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541|回复: 12

[共产主义] 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16/2012 19: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
荆楚
逻辑学上有一条重要规则:如果大前提错了,哪怕小前提万分正确,推导过程也十分严密,那么所得出的结论,是毫无意义的。今天我所谈的“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就是揭示马克思主义的一系列大前提错误问题。
在“中国特色”的思想钳制下,专政当局不容许人民对马克思主义有丝毫怀疑。说什么“马克思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我从来不相信用枪杆子逼着人民相信的东西,是什么普遍真理。而是恰恰相反。所以我认为,靠枪杆子逼着人民相信东西,只能说明它的荒谬绝伦,只能说明它的心虚理亏,只能说明它在逻辑上站不住脚。因为真理是强大的。就像“两点之间的距离最短”这个定理,无论你怎样质疑和论证,只能说明它的颠扑不破。
我曾经在skype语音房间上,多次给大家公开演讲过《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这个论题。但多次公开讲演之后,仍时不时冒出没有听到的人,再三要求我反复演讲。使我在时间和精力上,都感到力不从心。朋友们遂鼓励我把演讲内容整理成文,以便于人们阅读和思考。并说这样的论文,很有现实意义。还说现有的博士论文,都达不到这样的高度云云。
但考虑到当局对我“刑事拘留”之后,以“取保候审”的名义释放出来,乃再三要我“封笔”。我虽然嗤笑他们“一个养着四百万党卫军的政权,却害怕一个文弱书生的一支秃笔?这样虚弱不堪的政权,还有什么存在价值?还值得你们去维护么?”但考虑到在我拘押期间,家人的担惊受怕和再三劝说,我当时被迫写下了一份“保证书”。即“保证”在“取保候审”期间,不再发表抨击时弊的文章,不再抨击党国领导人,以免触犯中国刑法上荒唐的105条……但我也预留了一个“尾巴”——即更愿意就历史、哲学、经济理论方面进行分析探讨……今天,我写《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的论题,也没有违背当初的承诺。
在展开论述之前,我要事先声明:我的这篇短文,是写给普罗大众看的。因而尽可能的避免学究气。让没有多少学术功底的人,一看就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就省略了引文的出处和注释。这对于有一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的方家,自然能体会引言之出处。而对于普罗大众来说,繁复的引言和注释等,会让其望而却步。也因为很多时候,人们被高深玄奥的理论引入歧途,乃需要用回归常识,来正本清源。我的这一苦衷,特请方家谅之!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一、马克思主义的第一大逻辑错误是——以阶级性否认普遍人性的存在
马克思说什么“在阶级社会里,人处于什么样的阶级地位,就有什么样的观点、思想和阶级立场”云云。这是一个全称判断。也就是说除此之外,没有例外。这就是以“阶级性”来否定“普遍人性”的存在。马克思以在以“阶级性”而否认“普遍人性”存在的基础上,再推导出“阶级斗争”无处不在,无时不有。
而在这个“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阶级斗争”的基础上,又将“阶级斗争是个筐,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作为其立论的基础。
难道人类只有“阶级性”而无“普遍人性”吗?否!
在此,我仅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马克思的这个论断是多么荒谬。
例如人们看到美丽的花朵,就会精神愉悦。闻到肮脏腥臭,就会感到不舒服。人都有亲亲之心,恻隐之心,同情之心,向善之心。人还有正义感,有良知,有道德观念。人都有共同的冷暖饥饱之感受。饥思食、渴思饮。人们都乐生畏死,趋利避害。乐安逸畏凶险,喜健康恶疾病等等。这一切,都是普遍人性的基本内涵。不因他的阶级、出身、政治和经济地位而有所不同。因此,普遍人性是客观存在的。
正因为人类存在着普遍人性,人们才有共同的语言,才可能形成基本的价值观。
在共同的语言和基本价值观的基础上,人们才可能相互沟通。才能够通过交流、谈判、妥协,而取得谅解和共识。才可能够达成互惠互利和共存共荣。才有谈判、妥协、斡旋的可能性。
设若人类只有阶级性而无普遍人性,那么人类就无法进行任何的交流和沟通,也就不可能取得任何谅解和共识,也就没有任何谈判、妥协、斡旋的可能性。
假如马克思关于“阶级性”的论断成立,那么“恩格斯现象”本身,就是对马克思这一论断的坚决否定。
众所周知,恩格斯出身于英国资本家家庭,也可以说是英国上层的绅士阶层。按照马克思的阶级性的论断,那么恩格斯就必然具有资产阶级的思想、观点和立场。那么恩格斯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奉献终生,并无私资助马克思钻研和写作《资本论》,就变得不可思议了。
难道人与人之间只有斗争不休吗?否!
先贤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总结到:和平是人类自然法则的第一条;觅食是自然法则的第二条;相互之间的自然需求和爱慕,是自然法的第三条……
马克思把阶级斗争夸大到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荒唐程度,而否定人类的一切自然法则,实在是十分荒谬的。
更为严重的是,中共篡政窃国之后,就用了郭沫若、翦伯赞等犬儒,就按照“人类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的谬说来改写了全人类的历史和文明积累史。而对史实学派的众多历史学者,进行了无情的清算整肃。使那些史实学派的历史学者,不是赶下课堂,就是施以缧绁……直到今天,中国大陆的大、中、小学的教材,都建立在这个“人类一切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为经纬的理论框架之下,继续扭曲着一代代孩子的心灵和智慧。
因此,马克思将“阶级性”和“阶级斗争”扩大到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程度,并在这个基础上所得出的一切论断,是十分荒谬可笑的。因而建立在“阶级性”和“阶级斗争”基础之上的一切推论,必然是错上加错,越走越远。
二、马克思主义第二大逻辑错误是其提倡的“无产阶级专政”
先从字面上来理解,无产阶级是一个人数众多的集合体概念。而专政是指由少数人把持政权,而不容其他人染指。如果由人数众多的集合体执政,就不能说成是专政。而怎样让人数众多的无产阶级来施行“专政”,马克思从来没有任何实现程序和技术手段的论述。
因此,在专政问题上,后来的一切马克思主义者的脑袋里,几乎全都是一团浆糊。以己昏昏,岂能使人昭昭?
撇开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概念本身的荒谬悖乱不说,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学说。
早在17世纪,阿克顿勋爵和孟德斯鸠等先贤,就发现了权力与腐败的关系式。美利坚合众国获得独立后,在孟德斯鸠等先贤的理论指导下,进行了权力制衡的政治制度的设计和实践,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而马克思到了19世纪,仍然倡言专政,仍然反对对权力进行制衡和约束。
最近,乔治·W·布什说得好——人类文明的最大成就,不体现在科技的发达上,不体现在大师们的煌煌巨著上,也不体现在物质产品的丰富上,而体现在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即把统治者关进铁笼子里,以免堕落为奴役人民的暴政……我就是被美国人民关在铁笼子里面的人……(大意)。由此可见乔治·W·布什的坦荡襟怀,并让我由衷钦佩。
从人类政治文明和政治智慧的实践来看,从共产奴役制度的历史来考察,专政必然导致个人独裁,个人独裁必然导致少数人对大多数人民的奴役和暴政。毫无例外,马克思倡言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也必然导致独裁和暴政。因此,马克思建立在专政基础之上的一切推论,是极其荒谬的,后果也是十分严重的。
有人总结二十世纪对人类文明带来空前灾难的四大学说是:一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二是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义,三是日本的军国主义,四是马克思主义。而马克思主义给人类文明带来的血泪和苦难,尤为巨大和持久。应排在首位。
三、马克思主义第三大逻辑错误是仇视“公民个人财产制度”
马克思把公民个人财产制度命名为“私有制”,并极尽侮骂、诋毁、否定之能事。
首先,从“私有制”和“公有制”这对词汇的词性来看,就是对人们的有意误导,是一个价值判断的逻辑陷阱。
因为“私”字使人们产生“私心”、“自私自利”的联想。而“公”字则使人们产生“公益”、“公正”“大公无私”的引申。因此,马克思主义者流用“私有制”和“公有制”这组极富主观感情色彩的词汇概念,来论述社会经济现象,这本身就是对“公民个人财产所有制”的污蔑和误导。
其次,公民个人财产制度的确立,是人类文明的巨大进步。对他人劳动成果或劳动积累的尊重,是人类社会和谐相处的伦理底线。如果不懂得尊重他人的劳动成果或劳动积累,就使人类社会堕落成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只能遵从丛林法则。
再次,公民个人财产是保障公民自由和尊严的物质基础。一旦公民个人拥有的财产变成一种社会意识的罪恶,一旦公民没有任何个人财产的保障,那么公民只能沦为掌控社会物质财富分配的官僚的奴隶,而没有任何自由和尊严可言。
马克思倡言变“私有制”为“公有制”,却对于怎样变“私有制”为“公有制”的实现程序和技术方法没有任何论述。也不可能有任何实现程序和技术方法的论述。
马克思无法解决的这一理论和实践的空白,这就为后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阴谋家们创造了随意解释和操作的空间。他们的“技术手段”只能是践踏人权、蔑视人性和人道的非法掠夺。
苏俄和中国的马克思者阴谋家们,正是在“公有制”的随意性和不确定性的基础上,用特权、暴力和非法掠夺等“技术手段”,创建了一种挂着“公有制”的狗头、而实际上是“官僚特权所有制”的极端腐朽的政治制度。
在这种“官僚特权所有制”的基础上,对于克里姆林宫和中南海的阴谋家来说,他们真正实现了“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的理想——他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包括全国各地的美女。只要他们的一个电话,或使一个眼色,各级权力机构的奴才们,自会屁颠屁颠地源源不断地送进去,供他们淫乐和享用。只是他们把苏俄和中国拖回到奴隶社会中去了而已。
喧嚣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无一不是而将“公有制”演变成官僚特权所有制。而这样的官僚特权所有制,无一不是世界上最严酷、最反动的奴役制度。无一不是以对社会生产力和人类文明的极大破坏而告终。
如果说喧嚣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对人类文明有所贡献的话,这个“贡献”就是做了一本很好的反面教材。这本反面教材是用人类的累累白骨、血流成河而写成的。
四、马克思主义第四大逻辑错误是蔑视人性、人道、人权的普世价值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为了达到暴力夺取政权之目的,就要不择一切手段。为了达到其非法剥夺公民个人财产而建立“官僚特权所有制”的社会制度之目的,马克思和后继的马克思主义者流,必然要践踏一切人类文明的价值观和伦理底线。因为“人道”、“人性”、“人权”等普世价值观,必然成为他们“不择手段”的理论枷锁和思想滞绊。
当人性、人道、人权等普世价值成为马克思主义者流夺权、夺产、夺命之理论枷锁和思想滞绊的时候,他们便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将这些人类文明积淀的瑰宝踢进了臭水沟。
我始终坚信,一种学说,无论它的理论体系是如何庞大,也不管他的论证是如何严密,如果是以人性、人道、人权等普世价值为敌,那么我只能说它是歪理邪说,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是邪教。
由于马克思主义否定普遍人性,漠视人性,践踏人权,并与人性、人道、人权为敌。恨不得消除殆尽而后快。把人类文明积累的瑰宝极不负责地冠上一个“资产阶级的”帽子之后,便一脚踢进了臭水沟,说人性、人道、人权等普世价值是资产阶级的遮羞布云云……
一个迷失了人性、人道、人权价值的社会,只能是一个两脚动物的丛林。而按照马克思学说创建的政治制度,必然是一个“率兽食人”的奴役暴政。
由于马克思主义仇视人类文明的基本价值观和伦理底线的精神指归,我只能说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的歪理邪说。而建立在这种歪理邪说基础上的一切推论和推理,毫无疑问,是十分荒谬的错上加错。
五、马克思第五大逻辑错误——是以对某些牧师或神父的虚伪的揭露,来代替对有神论的否定
马克思认为,人仅仅是一个物质存在,而否认人的精神和灵魂存在。把人说成只是物质的人,说成是动物性的人,否定人的精神伟大和灵魂高贵。如恩格斯说:“生命不过是蛋白质的存在方式”。为了实现某种见不得人的目的,无缘无故地把人杀掉,只不过是改变一下“蛋白质的存在方式”而已。将这句话往深处想想,能不让人毛骨悚然?
人仅仅是一个物质存在么?否!
其实,人一方面是一个物质的存在,另一方面且更是一个精神和灵魂存在。人如果仅仅是物质的存在,岂不是“行尸走肉”?
马克思和恩格斯单方面强调人的物质存在,而否认人的精神和灵魂存在。明眼一看,就知道他们有多么荒谬。
从人类过往历史来考察,恰恰是那些人格高尚、精神伟大和灵魂高贵的人们,才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主要力量。
马克思为了达到否定人的精神伟大和灵魂高贵之目的,就极力否定有神论和唯心主义的一切学说,而片面坚持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片面坚持人的动物性的一面,而否定人作为精神和灵魂的存在。
曾经有朋友开玩笑说,“按照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学说,既然人的精神和灵魂的存在是子虚乌有的,那么人类的爱情也是根本不存在的。”这虽然是句玩笑话,却颇能揭示马克思主义的荒谬所在。
而马克思否定有神论的技术方法,就是使用了逻辑学上的偷梁换柱之术。即以对某些神父和牧师的虚伪的揭露,来代替对有神论的否定。
我们知道,意大利的薄迦丘对某些神父和牧师的虚伪的揭露,其笔锋可以说是入木三分、淋漓尽致,比马克思之流的揭露要深刻得多。但薄迦丘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维护信仰的纯洁和神圣,而不是为了否定其信仰。
马克思在这个问题上,实在是闹了一个低能弱智的大笑话。
而建立在这样一个弱智低能的大笑话基础上的一切推论,只能让后人笑掉大牙。
六、马克思主义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哲学根基
追本溯源,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是建立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基石之上。
世界上有几大学说是以社会达尔文主义为哲学根基。其一是马克思主义,其二是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又译成“纳粹主义”),其三是意大利的法西斯主义,其四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所有这些主义和主张,都给世界和平和人类文明带来了空前的血泪和灾难。
达尔文学说在现代基因科学、遗传科学和地质科学面前,已经是错谬百出,站不住脚。人们只能将其理解成一种假说。更何况“社会达尔文主义”!
可悲的是,在中国的思想文化环境里,由于受到中共几十年的单向性意识形态导向,再加上几十年用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意识形态来控制人们的思想,并用枪杆子为后盾进行强制灌输。在中国,能知道达尔文学说荒谬之处的人们,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能知道社会达尔文主义对人类文明巨大危害的人们,那就更加稀少。
按照毛泽东的反复声言的—— “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因而他们做起坏事来,就没有任何道德良心上的压力,没有任何精神上的负担。这才造成了这些“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现实,才造成了中南海是魔鬼政治、阴谋政治的别称。
这不仅是中国人民的不幸,也是人类文明的灾难。
因此,以社会达尔文学说为哲学根基的马克思主义,就是在错误基础之上的错上加错。
至于后来的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毛泽东思想等缪说,就更在马克思主义的逻辑错误的基础上愈行愈远。
对于毛泽东思想的荒谬绝伦之处,我将在嗣后的《我为什么说毛泽东比不上我的一根卵毛?》一文中,继续进行分析讨论。就此刹住。
写于民国9782829
发表于 9/17/2012 03: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黑匣子 于 9/18/2012 03:42 编辑
荆楚 发表于 9/16/2012 19:46
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 荆楚 逻辑学上有一条重要规则:如果大前提错了,哪怕小前提万分正确 ...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其实就是共产魔教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罪恶,或者说,共产魔教主义的罪恶,千条万绪,但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反对人性。
    马克思主义反对人性,集中表现于反对人的本性、人的私性、人的天性、人的共性,所以说,马克思主义反对人性,也就是反对人类。
    西魔马克思借以反对人性、反对人类的手段与方法,便是其发明的所谓“历史唯物论”,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阶级斗争,亦即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暴力阶级仇恨犯罪,其实也就是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亦即由马列斯毛们这些个流氓无产者阶级的总代表进行“魔教选择”,或曰“魔教裁判”,贯彻其“扬恶惩善、劣胜优汰”的逆淘汰法,以最后地、完全地、彻底地消灭人性,消灭阶级,也就是消灭整个人类。
    反正,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并非什么“建立在六大逻辑错误基础之上”的问题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发表于 8/4/2014 20: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4/2014 22:25 编辑

老兄此文立论基本正确,但细节有若干失误。阶级斗争理论并非源自马克思,而是源于法国贵族乌托邦社会主义思想家圣西门。马克思的岳父极欣赏圣西门的社会主义,老马年仅12岁时首闻之。圣西门提出:“各依其能,按劳分配”的原则。他提出政治乃有关生产的科学,且提出政治受制于经济的观念,他承认法国大革命中的阶级斗争,认为政治问题归根结底乃是经济问题,他宣称政治乃生产的科学且预言政治受制于经济。马克思对阶级斗争理论的原创贡献是其“阶级斗争必然导至无产阶级专政”。
发表于 8/4/2014 21: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众所周知,恩格斯出身于英国资本家家庭,也可以说是英国上层的绅士阶层”;此论有误,恩格斯出身于德国资本家家庭,其曾祖早在1770年代已发家致富,后其父与他人合伙在英国曼彻斯特开了一家纺织厂,恩格斯于1848年参加德国革命失败后,被迫重返曼市代表其父与他人合伙兼该厂的会计。因此,后半段可以成立。
发表于 8/4/2014 21: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4/2014 21:15 编辑

马克思和恩格斯主张的“工薪阶级独裁”,在性质上始终有别于源自法国大革命时期极左革命者巴贝夫,布朗克,布朗基的列宁、斯大林主义之“无产阶级专政”。马恩之“工薪阶级独裁”或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肯定是错误的,但其内含与列宁斯大林和毛邓江胡之严重劣化的“无产阶级专政”存在着本质的区别。有关详论请参阅我的专题论文。
发表于 8/4/2014 21: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也非消灭财产私有制的始作俑者。伯拉图认为私有财产制会导致人性坠落,因此,他主张在上流社会实行共产共妻;法国思想家芦梭也是最早提出私有财产是罪恶的根源者之一。法国社会主义思想家浦鲁东是居于乌托邦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之间的人物。“财产即强盗”或“财产是盗贼”是其名言。
发表于 8/4/2014 21:2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4/2014 21:30 编辑

“共产党人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是马恩于1848年仍属愤青时的思想和主张,事实上马恩晚年已改变年青时的主张。只是列宁斯大林毛邓江胡们故意隐匿和曲解马恩,因而造成的严重恶果很难让马克思和恩格斯承担全部罪责。著名的反共专家卡尔波普评价马克思的强烈谴责资本主义罪恶使他永远享有人类解放者的一席之地。

作为一个坚定的反对教条主义者,恩格斯在他有生之年已修正了许多先前有关无产阶级为工人争权利的斗争形式和方法,激进改革社会的概念;他看到了工人阶级运动成功的例子,他将这些成功案例作为马克思有关工人阶级的历史作用的理论有效性的证明。通过运用法律手段取得的成就,加强了他对运用普选权和其他法律方法,通过和平手段为工人阶级赢得政治权力的可能性的信念。他预言各国反动势力不可避免地会违悖宪法权利,并公开使用暴力镇压,因而可能逼迫群众直接反抗,试图运用暴力夺取政权。恩格斯主张若统治者仍命令用武力镇压,任何武装起义仍是必要的。由此看来,恩格斯还是比较客观公正的。

发表于 8/4/2014 21: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的人性论肯定是错误的,但这也非他首创。英国17世纪的哲学思想家洛克是现代自由资本主义之父之一,但其之白板说,认为人可以通过后天的教育而改造,这也成为共产主义者改造人类的思想根源之一。法国社会主义思想家付利叶认为人性可以通过自由满足人的食欲和爱欲而改善,而邪恶则根源于社会强制限制此种欲望所致。乌托邦哲学家们视人为一种可塑的,或是某种可上可下,可早熟也可推迟,按照煅工的意志可模压,磨砺,煅制成固体或液体或气体的东西。因此,所有的共产党国家均试图改造人性,创造共产主义新人。现代极权主义很大程度上,是左派理性至上知识分子的思想观念产物。
发表于 8/4/2014 21:4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马克思否定有神论的说法其实也有后世的曲解其有关宗教的主要论点其实皆源于先驱的思想家们。“马克思实际上对宗教经验怀有深沉的敬意,对宗教有相当宽容的理解”。马克思虽然对什么是宗教从未说清楚.他说:“宗教的苦难表达的是尘世生活中的苦难,同时,也是抗议现实的苦难。恰如在缺乏灵性的状态中的精神一样,宗教对受压迫的可怜的人们而言是一种显灵和奇迹,是冷酷无情世界中的感情,是人民的鸦片.要求放弃对现实处境的幻想,就是放弃需要幻想的处境本身。[1]马克思还说:“是人类创制宗教,而非宗教创造人。确实,宗教乃是那些尚未发现自我或虽已发现自我但再次失去自我者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感觉。但是人并非占用尘世外某处以期永远占有该处的抽象实在,而是生活在这个世界,国家,社会之中的具体的人。这个国家、社会创制宗教,制造某种使人堕落的意识世界,因为他们(指国家和社会)是使人堕落的世界。宗教乃这个世界的一般概括性理论,其百科全书式的概要,其在普通状态中的逻辑...因此,反对宗教的争战就是反对宗教成为灵性芳香的世界之直接战役.” [2]马克思言及:“人民除非废除宗教,剥夺其骗人的幸福感,否则不可能获得真实的幸福.人民应当自已摆脱上当受骗作为其自身条件的要求,正是其应当放弃需要骗人的条件的要求”.[3]马克思进一步论述:“因此,在其他尘世的真理消失后,建立这个世界的真理便是历史的使命.随后,在那些自我疏远人类,名声良好的圣人的真实性质被 披露之后,揭露这种自我疏远的所有非神圣性则是哲学家的使命。所以,对天堂的批判转化为对尘世的批评,对宗教的批判演变成对法律的批评,对理论的批评则变成对政治的批判”。[4]最后马克思认为:“对宗教的批判止于‘人是人类最高级的实在’的学说;亦即,其终结依不容置疑的绝对(概念),必须彻底变革全部有关人是一种被贬低,奴役,遗弃,卑劣的实体的学说...激进的说法乃斩断事物的根。如今,对人而言,该事物之根就是人类自身.”[5]

而共产主义者们将马克思的宗教理论简化支解变成几乎毫无意义,例如,毛泽东曾亲口对达赖啦嘛说:"宗教是毒药"!中共党控教育从小学到大学言及宗教无一不是“迷信、谎言”等诋毁,经典描述是:"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共产党通过杀掉所有异议反对派人士而简化国家。他们以马克思的名义,引入强制劳动,集中营,酷刑室;马克思本人亦将成为其第一个受害者。因此,马克思对共产党人以他的名义所犯下的滔天罪孽或围绕着他聚集的传说并没有责任。马克思是一个建立起真理宝库的人。但是马克思不应当对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充满暴力革命的事实负责。是否有马克思无关紧要,他并非第一个愤怒抨击社会不义和财富分配极度不平等的人,世界仍然将会是一个革命狂热的世界。”


马克思引述Borne关于宗教的论述:“天堂被创造出来给那些在地球上一无所有的人们此种创造而来的宗教向那些受苦受难的人类提供了在生活的苦难之杯中的一点甜蜜,(失眠者的)安眠药,(精神病人的)鸦片,及社会底层人们的少许法律和慈善。”亦即马克思的名言“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及相关宗教的不少论点实质上并非马克思原创,而是源自其柏林大学老师Borne的论述。


[1]   "Religion is the sigh of the oppressed creature, thefeelings of a heartless world, just as it is the spirit of unspirituralconditions. It is the opium of the people." See, Otto Ruhle, KarlMarx his life and Work Translated by Eden and Cedar Paul,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9, P.157原译之[宗教是受压迫者的叹息]令人莫名其妙,应译成[宗教对受压迫的可怜的人们而言是一种显灵和奇迹]才符合原文.[宗教是无情世界的良心]也不准确,准确的译文应当是:[宗教是冷酷无情世界中的感情].

[2]     "Man makes religion; religion does not make man.Religion, indeed, is the self-consciousness and the self-feeling of the man whoeither has not yet found himself, or else(having found himself) has losthimself once more. But man is not an abstract being, squatting down somewhereoutside the world. Man is the world of men , the State, society. This State,this society, produce religion, produce a perverted world consciousness,because they are a perverted world . Religion is the generalized theory of thisworld, its encyclopadic compend, its logic in a popular form...The fight againstreligion is, therefore, a direct campaign against the world whose spiritualaroma is religion". See Otto Ruhle,   Karl Marx his life and WorkTranslated by Eden and Cedar Paul, 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9, P.157.
   

[3]    "The people cannot be really happy until it hasbeen deprived of illusory happiness by the abolition of religion. The demandthat the people should shake itself free of illusion as to its own condition isthe demand that it should abandon a condition which needs illusion." See,Otto Ruhle, Karl Marx his life and Work Translated by Eden and CedarPaul, 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9, P.158.

[4]        "Thusit is the mission of history, after the other-worldly truth has disappeared, toestablish the truth of this world. In the next place, it is the mission ofphilosophy, having entered into the service of history after the true nature ofthe reputed sainthood of human self-estrangement has been disclosed, todisclose all the unsaintliness of this self-estrangement. Thus the criticism ofheaven is transformed into a criticism of earth, the criticism of religion intoa criticism of law, the criticism of theology into a criticism ofpolitics." See,  Otto Ruhle, Karl Marx his life and WorkTranslatedby Eden and Cedar Paul, 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9, P.159.

[5]"the criticism of religion ends with the doctrine that man is the highestbeing for man; it ends, that is to say, with the categorical imperative thatall conditions must be revolutionized in which man is a debased, an enslaved,an abandoned, a contemptible being... a radical is one who cut at the roots ofthings. now, for man, the root of things is man himself." See, OttoRuhle,   Karl Marx his life and WorkTranslated by Eden and Cedar Paul, The New Home Library New York 1929, P.159.



发表于 8/4/2014 22:0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追本溯源,马克思主义的哲学根基,是建立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基石之上”。此论恐怕有误。因为达尔文之生物进化论于1856年才问世,而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发表于1848年,“犹太问题”,“德意志意识形态”,“神圣家族”,“哲学的贫困”等马克思主义哲学基础理论均早于1856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5/2019 01:08 , Processed in 0.086267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