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252|回复: 4

[群策中国] 六问曾节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9/2017 08:3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6/11/2017 08:29 编辑

六问曾节明

陈泱潮

2017-06-09

曾节明先生:

    N次奉读赐教。

        中国古训有言:凡事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

        想不到你继续严重误解我,更想不到你竟然继续以诬蔑不实侮辱之词,强加于我。

1、敬请阁下指明:我什么时候、在哪一地点、哪一篇文章中,“自己自命是毛岸龙”?

        若毫无证据、不能指证,阁下就是民运人士中以诬蔑不实之词,欺师灭祖、无道、无德、无情、无义的典型之一!

        关于犹太人问题。由于你一向有严重的种族倾向,特别对满族怀有莫名其妙的深仇大恨情绪。所以,在你一再说把我当作你F亲看待的情况下,我确实与你说过:中华民族是混合民族,而非单一纯种血统。中华民族血液中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所以中国人之间万不可怀种族歧见。例如,我家族是在清初做跨省贸易碗花(瓷器表面釉矿)生意,从江西吉安安福,搬迁到云南省宣威的。数百年来书商传家,以商业为生,全无农耕民族谋生习惯。我父祖及我都是少年白发,家族中亦不乏犹太人体貌特征返祖现象。我受圣经启迪圣灵感动,深信具有犹太人血统基因,日后基因科学发展,或可得到证明——这是我在把你作为好朋友、相信你认我为F是出于真心、真诚把你当作自己的孩子,讲的私房话。确有其事,我承认。

        但是,

2、再请问阁下:中华民族是不是混合民族?中国是不是多民族大国?民族问题是不是今日及今後中国之大问题?今日中国从政之人,能不能抱有种族歧见?你自己有没有严重的种族歧见?我对你开导的这些话,是爱护你,为你好,还是害你?

3、又再请问阁下:朋友间能不能薄情寡义,说翻脸就翻脸,一再翻脸?中国文化传统讲究:【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你作为一位文笔滔滔的文化人,能不能如此无道、无德、无情、无义,把好朋友、情同F子之间的私房话,动不动翻出来攻击鞑伐卖友求荣,令亲者痛仇者快?你这样搞今後谁还会信任你帮你?做人能这样做吗?

4、四请问阁下:你按照彭明枭雄黑道路线,能够打倒推翻当下之中共,建立民主国家、民主制度吗?


        我一再告诉你:今日末世的民主革命,不是昔日的改朝换代,而是要建立包容万有共存共融全赢的新社会新国家。目的决定手段,内容决定形式。面对今日现代化军事手段和即时通讯等科学技术装备条件,除非有足够挑战的军事实力,难以通过暴力成功变革现存体制。对现存体制只能智取不可力敌,不能驱民送死,不能搞枭雄黑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暴力屠杀相互杀戮,不可能建立民主国体制度。何况实力极其悬殊,实力根本不可比。暴力革命当下根本发动不起来,遑论成功。历史条件和命运,注定当前中国只能尽可能走民主化和平转型之路。要相信民主化是不可抗拒的世界历史潮流,中国民主化是迟早的事。不要为了自己身家的荣华富贵急于求成。我在形成《特权论》民主革命思想理论体系的时候,就反反复复深入思考过这些问题。所以给自己确定了【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和座右铭。所以,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不是犯贱乞求中共,而是站在历史高度和前列,引导中共,努力促成自上而下的民主化和平转型。这是社会成本最小的胜算,而不是无原则无尊严的乞求。因为我本身在看到有可能获得军事实力举行武装起义的时刻,就曾经毫不犹豫地奋不顾身付诸实践,早在毛泽东厉行国家恐怖主义的文化大革命中,就敢于不顾身家性命冒着被枪毙的危险,撰写出《特权论》深刻批判、剖析和抨击共产专制独裁制度,提出第二次武装革命,大军区起义,宫廷政变,新革命党纲领......决不是干大事而惜身的懦夫!何况

5、五请问阁下:上书建言难道就一点用处都没有吗?难道民主就是要强迫人人都跟着你去空喊打倒推翻的口号吗?难道强迫你的老师、你的老F,非得跟在你屁股後面去发疯,才是正道,才不是乞求民主吗?难道这就是你曾节明的民主风范吗?

        尽管我到中央机关胡耀邦智囊团工作时间不长,就遭逢9号文之变。但是,《特权论》其实已经深刻地影响了中共11届3中全会以来的中国改革开放政策。除了三权分立、两党制......等革命性主张之外,几乎所有属于改良性质的政策主张,事实上都已经为中共四十年来几代领导人所接受所实行,有力地推动了社会进步。作为奉行【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人生信条和座右铭的我,甚感欣慰。不会因为我自己如此凄凉的遭遇,而放弃对国家民族应尽的责任。处江湖之远而心在庙堂之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义所在。某虽不才,不敢稍忘。

6、六请问阁下:我对习近平的错误有没有给予了及时的尖锐的有力的抨击和批判?你为什么看不到甚至抹煞我在这方面如此大量的工作?并且无视这些大量事实和努力,大肆一而再、再而三地诬蔑我,羞辱我,诽谤我是什么“作贱”?难道你只有这样把《特权论》作者彻底打翻在地,糟蹋、侮辱、欺凌、伤害到底,你才能够迎合泛滥于广大民众中的“左派幼稚病”盲动仇共抗共伐共之心,做彭明第二,号令天下,当上中国暴力“革命”改朝换代的掌舵者领导人,登基做“中华联邦共和国”的大总统吗?

         以上六问,言远不尽意,敬请阁下深思!

    当此末世救世救心巨变,真理更是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真理需要坚持!


曾节明已经公开跟在【中共苦肉计战略特务徐水良】後面
毫无道德底线地攻击《特权论》作者!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徐水良 [59817 b] 2017-06-09 17:20:54 [点击: 175] (1384454)


 楼主| 发表于 6/11/2017 06: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6/11/2017 08:30 编辑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徐水良 [59817 b] 2017-06-09 17:20:54 [点击: 175] (1384454)
 楼主| 发表于 6/25/2017 10: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跟帖:  曾节明 :  六月二十一晚异梦   2017-06-24 22:22:25  


作者:  公刘   “给你四个字:伏谒无路” 2017-06-25 03:31:08  [点击:90]

伏谒无路

或者是投靠无门。阁下出国后,以投靠为己任。在泰国投靠林大军投靠郭庆海投靠刘璐投靠张英,到美国后投靠王希哲投靠曾大军投靠徐文立,在网上投靠金王爷投靠余大郎投靠陈泱潮投靠东海一枭,开始都以学生后辈事之,不久对方都成了老狗。其中最惨的是余大郎,你以一封告密信结束了余大郎自由逍遥喝酒骂人的日子。阁下天天骂人家是特务线人,其实你非常向往做一个特务线人,但是投靠无门。

最近看到郭宝胜这样的怂人也因为歌功颂德郭文贵成了网红,心里羡慕的不行,但是郭文贵不是呢么容易接近的,阁下就做了许多功课:

在网上发表文章说:我测得灭中共者属羊,郭文贵属羊,所以灭中共者郭文贵也,舔;(其实这是江泽民在哪座山上听一个和尚或道士说的。)

在网上发表了曾节明思想: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江泽民三个代表、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在网上代表ISIS宣布:每月的恐袭只是“刚刚开始”,表示他有郭文贵欣赏的行动力;(都是刚刚开始)

投靠总要投名状吧,他未经海外中华联邦政府筹备委员会(陈忠和王国兴)的同意宣布中华联邦政府筹备委员会成立中华联邦共和国筹备委员会,捏造了山东山西湖南湖北中华联邦共和国筹备委员会,然后,发表文章说: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把被江泽民迫害的高智晟+支持江泽民的郭文贵,脑子有病)

眼珠骨溜溜乱转的阁下,以为这么一舔一吹一造,就能投靠上郭文贵了,但是至今音信全无,日思夜想,加上丢了送外卖的工作,大概又被他当秘书长的党双开,很沮丧很无助,就做了这个梦。

我不是算命的,算的不好,你费心再骂几句上海瘪三国安流氓,然后请教草虾大侠或刘因全教授,他们都是箇中高手。
 楼主| 发表于 3/12/2018 02: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跟帖: 曾节明 :  呵呵,主張米灭朝鮮的是共特,反對灭朝鮮的倒是真民运,   2018-03-11 21:11:09  

作者: 格丘山1   让人恶心的不是灭朝鮮, 或者保朝鲜 2018-03-11 21:25:08  [点击:41]
让人恶心的是不厌其烦的反复在这里放上:

立此存照:特瘋子必滅朝鮮,

不要说你没有这个本领, 在这个网上胡说八道, 说话像放X 惯了, 不负任何责任.

就是有这样本领的人, 这样大言不惭, 也让人讨厌. 你确实需要到美国社会中去受到道德教育, 否则一身国内那套算命, 白莲教, 吹牛, 骂人的习惯在美国这样下去, 令人耻笑. 你哪里像个文人, 完全是个小流氓。

我确实为陈泱潮 会帮助你这样的人来美国感到遗憾, 你对他的忘恩负义已经让每个有良知的人感到不齿, 当然我对你的厌恶还远非至此, 等我有时间再写续篇,
 楼主| 发表于 3/20/2018 19:2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3/20/2018 19:39 编辑
陈泱潮 发表于 3/12/2018 02:29
所跟帖: 曾节明 :  呵呵,主張米灭朝鮮的是共特,反對灭朝鮮的倒是真民运,   2018-03-11 21:11:09  

作者 ...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陈泱潮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01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

     陈泱潮更多文章请看陈泱潮专栏                     

    (鉴于博讯首页大众观点已经刊登了曾节明对我的N次造谣诬蔑,敬请主持正义,公正处理,也刊出我对曾节明造谣诬蔑我的澄清和答复。谢谢!)

       陈泱潮      

     2017-7-31

        曾节明在今天发表的《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对我N次进行了造谣诬蔑:
  
        “长期以来,陈泱潮先生对魏京生极尽贬斥之能事。习近平上台之初,陈泱潮莫名其妙地在博讯上厚赞习近平,而贬损魏京生,并把习、魏两人的大头像贴上博讯博客,以说明魏京生的面相不行,而习近平是引领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圣人;陈泱潮并指着习近平光鲜的大头像说:拯救中国不靠习近平,难道能靠魏京生这种面相的人么?

        当时连我都看不下去。换了心胸狭窄一点的人,必然对陈泱潮恨之入骨,不共戴天,但老魏事后却象没事一样,不止一次邀请陈泱潮参加会议(尽管多数陈没去),此种大度终令陈泱潮感到惭愧,故今年以来,陈泱潮对魏京生的评价转向比较客观了。”

        故我在曾节明此文後跟贴如下:
  
       此文是不是在故意造谣挑拨离间?

        说什么陈泱潮“把习、魏两人的大头像贴上博讯博客,以说明魏京生的面相不行,而习近平是引领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圣人;陈泱潮并指着习近平光鲜的大头像说:拯救中国不靠习近平,难道能靠魏京生这种面相的人么?”

        ——请此文作者拿出陈泱潮以习近平和魏京生【面相】作比较、作论断的证据来!

        你怎么能够对我这样放肆地造谣诬蔑?

        (访客 > 陈泱潮 • 5小时前

         我可以作证,曾节明此文绝对是造谣栽赃,因为事实非常清楚,习近平上台后对习近平进行大肆吹捧的正是曾节明本人,写了大量的贴吹捧习近平,我看了之后非常气愤。后来曾节明看习近平不行,改变了吹捧的态度,我还表扬过他说他思想有进步,善于转变。)

        再则,我陈泱潮对魏京生的批评是出于什么立场动机?是实事求是?还是造谣、诬蔑、进行人身攻击?

        你凭什么说我因为批评魏京生感到惭愧了?惭愧什么?

        你要搞清楚:我近年来肯定魏京生,是因为魏京生的现实表现值得肯定。不是因为看到他现在有势力了,就要否定对他过去的实事求是的批评,就要去趋炎附势、巴结、投靠!

        你怎么能够如此肆意侮辱我的人格?

        你这样对我,是要遭到天谴的!

        (访客 > �裸蟪� • 5小时前

         从我旁观的角度讲,曾节明的确非常不厚道,你对他提供患难帮助,虽发生分歧,他至少应当对你作到敬而远之,不该口出恶语攻击,这都是共产党匪文化毁灭人心的病啊)

        陈泱潮 > 访客 • 11分钟前:

        问题是曾节明故意充当某种势力的打手,一再造谣诬蔑攻击我!

        就在我跟贴他这篇文章之後,曾节明不仅不纠正其谣言伤人的恶果,还又原封不动将此文发表到其他多个网站!

        网友旁观者清:匪党文化毁灭人心,扭曲、泯灭人性,以至于斯!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附: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陈泱潮2017-06-25日按:

     曾节明先生感谢我的这篇文章,我一直没有收到陈泱潮文集里来。因为我觉得我不过是尽了一点微博的力量,不足挂齿。况且,我当初之所以竭尽全力帮助他和他的一家,因为他多年来一再表示我如同他的父亲,内心深处诚执地愿意帮助他,根本没有希图他的感谢。

     但愿不是出于【中共苦肉计战略特务徐水良】对我突然反目成仇那样的背景,而是在徐文立的挑唆下,或许是出于曾节明先生自己为了得到徐文立的青睐和重用,曾节明先生最近突然对我反目,竟然和徐水良站在一起,对我大张鞑伐。以我给中共决策者呼吁进行民主化和平转型,声讨我“不研究如何倒共,却成天研究如何转型”,是什么“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是“伪类”,是“老奴贱货”、、、、、、云云。
   
    今日在不得不清除【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对我刻毒的造谣诬蔑文章剧毒的时候,想起并重温了曾先生这篇文章,恍如隔世。觉得有收入陈泱潮文集的必要。读者由此可以看到【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是怎样精于在民运队伍内部挑拨离间,怎样毒辣地对《特权论》作者进行政治谋杀的!
   
    以下是曾节明原文:

   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作者: 曾节明
    2011-05-09 12:09:43
   
   blog.https://boxun.collateral-freedom.org/。engjm/2_1.shtml

    duping.net/XHC/。mp;post=1132269

     不到两年半的时间,我一家人能够从濒临流落曼谷街头的惨境中被救到美国,并且喜得贵子,这实在是一个奇迹,一个我做梦都未曾奢望的奇迹;这种戏剧性的人生转折,没有冥冥之中的大力量施加作用,是不可能发生的。原来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太深的感受,但现在我深信:我一家人奇迹般获救的事实,是上帝存在的强有力的见证;上帝通过对我一家人的伸手救护,再次向世人彰显他的大能与慈悲。

     一般情况下,上帝的救恩要通过人的手来施予。在上帝的安排下,这些人于我流亡中给了我珍贵的帮助,我终身感谢他们。

    首先感谢陈泱潮老先生。陈老先生向对自己亲生儿子一样帮助我:2008年秋,在我濒临再次被捕的情况下,他为我审时度势,果断地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向我提供了泰国庇护通道,并且以他自己在泰国申庇的亲身经历,分几次将泰国申庇的经验和常识发给我,还通过SKYPE与我交流,敦促我尽快行动。我一直犹豫不决,陈老先生的帮助,令我坚定了逃离中共国魔窟的决心。

   于是,我乘当局还未收缴我的护照之际,赶在国庆节期间全家经云南出走,十月三日凌晨抵达曼谷。岂料,刚逃离魔窟,又踏入兽域,刚入曼谷,我们就误上了黑的士,被那黑车拉到一个叫“Washington Hotel”的黑店,连车费带住宿加电话费,一个晚上被宰掉两千五百泰铢。打原定联系人的电话数次不通,站在黑店门口,望着十月曼谷亮闪闪的烈日蒸热天,我茫然无措、焦虑已极,唯有向陈老先生电话求救,也顾不得丹麦正值晚上了。

   拨电话之际,我的心悬到了烈日蒸腾的湄南河上空,要是恰逢陈老不在家,我走投无路,全家处境就悬了!万幸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那熟悉的、厚亮的声音!时值丹麦时间凌晨四点多钟,我把陈老吵醒了;但陈老先生不仅没有一丝责怪我的意思,还欣喜于我成功逃离中共虎口;从丹麦四点多钟开始直到丹麦天亮,陈老围着电话筒,一直在为我张罗接应和入住事宜。找人颇为不顺,先找了某女士,但某女士显然因顾虑个人风险得失,拖延再三,最终电话不通。

     等到曼谷时间上午十点多钟,我一家人饥肠辘辘,不得不冒着如火的骄阳,到就近的小街上寻地方吃早点。妻子愁极欲泪、七岁的儿子困倦不堪,他们面对贵得可以、分量却少得可怜的泰国酸甜米粉,难以下咽。   穿过蒸热灼人的空气走回“华盛顿”黑店,那个印度人前台主管用乌尔都英语告诉我:有两个电话找我。是陈老先生打来的;见我在黑店打电话贵,陈老不久又主动打来电话,无奈地告诉我:他正在找一个能量很大的人来帮我,如果这个人再帮不了我,他就没有办法了。

   无边的焦虑中,天下大雨,我的心,悬在了大雨滂沱的湄南河上空。好,在那人终于来电话了!半小时后,一辆的士于大雨当中,穿过内涝的曼谷大小街巷,把我们全家接到他的公司,在安排我们吃了一顿午餐后,他嘱咐他的女儿帮助我们。接下来两天,他的女儿亲自开车,带着我们找房、购物,象观音菩萨一样热心肠。我们终于安顿下来。

     接下来,陈泱潮老先生通过互联网,授予我完全版的他当年申庇经验:如,第一时间去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申庇申请书要点、在等待面谈期间,全力争取媒体、组织和知名人士的证明、如何整理证明材料、如何准备面谈等等,在我妻子的敦促,陈老的指导,我基本上都虚心接受;事后证明,陈老先生的指导,对我顺利获批难民资格起了纲领性的作用。

   其中特别关键的是�撼吕舷壬盟暮门笥压÷墒窗镏遥∠壬陌镏τ谛卤呱系奈遥芷鹆艘蛔ㄍ松降那帕海钗胰揖Ψ晟�

   为了我的安全计,陈老先生把曼谷民运圈的状况、以及他对与之相关的曼谷民运界的各色人物的观察和判断向我全盘托出。事后证明,陈老的观察和判断相当准确,他的提醒让我避开了诸多麻烦和某些危险人物。

     陈泱潮老先生如照妖镜一般的如炬眼光,在关键时刻帮助我避开了一个又一个陷阱。

     2009年十一月,陈泱潮老先生赴新西兰,途径曼谷转机,欲利用转机时间看我,但不巧打不通手机,又不知我的详细地址,就打的摸索,结果被贪鄙的泰国司机拉着故意乱走,狠狠宰掉了一千泰铢还没找到我。

   2010年九月,陈老先生在新西兰处理完业务,专程到曼谷来探望我一家人。久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某先生的公司办公室,终于第一次见到了陈老先生:陈老生得天庭饱满、地廓方圆、银发闪烁、大头垂耳,犹如弥勒再世、目光慈祥,但于慈悲当中,又现出炯炯威严;陈老身高不到一米七,但身材敦厚结实、嗓门洪亮、不怒自威、气质非凡、一如矮个子版的叶利钦,余当时不禁暗叹:“此诚乃总统相也!”

     闻知我妻子新产,陈老执意从拉查丹家乐福采购了数大包补品、食品和水果,长途驱车来到我那位于曼谷市郊彭信区的家中,看望我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他向我一家奉上于新西兰专门为我们购买的礼品。

     最难忘怀的是,他赠予我一万泰铢作为我一家的生活援助。我知道自金融危机后,丹麦难民福利待遇大减,陈老扣除房租费用后,每个月所剩无多,这些钱都是他省吃俭用从牙缝中节省出来的!

   2011年三月,陈老先生感觉我行将赴美,赶到曼谷来再次探望我,因为今后要见我得去美国,去美国不便且昂贵。陈老先生还要去印度办事,此行开销很大,但还是执意送给我两千泰铢作为赴美旅费。

   实事求是地说,陈老先生对我之恩,比起我已故的亲生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曾节明 于辛亥革命百年三月二十九日成稿于美国纽约家中 [博讯来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3/2018 16:02 , Processed in 0.189946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