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63|回复: 12

[人物事件]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9/2017 12:3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9/2017 12:34 编辑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八月七日,博讯网头版登出“高智晟委托付振川发布声明”,题“高智晟发严正声明:某“六四领袖”借高家骗捐”。


    此声明乍看义正词严,但文中至少有三处大破绽:

    一是以高智晟女儿的诉说的方式,称高智晟妻子耿和为谋生腿都累肿了,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原话是:“妈妈今天损失了三百多元钱,哭得很伤心。爸爸,人真的太有限啦,你出来吧!为了妈妈!她为了在美国养家糊口,腿都累得肿了很时间了。她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死也不让给你讲!”

    但居美的异议人士吴建民透露:高智晟妻子在旧金山由周锋锁、方政等民运人士组织的“人道中国”打工(见吴建民视频《浅谈海外民运如何谋生》的6:55—10:00时段)。

    据我所知,在“人道中国”这样的美国非营利组织工作,薪水不会高,但也不会很劳累,决不会累到腿肿,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地步!

    由于在美国无亲无故,笔者亲历最恶劣的中餐馆和广泛雇佣难民的工厂,也没有累到腿肿和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地步!


    更大的破绽是,文中说高智晟女儿劝阻其父揭露骗捐者,其劝说话语之成熟、之内行,与其年龄和社会经验完全不符,原话是:

    “我把立即揭露的想法告诉了女儿,女儿本能的制止:"爸爸,千万千万不可,海外民运里没有人能撕斗得过他,他太擅长撕斗了,而且比共产党还卑鄙无耻。因为全世界都清楚共产党的卑鄙和无耻,可他身上有迷惑外人的光环,他太擅长诡诈之术了,我们真的特别怕他。但我们必须作个不点名声明,制止他继续诈骗,伤害善良的捐款人。
    但女儿又特别警告我说:即便我们不点他的名,他也绝对会以常人不能察觉的下三滥手段报复我妈妈、报复我和弟弟的,我和妈妈没有怕过共产党,但怕他。”

    这段话完全不像是高智晟的女儿耿格——一个年仅二十三岁、且对民运涉足不深的少女讲的话。

    而且说某骗捐者(如果这个骗捐者真实存在的话)“比共产党还卑鄙无耻”也与事实不符,试问海外民运谁能比以黑夜、黑头套、黑社会式的绑架和酷刑折磨高智晟律师的中共更卑鄙无耻呢?

    这段话,更像是共特五毛伪造的话。


    第三,文中说高智晟女儿耿格告知其父骗捐之事,是想不点名地揭露骗子。
    这就怪了,耿格和其母耿和都在美国,如果要不点名地揭露骗子,直接发出声明岂不更有说服力,何必还要经过国内高智晟、再经过付振川转两道呢?


    由此可断: 博讯网上的《高智晟发严正声明:某“六四领袖”借高家骗捐》,是中共炮制的伪声明。

    业内人士不难看清:此文是冲着挺郭大将唐伯桥来的,以打击郭粉,顺带整体涂污所有的“六四”学领,用心何其毒也!


    奇怪的是,博讯头版为何会登出这么明显造假的声明。因为博讯的其他版块虽然是开放的,但头版新闻是经过严格筛选的。

    最近一星期以来,博讯头版居然先是刊登转自国内搜狐网站的愤青标题党文章——《局势大变!中国深夜发声 迎来重要时刻》,肉麻吹捧毛、邓、江、胡、习和中共政权的“卫国”武功意志;继而又把中共大外宣的《中时电子报》的《印度终于向中国投降 印军撤剩50人》,等于二道转载印度敌国巴基斯坦报纸的片面消息,放在头版头条、、、、、、

    这不能不令人质疑:现在的博讯到底是怎么了?




   曾节明 于2017.8.7丁酉丁未丙寅晚于立秋纽约州
 楼主| 发表于 8/17/2017 17: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曹长青文章的不同看法
作者:刘晓东
editor note: record for reference only
曹长青今天发出文章《我为什么掺和高智晟/唐柏桥之间的诈捐之争》,文中涉及诸多值得讨论的问题,也是非常值得搞清的当务之急,请容我一一列出我的意见,也希望大家各抒己见。
不同看法一:极权制度封锁下的大众判断就是正确判断吗?
大众常常是不清楚真相的一方,所以掌握真相的少数人才要向大众讲真相,而真相才是真正的力量。但中国讲真相的环境异常残酷险恶,在这种特务治国的的险恶状况下,往往握有真相的一方受到多方面威逼恐吓而不敢向大众说出真相,尤其最近高智晟提出的诈捐之争,只有一个捐钱少的证人敢于站出来作证,而海外又顾及高智晟和国内证人的安全而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证人要举证前,高智晟突遭绑架失踪。在这种情况下捐款人还敢说话吗?他们还敢以小失大,不顾生命和庞大的生意,为这区区七万美元与唐柏桥对峙吗?而邪恶的一方仗着背后强大的恶势力,大肆造谣污蔑,攻击高智晟,在推特上散布诸多高智晟假推,制造混乱,使大众更增加错觉。在这种情况下,不明真相的大众的判断能够说明问题吗?所以那些不明真相的支持曹长青的大众,再多也不能说明曹长青正确。而民运圈内,了解唐柏桥人品败坏、道德尽失的人尽管只是少数,却是掌握真相的人,他们对唐柏桥的判断才是正确的。至于唐柏桥这次侵吞高智晟捐款之事,当事人跟我寥寥几语,我就知道此事确凿无疑,有事实有人证,而难的是中国这种特殊险恶的环境,让唐柏桥这个恶人钻了空子。
不同看法二: 判断一个人是以道德为准,还是以“划线归类”为准?
晚期极权的一大特点是:特务治国。当前中国情况则是特务渗透海内外无所不在,拒绝承认和面对这个现实,不是愚蠢至极,就是别有用意。郭文贵身边也同样存在这种复杂情况,红脸白脸纷纷登场,支持郭文贵的特务大有人在。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划线归类成,谁支持郭文贵爆料谁就是好人。这是个原则问题:到底应以道德为准则,还是以“划线归类”为准则?失去道德这个准则,就沦为共产党功利投机的粪坑思维,粪坑文化,粪坑做法。曹长青就真的这么思维简单,真的相信道德败坏的骗子唐柏桥的道貌岸然的瞎忽悠?长青先生应该去读读唐柏桥在2015年写的骗捐广告《紧急求援信》,这是个绝好的骗子的写照。他以离婚私事大摆苦肉计,利用公共媒体搞骗捐,而这次公开骗捐只是数次中的一次。今天有群友把唐柏桥这篇东西放在了微信群中,他的第一段话就能笑你一个跟头:“本来要赶在中国新年之际发表一篇文章,号召人民起来终结专制,实行全民大选。可是,因为我的家庭最近发生了一场变故。我现在风霜露宿,连一个安身之处都没有!”这就是唐柏桥的特点,说得冠冕堂皇,号召人民跟真的是的,而他的真实目的就是骗钱。唐柏桥骗去曾宏三万美元的恶行已足以给唐柏桥定性,更何况唐柏桥犯有诸多欺骗恶行。难道这样一个骗子去高调支持郭文贵,就变成好人了?这是什么混乱的道德标准?!
曹长青、袁红斌、辛灏年都是我交往过的人士,他们不是不知道唐柏桥人品的恶劣,我都曾告诉过他们,我写出数篇唐柏桥骗捐的详细文章和报导,他们也应该看到,他们现在仍坚持与唐柏桥为伍,是因为他们没有应有的道德标准,只有“划线归类”的党思维,这是大陆中国人共同的人格问题,我也是经过痛苦的自省和自我修正才意识到,那个粪坑是怎样地扭曲了我们。正因为此,我对这类人格问题的感觉非常敏锐。只要看看袁红斌最近的视频名称《袁红冰教授痛斥中共走卒和伪类们对唐柏桥的攻击抹黑》,再听听他的空洞叫嚣,就能知道袁教授是怎样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袁教授是否看到唐柏桥在六月中旬的视频中对我的生命威胁:“刘晓东,刘三妹,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不收拾你,也有人收拾你!”你们三位挺唐“义士”对于唐柏桥这种对待女士的流氓嘴脸作何感想?
唐柏桥支持郭文贵是假,包装自己,欺骗大众,借机造谣污蔑疯狂攻击揭他欺骗恶行的人士是真。道德败坏的惯骗唐柏桥在支持郭文贵爆料中所起的负面作用已经愈发明显。
再一说,支持和反对是个大概念,很难用这个大概念去对郭文贵爆料这么复杂的情况“划线归类”。因为,郭文贵爆料的谈资巨多巨大,所谈观点也多,不要说他在许多政治概念上混乱不清,既便他在这方面是专家,句句是真理,也会出现众人的见仁见智,也会有人不同意郭文贵的某个观点,怎么可能用这么个大概念去一概而论地“划线归类”呢?
不同看法三:时间点是正当理由吗?
我们揭露唐柏桥已有好几年了,唐柏桥欺骗恶行也早就长期存在,从没有间断过。揭露骗子随时都应该,不需考虑何时才算合适。可曹长青和袁红冰却认为,在唐柏桥召集大会的时间点上揭露唐柏桥就是特务和伪类。照这种逻辑,任何时候你们都可以因为不同行动而定时间点,也就是说,我们任何时候都可能因为你们定的时间点而不能揭露惯骗唐柏桥。而时间点是正当理由吗?非也。连骗子唐柏桥召集的这个大会都是个包装自己的骗局,你们愿意为他站台,把他当成战友,那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你们凭什么给我们揭露骗子设置时间点?还对我们打棍子扣帽子?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逻辑混乱问题,而是霸道无理的帮派恶习的问题。
不同看法四:美国陪审团判案的无罪定论适用于判定惯骗唐柏桥行骗的反常案例吗?
唐柏桥经常打着各种名目和名人之名骗捐,最近就是因为他打着国内著名访民倪玉兰的名字骗捐而在推特受到质疑,也因此与袁建斌发生矛盾,致使袁建斌雇佣私人侦探公司查出唐柏桥更多更可怕的严重问题。袁建斌也曾是唐骗的受害人,2015年,唐柏桥打着造李旺阳铜像的名目在网上骗捐,一直关注中国民主大业的企业家访民袁建斌一下就给唐柏桥寄去五千美元。有朋友错告我袁建健捐了五百美元,这次见到建斌才得知,他捐的是五千美元。建斌告诉我,他多次捐助民运,每次都从来没有少于五千美元的。可是唐柏桥编了个骗捐广告就坐等收钱,不造铜像。像建斌这种热心中国民主事业的受骗人有多少?对唐柏桥“筑巢引鸟”“截流基金”的欺骗恶行,如遵照美国的无罪定论,我们又如何一次次地在网上揭露唐柏桥这个惯骗?
高智晟的这两篇东西,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写出的。尽管难以克制气愤之情,但在那种险恶环境中,指证骗子则更要证据确凿,谨慎又谨慎。曹长青不了解实情和内情,只凭感觉下判断,而且连写两篇文章指责处于弱势的高智晟和耿和,理应引发众怒,因为,依仗强势指责弱势也是一种趋利行为,利益并不是都以金钱来表现的。
民运圈的大男人们,时间点到了!你们应该站出来做视频、写文章谴责唐柏桥的欺骗恶行了!不要让我一个女人为你们男人代劳,去承受袁教授的棒子和帽子。当然,你们比那三位与惯骗唐柏桥为伍的、做战友的“教授”和“家”们要强,他们的道德观令我极为不齿!
刘晓东于芝加哥
2017年8月15日星期二

 楼主| 发表于 8/17/2017 17: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东也说说唐式夫妻

editor note: record for reference only

高智晟大律师为了保护在美国的妻女,甘冒生命危险与民运骗子唐柏桥开干。这需要大智慧大勇气,我们不用担心,高律师两者皆具。

高律师先在8月7日发出不点名声明,心虚的唐柏桥夫妻果然中招,急不可耐地双双出动,手段仍是故伎重演:道貌岸眼地为自己包装涂金,虚张声势地恐吓威胁对方。唐柏桥说高智晟是被胁迫,唐妻要与高智晟妻子耿和当面对质;唐柏桥誓言要与诸多假想敌打官司,信誓旦旦要将官司打到底,有一千人也要告一千人。这套虚张声势的牛二伎俩,唐柏桥已经重演过N 遍,还因此骗了不少同情者的捐款,我就是曾经的受骗人之一。

唐柏桥的第二任妻子耿静也是个邪恶之徒,自从两年前她与唐柏桥结婚就结成欺骗联盟。

自今年六月以来,唐柏桥一天一个视频为自己包装涂金,极尽谎言和污蔑,对揭他欺骗恶行的人士进行丧心病狂的攻击,唐妻一直都在幕后协助。昨天8月8日,她终于第一次露面走到前台,显然是高智晟的声明让她坐不住了。她出来威胁,要与耿和对质。她很清楚,耿和曾因多年受中共迫害至今心存恐惧,又不善言辞,即便掌握全部真相,也说不过唐式夫妻巧舌如簧的谎言。

发出声明的第二天,高律师又写出文章《预料中的表演开始了》。文中指出:“从昨天迄今,百分之百的人猜向了同一个人,连我也惊讶的目瞪口呆。”“更有离奇想象,说是共匪逼我而为。” “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惟华人中间才会有的这种人格怪物,......。”

读了高律师的声明和文章,我百感交集。我对唐柏桥夫妻如何以胡萝卜加大棒威逼利诱耿和有所了解。当初,耿和一家刚到纽约后,耿和女儿格格就给我来电话告诉我,唐柏桥如何向移民官员说谎,使她们一家三口失去美国政府的资助。我一直想写出文章揭露唐柏桥怎样欺负毁坏耿和一家,却顾虑害怕殃及高律师而一直犹豫着。

这个顾虑使我们不能彻底揭露唐柏桥。而唐柏桥近几个月来就更是肆无忌惮,靠编造谎言博取大众支持,骗钱骗名骗得风生水起,以反共高调骗取大众的信任和支持,搞“筑巢引鸟” “截流资金” 搞得游刃有余轻车熟路。

资助耿和一家的七万美元是国内几个成功企业家给高律师一家的生活捐助,转到唐柏桥手中竟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这些捐助人中有很有名的企业家,因顾及到他们的安危现在不敢提及他们的名字和捐款细目。唐柏桥就是钻这个空子和仗着背后势力,才敢如此卑鄙无耻地大行其欺骗威胁之道。

我昨天听了这对夫妻虚张声势满嘴谎言的语音,肺都气炸,好久没哭过的我向两个群友哭诉我心中的苦衷,心感有愧于高智晟。高智晟为了中国人权事业所经历的苦难无人可及,酷刑打不垮他,金钱收买不了他,却遭唐柏桥这对夫妻骗子的害。

那些与惯骗唐柏桥为伍的“民主人士”,我蔑视他们,不管他戴着是史学家的头衔,还是法学家的头衔,还是政论家的头衔,在我眼中,他们都是没有是非、道德原则的功利之人。

刘晓东于纽约曼哈顿
2017年8月8日

 楼主| 发表于 8/17/2017 17: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18/2017 21:34 编辑

唐柏桥的错觉和错乱
作者:刘晓东

编按:作者文风恶劣阴狠仅供存档,就法律言此文构成诽谤罪和诽谤侵权

唐柏桥自今年六月始,由妻子陪同,从旧金山家中出发,不辞辛苦地一路驱车向东,靠近郭文贵。一路上,他一天一个视频,对郭文贵极尽谄媚拍马,对自己极尽谎言包装,对揭他欺骗恶行的人士极尽丧心病狂的造谣攻击。同时,他还在视频中每每力挺盛雪,可谓四管齐下。他还不忘在六月中旬去多伦多面见盛雪。真是呕心沥血费尽心机。
巧舌如簧的唐柏桥以其漫天谎言,外加反共正言,赢得众多吃瓜听众的高度热捧。这使唐柏桥产生极大错觉:自以为他已成为万众瞩目一呼百应的伟大领袖,郭文贵已经在他唐柏桥的掌控之中。骗子终于有了出头之日!
得意之下,唐柏桥又联合刚刚爆红的群友美猴王在8月15日视频互动,演了一场绝妙的双簧:美猴王气愤砸锅,唐柏桥狞笑、赞赏和安抚。这次视频中,唐柏桥的情绪不同以往地高昂,鼻孔朝天,三角眼一瞪一亮摇头晃脑,大嘴一张一合信口雌黄。这个视频同时传递给我们几个信息:
1. 唐柏桥又编造出一个弥天大谎,他说:“下个月,我们要开个大会,还没召开就引起万众瞩目。神想阻止这个大会也阻止不了。......,还有一点,我也从另一方得到一些情报和消息,就是中共体制内的人告诉我们说,这个会议已经引起中共最高当局的最高重视。这个重视程度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说郭文贵先生的爆料,他们都没有重视到郭文贵先生来支持我们的那个程度。也就是说,他们觉得,支持我们这个会议,对中共来说,比他平时爆王岐山的料还要严重。......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很欣慰很震惊很欣喜若狂。”唐柏桥这段话很绕,我来回听了好几遍才搞明白,他这段话的重点意思是要郭文贵支持大会。因为,支持这个由唐柏桥发起的民主大会,比郭文贵爆料王岐山还重要。我不禁感到,说实在的,谁要是能够编出唐柏桥这么弯弯绕的谎言来,谁也就成了人精儿了。
2. 唐柏桥对这个大会的热情很高,竭尽全力圈钱圈人,他这样信心百倍虚张声势地说到:“现在中共要想破坏这个会,也想通过郭文贵或者通过各种力量(破坏),甚至将来有人挑拨我和辛教授的关系,挑拨我和袁教授的关系,挑拨我和郭宝胜的关系,从各种方式(破坏),但是有一点,我今天告诉大家,一定要有信心,这个会必须要开下去。比如说,就算挑拨了我和某个人的关系,也有人会把它接下来开,因为这个会引起的重视,太值得一个人接下来开。比如说你美猴王,你都可以把它接下来开呀。...... 袁教授肯定接下来开的,袁教授被反掉,辛教授肯定会接下来开的。越到后期,引起关注越高,愿意捐钱愿意支持的人越多。所有的一切,中共又上我们当了。” 民运老将徐水良发出即时评论指出:“这次所谓民主革命大会的两个发起人都是共特。骗捐只是次要目的,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引诱海内外地下反共势力暴露,取得参会人名单上报(编按:徐与刘真是狼狈成双胡言乱语!),这是他们历来召集大会的目的和惯技。”
3. 唐柏桥在815视频中还说:郭文贵是个被绑架的“非自由人”,他的话不是真相、会有误导,所以需要我唐柏桥和袁红冰讲出真相来“熄火”。
谁成想,郭文贵就在此视频的第二天的8月16日突然在推特拉黑了唐柏桥和美猴王。吃瓜群众可不要以为郭文贵的拉黑行动仅仅是因为他们俩的这个视频,非也。请看郭文贵这段话,它才是文贵拉黑行动的主因:“再听唐柏桥先生给我的二十几分钟的语音留言,我感到我的醉酒直播事件让唐先生愤怒失望,导致唐先生对文贵用了27个连盗国贼都没舍得使用的核力之词训教文贵!好像我罪该万死!我真的错了!由于三年灭盗国贼计划没完成!对推友承诺末兑现!我暂时不能以死谢罪,我只能惩罚我自己,拉黑我与唐先生之联系。”
了解唐柏桥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唐柏桥的为人——小人得势便猖狂。他显然是想用他所得之势控制郭文贵。
今天8月17日,有群友传出,唐柏桥用小号骂郭文贵,骂得极其难听。
了解唐柏桥的人又说,唐柏桥非常可能这么做,因为他经常用小号恶毒攻击他人。他精心运作两个多月却一夕泡汤,当然气急败坏。
唐柏桥与妻子耿静精心安排的美梦破灭得何其神速,唐柏桥从错觉到错乱何其短暂。不过,支持他或者反对他的吃瓜群众不用失望或者高兴,唐柏桥早就百炼成魔,他不会就此甘休,他必成领袖的错觉也绝不会停止。
刘晓东于芝加哥
2017年8月17日

 楼主| 发表于 8/18/2017 20: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曹长青文章的不同看法
作者:刘晓东
Editor note: Ms.Liu is not a stupid fool but an intelligent woman, why she repeatedly attack and demean Ms.ShengXue and Tang Baiqiao?! What is her purpose?
曹长青今天发出文章《我为什么掺和高智晟/唐柏桥之间的诈捐之争》,文中涉及诸多值得讨论的问题,也是非常值得搞清的当务之急,请容我一一列出我的看法,也希望大家各抒己见。
不同看法一:极权制度封锁下的大众判断就是正确判断吗?
大众常常是不清楚真相的一方,所以掌握真相的少数人才要向大众讲真相,而真相才是真正的力量。但中国讲真相的环境异常残酷险恶,在这种特务治国的的险恶状况下,往往握有真相的一方受到多方面威逼恐吓而不敢向大众说出真相,尤其最近高智晟提出的侵吞捐款之事,只有一个捐钱少的证人敢于站出来作证,而海外又顾及高智晟和国内证人的安全而不敢轻举妄动。就在证人要举证前,高智晟突遭绑架失踪。在这种情况下捐款人还敢说话吗?他们还敢以小失大,不顾生命和庞大的生意,为这区区七万美元与唐柏桥对峙吗?而邪恶的一方仗着背后强大的恶势力,大肆造谣污蔑,攻击高智晟,在推特上散布诸多高智晟假推,制造混乱,使大众更增加错觉。在这种情况下,不明真相的大众的判断能够说明问题吗?所以,那些不明真相的支持曹长青的大众,数量再多也不能说明曹长青正确。而民运圈内,了解唐柏桥人品败坏、道德尽失的人尽管只是少数,却是掌握真相的人,他们对唐柏桥的判断才是正确的。至于唐柏桥这次侵吞高智晟捐款之事,当事人跟我寥寥几语,我就知道此事确凿无疑,有事实有人证,而难的是中国这种特殊险恶的环境,让唐柏桥这个恶人钻了空子。
不同看法二: 判断一个人是以道德为准,还是以“划线归类”为准?
晚期极权的一大特点是:特务治国。当前中国情况则是:特务渗透海内外无所不在。拒绝承认和面对这个现实,不是愚蠢至极,就是别有用意。郭文贵身边也同样存在这种复杂情况,红脸白脸纷纷登场,支持郭文贵的特务大有人在。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划线归类成,谁支持郭文贵谁就是好人。这是个原则问题:到底应以道德为准则,还是以“划线归类”为准则?失去道德这个准则,就沦为共产党功利投机的粪坑思维,粪坑文化,粪坑做法。曹长青就真的这么思维简单,真的相信道德败坏的骗子唐柏桥的道貌岸然的瞎忽悠?长青先生应该去读读唐柏桥在2015年写的骗捐广告《紧急求援信》,这是个绝好的骗子的写照。他以离婚私事为由利用公共媒体搞骗捐,大摆苦肉计,而这次公开骗捐只是数次中的一次。今天有群友把唐柏桥这篇东西放在了微信群中,他的第一段话就能笑你一个跟头:“本来要赶在中国新年之际发表一篇文章,号召人民起来终结专制,实行全民大选。可是,因为我的家庭最近发生了一场变故。我现在风霜露宿,连一个安身之处都没有!”这就是惯骗唐柏桥的特点:冠冕堂皇,居心叵测。他号召人民起来,说得跟真的是的,其真实目的就是骗钱。唐柏桥骗去曾宏三万美元的恶行已足以给唐柏桥定性,更何况唐柏桥犯有诸多欺骗恶行。难道这样一个骗子去高调支持郭文贵,就变成好人了?这是什么混乱的道德标准?!
曹长青、袁红冰、辛灏年都是我交往过的人士,他们不是不知道唐柏桥人品的恶劣,我都曾告诉过他们,我写出数篇唐柏桥骗捐的详细文章和报导,他们也应该看到。他们现在仍坚持与骗子为伍,是因为他们没有应有的道德标准,只有“划线归类”的党思维,这是大陆中国人共同的人格问题,我也是经过痛苦的自省和自我修正才意识到,那个粪坑是怎样地扭曲了我们。正因为此,我对这类人格问题的感觉非常敏锐。只要看看袁红冰最近的视频名称《袁红冰教授痛斥中共走卒和伪类们对唐柏桥的攻击抹黑》,再听听他的空洞叫嚣,就能知道袁教授是怎样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为个骗子小人背书,至于那么大义凛然吗?真逗。袁教授是否看到唐柏桥在六月中旬视频中对我的生命威胁:“刘晓东,刘三妹,你的好日子到头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不收拾你,也有人收拾你!”你们三位挺唐“义士”对于唐柏桥这种对待女士的流氓嘴脸作何感想?
唐柏桥支持郭文贵是假,包装自己,欺骗大众,借机造谣污蔑疯狂攻击揭他欺骗恶行的人士是真。道德败坏的惯骗唐柏桥在支持郭文贵爆料中所起的负面作用已经愈发明显。
再一说,支持和反对是个大概念,很难用这个大概念去对郭文贵爆料这么复杂的情况“划线归类”。因为,郭文贵爆料的谈资巨多巨大,所谈观点也多,不要说他在许多政治概念上混乱不清,既便他在这方面是专家,句句是真理,也会出现众人的见仁见智,也会有人不同意郭文贵的某个观点,怎么可能用这么个大概念去一概而论地“划线归类”呢?
不同看法三:时间点是正当理由吗?
我们揭露唐柏桥已有好几年了,唐柏桥行骗作恶也早就长期存在,从没有间断过。揭露骗子随时都应该,不需考虑何时才算合适。可曹长青和袁红冰却认为,在唐柏桥召集大会的时间点上揭露唐柏桥就是中共走卒和伪类。照这种逻辑,任何时候你们都可以因为唐柏桥的不同活动而定时间点,也就是说,我们任何时候都可能因为你们定的时间点而不能揭露惯骗唐柏桥。而时间点是正当理由吗?非也。连骗子唐柏桥召集的这个大会都是个包装自己的骗局,你们愿意为他站台,把他当成战友,那是你们的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你们凭什么给我们揭露骗子设置时间点?还对我们打棍子扣帽子?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逻辑混乱的问题,而是霸道无理的帮派恶习的问题。
不同看法四:美国陪审团判案的无罪定论适用于判定惯骗唐柏桥行骗的反常案例吗?
唐柏桥经常打着各种名目和名人之名骗捐,最近就是因为他打着国内著名访民倪玉兰的名字骗捐而在推特受到质疑,也因此与企业家访民袁建斌发生矛盾,致使袁建斌雇佣私人侦探公司查出唐柏桥更多更可怕的严重问题。袁建斌也曾是唐骗的受害人,2015年,唐柏桥打着造李旺阳铜像的名目在网上骗捐,一直关注中国民主大业的袁建斌一下就给唐柏桥寄去五千美元。有朋友错告我袁建健捐了五百美元,这次见到建斌才得知,他捐的是五千美元。建斌告诉我,他多次捐助民运,每次都从来没有少于五千美元的。可是唐柏桥编了个骗捐广告就坐等收钱,根本不造铜像。像建斌这种热心中国民主事业的受骗人有多少?对唐柏桥“筑巢引鸟”“截流基金”的欺骗恶行,如遵照美国的无罪定论,我们又如何一次次地在网上揭露唐柏桥这个惯骗?
高智晟的这两篇东西,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写出的。尽管难以克制气愤之情,但在那种险恶环境中,指证骗子则更要证据确凿,谨慎又谨慎。曹长青不了解真相实情和内情,只凭感觉和猜测下判断,且连发两篇文章去指责处于弱势的高智晟和耿和,此两文的文字表达和逻辑思维都很不堪,理应引发众怒。更何况,依仗强势指责弱势也是一种趋利行为,利益并不是都以金钱来表现的。
民运圈的大男人们,时间点到了!你们应该站出来做视频、写文章谴责唐柏桥的欺骗恶行了!不要让我一个女人为你们男人代劳,去承受袁教授的棒子和帽子。当然,你们比那三位与惯骗唐柏桥为伍的、做战友的“教授”和“家”们要强,他们的是非道德观令我极为不齿!
刘晓东于芝加哥
2017年8月15日星期二
文二:
爆料行动中出现的人物愈发迷离纷杂 (修正版全文)
作者:刘晓东(笔名三妹)
作为发表过数篇文章和一次语音音频支持郭文贵爆料的积极支持者,我虽深知郭文贵对极权制度、政府与人民关系等政治观念混乱不清,且听不得不同意见,但我仍对郭文贵持维护和容忍态度,从不提异议。直到昨天读到曹长青的文章《高智晟妻子耿和应该出来澄清》 ,我实在忍不住了,不得不说说我这半年来的观察和思考。
半年来,郭文贵多次表扬臭名昭著、问题巨大的唐柏桥并最终任唐为亲。由此可见,郭文贵交友用人不以道德为准,而以利益为准,以唯我是用为准。他几次强调,谁支持我,谁就是我的朋友,哪怕他对全世界都坏,对我好就是朋友。言外之意,用人交友无需道德判断,只需为我是用。这种混乱狭隘的判人标准和道德观,必会产生负面后果。
我所知道的两个原来极热情的挺郭群友因此而伤心地停止了声援行动,其中一个男群友对我说,一群哥们儿都对郭文贵挺失望。昨天,杨丹荷也在读了曹长青文章后疑惑不解地跟我电话谈了两个多小时,为这种无视道德、以个人利益站队的情况感到担忧和难过。显而易见,唐柏桥的捧杀马屁术令郭文贵很受用,而唐柏桥的历史和现实的欺骗恶行对郭文贵爆料行动的负面影响和破坏作用不容忽视。照此以往,郭文贵身边还会凝聚起具有道德感召力的正义之士吗?
郭文贵是从那个“商靠官“的无道粪坑中发达暴富的,他常年养成这种功利性的唯我是用的思维方式和行为习惯,不足为怪,怪的是海外这些顶着政论家、史学家、法学家头衔的“民主人士”,他们也是唯我是用、无道德标准的功利之徒,为了利益而丧失自己应有的独立性。
曹长青这篇文章则把这种功利性表露无疑。他完全不知道唐柏桥截留七万美元捐款的真相细节,也不容身处残酷环境的国内证人需要时间,他就在第一时间急不可耐地掺合进来瞎推断,推断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不知感恩唐柏桥夫妻的“帮助”,曹还站在道德高点不顾事实地把美国定为黄金乐园,批评耿和冤枉了乐园美国。在他眼中,生活在这个“乐园”中不可能发生耿和所说的艰苦谋生而累到腿肿的情况。他为维护唐柏桥而发出的具反常倾向的偏见推断显而易见。
我所知道的诸多同胞,包括我自己,都没有曹长青的超人才能和幸运,不可能像曹长青那样得到台湾绿营的资助而过着滋润日子,我们都在美国经历过数年的累到腿肿的艰苦奋斗的日子。因此,我非常理解耿和女士比我们当初更困难的现状,她不会说英语没有任何技能,找工作难上加难,可她还要养活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小儿子来美国那年才五岁。她唯一从何俊仁律师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管理资金中所得到的资助绝无可能支撑一家三口的巨大开销,而这个资助也不是永久性的。
耿和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妇女,吃苦耐劳,不怨不悔,跟着高智晟受了那么多苦难也从不抱怨,受了唐柏桥那么多欺负也搞不明白。她不懂政治,不善言辞,遇到痛心的事儿,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顶多自己哭一哭。正因为巨大的生活压力,正因为一时糊涂,耿和才在明知唐柏桥人品败坏的情况下,还是接受了唐柏桥夫妻提供的这份所谓的“合作生意”,其实不过是挣一份微薄的清洁工工资而已,也仅维持了四个月的时间而已,仅仅是从2015年6月到9月。10月底时,我们发出由我执笔的揭露唐柏桥的公开信,唐柏桥夫妻竟因此迁怒于耿和而把耿和踢出“生意”。他们无端指责耿和与我通电话,逼问耿和什么时候、为什么与我通电话,与我通过几次电话,一大串的逼问,全是侵犯性的不当言语和行为,还借口要法庭见证而逼迫耿和写下这些问题的交代,还威胁说,你现在不说,到法庭上也得说!由此可见,唐柏桥夫妻侵犯耿和的人权是多么地霸道无理!而耿和确实柔弱得像棉花,不懂得美国法律,不懂得自己应有的权利,又因三年受中共迫害的恐惧感一直挥之不去,这就更加使她软弱可欺,她被唐柏桥一次次地威逼利诱、欺骗迫害,吓得不知所措。今后我会把唐柏桥如何欺负迫害耿和一家的事情都写出来,以正视听。
唐柏桥截留侵吞国内数个企业家捐给高律家属的七万美元捐款的事儿与唐妻耿静的生意无关,与当初法轮功募捐的三万美元也无关。在高智晟不点名的声明发出第二天,唐柏桥夫妻就急慌慌地发出视频申辩,他们过度心虚的反常表现跃然频幕,唐妻耿静拿出她与耿和的“合作生意”,拿出那四个月她付给耿和的工资细则,显然是欲盖弥彰。还有人拿出法轮功2009年为高律师募捐的三万美元的老黄历,显然是搅混水。
曹长青也不甘落后地及时发出文章,以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证据来挑战弱势的耿和,嘲笑高智晟的法律知识,好像高律师是在无理取闹、没有证据地诬陷“好人”唐柏桥,其实曹长青这篇文章才是急唐柏桥所急、逻辑和视角均混乱不堪的自曝其丑的垃圾。谁还看不出来,如果不是背后有着巨大利益的驱使,他怎会不顾降低个人尊严和身份向滥人唐柏桥示好,怎会在不了解一丝丝真相的情况下如此急不可耐地去为臭名昭著的惯骗唐柏桥说话?
昨天,有一位曹粉给我来电话,一声不迭一声地说:“ 曹长青完蛋了,曹长青完蛋了。“ 我说:“他完蛋不了,他出再大丑也照样拿钱过滋润日子。倒是你这个曹粉失望得要完蛋了。”   他本就心中窝火,听我这么一说,就冲我发来:“晓东!你忘了你自己当初怎么被唐柏桥欺骗蒙蔽的了吗?!你现在倒成了明白人啦!” 我马上道歉,表示我只不过是多次受骗后才明白的,而现在情况更多变,人性更复杂,即便明白了老情况,又会出现新情况,唯有保持独立性和清晰的思辨力,才能不被迷离纷杂的乱象和人物所迷惑。
那些与道德败坏的惯骗唐柏桥为伍的诸位“名家名士”们,你们的独立性何在?你们应有的思辨力又何在?你们具备什么正义力量去支持郭文贵的爆料行动?
刘晓东于纽约曼哈顿
2017年8月12日
附:
微信和推特正在盛传文章“一个推友的意见”,我修正了几个错字病句,特此附上如下:
赖建平的推文用心险恶,它既会让有道德有理智的推友远离郭和民主运动,又会让体制内的官员对民主转型和郭爆料产生恐惧与仇恨的巨大抵触心理,更会让人联想到郭爆料是“造谣、咒骂、抹黑、仇杀”等赖建平提倡呼吁的非理性疯狂报复的不道德行为。轻信者若照他的呼吁而行动起来,只会给大规模抓捕和血腥镇压制造口实,最终导致社会大动乱,进一步毁掉人民和国家。
赖建平的这些呼吁通过他支持郭文贵的视频、他谈海航的视频而被有计划有配合地隆重推出,获得郭的信服和大力表彰,迅速在推特上窜红,与美猴王、雾葶一样,被郭宝胜、唐柏桥配合呼应,以连发推文来煽动不择手段的社会暴力,他们试图使正义理智支持郭爆料的人怀疑郭的人品、判断力、诚信和公信力,纷纷远离甚至反对郭;他们试图使郭的爆料和推动真正依法治国的正义事业流产,他们进而试图使郭陷入左右为难的是非之地,心力交瘁,应接不暇,最终置郭于绝路死地。这是非常阴险恶毒的海外战线的战略计划,正在实施且非常成功。
郭文贵不能明辨是非善恶,不能近君子、远小人,不能与他们果断切割。对于臭名昭著的唐柏桥,郭还说只要对我好,对天下人坏也是我的朋友,这些话令人心寒,令人看到他也不顾道德,没有公义。结果是,好人怀疑并远离他,坏人捧杀他。

 楼主| 发表于 8/19/2017 15:37: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远离共特骗子唐柏桥是智者之智   作者:卞和祥                          editor note: for the record only, the author is a suspected spy in fact.                    
由于拒还贷款等问题,唐柏桥被美国信誉公司评定为信誉破产的looser(失败者),不被美国主流社会所接受,也没有美国公司会雇佣唐柏桥这样没有信誉的人。所以,唐柏桥在美国二十多年,连一般工作都无法找到,一直吃软饭,由老婆养活,同时还打着各种名目骗捐。两年前,他突然有了生意和大进项,他在最近的天天视频中也多次吹嘘他的生意,说自己只要稍微做一做就是百万美元进项{???}。据查,唐柏桥的丰厚狗粮来自赵家,是中领舘的资助这个“民运骗子” 近来声嘶力竭地兜售他发起的“民主革命动员大会”,他是为了撒网捞鱼,圈人圈钱。按照常理,这样一个声名狼藉、劣迹斑斑的惯骗撒这种网应当不会有多少人上勾。可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情况违反常情常理,许多人踊跃报名参会,呈现着飞蛾扑火的趋势。是否他们头脑进水,连常识常理都不具备了?实情并非如此。
根据调查与追踪真相,我们得知,大多数的 “参会者”是来自于大陆上海与郑州两地的两家网特网警群集的网络公司,並且全部用的是假名。由此可见,踊跃参会的假象是唐柏桥和中共国安伪造出来的,是企图用这种假象左右民意。
当然也有一些没有头脑、徒有革命热情的飞蛾报名参会。他们不明真相或不愿意了解真相,他们才是唐柏桥真正要猎取的目标。他们的真实籍贯、姓名、电邮、住址则是共特骗子唐柏桥用以向中共换狗粮的筹码。这种肥缺交易唐柏桥早已做过,几年前,在辛亥革命壹佰周年时 ,唐柏桥就召集了个革命动员大会,表面上由辛灏年资助,上演了引进共特、钓鱼等同样伎俩的钓鱼骗剧
令人奇怪的是,少数几个“反共学者” 竟然将 “信为万物之本” 的古训扔在一边,与不讲信用的骗子唐柏桥为伍,为骗子背书,为这个钓鱼大会背书。他们其实非常清楚唐骗的欺骗恶行,他们之所以愿意臣服在这个臭名昭彰的骗子加共特的旗下,我认为,原因有二:一是有利可图有名可扬的心态,二是误以为唐骗稳操胜券地会得到郭文贵的信任和资助,尤其是眼前这场唐柏桥召集的即将召开的大会得到资助。殊不知郭某的智商远高于他们几个,郭文贵既不出钱也不看好这个大会,还发问 “开这个会有什么用?” 其实,郭文贵连见都没见过唐柏桥,哪来的信任可言?他俩之间的亲密关系,都是唐骗自己吹嘘编造的假象。只不过,唐骗夫妻要见文贵之贼心不死,就在几天前,他们竟然不惜花数百美元一天的高价在郭宅附近的川普大厦住了七天,天天或冒着炎炎烈日,或风雨无阻地去中央公园转悠,去郭文贵住的大厦转悠,却天天无功而返。看来,国安出身的文贵深知共特唐骗的狡诈凶残,为了自身安全,不见唐柏桥的原则决不改变。最近文贵快刀斩乱麻地拉黑唐骗与他的女搭档美猴王。我认为,文贵切割得好。
我还认为,文贵与唐柏桥的切割值得辛灏年、袁红冰、曹长青三位借鉴,不要把清誉当常器,不要因为与骗子为伍毁了自己的清誉,甚或卿卿性命。
当年王炳章和彭明对身边共特不警惕,只图 “利用”,结果下场悲惨。更可疑的是,曾毫无戒心地与共特唐骗经常来往的反共义士李大勇,以及曾对唐骗言听计从的访民先驱胡燕,一个身强力壮突发肝坏死暴毙,一个在自由美国无缘无故忽然失踪。
这些残酷的事实,应当引起三位先生与众多无脑飞蛾们的深思与警惕。
被唐柏桥骗去金钱,既便是巨款,也不算大事,可如果入了唐柏桥的圈套和陷阱而丧失生命与自由,那则是天大的事。                              
唐柏桥是个极为危险的恶人,远离这个恶人才是智者之智,否则会一失足成千古恨,后悔莫及。                                 
            
卞和祥写于欧洲旅游途中
2017年8月19日

 楼主| 发表于 8/19/2017 15: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谈唐柏桥其人其事/茉莉
作者:茉莉
我和唐柏桥都是六四后入狱的湖南政治犯。他先出狱到香港,后来我出狱也逃出来。当时香港“亚洲观察”的英国人罗宾问我:是否收到他委托唐柏桥转我的一笔捐款,我说没有。罗宾很生气,说我一定忘记了,因为他交给唐柏桥一笔钱是救助我们湖南这些政治犯的。我还是坚持说实话,罗宾对唐柏桥很失望。
当时唐柏桥已经去美国了,我们湖南的流亡者在香港开了一个会,就谁收到捐款谁没收到做了一个当面调查。结果发现,唐柏桥只给了他几个哥们(editor note: whether Tang put all or part of the money to his own pocket? if he did not have himself but to his friends, his action is not suitable and serious wrong, but not deceit. )。后来主持者税力(现在英国)打电话给美国的唐柏桥汇报情况,说我们多人没收到钱怎么办,唐柏桥要我们“向前看”
1993年底我到了瑞典,后来刘青和刘宾雁来瑞典,我和他们谈过此事。当时刘青与唐柏桥要好,不肯过问此事。后来还有封从德等人问过我,表示不相信。此外海外民运不少人知道。有人传口信给我,说唐柏桥希望我不要提此事了,我说请他把钱还给我,我每年都要资助国内政治犯。他没有还钱。二十年过去,我没提了,去年三妹公开了郭罗基先生给她写的信涉及我的事情。(附后)我也没有吭声。因为我也老了,不想和这种无赖有什么交道。
由于自己的遭遇,我对所有揭发唐柏桥骗捐的人都很理解。其他人如曾宏等说唐柏桥骗了他们的钱,我都不想管。但高智晟一家的遭遇实在太悲惨了,我作为最早的受害者,要是不说句话,对不起国内受害者。
茉莉2017年8月17日
附:
郭罗基给三妹(晓东)的信:“晓东:唐柏桥的前妻龙小姐,我认识,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内心善良,外貌漂亮,被唐骗了、坑了,毁了青春。他现在又骗上一个叫耿静的女士了吗?真应该让耿女士清醒清醒。我是否告诉过你有关茉莉的事?茉莉原名莫莉花。六四后坐了三年牢,出来后生活无着。亚洲人权观察的Robin 从香港送进去一笔钱,让唐柏桥转给莫莉花,结果被他(唐柏桥)吞了。”
close全部跟贴
愕然之! 唐夫 [0 b] 2017-08-17 20:16:19 [点击: 29] (1390134)
这怎么能说成是骗捐呢? 实子 [142 b] 是私吞 2017-08-17 17:18:32 [点击: 125] (1390115)
这是贪掉捐款。怎么会有这种人。民运又不是垃圾桶,什么货都装 焚琴煮鹤 [0 b] 2017-08-17 18:39:26 [点击: 46] (1390125)
看来你头脑真是不行。私吞就不能留点零头给哥们以便以后做假证? 徐水良 [874 b] 2017-08-17 17:25:24 [点击:

 楼主| 发表于 8/19/2017 17: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川海:从唐伯桥看民运人的一些猫腻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9日 来稿)   
    进入中国民运群体的门槛很低,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愿意,任何人就可以是民运人士了,其中也包括中共特务。在这方面,徐水良就说过,民运群体里,三个人就有两个是特务,而且,我也看到过有人说徐水良本人就是特务,而徐水良的嘴里,中共特线在民运圈子里多得去了,并对同仁大加鞑伐。在这方面,徐水良虽然有些夸张,起过坏作用,但也说明了特务的渗透十分严重,也很实际。
     但是,作为没有门槛阻拦的民运群体,如果说不要特务进来,那是天方夜谭了。所以,抱怨特务进入民运这个无形团队未免多余,别说是特务,就是唐伯桥这样的同仁可能不是特务,他在民运团队里的作用,比特务的破坏力还弱吗?更不要说特务这种无良人进入民运团队在起什么作用了。
    唐伯桥被曝光的一些事情,无非就是在钱财上没有什么诚信不说,还有点下里巴人的做派,这种没有什么诚信的卑鄙让人揭穿出来,的确不怎么阳光。而且,高智晟的家人被利用,成了他的摇钱树,的确不咋地。甚至可以说,就那么几个钱,把自己的人格都出卖了,未免得不偿失。唐伯桥也太智商与情商全然过低。
   
    唐伯桥所攻击的同仁,都是有缺点的,甚至是不可以交往的人,现在有几个同仁,三妹、茉莉、易改等直接揭穿出来,唐伯桥估计无话可说。原本就是,一个欲在政治坛台混的无良人,不论站在哪里,由于自私贪婪无耻,都不会有什么优点让人得到一些利益,也就只能被远离。唐伯桥这一番子的折腾,也差不多了,平时又好攻击人,末了自己也就不咋地。
   
    本来,客居海外,大家都很困难,要是谁是大富翁,谁还在意那一点点钱而说三道四吗?高智晟在地狱里承受魔鬼的煎熬,他的家人被迫远离他乡,来到美国,唐伯桥不给予帮助也就罢了,反而把人家当成摇钱树,自己喝人血,这未免太卑鄙了些。弄得我们一向不看坏其人的以后在交往中,不可能在作为同道与其共局。
   
    这是唐伯桥最不值得的行为。然被当成骗子,其实鄙人也有过,只要问心无愧,那就继续“骗子”就是了,关键是骗子无非就是骗财骗钱骗被宠,如果这三点都没有,那说明这个“骗子”是被栽赃的。唐伯桥不妨说明一下,自己是否这三点都没有吗?若是都有,哈哈,估计我们的同道一旦知道其这样的水准,怕是不会作为朋友再来交往,刘青早就不会,因为与其交道,稍不留神,就会被坑蒙拐骗一把的话,不仅钱财受损,名声也不好了。试想一下,谁愿意继续做这样的傻子?
   
    本来,大家互相帮助,那是最基本做人的底线,而我们民运人帮助同道渡过难关,更是义不容辞的事情,可是也有些人,总觉得自己的无知,做了十年牢,就成了被供养的资本,用他自己的话说:“全中国人民都欠他的人情”,使我们周围的同仁一位暗地里责怪我“怎么弄了个这么个垃圾到我这里来”的让我羞惭。这样的人,自我感觉良好,都应该给予他物质上、资金上的供奉,因为他为了人民坐牢了,而且还在十年以上。如果谁不帮助他,谁就是坏人,骗子,无良人了。
   
    看看唐伯桥唬人的简历,总觉得他不应该做这种无耻的小事,可是,高智晟也好,其他国外同仁也罢,一起站出来揭底,这说明了什么?还不是太自私的缘故?唐伯桥毕竟做过“六四领袖”,被中共抓捕过,至于受罪与否,还很难说,因为我们只要有民主思想的人,哪个不是受害者?难道我们选择的道路上受到的磨难还需要别人给买单吗?
   
    如果具备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为民思想,那么还有谁欠债的说法吗?如果没有仅仅是为了哗众取宠或者是为了淘金,失败了更不应该盼望别人买单。因为是你自己愿意做的,大家没有人怂恿你,更没有义务给你什么供奉。
   
    唐伯桥不仅在钱财上乐意牺牲同道利益,更可恶的还是比中共特务还不齿的就是随欲攻击诽谤同仁,原以为值得尊敬的高人,就是因为自己一件件的事情确实让人哭笑不得才产生了相反的效果。中共特务做不到的事,唐伯桥给弥补了不少。不知道特务组织给不给他拨款,或者发点补贴。因为中共绑架了中共国一切资源,大把的票子没有地方用,扔给唐伯桥一点点,那不在话下。关键是唐伯桥能不能得到中共特务的欣赏?
   
    郭文贵就对唐伯桥有点好感,唐伯桥帮助郭文贵欲“黑”掉《博讯》,鄙人真不知道韦石先生与他们有什么仇恨?就是因为公用的坛台上发了一些不利的消息,就“黑”掉,未免说明了一个人的城府肤浅太多。
   
    而且,有个叫喻智官的先生在《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对我们民运名角的质疑的确值得我们深思,有些名角的确在郭文贵爆料方面确实起反作用,并能根据实际调查说明与印证郭文贵简直是胡说,这一点,的确很愚蠢,有些人呢,可能是遥向向习共献媚,也说不准,反正鄙人不看好这种人。但是,除了不反对郭文贵爆料外,我们也没有义务支持其爆料,因为郭文贵看不起我们这些叫花子,我们干么要支持他呢?他们内部撕咬,不外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与我们没有多少关系。我们只能看戏,别无其它。
   
    再说,中共以来,什么时候不是用欺骗,用谎言蒙蔽国人?他郭文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不行?反正他们自己人都是尔虞我诈,互相欺骗,为民作为民运人,为什么也要揭穿郭文贵在说谎呢?他不说谎的,你可以证实下嘛?好让习共这伙贼人更暴露在阳光之下。
    至于郭文贵这种垃圾人,永远不会是我们的人,他不过就是一个被习共欲抓捕的盗国贼,虽然盗国贼太多,中共的每个实权人都是,包括习王两个。只是,我们没有能力令其失势而已。到是郭文贵跑到美国,一边躲避习共的通缉,一边与抓捕他的后台老板叫板。这很好,我们才不反对,但不会支持。因为我们的人都追求道德修养,行的正站得直,与郭文贵岂能使一伙的呢?而且,在郭文贵的眼里,我们就是一群花子,郭文贵不用我们帮助他,加上在国内嚣张跋扈惯了,对于我们民运人的指责,那是受不了的。所以他率先攻击民运人,才触发了一些民运人揭其丑行的舆论。
   
    唐伯桥可能是郭文贵的文棍,不过,郭文贵一向都是掏别人的口袋,估计唐伯桥搞不到郭文贵的钱用。到是积极与郭翩翩起舞,大家都看得清楚,逗得郭文贵非常地舒服。只是,我们都知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什么人找什么人做友,这种自然的“抱团取暖”的确让我们看到不少的无耻来。
   
    最后,说明一下,不管你是不是民运人,是不是名角,是不是坏类,只要是你骗人钱财,就不是好鸟,不管你是谁?至于唐伯桥,如果能悬崖勒马,把侵吞同仁的钱财,慢慢地吐出来,还给人家,还有救。否则,只能是遗臭万年!
   
    ahang2016@gmail.com
   
    2017年8月18日写于台北

 楼主| 发表于 8/21/2017 13:59:05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年底我曾查询过“骗”了三千美元的先生,听取了他的事实陈述,我当即指出唐先生在办理此事过程中确实有严重过错,属拖延办事不利的严重过错,但不可能是为了骗钱。但此事唐先生确有严重过错。此后该先生未再继续指责唐先生。另一位声称唐先生骗其三万美元的先生,我曾于2016年1月和3月间两度试图查询具体事实,但该先生婉拒调查,核实真相。今天第一次闻知该款是其当着辛灝年先生之面承诺支持唐先生创办民主大学的捐赠款。而捐赠款的所有权自承诺捐赠交付之日起生效且不得反悔。若事后半年捐赠人反悔,并不具有追回捐赠款之权。至于另一万美元捐赠款,捐赠人明确则是给唐先生用于改善生活的款项。日前徐水良公然指控辛灝年和唐柏桥是中共特务,召开革命大会目的旨在为共产党提供信息以便一网打尽。其实徐水良极可能是叛卖革命的共特!徐肯定是最无赖无耻的家伙。
 楼主| 发表于 8/21/2017 19: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2/2017 03:43 编辑

郭国汀820视频是瞎分析胡判断

作者:刘晓东

编按:历史纪录仅供参考。刘晓东是个信口胡说八道典型的不懂装懂的家伙而且有严重共特嫌疑,刘刚先生对她的共特嫌疑有极详尽令人信服的论证,刘晓东与卞和祥经年累月专门恶意攻击诽谤反共最坚定之盛雪和唐柏桥,其目的旨在搞臭搞垮他们的名誉。吾不与此种表面反共实质助共之无德无耻之徒浪废时间。

昨晚我看了郭国汀的视频《郭国汀律师力挺郭文贵之二:高智晟唐柏桥“骗捐门”孰是孰非?》,深感悲哀和愤怒。
对于高智晟律师在8月7日发出的不点名声明,郭国汀既不知道真相,又没有思辨力和判断力,却只是一味地瞎分析胡判断,丢人现眼!真不知道郭国汀怎么当律师判案子的!

让我来开导一下郭律师僵化混乱的思维:先去读一读下面茉莉写的这篇叙事小文,再联想一下,交到唐柏桥手中的给高智晟家属这笔七万美元的捐款,其递交形式有没有可能是与给茉莉等一批政治犯捐款的相同的递交形式?
虽然这种递交形式原始得不可理喻,但这确实是中国人惯用的递交形式,也是民运人士之间递交捐款的惯用形式。我自己也经历过这种递交和转递形式。

郭国汀认为,高智晟在国内山沟里面,被中共严密监控,不可能获得信息,所以郭国汀判断高智晟的指称是子虚乌有,过于草率。郭国汀这个逻辑推理不成立。因为,高智晟的指称只是一个简单的真相问题,有事实有三个人证,造假可能很小,只需一个电话就可以得到真相信息,就可以判断。照郭国汀这个逻辑推理,是不是也可以推理为,只要高智晟不离开那个山沟,他所获知的所有真相就都是子虚乌有?郭国汀这种毫无逻辑的思维方式荒谬得太离谱。且高律师也不是郭国汀所想象的那样连用手机的自由都没有,他不是在监狱。

郭国汀以这种想一招是一招的判断方式作出的另一个判断也是差之千里。他说,唐妻耿静和高妻耿和之间经营家庭旅馆所产生的矛盾纯属于相互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产生误解,这种误解很可能放大而产生双方合作不愉快以致分手。郭国汀的这个判断又是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的瞎分析胡判断。而真相是,高妻耿和是被唐妻耿静突然踢出生意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因为我执笔写了一封公开信谴责耿静对我的电话骚扰,唐耿夫妻俩人便迁怒于耿和,逼问耿和是否与我三妹有电话联系,什么时候联系的?联系有多频繁?还逼耿和写法庭证词,还威胁耿和,你现在不说,到法庭上也得说!耿和不懂自己的权利,吓坏了。由此可见,他们一直用胡萝卜加大棒控制耿和,连与我三妹通电话也成了罪状,他们就这样把耿和踢了。他们是在严重干涉耿和的人权。耿和只是做一份清洁工的工作,这种简单的“合作”关系不需要复杂的沟通和交流,也不可能产生什么可以放大到分手的误解?是郭国汀古怪离谱的头脑在乱放大!
高智晟律师是知道真相才做出判断,而郭国汀律师是不知道真相就以他古怪离谱的头脑瞎分析胡判断。两者之间是天壤之别。
我相信,给高智晟家属的捐款将会像给茉莉等一批湖南政治犯捐款一样地水落石出,唐柏桥还会巧舌如簧地说“向前看”。
郭国汀还把高智晟的“不点名声明”与唐柏桥筹办的“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扯在一起,指责破坏大会,理由是时间点差不多。这种牵强附会地生拉硬套,是共产党整人的惯用方式。郭国汀你凭什么?!你们把唐柏桥搞的骗国内吃瓜民众的“钓鱼大会”吹得天大,李洪宽等民运人士却嗤之以鼻,李洪宽说它是“特务大会”,照郭国汀的逻辑,李洪宽也在“破坏大会”。在我眼里,唐柏桥筹办的这个大会只不过是他行骗的又一个道具,有啥了不起?郭国汀凭什么拿这个“钓鱼大会”吓唬人,这种共产党式的整人方式又吓得了谁?!

郭国汀在视频里最后还提了一个问题:“(唐柏桥)这么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有没有可能为了这个几万块钱去摧毁自己的政治生涯?”郭国汀以他的判断习惯作出的判断是:这种可能等于零。

唐柏桥有没有理想和抱负,不是你郭国汀凭空瞎说就能说成的。而数人指控唐柏桥骗钱,都有事实、有人证,茉莉的叙事小文就是实证之一,韩晓榕也是一个受害人(见文章附二)。给高智晟家属的这笔捐款数目大,递交手续却不严谨,没有监督,最近才发现没有转到。

对此,郭国汀首先想到的问题应该是:这笔钱对唐柏桥这样一个惯骗有没有可能极具诱惑力?郭国汀的问题不应该是,唐柏桥有没有可能为了这个几万块钱去摧毁自己的政治生涯。因为,在美国这样的言论自由国家,唐柏桥这样打着民运旗号搞政经双重行骗的骗子的“政治生涯”是很容易维持的,他只要召集个革命大会,说一套头头是道、冠冕堂皇的“改革已死,革命当立”的震撼人心的大道理,就能骗取一批吃瓜群众的热捧,就能得到辛灏年“教授”的赞赏,既便他是骗子也不是问题。而我们揭露唐柏桥的行动却是难上加难,从今天郭国汀和辛灏年为唐柏桥说话的视频,就可以清楚知道这点。因为,揭露骗子需要大量的具说服力的事实和证据,而为骗子瞒谎,只需要郭国汀这样不负责任的瞎分析胡判断。又因为,众多忙于生计的芸芸众生是很容易被辛灏年这样的“教授”和唐柏桥这样的骗子忽悠的。
刘晓东于芝加哥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凌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7/2017 21:43 , Processed in 0.04219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