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郭国汀

[人物事件]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8/21/2017 19: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2/2017 02:54 编辑

刘晓东为何经年累月专门攻击诽谤污辱坚决反共的盛雪和唐柏桥先生?她为何不将时间和精力用于反共党暴政?!刘犹如疯狗一般乱咬究竟为哪般?!
 楼主| 发表于 8/21/2017 19:2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2/2017 04:10 编辑

为骗子猴急成这样,正常吗?
——看郭国汀和辛灏年视频有感
作者:刘晓东

编按:历史纪录仅供参考。刘晓东是个信口胡说八道典型的不懂装懂的家伙而且有严重共特嫌疑,刘刚先生对她的共特嫌疑有极详尽令人信服的论证,刘晓东与卞和祥经年累月专门恶意攻击诽谤反共最坚定之盛雪和唐柏桥,其目的旨在搞臭搞垮他们的名誉。刘晓东有关盛雪和唐柏桥之文早已构成诽谤罪和诽谤侵权,此文刘同样已构成诽谤侵权。刘同时受徐水良这条疯狗影响至深,也许更年期更令其神经错乱?!吾不与此种表面反共实质助共之无德无耻之徒浪废时间。

昨晚(2017年8月20日)看了郭国汀的视频《郭国汀律师力挺郭文贵之二:高智晟唐柏桥“骗捐门”孰是孰非?》和辛灏年的视频《给不给唐柏桥革命》,我对他们视频中太多的硬伤,深感遗憾和鄙夷,觉得他们是在故意混淆概念。比较这两个视频,郭国汀还能心平气和地瞎分析胡判断,而被称为教授的辛灏年却在他视频的后半部分不断地声嘶力竭地叫嚣,喊出一连串的混淆概念和逻辑不清的问句和判断。为个骗子唐柏桥气急败坏到这般地步,正常吗?
本来,今天清晨我已经群发出此篇文章,但是几个小时睡醒后,看到我所在的微信群里都在群发茉莉的“一份迟来的证词”和一些推的截屏。所以,我决定大幅增补这篇文章,并改变文章题目。下面,我先说郭国汀视频中的不实之处,再说辛灏年视频中多处转移和混淆概念的地方,这部分是发出文章初稿后又增补的。
对于高智晟律师在8月7日发出的不点名声明,郭国汀既不知道真相,又不具思辨力和判断力,却一味地胡乱分析判断,丢人现眼!真不知道郭国汀怎么当律师判案子的!
请允许我先来开导一下郭律师僵化混乱的思维:先去读一读下面茉莉写的迟来的证词,再联想一下,交到唐柏桥手中的给高智晟家属的这笔七万美元的捐款,其递交形式有没有可能是与给茉莉等一批政治犯捐款的相同的递交形式?
虽然这种递交形式原始得不可理喻,但这确实是中国人惯用的递交形式,也是民运人士之间递交捐款的惯用形式。我自己也经历过这种递交和转递形式。
郭国汀认为,高智晟在国内山沟里面,被中共严密监控,不可能获得信息,所以郭国汀判断高智晟的不点名指称是子虚乌有,过于草率。郭国汀这个推理的逻辑不成立。因为,高智晟的指称只是一个简单的真相问题,有事实,有三个人证,造假可能很小高智晟只需一个电话就可以得到真相信息(编按:高和高夫人身边常年围着一批共特几乎是铁定的,而刘晓东极可能是其中之一,误导高的特务一定是已经赢得高信任的潜伏共特,共特要编造伪证及伪证人易如反掌),就可以下判断。照郭国汀这个逻辑推理,是不是也可以推理为,只要高智晟不离开那个山沟,他所获知的所有真相就都是子虚乌有?这种毫无逻辑的推理荒谬得离谱。且高律师也不是郭国汀所想象的那样连用手机的自由都没有,他不是在监狱(高自称共匪禁止其看医,24小时全面监控)。

郭国汀以这种想一招是一招的判断方式所作出的另一个判断也是差之千里。他说,唐妻耿静和高妻耿和之间经营家庭旅馆所产生的矛盾纯属于相互之间的沟通和交流产生误解,这种误解很可能放大而产生双方合作不愉快以致分手。郭国汀的这个判断又是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猜瞎的。而真相是,高妻耿和是被唐妻耿静突然踢出生意的,原因是因为我。是因为我执笔写了第一封给唐妻耿静的公开信,表示对素不相识的耿静突然给我电话的不解,并揭露唐柏桥的欺骗行为(编按:我早已知严重误导高夫人者正是刘晓东,刘自2013年始到处公开发表散发几十篇诽谤唐柏桥文)。唐耿夫妻俩人便迁怒于耿和,逼问耿和是否与我三妹有电话联系,什么时候联系的?联系有多频繁?还逼耿和写法庭证词,还威胁耿和,你现在不说,到法庭上也得说!耿和不懂自己的权利,吓坏了。由此可见,他们一直用胡萝卜加大棒控制耿和,连与我三妹通电话也成了罪状,他们就这样把耿和踢出“生意”了。他们在严重侵犯耿和的人权。耿和只是做一份清洁工的工作,这种简单的“合作”关系不需要复杂的沟通和交流,也不可能产生什么可以放大到分手的误解?是郭国汀古怪离谱的头脑在乱放大!

高智晟律师是知道真相才做出判断,而郭国汀律师是不知道真相就以他古怪离谱的头脑瞎猜。两者之间是天壤之别。
我相信,给高智晟家属的捐款会像给茉莉等一批湖南政治犯捐款一样最终水落石出,唐柏桥也还会搅动他的如簧巧舌说出类似“向前看”的高调。
郭国汀和辛灏年俩人的思维方式一样,他们把高智晟的“不点名声明”与唐柏桥筹办“中国民主革命大会”扯在一起,意指高律师破坏大会(编按:高智晟明显被共特误导利用来破坏首届民主革命大会!),理由是因为“伟大的高智晟”的声明是在唐柏桥要办民主革命大会前发出,虽然远在近两个月前,大会召开日是9月30日,而高智晟发出声明是8月7日。这种捕风捉影牵强附会的生拉硬套,“破坏”是共产党式的罪名。你们凭什么扣“破坏”帽子?!就凭你们的党思维?虽然你们把唐柏桥搞的“革命大会”吹得天大,李洪宽等民运人士却嗤之以鼻,李洪宽说它是“特务大会”,照你们的党思维和混帐逻辑,李洪宽就是恶毒攻击大会,就是罪大恶极!

郭国汀在视频里最后还提了一个问题:“(唐柏桥)这么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有没有可能为了这个几万块钱去摧毁自己的政治生涯?”郭国汀的判断是:这种可能等于零。
唐柏桥有没有理想和抱负,不是你郭国汀凭空就能说成的。而数人指控唐柏桥骗钱,都有事实、有人证,茉莉的“迟到的证词”就是实证之一,里面列出十个证人。韩晓榕也是一个受害人(见附文二)。给高智晟家属的这笔捐款数目大,递交手续却不严谨,没有监督,最近才发现没有转到。

对此,郭国汀首先想到的问题应该是:这笔钱不要说对唐柏桥这样一个惯骗,既便对我们自己有没有可能极具诱惑力?在没有严谨手续和监督下,唐柏桥这样有前科、没有道德的人有没有可能私吞。而郭国汀的问题不应该是,唐柏桥有没有可能为了这个几万块钱去摧毁自己的政治生涯。因为,在美国这样的言论自由国家,唐柏桥这个打着民运旗号搞政经双重行骗的惯骗的“政治生涯”是很容易靠欺骗维持的,他只要召集个革命大会,说出一套头头是道的革命道理,冠冕堂皇地写篇《改革已死,革命当立》的震撼人心的革命文章,就能骗取一批吃瓜群众的热捧,就能得到辛灏年“教授”的赞赏,他的诈骗问题也就不是问题。

辛灏年的视频听得我目瞪口呆,竟是一连串的逻辑硬伤和不间断的混淆概念,一个号称历史学家的学者竟然如此不堪,读者确实应该打假。

辛灏年最为混淆的概念就是“给不给唐柏桥革命”,他把揭露唐柏桥的行骗恶行与“不给唐柏桥革命”两个不同概念混为一谈,暗指揭发人都是不让阿Q革命的赵老爷,给揭发人扣上“不让革命”的阿Q式帽子。这是先虚设靶子,再乱打棍子的无耻方式。辛灏年从这个混淆的概念引出一连串逻辑混乱的荒谬诘问和错误判断:那些揭唐柏桥行骗的揭发人的人品又怎样?那么多人行骗为什么偏偏盯着唐柏桥?你们揭发唐柏桥欺骗,好像别人就没有一个人骗过钱?共产党搞连坐,难道革命群众也搞连坐吗?这一连串的提问都不禁推敲,都是我在文革中感受过的胡搅蛮缠的打乱棍的提问。辛灏年还离题万里地扯出反王事件做为“不让革命”的实例,而那些不让王炳章革命的人中没有一个的品性比王炳章更好。辛灏年的这些打乱棍的荒谬诘问给我的感觉是:揭发人的人品不高尚就不能揭发!这与辛灏年指责的“不让革命”是否有同样性质?

看来,“革命”是辛灏年打击对手的双面大棒。有人揭发唐柏桥行骗,辛灏年就说他们不让唐柏桥“革命”;辛灏年要打击那些揭发人时,他就说揭发人的人品不够资格,辛灏年这类有意混淆的乱棍概念在这个视频中比比皆是,由着他一张嘴两张皮。辛灏年的另一个严重混淆是,把郭文贵等体制内反戈一击的富商和官员与唐柏桥行骗恶行混为一谈,然后得出荒谬结论:骗大钱的你不揭,却揭唐柏桥骗小钱。辛灏年的类似荒谬例子还有多个,在此不赘述。

辛灏年混淆概念不但比比皆是,还玩双重标准,他说他在台湾访问时,有人告诉他,有人拿台湾钱为共产党做事,所以在海外看清这些人的面目是非常非常困难的。辛灏年对有人告诉他的这个话坚信不移,而却对他自己“认真拜读”了的揭露唐柏桥的文章所说的真相,却以不屑一顾的口气不予相信。这显然是混淆是非原则的双重标准,且是有意为之。这就是辛灏年功利投机的“革命态度”。

这个视频还表现了辛灏年是个严重的法盲。他认为,没有法律判决,只是网络揭发就不可信。而我认为,无论选择法律诉讼还是网络揭发都是人民合法的自由选择,哪种方式更有效可行就选哪种。媒体曝光各种黑暗和邪恶已经成为民间的主要揭发方式,巴拿马文件就是媒体曝光,郭文贵爆料也是依靠媒体。辛灏年在视频中几次指责,揭露唐柏桥的人不走法律程序只网络揭发,不可相信。他声嘶力竭地几次宣称,只要没有法律判刑,唐柏桥就值得相信。

辛灏年到底是法盲还是面目不清,我们先把这个存疑放在一边,先谈法律方面的问题。由于美国诉讼的繁琐和昂贵,使许多人望而却步,也使唐柏桥这类骗子逍遥法外。比如,唐柏桥骗曾宏的三万美元和骗郭进的一万美元的案子,两位受骗人两年前就已经立案,立案费就各交了一千美元,但唐柏桥当时离婚搬去加州,律师找不到唐柏桥住址而不能递状子则把案子搁置了下来。

在2012年到2013年之间,唐柏桥在网络上开始骗捐。受骗人曾宏这才忍无可忍地发出《给大法弟子的公开信》,揭出唐柏桥骗自己钱财的前后经过,为的是警告正在踊跃捐钱的法轮功弟子不要受骗。真实情况是,唐柏桥网络骗捐在先,受骗人曾宏网络揭发在后。辛灏年故意渲染网络大揭唐柏桥,掩盖唐柏桥网络骗捐在先的真相,还以“六个人半年后会反他”的写小说手法故弄玄虚。这是辛灏年不老实的地方,而且他在视频中多次闪烁其词。比如,他提到某个人说他参加了“64平叛表彰大会”,辛灏年反驳说:“你拿不出证据说明你造谣,你拿出证据,说明你是特务。”而辛灏年却避而不谈这同一个人(民运老将徐水良老疯狗!)的两个更有力的对辛灏年的特务指称,徐水良这样说到:“他(辛灏年)自己的前岳父母知名学者唐德刚先生夫妇,都一口咬定他(辛灏年)是中共高级特工。中华民国情报机构、政府和国民党经过调查作出的政府结论和政党结论,国民党专门发的内部通报,李登辉总统亲自出面证实的结论,都定辛灏年是中共高级特工。”难道中华民国的情报机构也是没有证据的造谣吗?

辛灏年十几年前来芝加哥时曾亲口对我们一行朋友也说过这个情况,我至今记忆犹新,我当时非常不解地问他,:“你不是帮蓝营国民党说话吗?他们为什么还定你是中共高级特工?”辛灏年回答说是国民党非常愚蠢。当时我对辛灏年深信不疑,现在则觉得,国民党再愚蠢,他们的情报机构也不是白吃饭的。

辛灏年认为“保良派”面目不清。请问辛灏年,你和唐柏桥这种高调“革命”的“革命派”的面目就清楚吗?经验告诉我们,一般的人很容易认清“保良派”中的共特面目,却很难认清“革命派”中的共特面目,因为这些高调反共的人的反共道理比谁讲得都头头是道、冠冕堂皇,“革命派”中的共特比“保良派”中的共特更具欺骗性。

辛灏年总结了几种不给唐柏桥革命权利的人和他们的各种观点。从辛灏年的总结中可以清楚看到,辛灏年显然这样认为,革命第一,道德第二。因为唐柏桥要革命,因为唐柏桥讲革命道理讲得头头是道,因为唐柏桥写出《改革已死,革命当立》,所以唐柏桥的道德问题和欺骗恶行就不是问题。而我认为,不把道德放在第一,则一事无成,革命也会成为共产党搞的“痞子革命”。

辛灏年把“不让唐柏桥革命”与“揭露骗子唐柏桥”这两个不同概念混为一谈,故意虚设一个“不让革命”的靶子大加鞭笞,他这段话的虚设靶子的用心最为明显:“第二,就是中共渗透在海外的特务,坚决反对唐柏桥革命,坚决不允许他革命,坚定不给他革命。我不说了,大家只要上网站看看,那些拼命的、彻底的、坚定不移的反对唐柏桥革命,不给唐柏桥革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把唐柏桥讲成一个魔鬼的这些人,其实我告诉大家没几个人,你们注意一下,搜罗下来就知道这些名单是哪些人。”

我可以清楚地告诉辛灏年,我就是你所嘲笑的少数人之一,我就是坚定地揭露唐柏桥行骗恶行的少数人之一,我从来以自己是少数人为骄傲。因为真相和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深信,我们这些少数人以我们的勇气和坚韧性格,最终会把真相传播开来,最终会把骗子曝光于天下。

我们承认,揭穿唐柏桥确实困难重重,从昨天郭国汀和辛灏年为唐柏桥说话的视频,就可以清楚看到这点。因为,揭露骗子需要大量的具说服力的事实和证据,而维护骗子,只需郭国汀这样不顾事实的瞎猜就轻松得逞,用他的瞎分析胡判断就能轻意瞒住无暇思考的听众(郭律师早已指出高夫人受刘晓东严重误导以致产生对唐及夫人的冤恨以致分手!)。又因为,众多忙于生计无暇思考的芸芸众生是很容易被辛灏年这样的“教授”和唐柏桥这样的骗子忽悠的。

刘晓东于芝加哥
2017年8月21日星期一凌晨

 楼主| 发表于 8/22/2017 04: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若茉莉故事为真,必须指出唐当年处分捐资的方式严重不妥。但他是否中饱私囊?茉莉文中仅指责唐将本应给她的钱,分给了唐的哥儿们,没有分给她。若唐仅是将钱分给了他的哥儿们,没有等私吞,那么应构成严重过错,伤害了茉莉,侵犯了她的权益,但唐不构成骗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2/2017 02:08 , Processed in 0.03168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