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87|回复: 0

[转]民哲之思––写在世界哲学大会之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5/2018 20: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olor=rgba(0, 0, 0, 0.298)]原创: [color=rgba(0, 0, 0, 0.298)]吕顺 [url=]想当国师的哲学家们[/url] [color=rgba(0, 0, 0, 0.298)]8月21日
民哲之思––写在世界哲学大会之际
世界哲学大会上民哲们的活跃这几天成为了一个热点,今天看到了新京报发的《世界哲学大会成了"奇葩大会",扒一扒底层鄙视链中的民哲》与南风窗《我所认识的"民哲"》两篇文章,不由想借此文,一起谈谈民哲。
民哲珍贵的宇宙级研究成果~~~

1.什么是民哲?
民哲的话题在哲学圈子内部其实一直是经久不衰的,在各大哲学公众号(哲思学意,哲学园)早期的群里常常能看到各种民哲活跃的身影。

本文所要理清的第一个问题便是"什么是我们所称呼的民哲"?

通常大家所用的区分标准是看来源,我们往往喜欢用学院/民间出身来做分类,前者是学院派哲学家,后者是民间哲学家。但这种区分显然是不周延的,比如一名来自学院的非哲学专业的哲学爱好者属于民哲还是学院哲学家呢?为了解决这种问题,让标准更周延,加上民间这个词的概念指向并不明确,将原标准修改为"来自哲学院的哲学家/非哲学院的哲学爱好者"我想是更为恰当的。而后者(非哲学院的哲学爱好者)按照是否受过学术训练为标准,至少包括两类群体:其它学院的哲学爱好者与没有受过学术训练的哲学爱好者。

在做完以上分析之后,我们回头去看现在大家所说的"民哲",其往往是指"没有受过学术训练的哲学爱好者"这一群体。

但很显然这样的形式标准似乎不足以概括我们当前使用民哲这一概念时所想要表达的东西。这时候引入另一对较为实质化的标准专业与非专业就成为了进一步讨论的必须。批评民哲时,我们往往不是在说"这个人来源有问题",而是在表达一个具有评价色彩的判断:"这个人的论述不专业(好)"。

在已有的讨论中,往往轻描淡写地将这里的专业称为一整套的学术用语学术规范。但是,第一,专业性包括但不止学术用语和学术规范,对学术传统的学习,对学术界已有的共识的了解,学术训练带来的论辩能力等同样是专业性的一部分。第二,哪怕学术用语与学术规范,也是整个专业前人的基本共识之表达。其类似于我们说"太阳会发光",这时候有个人(民哲)跳出来说把"太阳"换了一个自创的概念,问题不在于说你自创了一个概念以后有如何如何发现,而是换个词去称呼"太阳"是不必要的做法,强行更换只会导致交流困难,重复的概念冗余也会增加知识工作的负担。

在这里我想表明的是:专业讨论确实有一整套话语体系,但这些话语体系不仅是形式意义上的,也是实质意义上的,它并不仅仅是一种门槛,也是前人学术成果的积累,初学者抛去这种话语系统去讨论问题往往只会让问题变得更复杂而不是更简单。此外,进入这种专业话语体系并没有想象中的困难,阅读某个专业的一定数量的学术著作,看一些论文的讨论,自然可以进入这种话语体系。

总之,借助两对标准的区分,我想将民哲称之为"非哲学院出身的,没有受过学术训练的哲学爱好者,其往往因表现得不专业而备受抨击的群体"是没问题的。

2.民哲何以被同情?
在第一部分明确了什么是我们讨论时所指称的民哲之后,一个问题很自然地来到我们眼前:既然我们都知道民哲是不专业的,为什么还会对民哲抱有同情性的看法乃至支持?

我想这与大陆长期没有正规哲学教育,哲学知识普及工作不够有关。大众往往将哲学想象为心灵鸡汤,高中的哲学课本,大众对专业哲学讨论的想象是匮乏的,大众无法想象当代数理逻辑作为逻辑学的分支复杂不亚于数学推理工作本身,无法想象当代政治哲学论辩作为哲学的分支复杂不亚于物理学讨论。

同时也与某些作者的同情心泛滥有关,比如有的作者将民哲视为边缘群体,有的作者被民哲对哲学宗教般的热情所感动。但问题在于:除去自以为是的热情他们还剩下什么?边缘群体一定是值得同情的么?他们被边缘化难道不是正是因为不愿意花费时间去学习相关学科的知识?

这里还有一种为民哲辩护的看法:知识或者专业领域要讲知识平等。很简单的举个具体情景就能反驳这种观点,设x花十年时间读到逻辑学博士,现在某作者一句知识平等告诉我说知识是权力资本的彰显,我们要平等地对待民哲与x对逻辑学的理解。但很显然x的专业能力和民哲不是一个档次的,大家只会将某作者的话当做一个笑话而不是赞同这种分析。那么有要平等对待的时候么?有,审稿人匿名审稿的时候,非专业的民哲不是没有机会去得到平等对待,但强制要求所有情景都给予这种对待反而是可笑的。

我们承认人人都有讨论的可能性,但不是每个人都在专业话题上具有专业讨论的能力(这与天赋,专业训练都有关),除非倾注大量心血时间去学习那个专业(民哲真能做到也不会有人拒绝和他们对话,投稿也不会不发表)。

事实上,任何专业的人都不会喜欢无知者的指手画脚,哪怕我是路边修自行车的小贩,也同样可以鄙视连自行车结构都不懂却试图指导我修自行车的律师/哲学家/医生。既然修车匠可以鄙视,为什么哲学家就不可以鄙视?我们必须承认,并不是所有的鄙视都源自于民哲们的出身,不学无术却大放厥词,被专业学者拒绝后就指责他们对权力滥用才是他们被厌恶的缘由。


3.小结
权威之所以是权威,有来源于身份的,也有来源于其说法有道理的,大多数学术权威属于后者,因为其说法有道理而被尊为学术权威,大陆虽然有些特殊,但总体来看也有这种趋势,一旦某个学者胡说八道(内容不再有道理),权威性也就所剩无几了。在这种前提下,民哲仅仅依据"你否定了我的想法","你握有权力"来指责权威不具有权威性证明自己具有权威性是不够的,他还要拿出自己的东西让别人认为他说的有道理才行,可惜的是民哲们的作品除了让人发笑远达不到这个要求。

很显然,人们不是因为民哲"爱智慧"而批评他们,而是因为他们除了自己宣称的热爱以外一无所有。
ps:推荐一篇张小星老师与民哲的对话:《关于民哲:如果你耐下心来和一个民哲辩论,会发生什么?》(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ps: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往往同情民哲的人都喜欢用孔子,苏格拉底和休谟做例子,但却丝毫不考虑这种类比的恰当性,这无疑凸显了作者对历史和类比推理本身的无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16/2018 23:16 , Processed in 0.677299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