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4|回复: 0

[人物事件]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第五次人生十字路口

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陈尔晋(陈泱潮)

2002-1-23日

原文网址:
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88_1.shtml


————————————————————————————————————


目录


1、【春冷骨头时的会面】
2、【寒在9号文】
3、【邓、陈对阵】
4、【中国毕四功于一役的机会】
5、【现代化被邓扭曲】
6、【慈母泪】
7、【自救救人、坚决抗暴】
8、【令英雄柔肠寸断的呼唤】
9、【拜访】
10、【危难时刻见真情】
11、【促膝长谈、相见恨晚】
12、【无异于虎口救命】
13、【风箫萧兮易水寒】
14、【若水功不可没】
15、【情系心中,天各一方】
16、【无尽的悲伤】
17、【智者与人民的大不幸】
18、【真理之真追求者】
19、【红阳劫中的空虚】
20、【善,必蒙上帝悦纳】
21、【若水永生】
22、【结语 致若水夫人】

————————————————————————————————————

1、【春冷骨头时的会面】

        王若水先生去世的消息传来,我不禁想起了1981年倒春寒中,我和他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2、【寒在9号文】

       那时,“坚决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 的《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已经下达。在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 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一场“以阶级斗争为纲” 充满火药味的政治斗争,正在决定着中国的命运!

3、【邓、陈对阵】

        《9号文》所引述的所谓“两非” “反动观点” ,几乎全是我《特权论》(即“四五论坛”1979年在北京民主墙重印发表的《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话。从这个意义上,我俨然成了这场斗争矛头的主要指向。

        我当时心情十分沉重。倒不是因为面临再次坐牢的威胁,因为这对于我来说,似乎是命中注定,早有思想准备。而是因为这表明邓小平对社会主义条件下寻求建立民主制度实行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民主革命,完全是抱着敌视的态度。而邓的这种态度,将使我国失去及时推进民主化变革的极好的机会!

4、【中国毕四功于一役的机会】

        在我当时看来,如果这时就能启动中国民主化变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可以毕四功于一役。当时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深患“恐苏核大战威胁症” 的欧美在政治上经济上技术上对我国的鼎力支持;而且既能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又可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超级奴役制度;有效制止因东西方两大阵营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和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问题统一祖国……

      从1972年以来,我为了我国能抓住这个时机,可以说耗尽了心血,不顾身家性命写了《特权论》,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并因此脚踏鬼门关坐了牢……

5、【现代化被邓扭曲】

      现在,邓的这个态度使我深感其误国不浅!中国的现代化将变为官僚特权阶级暴富、人民百姓更进一步做稳奴隶的现代化!面对这种泰山压顶的形势,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是愤怒、是悔不当初放弃了1977年发动新疆起义的机会(详见www.cnfr.org 《陈泱潮事略》)……!第二个念头是,这个国家不能再呆下去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应当立即出走,到海外去鼓吹革命!

6、【慈母泪】

      但是,在回云南老家和母亲告别的时候,母亲哭了!母亲不同意我出国!母亲说,现在是邓小平掌权,我们家与邓小平夫人卓琳家是世交姻亲,你父亲为保卓琳的姐姐姐夫而死,丢下了我们孤儿寡母。他们不会不顾及到这点。你现在已经平反,又调到北京工作,只要说明你的那些话不是针对现在说的,是以前就写的,他们没有理由再抓你……

7、【自救救人、坚决抗暴】

        听着母亲的泣诉,看着眼前三个敖敖待哺无所依傍的小儿女,想到如我这样已处在牢房门口的许多所谓“两非骨干” 的现实处境,多么需要救助……我犹豫再三,最终改变了马上出国的打算。

        《9号文》所引述的话既然都是我在1974年-1976年初所写《特权论》的话,我有责任向中央说明这一事实真像,尽可能制止“阶级斗争为纲”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 的故技重演!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至少,要让世界看到、要让倒行逆施者知道:中国人已非愚不可及、已非可以继续任人随意宰割……

8、【令英雄柔肠寸断的呼唤】

        怀着这样的目的,我又从云南返回北京。离家当晚,夜空里传来四岁的小儿子寻找我追赶我边跑边哭的呼喊:“爸爸……爸爸……” 夹杂着在后面追唤他的奶奶的声音…… 想到母老子幼,想到这一去凶多吉少,儿子长了这么大我还没有给他买过一件玩具,不禁悲从中来……

9、【拜访】

        到京后,我拜访了一些人。其中之一就是王若水先生!

        当时,人民日报是中央了解民刊和民刊社团的一个窗口。王若水先生时任人民日报副总编,是人民日报理论部的直接领导人。由于我在1977年曾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改写本,以“殉道者” 的名义投寄过人民日报;1979年《四五论坛》以我原名陈尔晋重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后,又曾送达人民日报等缘由,我到人民日报社点名要见王若水先生,要传达室通报:我叫陈尔晋,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作者。

10、【危难时刻见真情

         在当时正贯彻中央《9号文》的政治气氛下,对我这样一个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 ,且是所谓给“两非” “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的人,王若水先生如果是个世故的官僚,完全可以找个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回避不见。然而,若水先生没有这样做!电话里传来他毫不犹豫的、似乎有些亢奋的声音:“请他进来!”

11、【促膝长谈、相见恨晚】

        王若水先生在他的办公室里,十分热情地接待了我。在他给我沏茶的时候,我打量着他,心里不禁浮现出司马迁评述张良的话。想到这个正当毛泽东大发其烧的时候,敢于提出“反左”的人,竟然也像张子房一样文弱瘦小!

        交谈中,若水先生对我怎么写成《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一书及其哲学篇《扬弃论》,很感兴趣,详细询问了我有关方面的情况。我告诉他来龙去脉后,他说,费尔巴哈也是在边远的乡下完成了他的学说的。天子脚下无英雄。又说,恩格斯只念过初中……

      我向他出示了《云南省宣威县公安局1979年第33号文件 关于对陈尔晋的平反决定》。讲了《9号文》错误地把我1974年-1976年初写的、已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平反的话,引证为在今天说的话,而且以此作为坚决打击全国民刊和民刊社团的口实,是完全违背了三中全会实事求是、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路线的。况且,这样做势必会堵塞言路,堵塞我国及时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之路,完全是老鼠拉抨砣自塞门路的做法……我尤其还向若水谈了此时进行民主化改革可以毕四功于一役的紧迫性……

      将近四个小时的谈话,彼此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我谈话的中心思想就是希望人民日报作为中央了解民刊和民刊社团的窗口,请尽快向中央反映民刊和民刊社团的真实情况;希望中央不要重蹈“四人帮” “以阶级斗争为纲” 严重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复辙,应当信守宪法保障公民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等自由;注意着手把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及时提上议事日程……

12、【无异于虎口救命】

        若水仔细听取我的讲话,不时用笔记下点什么。最后对我说:“人民日报可以发表一篇社论或评论员文章,强调坚持疏导的方针……”

      我听他这样一说,心里甚感欣慰,觉得真还不虚此行,忙表致谢之意!在送别我的时候,若水还+分友好地宽慰我:“放心吧,过了这阵风头就会好的!” ……

      几天后,人民日报头版果然发表了署名“人民日报评论员”的文章,题目就叫《坚持疏导的方针》。我心里遥谢王若水先生!这真是危难时刻的救助,无异于虎口救命,多么及时多么珍贵!

13、【风箫萧兮易水寒】

        然而,形势的发展使人感觉到日益严峻。在专制独裁体制下,即使贵如人民日报,又何能改变独裁者的一意孤行!……

      时隔不久,当年4月4日,我首先在南京火车站登车赴京时被绑架。4月9日深夜10日凌晨,徐文立在北京家中被抓。我在上海与付申奇商定由他以全国民刊协会名义通知、已暴露参与酝酿组党估计在劫难逃者、组成“爱国护法请愿团” ,4月5日到京集结。如约赴京参加爱国护法请愿抗暴活动的部分成员广州代表何求、上海代表付申奇、武汉代表朱建斌以及北京杨靖……等人,4月10日在北京被抓……

      这次临危赴难背水一战的护法请愿抗暴活动,终因我在旅途中被首先绑架,消息封锁、失去联络和指挥而流产了!

        紧接着在全国展开的大逮捕,几乎可以说将民刊及其社团全部激进骨干一网打尽!这次大逮捕和对主要骨干的严刑重判的一个最直接的后果,是使1989年以学生为主干的民主运动,缺乏了坚强而成熟的具有驾御全局能力的领袖人物的有力领导。这或许是6·4失败的原因之一。

14、【若水功不可没】

        但是,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在那种坚决打击“两非”的形势下,毕竟表达了中共党内开明力量的正面意见。在“坚持疏导方针” 的保护下,一些民刊骨干得以幸存下来,例如《北京之春》、《今天》、《沃土》等无一成员被抓。8年后,《北京之春》成员陈子明、王军涛主编的《经济学周报》,无疑在89民运中起了作用;《今天》 成员北岛等人在89年初发起知名人士签名营救被捕民运骨干的活动,可以说是引发89民运的导火索……

      我想,这当中就有王若水先生的一分功劳!

15、【情系心中,天各一方】

        在狱中,狱方安排刑事犯们监控我,我又动员刑事犯们给我买书订报。从那些书报的字里行间,我也断断续续获知了王若水先生的一些消息。他83年前后因社会主义异化和人道主义问题,和周扬等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他写了《智慧的痛苦》,等等。

      1991年4月3日,一天不少,我终于把十年大牢的牢底坐穿!当我昂着头挺着胸膛出狱后,当即又被狱方根据中央和公安部的命令把我“护送” 到异地他乡,经当地省、市、县直至派出所等各级公安负责人“集体验收”,又继续享受起被剥夺政治权利附加刑的待遇。

        在这种特别严厉的监控下,一因时候不到休作无益无效劳动,二为了不给别人增添麻烦,我不得不在忍耐与等待中,自我封闭,与世隔绝,所谓“装死躺下” 。所以,也就一直未与王若水先生取得联系。

16、【无尽的悲伤】

         但是,二+多年来,王若水先生临别宽慰我的话:“尔晋,放心吧,过了这阵风头就会好的!”却每每回荡在我的耳畔!然而,想不到,这就是我听到的若水对我讲的最后一句话!呜呼!

17、【智者与人民的大不幸】

        毫无疑问,王若水先生是一位智者。他有一颗哲学家的头脑,思虑细致深邃,目光锐利恒远。“文革”中反“左”,“文革”后倡言社会主义异化和马克思人道主义问题,都有济世救弊的情怀。无奈枭雄黑道专制独裁不懂或畏惧辩证法,更与人、与人道主义势同水火。这不仅是若水先生的大不幸,也是全体中国人的大不幸!

18、【真理之真追求者】

        近些年来,在举世又一边倒,大唱马克思主义挽歌的时候,若水先生没有媚俗附众,仍然坚持对马克思主义要进行分析对待的态度。马克思主义在上个世纪对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无论这种影响效果如何,今天的世界仍然留有它的痕迹。对这样一种曾经产生过巨大影响、今天仍需解决它所遗留下来的问题的学说,采取简单否定的态度去对待,显然是不严肃的!以不屑一顾的嘴脸嗤之以鼻,以从来不读马克思的书为荣耀,更是无知和浅薄、轻浮的表现!何能将中国社会领出灾难!若水先生对马克思主义采取具体分折的态度,加以批判和扬弃,无愧一位智者的表现。这是他足以令尽管不是很多、但却是人类真正精华真正堪称优秀人士尊敬的地方。这从他去世后人们纷纷自发地写文章悼念他看得出来。

19、【红阳劫中的空虚】

        不过,王若水先生的灵魂也确实是痛苦的。

      “人生识字忧患始” ,何况处身斯时斯刻的国度!马克思主义对人类对中国最大的祸害莫过于无神论!无神论的说教,及其迷信暴力诉诸暴力运用国家机器对宗教的摧毁,使中国人远离了宗教信仰,以至灵魂无所寄托!

        正如《圣经·传道书》特别针对此景所作预言:“我又转念,见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欺压,看哪,受欺压的流泪,且无人安慰,欺压他们的有势力也无人安慰他们……”

      我看王若水先生“智慧的痛苦” ,本质上正是这个典型的缺乏属灵信仰社会的缩影!这与其说是个别哲人的悲情,毋宁说是整个时代的悲剧!

20、【善,必蒙上帝悦纳】

        王若望先生赴美之后,皈依了基督教。我不知道王若水先生的信仰最后归于何方?但是无论是何信仰,王若水先生一生的作为与追求,均出善念。仅凭这一点,我坚信若水先生的灵魂一定能得到安息、一定能获得神圣的全能的仁慈的必胜的 上帝 之悦纳和保佑!

21、【若水永生】

        老子《道德经》有言:

      “
天下柔弱。莫过乎水。
        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其无以易之。
        故柔胜刚。弱胜强。”

      这就是若水!若水永生!!!

22、【结语 致若水夫人】

        尊敬的王若水夫人冯媛女士:您好!

         我对若水先生的去世,深感悲痛!特此向您表示深切的哀悼和诚挚的慰问!敬请夫人节哀、保重!此致

   敬礼!

         陈泱潮(陈尔晋)

     2002-1-23日 敬上

     (危难时刻的救助与安慰——悼念王若水先生 全文完博讯 https://www.boxun.com/ )

      注:这篇文章写于我在泰国申请难民庇护期间,由洪哲胜先生主编的《民主通讯》发表。感谢洪哲胜先生给我寄来了稿费。这是我到海外唯一一篇得到过稿费的文章,其余大量文章都属于义工性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25/2017 03:53 , Processed in 1.483600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