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53|回复: 0

[群策中国] 50人论坛成立20周年研讨会全文实录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3/2018 15: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9/23/2018 15:08 编辑

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年暨
50人论坛成立20周年研讨会全文实录2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9月23日 转载)

时间:2018年9月16日下午

地点:钓鱼台国宾馆5号楼


(接上)

美国的科技当然研发还是世界第一,大家不知道的是,我的母校卡耐基梅隆,他们是愿意跟合作的,你只要出钱一起合作,这是光明正大的,而且这些专利都是可以合法转移的,不需要做一些潜伏在某些机构里面的这些人,这些都不需要做了,因为其实是有合法的做法,而且他们是非常欢迎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每年都有跟自己的母校做合作,我也建议我们的很多机构可以公平、公正、光明地跟这些机构来做合作,技术也是合法的转移。谢谢大家!
   
    刘晓艳:因为我们来自市场,所以说一些对市场的现象的感受和观察,现在奇怪的现象是,一方面政府执行力非常,各种重磅的改革政策层出不穷,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市场对深化改革的呼声又比以往更强烈,这些现象是很奇怪的。而且一方面我们在推动生产要素的有效的应用,另外一方面又发现,真的是你觉得生产要素在发散,没有在聚集,而是在发散。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有四个方面,请大家考虑一下。
   
    第一,我们所有改革规范的目的和目标是什么,为了完成上面的任务,说要怎么改就怎么改,还是未来进一步推动行业的健康发展。
   
    第二,所有的各个部委、各个条线的改革措施,是不是应该更加统筹一些。有两个方面:
   
    1,当你规范的过程当中,堵后门、侧门的时候,前面要打开。
   
    2,各种改革规范措施,能不能考虑不要叠加。打企业打一拳可以,连续打五拳,不是变得更健康了,可能直接就趴下了。这种要考虑。
   
    第三,整个过程当中,是不是要对历史性的一些问题,还是要有一些尊重,有些问题是30年,甚至更长时间形成的,想用短短一两年时间去改变,有时候治病用重拳,这个不太符合中医的原理。
   
    第四,法制没有问题,非常欢迎用法制,要解决两个前提,科学立法,有些时候,特别是一些行政规章,没有那么科学的时候,去严格地执行,其实行政管理要有一定的解释权的,而且这个解释权最好是职能部门和职能岗位去解释,如果说你是换了一个非职能的部门和非职能的岗位去结实的时候,你会发现执行起来,整个社会就会绷的很紧,没法再做下去,所以这一点是不是也是整个改革过程当中需要注意的,要不然的话,有些政策为什么一出现会觉得哗然,觉得很奇葩,谁在解释一些行政规章,怎么样做到更科学的立法,这是我们整个法制化的前提。谢谢!
   
    马建堂:大家都在主张、呼吁、期盼新一轮的改革开放,那么新一轮的改革开放有没有标志性、试金石性的改革,有没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革,有没有真正让大家吃定心丸的改革,我想改革可能如果有的话,对民营经济地位、作用、认识的再深化,可能是一个领域。
   
    最近这几天,吴小平的这篇文章观点引发了很多讨论,固然和吴小平这篇文章观点比较糊涂、错乱有关系,当然也和当下,大家特别是民营企业有一些担心有关系,和对一些经济政策的不甘心,或者说的更重一点,不满有关系,信心不够,担心可能是对公平竞争和公正执法法制的不健全的担心,对于产权真正保护的担心,有一些意见可能主要也体现在对减负负担没有明显减下来、融资贷款仍然很难有关系,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怎么看待民营经济。
   
    过去我们对民营经济的认识是伴随着改革开放全过程,包括我们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全过程。最早我们认为它是利己的力量,后来我们认为它是有益的补充,再到后来,我们认为它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还有没有进一步深化的可能和理解?在座有很多民营企业的领导、民营企业的董事长,民营企业、民营经济、非公经济提供了50%以上的税收,民营企业创造了60%多的GDP,民营企业提供了70%左右的出口,民营企业创造了80%左右的就业岗位。
   
    它和我们国家、我们党的执政基础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执政基础的一个部分、一个主要的内容?这方面的认识还需要深化,这方面的探讨还有空间,如果在这些认识上、在这些探讨上有进步,我想民营经济的信心就会增强,担心就会削弱,然后与它相关的那些改革很多就会倒逼,就会顺势而成。我说完了。谢谢!
   
    宋晓梧:我觉得十九大提出来下一步改革,从经济体制改革来讲,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应该是个非常重要的领域。要素刚才刘部长也讲了,劳动力、土地、资本,这三个方面。我想还是讲讲劳动力的问题。
   
    最近我看到美国商务部关于美国为什么不给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几条理由。其中第二条就是讲的,中国的政府过分的压低劳动力价格,以这种不公平的方式从美国把工作岗位夺走了。具体的内容里面讲的并不是市场在配置劳动力资源,劳动力没有集体谈判,工人没有罢工权。谈得挺具体。
   
    这个问题我们自己来回头想一想,不管美国怎么说,我们现在到底怎么评价中国的劳动力市场。我想提出一个数据。
   
    在我们这个劳动力市场里面,在4.2亿城镇就业人员中,农民工占了2.8亿,就是说农民工占到了整个现在城镇就业的比例将近70%,是67.5%。这样一种就业市场或者说劳动力市场是非常扭曲的,我们考察任何国家的工业化过程,都没有出现这样一种在整体就业人员中这种双轨制。这也是刚才一鸣讲的,这样一种双轨制,究竟我们的劳动力市场的要素市场化朝什么发展,我们应该好好的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在中美贸易战过程当中,大家谈外汇的问题,谈国企补助的问题谈得比较多,而对于劳动力市场,美国商务部的报告是作为第二条提出来的。我在国内基本没有看到应对这方面的材料。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非常简要的,我对白重恩的关于特惠和普惠的问题做一个回应,我们俩以前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认为根本问题就是地方政府究竟职能怎么定位,是把地方政府变成一个公司,直接在那指挥竞争,还不是特惠的问题,直接就是分解招商引资、投资指标、党政工商齐动员,年底考核,是直接指挥经济,当然也有特惠在里边。所以我觉得这个根本问题还是一个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
   
    地方政府作为一级政府是不是政府,应该不应该在那里直接的配置资源,还是从这个问题上来考虑,可能解决得更彻底一些。
   
    张曙光:谢谢。我为这个会议写了一篇论文,我念一下。
   
    题目叫“从孟母三迁看中国的国际战略——为50人论坛成立20周年而作”。
   
    现在提倡国学,大家都知道孟子三迁的故事。孟子少时家住在坟墓附近,他就嬉戏为贾人炫卖之事。孟母认为“此非吾所以处吾子也”所以举家搬迁,一迁近于市,二迁近于屠,皆以为不妥。第三次迁徙,于学宫之旁,孟子嬉戏乃学揖让进退。孟母曰“此真可以居子也”,遂长居于此。
   
    等到孟子长大,读私塾,成为大儒,世称雅圣。可见孟母眼光之远大,心胸之开阔,决策之明智。
   
    这个故事说明,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学习和成长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正可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是一样。稍微有一点差别,就是个人可以迁移,国家不能迁移,但是国家可以选择。
   
    事实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就要看与谁结友、与谁为伍、与谁同行,这是历史的大道理,而不是小儿的过家家。
   
    共和国70年的历史,对此提供了最好的见证。从1949到1978年,我们实行了一边倒的国策,与苏联和东欧国家为友,并与之结盟,进而国内政策也以其为楷模。搞了30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结果反复折腾,几经危机,老百姓还填不饱肚,。政权的合法性还发生动摇。于是不得不改弦更张、另谋他途。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改变了国际战略,对发达国家开放,与发达国家为友,向发达国家学习,也推动了国内体制和政策的调整,结果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明显改善,社会面貌也大为改观,以至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之列。这就是40年的基本经验和基本道路。
   
    说到这里,应该提到毛泽东和邓小平,尽管在他们当政的时候也有过很多决策失误。邓小平也公开承认这一点,但仍不愧是大政治家和大战略家。1972年毛泽东欢迎尼克松访华,改变了至今一边倒的国际战略,打开了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接触的大门。进而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架起了东西方交流的桥梁。尽管对他发动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尚存在争议,但此举包含的战略和政策转向的意义是明显的。西方政治家看懂了这一点,双方配合,才有了1978年以后中国改革开放的故事。50人论坛也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包括其与美国经济学家的对话。
   
    从目前来看关于全方位开放的战略决策是正确的,但是任何事情、任何时候都必须有主有次,有重有轻。不能事无巨细,眉毛胡须一把抓。集40年之经验,全方位开放的主要方向应该是对发达国家开放。在中国成为发达国家以前,这个主要方向不能动摇、不能改变。在中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之后,可能更不是问题。向其他方向的开放,不应喧宾夺主,更不应成为改变和对抗主要方向的手段。
   
    就此而言,对于中国来说,中美贸易摩擦绝非好事,从中国的长远发展考虑,我们不应当只顾眼前的进退得失,采取寸利必争、分毫不让、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态度和政策,而应当做出必要的让步,以便达成妥协,尽早结束争端,改善外部环境。当然,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为此需要对内外政策做出必要的调整。谢谢。
   
    郑新立:我发言的题目是“发挥货币政策在扩大内需中的重要作用”。特朗普发动的美中贸易战使我们出口增长受阻,解决这个问题,打赢美中贸易战,扩大内需是一个根本之策。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传递出的一个重要信息,就是扩大内需。我认为扩大内需的提出,是在对当前经济运行态势准确的把握的基础上,也就是说需求不足已经成为当前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主要表现有四个方面:
   
    第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上半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百分之四点几,我们是6.7%。我国的经济增长的绝对额、增量的绝对额已经少于美国,按照这样一个速度,我们与美国的差距在逐渐地拉大,而不是缩小,这就正中了特朗普的下怀。
   
    第二,我们M2的增长速度已经下降到名义经济增长速度之下,M2增长速度8%,经济增长速度6.7%,加上通胀指数,M2的增速已经低于经济增速。
   
    第三,民间投资增长低迷,最低的时候增长了百分之二点几,连续几年,现在是5%、6%,低于国有单位投资增长,低于全社会投资的增长。民间投资占全社会投资的比重已经由65%最高的水平,现在下降到60%了,还得继续往下降。
   
    第四,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算,中国的上市公司中间营收额低于企业的还本付息额的企业已经占到17%,由于连续经济下行,企业不景气,这样下去孕育着金融风险。
   
    中央政治局会议把扩大内需的任务交给了财政,写了发挥财政在扩大内需中的作用,这个事财政杠杆主要是管结构的,需求是货币政策是它的职能,这个任务没有交给货币,而交给财政,中央也有它深刻的考虑,这跟目前我们的金融问题上的几个认识上的误区有关系。
   
    第一,怎么看待经济的货币化率,M2是分子,GDP是分母,现在已经200%多了,我们过去过于妖魔化它,把它讲的太厉害了,实际上只看其一,没看其二。其二是我们经济的证券化率跟发达国家比低的多,美国经济的证券化率170%,日本的证券化率160%,中国的证券化率只有49%,中国股市总额原来是世界第二,现在被日本超过了,变成了老三。我们直接融资不发达,导致我们间接融资要担当大任,所以货币化率高一点,M2多一点,这是正常的、必要的、合理的。
   
    第二,怎么把握M2的增长速度,90年代,中国通货膨胀最严重的时候,我曾经两次到美国向弗里德曼请教,弗里德曼是一个金融统计专家,货币经济学的鼻祖。他说,他研究了日本、韩国和台湾省经济快增长时期的经验,在经济快速成长期,M2的增长速度等于GDP的增长速度的两倍左右是合理的,长期的高于2倍就会出现通货膨胀,长期的低于两倍就会出现通货紧缩,真是大家,说的神、准。
   
    1990年到2010年,20年时间,中国M2的增长速度恰恰等于GDP的增长速度的两倍,2010年之后,M2的增长速度逐步下滑,一直到现在低于名义增长速度。
   
    我觉得快速增长期中国还没有过,根据国的际经验,人均GDP19000美元以下都属于快速增长期,我们八千多万美元,距离19000美元还有很大的差距。总体来说,中国仍然处于快速增长期,M2的增长速度保持在GDP增长速度的两倍左右是合适的。
   
    第三,我们要扩大直接融资,上市要由审批制改为备案制,另外要扩大资产证券化的规模,资产证券化这20多年国有企业规模有了很大增长,主要是靠债务融资实现的,通过资产证券化可以降低它们的债务率。
   
    第四,不能用收紧银根的办法来抑制房价,房价过高需要建立一个城乡一体化的房地产市场,为什么北京房价比纽约房价高3倍呢?因为美国有一个城乡化一体化的房地产市场,通过郊区的房子的发展,对市区的房价起到自动的抑制作用,我们没有这个机制,我们要建立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制度,打通城乡之间房地产的这种壁垒,建立城乡一体化的市场,从而从根本上抑制城市房价的上涨。
   
    管涛:我的发言主题是“改革开放的艺术”,讲四点意见:
   
    第一,改革开放要大胆设想、小心求证,中国渐进性的改革开放已经进入到深水区、攻坚战,对于很多问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这些看法涉及到既得利益集团处于不同的立场,要求更加稳妥推进改革,如果改革进展顺利的话,有利于凝聚共识、推进改革,如果改革遭受挫折的话,会给改革增加新的阻力。
   
    第二,改革开放实际上是一道有舍才有得的选择题,这有两个政策含义:
   
    1,任何政策的变化都有利有弊、有得有失,在这种情况下,要区分政策调整的后果和意外的冲击。对于政策调整的后果,我们应该保持政策定位,对于意外的冲击就要考虑调整政策的节奏和力度2。
   
    2,有的时候改革政策调整不一定有决定的对错,最后是不是一个正确的政策,取决于最后是不是做成功了,成功了就是一个正确的政策选择。
   
    第三,改革开放预案比预测重要,改革开放涉及到利益的调整,那么会有很多这种变化,特别是进入攻坚战,以前的很多经验不能简单地照搬,特别是又遇到目前的这种稳中有变的内外部形势,在这样的情况下,预案比预测更加重要,我们要针对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在情景分析、压力测试的基础上,做好政策调整的方案准备,遇到什么情况怎么办,这样有备无患。
   
    第四,改革开放要讲求协调配套、整体推进,实际上这就是大家争论得比较多的就是条件论、次序论,没有绝对的条件,没有绝对的次序,没有统一的标准,但是在实践过程当中,恐怕也得注意,一方面我们不能够消极等待,另外一方面也不能够积极冒进,我们要在操作的过程中动态地评估条件和顺序,这样的话保证了改革开放能够平稳地推进,提高改革开放的胜算。谢谢!
   
    陈东升:我是很少参加会议,给经济学家们出一个题目,其实改革开放我认为价格改革形成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或者制度,产权所有制改革焕发了企业家精神和企业家精神推动中国经济成长发展。40年的进步,主要是政府、国企、民企、外企、四股力量推动。三股力量应该没有争论,关键是政府的作用。作为后发国家,政府起到很大的作用。其实30年改革开放,我的观点是政府应该逐步退出在经济中的作用。其实今天所有的困惑、所有的争论,所有大家的对立和差异,政府在经济里面的作用,政府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未来进程当中,该扮演什么角色,其实本质是这个,国企我不认为是问题,国企的问题来自于政府,政府又是一个要素的组合者、参与者,国企又是它的一个腿和它的一部分,其实政府的强势是通过政策、通过要素,同时又有国企在扮演角色。我认为中国下一步的改革、下一步的开放,中国所有的问题,四股力量中政府应该处在什么角度上,政府应该扮演什么角色,其实大家都心里是明白的,我认为中国的成功也是这四股因素,未来中国解决它的困难和问题,是政府的要素和作用。谢谢!
   
    段永基:我说两点,一个是对50人论坛的评论,20年前一批有着深厚的家国情怀、勇敢的责任担当的精英,组成了中国经济50人论坛。
   
    根据中组部同志跟我说,他们调查了全国的智库,认为中国经50人论坛是办的最好、最重要、最有贡献的,对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有着重大贡献的智库机构。
   
    为什么坐在这?主要是各位专家在学术委员会领导下,在学术研究上人格独立、思想自由,在政策建议上密切联系中国实际,提出的建议都是具有不但强调理论上的进步和科学,也强调了操作上的可行性。对外又保持了和党中央高度一致,中组部笑着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要不然就给我灭了。
   
    民营企业界衷心地感谢各位专家、学者,20年来,对中国经济改革发展所做出的卓越贡献,希望各位专家学者永葆青春、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第二,呼应一下杨主任、马局长、楼部长,改革要深化还得进一步解放思想。目前的经济形势从我接触的民营企业,感觉到的是形势日趋严重、信心大减,四个字“哀鸿遍野”,所以到底深化改革怎么搞?确实现在信心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刚才李扬说是一个机会,我被调到国有企业干过,市委市政府很重视让我干,但是组织部的意见是,让段永基管中关村是黄鼠狼看鸡窝,我们就不明白,我们都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毛泽东思想抚慰的,我们怎么成黄鼠狼看鸡窝了呢?所以不是那么乐观,国有企业混合经营下,我们也是很难的。
   
    当时我就好多次发言,我都讲了,我们老讲国有企业是党的执政经济基础,如果国有企业是八路军,至少民营企业是新四军,可是老把我们当忠义救国军,就给番号,既不给粮草,也不给弹药。刚才马局长讲民营企业的56789,杨局长讲的两个关键点上的改革开放,都是思想不解放。产权制度改革思想不解放,阻碍了深化改革,希望经济学家在这方面多做一点重量级的呼吁。谢谢!
   
    樊纲:如果没有更多发言,我们今天的讨论就到这了。大家可以看到,尽管大家都知道我们只有5分钟的发言,大家还是非常认真地做了准备,所以非常感谢大家的认真和积极地参与,秘书处要把它好好地记录下来。我们的记录都是原汁原味的,报给有关部门参考,所以大家的意见争取有关部门能够看到。在这顺便说一句,我们50人论坛今年还承接了中财办的四个项目,本来9月份要结题了,现在可以稍微延长一点,10月份要讨论四个项目了,要完成四个项目,到时候大家也来积极参与。
   
    刚才前面说的,大家也要积极参与和配合,我们要换届,刚才段总还说了一句,希望保持青春,保持青春的意思是,咱们20年都老了,该年轻化,我们要换届,大家要积极推荐,还是很复杂的一个程序。我们会把程序发给大家,要推荐、要筛选,还要介绍情况,你推荐的人具体信息等等,希望大家都能够积极配合,积极参与这个工作。
   
    今天会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博讯 boxun.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6/2018 23:19 , Processed in 0.61624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