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542|回复: 0

郭國汀先生維權反共到信仰民國的歷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2/2018 13:4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政權底下的第一個公開人權律師 - 郭國汀先生維權反共到信仰民國的歷程
蔚藍中華 採訪/撰寫
民國一零四年八月二日,在獲得郭國汀先生的熱情回復與同意後,蔚藍中華特別安排了一個時間在維多利亞與郭先生見面,並希望能透過郭先生的經驗個近一步的了解中共政權底下的民間維權始末。大陸地區政治維權議題雖然在近兩年開始逐年提高,但在早年網路不發達與共產黨政權剛進入改革開放時期卻是較為罕見,郭先生卻早在民國九十一年便開始替政治犯進行義務辯護與聲援。因此透過郭先生的經歷,不難看出大陸地區維權的一個演化。
郭國汀先生來自於一個福建省的知識份子家庭,父母親在國民政府時期分別是國民黨黨員與三青團團員,在共產黨奪權後也先後遭遇多次迫害。郭先生表示當初雖然年紀幼小,對文革期間的種種並不是特別了解,但依然在他心裡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雖然從小對數理特別感興趣,郭先生卻在高考那年因為考試失常後決定轉考文科並順利考進吉林大學法律系。至於對於選擇走向律師這個方向,郭先生笑著說當初其實也是沒有選擇。最主要是當時因為進修的是國際關係法,而該科系雖然主要是為了培養外交官,但因為自己家庭背景因素,只能朝著法官或是律師方向前進。畢業之後原先接受分發到福建省高等法院擔任法官,卻在上任前最後一刻被透過關係的同期生給搶去原先職位,改往福建對外經濟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專職海事相關領域。
對於大多數人對郭先生為何一個海事相關律師成為一個維權律師的疑問,他表示這個其實也是跟家庭背景有關。雖然父母從來未提及過去因背景因素遭到鬥爭的事件,但因為小時候親眼所見的文革經歷,隨著成長逐漸對學校長期提供的政治思想和課程產生疑問。經過多年的質疑和自學,在大學第三年開始逐漸培養出自己的自我思想而不是在盲目的跟從共產黨政權提供的資訊。在多次公開發表文章質疑和反駁馬克思及共產黨理論後,逐漸開始成為學校共產黨組織注意的對象。
最令郭先生印象深刻也是第一次親身遭到共產黨迫害的一次便是被自己認為最熟識的同校朋友出賣。因為熟識且信任的關係,常常在聊天和談話的過程中談及否定共產黨或是對共產主義批判的內容。而他朋友卻私下向吉林大學共產黨機關舉報其思想及言論問題。經數次談話後,竟被學校認定為精神分裂後強制就醫。雖然郭先生在之後被「治癒」,但也因次在心中更堅持且堅定的反對共產黨政權。我們也可以從此看出共產黨為了維持住自己的政權而用盡各種方法打擊反對意見。
郭先生在畢業之後長期在福州工作並逐漸在海事領域嶄露頭角,並升遷主任後自己創立了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也獲得多所大學的聘請為兼職教授或研究員。雖然主要的工作領域在海事相關事件,但郭先生還是長期關注且處理部分人權相關案件。
然而在一次處理與福州市政府的案件中,因為為遭到福州市政府派人非法押人逼債的被害人辯護而被市政府公安列為黑名單且處處刁難而不得已的轉往上海重新開始。這卻也成為郭律師踏入人權律師領域的重大轉折點。
因為剛到上海,缺乏足夠的人脈去經營自己的律師事務所,郭先生決定透過網路增加事務所的知名度與名聲。一方面是因為人權事件在網路上的大量關注,另一方面則是出自自己的背景與興趣,郭先生開始接手人權案件或是為許多維權人士辯護與聲援當時主要在處理維權案件的張思之律師跟莫少平律師,同時在民國92年便公開宣稱成為人權律師。而為了增加對共產黨的輿論壓力和社會支持,郭先生是第一個在針對維權人士案件中公開所有資料與辯論內容的律師。近年來開始流行使用的要求非共產黨籍法官處理人權案件也早在當時郭先生便開始公開呼籲要求。郭律師也說,他個人認為他可以說是實質意義上中共政權底下第一個公開的人權律師,開啟了不少先例。
雖然之後上海的事務所開始步入穩定階段,郭先生卻沒有停止對人權案件的辯護與處理。郭先生自己也表示處理這類案件純粹是為了自己的理念,人權案件本身耗時且有有風險,基本上也沒有辦法透過此類案件獲得收入,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象徵性收款或是低收費辯護並透過其他海事案件彌補開銷。
在處理人權案件同時也多次公開批判共產黨的政策與文宣。胡錦濤上任後,也多次公開發文提出四個假設質疑胡錦濤的政策。其中要求中共當局表態關於傳言的,胡錦濤曾在民國九十三年十月份召開的中共內部會議上提出的「朝鮮與古巴的政治是正確的,要向朝鮮與古巴學習」的內容是否為真。
面對郭先生的質疑與要求,原先中共並沒有採取任何直接行動,但因為一次網路反對胡錦濤任接任軍委主席聯署中被人未經同意的將其列為發起人之一,中共相關部門最終做出了決定,開始封鎖或刪除其在網路上所發表的各類型文章和公開採訪,其中包括許多海事相關的研究與學術文章,甚至連郭先生早前在央視法律節目中所做的保險相關議題辯論也全數遭到封殺。
雖然中共政權面對郭律師的言論和行為開始加強力度的干涉,但真正轉變為強硬手段卻是一直到民國93年四月之後,而這個巨大的轉變關鍵則是法輪功。郭先生指出自己最早接觸到法輪功相關案件其實並沒有跟法輪功有直接關聯。在民國93年四月,郭先生接到了一個從海外的委託電話,委託人在電話中表示自己在交通大學的弟弟在大陸地區突然失聯,整整一年沒有消息,希望律師能協助尋找。原本一個單純的尋人案件,卻在尋訪間多次受到中共政權的干涉後才開始了解到這個案子遠比想像中的困難。
雖然郭先生本身並不是法輪功成員或支持者,但他在過去也多次批評中共對法輪功的政策。他認為一切的批判必須建立在雙方皆有權力反駁和爭辯的原則上,但中共在大陸地區對法輪功的政策卻只能讓中共提出批評和指控。秉持著這個原則加上因為這次失蹤者是法輪功成員的關係,郭律師也開始與法輪功有了交流並開始接觸處理法輪功相關案件,成為第一個公開為法輪功辯護的律師。
而第二次為法輪功相關案件辯護中,更是看透了共產黨對反對派的嚴重打壓與非法對待。由於這次案件的被告在未告知家屬的情況下便已經被判五年有期徒刑(註:中共政權的法規規定被捕後應在四十八小時內告知其家屬),家屬在花費大量時間與金錢發現已被判刑入獄後請郭先生為其抗告辯護。郭先生表示身為被告的律師,他向監獄申請與自己客戶見面卻從來沒下文。依照當地法規,律師提出申請後應在四十八小時內回復並准許見面,但郭先生在三個月提出四次卻從來沒有獲准同意,之後所處理的六個法輪功相關案件也是沒有見到任何一個被告。由此更可以看出中共政權的殘暴,為了維持自己的政權與利益而公然違背自己訂立的法律與國際規範。然而長期處理人權案件及之後多次處理法輪功案件最終也導致郭先生的律師執照在民國94年二月二十三日被強制取消律師資格。
面對被直接取消律師資格,郭先生向中共政權的相關單位要求依照法律舉行公開的行政懲處聽證會並邀請了美國紐約時報媒體,日本獨賣新聞以及南方週末記者旁聽。中共雖然同意了申請並安排在三月四日早上召開,但去在三日半夜臨時變更地址並切斷郭先生包括手機及網路等一切對外通訊。而隔日出席原定地點的旁聽者包含紐約時報記者在內則全數被拘留直到原定聽證會時間結束,而郭先生也在審訊結束後開始了軟禁的日子。
可能是因為屬於較早期中共對此類型人士並沒有處理經驗,郭先生表示自己在軟禁期間並沒有遭到任何肉體折磨或傷害,但精神上的影響依然是有的。軟禁期間除了接受審訊是由公安帶到派出所外,其他時間緊被允許在自己居住的上海世外桃源社區內活動,而所有的電子產品以及網路也遭到阻斷。
雖然中共檢調單位沒辦法找到任何直接可以起訴的證據,但面對中共大量的壓力,他的太太終於因為受不了而在他軟禁結束前就選擇離開他。在軟禁結束前一名負責監視他的國保組長詢問他軟禁結束後的打算並透露律師執照是不可能恢復。原先郭先生打算回到原本任職的學術單位,但多次詢問,所有他曾任職的單位都拒絕再次聘用其擔任單位內的職務,也因此萌生了出國的打算,而國保在向上級報告後也允許了這個決定。
郭先生表示當時由於還在軟禁,自家是沒有任何網路及電子設備的。線上申請海外大學學術交流和簽證的電腦和網路還是由國保特別提供的,而哥倫比亞大學也在其提出申請後立刻提供了半年訪問學者的資格與一萬元美金的費用,隨後便預定了五月十日經香港轉紐約的機票,前往美國後再訪加拿大參加會議。但因為郭先生在香港預計與國際筆會會面的行程被中共監聽發現,導致機票被強致取消,被迫改為二十日的上海直飛溫哥華,結束了在大陸的人權律師生涯。
雖然流亡海外,郭國汀先生還是長期關注國內事件,也同時在網路上大量的宣揚民主法治和為維權人士辯護。對於近年來維權律師人數激增,他表示他一向支持年輕律師踏入這個領域,而且過去在大陸時期便已經在網路上呼籲新進律師多關注和接觸人權案件。透過人權案件不但可以快速積累知名度更可以為中國民主化盡到一份力,是一個一舉多得的好事。但他也勸告信念不足者,在大陸人權律師的風險與花費遠遠高過其他類型律師,因此如果認為自己的信念是正確的,便應該堅持到底。
面對共產黨政權,他表示必須隨時保持戒心與準備,絕對不能過分天真。當初會被逮捕軟禁便是因為過分天真與準備不足。郭先生說他當時因為自己在法律界已經非常有名氣,加上辯論論點皆有法律依據。但事實證明,只要共產黨要處理,他們不會因為名氣或是有憑有據而畏懼或回避。當年郭先生的名氣或許只讓郭先生免遭更物理上的傷害與迫害,若不是當時可能因為環境與時間點讓郭先生能流亡海外,在大陸基本上是不可能維持家計。
關於中國未來民主化的路程,郭先生整體還是抱持樂觀的態度。雖然民主運動中的各派系內鬥依然有發生,但就宏觀角度而言還是達到宣傳與促進民眾對人權認知的效果。他認為也堅持只要各方都是為了促進中國民主自由化,便應該不計前嫌的互相支援幫助。郭先生雖然曾在網路上公開批判劉曉波等人的論點與部分作為,但他也認為這類批評應屬於善意批評。當劉曉波被捕後也主動的在網路上聲援與為其辯論。
而出國之後的多年研究與搜集資料,郭先生也逐漸領悟出只有中華民國才是真正解決兩岸問題及中國民主化的最終答案。他深信只有中華民國以及三民主義才能真正地完成民主統一,並為了更直接的參與和支持這個理念,他也決定前往美國加入辛灝年先生的光復民國工作委員會,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提供自己的專業與能力。
郭先生雖然利用人權案件作為自己事業起步的一個起點,但因為自己本身的熱愛與對人權的信仰,在自己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毅然決然的繼續在人權事業上努力奮鬥。為了讓更多人能獲得最基本的尊嚴,尤其是經歷過了這麼多起伏後依然能堅定的為了中國民主奮鬥,筆者認為絕對是我們值得學習的對象。他許多論點與方式,包含要求非共產黨籍法官審理與公開法庭攻防內容與資料等,在他離開大陸多年後依然得到了證明或繼續使用。而他的個人經歷,能在從小接受共產黨洗腦教育與鬥爭環境下長大的環境下堅決反共,甚至進而領悟三民主義統一的真理,更是大陸群眾與我們每一個人都值得效法與推廣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0/2018 20:26 , Processed in 0.145753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