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6|回复: 0

[群策中国] 付振川专访高智晟律师谈维权现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24/2017 22: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付振川专访高智晟律师2:谈维权现状
采访者:付振川,被采访者:高智晟
   
首刊《动向》八月号
   
     2017年6月27日至29日,笔者通过网络对目前仍被拘禁在陕西省榆林小石板桥村窑洞的高智晟律师连续三天进行秘密采访,话题范围涵盖大家目前最关心的热点问题。在征求高律师同意后,整理出一万四千字,现予发表。以下是28日采访内容:
   
时间:2017年6月28日
    付振川:高律师好。
    高智晟:您好,直扑目标吧!
    付振川:好,谢谢!您怎么看近几年里国内维权现状?
    高智晟:维权是个极宽泛的概念,能发生在人类的任何群体里。今天中国的维权,或是我们这里所言及的维权,则专指对中共暴政侵犯人类基本权利的反抗或防卫。
    关于维权,2015年 6 月份,我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认为:今天的中国,在法律范围内的维权是对维权的反动。因为它的法律本身是非法的和反人权的。法律范围内的维权我尝试过,它本质上是以承认制度的合法性为前提,客观上是在作维护制度秩序基本功,可流氓政权不接受。这种体制内的维权不被允许,被蛮横指斥为扰乱社会秩序乃至颠覆国家政权,那么逻辑的指向就再清楚不过了:政权本身的非法及反人权性。而逻辑另一端的唯一出路即是体制外维权,除非甘愿永被中共流氓们踏在脚下。这几年国内反暴政维权形势发展很快,这是我与那悲观者认识的不同。从人民觉醒的彻底性、规模性、基础性、普遍性、尤其是在普遍性和迅速性方面,五年来超过了历史的任何时期,这是习近平五年里对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最大“贡献”。这是任何一个有耳、有眼及有心的中国人都不难得出这种判识的,普遍的人心向背已经完成,这是谁也无力回天的现实。
    付振川:您与国内那些维权人士联系多么?
    高智晟:几成完全隔离状态。
    付振川:啊!是因为您现在的处境吗?
    高智晟:是,又不完全是。
   
    付振川:可以说说吗?
   
    高智晟:几无积极意义,不说更适宜些。
   
    付振川:如果您没有什么不方便的话,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高智晟:大家已变得很陌生了,不是因为距离,不是因为我被软禁。举两个例子。去年下半年开始我酝酿着书写《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这需要一群人协作,我找过一群知名的人权律师,但百分之百碰了壁。这很让我吃惊不少,署名则一律不愿意,不署名则一律不肯作。这件事对我有了点意外打击,使我意识到维权情形已大不同以往了。另一面,这件事亦解放了我,斩断了我对与他们合力搏击的幻想,自己出击,实实在在。第二个例子是我去年接了些访民对人权律师的举报材料,写了《揭露罪恶是我的立场》,我向几个知名律师征询过相关问题,我又得了点小挫折。百分之百的不关心问题本身,而一律的要求“高律您可千万得顾全大局”。而我从此便多事矣。包括海外不少面孔也加入了阻止行列,而我失败矣!
   
    付振川:您可以说些详细的东西吗?
   
    高智晟:惟可如此耳。
   
    付振川:啊,您有没有觉得自己很孤单,我是说人际方面?
   
    高智晟:不。我罕有的主动寻求与人合作是对的,这是个例外,这失败更证明了我向来的单打独斗是正确的。
   
    付振川:请原谅我说话过于随便,人怎么可以不与其他人合作呢?
   
    高智晟:“请原谅我说话过于随便”,您怎么可以得出如此悖离实际的认识呢?您稍微回观下我过去的辙迹,是不难释然您的这个认识的。我足不出户,而最近的三件大事,《2017年起来中国》、《中华联邦共和国宪法及其制宪思想记录》、《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书稿是怎么出去的!往远点说,我从未出过国,这些年在国际上普遍的关注度是怎么成就的!耿和她们娘仨是怎么逃离中国的,没有善良人们于无闻里的舍身帮助和支持,这些大事件怎么可能成就呢?这素来是我自信和力量的基础,我从不缺合作者,且是金子般诚实的合作者,他们没有利害计算,没有诡计的。
   
    付振川:是是是,高律师。我还想问一下,您有没有试着搞清楚这种现象的原因,我指的是他们不愿意与您合作维权的事?
   
    高智晟:利益,是其中的全部原因。我没兴趣更无暇问他们,但是我有向朋友交流过,朋友说出了我完全没意外的原因。
   
    付振川:是什么?
   
    高智晟:说我没有底盘。
   
    付振川:这是什么意思?
   
    高智晟:朋友的意思是说我从不联系外面的基金,所以跟着我得不到一点实惠。
   
    付振川:您怎么想呢?
   
    高智晟:目瞪口呆,不是对他们的利益要求,而是对我自己的愚钝。楚汉之争,项羽败给刘季岂不是因着不肯予追随者利?!
   
    付振川:您有改变的想法吗?
   
    高智晟:无。
   
    付振川:为什么呢?
   
    高智晟:大家的利益眼界太过悬殊,他们究竟只是少部分人而已。
   
    付振川:您对律师失望吗?
   
    高智晟:不。恰恰相反。
   
    付振川:能详细说说吗?
   
    高智晟:中国律师与黑暗政治的新一轮抗战肇起于我。这真是一个令人激动不已的有趣过程。冷酷的打压森严堡垒,而一个伟大的群体就在这凶残打压中崛起。试看今日中共面临来自律师的威胁与十二年前相比如何,有天壤之别,这是谁都得承认的现实。于邪恶的压逼中,在中国的今天与明天之际,中国律师一路走来 一 一涌现出像唐荆陵、李和平、王全璋、谢阳、江天勇等数不清的优秀分子,事实上已成了一种完全不能再被中国黑暗势力消灭的力量。他们要面对野蛮乃至血腥的压迫,但绝不是被消灭,这便是中国律师死敌——中共恐怖组织亦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律师作为一个现代的意识存在仅靠着非法抓捕一批他们中的杰出者,已毫无意义了,因为它首先是作为一种现代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文明观念存在于绝大部分文明人的意识中。一群绝不向野蛮打压屈服的律师的保有,决定了法治意识在许多精英分子意志中的坚立,这是未来法治中国的基石及光明的保障。他们是中国未来法治生命力的象征,是中国未来法治生命生长的看得见的根脉且已生成了不可被拔除之势,这已是铁般的现实。
   
    付振川:您的肯定令人激动,对中国未来的信心让人兴奋,对将来中国律师业前景一定信心十足吧?
   
    高智晟:谢谢您! 是的。今天那些仍身羁专制黑牢中的杰出律师们,于自身的困厄里肩起这民族命运历史性改变的重轭,在无底线的无耻诬蔑里、在凶残的攻击中孤独地奋力前行,拓通着这民族无限的希望之路,也正拓通着一条通往无限荣耀未来中国法律人价值的时代之途,我对此充满着无限的信心,从不怀疑的。2017年后中国将彻底的、历史性的迎来法律人的黄金时代,这一点无论怎样夸张地展望亦不为过。随着国家民主宪政制度及独立司法制度的建立,随着城市的发展和商业交流频率及经济的增长,随着法律调整社会关系的频率及功能的飞跃性增长,在一个新生的迅速成长着的国家里,同样会迅速成长的是人们的对法律服务的普遍而迫切的需求。年轻的后起之秀们、未来中国律师业的新锐们将在法治中国社会里如鱼得水,伴随国家的法治进步一路生长。但这一天的到来还需走过一段黑暗甚至具体牺牲路,这需要我们部分个体的担当,每个中国律师正处在历史的考验与捡选中。
   
    付振川:是的,中国法律人一定会迎来一个大好的时代是谁也不应怀疑的,但这一天到来前的黑暗现实令人担忧,您有沒有对您的同行有些忠告?
   
    高智晟:谢谢。历史常是一面镜子,为明智而富有勇气的人们提示着选择方向。我这里举一著名的例子,美国的独立战争使律师事业遭到重创,不是因为战争本身的淘汰,而是许多律师,更有许多杰出律师人物,由于坚定的抓住黑暗不放,不愿意与国家和民族的光明前途站在一起,英王的统治被推翻后得了不得不逃离美国的下场,得了个人命运的毁灭性悲剧。当时马萨诸赛州因此减少了三分之一的律师。中国的律师群体,正历史性地处在中国黑暗与光明的交替之界,对国家历史而言,中共恐怖组织的败亡不过是一个具体的历史节点耳,而于许多个人而言则可能是命运的大转折时期——不论好或坏。托克维尔的政治哲学著作中认为,律师是一个显明了的认识敏锐的群体,如何选择于个人命运有益,对律师群体而言不是困难的事,便是最消极的沉默也不失为一种最不坏的选择,而真正昧却灵性与恐怖政权合体的坏种究竟是律师中的极少数人。历史的脚步从来如是,绝大部分正向的历史步伐会给绝大多数还保有着人性或者是保有着人的认识能力者好的处境或好的发展,而被本即无情绪表达能力的历史毁灭性的淘汰者永远只是极少数,但不是没有,那是他们企图阻却历史前行的必然结果,但这样的淘汰越少越好。未来中国将会对与前非法政权合体祸害人民以及被人民具体控诉罪行的律师予处罚,直至清除出行业或刑责。
   
    付振川:高律师,与您聊天既令人激动,又很不让人轻松,老有一种庄严肃穆的精神力量在里面,催促人向往未来,真是要谢谢您了!
   
    高智晟:谢谢、谢谢,言过其实了、言过其实了。隆恩浩荡,这是要结束了?
   
    付振川:嘿嘿,很不幸高律,我还有很多问题问。
   
    高智晟:您不善良。可否斫削一部分?
   
    付振川:尽量吧,不好意思。
   
    高智晟:要不明天再聊?
   
    付振川:行,高律师,谢谢您了。
   
    高智晟:获得解放,我谢谢您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3/2017 18:38 , Processed in 0.03499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