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450|回复: 1

郭文贵26岁成亿万富翁,性爱光碟扳倒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21/2017 17:5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郭文贵26岁成亿万富翁,性爱光碟扳倒
Editor note: author unknown why?? To defame Mr. Guo's reputation and it seems like the official statement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for reference only, everyon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know the truth.    
   

   
    4月19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记者询问时证实,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犯罪嫌疑人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缉令,也就是“红色通报”。对于郭所犯何罪,发言人惜字如金,未透露其他信息,建议向有关部门了解。
   
    郭文贵何许人也?他此前的身份是盘古大观的实际控制人。盘古大观紧临“鸟巢”、水立方,为北京北部区域的标志性建筑,包括写字楼、国际公寓、七星酒店和商业龙廊组成,总建筑面积42万平方米。
   
    在一位熟悉人的眼中,郭为商业奇才,少年得志,逐鹿中原,后遇“贵人”相助,挥师北上,凭借盘古大观俯瞰京城。不过,绚烂的烟花过后,郭因卷入腐败案而远遁境外,先是在香港暂避风头,后改走美国。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时,这位自称身价数百亿的50岁富豪,现身场所为美国。此间,他乐于展示奢侈生活,包括豪华别墅、私人飞机、世界顶级消费品等。
   
    在今年春节前后,郭文贵曾一度活跃,此番被红网通缉,后续剧情的最大看点是,枭雄何时归来?
   
    在此之前,与郭有牵连的重量级人物已经“倒下”一大串:国安部原副部长马建、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等人,以及郭的商业对手——北大方正原董事长魏新、首席执行官李友等人均已被查或被判刑。
   
    26岁的亿万富翁
   
    郭文贵是山东聊城莘县人,自幼随父母在吉林生活,因此东北口音较重。郭家兄弟八人,文贵排行老七,因孩子较多,家境并不宽裕。与众多发迹于畎亩之中的成功者一样,郭文贵的传奇始于早熟、聪明、胆大和心机,一位人士还向记者特别强调郭具有一流的口才。
   
    1967年生人的郭文贵初中毕业后便进入社会。据媒体报道,在1987年到1989年间,郭文贵为黑龙江政府职员,之后,在黑龙江一位亲戚的帮助下,郭文贵成为黑龙江经济实业总公司驻河南省濮阳办事处的合同工,并因倒卖汽油身陷一起诈骗罪,且涉及一起命案。不过,神奇的是,这一官司并未令郭失去自由,反而将他推向了其人生的第一个大舞台郑州,并由此接触上香港女商人夏平。
   
    认识60多岁的夏平时,郭文贵25岁。此时的郭浓眉大眼,双眼皮,年轻帅气。两人在郑州成立裕达公司,进入房地产领域,先后开发了裕达花园、裕达别墅、裕达国贸大厦等地产。其后,又开发了五星级郑州裕达国贸酒店。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裕达酒店非常豪华,外界以“走进裕达是欧洲,走出裕达是郑州”形容。
   
    郭文贵由此变身为身家上亿的富豪,而他后来也乐于享受外界对他“26岁便成亿万富翁”的褒奖。郭文贵后来受让了夏平的股份,成为裕达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据媒体报道,夏平是被迫退出裕达的。
   
    在多位与郭文贵相熟的人眼中,“郭先生”对人热情,但又心狠手辣。盘古大观的工作人员称,在公司内部,郭文贵不爱被叫“郭总”,部属皆以“郭先生”相称。
   
    郭文贵在郑州发展时的得力推手、郑州原市委书记王有杰,在帮助郭后,曾希望与郭“联合投资”,却直接被后者举报“贪污和索贿”,而相关证据显示郭早就暗藏杀机。
   
    京华风云
   
    少年得志的郭文贵,终非池中之物,在郑州立足之后,他将眼光瞄向了北京。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郭文贵到北京后开始做金泉广场和盘古大观,资金非常紧张,但他有办法。据介绍,盘古大观工程的启动资金是3个亿,这笔钱是用河南裕达国贸大厦一层一层抵押套出来的,然后转到北京。用这笔钱付了首期,拿下地块之后,将工程对外发包,地下部分交给首钢负责,地上部分由北京建工承建,工程总共22层,北京建工垫了20层,20层以上,开始付18%。北京建工愿意垫钱建设,不够部分由北京建工向银行贷款解决。“完全空手套,显示了他的精明!”他感叹说。
   
    而与此相左的观点是,以商业奇才形容郭文贵是对文字的侮辱,他的玩法是赤裸裸的做假、诈骗。
   
    4月9日,保监会原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被宣布接受调查。据《财新》报道,项俊波落马或跟其在担任中国农业银行担任董事长期间,支持郭文贵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有关。
   
    盘古公司原财务负责人的证言显示,为了解决资金困难,郭指示财务人员“做一套资产负债率低、利润高,能够体现公司盈利的假财务报表”,以此向农行北京亚运村支行贷款。相关证据显示,盘古公司提交给银行的负债数额,只是实际数额的十分之一左右,而实际亏损的业绩,则被虚构为盈利。在财务人员认为贷款不可行的情况下,郭文贵神奇地完成了32亿元的贷款。
   
    该财务负责人还透露,这笔贷款化解了郭文贵的资金压力。此外,郭还将其中的6亿元通过地下钱庄转往香港,4亿元转往郑州用于归还借款,有7000万元以内保外贷方式用于郭文贵购买香港南湾别墅。
   
    对于郭文贵在北京的神奇崛起内幕,一位“经常与郭一起吃饭”的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郭最开始在北京混得一塌糊涂,直到后来认识了有北京国安系统背景的林某,借此又认识后来的大贵人、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由此顺风顺水。
   
    据称,林某是盘古大观前身摩根中心名义上的董事长,主要帮郭做融资。从表面上看,盘古大观没有郭文贵股份,而是由郭的贴身秘书和亲属代持。
   
    摩根中心地块的争夺,曾是北京奥运会前地产界最重大的新闻之一。因开发资金短缺,摩根中心与承建方北京建工产生纠纷,工程长时间停工,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一度决定以“土地闲置”为由将其收回,首创集团参与收购并完成相关程序。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就在关键时刻,主管此事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被中纪委双规,收回摩根中心土地一事就此反转。据媒体报道,事后证实,扳倒刘志华的,是郭文贵通过国安系统官员的资源,动用特殊手段,在香港拍摄了刘志华的性爱光碟,并经由特殊渠道呈递给高层。
   
    郭文贵由此重新夺回地块,盘古大观面世,并一战成名。其后,郭文贵控制的政泉控股,入主民族证券,完成资本的再次飞跃。值得一提的是,在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合并后,郭文贵为争夺控制权,与原方正证券CEO李友从亲密的合作伙伴变成仇人,互相举报、暗算。为了搞倒李友,郭文贵故伎重演,安排手下监控李友,2015年1月,李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抓,后被判刑。而北大方正董事长魏新亦同时被查。
   
    官商同盟
   
    知情人士表示,郭文贵从原来“正当的生意人”,演变成“走邪路走不归路的坏人”,与官商勾结这一“恶瘤”直接相关。“郭文贵通过盘古会搭建的官商平台,帮他快速攫取资产,也同时让他快速坠落。”这位人士说。
   
    外界称为盘古会的所在,是指盘古大观内为宴请官员而特设的会客场所,为四合院格局,设于公寓楼顶端。郭文贵经常在此设宴接待贵宾,而马建、张越等官员,肖建华、车峰、李友等大佬,是这里的常客。
   
    有媒体曾详细介绍过这一“空中四合院”的建筑构造:每套四合院约700平方米,分上下两层。一层可以休息、会客、用餐,还有小型室内游泳池,二层以卧室、书房为主。院中栽种了象征“金玉满堂”玉兰和海棠,还有喂养金鱼和锦鲤的人工水池。中庭安装了可开合的屋顶,能够隔绝恶劣天气。每座四合院还配特别订制的电梯。
   
    据称,盘古会管理森严,每层都有保安,每进一个人,都必须经过工作人员通过手台通讯、接引。
   
    经由这一交际平台,众多官员与郭文贵结盟,而马建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位。据媒体报道,马建在一段长达28分钟的视频中供述,他和郭文贵在2006年左右经工作结识,从2008年到2014年,他多次为郭文贵提供帮助,包括帮助增加容积率、派人以国安部的名义给北京市规委发函要求降低处罚。
   
    另外,根据有关人士的指控,郭文贵为惩罚公司一位背叛高管,请马建派人找到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由张越指令承德公安立案、抓捕该高管。在此事中,郭文贵被函告为“对国家安全工作做出过贡献的人”。在郭文贵接手民族证券一事中,马建还多次发函迫使有关单位让步或抓捕相关负责人。有媒体曾对此予以披露。
   
    马建承认,郭为表达感谢,向他行贿了总价值在6000万左右的人民币。对于郭文贵,马建的评价是:自私自利,没有道德底线。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对张越这样的权势官员,郭文贵经常破口大骂,而对方只是唯唯诺诺。据报道,色情服务是郭文贵给张越上的紧箍咒。
   
    今年1月,马建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随后被最高检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而张越此前也因受贿罪被查。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郭文贵等人涉嫌多宗犯罪,有关方面已展开调查,获知风声的郭文贵随后潜逃,最初逃到香港,后转移至美国。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时,郭的最后现身地点在美国。
   
    “接下来我们要观察的是,郭文贵这个枭雄何时被捉拿回国。”上述人士同时强调,郭“回归”的时间是个未知数。如果郭文贵拥有境外合法身份,则在抓捕、引渡等问题上有很多需要与相关国家沟通、交涉的工作,此前的厦门远华案主犯赖昌星曾有先例。
   
    在被通缉前,郭文贵常常通过其网络平台展示其奢华生活,包括私人飞机、游艇、世界顶级消费品牌等。
     来源:华夏时报

 楼主| 发表于 4/21/2017 18: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21/2017 18:05 编辑

看山:郭文贵折腾这么多,目的无非是求“政治庇护”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0日 来稿)   

Editor note: who is 看山 why he dare not show his true name?


一个迄今被混淆的问题是:有关郭文贵勾结权力,对其他商人财富进行巧取豪夺,制造了诸多家破人亡惨案、奇案的信息,主要不是由大陆官方披露的,而是由在海内外素有声誉、口碑,被证明确有专业素质和水准的《财新》媒体首先披露的。郭文贵文人倒是从未忽视这一点,所以他在“反腐”之余,不遗余力地对《财新》尤其是胡舒立女士进行了攻击。但是,郭文贵的的所有这类指责,在任何具有正常理智的人看来,几乎都可轻易判定为无稽之谈,除了一点,即胡舒立亲笔签名给习近平的上书——但这说明了什么呢?在中国当前的环境下,任何一个还想立足于国内做点实事的人,不管是商人、学者还是媒体人,能够与政府保持一种不太紧张的关系都是必要的,如果还能利用政府的力量推动某些利国利民的事那就更好,胡舒立有这种资源,为什么不能利用呢?关键要鉴别的是:与此同时,其做事是否保持了底线、原则。而对这一点,不能光“听其言”,关键要“观其行”。显然,与郭文贵不同,胡舒立及其运作的媒体,多年以来的事实证明其是有底线、有原则的,而且有信念。
   
     《财新》对郭文贵的揭露,与郭文贵对其他人含糊其词的指责不同(这种指责与郭商业上的巧取豪夺一样,适证了其人的无原则、无底线),都是数据详尽、细节充分、证据扎实的,换言之,《财新》对郭文贵的诸多控诉都成立,郭文贵确实犯有诸多罪行,有些行为堪称令人发指。以此来观察郭文贵最近在海外舆论界掀起的诸多波澜,就不难明白其真正用心——与《成报》老板谷卓恒突然以出格言论频繁攻击张德江相同,无非是欲无中声有、自制“政治罪行”,以求获得海外“政治庇护”的资格而已。
    谷卓恒突然以出格言论攻击张德江,是从他因涉嫌巨额非法吸资被大陆公安机关网上追逃开始的——既然罪行已经确凿、赖不掉了,那就混淆视线,制造一个政治事件。在谷卓恒看来,我都直接攻击张德江了,明显已为中共当局所不容,这样一来,“政治庇护”的资格应该稳当了吧?这就是他的“曲线自救”之路,其套路并不复杂,
却因为当时一个偶然事件使人们把它想复杂了:恰在此时,中纪委网站的某篇文章引用了《成报》的内容。现在看来,这种引用只是一种巧合,但同时也说明中纪委有关人士“政治不敏感”,以至于极大地误导了舆论。
   
    郭文贵显然学习了谷卓恒的套路,但比之谷卓恒单纯的言词抨击不同,精明的郭文贵加上了一些“爆料”的噱头,给自己制造政治问题以求庇护的行为披上了一件“反腐”的外衣。其具体手法有四:一是“揭露”了诸如傅政华、贺锦涛等人的贪腐,虽然没有任何事实证据,但却向外界清晰表明:我郭文贵已经与一些中共权贵杠上了,毫无疑问“有危险”了,所以必须寻求政治庇护;二是进一步将噱头引向王歧山,称有人要自己协助调查王的腐败行为,其目的一方面是为了进一步吸引眼球、引爆舆论(他知道这是舆论最喜欢听到的内容),另一方面是更进一步刻画自己的“危险”处境,为将来申请庇护添加“必要性”,这种尽量往上攀、咬的手法,也非郭文贵首创,赖昌星才是始作俑者;三是为自己预设了一道防火墙,自称自己许多行为是受命于“国家领导人”和大陆安全部,如此一来,一旦他巧取豪夺的许多罪行被追究到海外,他就可以推说是奉命而为;四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目的,他伪造了一个“动机”:保财产、保亲友。郭文贵知道,以自己被媒体披露的过往经历,如果他自称自己折腾是“为了反腐”,没有人会相信,但他又不能暴露自己“为了政治庇护”的真实目的,否则人人都会怀疑他在信口雌黄,于是,他就伪造了另一目的“保财产、保亲友”,其奥妙在于,一方面可借口还在与官方讨价还价,从而可推托不拿出对方切实的“腐败”证据,另一方面如果人们真相信了他的这一“目的”,就会误以为他的“爆料”确有底蕴,确实能够威胁到某些权贵人士,否则他何来“保财产、保亲友”之信心?——事实上,郭文贵本人很清楚,他的所作所为必然引发中国政府的追捕,他连自己都保不了,更不可能“保财产、保亲友”。但是,从来最好骗的就是台下吃瓜、看戏的观众,这不,不但很多人相信了郭文贵的“爆料”、支持他“反腐”,甚至有臆测说他是在海外专门配合习、王反腐——这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说到郭文贵“反腐”,时至今日人们应该看到,他并没有能力提供任何反腐实证。有实证的如对李友,早在事前就已提供了;这一轮涉及到的如傅政华、贺锦涛等,都只是笼统的指责——要知道,中国官员的贪腐、官员家属涉足商业利益,几乎一查一个准,这都是人尽皆知的事实,关键是需要足以构成控诉的事实证据。事实证明,郭文贵拿不出这样的证据,迄今为止他所有的指控都含糊其词。所谓40多个小时与傅政华的通话录音,迄今不见踪影,要么是没有,要么是内容无关紧要,要么则是虽然稍有价值,但可能极大暴露郭文贵本人的真实面目,所以他不敢拿出来——郭文贵挂的是羊头、卖的却是狗肉,那些期望郭文贵“反腐”的人,说到底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那么,郭文贵能否完成自己“政治庇护”的意图与目的呢?很有可能。尽管郭文贵放了很多烟幕弹,但他的手法并不高明,底细也可被人一眼看穿:任何官商勾结的攫利行为,官方都会借用一定的名目,而绝不会公开说“我就是在搞贪腐”。所以,郭文贵与贪官勾结的巧取豪夺、动辄致人抄家灭门案件,不须看是否借有公事之名,而应看其最终结果,即财富的最终流向。抄家灭门是手段,财富转移才是目的。郭文贵很清楚,攫取的财富都进了自己和涉案贪官的个人腰包,其罪行是无可抵赖的。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放这么多的烟幕弹、折腾出这么多徒有空壳的“爆料”。但是,由于郭文贵吸取了赖昌星及多人的教训,先一步转移财产出境,并且安排好了海外身份(他并非是事发后仓促出逃,而是早就栖身海外了),所以他现在在海外也能混得风生水起,具有较强的“搞事”能力;再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司法制度的不信任,所以郭文贵确有可能完成赖昌星没有完成的意图——托庇于西方国家。
   
    另外,需要指出的一点是,同样是依托权力攫取财富,但郭文贵与不久前被“劝说”回国的肖建华大有不同。肖建华联手的只是对经济资源具有支配能力的行政权力,而非国家的暴力部门,所以他只是影响了财富的转移,却没有入人于罪、伤人性命;郭文贵联手的却直接就是暴力机关,罗网罪名、构陷对手或以此相威胁,就是他最主要的捕猎手段,所以,他不但夺人钱财,而且入人于罪、伤人性命,手上血迹斑斑。正因如此,肖建华可能被劝返,而对自己做了些什么心知肚明的郭文贵却绝不可能被劝返——他唯有行险一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25/2019 14:01 , Processed in 0.12909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