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95|回复: 0

潘妙飞诉上海锦港房地产公司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判决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3/2017 20: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沪二中民二(民)初字第16号


  原告潘妙飞。
  委托代理人陈志坚,上海市白玉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林钧,上海市白玉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齐大鹏。
  委托代理人朱晓剑,上海市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傅军,上海市中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上海亿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黄静俊。
  第三人黄静俊。
  第三人刘岩松。
  上列三第三人之共同委托代理人张雯。
  上列三第三人之共同委托代理人罗兴,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潘妙飞诉被告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锦港公司”)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中,根据被告申请,依法追加上海亿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并依职权对亿丰公司名下的商铺进行了查封。2013年10月29日,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原告潘妙飞之委托代理人陈志坚,被告锦港公司之委托代理人朱晓剑、傅军,第三人亿丰公司、第三人黄静俊、第三人刘岩松之共同委托代理人张雯、罗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潘妙飞诉称,2010年9月25日,其与锦港公司签订《认购协议书》(以下简称“9.25协议书”),约定潘妙飞认购锦港公司开发的系争上海市闸北区中海万锦城一期191街坊商铺(永兴路XXX-XXX号,长兴路XXX号、XXX号、XXX-XXX号、XXX-XXX号,预测建筑面积3,593平方米);订购价格为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5,000万元;签约及付款方式为签订该协议书后5日内支付房价款15,000万元。双方特别约定,潘妙飞应在2011年1月30日前与锦港公司签订正式《上海市商品房预/出售合同》,但若潘妙飞在2011年1月30日前放弃购买所订楼宇的,锦港公司在10日内无条件退还潘妙飞全部已付房价款,本协议自动终止。签订协议书后,潘妙飞于2010年9月26、27日分别向锦港公司预付购房款10,000万元及5,000万元。后锦港公司未按约与潘妙飞签订正式《上海市商品房预/出售合同》,且将系争商铺过户至亿丰公司名下。为此潘妙飞多次与锦港公司沟通,但锦港公司拒绝返还款项。2010年7月,潘妙飞的律师与锦港公司财务总监、律师以及锦港公司控股母公司(中国海外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律事务部总经理进行磋商,锦港公司提供一份《受托付款备忘录》,内容为亿丰公司委托潘妙飞在内的9人向锦港公司支付购房款共计2.9亿余元,其中潘妙飞受托付款15,000万元,并有潘妙飞签字,锦港公司认为其依据该备忘录将系争商铺过户至亿丰公司名下。但潘妙飞从未签署过该备忘录,经核对备忘录上潘妙飞的签字系伪造,且备忘录中签名的其余几人均表示未在备忘录上签字。
  潘妙飞认为,9.25协议书真实有效,潘妙飞已按约预付购房款,锦港公司的上述行为已构成违约,且系争商铺已被抵押而无法再过户至潘妙飞名下,锦港公司应承担违约责任;《受托付款备忘录》中潘妙飞的签字系伪造,潘妙飞从未受托为亿丰公司支付购房款,锦港公司拒不退还购房款不符合事实及法律。请求判令:1、锦港公司返还潘妙飞购房款15,000万元;2、锦港公司赔偿潘妙飞利息损失(以15,000万元为本金,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同档贷款利率,自2011年2月10日起计算至锦港公司全部实际清偿之日止,暂计至2012年7月7日为13,012,950元)。
  被告锦港公司辩称,其与潘妙飞从未签订过9.25协议书,双方不存在房屋买卖关系,至于其收到潘妙飞的15,000万元款项,系潘妙飞出借给黄静俊的款项,并按黄静俊的指示直接汇至锦港公司,并非潘妙飞的购房款。请求法院驳回潘妙飞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共同述称,15,000万元系黄静俊向潘妙飞借款用于亿丰公司购买系争商铺,此后黄静俊陆续还款,至今已偿还了6,000余万元款项,黄静俊愿意继续向潘妙飞还款。请求法院驳回潘妙飞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
  2010年6月29日,亿丰公司与锦港公司签订《认购协议书》,约定亿丰公司向锦港公司订购中海万锦城191街坊27丘、28丘全部地上商铺,预测总建筑面积15,653平方米,平均单价为45,000元/平方米,暂定总价为704,385,000元。协议书并对其他事项作了约定。
  2010年9月26日,潘妙飞向锦港公司以汇款方式支付10,000万元。同年9月27日,潘妙飞向锦港公司以汇款方式支付5,000万元。两份境内汇款申请书中载明,汇出行为中国银行温州市瓯海支行,汇入行为中国银行上海市卢湾支行,汇款用途为借款,汇款人签章栏中有杨美凡的签字。
  2012年12月,锦港公司与亿丰公司签订数份《上海市商品房出售合同》,将系争商铺出售给亿丰公司,总建筑面积为3,633.12平方米,总房款为114,201,764元。2011年1月,锦港公司陆续将系争商铺产权过户至亿丰公司名下。亿丰公司取得产权后,先后为案外人设定了抵押权。系争商铺也因另案先后被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等查封。
  2010年9月至2012年4月,从黄静俊的银行账户中陆续转出5,671.5万元,其中4,321.5万元转入潘妙飞的银行账户,另有1,350万元转入杨美凡的银行账户。相关的银行流水单中,部分款项显示为往来款,部分款项显示为还款。
  上述事实,由6.29协议书、境内汇款申请书、杨美凡身份信息、《上海市商品房出售合同》、说明、上海市房地产登记簿、银行流水单及当事人陈述等予以证实。
  审理中,潘妙飞提供9.25协议书及中海万锦城一期商铺价目表。9.25协议书载明:甲方为锦港公司,乙方为潘妙飞;订购楼宇为上海市闸北区中海万锦城一期191街坊商铺;幢号为中海万锦城一期191街坊商铺永兴路XXX-XXX号,长兴路XXX号、XXX号、XXX-XXX号、XXX-XXX号,预测建筑面积3,593平方米;价格为总价15,000万元;签约及付款方式为签订本协议书后5日内支付房价款15,000万元;特别约定为潘妙飞应在2011年1月30日前与锦港公司签订正式《上海市商品房预/出售合同》,但若潘妙飞在2011年1月30日前放弃购买所订楼宇的,则锦港公司在10日内无条件退还潘妙飞全部已付房价款,本协议自动终止。该协议甲方签署栏有字样为“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及“郝建民印”的印文(注:郝建民系当时锦港公司法定代表人);乙方签署栏有潘妙飞的签字;协议右上角有黄静俊的签字。商铺价目表则标明了商铺的门牌号、楼层、面积、单价、总价等内容。经对比,商铺价目表中的门牌号及面积与本院查封亿丰公司名下的商铺门牌号及面积略有差异,潘妙飞表示,商铺价目表中的商铺幢号与锦港公司出售给亿丰公司的房屋幢号一致,也与法院查封亿丰公司名下的房屋幢号一致,其中误差估计是预测与实测差异所致。
  锦港公司对9.25协议书中“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及“郝建民印”印文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并申请本院委托鉴定机构对上述印文进行鉴定。根据锦港公司申请,本院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对9.25协议书中“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及“郝建民印”的印文进行司法鉴定。2013年8月1日,该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一)检材《认购协议书》上需检的“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与样本1至样本4“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二)检材《认购协议书》上需检的“郝建民印”名章印文与样本2、样本4至样本6“郝建民印”名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三)检材《认购协议书》上需检的“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与样本7至样本13“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租售合同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且系利用样本印文印章经遮掩部分内容后变造盖印形成。
  经质证,潘妙飞对第(一)、(三)两项鉴定意见予以认可,对第(二)项鉴定意见认为鉴定时所依据的对照样本不全面,要求扩大样本范围进行补充鉴定。锦港公司对第(一)、(二)两项鉴定意见无异议,对第(三)项鉴定意见认为无法确认。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对第(一)、(二)两项鉴定意见无异议,对第(三)项鉴定意见认为两枚印章的比对条件并不充分,结论有推测之嫌。
  关于潘妙飞与锦港公司是否存在系争商铺的认购法律关系。潘妙飞陈述,2010年9月,黄静俊为购买系争商铺经人介绍找到其要求借款,因黄静俊无法出具担保,故其不同意借款,黄静俊遂提出由潘妙飞出面购买系争商铺后再加价转给黄静俊,并承诺预先支付每月购房款的2.5%(375万元)作为回报。2010年9月25日,其与锦港公司在售楼处签订了9.25协议书,锦港公司的员工(具体名字不清楚)加盖了锦港公司的公章及郝建民印章,黄静俊也在协议书上签字担保。9月26、27日,其支付了15,000万元购房款,汇款申请书中的杨美凡系温州市瓯海联建开发公司(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潘妙飞)的出纳,至于汇款用途载明借款系杨美凡误写。此后,其与黄静俊一直协商加价转让事宜,直至2011年1月30日,其未要求与锦港公司签订合同。后其发现锦港公司将9.25协议书项下的商铺过户至亿丰公司名下,为此,多次与锦港公司联系要求其返还购房款,但锦港公司拒绝返还。
  锦港公司陈述,其从未与潘妙飞签订过9.25协议书。2010年6月29日,黄静俊控制的亿丰公司与锦港公司签订中海万锦城一期全部商铺的《认购协议书》,后黄静俊委托多名个人及企业向锦港公司付款7亿余元,目前商铺合同及付款已履行完毕,付款过程中黄静俊向锦港公司提供了相关付款人的《受托付款备忘录》(包含潘妙飞支付的15,000万元),以明确该7亿余元用于支付商铺价款。黄静俊支付的款项大部分系融资借款,其中向潘妙飞借款15,000万元并于2010年9月25日签订借款协议。截至目前,黄静俊已向潘妙飞还款6,421.5万余元。2011年底至2012年初,由于黄静俊资金链断裂,银行融资受阻,无法偿还借款,一直被潘妙飞催讨。2012年8月,潘妙飞向锦港公司要求返还15,000万元,并声称与锦港公司签订了认购协议。
  黄静俊陈述,其主要投资房产买卖,2010年6月29日,其通过控制的亿丰公司与锦港公司签订中海万锦城一期商铺的认购协议。为履行上述协议,其及妻子刘岩松与潘妙飞签订了15,000万元的借款协议进行项目融资,并指示潘妙飞向锦港公司汇款15,000万元,截至目前已向潘妙飞还款约6,000多万元。2011年底至2012年初,由于资金链断裂,银行融资受阻,一段时间内无法偿还借款,为此潘妙飞多次催讨,并于2012年4月强行要回了《借款协议书》的原件。9.25协议书中黄静俊的签名真实,但对于协议书的真实性无法确认,该协议书系潘妙飞交给黄静俊要求其签名用作借款担保,当时协议书上已有潘妙飞的签名及锦港公司的印章。亿丰公司办理系争商铺的产证时,其曾询问潘妙飞要还款还是要商铺,潘妙飞明确表示不要商铺,只要款项。
  关于锦港公司租售合同章以及系争商铺的相关情况,本院依职权向案外人钱威威进行了调查。钱威威陈述,其于2008年至2012年任锦港公司商务部副经理,负责商铺和办公楼租售工作。锦港公司的租售合同章有两枚,一枚放在售楼处使用,另一枚原放在办公室备用。2010年6月,由于销售量增加,其便将备用的租售合同章带到售楼处使用,两枚租售合同章均放在售楼处的抽屉中,销售人员都可以在对外签约时使用,公司高层对此不具体管理,也不知情。2012年2月其离开售楼处时,未将备用的租售合同章带回公司,此后该章的使用情况其就不知道了。关于系争商铺,2010年6月,黄静俊打包购买了包括系争商铺在内的1万多平方米商铺,付款来自四面八方,其中潘妙飞支付的金额较大,当其询问黄静俊时,黄静俊表示是借款并给其阅看了《借款协议书》;其不认识潘妙飞,锦港公司与潘妙飞就系争商铺未签订过9.25协议书或其他协议。至于其因另案在公安机关曾陈述“……其中潘妙飞和孙宏建称是自己购买的,并各自签订了认购协议书……”是指其离职后,潘妙飞持9.25协议书找到锦港公司,称自己购买商铺并签订了认购协议书。经质证,潘妙飞认为己方是购买系争商铺,钱威威陈述的内容存有矛盾,即使陈述属实,锦港公司也应承担印章保管不当的责任。锦港公司对钱威威陈述的真实性无异议,表示公司销售部曾刻制两枚租售合同章,一枚在售楼处使用,一枚备用章长期存放在公司总部,并不公开使用,因此公司领导层并不知道有两枚章,后公司因另案中相关印章的鉴定情况向钱威威进行了解,其回忆说明了上述情况,并告知该备用章他曾带至售楼处使用在几份商铺买卖合同上,后来就放在售楼处办公室抽屉里,他在职和离职时都未交接给其他人,也不知现在在何处。锦港公司于2013年6月18日以印章遗失可能被非法使用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对钱威威陈述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己方无关。
  审理中,潘妙飞提供手写摘抄的《受托付款备忘录》一页,内容为:签署日期:2010年12月22日;签署地点:中海万锦城售楼处;签署人:委托人:上海亿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盖章、签字);受托人:黄静俊、孙宏建、林献翔、陈耘华、管安定、郭明杰、潘妙飞、李根福、陈瑛(签字);2010年12月,购买中海万锦城首期款298,643,872元;2010年9月27日,潘通过招商银行上海四平支行向锦港公司汇款1,000万元;2010年9月28日,潘通过招商银行上海四平支行向锦港公司汇款500万元;受托人共同承诺,本次受托付款可能导致的利益纠纷或相关司法诉讼均由请托人和受托人自行解决,与锦港公司无关,若给锦港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则由请托人全责全额赔偿。潘妙飞另提供复印件一页,在委托人盖公章以及委托人之法定代表人签署栏上有字样为“上海亿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印文,在(潘妙飞)一栏中有“潘妙飞”的签字。潘妙飞表示,其通过律师与锦港公司交涉返还购房款时,锦港公司出示《受托付款备忘录》,但潘妙飞从未在备忘录上签过字,备忘录上潘妙飞的签名系伪造,当时律师要求复印,锦港公司表示只能摘抄,故而摘抄了与潘妙飞相关的部分内容,其中的1,000万元和500万元系笔误,应为10,000万元及5,000万元。锦港公司表示,当时确实要求黄静俊出具备忘录,证明相关借款人汇入锦港公司的款项均为黄静俊及其控制的亿丰公司支付锦港公司的商铺款,该备忘录与本案无关。为此,锦港公司提供一份《受托付款备忘录》复印件,其中涉及潘妙飞的内容与潘妙飞提供的摘抄件大致相同,该复印件载明潘妙飞向锦港公司的汇款情况为2010年9月27日汇款10,000万元,2010年9月28日为5,000万元。潘妙飞表示,因时间过久,无法确认该复印件与当时看见的原件内容一致,但可确认该复印件与摘抄件内容一致的部分。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认为,黄静俊确实在备忘录上签过字,亿丰公司亦盖过章。该份备忘录系应公司要求做账使用,只有一份,其他情况不清楚。
  审理中,锦港公司提供《借款协议书》复印件一份,主要内容为,黄静俊、刘岩松(乙方)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亿丰公司和温州市商会大厦有限公司与锦港公司签订关于中海万锦城订购合同,乙方因支付购房款事宜需要资金,故与潘妙飞(甲方)达成如下协议:甲方同意借款乙方15,0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三个月,借款利息为月息2.5%。为保证还款,乙方承诺如下,本协议签章后三天内,由乙方促使锦港公司与甲方签订关于中海万锦城购房协议书,房屋标的由双方确定后附本协议书,总价款为15,000万元;在甲方与锦港公司签订关于中海万锦城购房协议书时,乙方必须解除与锦港公司签订关于中海万锦城同一标的房屋的订购合同;甲方与锦港公司签订关于中海万锦城购房协议书,仅仅是乙方作为保证还款的措施,其权利与义务由乙方承受者;在乙方不能按时还款时,甲方有权选择合同的所有权人继续履行与锦港公司关于中海万锦城购房协议书或者选择向乙方主张借款本息;在乙方不能按时还款时,甲方如果选择继续履行与锦港公司关于中海万锦城购房协议书的,则有权转让标的房产和购房协议书的权利义务,转让标的房产或购房协议书的权利义务不能清偿借款本息的,乙方应当予以补足;在本协议书约定的借款期限内,乙方及时偿还借款本息的,甲方应当同时解除与锦港公司签订的关于中海万锦城购房协议书,其因解除协议书的法律责任也由乙方负责;甲方借款直接支付锦港公司账上,该公司收到甲方的购房款,视为乙方收到借款,甲方凭本协议书和购房款汇款凭据,作为借款依据;本协议书经甲乙双方签章后与甲方和锦港公司签订的购房协议同时生效。该份协议书还记载了其他事项。协议载明时间为2010年9月25日。潘妙飞认为,《借款协议书》,缺乏原件佐证,其并未签过该协议,其与黄静俊存在其他经济往来,但与本案无关。锦港公司认为,《借款协议书》原件被潘妙飞取走,故其只能提供复印件。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认为,借款协议书真实,证明了潘妙飞与黄静俊、刘岩松之间的借款关系,至于其中约定黄静俊3日内促使潘妙飞与锦港公司签订认购协议书,只是作为借款的一种担保,后潘妙飞持9.25协议书要求黄静俊在上面签字见证,黄静俊以为潘妙飞与锦港公司已对接,故其无需再促使双方签订认购协议书。
  审理中,关于2010年9月至2012年4月黄静俊与潘妙飞、杨美凡之间钱款往来的问题,锦港公司、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表示,上述款项系黄静俊依据《借款协议书》向潘妙飞归还的部分本金和利息,之后由于黄静俊的资金链发生断裂,未能继续偿还借款。潘妙飞认为,上述款项系黄静俊未从潘妙飞处加价受让系争商铺而支付潘妙飞的补偿款,潘妙飞与黄静俊之间的经济往来很多,款项相互混合,故补偿款的金额、期限等均无法明确。
  审理中,锦港公司提供经上海市静安区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公证的潘妙飞与黄静俊之间的短信记录,证明黄静俊与潘妙飞存在借款关系,在2011年9月至2012年4月双方的短信往来中,潘妙飞仍在催讨借款。经质证,潘妙飞认可短信记录中相关的手机号码系其使用,并表示其与黄静俊存在经济关系,故有短信往来,但具体内容无法记清,公证书仅对操作过程进行公证,无法证明短信的真实性,即使真实,也与本案无关。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对短信记录无异议。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9.25协议书是否成立;二、潘妙飞汇入锦港公司的15,000万元是否系其购买系争商铺的款项;三、潘妙飞与黄静俊、刘岩松之间是否存在借款关系。对于上述争议焦点,本院结合查明的事实、当事人的陈述及相关证据分别认定如下: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合同上盖章的意义在于证明该合同内容是印章记载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加盖真实印章的合同,其权利义务由该当事人承受。分析9.25协议书,首先,根据鉴定意见,检材“郝建民印”名章印文与样本“郝建民印”名章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检材“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与样本“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与样本“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租售合同章”印文是同一枚印章盖印形成,且系利用样本印文印章经遮掩部分内容后变造盖印形成,上述鉴定意见应具有证明力。潘妙飞虽对“郝建民印”样本提取存有异议并申请扩大样本范围进行补充鉴定,但鉴定过程中,潘妙飞未能提供样本,且对锦港公司提供的样本不予认可,在此情形下,本院已明确告知其样本由鉴定单位根据鉴定要求至相关部门调取,对此潘妙飞表示无异议,现样本“郝建民印”名章印文系来源于锦港公司的工商年检材料及其在开户银行预留的银行签章式样,真实性应予确认,故对潘妙飞补充鉴定的主张不予采纳。锦港公司、亿丰公司、黄静俊、刘岩松虽对变造盖印一节存有异议,但未提供有效证据否定鉴定意见,对其异议亦不予采纳。
  鉴于9.25协议书中加盖的系不真实的郝建民印章以及由锦港公司租售合同章变造形成的公章,该协议并不当然代表锦港公司的真实意思。至于锦港公司是否应就9.25协议书中出现的变造情形承担责任,需根据相关事实综合判定。本案中,潘妙飞虽称9.25协议书上的锦港公司公章及郝建民印章由锦港公司工作人员在售楼处加盖,但无法明确上述工作人员的具体身份信息,且从其提供的证据分析,既不能证明该变造印章系锦港公司自身加盖或授意他人加盖,也不能证明锦港公司明知他人使用该变造印章而不作否认表示。因此,9.25协议书中不真实的“郝建民印”印文及“上海锦港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印文均无法认定或者依法推定为锦港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书不成立,锦港公司不应承担协议书项下的责任。
  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首先,潘妙飞虽然于2010年9月26日、27日通过银行汇款方式向锦港公司支付15,000万元,但境内汇款申请书显示汇款用途为借款,对此潘妙飞称系误写,该解释缺乏合理性。其次,如果潘妙飞与锦港公司存在商铺认购法律关系,其作为购房人,在9.25协议书形成后的一、二日内(此时距协议书载明的签订正式买卖合同的最后期限尚有4个多月的时间)便全额支付了数额巨大的全额房款,且付款后未要求锦港公司出具正式发票或收据;2011年1月30日的最后签约期届满后,潘妙飞又未及时与锦港公司交涉15,000万款项的返还事宜,上述情形均与常理不符。再次,潘妙飞提供的《受托付款备忘录》摘抄件及锦港公司提供的《受托付款备忘录》复印件均非原件,且与9.25协议书的形成缺乏直接关联,潘妙飞以此印证9.25协议书的真实性,理由亦难以成立。结合对争议焦点一的前述分析,上述款项不应认定为潘妙飞向锦港公司购买系争商铺的款项。
  关于第三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虽然锦港公司在审理中提供的《借款协议书》系复印件,不能直接证明黄静俊、刘岩松与潘妙飞存在借款关系,但锦港公司提供的其他证据,已能形成较为完整的证据链证明锦港公司的主张。首先,潘妙飞汇入锦港公司的15,000万元载明用途为借款,间接印证了《借款协议书》复印件中表述的潘妙飞借款直接支付锦港公司账上,该公司收到潘妙飞的款项,视为黄静俊、刘岩松收到借款等内容。其次,银行流水单显示,2010年9月至2012年4月,5,671.5万元款项从黄静俊银行账户中陆续转出,转入潘妙飞、杨美凡银行账户,上述时间段与自《借款协议书》复印件载明的时间至潘妙飞开始向锦港公司发送函件进行交涉的时间段大致吻合,其中部分款项显示为还款亦间接印证了双方存在借款关系;潘妙飞虽然解释上述款项系黄静俊因未加价购房而给予潘妙飞的补偿款,但潘妙飞对于黄静俊从其处加价购房的事实仅有本人陈述,缺乏有效证据佐证,其亦不能明确补偿金额、期限等内容,故潘妙飞的上述解释缺乏合理性。据此,应认定潘妙飞与黄静俊、刘岩松存在借款关系,涉案的15,000万元系潘妙飞出借给黄静俊、刘岩松的款项,因上述借款关系与本案分属不同法律关系,当事人可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潘妙飞依据9.25协议书要求锦港公司返还购房款15,000元并支付利息,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对潘妙飞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六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三条、第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对原告潘妙飞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856,864.75元,鉴定费人民币120,000元,由原告潘妙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韩 峰
代理审判员  张晓频
人民陪审员  杨长林


二○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何 倩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三十二条 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第五条 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
  第六十六条 审判人员对案件的全部证据,应当从各证据与案件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判断。
  第七十一条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的,可以认定其证明力。
  第七十三条 双方当事人对同一事实分别举出相反的证据,但都没有足够的依据否定对方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结合案件情况,判断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是否明显大于另一方提供证据的证明力,并对证明力较大的证据予以确认。
  因证据的证明力无法判断导致争议事实难以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则作出裁判。
  第七十六条 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但对方当事人认可的除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19 18:53 , Processed in 0.088705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