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27|回复: 1

余志坚:喻东岳小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31/2017 03: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喻东岳小传
   喻东岳先生,昵称“阿东”,1967年1月20日,生于湖南浏阳社港镇双江村。其父喻英葵,其母吴平花,皆老实巴交的农民。作为长子的东岳,另有弟妹各一。
   
   浏阳是谭嗣同、唐才常、胡耀邦的家乡。阿东从小异常聪慧,喜欢写字画画。五岁启蒙,九岁小学毕业,十四岁考上湘潭师院,十八岁大学毕业。
   
   阿东酷爱诗书,于名家中,他尤其推崇柳永怀素北岛范曾几位。1988年秋,他从湘潭五中调浏阳报社任美编。此时,他已经创作有上千首诗歌和一些字画作品,开始崭露头角。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的逝世是一颗炸弹,它炸在了国人的心中!阿东和他的死友整日都在关注和分析形势的发展,之后又一起发起了当地4、22悼念胡耀邦的活动。
   
   在要不要立即进京声援学潮的问题上,阿东起初与友人是有分歧和顾虑的,因为他是家庭的经济支柱,除供养弟妹上学外,还要资助坐牢的舅舅。然而,5月13日,听到北京绝食的消息,阿东说道:“你是对的!如果现在还不进京的话,我们这辈子都会后悔死掉的!”
   
   5月17日,阿东等五人在长沙火车站广场上,树起了一面红底黄字的,写有“倒邓拥方--湖南请愿团”四个大字的旗帜,并进行演讲和募捐,招兵买马,准备进京。
   
   5月19日傍晚,“湖南请愿团”一行四十多人到达北京。他们在人山人海的人流中一路高呼:“打倒邓小平!拥护方励之!”然而,还没走到天安门,有北京学生过来商量:“我们的口号主要是反官倒、反腐败,你们能不能不喊这种过激的口号!”如此,阿东等人只好约定:“看来,我们还是不要喧宾夺主才好。”之后,“湖南请愿团”也随即解散。
   
   5月20日,北京戒严,群情激愤,阿东等人也参与了到郊区堵军车的活动和一些演讲游行活动。想去北大找方励之,未果。
   
   5月21日,出于对时局的焦虑,尤其是感到广场的学生没有拿出应对戒严的具体办法,阿东和友人书写了三点意见书,大意是:应立即宣布李鹏政府是伪政府,同时筹备成立广场临时政府;应立即占领人民大会堂和中央电视台;应立即号召全国总罢工、总罢市、总罢学。”
   
   阿东等人本准备将此信面交“北高联”总部,并与学生代表一起讨论他们的建议,但在好容易通过几重警戒线后,还是在临近纪念碑顶层台阶时受阻。阿东等人只得将他们的建议书,委托给一位纠察队员去转交“北高联”。
   
   5月22日晚,阿东等人彻夜未眠,谈话时情绪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最后,三人终于确定了第二日砸毛像的行动方案。
   
   5月23日上午,阿东三人先是在邮电局,给家人留下了:“易水萧萧西方冷,三人一去兮不复还!”一类的遗书,然后,去王府井百货大楼购置了纸张、墨水、颜料等物。中午,他们在广场的一个煎饼摊,大吃了一顿煎饼,并买了20个生鸡蛋。接下来,他们来到了天安门城楼右侧大门紧闭、空无一人的中山公园门口,三人席地而坐,制作颜料鸡蛋,书写横幅,并拍照留念。
   
   下午二时四十分许,阿东同伴三人在天安门城楼主门洞两侧,贴出了两张大字横幅。左侧是:“五千年专制到此告一段落!”右侧是:“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并将20枚灌有油画颜料的鸡蛋,一一砸向了城楼中央的毛泽东画像!可惜由于城楼太高,画像太大,投掷的效果不太理想。
   
   然而,让阿东三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此举竟不为广场学生所接受。他们从未想过要逃走,却被学生们死死揪住。几小时后,他们竟被学生组织交给了中共警察。尤其令人痛心和值得指出的是,阿东一人事发当时,还遭到了学生纠察队的一顿暴打,遍体鳞伤,以至衣不蔽体。这很可能是诗人性格的他两年后精神失常的一个诱因之一。
   
   “六四”之后,阿东被中共判了20年徒刑。之后,他在湖南赤山监狱服刑。由于刑期包袱沉重,亲人朋友的不解和责难,外表坚强而又内心纤细的他,却是极度的忧郁、苦闷、脆弱和紧张。1991年年底时候,由于被人检举收听“美国之音”,喻东岳遭到监狱警察和管事犯人的殴打、捆绑、严管、电击等一系列酷刑折磨。到最后,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在此后漫长的十四年的时间里,监狱方面都始终拒绝给予阿东以保外就医,把他单独关押在监区医院的一个房间,安排有犯人专门监视和照料他,却未给予他任何精神病方面的治疗。在这期间,阿东彻底失去了有关时空、自由、亲情、人事的概念,却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两次共计三年三个月的减刑。
   
   2006年2月22日,阿东终于重获自由。出狱之后,他曾多次到湖南湘雅医院检查和治疗。后来,又到了湖南衡阳的一家私人医院治疗,但他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
   
   2008年4月,在亲友们慎重考虑后,阿东和他的妹妹在友人的陪同下,一起偷渡到曼谷。经历了整整一年的申请政治庇护成功后,2009年的5月14日,阿东等人一起抵达了美国。
   
   岁月如梭。这几年来,阿东在美国一直接受免费治疗,但其严重的精神病情却依旧如故。不仅如此,两年前,他又被检测出患有糖尿病。可以说,他的健康,已是每况愈下。在美国的日子里,他曾多次遭人报警,多次走失,多次被关押在警察局。
   
   自阿东出狱起,他妹妹就一直在照顾他,也一起来到了美国。她本自体弱多病,尤其是中共当局一直拒绝给她的孩子和家人办理护照,造成骨肉分离,苦不堪言。几年前,她只得选择放弃照顾她的哥哥,而由阿东的友人负责照顾他的生活。
   
   2016、4、4 于Indianapolis

 楼主| 发表于 3/31/2017 03: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这里有一张来自网络的高清晰度的历史照片。我要感谢这张照片的不知名的作者,他把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大概下午三时三十分到四时三十分这段时间里,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前某一瞬间的历史画面,用摄影机永久地固定了下来。
   这张照片无论从何种角度上看都显得气势宏伟,场面震撼。照片的价值在于直观和真实,即所谓有图有真相。廖亦武先生在评价这张照片时感慨道:“这也太壮观了!”言下之意,语言和文字在这张照片前已经失去了作用。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过去了,经历了十一年大牢,接着是国内抗争,然后是避难美国,我总是在努力的克服苦难和自我疗伤,努力的维持着内心深处的基本平和。然而,二十七年后的今天,我仍然要请求所有有缘看到这张照片的人们,再仔细地看看这张照片,看看这张真实记录的也就是在我们砸毛像后一两小时内,发生在天安门城楼的一幕历史情景:有人在抢修着什么,有人在表忠着什么,有人在宣言什么。


   请再尽可能地仔细放大这张照片,看看城楼下最中间的那张横幅吧,它写着的内容到现在都让我伤心不已!“这不是人民、学生干的!”,在毫无证据之下,甚至是在有了相反证据的前提下,学生们仍然愿意指控我们是什么中共“特务”,或者是不怀好意的“歹徒”。
   学生们在充分地与我们撇清了关系后,立刻就把我们交给中共公安。那时候,我虽然感到突袭而来的孤单和莫名的委屈,但对中国自由民主的未来却是满怀着激情和希望。万物似乎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而时间翻到2008年的时候,这希望于我已经是微乎其微的了。而只有到了现在,我才感觉到了一种绝对的绝望,也就是一种坦然的无望。虽无望,不放弃。
   想当年我们在砸毛像时大张横幅宣告:“五千年专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到如今不知这声音在人间可有流传?
   我们三人为“砸毛像”一事,一共坐了三十七年大牢,其中,喻东岳一人坐了十七年。众所周知的是,喻东岳坐牢坐成了一个彻底的疯子,但又有几人知道,他在事发后当场就被学生们打成了衣不蔽体,形如“半傻”?
   二十七年多过去了,神州大地上仍然只见“五千年专制依旧,个人崇拜不改。”国内民运,不尽人意。国外民运,形如狗屁。到如今,夫复何言?夫复何言!虽然绝对不甘心,也就是誓言不放弃而已。展望余生,试问活着能怎样?也就混吃等死罢!
   2016-11-26 于Indianapoli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3/2019 08:12 , Processed in 0.349660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