过去佛教说释迦牟尼佛所具有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人类所能具有的最高大智慧,就被证明确实是一句大实话!
真实的情况现在是:虽然中华智慧的获得手段按照西方哲学的标准是非理性的;但是一旦获得了这种大智慧却发现中华大智慧却是在满足理性性质上远远超过西方哲学中的理性要求的一种极致的超级理性,我称之为超级理性。
也就是说中华智慧不是理性而是超级理性:所以才能远远超过西方哲学所说的理性。
因为现在全世界的最高智慧历史上就在中华,现在则因为宣昶玮也具有这样的大智慧,所以现在全世界的最高大智慧就在我们中华大地上。
全人类的最高大智慧现在突然出现在中华大地,大概预示着中华民族要有所担当了。
第四:这一发现即使从西方文化西方文明和西方哲学的角度来看都是历史性的重大思想事件和重大哲学事件,更是重大文明事件,甚至是重大宗教事件。
这一评价因为这一发现的具有涉及人类最高知识到底是在西方还是在中华、涉及西方哲学地位、涉及西方推崇的自然科学的地位、涉及中华文化在世界上地位是不是比西方文化更高、涉及中华传统玄学、中华医学、中华气功修炼等是不是人类的智慧瑰宝、涉及道教佛教等宗教的关于世界的最终真理性认识上是不是比人类现在推崇的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更加可靠的问题等,由于宣昶玮的这一发现把上述各种重大文化的地位问题都给重新颠覆性的排定新座次了,所以这一发现即使从西方文化西方文明和西方哲学的角度来看都是历史性的重大思想事件和重大哲学事件,更是重大文明事件,也是重大宗教大事件。
这一新发现如果成立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中华文化在全世界的地位大幅度上升宗教的地位在全世界上升中华文明在全世界的地位上升;西方哲学西方推崇的自然科学和西方文化在全世界的地位大幅度下降:整个西方文化包括西方世界都将遭受一次史无前例的天大的灭顶性的冲击!
同时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将史无前例的一举占领人类世界的垄断性优势地位。
这样具有震撼性的大事件,难道不是人类的文明大事件吗?
第五:现在在中国国内有一大帮反对和看不起、蔑视我中华文化蔑视我中华哲学蔑视我中华思想的中国知识分子,这些人一切都以西方文化的标准为标准,他们动不动就指责和攻击中国文化、攻击中医、污蔑说“中国二千五百年来没有哲学没有科学也没有医学”云云。这些人和其他的崇尚西方制度西方价值观念的知识分子一起,对习近平提出的中华复兴百般嘲笑,认为中华民族就是垃圾民族,是应该从地球上消失的民族云云。正在这帮无知分子们猖狂不可一世的时候民间思想家宣昶玮发表了自己的惊天动地的大发现,足以把这些反中华民族的文化小丑打入太平洋深渊,让他们目瞪口呆。而这种对习近平中华复兴主张的巨大理论支持和重大文化支持,那是有历史性的重大价值和意义的。
下面让这帮反对中华文化反对中华文明的人看看中华文化的远远优越于西方文化的地方。
看看“中华智慧”和“西方知识”之间的巨大差别和认识世界能力的天差地别吧:
“西方知识”面对一个腹痛的病人找不到原因的时候处理方式是让他去做CT或者核磁共振检查;而“中华智慧”则让一个中医气功师直接对病人透视,并看到到底是什么情况使病人腹痛;
面对一个病人“西方知识”让病人去做血液检验、小便化验。。。“中华智慧”则让病人伸出舌头来看看、号号脉就知道病人哪里出问题了;
对于治病“西方知识”给病人开出一大堆药片让病人服用;而“中华智慧”则让气功师对着病人直接发功给予治疗。
对于人体对人的生命“中华智慧”通过神通人能够看到人的生命力是活的在那里运行不息,认为人有三魂七魄在人体之内人体遍布经络分布;而“西方知识”则说人只有基因、血液、五脏六腑、和骨头肌肉之类的——“西方知识”还说他们的“科学研究”证明,人体内根本就没有什么经络和灵魂之类的。
“西方知识”对于人体如果不用仪器根本就看不到内部、对于千里之外如果不使用卫星雷达和飞机则跟本就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而“中华智慧”只要通过气功师的遥视立刻就能看到千里之外有什么事情发生。
“西方知识”除了发明测谎仪了解人的内心激动还是冷静之外对于人的心里想的什么是怎么弄也无法知道的;而“中华智慧”则用神通人的“他心通”功能就能知道一个人的当时他在想什么。
显然的特点是:“中华智慧”在认识或者了解世界秘密的时候是远远比“西方知识”功能强大一万倍都不止的。
同样的道理,在人类对我们外部世界和我们人类自身生命的认识方面,由于“中华智慧”远远优越于“西方知识”,所以在对我们外部世界和我们人类自身生命的最终认识深刻、最终认识可靠程度上,无疑的“中华智慧”肯定会远远高于“西方知识”的!
因此现在我们中国人可以毫不客气的宣布:西方迄今为止的对我们世界认识的全部结果,即西方的哲学成就和西方的自然科学的成就,加在一起的先进性和真理性都是远远低于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成果的!
所以中华思想家宣昶玮有根有据、有板有眼的宣布:
“中华文化的核心是智慧靠修炼获得;西方文化的实质是知识靠实验、分析与总结获得”。中华文化依靠修炼和(宗教)修行而获得的智慧,在真理性和在高度上、在深刻性方面都是远远高于西方文化即高于西方哲学和西方推崇的自然科学的!
物理学家霍金只是智慧不及格的人而已;那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如杨振宁等都是智慧不及格的分子的代表。
那些竭力反对中医的中国西方文化的奴隶知识分子们,你们知道中华文明是优越于西方文化多少倍的吗?
中华文明中华智慧在认识世界的功能上强大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至少一万倍;
中华文明中华智慧在对世界对生命的真理性认识上更是比西方哲学和自然科学和西方医学高明上万倍;
迄今为止只有中华文明中华智慧是一直掌握着人类最高真理的;而西方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最高真理到底为何物呢。
西方仅仅靠并不能获得对世界和对生命真理性认识的自然科学的发达和工业技术与经济的发达而在全世界取得了长期的绝对话语权和统治权,但是现在这种西方文化西方文明西方国家的强势垄断全人类的状况,将要随着中华文明优越性的真实大展现和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而开始走下坡路,西方将走下垄断真理垄断全世界的神坛了。
中华具有的大智慧和大文明的优势,将使得美国的依靠自己的军事力量强大与科技绝对强大的压制中华复兴的幻想彻底破灭:因为中华大智慧大文明的优势,那是无与伦比的巨大实力,其作用将是远比经济和科技、远比军事力量更具威力的实力。
中华文明领导人类新文明的时代即将到来。
我们现在唯一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那些中华民族败类分子的种种掩盖中华文明优越性的企图和行为而已。
中华思想家 宣昶玮 2017211日中华元宵节之际草于安徽淮南八公山下之茅草屋中
信箱:xchwei84@gmail.comx-ch-w@hotmail.com
微信号:laotianjiaan
Skype: xchwei
QQ2395438716
弥勒佛信仰QQ群:34111783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5/2019 09:31 , Processed in 0.208096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