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760|回复: 0

全面剖析曾节明的《肺腑自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28/2018 16: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罗 于 3/1/2018 05:49 编辑

全面剖析曾节明的《肺腑自诉》

中共特务曾节明在其“肺腑自述”中自称1973年八月生,父亲申湘华是文革桂林工人造反派领袖之一。

了解文革历史的都知道,广西文革的群众组织是分成4,22和联职两大派的,军队“支左”支持联职并挑动了武斗,所以广西文革大屠杀,就是联职对4,22及黑五类的族群灭绝。大规模武斗和屠杀是发生在1967年下半年和1968年上半年。当时屠杀的理由,主要是因黄永胜内定了4.22是反动组织和《公安六条》。那么如果曾父被抓被打是真,就应该是与派性有关,即他是4.22头头。至于因“反对武斗而被打成反革命”就搞笑了,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的,什么理由都能站住脚,唯独这个理由不可能成立,即使被认为是反对“文攻武卫”被打压也是暂时的,因为江青这个口号很快就不提了,中央文革也发出了制止武斗的《七三布告》和一系列“首长讲话”,所以反对武斗是没可能被打成反革命的,更没可能被关押。

而曾节明是1973年生,如果其父被长期关押,那么其母除了有外遇,也是不可能生下曾节明的,那就说明曾父即使是在关押中,起码也要在1972年就自由了。特别要指出的是,如果曾父不是打砸抢分子“三种人”,是没可能受到迫害的。事实上,只要在1973年还在被关押受迫害的文革造反派成员,那他一定是个“坏头头”及所谓“516分子”,或者在文革中犯有刑事罪行甚至有血债。但这又与曾节明的出生产生了矛盾,中共的在押犯人能与家人团聚生孩子吗?

文革中参加造反派甚至参加武斗的工人群众,文革后都恢复岗位“抓革命促生产”,并没有失业情况,那么曾家的“凄惨家境”从何说起?除非是夫妻感情不和,整天吵架,这在五岁孩子看来,的确算是凄惨家境。曾节明说他五岁时父母就离异了,这应该是他戾气十足乖僻成性的原因,众所周知,凡幼年遭遇父母离异的人都心理不健全。但是“家境凄惨”与“共产党宣扬的那一套”能有什么内在联系呢?共产党宣扬的那一套范围太广泛了,如果父母不是中共党员,“党组织”是不会过问一个普通工人家庭问题的,难道共产党会要求有五岁孩子的普通群众父母离异?

为了申请政治庇护,曾节明把自己的父母离异说成“凄惨家境”,父母感情不和的原因也算到共产党的头上,这也太扯了吧?为了申庇,曾想出了一个更能说服移民局的理由,这就是为法轮功学员提供了上网帮助,编造了“2001九月,因为给法轮功信徒上网提供帮助,遭中共政治警察绑架、操家,大量文章手稿、个人电脑、打印机等财产被抢走,随后被刑事拘留,关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狱中遭受殴打和残酷的强迫劳动,深深地领教了比地狱还黑暗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这一“英雄事迹”。众所周知,中共是在1999 年7月20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2001年1月在天安门广场制造“自焚”假案,迫害达到高峰。2000年至2001年广西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邬锦川等五十余人(见明慧网有关报导)。那么,曾节明(曾曦)帮助了其中哪些或哪位法轮功学员呢?

如果他真的支持法轮功人,那么就与他在法轮功人帮助下申庇成功来到美国后又一反常态的攻击法轮功自相矛盾了。曾节明到美国后,接连发表了数篇反法轮功文章,例如:

法轮功与义和拳的惊人相似之处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277895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7/zengjm/11_1.shtml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8/zengjm/4_1.shtml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9/zengjm/8_1.shtml

在以上反法轮功文章中,曾节明忘恩负义的污蔑法轮功:“我曾经是法轮功的最早同情者和援助者,曾因帮助法轮功信徒,反被大法弟子出卖,过早暴露了反共潜伏者的身份,中断了我立志戈尔巴乔夫的梦想。但法轮功高层是何等无情无义翻脸不认人,不仅于我落难时见死不救,还因为我的拒绝跟风抬轿的独立分析,无比横蛮地把我打成“江曾共特”(比徐康生还厉害),把我列入封杀黑名单。。。。。。”

大家注意,曾节明说法轮功人“出卖”他,“过早暴露了”他的“反共潜伏者的身份”,而戈尔巴乔夫有句名言是“我加入苏共就是为了解体苏共”(大意如此),那么曾节明这段话,也就无疑是坐实了他中共“老党员”的身份,不知他申庇时是怎么填报“是否中共党员”这一栏的?怎样才算中共老党员?按中共的一般规则是要30年以上党龄。试问曾节明:你“颠覆国家政权”,有没有因此被开除党籍?有没有因此受到党内处分?你有30年党龄吗?

值得一提的是,曾节明还以支持法轮功而受到迫害的名义在《热血汉奸》论坛上骗捐,热血汉奸论坛的网友还真的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一名台湾网友一次就捐了一千美元。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25233。海外中文网媒的网友无人不晓,《热血汉奸》是著名“反共反华”论坛,曾节明这样的爱国愤青为了申庇,居然混进《热汉》伪装“汉奸”毛遂自荐当版主,博取网友同情,玩弄反共网友的感情骗取捐款。

在《肺腑自诉》中,曾节明声称“因为反对活动遭中共当局侦获,自2008年三月开始,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中共政治警察的威胁、骚扰,我面临被重新抓捕的险境,我妻子也一再受到压力,被要求与我离婚、“划清界限”,遂不得不于同年国庆节逃亡泰国”。

这里的疑惑是,曾自称以“老党员”为笔名在《大参考》发表反共文章,如果他真的是中共老党员,那么中共党组织要求他妻子与其“划清界限”离婚就是正常情况,但前提是他妻子也必须是“老党员”,曾节明真的是中共老党员吗?否则就是谎言,因为中共组织内没有这样的规则,要求一个非党群众与她的非党群众丈夫离婚。那就只能说明,要么曾夫妻二人皆为中共老党员,要么他妻子是老党员,二者必居其一。

再看看“释放证”的自相矛盾,这份所谓的“释放证”,奇就奇在拘捕与释放都在同一天(2001年9月30日),曾特务在“自传”中,说他是九月份被捕,“关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狱中遭受殴打和残酷的强迫劳动”,于十月份被家人以“精神分裂”为由营救出狱。当局拘捕他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释放的理由却是“违犯治安管理条例”。在短短24小时里,他经历了被殴打和强迫劳动,有这样的奇幻拘审吗?难道当地“七星公安分局”的警员们和他一样,也是一群白痴或精神分裂症患者?如果当局真要迫害他,只凭家属的一纸精神病诊断开脱罪责是不行滴,了解大陆铁幕的都知道,凡是涉及政治犯罪,即使再能装疯卖傻也要送公安指定的精神病院鉴定,无病继续关押,有病强迫治疗(或取保候审),绝无可能轻意释放。

现在探讨一下曾节明到底有没有精神分裂症?曾节明被“逮捕”后,“家人朋友”立即开展了营救活动,按常理,证明他有精神病史的必要条件是他应在捕前曾经住过精神病院,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患有精神分裂症的诊断书,凭此诊断书才能营救他。如果有这个诊断书,那就证明他是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从此人的反复无常人格分裂来看,确实可以诊断他是个精神病。如果真的是个精神病,那么他的言论还有什么信誉可讲?疯话而已。

问题在于,他有没有这样的精神病诊断?是不是伪造的?由此推断,他因“颠覆国家政权”被“逮捕”的真实性也要问个为什么?如果他不是中共派遣特务,那么这份“释放证明”出笼后,就会有中共方面出示真正的文件来揭穿,但中共方面选择了沉默。常识是,凡逮捕证,拘留通知书,释放证等证明文件,案首都应有当地公安机关的名头字样,然而曾节明提供的这份“释放证”的案首却没有名头,难道是桂林公安特别为他制造了一个?中国公安机关释放证明书(副本)的统一格式是:

当地公安机关名称(监狱/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

释放证明书(副本)

( )字第( )号

兹有______,男(女),______年_____月____日生,原户籍所在地____________,因______罪于______年_____月____日经_______人民法院判处__________附加________。服刑期间,减刑____次,减刑___年___月,加刑___次,加刑___年___月,实际执行刑期______,附加______。现因______予以释放。 特此证明。

(公章) 年月日

注意事项:1.持证人必须在______年_____月____日以前将本证明书副本送达_____县(市)_____ 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手续。

2.本证明书私自涂改无效。

以上是“释放证”的格式问题。再看看曾节明“肺腑自诉”的爱国情怀,在“肺腑自诉”中,曾节明还念念不忘说自己是爱国的:“在祖国,专制统治的滋味压抑而痛苦,但是,出亡异国、语言不通、身份歧视、寄人篱下。。。。。同样不是滋味,我深深的感悟道:外国的月亮再圆再亮,终归不是自己家的,。。。。。”

难怪他到了美国后不断抨击美国的民主,因为美国的月亮再圆,也不如中国的圆!那他还申什么庇?在中国老老实实的呆着当顺民,能有被歧视和寄人篱下的滋味吗?真正的中国异议人士认为,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而曾节明到了自由世界却感受不到自由,感受到的是“饱尝颠沛流亡之苦”,感慨“只有自己的祖国自由了,中国人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

看到这里,我都怀疑这人是否精神正常了,难道共特都是他这样的白痴?

附  曾节明:只有自己的祖国自由了,中国人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一个政治流亡者的肺腑自诉

   (自由圣火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我,曾节明,本名申曦,男,汉族,父亲申湘华曾为文革桂林工人造反派领袖之一,因反对武斗被打成反革命分子,遭长期关押、迫害,因此我幼年家境凄惨,五岁时父母即离异。

    我本来就性格倔强,凄惨的家境,极大地激发了我对共产党宣扬的那一套强烈的逆反心理。

    1989年初中毕业,同年考入桂林市重点高中——桂林中学就读,在高中读书期间,恰逢“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好些中国人因之而思想受到强烈震撼,马列毛主义信仰崩溃,我就是其中一个;1992年高中毕业,同年考入广西大学新闻系就读,在广西大学读书期间,组建学生社团——观察者协会,试图对高校当局施以自下而上监督。

    但是,当时在邓小平“南巡”的影响下,整个校园同样涌动着铜臭、浮躁的热浪,人人争相经济动物化、政治冷漠到了极点,学校当局连不用打压,我发起的、试图对高校当局施以监督的“新思维”学生组织,就自趋瓦解;组建学生社团的痛苦挫折,使我认识到: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决不可能给中国带来自由民主的,而只会麻痹人们在政治上的追求。

    1996年大学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同年受聘于桂林电视台,司职电视记者,1996年~2001年,先后供职于桂林电视台采编部、新闻部、文体部、专题部,走遍桂林市城乡及桂林十二县,我在工作中深切感受到中共专制统治之无比荒淫邪恶、人民之愚昧、痛苦、不争,因是而无限愤懑,逐渐确立了反专制的人生志向。

    2000起,我以“老党员”为笔名,开始在《大参考》等网络刊物上发表异议文章,2001九月,因为给法轮功信徒上网提供帮助,遭中共政治警察绑架、操家,大量文章手稿、个人电脑、打印机等财产被抢走,随后被刑事拘留,关入桂林市第二看守所,在狱中遭受殴打和残酷的强迫劳动,深深地领教了比地狱还黑暗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

    在家人和朋友的营救下,同年十月,以“精神分裂”免予起诉,释放,但遭罚款五千元作为“违犯治安管理条例”的罚款。

    出狱后被当局剥夺了在任何媒体从事记者工作的权利;2003年年底,以“曾节明”为笔名,重新开始在网上发表异议文章,迄今为止,在各类网络媒体上发表文章三百篇以上,并荣获由袁红冰先生担任总编辑的《自由圣火》网站2008年年度写作奖;自2004年开始,在桂林尝试过由民运老兵陈泱潮发起的组织中华合众国筹委会(桂林分会)事业、支持过当地的维权活动、并积极传播最新版本的反封网软件,大力支持桂林市的法轮功人士退党活动。

    因为反对活动遭中共当局侦获,自2008年三月开始,我及我的家人遭到中共政治警察的威胁、骚扰,我面临被重新抓捕的险境,我妻子也一再受到压力,被要求与我离婚、“划清界限”,遂不得不于同年“国庆节”逃亡泰国。

    来泰国后,并没有获得“自由”的解脱,而时时魂牵梦萦,心系故国,忧国思国之心反倒愈发强烈;遂以笔为武器、以网络为载体,继续撰写异议文章、参与反专制活动。在祖国,专制统治的滋味压抑而痛苦,但是,出亡异国、语言不通、身份歧视、寄人篱下...同样不是滋味,我深深的感悟道:

    外国的月亮再圆再亮,终归不是自己家的,只有自己的祖国自由了,中国人才会拥有真正的自由!

    好不容易逃离专制之苦,又饱尝颠沛流亡之苦,我心中实在渴盼中国专制坚冰尽快消融、自由春晖早一天冉冉升起,能够自由回国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曾节明 写于二〇〇九年二月十八日星期三中午

附图

中国公安逮捕/拘留/释放证的文件格式
曾节明申庇提供的“释放证”
精神病鉴定书和强制治疗通知文件举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7/2018 00:14 , Processed in 0.142196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