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14|回复: 7

政治遗言——六四英烈余志坚专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31/2017 02:3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3/31/2017 03:50 编辑

原题:空言,給一位網友
   
   
   很少有網友像你一樣,表示有興趣了解我,也自稱了解我。其實,你所從互聯網上了解我的那些信息,信息量並不是很大,我都讀過,都是空幻和虛假的。
   
   我是一個真實的人,真實的活在這個世界。同時,我也是一個孤單的人,害怕說話和非常害羞的人,一個與人交往不多的人。這個世界只有一個人了解真實的我,這個人就是我自己。很長時間裡,我只要一想起「人生得一知己足矣」的話,就羞愧和自卑,因為我半個知己也沒有。



   
   我是一位詩人,卻從沒有寫過詩。我是一位思想家,卻從沒有寫過哲學著作。我是一位文學家,卻從沒有寫過小說。廖亦武說我是一位行為藝術家,他倒是沒有說錯,我曾經是一位用鮮血寫詩的行為藝術家。但我非常的不甘心,因為中國人最不懂的就是行為藝術。他們過去不懂,現在也不懂。
   
   我在大學時期幾乎讀遍了所有有中文譯本的西方文學名著。讀書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就像普希金說的:「讓自由的智慧,引導你走向自由的道路」,我的自由主義思想也在這些名著的閱讀中熊熊燃燒。那時候,鄧小平在為彭德懷、劉少奇等人平反,在審判江青等人,但我恨透了這些人,也恨透了毛澤東和鄧小平。我極端仇視共產主義,極端仇恨中國共產黨的專制和暴政。
   
   1989年北京天安門運動,我帶著兩位朋友砸了那幅毛澤東畫像,這於我是很自然也很快樂的事情。雖然我為此被判處無期徒刑,並付出了人生的極大代價。在生命中應該有著最豐盛的積澱的青春日子裡,我只是在監獄裡面默默的熬著,一無所獲。
   
   從我出獄後,到現在,我的心總是空空蕩蕩,叮叮噹噹。就像一首歌唱的,「我那顆叮叮噹噹的心啊,總是無法安放」。我在現實的痛苦與無聊中常常這樣想道,1989年的5月23號,我應該忍住那口氣,別去砸什麼老毛像,繼續在廣場上堅持十一天,然後在六四那天死在北京街頭,這樣就一切好了。
   
   在剛出獄的時間裡,我的心情相當的失落,相當的痛苦。然而,在接下來的幾年裡,我走遍了湖南各地,四處尋找民運朋友,想把大家再次組織起來,重燃六四的自由聖火。由於這一切都是在中共的眼鼻子底下進行的,也由於大家共有的恐懼和顧慮一時難以消散,我失敗了。像1989年一樣,我再次被刑事拘留,不過這次他們沒有判我的刑期,而是在關押了三十七天後,被掛以所謂取保候審的名義,我再次重獲自由。
   
   那是2006年的春天,我對中國民運的現實和將來思考了很多,我看不到將來,我有些失落,有些消極,變得不那麼執著。在一種軟弱和庸俗的想法主宰下,我甚至結婚了,明知道婚姻是一個圍牆和陷阱,我還是毅然的跳了進去。我發誓要對我的婚姻負責,我這樣對我的新婚妻子說道:「即使是一堆狗屎,我也把它吃了」。
   
   我想繼續搞民運,又想迴避坐牢,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於是,我選擇了逃離中國,成為了一位民運逃兵,可恥的民運逃兵,我的心到現在都為此感到羞愧不止。我們從雲南偷渡到曼谷,用了一年的時間,吃了萬般苦,受了千般累,才最後到達美國定居。
   
   有人形容來到了美國的中國民運人士是,失卻了大地,得到了天空。其實是,沒有了大地,更談不上天空。美國不是天堂,遠沒有中國的異議人士想像的那麼美好。海外民運也是一團漆黑,早已走向了歧途。我只參加過幾次悼念六四的活動,卻在幾個民運組織裡掛了名。我為什麼要去掛名呢?我真是糊塗啊!我現在已經公開宣布退出了,但我退出的是組織,而不是我認可的民運活動。
   
   有人問我在美國都做了什麼?是的,我什麼也沒做,但我也沒拿美國政府或者什麼基金會什麼組織的一分錢。我和我妻子兩人一口氣幹了七年多的清潔工,薪水雖低,卻為之自豪,加班加點,老實繳稅,購房買車,精打細算。我們一個白班,一個黑班,自己帶兒子,也一起照顧著我的兄弟喻東嶽,那位有著最嚴重的精神病,卻被所有人拋棄的可憐人。
   
   你和我說了你的情況和你的決心,我理解你的驕傲,並為你自豪。你我最大的分歧,是你不同意我所說的「中共至少還有一百年的鐵打江山」的預言。其實這不需要過多爭論,你我各自保留意見好了。我的意見不過是發自內心的真心話,而人人都說真話,這一點是極其重要的。我希望大家至少明白一點,我一直熱切的關心中國民運,我的話不是對中國民運的咒語,而是在無奈中對中國民運的一種鞭策。
   
   謝謝你對我的信任,你還向我請教我對中國民運方向和路線問題的看法。我曾經說過這個問題,在這裡我很願意重提一下我的看法。我最近敢于确切的相信,当下中国相信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的异议人士群体,已是蔚为壮观,浩如大海。这一群体的比例,应在10%以上,也就是说,中国的普世派群体,人数之众,不少于一亿多人。隐性而言,它当是中国的第一力量,显性而言,它是任谁也无法忽视无法灭掉的政治存在。它在现实生活中,即便只是跟跟风,发发烧,唾沫吐向一个方向,任何独裁者也难免不发抖,难免不寝食难安。
   
    我殷切的期望,中国的异议群体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夠改變目前这样的一盘散沙,各自为战,能忍则忍,不能忍也能忍的状态,能够堅定起来担当责任,勇敢的向獨裁者的監獄方向挺進,向群体的组织化方向挺进,必要的話,也應該考慮如何盡快的轉入地下。
   
   我不諱言,我是一個有著極高政治天賦的人,可惜時不與我,機會與我擦肩而過。我在八九民運的時候,明確提出一定要在廣場上成立自己的人民政府,以反對和取代鄧小平的偽政府。可惜,那時候沒有人聽我的,所以八九民運失敗了。
   
   我不是大言不慚的狂人,當然你也可以理解成是我的一種自負,一種空言,我無所謂。我現在敢於這樣說:「1989年,中國民運沒有遵循我的指導,所以它失敗了。二十八年來,中國民運還是沒有遵循我的指導,所以它到現在還是看不到勝利的曙光。從今往後,如果中國民運依然不能遵循我為它指出的方向和路線,那麼它就永無成功的可能。至於中國民運如何才有可能遵循我的指導,我不知道,或許只有老天爺才知道。」
   
   2017-2-9 於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2: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殷切的期望,中国的异议群体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夠改變目前这样的一盘散沙,各自为战,能忍则忍,不能忍也能忍的状态,能够堅定起来担当责任,勇敢的向獨裁者的監獄方向挺進,向群体的组织化方向挺进。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2: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最近由於長期休病假,清閒過度,所以很是忙於滑手機,刷存在感。

   本來的,我對異議人士一詞是頗有好感,因為我知道異議人士即持不同政見者,關鍵在於政見。然而我發現,有那麼多貌似異議人士的人,喜歡傳送和評論一些狗屁不值的事情,還真像是吃錯了藥沒事幹。比喻,什麼一個姓習的不認識 農 字,還有一個姓什麼的不認識 滇字。我不禁想問,這算什麼事?這關你什麼政見?難道姓習的認識 農 字就不是一個獨裁者了?難道你宣傳得有十億中國人知道了這件事,共產黨就垮了?真真莫名其妙,也真是無事可為。

   須知,獨裁政權一直在殺人和吸血,這才是問題的所在。如果你自以為是位異議人士,建議你還是自己好好的多多的思考,然後選擇去做一些力所能及而又確有效果的事情吧!

   2016-12-27 於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2: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1、光陰如梭,晚年將至,未名未祿,又心餘力欠,憂鬱的要死!

   2、賀拉斯言:「為上帝所愛的人死的年輕」,我已經活過了五十三個年頭,難道我還要這樣繼續可恥的活到壽終正寢嗎?
    3、想到即便是我就去買樂透,立刻中了十億美元的大獎,也活不出別人沒活過的花樣,不免憂鬱的要死!

   4、天天看著喻東嶽,這個天下第一號嚴重的精神病人,我就想死!

   5、家有黃臉婆,寡然無味,偶爾河東獅吼,不想死還不行!

   6、周圍平靜,萬籟無聲,沒有靈感,也無人交心交肺,寂寞的要死!

   7、每思讀書,又無好書,天下書如同白開水,思之若渴,讀之無味。不亦悲乎?不想死乎?

   8、每想喝酒,亦無酒友,友不能至,性不能發,鬱鬱在心,悶悶不樂,能不想死?

   9、中年晚期,萬事堪哀,最可哀者,疾之加身,病痛交集之時,真想一死了之!

   10、平生願,「飲彈、絞死或受封!」想當年,沒能死在天安門廣場,現如今,無處飲彈也無處受封,英雄暮年,死又何惜?

   附:本人不會自殺的兩大原因

   一、共黨未滅,心有不甘,大仇未報,豈能去死!

   二、小兒八歲,形如白癡,愛之所在,快樂源泉!豈敢言死?豈敢赴死?

   2016-12-12 於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2:49:57 | 显示全部楼层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我最近敢于确切的相信,当下中国相信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的异议人士群体,已是蔚为壮观,浩如大海。这一群体的比例,应在10%以上,也就是说,中国的普世派群体,人数之众,不少于一亿多人。隐性而言,它当是中国的第一力量,显性而言,它是任谁也无法忽视无法灭掉的政治存在。它在现实生活中,即便只是跟跟风,发发烧,唾沫吐向一个方向,任何独裁者也难免不发抖,难免不寝食难安。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来了。中国的异议群体在未来的日子里,是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一盘散沙,各自为战,能忍则忍,不能忍也能忍的状态,还是能够起来担当责任,勇敢的向群体的组织化方向挺进,向独裁者的监狱方向挺进?可以说,这是一个决定未来中国民主化前途的很大问题,一个关键所在。

   我在多个地方说过,我虽然是个普世派,却一点也不看好普世价值在中国的前途。我不讳言,我可能是一个判断有误的人,一个过于自负的人,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一个消极厌世的人,一个羡慕嫉妒恨情绪很重的人。我的言辞或许对中国的普世派嘲讽有加,但其中也寄托了我的一丝希望。

   跟风,跟风,跟风,一切都是跟风!发烧,发烧,发烧,一切都是发烧!杨佳案,你们跟风发烧,刘晓波案,你们跟风发烧,雷洋案,你们跟风发烧,还一副了不得的君子或大侠风范,谁受得了啊!你们有几人在死磕?有几人在坚守?有几人在反抗?

   你们有没有想过,二十七年前的六四,是不是一场最大的跟风运动?一场发烧运动?所以,到最后一阵枪响,一切便只能作鸟兽散?!

   2016-12-11 于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3: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魔鬼的诅咒
   
   
   
   魔鬼曰:“我诅咒信仰,
    诅咒希望,  


    诅咒将来,
    更诅咒什么耐心!”    
      
   第一个叫信仰的气球爆了:
    眼泪和鲜血四处迸裂,
    一份邪恶,
    甚过百万的善良。
   
    第二个叫希望的气球爆了:
    昙花只能一现,
    你本是尘土,
    仍要归于尘土。
   
    第三个叫将来的气球爆了:
    花朵业己凋零,
    死一般的沉寂,
    坟一般的虚空。
   
    第四个叫耐心的气球爆了:
    等过了七十年,
    等过了五千年,
    等过了一百万年!
   
    于1992.6.4无可奈何之日,
    书于湖南永州监狱教师队
   
   题记:这首诗或许是我所作的最好的一首诗,它真实的再现了我永难磨灭的六四情结和我渴望行动而又对中国民主前途的绝望之情。
   
   诗中魔鬼的诅咒,出自于歌德《浮士德》中的靡菲斯特。“一份邪恶”,指的是屠夫邓小平。“等过了七十年”,是指1919--1989。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2016、4、5 于 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3: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六四”虽然过去27年了,可有些话于我却是如鲠在喉,不能不说。1989年,我总算是九死一生,被判无期。现在看来,似乎判的很重,而在当时严酷的环境下,无异于是从阎王殿中捡回了一条小命。出狱后,看到太多民运人士的“六四”评价,却是让我唏嘘不已。有些评价几近于颠倒黑白,让我无法苟同,甚至让我因此而绝望于中国民运的前途。虽然人微言轻的我,深知无论过去现在,都无法改变中国民运的发展大势。但抱着对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忠诚和热爱,我不怕得罪任何人,也不怕引起多大误会,有些话还是不得不说。
   
   我以为,27年来,评价“六四”有两大误区。第一个误区是,很少有人指出:八九民运虽然波澜壮阔,但其中最绚亮的莫过于民眾奋起抗暴!相反,倒是有人对抗暴民众视而不见,甚或污言相加。我相信,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只能是注定永远没有自由民主希望的民族。那些在枪响以后,不惜以自己血肉之躯反抗暴政的人,才是最优秀的中华儿女!从任何意义上而言,他们都是死得其所的。他们的死,让独裁者发抖,也让我们生者羞愧。
   
   第二个误区是,明明学生从来就没有激进,后来慢慢却被说成是学生激进了,或者至少是部分学生激进了。明明从四二二开始,学生们就是“跪着造反”,甚至从五二零戒严,一直到六三晚上,学生们都是在要不要撤离天安门广场而犹豫不决。什么“六四”运动中“学生有错,政府有罪”的说法,简直是在为暴政背书!可以说,正是当时民众和学生的软弱和犹豫,成全了在这场运动中已经名誉扫地的邓小平,要在全党全国重新“杀人立威”的想法。
   
   当时,像我们一样的人是希望方励之先生能够站出来的。或许,更多的人是希望赵紫阳能够站出来的。期盼者一直在期盼,被期盼者却是,千呼万唤不出来!方先生呢,是宁愿选择钻进美国大使馆做缩头乌龟,也不愿上天安门做可能被杀头的领袖!赵先生呢,到最后倒是被人逼出来了,他竟老着脸皮的劝学生们投降和放弃,其意就是,自由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就这样,等到六四凌晨一声枪响,天安门学生竟作鸟兽散!我一直奇怪的是,一直没有人对这一无比耻辱的行为,感到羞愧难当!更有甚者,这一行为后来竟被美其名曰“胜利大撤退”,而一些所谓的学生“领袖”,竟为此而邀名请功!
   
   2016、3、26 于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3: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志坚兄弟英魂永垂不朽!有的人死了却获得了永生, 余君是也;有的人活着却早已下地狱,习近平当之无愧!怀念英雄的最好方式: 反共志士仁人携手并肩,为早日彻底终结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而共同努力奋斗!


郭国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3/2019 05:58 , Processed in 0.48948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