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89|回复: 0

对格丘山先生《独评上的二老》一文的回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2/2017 12:5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6/2/2017 13:00 编辑

对格丘山先生《独评上的二老》一文的回应
——陈徐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铁证如山:徐水良是破坏中国民主革命的苦肉计特务!

陈泱潮
2017-05-31

1、事实给人的终极印象:【善恶两造,佛魔对立】

      678.格丘山先生是一位无党无派的真正独立的知识分子。最近看到他在《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一文中评说陈泱潮“是一个谦谦君子,我相信这样的个性在当今民运中可能是独一无二的”时,深感鞭策。同时也感到长期以来我和徐水良的对立和争斗,或许已经给读者潜意识中留下了【善恶两造,佛魔对立】的终极印象。

2、徐水良空喊暴力革命,专干抓“特务”勾当,破坏民主革命

      679.因为我和徐水良最大的对立和争斗,是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对立和争斗。我坚持有神论上帝信仰,他坚持无神论反对上帝信仰。其次才是政治上的对立和争斗。我坚持在当今历史条件和建立民主宪政目标,决定了民主革命最佳策略应当努力争取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他狂喊暴力革命却没有行动,而专干抓特务勾当。

3、《特权论》作者、王炳章、刘晓波等等,都被徐水良长期诬为“特务”

      680.我作为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钦定的民主墙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王炳章刘晓波亦被中共视为继民主墙之後最危险的反共领袖。可是徐水良长期把我等统统打成“特务”,死缠烂打疯狂造谣诬蔑攻击不遗余力。他的判决书充分暴露了证明了他是中共专门安排来对付《特权论》作者的苦肉计实施者!

4、徐水良是实施苦肉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的恶棍

      681.读者只要认真看看《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http://blog.boxun.com/hero/201608/chenyc/7_1.shtml  ··· 就可以清楚看到当年老谋深算的中共公安苦肉计设计者的险恶用心!徐水良正是作为苦肉计实施者被中共特别派遣和安排到美国来破坏民主革命的打手。真相终会大白。

附:

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徐水良量刑的诡异,充分反映了苦肉计设计者的险恶用心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3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继续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就他极其诡异的量刑,进一步提出以下质疑。
   
      1、诚如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示,这次认定徐水良有罪被判刑的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1.根据这一事实,徐水良是受人之托,被人指挥,实属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的从犯,而不是主犯、首犯;
   
       1.2.由于徐水良并没有参加什么组织活动,案情十分简单明了;
   
     2.对徐水良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都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979年)第102条第二项,作为对徐水良定罪量刑的准绳。
   
        2.1.而当时适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1979年)是这样明文规定的:
   
       “第一百零二条 以反革命为目的,进行下列行为之一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其他罪恶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煽动群众抗拒、破坏国家法律、法令实施的;
    (二)以反革命标语、传单或者其他方法宣传煽动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的和社会主义制度的。”
   
       2.2.根据徐水良仅只是受北京徐文立之托、只唯一主编过一期《学习通讯》的事实,按照当时适用刑法第102条之规定,只能认定徐水良这受托之人,不过是协从分子,是从犯。编辑出版《学习通讯》的主犯和首要分子,当属北京委托徐水良轮流编辑《学习通讯》的徐文立。
   
       2.3.因此,按照当时适用刑法第102条之量刑准绳,最多只能处以徐水良5年以下有期徒刑。例如孙维邦(孙丰)只判了1年,牟传珩也只判了1年零1个月。
   
       2.4.但是,当局却以单项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徐水良有期徒刑10年,并根据刑法第52条之规定,判处附加刑5年!
   
      于是,问题来了:
   
      质疑1:比照创办过《海浪花》民刊,并且涉足参与【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筹备组负责人之一的孙维邦(孙丰),在1981年打击和取缔“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的全国统一大逮捕中,仅只获刑1年;比照创办了综合性《民主志友论坛》民刊和学术性《理论旗》民刊这样两份所谓“非法刊物”+ 组织了“民主志友学社”这样的所谓“非法组织”,也同样涉足【中华公权大同盟】华北筹备组负责人之一的牟传珩,在1981年打击和取缔“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的全国统一大逮捕中,也仅只获刑1年零1个月,受人之托、仅只主编(事实上没有任何其他参与者)过一期《学习通讯》的徐水良,为什么会不按照刑法第102条的规定,被判处比孙维邦和牟传珩高出10倍的徒刑?这到底为什么?
   
      质疑2:要说徐水良是因为已经坐过一次牢,算重犯,因此就会重判的话,那么《特权论》作者陈尔晋也是二进宫!而且徐水良与陈尔晋相比之下,发现问题更大、更严重、更阴险:因为陈尔晋并非单一罪案,而是数罪并罚,被认定犯了“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陈尔晋“组织反革命集团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合并有期徒刑12年,实际执行有期徒刑10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5年。而且,还必须指出的是:陈尔晋是被指控成“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


      而且,还必须进一步明确指出:陈尔晋之所以会被定性成“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除了“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外,还因为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一、民主墙运动首次发起组建全国性反对党【中华公权大同盟】;二、策划和发起成立【中华全国民刊协会】;三、发起成立【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旗帜鲜明反对中共中央1981年第9号文件,都与陈尔晋有着非常密切非常直接的发端性关系、、、、、、

      那么,为什么被指称是“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和“二线头头”的陈尔晋却只被判处了10年徒刑,比“一线头头”何求和徐文立的刑期还低?而受别人指使仅只编过一期《学习通讯》,仅只犯了单项一宗“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的徐水良,却被判了和陈尔晋一样的有期徒刑10年,附加刑5年?

      结论:中共特工部门老谋深算,考虑到10年出狱後陈尔晋和这一批全国统一大逮捕的民主墙运动领袖和骨干还正当壮年,因此,非常阴险地设计了苦肉计,拟定出了10年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的预案!一方面,故意矮化邓小平认定是“能量极大”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民主墙运动登峰造极的三件大事肇始者、《特权论》作者陈尔晋;另一方面,正是出于这个非常老谋深算的预案,1982年才会故意物色品质极坏的徐水良来【实施苦肉计】,使之作为【战略特务】专门对付“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特权论》作者陈尔晋,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才会故意抬高【战略特务】徐水良的地位,使其刑期与陈尔晋一样!

      ——这就是徐水良长期以种种方式特别“关怀”陈尔晋(陈泱潮)、又突然翻脸长期恶毒造谣诬蔑攻击诽谤陈尔晋(陈泱潮)的原因所在!
   
      走笔至此,笔者眼前又浮现出了1981年4月4日晚8时许,笔者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前两分钟,和南京-江苏公安负责人在三丈开外灯光下,四目相对瞬间同时认准对方的那一幕!那是一双怎样精于布线设伏的眼睛!撇开厉害关系不说,这样的深谋远虑老谋深算,不能不令人印象深刻!
   
     【待续】
   
    (2016/08/04 发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4/2017 11:28 , Processed in 0.04145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