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271|回复: 7

[曝光/呼声] 郭文貴將如期推出第二期 北京當局高度緊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8/2017 02: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郭文貴面對巨大壓力仍將如期推出第二期 北京當局高度緊張

2017-03-08 13:10:45 作者: 良知媒體


今天早上被各方關注的商人郭文貴突然在推特上發出兩張在醫院病床上的照片,疑似正在進行急救,引起了中文推特圈的極大關注。有人認為郭文貴可能是因為壓力過大身體不適入院,有人猜測可能遭到中共暗算,更有人分析可能遭中共秘密綁架到香港,凶多吉少。

良知媒體負責人唐柏橋曾撰文支持郭文貴勇敢地站出來揭露中共的腐敗和侵權黑幕。當唐柏橋無法與郭文貴取得聯繫,也得不到任何有關郭文貴的消息後,迅速展開了全面營救活動。大約美東時間晚上九時左右,郭文貴向唐柏橋報了平安,並公開發布了一份公告:

尊敬的网友们:
唐先生好:

我刚刚从医院醒来.一切都好.我没事了、韦石.西诺垃圾未除,傅政华等恶魔未亡.明天的明镜TV直播已在国内沸腾.佛菩萨保佑我一切已恢复.医生.律师.保险公司.安保团队.坚决不允许明天继续参加直播二期明镜TV,各方圧力巨大。我对您们的感谢方式就是--

继续进行!

唐柏橋認為,郭文貴面對來自北京方面如此巨大的壓力,仍毫不退縮,大家應該支持他的壯舉,為他打氣。

直播時間:3月8日美東時間上午10時。
直播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NKPfv59KYo







 楼主| 发表于 3/8/2017 07: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严重关注郭文贵引暴中共政权的要案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3/10/2017 21:42 编辑

针对郭文贵可能8日做直播可能诽谤博讯的严正公告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稍早,我们发布了“博讯创办人韦石在美国被国安雇人全天候跟踪、监控”的报道,就在博讯发稿时(凌晨1点),韦石家门口有一名男子坐在车中守候,这样昭示,韦石的生活隐私全无,更重要的是,韦石的新闻活动也将被全部监控,目前也有迹象显示,韦石的电话、网络均被监控。
   
    上周五,发生郭文贵雇人粗野送递一张不规范的律师函,以至于西诺认为是抢劫暴徒,女房东被吓瘫在床。
   
    周六,郭文贵带着保镖和韦石、西诺简短见面,见面源于郭文贵的推特,他这个推特称韦石为老鼠,并质疑是否有胆量见他,于是发生了周六下午的会面。
   
    下图:郭文贵和“检察官”的私宴说明他在试图从各种途径毁掉博讯
   
   
   
   
    鉴于郭文贵的国安身份,他目前对博讯创办人的监控,实际上危及到和博讯联系的任何人的安全。
   
    郭文贵的律师函指出删除三个报道,我们虽然向郭文贵的律师申明,那三个报道只是当事人陈述,不违反任何新闻原则,但本着善意,已经于6日晚从博讯删除。在给律师的信中还申明,郭文贵关于博讯的任何指称,都可以在法庭陈述,而不应该任意在网上造谣诽谤。毕竟博讯在大陆非常敏感,郭文贵可以通过他在美中监控取得的信息,把和博讯有关人员接触过的任何新闻或非新闻有关人员,包括纯私人交往的信息公开。这样引起无关人士在中国的被捕、骚扰。依照美国法律,已经决定要法律解决的争端,不应该在开庭前采取私下行动,而这些行动可能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我们在给郭文贵律师的信函已经申明,郭文贵随意公布无关人员信息,引起的一切后果,必须承担法律责任。相关媒体可能也需要负责引起相关伤害的责任。
   
    博讯仍然支持郭文贵反腐,对他的所作所为,近期不再报道。但是郭文贵8日的直播,如果针对博讯诽谤,博讯将发布预先录制好的视频,用铁的证据和事实,揭露郭文贵在国安部的角色,这部40分钟的节目,不会让朋友们失望。

 楼主| 发表于 3/8/2017 18: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3/8/2017 18:10 编辑

郭文贵搅动起来的都是什么水?



    原本,对于某个人妄加评论,那是不对的,特别是对那些刻意与哪个人过不去的那种人,我们都应该蔑视。但对于一个满身是牙,仅为自己的情绪发泄、四处撕咬的人,还是冒着错误地谈一些正确的问题,才更有意义些。

    本人与郭文贵先生没有什么个人恩怨,出于对郭文贵先生的解析,使我们多少知道一些郭先生为什么会对自己的人生如此安排?为什么他能成功?并知悉了他的本性都是些哪种。

    郭文贵先生与韦石先生捉双放对了,韦石如果是在中共国境内,去赴约,怕是连个囫囵尸首也看不到了,要是那样,说明韦石先生太不明智,只因是在美国,较量一下没有什么问题,美国的法律对于处在弱势地位的正义人士而言,很管用。在美国,郭文贵先生还用在中共国擅长使用的手段来恐吓韦石先生,的确彰显出自己的无知。

    任何高人,在美利坚国地界,耍横弄能的必须的不能逾越法律的底线,在这方面郭文贵先生应该很懂,所以,带着几个壮汉来发威,的确只是走形式,认不得真。更况,韦石不过是一介书生,跟去的也不是什么彪形大汉,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要是在中共国,有个小猫小狗的都能咬他们几口,何况那种处在强势地位的流氓大汉?

    当然,在中共国里,郭文贵这招很有用,也很实效,并且,弄死个把人,对他而言,不过如碾死一只蚂蚁地容易。可惜就可惜在,与习家帮弄不和,不得不逃到美国去。而且,到了美国也该消停些吧?可他不会。再说,他的对手应该是习近平、王岐山,或者是独裁体制,干么会骚扰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韦石呢?

    我们离开中共国,那是因为我们为了民主事业,郭文贵逃出中共国,是为了躲避被抓捕。因为他作恶多端地不能不“出来混,还是要还”的进入了循环恶性的隧道,而我们随时都可以回到中共国去,即使被抓捕,我们不仅不是去还什么恶业,还会有一些功德记在我们的人生账簿上。

    最起码,我们手里没有血债;没有出卖过什么人;更没有掠夺民脂民膏;没有为了个人的利益,做过违背良心的事;更没有能给予习共特务提供升官发财的资本。

    但真不知道,郭文贵为什么说韦石先生是中共特务?也不知道,郭文贵先生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博讯》网站是公开的,不是什么人可以杜绝什么人爆料,什么人发言的坛台。原本,网络真真假假的爆料都是些任何人都难杜绝的事。韦石创建的《博讯》也不例外。

    而且,我们都清楚,郭文贵先生的爆料,十之八九都是假的。郭先生作为山东人,应该具有真诚友善的山东人品质,结果郭先生却恰恰相反。也是说,碰上爆料不实的、故意与否、做坏郭文贵先生的文论,郭先生应该理解一些自己也是这样着更应该正视才显得协调、大度。因为任何诽谤都经不起验证。郭先生难道怕这吗?

    当然,对于脑门鬼精的人而言,走歪道对于一个无背景的底层人来讲,是独裁专制下不得不选择的最切合实际的路数,因为走正道的我们都没有创造出什么成就,而郭文贵先生就是因为走歪道才捞到了不少的发横耍楞的资本。这方面我们可以理解,也觉得郭先生应该如此,必须如此,才利于大捞特捞。

    不过,郭先生对于一面书生的韦石先生发狠露能,太彰显用错了地了,因为用自己的小脚指头都能置于韦石死地的“郭大侠”,何必动用小喽啰?再说,太可笑的是,没有对称的较量你较量会有什么意义?更况,韦石先生赴约了,世人看到的韦石还是大大方方地回来了,郭先生没有把韦石怎么样,反而让我们看到,郭先生在中共国里时是个很够厉害的狠角,自己一派胡言,不让对方发言,一副蛮横无理的流氓像,不过在美国他就不过尔尔了。

    如果郭文贵是与中共邪恶势力较量,我们很乐意观看,可能还会遥呼助威,而与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民主人士之一的韦石较量,不觉得是给独裁者继续张目吗?何况,被独裁者拉上黑名单的郭文贵,难道不知道,最大的对手是中共独裁者吗?

    说起来,与人捉双放对首先要自己有这个能耐不说,还更要看你使用手段对付的是什么人?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比划拳脚,到不如说是太不着调。再者,不论什么人,既然想做强人,首先要自己有点能耐外,在选择对手时,要看清楚对方是否是他等级量的。否则,只能说明自己太不靠谱,太不侠义。

    况且,韦石威胁不到郭文贵的人生,到是习王独裁者一日不失势,就会有一日的对郭文贵构成威胁。弄不好,郭文贵也与赖昌星似的被引渡回去,还不是要坐牢?倘若被送进牢里,还能这样嚣张发横吗?

    现在,中共国一片乱像,那都是中共独裁者胡作非为制造的孽缘所致,习近平虽然抓了不少的贪官污吏,却没有能力改变共产党集体变坏的客观现实。而对依靠抱江家骨干大腿发迹的郭文贵先生,只不过是个为一己之私、时常情绪化地四处树敌,并采用了一些不择手段伎俩的流氓混混。虽然能抱住江家帮骨干的大腿,有所发迹,但他不能如我们广大民主人士一样地拥有实现中国民主的心胸。

    而人作为一个有点智商的生物,少作恶,不作恶,回报给社会,才有人生意义。像郭文贵这样的人,他选择的路,是一条走到黑也不能为公的路。并且,总是需要残害他人才能延续自己的生涯。特别是无辜受害者也在他迫害与玷污的名单。

    韦石就不同,他有崇高的理想,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他在尽力着,做得也很好,更值得我们尊敬。更况,他懂得与人友好是种美德,不会因为不随己愿就立马翻脸,更不会助纣为虐。并很少情绪地与人较量。

    是的,作为民主人士,我们都需要个人有点城府,有点道德修养,有点做人的基本准则,不能像郭文贵那样,为了发财就不择手段;是说,我们都可以无意犯错,但尽量避免犯错。而且,真正有德行的人,绝不会把成功建筑在他人受害的基础上。当然,我们也清楚,任何政客在完成每一个政治目标时,都不会介意损害他人利益,特别是损害群体利益。

    郭文贵不仅反其道而行之,他从头至尾就不是一个政治人物,乃是一个没有道德、没有做人底线的混世魔王。

    但最可恶的是,那些不是什么为公的人,包括郭文贵先生,仅仅是为了一己之私,什么卑鄙手段都能使出来,而且厚颜无耻地在台上耀武扬威着。这种人,蔑视做人底线,也不会按照规矩出牌,更没有人类的游戏规则,只有丛林法则释然。

    共产党的那一套路——坑蒙拐骗、恐吓的流氓手段,郭文贵发挥的相当地淋漓尽致了而已。

    我们也许已经清楚,但有些人是不清楚,君子与流氓根本的区别就在于,君子不会把幸福建筑在他人的痛苦之上;流氓恰恰相反。

    到任何地方,郭文贵不是君子,我们不能希望他会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尽力,到是看到他每次的爆料,都是粘带着维护自己的利益,与国家利益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在这方面,凡是献身民主事业的同仁,首先要明白。

    作为韦石先生,我们早就看到,有人说他是“中共特务”,他是不是“特务”,我们真不会断言,同样,就我们所拥有的实际条件,我们无法弄清楚谁是特务?谁不是特务?但据我们所知,中共特务都是窥视他人的具体活动的细节,好控制住其言行,给中共特务机关输送有价值的情报,来换取个人的利益。

    而且,中国的社会发展到了这个样子,中共再利用特务来袭扰我们,破坏我们的正常活动,已经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他们的邪恶行径注定了他们逐渐走向衰竭的命运。我们没有必要计较什么人是特务,什么人不是特务,好主动避免搞窝里斗,中了中共特务的圈套。再说,我们所做所为,并不害怕特务的渗入。

    同时,也能看到,一个公开的《博讯》网站,不过就是一种传媒,它所做的不外是大家自由发言,自由知悉某些事件。至于什么人爆料,什么骂娘,什么指正,是真是假,还需要读者自己过脑。

    而且,《博讯》无外乎爆料的都是些无良的行为,并没有损害国家利益,也没有损害中国的民主进程。有些人对韦石进行公然玷污与诽谤,其邪恶用心可想而知。

    就说郭文贵先生,他虽然不是中共特务,但与中共特务有特殊的关系,他所做的,有些事情,比特务做得更坏。而韦石,却没有坏过什么人,只不过创建了《博讯》网站,令独裁者不爽,令些同仁嫉妒。再说,韦石不做,难道就没有人做了吗?到是有些明角也办了网站,只因自己的网站就那几个人是主人,他人很难介入,才导致了网站人气不佳。于是乎,宁选对《博讯》嫉妒也不反省自己的同道其心态是多么地可悲啊!

    可以这么说,《博讯》在国际社会之所以名气较大,那是因为它不设门槛,什么人都可以自由发稿,自由爆料,甚至也有中共特务故意捣乱,发一些玷污同仁的消息,这是许多网站不能做的事。而韦石,已经把这个网站交给了所有人,其中就包括郭文贵以及中共特务,还有我们大家所有的同道者。何况,郭文贵的一些屁股事,也不是什么秘密,更不应该是“老虎的屁股”。更且,郭文贵与习共的纠结,对于我们民运团队而言,还不是狗咬狗的事情?与民主事业一点关系也没有?

    动态网上,又看到唐柏桥的《扒下博讯韦石的伪装》一文,很感不爽,首先,对于唐先生的这篇蠢论,敢于断言,发稿得太快,太有点粗糙。而且,唐先生作为民运人士,为什么总是在某个人身上下功夫?而对对付中共独裁的民主人士,为什么不加以宽容?而且,仅凭标题我们就看到了唐先生过于情绪化,通篇文章也在情绪激动中。

    鄙人原本对唐先生的思想与行为没有什么歧义,并对先生也很敬重,认为该先生很有见地,但对他的“扒皮”文论,很觉得遗憾,特别是他所站的立场,很难不让我们疑惑他是否在郭文贵那里有薪水?因为通篇文论,都是褒扬郭文贵,贬低韦石。而郭文贵是个社会流氓无赖不说,他的每件事都与中国民主事业无缘,二韦石所做的,大大激励了民主战士的热情。

    唐先生所发现的韦石先生,难道真的就他所述的那点水平?不清楚,几乎文盲的郭文贵,原本就是中共集权下的混混,到了唐柏桥那里却成了正面人物,成了香馍馍?而唐先生若是与这样的人为伍,是不是有点自寻玷污?

    唐先生的立场在哪里?你愿意与郭文贵这样的命运道德底线的流氓做朋友?或者你究竟是为什么人张目?难道民主人士你不忌其正道、不护卫,反而给予抹黑是你的本性吗?不管你名气有多大,不把功夫花在对付独裁专制上,而在无端地对付民主人士不停地磨牙闲扯淡,就是一种思想变质,或助纣为虐的事。
任何一个人,如果做错了什么的时候,完全可以原谅和理解,当一个人在没有确凿证据时,大谈“是”与“不是”,未免是无良行为。唐先生的高论,其实自己也陷进“这点水平”的框架里去了,因为所发的论据太牵强,会看眉道的读者一眼就能看穿,难道先生真的不能心知肚明?而这种论战,估计韦石先生不会理睬。如果是这样,更说明,不屑理睬,或不屑应对,到是能省些时间来做更有意义的事。

    而且,对于别人的指责与批评,不去反省,选择反击的人,都是没有心机的俗人,哪怕是对方恶意攻击,不予理睬才能杜绝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作为有点名气的民主人士,在发表言论时更应该谨小慎微,不轻易攻击他人,甚至不攻击他人,才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人,哪怕是正确的攻击。

    原本,郭文贵要与韦石捉双放对,但在“扒皮”文论中,弄成了韦石要与郭文贵捉双放对上了,难道韦石真的需要与郭文贵捉双放对了吗?再说,与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人捉双放对,对于正人君子而言,是最羞耻的事情。在这方面,奉劝韦石先生不要与其较真,也不要高看。

    最后提醒唐柏桥先生,首先要弄清楚,与郭文贵做兄弟,你玩不过他,早晚有可能害了你。至于郭文贵是一个什么人,唐先生应该仔细了解,不要轻易与为伍,否则的话,有一天,发现自己与此人为伍后不仅没有什么得到好处还会受到污损的时候,就要多害羞就有多害羞了。

    鄙人在网上也曾经被成了“中共在缅北的特线”过,而且很感觉有趣,到是我个人“很想做”中共的特线,好有点资金,因为我本人和一些同仁一样,是为中华民族的事业来的,不管中国被谁统治,我们的目标是为中华民族的未来在异国他乡打一点有利于中国的基础。但是,中共特务机关偏偏不接受我这个人,因为我的立场不适合做他们的走狗。再说,为虎作伥的事,鄙人不会做、也不屑做的。

    为了有薪水,某些人去做中共的走狗可以,但不能害人应该是正人君子做人的底线,那种为了个人的私利去危害他人或者危害国家民族利益的人,都不是什么良人。

    何况,中共特务,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我们都已清楚,中共的走狗最擅长做的就是把水搅浑,他们好趁机捞取升官发财的资本。

    首先,我们不肯定谁是特务,也不去想什么人可以不可以做特务,本人也绝不会做任何特务,更不会做独裁党的特务。但我们应该很清楚,是不是特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真正特务所需要的得不到或做不到的而我们的同仁义务帮助其得到或做到着,再者就是特务的薪水他还捞不到,悲乎?遗憾乎?

    最后话,想与郭文贵为朋的同仁,千万小心他有这么一个特点:为了个人私利,他随时可以出卖任何人,其中包括他的亲朋。若是质疑这一点,不妨你查询一下他的所作所为就知道了。


    2017年3月6日

 楼主| 发表于 3/10/2017 20: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3/10/2017 21:15 编辑

姜维平:场景转换,郭文贵最后的疯狂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11日 转载)
   
     王歧山主导的反腐大戏,以“海外猎狐”行动而进入了高潮,毫无疑问,许多贪官污吏都不可避免地成为惊弓之鸟,而其中一些人开始了最后的挣扎和疯狂,原本神秘而低调的亿万富豪郭文贵,“跑路”到了美国,就是其中典型的一个,他曾接受博讯记者的采访,对揭露他官商勾结内幕的记者胡舒立和《财经》等媒体进行反击,爆出了一些所谓的轰动性的隐情,吸引很多人的关注,有人认为胡的后台是老王,郭的后台是老曾,他们各为其主拼力较量,折射出中国政商圈子的黑暗,但这些内幕的细节,都一时难于查证,依笔者观察,不论井水有多深多混,各自的动机多么复杂,郭文贵与站在中国官场与商场结合点上的许多富豪一样,都被生意对手抓住了把柄,由于中国政治的场景转换,郭这次的逃亡与以前两次不同,他最后的疯狂表演之后,可能是彻底地灭亡。    我仔细阅读了海内外大量的有关郭文贵的报道,也曾通过邮件与涉案的一些人联系,有的人接受我的采访,但郭文贵没有回复我的邮件,却一度承诺将约见博讯网的记者,不过最终也没有兑现,其实,繁杂地梳理郭文贵驰骋商场的过去,结合他发表的一些言辞,已经足证他不是一个严守信誉的人,他的思想性格,用熟悉他的一位生意人的话来概括比较准确:永远有新朋友,没有老朋友,他为了经济利益不断地寻找新的合作伙伴,而又很快与其反目为仇,从曲龙到李友,从马建到林强,他们既是共同发财,互相捧场的密友,又是自相残杀,两败俱伤的仇敌,而疯狂争斗之后的归宿,却大都是牢房。
   
    其实,这些都没什么新意,自古以来,围绕金钱利益而凑到一起的人们,虽有海誓山盟,鲜有友情善终的结局,郭文贵作为草根阶层发家致富的代表人物,走到今天这种困境,如果说有什么规律可循的话,依我看,就是官商勾结,无所不用其极,而他的过人之处,在于做人没有底线,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从郑州的裕达国贸到北京的盘古大观,他的“成功”的秘诀在于,炉火纯情地玩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等人于股掌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逢凶化吉,财源滚滚,他借国安人员职务之便,暗中拍摄性爱视频,轻易而举地斗垮了某些实权派官员,也巧取豪夺了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物质利益,比如,原河北省交通厅长史发亮,指令河南省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高于市场价格一倍的资金,购置郭开发的裕达国贸大厦西塔16,17,18层,而北京副市长刘志华落马的故事也大同小异,只是这次,郭以摩根公司名义投中的位于北京黄金地段的地块失而复得,而且,接着,胃口大开的郭文贵,又狡诈地盯上新的猎物,把商场上他人或国家的财产收入囊中,这里包括天津华泰,北京民族政劵,北大方正,等等,因此,胡舒立主导下的媒体有一篇文章称,郭是善于抓住官员的睾丸而为我所用的人,这的确比较形象而生动。
   
    在北京的生意圈里,很多人迷惑于郭的发迹传奇,最终发现,虽然他没有文化,只不过是山东的农民的后代,但他天生会利用人性的弱点而抓住机会,而人性普遍的需求,无论男女,皆为“食色,性也”,1993年,年仅28岁的郭文贵有机会结识了香港富婆夏某,以一家小贸易公司的名义,与其所有的香港爱莲国际集团合资成立了郑州裕达置业公司,拿到了原本属于市政府家属院的中原路220号的地块,开始杀入房地产界,并建起了裕达国贸,用《棱镜》的文字表述形容,善于经营人际关系的郭文贵,很快获得了夏某的“宠幸和信任”,我想,谁都明白“宠幸”是什么意思,他之所以把投资26亿元的大厦命名为“裕达”,就是“富裕发达”的意思,而他改变命运的手法有点女性化,此时,他已告别贫困的过去而取得香港身份,并模仿董建华父亲的名字,把自己改名为“郭浩云”,但外人并不知道,他能有今天的财富,付出多少做为男子的尊严,此后他又攀上了另“三位大姐”:商务部的高官吴某,中组部的副部长沈某某和中纪委的副书记马某。知情者说,他的成功致富皆来自于“四大姐”的帮忙。至于“四大姐”与其交往的小故事多有传闻,笔者无意查证和渲染。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假如郭文贵仅仅是顺从他人,就没有了发财的商机,他的高明之处在于,结识了张越,马建,高辉等人之后,立刻把他们的职业功能变为驱使官员为己服务和宰杀生意对手财富的利器,他使用或指使他人跟踪对手,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录了他们性爱视频,然后再利用官员的虚伪和胆怯而逼其就范,这一过程类似重庆贪官雷政富的“床上运动”故事,背后指使者都是阴谋家,只是具体操作人却由国安人员参与,更加专业化,每每得手,百战百胜,郭文贵曾得意地说,花钱叫官员玩女人,不录下来存证是“傻子”,一旦录了,被利用的官员就如畜狗。
   
    如“畜狗”的不仅是像刘志华那样的倒霉蛋,还有依然在位的张越,谁也不会想到,像他这样一个在公开场合大讲廉政建设的官员,竟在2013年底至2014年9月底,四次持化名中国护照和港澳通行证,神秘地来往香港与内地,与藏身香港的郭文贵秘商有关民族证劵收购的隐情,一个堂堂的国家政法委的官员,和国安部副部长马建,郭文贵及其助手曲龙等直接参与了证劵收购生意,从中渔利,并且动用国家机器,对后来与郭翻脸的曲龙实施了抓捕行动:2011年3月31日,因向中纪委举报郭文贵收购民族证劵过程中涉嫌侵吞巨额国有资产问题,曲龙在驾车行走于北京东四环颂江南大酒楼附近时,忽被多辆警车包围,而砸碎车窗抓捕的10几人,既有北京国安的高辉,又有河北承德的公安,还有郭的马仔。郭之所以可以左右公权力,肆无忌惮,甚至要挟张越,就是用一根绳子缠在了贪官的头上。
   
    接近郭的消息人士说,每次为官员提供美女之后,郭都要求妓女把装满精液的避孕套拿回来,换取高额的奖金,再写上官员的姓名和编号,放到档案柜里,这样,多年来,他通过裕达国贸和盘古大观,偷录了大批这样的“炮弹”,像图书馆里的目录一样,在需要某个官员如狗一样围绕他转时,随手可得。2006年6月,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就是这么倒的,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同年5月底,收回的项目地块重新拍卖,北京首创集团和广西阳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的“投标联合体”以17亿的价格“一次性付款”而竞得,貌似公平,但实际“联合体”掌控在刘志华的情妇手里,也就是说,另外招标也是为了一泡“精液”,据说,目前还在监狱服刑的老刘回忆起那两泡精液,后悔得“阳痿”。总之,因为官场腐败,郭善于利用人性的弱点而操控掌权者,为生意服务,多年积累了数百亿的资产。
   
    后来,当郭文贵踌躇满志地站在“盘古大观”的顶层,透过四面落地大窗的“空中四合院”,而鸟瞰中南海时,他想起“盘古”名子的由来,它是“盘古开天地”的意思,而操控盘古大观公寓,酒店,商业写字楼的这家神秘公司叫“政泉控股”,意思是他通过抓住官员睾丸的手,终于掌控了中国的最高权力,而他的背后就是曾庆红等大佬,如此昂贵的两层坡屋顶复合式的“空中四合院”共12组,已卖给了戴相龙的女婿车峰一组,价格7000万,光管理费每年就150万,不少高官在那里留下身影,也留下个人隐私,可见,郭文贵建立多么大的一项产业,人们常说,女人善于通过操控男人而主导世界,而郭男却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另类人物。他不是女人,却比女人更神奇。
   

    我们不知道他手里握有多少包“精液标本”,但可以想见,场景转换之后,王歧山不惯毛病,根据北大方正原掌门人李友的举报,不仅查处了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及部下高辉,而且通缉了郭文贵,这使惊慌失措的他,不得不丢弃价值6个亿的位于北京后海银锭桥附近的另一处3000平米的超豪华“四合院”而“跑路”美国,这使他想起一句古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得意时忘了中南海今夜月亮不一样,老王的“精液”不在郭的档案柜里,他连孩子都没有,于是,上百只大老虎纷纷落马,郭文贵也进入了最后的疯狂:他不得不撕下“神秘富豪”的面纱,赤膊上阵,他公布了手机号码,展示了带有马赛克的照片,高调举报胡舒立与李友的私生活,私生子,还活灵活现地描述胡的性生活细节,等等,似乎她也是被精液黏住的女人,与某位高官也搞“权色交易”。
   
    但是,郭文贵气极败坏之余,忘了基本的事实,除非能立即公布视频档案,否则没有一点说服力,反倒为了一时过嘴瘾而自断后路,据接近胡舒立的新闻界朋友称,胡一直在與论的焦点里纠葛,像她那样年纪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像老郭描述得那样缠绵,如果她怀孕,最起码要9个月有特怔,同事,朋友不可能不口耳相传,而她与老王不过是工作关系而已,郭文贵用造谣,诋毁一个名女人的方式自救,是愚蠢的,下流的,他用欲言又止的旁白,自相矛盾的谎言,和改头换面的图片敲山震虎,也是徒劳,也许他在官场与商场的接点上有些小聪明,但在與论场上,实在是低能儿,低得成了“下三滥”,也许他偷录的性爱视频太多,多得乱了方寸,当他慌乱“跑路”时也凭借想象,望风捕影地揭露别人的隐私,企图搅混水,然而,他终于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成了诽谤案的被告不说,还尽露了自己的底牌:他靠抓住官员的睾丸而致富,而这回自己的睾丸却被“阎王”捏碎。
   
    2015年5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楼主| 发表于 3/10/2017 21: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陈维健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31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来源:北京之春



   
    《明镜》正站在中国社会大变动的一个焦点上,正如他发表的声明一样:“正在发生的,是记录也是罪证,也可能改变历史的事正在发生”。是的,也许郭文贵的曝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春节前夕,《明镜网》直播了“郭文贵曝内幕,第一枪打中了谁”,所曝内容可以说触目惊心,因为是现身说法,比记者采访报导更具现实感。郭文贵两年前与《财经》杂志对阵,矛头直指为习近平操刀,素有王公公之称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而震惊海内外。
   
    这次郭文贵曝料,开宗明义表示他至所以出来曝料,一是保命,二是保钱,三是报仇。保命毫无疑问他处在被追杀状态,当今中国又谁敢于触犯宁见阎王不见老王的王公公。保钱他有上千万资产被当局所扣,每天损失上千万。报仇他家有八口人被抓,有三千多员工被监控,有二百七十多名员工遭受酷刑,多名员工身心遭受摧残后神精失常。中纪委在办案中动用的手段令人发指,比日本鬼子还残酷,且全都表示是奉习书记,王书记,孟书记之命。还有,他要为国家讨回上千亿被侵吞的国有资产。郭文贵在谈到这些的时候情绪激昂,连节目主持人陈小平都受了感动。
   
    郭文贵事起与合伙人李友发生纷争,缘起他的“盘古”与“北大”(北大为国营公司)合伙的证券公司,李友要求郭文贵同意股票增发二百亿,郭文贵认为是坑他的钱没有同意。李友表示这是他后面金主的意思,无论你同意与否都必须实行,李的金主也就是持股人都是政治局级的人物。郭文贵揭发李友侵吞国有资产达千亿,其中仅洗钱就四百亿。这些钱自然不会仅仅流入李友的口袋,更多的是他的政治靠山。
   
    李友被郭文贵揭发而抓,他的任何一条罪都可以枪毙二次,但他只判四年半并保外求医。郭表示李友入狱实际上是李在控制案情的发展,中纪委不过是傀儡,当然真正的操控人是他后面的政治靠山
,如果李友的罪都被揭发,拔出罗卜带出泥,这些现还在台上煞有介是打贪反腐的领导人,其自身罪行就昭然若揭了。据郭文贵曝料,说令计划是李友的政治后台,实际上令不过是他后台中的一个小角色,郭虽然没有点名,但以令这样的大内总管都是小角色,那么大角色有多大可想而知。
   
    曝料中郭文贵着重谈了习近平的爱将公安部副部长傅正华,他说傅正华是他所要揭发的领导人中级别最低的,当年与李友斗,他找傅正华把事摆平,傅正华以五千万美金为报酬,结果拿了钱并没有办事,只不过透了一些有关李友案件的消息,傅是吃了原告吃被告的两头黑。傅正华收受脏款都是通过弟弟傅小三,傅小三是京城一霸,其个人资产超过一百亿,六七个情妇都是上千万的资产。傅正华还以郭文贵与落马的国安副部长马建的关系要挟他,要他拿出据说马建在国安部其间,所搜集的中央领导人的淫乱录象带。郭文贵的公司虽然是民营公司,却是国安部的联络单位,由此可见中国的那些大公司大企业基本上是权商结合。郭文贵在曝料中对马建表达了深厚的感情,他说马建是他所见过的中国官员中最好的,那些泼在他身上的脏水,什么六个情妇,多个私生子全是污蔑造谣,他从马建部长身上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郭文贵说以前傅正华向他要的那些录相带他没有,现在他有了,他会公布于众。这些录相带应该是他敢于向当局挑战的“核武器”。
   
    郭最后总结:大部官员是好的,坏的是小部分,他说日后我会拿出证据来
    让人们看看到底哪些是最坏的官员。这些官员作恶多端,不会有好下场,一定会死得很惨。我们知道中国官场的腐败是制度性的,而非哪个官员的好恶,官员的残暴也是基于权力扩张的人性之恶,郭所说的大部分小部分是不成立的。
   
    郭文贵的曝料有几点十分惊心,首先是中纪委办案所施的酷刑十分残暴,比之历史上的“东厂”还厉害,比日本鬼子还残忍。只要是领导指定的案件,没证据也要造出证据来二是所谓的国有企业实际是公私不分企业,都是当今大领导的钱袋子,他们吞噬国有资产,洗钱出境数量惊人。三是郭李之争实际上是他们背后的政治势力之争,他与李友都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四是现任的中共领导比那些被他们清洗下台的那一伙,有过之而无不及,只会更贪,更黑,更残暴。如今中国人就生活在这样一伙人的统治之下。
   
    郭文贵的曝料给新年的中南海无疑是投下了重磅炸弹,更大,更具爆炸性的材料还将连续出台,相信中南海的诸公们是无心过年了。《明镜》当成为中共安全部门重点之重,果真郭文贵曝料播出后,《明镜网》就遭到墨客的攻击,相信这仅仅是警告而已,更黑的还在后面。《明镜》说“一些与某些势力有密切合作关系者已开始出动,企图污名化,或搅混水,而且已经正在设计各种陷井”。《北京之春》曾经有文章直指最高领导人的生活问题,文章即刻被黑,现在是考验《明镜》的时候了,相信《明镜》以其播出郭文贵曝料的勇气,必然会坚守阵地,担负起历史的使命。《明镜》正站在中国社会大变动的一个焦点上,正如他发表的声明一样:“正在发生的,是记录也是罪证,也可能改变历史的事正在发生”。是的,也许郭文贵的曝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郭文贵新春的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楼主| 发表于 3/10/2017 21:4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博讯创办以来,秉持新闻中立立场,服务于切实推进中国民主化进程之目的,让各种观点各类新闻,都能够在博讯这个平台展现。如此众多主张中国走宪政民主法治道路的草根作者思想者,能够在博讯自由发稿,开设了自己自由主持的文集。足见博讯是中文网站中非常难能可贵的一个保护民主自由人权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好网站。

这样的网站,必然遭到专制独裁暴政国家机器的仇视、破坏、诽谤、攻击、中伤。

相信博讯能够经受得住大风大浪的考验,为推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为真正复兴中华民族,作出积极的重大的历史性贡献!

坚定站稳推进中国民主宪政法治建设的立场,坚守中立原则——博讯代表了中国新闻工作新闻事业正确的发展方向!

《特权论》作者特此向博讯韦石先生等所有工作人员,表示坚决的支持和崇高的敬意!


 楼主| 发表于 3/10/2017 21: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March 9, 2017郭文贵爆出的最大特务是明镜的老板何频!

本文网址: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7/03/blog-post_9.html

2017年3月8日,郭文贵通过明镜电视进行了第二集公开爆尿,爆尿时间长达三小时。

郭文贵此次爆出的最大的料是:

1. 吴征是能够代表中纪委专案组的高级特工头子,吴征在特务系统里的地位要在傅政华之上,也在马建之上。吴征可以代表中纪委!可以是说,吴征是中国特科在中纪委里的特派员或督察!

2. 韦石是受控于吴征的特务,而博讯就是中共特务控制的海外媒体。

3. 郭文贵敬重的一位“老领导”劝阻了郭文贵的某些更爆炸性的爆料。

4. 吴征通过博讯网对郭文贵进行敲诈勒索,吴征可以让博讯删文,条件是每删一篇文章,郭文贵要支付上百万美元!

5. 博讯指使北风温云超上传傅政华受贿日本指挥刀的视频。

6. 博讯陷害高瑜入狱。

7. 贺国强及其儿子贺锦涛反复威胁郭文贵,欲置郭文贵于死地。

等等,等等。上述内容,是大多数人都能看清楚的,也是郭文贵本人有意识、有计划、有目的的爆料内容,上述人名也都是郭文贵要打击的目标。

但是,郭文贵还不小心、下意识地爆料出更多的内容。就我来看,郭文贵这次爆出的最大的料是何频是比吴征更高级的中共特工!

有人不服气。那就不妨看看郭文贵讲出的有关何频的话。



从2:29:18 到 2:35:37的六分钟时间里,郭文贵主要讲述有关何频和明镜电视的事情。

2:29:18 首先为啥选择明镜呢?因为第一条,非常关键的,明镜的老板叫何频。何频先生和我之间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就是昨天晚上凌晨打电话替吴征说情的这位朋友。这个因为他打了这个电话,我百分之八十地把吴征的事情,包括私人隐私我都删掉了。这位朋友是我非常尊重的,也是何频先生的朋友。

2:29:48 那么,我通过这个朋友,了解了很多何频先生个人的事情,我很尊重他,包括这个何频先生过去所做过的媒体,他真的是坚持了他的原则和理想。

2:30:00 我觉得我个人对他是非常尊重的,他是一个有专业道德,有标准,有水平的个人媒体老板。这是一。

2:30:10 第二个就是高瑜女士事件。这个,我不一定同意高瑜女士所有的观点,但这个事件我知道,事实上跟这个明镜登出的文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何频先生却全部承担,一直努力为高瑜女士呼吁。他是让我很感动,很有人情。这是第二个原因。

2:30:30 第三个哪,这个明镜里有没有中共的背景,是不是江书记地,还有什么老板背景,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还有,有一天我会不会爆明镜的料,如果明镜你是我们这些追求正义、真反腐力量,如果你是我们的敌人,你象博讯一样,收人家的钱,敲诈双方,然后呢在海外存有账号,你这个非法犯罪,你在美国干这个非法的勾当,我一定会检举揭发它。

还有,明镜电视为啥要选择哪?我在推特上说很多遍了,我现在不但可以选择世界日报,美国之音,我希望有机会去那里做节目,我关键的问题是明镜电视是一个新形式,明镜直播,就象今天这个节目一样,我相信明镜会有很大很大的压力。我过去24小时发生的事情,大家看到了我在医院躺下,包括威胁,包括我的家人受到了威胁,包括我海外公司的合伙人也受到了相关的威胁,包括一些个人的生命安危,我相信明镜也有。但是我今天为啥在这种情况下还坐在这儿,还要做这个个节目呢?我们有追求有理想,追求和理想是需要手段的,明镜电视不可逆转,不可删除,就象我那天跟博讯的韦石先生和西诺讲,我说你们为什么要报导我都是假的?他说我没有啊,我采访你了,你的我都播了。大家可以都看一看,啊,这个博讯采访我的语音不叫采访,我是在解释我和郑介普,还有谢建生这两个通缉犯不认识,我可以在网上画(挂?)出来,你看看它是不是全面播出来的?它百分之八十都没有播!我提到了中央领导人,提到了当时我跟谁谁的认识,提到了我和郑介普、谢建生根本不认识,和他为什么陷害于我,他都没播,它只是掐头去尾地给播了。就象那天我跟他见面一样,听说这是全面视频播放,结果把吴征先生的给删掉了。这是他一贯的作为。

可明镜从来都没这么做过。明镜第一集播的时候也经受了巨大的风险,直接就播出来了,不可逆转,过后呢网站被攻击,你们也没有任何妥协。这是难能地可贵。不收黑钱,站在公正的立场,又支持象我这样的真反腐、确确实实是想干实事的人,这是明镜平台的老板多年建立的信用和职业道德,包括明镜电视这种新形式,不可逆转,不可篡改这种形式,这让我选择了明镜。事实上,如果其它媒体,如果你博讯能做到这一点,我去你博讯啊,我让你博讯直播啊,没有问题的呀。这一段时间,我一直说,我想同韦石先生对话。从开始他说你不能来美国,从开始说你是通缉犯,说我要见面,然后提出条件,然后在曼哈顿见面,然后又要看着我的眼睛,然后又要求我拿护照,最后从来都不回答我对他提出的问题,只说我的问题,然后又要求在法拉盛喜来登酒店见面,在见面前的两分钟他和西诺还说,郭文贵,你敢来吗?你说不来了,结果我来了。说不出来什么了,就还在那里说谎。你说你想对话的话,咱就可以在你的平台上直接说话就行了。

比如说明镜,是陈小平先生,何频先生,你对我有意见,咱们可以说话啊,可以对话啊,刚才你对我的问题很尖锐啊,很不礼貌啊,包括你刚才对我问的那些尖端的问题,危险性的问题,我愿意回答呀。这就是为什么选择明镜电视的原因。

还有,我觉得比较重要的,网友们,你们问的问题,我特别愿意回答。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忘了一个事实,郭文贵被查了两年了,如果有犯罪、有事情,早就完了。这是一个事实。

(2:35:14) 第二个,我和明镜的合作,我和何频先生,跟他半点认识都没有,谁是老板,跟我要表达的,在节目当中的立场和观点,没有关系。

还有,博讯和明镜之间有什么竞争,根本就不存在,那你太看得起韦石和博讯了。这一点,任何正常人都能看得出来。它们完全不一样,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

还有网友们都能看到的一个事情,明镜报出的新闻的准确率有多高?过去的几届常委几乎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正确的!而且很多政治观点,它不是一个味极端地在那里炒啊、骂啊、造谣啊,那对国家的法制建设没有任何帮助,它很多方面是促进了国家的法制建设!这是事实,我不是拍明镜的马屁。郭文贵也没那么傻。我觉得网友们应该判断是非跟真假的一些观点。我特别愿意回答你们的这些问题,你可以继续问。(2:35:37)


从上面的这段内容可见,郭文贵之所以选择同何频联手爆料,盖因郭文贵的那位“老领导”向郭文贵推荐了何频。郭文贵的那位老领导应该是特务系统内职位和影响力都高于吴征的一个大特务头子。郭文贵在危难之际求助于“老领导”,“老领导”自然是想拉郭文贵一把。郭文贵所遭遇的灾难是同马建一样,是面临着被特务系统“清理门户”、斩草除根的处罚。“老领导”给郭文贵介绍几位贵人,这几位贵人当然都是有能力证明郭文贵的“清白”,是被特务同伙挖坑陷害,是罪不该死。那么,这个“老领导”所推荐的这几个“贵人”,也必定是在特务系统里有一定地位、有权有势的人物,其地位应该是在吴征之上的人物。从郭文贵对何频的吹捧之词,不难看出何频在特务系统中的地位应该是在吴征之上。

最重要的一点,郭文贵反复强调何频对过去几届常委的预测都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准确!何频如何能如此精确地预测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选举结果啊?这当然不是因为何频有算命大仙的本事,而是表明中国的政治局常委就是由一个十分隐蔽的黑社会团伙所决定的,而何频就是这个黑社会团伙的成员之一!这当然表明何频就是中国特务团伙的一个主要头目啦。

我多次去过何频的家。同何频有过多次接触及近距离观察。何频的经历同吴征、薛蛮子、赵岩、王朔等人是大体相同:

他们都在中学就辍学,不曾念过大学。这主要是他们在中学时期就被挑选为总参特务。他们在后来都是万事如意,干啥啥都成。无才无德,却能一呼百应,呼风唤雨。这当然都是总参幕后运作的结果。

刘刚
2017年3月9日





 楼主| 发表于 3/10/2017 21: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揭秘郭文贵:国安部在编人员、两个部门给资金维稳"反华势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3月8日,郭文贵在视频直播中,花很大篇幅谈博讯,其中有三种关于博讯的信息:谣言、错误信息。针对郭文贵对博讯的指称,今天晚些会有视频反驳。郭文贵谈话,让我们心安的是,那些钱的指称是不存在的。你们国内权贵之间谈钱,是你们的事情,博讯从没发文或者删文收费,这点我们自己清楚。更无所谓收黑钱的海外账户。博讯有关的海外账户只是香港杂志运行的临时账户,那个账户只有少量投入,总体处于亏损状态。
    需要指出的是,博讯一向支持郭文贵反腐,博讯对郭文贵针对博讯的诽谤言论有限澄清,不是阻止或者干扰他爆料。这些不影响他反腐爆料,正如他今天所说,其实高层谁倒下,也不是他这些爆料决定了,是高层的决定。他只是配合三个书记反腐。也说了,到底是否揭露高层,取决于他企业财产进展。也透露有高层和他沟通,告诉他不要爆料。
    博讯做澄清,就像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是北韩攻击在先。博讯的相关澄清都是针对郭文贵的谣言而为。
    以下视频是3月7日录制,关于郭文贵为国安部做了什么?郭文贵对博讯发起的多次网络攻击,是只负责“给钱”而不负责?郭文贵利用马建公权力取得经济好处,他为国安效劳是自费还是有经费?
    2015年1月对博讯的网络攻击,和2017年初这一轮攻击有什么相似之处?请看本视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23/2019 18:10 , Processed in 0.26246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