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61|回复: 0

[转]我为民哲鼓与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9/25/2018 20:2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size=0.85em]
智者说

我为民哲鼓与呼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4984e83a0102xyog.html?utm_source=bshare&utm_campaign=bshare&utm_medium=weixin&bsh_bid=2401811755&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size=0.75em]2018-08-23 23:09

[size=0.75em]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结束了。关于“做人”的主题,并没有在“人”中引起重视,作为“鄙视链底层”的“民哲”反倒成为新媒体关注的一个热点。网贴上把个别狂妄、偏执的民哲人士喻为“奇葩”,当做笑料。“民哲”一词虽然未见之于主流媒体,却因为大众化、快餐化的网络新媒体的炒作而广为人知。难得不易的是,新京报书评周刊的记者居然扒出了本人早在2013年3月主持民哲与知名学者陈嘉映、赵汀阳对话会时的总结文字,在其《世界哲学大会成了“奇葩”大会?扒一扒鄙视链底层的“民哲”》一文中加以引用。虽无讥讽,却很拉风,将“民哲”及其显在的弱点再次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其实民哲的存在是一个古老的事实,苏格拉底、老子、庄子、斯宾诺莎、休谟、卢梭等都是民哲,只是到了学院(在中国所谓“新学”)的出现,才有了所谓“民哲”与“院哲”的分野。“民哲”的本意,是指那些非职业化的业余哲学爱好者、思考者。“民哲”也有走进学院的,譬如克尔凯郭尔,他生前出版的唯一一本哲学著作就是战壕里酝酿写作的。在我国,“最接近哲学家称呼”的陈嘉映老师曾经在与民哲对话时诚恳地说:我最初也是个民哲,上山下乡时经常与哥哥等一帮人讨论哲学问题。从非职业的特征讲,马克思、毛泽东也是民哲,李瑞环退休后写作了《学哲学用哲学》,也是一个民哲。民哲的可贵之处在于,不是出于“谋生”的需要而走向哲学,而是基于内心的疑问,基于内心的思想创造性冲动而生发出对于哲学的热爱。民哲中固然有着那些自身需要修正的偏执、狂妄之徒,但是,可以肯定是,推进社会思想进步的重担,一定会由民哲承担起来。
职业化的“院哲”独享着国家资源,却有着致命的弱点。抛开黑格尔之类受制于政治因素不说,他们在传承“学术”中已经成为一个脱离大众的封闭团体。他们在翻炒陈饭中形成了一整套所谓的学术规范和话语体系。这些作为一种“形式”的东西最终“异化”为一种反制的力量,束缚了思想的原创性。他们不仅自身丧失了创造能力,对于“民哲”的思想创造同样缺乏鉴赏能力。他们对于“形式上”看来不对味的东西一律加以排斥。即便他们有时也会认可一些富有创见的思想,也往往会产生一种亲自操刀的冲动,通过一种“形式”上“修理”,将其变得庸俗与平常。他们的那些“皇皇巨著”不过是局限于小圈子内自我欣赏的东西。正是他们在人们渴望思想的时代反而导致了哲学书籍的备受冷落。他们在 呼喊“哲学已死”中,也表现出改变自身的冲动,无论是所谓“语义哲学”、“分析哲学”的转向,还是波普尔的征伐,德里达的解构,都体现为一种绝望的挣扎。着眼于整个哲学史,院哲对于人类思想的添加与丰富微乎其微。原因很简单,他们尽力传承,无力创造。他们背负了太重的负担,能够走进去,却很少有人走出来。就像动物开膛破肚之后有一种腹脏之气,在小圈子里幽闭太久,同样会散发着一种腹脏之气。很想在这里奉劝一下院哲,如果不走出来清除掉这种腹脏之气,你永远不会在大众中“火”起来。诗人懂得“功夫在诗外”,院哲们却未必懂得做哲学的功夫同样在哲学之外。创造性的灵感可能来自专业的稔熟,更大的可能来自专业之外。
前些年,有人乐观地声称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界是“思想淡出,学术凸显”。如今看来,不仅思想幽闭,而且学术沉沦。套取到项目经费,然后找一伙人攒弄出一本书来,利用国家下达的经费将书出版,便作为学术成果四处招摇。实现了评定职称、赚取钱财、借机旅游等等世俗的目的,那书的命运不是静静地躺在书柜里,便是进了废纸收购站。出版社卖书号,杂志卖版面,要想出书、发表文章拿钱来,学术无标准,钱才是唯一的标准。有学院人士评定职称的需要,这种生意火得很。既然有此捷径,哪个院哲还愿意坐上几年冷板凳呢?高雅的学术如此沉沦,作为民哲,你还有意进去再趟一下这坑里的浑水吗?
作为民哲,你完全不必羡慕那些“高居庙堂”的院哲,一年中能有几次借开会旅游的机会已属不易,除了极少数“大佬”,更多人一脸菜色,活得未必滋润。拜入门庭,“认祖归宗”之后,他们还要甘当仆役,身为异性有的还要奉献出肉体。不是有“叫兽”(教授)在比较贪官后,感慨说女生是自己唯一可以独享的福利资源吗?他们已经被硕导、博导和所谓的“学术带头人”牢牢地锁住了命门。过不了“人身依附”这一关,便成了被淘汰的异类。至于学术突破之类的想法,不过是一种幼稚的初心。要想过得了老师这一关,不学会老师如何说话是万万不能的。他们所努力的方向,不是新奇的思想,而且无法挑剔的公共常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顺利拿下学位。作为民哲,你完全不必在意那些研究员、教授的吓人头衔,因为那不过是“背书“的结果。作为民哲,你不必迷信他们有什么独立的思想成果,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经过“修理”的,作为一个整体已经不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作为民哲,你是不是“大师”还没有定论,他们不是“大师”却已经在“钱学森之问”中有了答案。作为民哲,你不必渴望与乞求得到他们的认可,因为他们不是真理(思想)的最终裁判者。你甚至可以这样认为,如果真的得到了他们的认可,一定是你和他们的东西同样平庸。
如果你是一个民哲,你应该为此感到自豪与骄傲;如果你还不算是个民哲,我希望你不要嘲笑民哲,反倒应该努力成为一个民哲,因为独立思想是完善人格的必要条件。真正意义的哲学是一种智慧之学,而智慧本身是一个人不可或缺的。如果你能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哲,那么,我实实在在要恭喜你。因为你无论在这个世上从事任何职业,你都会比其他人做的更加优秀。道在自身是为德。如果你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哲,你所收获的不仅是智慧的提升,还有品德的完善。如果你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哲,则不必在意那些浅薄的嘲笑。你果真自带光芒,还用得着理会有人卡着墨镜吗?努力吧,我的民哲兄弟。你成功的标志,不一定非得像院哲那样,出一本没有人愿意花钱买的书,而是体现在为人处世、社会实践的方方面面。二〇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星期四草于沈阳晨大庆夜

[size=0.75e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2/2018 19:36 , Processed in 0.57825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