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46|回复: 2

郭国汀: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21/2017 18:5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21/2017 22:50 编辑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郭国汀
编按:徐水良多年来反复胡说什么纳粹德国是极左的社会主义,兹借此旧文驳之。

   什么是左?什么是右?什么是国家社会主义?纳粹德国是极左吗?纳粹德国是国家社会主义吗?恐怕徐水良先生未搞清这些基本概念。就语言学而言, 就平等观念而论,就私有财产而观察, 就民主制度而析,皆明显可见纳粹德国完全是极右与极左相对应。值得一提的是,恐怖主义追根究底乃是弱者反抗强者的绝望的选择,是缺乏公平竞争或极度不公不义机制的产物;欲消灭恐怖主义,必先纠正国家民族之间交往中存在的不公不义制度;因此,作为恐怖主义受害者的强国,应当检讨反省自已的外交政策,及时纠正改善对外交往中依势欺凌弱小民族的罪错。以理才能服人,依强力永远无法让人心服口服。只要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存在,单纯依强制力永远不可能终结恐怖主义。如果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人与人之间的角逐皆有机会公平竞争,且人人遵守公平竞争的游戏规则,任何违规者皆受到公正公平的处罚,那么决无恐怖主义生存的土壤环境。因此吾以为恐怖主义并非所谓一神教的产物,尽管表面上似乎与之有关。   

   共产党专制国家奉行阶级出身决定论,皆是极左极权主义国家,它们皆是打着为人民大众谋利的旗号,依靠暴力谎言加国家恐怖手段夺取和维持政权;纳粹法西斯国家则是极右极权国家,纳粹德国奉行种族优越论,认为雅利安种族是世界人种最高贵的种族,Nietzscheism, which later developed into Fascism, and then into Nazism, 因而纳粹德国不但群体屠杀犹太人,而且灭绝吉普人,同性恋,精神病人,老弱病残群体,这些都是典型的极右表现,纳粹德国实质上极重用社会精英,维护上层富人的利益,实行国家资本主义,而非国家社会主义,因此其政府管理效率高,极大促进经济发展,进而国家整体经济军事实力迅速增强;威权(集权)及自由宪政民主国家在政治学领域属于居中的国家,照顾和平衡维护全社会各阶层人民的利益。

   纳粹党名义上是国家社会主义,但实际上是国家资本主义,因为纳粹德国实行财产私有制而非公有制,只是政府高度干预经济;当今中共在很大程度上与纳粹德国如出一辄。至于政教合一宗教领袖专权的国家如伊朗及达赖喇嘛退休前的西藏体制到底属左还是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治,遇到好领袖如达赖喇嘛,社会和谐稳定; 如遇上个心野心家或权力欲极大的领袖则人民大受其害。左与右取决于维护社会上层还是下层利益。一般而言,维护社会上层利益者称做右,反之,维护下层大众平民利益者称做左;平衡社会各阶层利益者即是自由民主国家。

   宗教信仰是全人类的普遍现象。宗教现象分为有神论、不可知论无神论。前者分为一神论(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多神论,泛神论;佛教实际上属无神宗教;不可知论大多相信超自然神灵的存在,仅是认为人类不可能知晓神灵,他们大多是自然科学家;而唯物无神论最大的集团便是极度无知且极度狂妄的马列共产主义信徒。 就宗教信仰的理论性深度而言,一神论显然远比多神论和泛神论更符合自然规律也更具理性。一神论特别是基督教对人类社会科学文明的发展与贡献远比其他宗教大得多,这正是三大一神论全球信徒高达近70%的原因。无神论其实是达尔文进化论问世以后的产物,主要是共产主义世界强制洗脑后人们奉行唯物无神论。马克思主义的核心之一正是唯物无神论,人的物欲化,肉欲化,贪欲化及精神心灵物化皆是马列无神论的必然产物,这也是当代中国大陆人心普遍败坏到极点,道德腐化堕落的根源。因为人本质上是心灵精神的存在,没有精神灵魂的人,实质上是行尸走肉。唯物无神论者由于没有来世观念,因而缺未来的考虑,故他们必然重现世的物质生活,极时行乐不顾子孙后代的利益是必然的。

   虔诚的有神信仰者必定尊重爱护保护自然,反之唯物无神论者必定胆大妄为以致胡作非为,这早已被所有共产党当权的国家无一例外皆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的现实所充分证明。

   2012年10月10日

 楼主| 发表于 4/21/2017 19: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南郭点评:纳粹德国的理论根据主要基于社会达尔文主义和种族主义;其历史根源在于后起的德国帝国在抢占海外殖民地过程中失利,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又惨遭失败而引发的民族不平感;政治上纳粹采纳专制主义由纳粹一党专政,取缔一切自由媒体和任何其他政党;经济上纳粹实行国家高度干预经济的国家资本主义;意识形态上纳粹的反马克思主义仅是用极右的极权反对极左的极权主义而已,事实上希特勒从苏联共产党专制学到了很多东西。纳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两个强大的无神信仰国家,相互最终在内心排斥宗教。纳粹的仇恨是基于种族,共产主义的仇恨则基于阶级;虽然两者的死亡集中营相似,纳粹德国用犹太信徒,吉普赛人,斯拉夫人代替富农和资产阶级;纳粹主义用雅利安高贵血统者取代无产阶级。在阉割精神和知识分子,采用为他自已各种自我服务的技巧,非人道手段对付竞争对手及迫害宗教等方面,希特勒均决不亚于斯大林;在宗教上纳粹采取反基督教的市俗偶像崇拜主义,希特勒的宗教情感是一种Volkisch混杂着种族神密和暴力及返祖,沉迷于雅利安和反犹太信仰[3]。纳粹高官海德里希1943年春对部下说:“我们不应当忘记,从长远看罗马教皇是国家社会主义比丘吉尔或罗斯福更大的敌人 。[4]1935年盖世太宝逮捕了700名新教神父,因为他们布道时谴责纳粹亲异端。纳粹德国占领波兰后,将全波兰1/5的神父关入奥斯维亲集中营和其他集中营后杀害。[5]希特勒青年团队歌为:“没有恶的神父牧师可以阻止我们感受,我们是希特勒的儿童,我们不跟随基督,我们要希特勒。”[6]纳粹德国婚礼出生证皆偏离基督而全部导向希特勒。1937年纳粹颁布一项命令:取消所有课堂上的十字架。形容耶苏是一个胆小的犹太佬。[7]因此那种认为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之说完全不能成立,其不但毫无根据,而且与人类社会的实践完全相反。因为宗教信仰历来是人类社会道德最坚实的基础,而基督教义的主旨与本质乃是爱。
 楼主| 发表于 4/22/2017 13: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徐水良

2017-4-19


本文根据本人今天一些网上评论的汇编修改而成,主要评论被斯大林到中国自由主义者到黄皮肤川粉搞乱的、极其混乱的左右概念。

教师安插间谍对付自己学生,那就是道德败坏,没有师德,做最坏的事情,是用教师地位做坏事,并且指使学生做最坏的事情,让学生道德败坏。而且,这种做法违反人类最基本的道德标准。教师这样做,很有可能是触犯刑律,属于犯罪行为。至少,这样的教师根本不配当教授师,应该开除。

(注:本文主要收集汇编与左右划分相关的评论。上面这个评论,不属于这里汇编的评论主题。但因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仍然收入这个评论,并放在最前面。)

伊斯兰抄袭犹太教和基督教。但更加厉害。基督教经过启蒙运动和民主革命等一次又一次打击。绝大部分基督徒已经不再坚持圣经原教旨主义,但伊斯兰没有经过这些过程,仍然很原教旨主义。现在基督教基要派,福音派,以及许多华人神棍还比较原教旨主义,但也比伊斯兰好很多。

总的说来,现代伊斯兰相当于中世纪基督教,基督教的过去,就是伊斯兰的今天。伊斯兰的未来,也将是基督教的今天。不过,与基督教一样,这也需要有长期的启蒙运动和许多次民主革命来改变。

中世纪基督教遍地火刑架,烧死无数女巫,异端,科学家的时候,基督教发动无数次宗教战争和无数次宗教屠杀的时候,比当代的伊斯兰更加专制。及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迫害屠杀犹太人,仍然主要是遵循狭义基督教新教创始人马丁路德的教诲。

所以,像基督教一样,历史必将迫使伊斯兰改变。

有网友说:“白左白右本来就是中文圈的特有名词,在西方社会是闻所未闻。”

这位网友说得对。川普和川粉,本来就是文化素质低,不懂理论,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一批人。而黄皮肤川粉,对理论同样是一窍不通。他们不断说白左白右,还有不断反对“政治正确”,不断呼喊“打倒政治正确”,都是惊世骇俗的满口胡话。

本人对此已经有许多文章给予批评。这里不再详谈。

请参见本人文章: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再驳汉奸谬论

实际上,准宗教马列教和纳粹教(即国家社会主义),都属于社会主义极左阵营,原教旨一神教属于极右阵营。他们都是坏东西。当代世界在思想、文化和政治方面的任务,就是解决马列教一神教这两个极端,以及它们的衍生问题。马列党棍和原教旨神棍,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黄皮肤川粉对此一窍不通。他们有的,如曾节明等等,吹捧纳粹,支持原教旨基督一神教,反对伊斯兰一神教,不断鼓吹打倒政治正确,以为这就是站到川大救星救世主阵营了。可笑透顶。

毛左、中国自由主义者和川粉的左右概念,都非常混乱。

按左右线性大致划分,我曾经把中国目前的派别,大致分为毛左、邓左、伪右、真右四派。

参见本人文章:谈中国的右派兼谈中国的四大派别
抛弃简单化线性思维的左右线派别线性划分

国际习惯上,一般把共产党归入极左阵营。但中国的毛左和许多人,却非要把同属极左阵营的邓左,说成极右,非常可笑。

有网友说:“我觉得纳粹是极右,他们(马列和纳粹)都是一根藤上的两颗毒瓜。”

我的看法:国家社会主义即纳粹,很多时候,比斯大林社会主义还左。二次世界大战就是希特勒和斯大林两个极左派勾结,入侵和瓜分波兰,西方被迫迎战,而发动起来的。把希特勒说成极右,是斯大林和共产国际企图推卸极左责任而制造的胡话。这个问题我十几二十几年前就曾经一再说明。

黄皮肤川粉们特别可笑。他们把反对和批评川普的一律说成白左、黄左。他们把像我这样一直批评左派自由派,支持共和党,被人们归入右派或极右派的许多人,把坚持批评川普的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凯等等,都说成左派;而一直吹捧左派,加入左派,鼓吹只有社会民主主义才能救中国救世界的川粉曾节明等人,竟然自称右派,荒唐至极。

有网友说:“纳粹和共产主义,伊斯兰极端宗教势力,都是一根藤上结出的几颗毒瓜。”

这话说得很对。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三个一神教的经典和教义,一脉相承。准宗教马列教、纳粹教,则又是继承一神教传统,他们的极权专制,来自一神教政教合一,政信合一的极权专制传统。马列的共产主义,也来自一神教。

当然,左右线性划分还是有一定意义。但牵强附会地赋予左右概念本身没有的复杂含义。把多维的、复杂的派别问题简单化,则完全错误。

川粉,秦晖先生,许多学者和其他许多人,采用这样的办法,把立体的,或者更多维的,复杂的派别问题,牵强附会地说成简单化的左右线性问题,是错误的。

特别可笑的是中国自由主义者和许多学者,包括他们关于自由主义许多专著的胡话,把自由主义说成右派,说成西方思想的主流等等胡话及胡说。

实际上,自由主义在欧洲是中间派或者左右摇摆的投机派,而在美国是左派。美国人把自由主义与左派尤其与比较左得厉害的那些派别划等号,美国教科书一般都是左派自由派,与右派保守派对立。而且,自由主义从来就没有成为西方社会的主流。在欧洲,自由主义的自由党,往往是夹在保守主义保守派政党和左派政党之间的中间派小党。在当代美国,自由主义左派只是民主党的左翼,连在民主党内,他们都从来没有成为过主流,当然更没有成为过在美国掌权的主流。但中国自由主义者却不断撒谎自由主义是西方主流,是右派。本人无数次说明真相,纠正错误。可是,国内自由主义自由派依然重复此种自由主义是右派、是主流的谎言和滥调。

当然,美国的自由主义自由派左派,往往在大学和知识界,占主流地位。这也是胡适等中国大批到美国的留学生,误认为自由主义是西方主流这种误解产生的原因。就像历史上到欧洲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往往把社会主义左派当作西方社会的主流一样。因为左派往往在欧洲大学势力强大。

这一次美国大选,是美国自由主义左派表现最亮丽的一次。美国民主党中最左的自由主义一翼,桑徳斯派,几乎与民主党主流派希拉里派分庭抗礼。而且桑德斯迄今在美国人中间的形象都很好。

再说一遍,美国学校教科书一般都是自由主义左派与保守主义右派对立。自由派,就是自由主义派的简称。美国人几乎把所有左翼包括乔姆斯基这样的马列左棍,都说成自由派。而且,美国人往往把语言学家乔姆斯基等马列左棍,看作自由主义的典型。中国自由主义者的谎言,把自由主义自由派说成右派和主流,与美国实际上的事实,完全相反。

我看到的美国教科书,听到美国老师的许多次讲课,他们说的都是自由主义左派和保守主义右派对立这类内容。

哈耶克这类人,属于新自由主义。是旧自由主义左派名声很差以后,在坚持经济决定论基础上,吸取保守主义右派的东西,包括把马列全盘公有化反一反,反过来鼓吹全盘私有化等等。所以,新自由主义与旧自由主义有所不同。

自由主义无大师。把自由主义产生以前的理论大师洛克说成自由主义祖师爷,说成古典自由主义,是拉大旗作虎皮。实际上,洛克根本不属于自由主义。

有人说:“古典自由主义代表人物,亚当斯密著作《国富论》,第一次清晰的阐述了自由市场的运行机制,“看不见的手”的论述深入人心,是自由市场理论的奠基之作。”

但我的看法,这只是自由主义拉大旗作虎皮而已。自由主义产生以前的大师,包括洛克和亚当斯密等等,与自由主义毫无关系。

而自由、自由市场等等,与自由主义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在西方,主张自由市场和反对国家干预,最强烈的,是自由主义自由派的对立面——保守主义保守派。自由主义自由派在这方面的主张并没有保守主义保守派在这方面的主张强烈,相反,他们往往比较容忍、甚至鼓吹国家干预。在美国,鼓吹大政府和国家干预的,恰恰是自由主义自由派。

自由主义最早产生于1812年的西班牙,西班牙自由党自称自由主义。它的含义,是既不激进,也不保守,在激进和保守之间“自由”飘移。这与中国自由主义者,其中包括胡适,他们那些对自由主义这个概念望文生义的说法和解释,完全不同。

维基百科相关条目引用的都是新自由主义者自己的陈词滥调。尤其中文维基。

说自由主义是右派,仅仅是中国自由主义撒谎。但自由主义陈词滥调,包括伪造历史,假冒古人,拉大旗作虎皮,从西方自由主义就开始了。

有网友要我找证据,说:“谁主张谁举证”。

举证责任是诉讼用词。我们没有打官司,我告诉你常识,你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如果你想搞清楚,你自己去找资料。这里有什么谁主张谁举证?有什么举证责任?

事实上,我已经写过关于自由主义的大量文章。曾经列举许多根据。包括下面这篇文章: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洛克和亚当斯密都是自由主义之前的英国理论大师。硬要把自由主义产生以前的洛克,亚当斯密等等许多理论大师说成自由主义者,完全是自由主义者盗用古人名义,拉大旗作虎皮,强奸古人。就像中国的道教,非要假托道家,拉道家做祖师爷一样。事实上,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我曾经说,道家是龙,道教是虫。自由主义产生以前的理论大师,与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也是同样。

可惜,现在网上和许多书本中,到处是自由主义者的这类谎言。

自由主义在其诞生地欧洲,是中间派。欧洲自由主义的典型,就是自由党。自由党在欧洲,一般是中间派。但在美国,因为马列,共产党,社会党,社会民主党等左派力量弱小,自由主义变成左派。美国人把与保守主义右派相对的左派,统统称作自由主义自由派。美国人习惯上把国内人数不多的社会党,社民党,甚至马列主义极左派,都归到自由派里面。美国的自由主义自由派,习惯上属于民主党的左翼,但迄今为止,没有占据过民主党的主流地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2/2017 02:56 , Processed in 0.03549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