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920|回复: 0

费良勇:中共滥杀沃维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2/2017 00: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滥杀沃维汉
——我所知道的沃维汉案件
费良勇
关于沃维汉一案,已经过去8年多。由于中共当局刻意掩盖真相,欺瞒天下,致使此案至今扑簌迷离,真相未明。最近因偶然机会,我联系上了沃维汉的家人。根据大量资料分析,沃维汉案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沃维汉很可能卷入中共权贵的内斗而被冤杀。中共权贵担心贪腐内幕曝光,急于杀人灭口,以“台湾间谍罪”的名义判处沃维汉死刑。
一、我同沃维汉的交往
沃维汉和我都是1987年到达德国慕尼黑留学的。我们都在慕尼黑理工大学学习。他学习生物工程,我学习核反应堆工程。当时中国大陆留学生很少,所以我们很快就相识了。1989年北京学运发生后,我们都很关心,常在一起讨论北京局势。我们还一起组织了一些民运活动。我们两家相距不远,那时的交往也相当密切。1991年沃维汉携带全家去了奥地利,我则去慕尼黑南部的一个工程事务所工作。开始我们还有一些联系,他1992年回中国后,我们就完全失去了联络。
美国之音记者海涛先生曾经采访过我,所以同我相识。沃维汉被处决后引起巨大国际反弹。海涛得知沃维汉曾经在德国留学,就打电话问我认不认识沃维汉。当时是德国时间深夜3点多钟,他的电话将我从熟睡中惊醒。当他告诉我沃维汉被中共处决,我感到非常震惊。我同海涛简单谈了我同沃维汉的交往情况。他于2008年12月4日发表了《沃维汉在德国的华人朋友回忆往事》这篇报道。
二、沃维汉案引起国际高度关注
从1987年到1991年这三年中,沃维汉同我一起在慕尼黑学习工作生活、支持八九学运,当时结下了深厚友谊。分别之后17年音信杳无,突然得到的消息竟然是他被处决的噩耗。海涛深夜采访我后,我睡意全无,立即起床收索关于沃维汉的资料。随后几天,我又查阅了大量有关资料。我发现沃维汉案引起国际高度关注。
2008年11月26日,美联社报导说:“大赦国际亚太地区主任山姆.扎里非发表声明指出,根据现有材料判断,沃维汉没有受到符合国际标准的公平审判;美国驻华大使兰德和美国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克莱默最近都向中国官员提出过沃维汉的案子,要求暂时不要执行死刑,以便进一步审议;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声明批评说,在检察官完成调查之前,沃维汉一直没有见到律师,他于2005年1月被捕,但是直到一年以后才见到律师。”《洛杉矶时报》报导说:“美国、法国、捷克和奥地利外交官都敦促中国政府重新考虑59岁的沃维汉的案子。”
11月27日,《纽约时报》号的报导说:“今年6月,美国国务卿赖斯曾经向中国官员提出沃维汉案子的问题;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的研究与项目经理罗森兹维格说,我们并不是要求放了沃维汉,我们只是认为他不至于被判死刑;沃维汉在被关押的将近3年里,所有家属要求探视的请求都被拒绝,或者根本不予理睬;今年5月发出的一份模糊的判决书透露了案子的几个细节,声称他传递了一位中国最高级领导人身体状况的信息。这种信息在中国被视为国家机密。”美联社报导说:“沃维汉被指控向一个与台湾情报机构有关系的组织传递导弹导航系统数据;他女儿陈然说,这些数据都发表在一本杂志上,后来才被划归为机密。”
11月28号,沃维汉被处死之后,德国之声报导说:“德新社报导:奥地利外长普拉斯尼克女士谴责对沃维汉执行死刑,称之为公开侮辱欧盟的行为。她在今天奥地利外交部发表的一份声明里说,她‘对中国司法部门铁石心肠、不人道的行为方式深感震惊’。她说,这是蔑视家庭成员、奥地利、欧盟和其他许多人的呼吁。沃的前妻和两个女儿拥有奥地利国籍。出于这个原因,奥地利联邦总统菲舍尔和议会主席普拉默尔在过去几个月里都和中国政府交涉此事。普拉斯尼克还指出,中国政府偏偏在欧盟中国人权对话日执行死刑,这显示了它的蛮横和冷酷。” 彭博通讯社的报导说:“人权组织大赦国际说,沃维汉的罪行包括讨论了中国高级领导人的身体状况。”

11月30日,法新社报导说:“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表示,这次死刑的执行严重损害了欧盟-中国人权对话所需的互相信任和尊重的精神。”
12月1号,法新社报导说:“沃维汉女儿陈然在星期四被允许到监狱探视她的父亲,这是4年当中的第一次。但是她当时并不知道她父亲在第二天就要被处死。”法新社还报道说:“奥地利外长普拉斯尼克星期五表示,处决沃维汉是中国‘深思熟虑’要同欧盟对抗。”美国之音报导说:“捷克共和国外交部人权办公室主任加芙列拉.德劳哈是欧盟-中国人权对话中欧盟的代表之一。她说:‘对沃维汉的处决是在上星期五早上。可是,我们在当天还几次向中国表达对此案的关切,因为中国当局并没有通知我们沃维汉已被处决。直到当天结束时,我们才意识到沃维汉已经在早上就被处决了。而就在那一天,我们还和中国方面进行人权问题的对话。’德劳哈指出,欧盟的所有成员国都反对处决沃维汉,不仅是因为他的两个女儿都是奥地利公民,而且还因为在对沃维汉一案的审判是否公正的问题上还存在一些其它疑问。她说,另外,欧盟认为中国对沃维汉的判刑过重,因为他并没有被控犯有任何暴力罪。德劳哈还批评中国在公正审判的标准方面言行不一。

12月4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指出:“有报导说,沃维汉被中国裁定为台湾‘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作间谍,提供了包括中国高层领导人健康情况的情报。”

三、民主国家政府和媒体谴责中共滥杀沃维汉的要点
西方政府和媒体指出,沃维汉案疑点众多:1.起诉内容令人质疑,沃维汉后来否认有罪,说明当初的坦白可能是逼供的结果。2.沃维汉于2005年1月被捕,但是直到一年以后才见到律师。3.沃维汉没有真正享受探视权。他被关押的将近4年中,家属要求探视的请求都被拒绝,或者根本不予理睬。他女儿陈然2008年11月27日被允许到监狱探视父亲,这是4年当中的第一次,而且她当时并不知道其父亲在第二天就要被处死。4.中共随意定机密。沃维汉女儿说,她父亲拿到的材料,其实只是杂志上的公开资料,后来才定为机密。5. 对沃维汉定罪的理由还包括他在国外科学杂志上“泄露”了中共高层领导人(估计是胡锦涛)的健康情况。在战争期间,主帅的健康可以说是军事机密。在和平环境下,把统治者的健康作为国家机密,只能说明这个国家是非常专制野蛮的。
四.中共总把关注人权说成干涉内政
2008年11月27号,中国官方第一次公开提到沃维汉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审判的程序是公正的,被告人的各项诉讼权利得到充分保障······中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司法机关独立办案。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秦刚同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中共发言人袁木一样都是狗屁发言人。
中共媒体同西方媒体同的报道差别十万八千里。中共官方喉舌“环球时报”无端指责西方各国和欧盟干涉中国内政。中共媒体指责“某些国家恼羞成怒”,并说:“奥地利驻华使馆专门给中国发外交照会,希望不要判处沃维汉死刑,这是无理要求理所当然遭到拒绝。”“沃维汉一个女儿嫁给了一美国男子。这名美国男子也希望美国对自己岳父的案件进行干预。这些与案件审判毫不相关的因素综合到一起,最后把一起普通的间谍案,演变成一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谴责。”
中共媒体还攻击说,“战略导弹是中国最为重要的远程威慑力量,其对中国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而某些国家真实的目的恐怕还是‘受托’并‘受益’,要为立了‘功’的间谍尽责。只是对此隐情难以明说罢了。
秦刚还说:“对中国司法机关依法作出的判决说三道四,粗暴干涉了中国司法,践踏了法治精神。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中方敦促他们立即纠正错误,停止一切干涉别国司法的言行。”
在中共权贵看来,老百姓是砧板上的鱼肉,我想怎样宰割,就怎样宰割。外国不得干涉。土改杀地主,三反五反杀反革命,反右镇压右派、大跃进毁林炼钢、大饥荒饿死四千万人,文革胡乱整人害人,北京六四大屠杀,血腥镇压法轮功等等,这都是中国内政,谁谴责中共侵犯人权,谁就是干涉中国内政。在我们看来,人权无疆界,人权高于主权。任何统治者侵犯人权,都应遭到谴责和干涉。
五、中国不是法治国家、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
中国人和西方人都很清楚,对沃维汉的审判程序是不公正的,被告人的权利根本就没有任何保障。中国不是法治国家,在法律面前并非人人平等。中国的司法毫无独立性,全部掌控在中共政法委手中。中共权贵想判谁有罪,就由政法委出面命令公安局搜集证据(甚至捏造证据),由检查机关提出起诉,由法院“依法”判定有罪。毛泽东和周恩来这样陷害刘少奇,薄熙来和王立军以黑打黑,乱判了许多官员和商人。对薄熙来和王立军的审判也是荒唐的。夏俊峰杀城管一案,明明是城管野蛮执法,毒打夏俊峰,夏俊峰自卫反抗,杀死两城管。但是,当代来俊臣、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说,这种人不杀无法维稳。为了威吓老百姓,安抚城管和警察,中共法院居然有意采纳三个城管的伪证,胡乱判刑杀害了夏俊峰。高瑜一案中,“七不讲”也成了国家机密。中共权贵既要当婊子,又要树牌坊,还不许人们说出来。
假设沃维汉和郭万钧真的是特务,出卖了情报,就一定要处死吗?郭万钧并非总工程师和专业高官。他顶多只掌握了本专业领域的部分资料。中国军工系统规定,不当看的不看,不当问的不问。郭万钧不可能掌握全局资料。那些犯罪比他们严重得多的,例如出卖国防机密的姬胜德,刀下留人没有问成死罪;谷开来直接密谋杀人,也没有判死刑。毛泽东害死四千万,饿死四千万,是古今中外最大的罪犯,但谁敢判他有罪?中共还把其僵尸供起来,欺骗和强迫人民顶礼膜拜。
乌坎村党总支书记兼村民委员会主任林祖恋案最能说明中共直到今天,依然用赵构和秦桧残害岳飞的方式办案。2016年9月8日,中共以受贿罪判处林祖恋有期徒刑3年1个月,罚款20万元人民币。任何人只要不是傻瓜,稍微分析一下乌坎村维权案的全过程,就可以百分之百地断定,所谓林祖恋受贿案完全是中共权贵为了镇压乌坎村维权运动而捏造出来的。
六、台湾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绝非间谍机构
中共说沃维汉出卖导弹情报给台湾间谍机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以下简称大同盟)。仅凭此点,我们也可以推断所谓沃维汉间谍案并不成立。大同盟是由国民党联合各小党成立的政治联盟组织,于1982年10月22日成立,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为宗旨,反对中共统战。该主张由蒋经国1980年6月提出,在国民党12大上确定为政治纲领。1991年大同盟由政治团体改为社会团体,广设组织于海内外,宣扬孙中山先生理念和中华文化。追求平等自由,耕者有其田,政治民主,民生均富,统一中国。在民主社会之中比如台湾,由多个党派联合组成的社团不可能接受某个党政秘密机构的特殊指令去执行秘密的任务。在专制社会,任何个人或团体都不能不接受当局的指令,可是在民主社会是不可能的。《环球网》制造的这类谎言顶多只能欺骗一下海内外普通群众,稍有头脑的知识分子是不大可能听信这类谎言的。
1991年,19位德国和5位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参加了大同盟组织的考察台湾活动。这个24人的考察团由民阵、学联和莱茵笔会三部分人员组成。我是民阵代表团的团长。我们重点考察了台湾的九年国民教育(义务教育)情况。德国留学生还组织过两个团考察台湾的土改和基层选举。我们的目的是学习台湾在经济、文化、社会和政治各方面的成果和经验,这同“间谍 ”毫无关系。一直到现在,大同盟每年都组织大陆留学生和学者以及海外华裔青少年参观访问台湾。我在慕尼黑组织过访台留学生介绍台湾经验。我们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样板和指路明灯。中共要死保一党专制和权贵特权,自然极端仇视大同盟,将其污蔑为间谍机构。
七、没有材料显示沃维汉同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联系过
中共方面没有说明,沃维汉同大同盟何时何地通过何人联系过。只是笼统地说沃维汉出卖情报给大同盟。既然大同盟不是间谍机构,也不可能发展间谍,更不可能收买情报。显而易见,这百分之百是中共的造谣污蔑。中共妄图用共产专制统一台湾,而台湾方面提出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对中共打击很大。在大陆人民饥寒之际,台湾实现了经济腾飞;在大陆改革开放,经济有所发展之际,台湾又实现了政治腾飞。如今大陆极端腐败,社会不公,雾霾肆虐,民怨沸腾,台湾已经进入了稳定的民主社会。大陆人民向往自由民主,推崇台湾经验。中共诬陷沃维汉出卖情报给大同盟,旨在一箭双雕,既做实沃维汉的间谍罪,又妖魔化大同盟,最终目的还是死保专制特权。
八、中共对支持八九学运者秋后算账
我要强调一点,中共滥杀沃维汉,也许还有对沃维汉积极支持八九学运进行秋后算账之意。当然,在这一点上,中共是绝对说不出口的。另外,我也认为,中共对八九学运支持者进行秋后算账,也不至于用死刑。沃维汉一案背后有极为复杂的因素。我只是说,在判处沃维汉死刑上,中共有可能因为沃维汉积极支持了八九学运而给他加罪。
为了说明这一点,有必要回顾一下德国留学生支持八九学运的情况。1989年4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后,引发了空前规模的学潮,慕尼黑的中国留学生对此高度关注,要求慕尼黑的中国学生会组织讨论。但当时的学生会主席极端亲共且胆小怕事,拒绝出面组织有关活动。于是,董显全、任敏明、沃维汉、陈蔚云、丁永健和我等留学生常常以几个人的名义组织有关八九学运的讨论会。
中国留学生早就想成立全德中国学联,但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担心不好控制,一直反对。北京学运起来后,一些留学生再度发起成立全德中国学联,希望各地选派代表。于是,我们组织了慕尼黑留学生开会选举学联代表。到会者有一百余人。经过提名、发表竞选演讲、投票表决等严格程序,选出了三名学联代表。我以几乎全票当选。另外两位当选者是陈蔚云(女)和余洪涛(后来去了美国)。沃维汉也出来竞选,但没有选上。此后,慕尼黑的民运活动,全部以学联代表的名义主持,一直到民阵南德支部成立为止。
1989年5月20日,李鹏称北京已经陷入无政府状态,宣布当日上午10时起在北京部分地区实施戒严。 戒严令颁布后,示威学生愤怒高呼“李鹏下台”,并且宣布广场20万人大绝食抗议。当晚,执行戒严任务的解放军分批开入北京,但是遭到学生和市民堵截,戒严令无法执行。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中共可能血腥镇压,学生和市民会有重大伤亡,中国可能倒退。最好是劝说中共政府同学生对话,不要用武力镇压学生,这样,对学生和市民,对中共和国家都有好处。可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同中共政府根本说不上话。怎么办呢?我思来想去,也许我们可以组织中国留学生去中国驻德国大使馆请愿,要求大使馆向中共政府传达我们的心声,取消北京戒严,与学生对话,和平解决官民争端。我把这个想法同陈蔚云、余洪涛、沃维汉等人讲了,他们都认为这个方案可行。于是,我们积极分头行动,很快联络了全德国40多个城市的中国留学生。凑巧当时全德中国学联正在波恩开成立大会。为了组织好这次请愿活动,我和陈蔚云、余洪涛三位学联代表都没有去波恩开会,而是让沃维汉作为我们的代表去波恩开会。
5月24日,400多位中国留学生在波恩中国大使馆前静坐请愿,要求大使馆转达留学生的心声,取消北京戒严,不用武力镇压学生。沃维汉告诉我,在学联会上,大家都认为这次活动由慕尼黑发起,也应该由慕尼黑学联代表进大使馆递交请愿书。沃维汉与慕尼黑一帮人希望我去。我说,沃维汉沉着老练,还是沃维汉去吧。所以,那一天,沃维汉作为全德中国留学生的代表,进入大使馆递交请愿书。沃维汉同时任大使梅兆荣进行了交谈。梅兆荣当时也同情学生而流出了泪水。但六四大屠杀后,他为保官位紧跟屠夫邓小平和李鹏。此是后话不提。中共是极端小气的专制政党。无论谁反对过中共,中共总会千方百计秋后算账。
九、中共的谎言漏洞百出
2008年12月8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的附属报纸《环球时报》的网站《环球网》的国际新闻版发出了一篇造谣中伤的文章《台谍沃维汉案始末: 西方“营救”背后有阴谋》。这里,我将中共的一部分造谣诽谤内容抄录如下:
“在德国学习期间,沃维汉经济上并不宽裕,政治上又与‘民运人士’搅在一起。经所谓民运人士费良勇介绍,1989年10月,沃维汉在德国被台湾间谍机构策反,成为台湾军情局的间谍,该组织给他规定了‘杨东’的化名和每月1000美元的薪水。沃维汉还领取了相关的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扫描仪等间谍设备。这一次,沃维汉经济上确实改善了生活,但也同时踏上了罪恶的不归之路。他开始在大陆积极发展间谍网络与成员,搜集大陆有关政治、经济、军事等情报。与此同时,军情局为了彻底控制住沃,投资30万美元为其当时妻子陈淑坤在奥地利开设了餐馆。”
中共对我的妖魔化攻击已经很多了。中共的多个网站曾造谣攻击我是当代中国第二大“卖国贼”(第一大“卖国贼”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我原本不理睬中共的造谣攻击,但这里的攻击直接涉及到沃维汉案,所以,我要花点笔墨来澄清事实。
请读者注意,沃维汉于2005年被中共关押,2008年11月28日被中共处决,美国之音记者海涛采访我的报道于2008年12月4日发表,而环球网的造谣文章发表于2008年12月8日。在沃维汉被抓捕时、被审判时、被处决时、一直到海涛采访我的报道发表时,中共的所有媒体关于沃维汉案的报道都没有提到我。这很正常,因为沃维汉案原本同我没有任何关系。中共有关方面显然是看到海涛的报道后,花了4天功夫才编造出上述谎言。随后,中共海内外众多媒体都转载了环球网的造谣文章。不知真相的许多其他华文媒体也进行了转载。
我再换一个角度分析一下。在海涛没有采访我之前,传媒上关于沃维汉案的所有报道,根本没有我介绍沃维汉加入台湾特务机关这种说法。但海涛采访我时,沃维汉已经被共产党滥杀了。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沃维汉死了以后,才经过我介绍加入了台湾特务机构,这不是极为荒唐吗?二、中共还没有搞清楚沃维汉是如何加入台湾特务机构的,就把沃维汉杀了,这也是极端荒唐的!那么,我们还可以进一步推论,沃维汉可能根本就没有加入台湾特务机构。所谓间谍案,所谓出卖导弹情报等等,都可能是编造出来的。中共可以把国家主席刘少奇打成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把沃维汉这样的平民打成小间谍、小内奸,那还不容易!虽然时代变了,但中共的专制本性、说谎本性、暴力本性等,并没有丝毫变化。中共媒体诬陷我介绍沃维汉加入台湾间谍机构,肯定也同样诬陷了沃维汉。沃维汉案很可能是中共权贵担心某些黑幕曝光,为了杀人灭口而编造成间谍案。因为此案被说成涉及到所谓的国家机密、军事机密,就为秘密审判、秘密处死提供了方便。
中共说:“军情局为了彻底控制住沃,投资30万美元为其当时妻子陈淑坤在奥地利开设了餐馆。” 中共造谣真是不打草稿。据我所知,沃维汉去奥地利时所开的餐馆大约花了60万奥地利先令,约合8-9万马克(1马克约等于7先令)或者5-6万美元(1991年时1美元大约等于1.5-1.8马克)。这笔钱是沃维汉一家挣来的以及勤俭节约省下来的。沃维汉出身贫寒,日常生活很节俭。他前妻1988年到德国不久,就开始打工挣钱,每个月可以挣1300多马克。沃维汉的奖学金大约1700多马克。他还配合其姨父做生意赚一些钱。他们家的房租较低,只有600马克。他前妻同我讲过,他们每个月可以省下2000多马克。
十、沃维汉在慕尼黑留学期间绝不可能加入台湾的特务组织
在德国,我没有听说过台湾人收买拉拢大陆留学生当特务。有一位大陆留学生还说过一段笑话:“国内老宣扬漂亮的台湾女特务勾结收买大陆人,怎么没有女特务来勾引我呢?我可是真心实意时时刻刻盼望被勾引啊!”在场人哄堂大笑。
从专业上说,我是从事核工程研究的,更有可能接近国防事务;而沃维汉则是从事生物研究的,距离国防科技要远得多。沃维汉的所谓台湾间谍罪实在缺乏证据。我到海外三十年,没有遇到任何特工人员来拉拢我搜集情报,更没有任何台湾的有关人员对我进行策反。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坚守民主理念,推动中国民主化转型的华夏赤子。
既然我同台湾的情治系统没有任何联系,更谈不上介绍沃维汉加入台湾特务系统。在我的印象中,沃维汉同台湾学生和台湾机构打交道很少。不可能在慕尼黑留学期间加入台湾的特务系统。我问了当时一起在慕尼黑留学的朋友,没有一位认为,沃维汉会加入台湾特务机构。沃维汉的家人也认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沃维汉会同台湾特务机构联系。
为什么在沃维汉的判决书中根本就没有提及他由我介绍加入台湾特务机构?也没有提及沃维汉是在慕尼黑加入台湾间谍机构的?这说明中共只是强加了一项罪名给沃维汉。有道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十一、共产党诬陷我旨在打击民阵和民运
中共杀害沃维汉的理由根本不充分,遭到西方各国和欧盟严厉谴责,凸显尴尬。中共迫不及待将海涛对我的采访作为救命稻草,造谣诽谤我在慕尼黑介绍沃维汉加入台湾特务机构。中共此举旨在既做实沃维汉的罪证,又打击了民阵和民运,以便死保专制统治。
我坚持参加了30年民运活动,担任过全德中国学联理事、民阵南德支部理事和主席、民阵德国分部理事、主席和监事会主席、民联总部委员和副主席、民阵总部监事、理事和主席等职务。从2003年至2012年我连续四届一共9年担任民阵总部主席,并在2006年创建了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担任理事长。我在全球各地主持了许多民运活动,并发表了大量文章和公告。加强了中国民运同民主国家政府和议会的联系,也加强了同亚洲其它专制国家民运团体的联系。这引起国际关注,也引起中共诽谤攻击。如前所述,中共曾造谣攻击我是当代中国第二大“卖国贼”。中共认为,诽谤我介绍沃维汉加入台湾特务机构,可以将我是“卖国贼”这个大笑话变成“大实话”。
十二、沃维汉可能卷入中共派系斗争而被灭口
沃维汉的姨父是中国北方工业公司(军火公司)的一位局级官员。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许多军火工厂改行生产民用产品。我老家重庆的许多兵工厂生产摩托车、汽车、机电产品,甚至游艺机和玩具等等。沃维汉曾经配合他姨夫做国际生意,赚了一些钱。90年代初,中国留学生几乎都是穷学生,除了骑自行车,就是乘公交车,个别开汽车的,也是开旧车。但沃维汉花了3万多马克买了一部新车。沃维汉曾告诉我,买车的钱是他同姨父的公司合作做生意赚来的。有一次北方工业公司6个负责人来德国考察,沃维汉因故不在德国,特委托我带他们游览慕尼黑。中共说台湾方面每个月给他1000美金,就为这么一点钱,沃维汉愿意当间谍卖命吗?沃维汉当时根本就没有私人电脑,更谈不上“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扫描仪等间谍设备。
一般说来,中共还是担心国际社会谴责其侵犯人权的。如果一个中国人受到国际关注,其人权状况会有所改善。但沃维汉案受到广泛的国际关注后,中共却在同欧盟进行人权对话时迫不及待地处决沃维汉,这就令人想到中共有杀人灭口之嫌。曾在薄熙来案中出庭作证的前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在出狱前夕“被死亡”,其尸体被迅速火化。徐明是某些高官的眼中钉,他显然是政商勾结的牺牲品。
由此我猜测,沃维汉可能因为其姨父的关系,介入了中国军工系统贪官奸商的派系利益之争。某些权贵担心黑幕曝光,就捏造了沃维汉出卖导弹技术的间谍案。由于逼供信,沃维汉被迫承认有罪。但开庭审理时,沃维汉推翻了先前的口供。中共借口此案涉及国家机密而秘密审判,这就为黑箱作业带来极大方便。如果该案没有引起国际关注,沃维汉说不定还活得久一些。由于引起巨大国际关注,有关权贵担心沃维汉一案引起中共高层注意,换地换人重审该案,他们的黑幕就会曝光。所以,他们不惜引起国际反弹,从快从重判处沃维汉,并尽快处决,旨在杀人灭口。
路透社2008年11月27号报导说:“陈然在同带着手铐的父亲见面以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说,沃维汉告诉她,他相信中国的司法制度,并且表示中国的司法‘会主持公道’。”沃维汉本来可以在世界任何地方很好地生活,但他最后用自己的生命尝试了中共专制社会的所谓司法公道。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如果真是这样,沃维汉案就是千古奇冤。即便不完全如此,如前所述,沃维汉一案也是疑点重重。无论如何,沃维汉案是一宗已经发生国际影响的重大间谍案。如果证据确凿,就应该公布案情;如果仓促处决,而不公布案情,其中必有冤情。
2017年2月6日,前央视主持人芮成钢被判刑6年。他睡了几十位高官夫人。高官们知道被戴了绿帽子,极为痛恨。但家丑不可外扬,就想杀芮成钢灭口。他们说芮成钢出卖机密情报,要处以极刑。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只判了六年。但在燕城监狱,他差点“吃饭死”,成为第二个徐明。现在已经有传闻,芮成钢难以活着走出监狱。
沃维汉是一起秘密逮捕、秘密审讯、秘密处决的案件,沃维汉案件的调查审理过程中,作为当事人沃维汉从来没有得到法律的公正对待。联系到中国冤假错案层出不穷,沃维汉案很有可能是一起冤案。但愿沃维汉案的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
2017年3月下旬 写于 纽伦堡
(全文大约9700字)
首发于香港《前哨》杂志20176月期,题目更改为《沃维汉或涉军工系统贪官奸商内斗被杀》,有删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19 21:15 , Processed in 0.356143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