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92|回复: 0

[群策中国] 被中共剽竊和閹割的《特權論》社會主義初高級階段理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30/2018 09: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11/30/2018 09:28 编辑

被中共剽竊和閹割的《特權論》
關於社會主義初高級階段理論(組圖)

鄧小平剽竊《特權論》理論,妄圖以“初級階段”名義用特權無限期奴役人民

2018-11-22

       @CDZCYC/1339.《特權論》提出社會主義初高級階段理論,强調暴力居于首位、一党垄断权力、集权专政為特徵的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必須抓緊時間積極向以法制、民主、分权制衡、人权保障為特徵的高級階段過渡。但是,針對習近平準備發動政變的吹鼓手,卻聲言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要經歷“幾十代”,妄圖以特權無限期奴役人民!

       ——摘錄自陳泱潮《彌勒指迷:習近平反擊揚鄧政變風、挽回民心有好牌——平反【六四】https://blog.boxun.com/hero/201811/chenyc/25_1.shtml




     《特权论》1984年英文版精裝本。由英國漢學家、時任中國人權觀察負責人ROBINMUNRO先生翻譯,ROBIN MUNRO先生說:這是奧威爾創辦的新左評論出版社出版的最後一部精裝本書籍,很有歷史意義。




     《特权论》1984年英文版平裝本。翻譯者和出版者同上。因此書陳泱潮數度坐牢,幾乎被槍斃。也因此書,1984年作者即被國際筆會中心授予世界在監獄作家委員會成員;作者更早在1980年即被從雲南邊疆基層直接上調中央機關從事理論政策研究(詳見·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7/chenyc/42_1.shtml




     郭囯汀先生編輯在加拿大由天易人文出版社出版的中文《特權論》精裝本

--------------------------------------------------------------------

附1:[《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附2: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卷

附3: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相關問題

---------------------------------------------------------------------

附1:

[《特权论》第三篇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1972-1976年初定稿

《特權論》全文網址:


[《特权论》第三篇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網址:


   【陈泱潮2002年8月按:

   《特权论》第十一章无产阶级专政有力地揭露和批判了共产国家的假无产阶级专政。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中苏两党大论战至“文革”期间,“要不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被中共标榜为是它和苏共的最重大、最根本的“原则”分歧。因此在那样的历史条件和背景环境下,提出必须进行共产制度下的民主革命,就必须从理论上妥善阐述和解释清楚无产阶级专政问题。所以本章文字较长,且放在找准病根、开出药方之后,……真可谓是费尽了移山心力!

   本章文字在马克思主义学说中,不仅算得上对无产阶级专政与民主和法制的关系作了较全面较完整的透彻阐述,而且大概是第一次将无产阶级专政作了历史阶段的划分,首次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初级阶段和高级阶段的区分,并且清晰地指明了其两个阶段从形式到内容的不同特征和内在联系及其逻辑发展。

   客观讲,《特权论》对共产国家现存社会制度严重弊病的总结性归纳和批判、对其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的揭示和论证、对共产政体制度下的民主革命一系列理论与实践问题的阐述、对由这种体制下变革出来的民主制度的设计、公有制基础上的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的提出、对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与民主法制关系的完整阐述,以及通过对共产专制形而上学猖獗官僚僵化政治思想方法的批判而提出的一分为二、二斗出三、全过程两点二面圆圈发展说“扬弃论”……等等,毫无疑问是对马克思主义恶的一面的纠正和对善的一面的丰富和发展。可惜,中共广大干部和党员,迄今看不到这些最容易令他们清醒和开窍的文字!

   追求民主、自由、人权,说到底,是寻求社会公正。共产主义运动自+九世纪勃兴以来,一度风靡世界,其吸引千百万人抛头胪洒热血为之献身的,说到底,也是寻求社会公正。中国为此作出了巨大的牺牲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共产党用血与火建立了公有制,其间经过六十——七十年代初期的一系列折腾,至本文《特权论》写出的时候,中国似乎接近了社会公正的门坎——中国七十年代的公有制经济基础一旦和三权分立两党制议会制相结合,那今天的中国和世界又当是另一番景象!

   遗憾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集团背叛了自己的理想(如果说他们确曾有过建立公正社会理想的话)、誓言,背叛了支持他们的工农劳苦大众和相信他们有着崇高理想的知识分子!今天中国己经坠入了资本社会根本不可比拟的极端不公正的特权社会的无底深渊!今日中国不是来在步入社会公正的门口,而是即将踏入总危机爆发分崩离析狼烟四起祸乱层出不穷的正所谓危乱之邦的边缘!

   中共十六大再不抓紧按新五权民主宪政实现民主化转型,恐怕真是要恶贯满盈天怒人怨了!

   ——近三十年来的社会演变,实践雄辩地证明了在下所言绝非戏语!

   这里附带一提:本章第四节无产阶级专政的初级形式——中共所谓“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否由此蜕变而出?……识者可考)。】

一、修正主义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逼得它的敌人也换上一套马克思主义者的衣杉。”(《列宁:反对修正主义》第110页)在无产阶级已经夺取到政权的国家里,在列宁关于“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此三字下面有着重号]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此六字下面有着重号]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著名论断面前,修正主义一反从前否定、反对和攻击无产阶级专政的面孔,一变而为响亮地叫喊“无产阶级专政”口号的“马克思主义者”,口口声声标榜他们在执行“无产阶级专政”,维护“无产阶级专政”,口口声声宣称他们为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在和“反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敌人”浴血奋战。[页269]

    但是,修正主义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呢?

    修正主义把官僚主义者阶级专横跋扈、为所欲为、任意压迫和宰割人民的暴虐统治,把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特权专制,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修正主义把权力为少数奴隶总管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把大大小小的世袭君主独裁,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修正主义把官僚主义者阶级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所实行的赤裸裸、血淋淋、野蛮透顶、残酷到家的恐怖政策,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修正主义把官僚主义者阶级对无产阶级革命者的诬蔑、迫害、抓捕、监禁、镇压、屠杀[页270],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修正主义把剥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修正主义把剥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迁徙和选择职业的自由,把禁锢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思想和人身自由的社会监狱,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修正主义把官僚主义者阶级任意危害公民的人身安全,任意侵犯、搜查公民的住宅,抄公民的家,任意侮辱、捆绑、毒打、扣押、逮捕公民的法西斯暴行以及利用职权不拘形式对公民的打击报复,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

    一句话,修正主义把官僚主义者阶级对无产阶级和所有劳动人民民主、自由、人权的蛮横剥夺,把官僚主义者阶级的天堂和无产阶级[页271]劳动人民的地狱,称之为“无产阶级专政”!

    这哪里是什么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地地道道的社会法西斯专政,地地道道的官僚主义者阶级专政,地地道道点专无产阶级的政!

    修正主义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是地地道道点冒牌货。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是到了澄清无产阶级专政问题的时候了。毛主席说:“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

    现在就让我们看一看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究竟是怎样的专政吧。

二、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

   1、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源、目的和时间[页272]

    马克思在1852年说:“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此五字下面有着重号]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以上十一字下面有着重号]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以上六字下面有着重号];(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此六字下面有着重号]和进入无阶级社会[此五字下面有着重号]的过渡。”(《马恩选集》第四卷332-3页)

    马克思的这段话,不但表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说明了无产阶级专政并不是来源于任何人的臆想,或任何学派的发明,而是来源于历史的、现实的、客观的阶级斗争的必然发展,来源于人类物质生产活动的发展。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3年德文版序言》中,对此进一步说明:“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使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页273]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者和统治者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马恩选集》第1卷232页)无产阶级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使命,决定了无产阶级只有解放整个社会,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从而决定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以上九字下面有着重号]。”(《马恩选集》第3卷21页)[页274]

  2、无产阶级专政的本义

  Ⅰ、马克思所下的定义

    “这种社会主义就是宣布不断革命[以上六字下面有着重号],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这种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以上八字下面有着重号],达到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达到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达到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的必然的过渡阶段。”(马克思:《一八四○年至一八五○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见《马恩选集》第一卷479-80页)

    --马克思本人在1850年写下的这句话完全可以认为,就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创始人对无产阶级专政所下的一个最概括、最本质、最明确的定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此之后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论述,都不过是这[页275]一定义的补充和发挥。我们在研究这个定义时,应当注意到马克思自己在这一定义中所着重强调的三处地方。

Ⅱ、不断革命的社会主义
     --反对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把现代社会理想化

    根据马克思所下的定义,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一个内容就是无产阶级“宣布不断革命[此六字下面有着重号]”的社会主义。

    在这里,马克思直接了当地指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经济基础和政治态度。无产阶级专政的经济基础就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治态度就是为了“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而“宣布不断革命[此六字下面有着重号]”。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在这里所说明的“宣[页276]布不断革命[此前六字下面有着重号]”究竟是针对着谁说的呢?

    就在马克思提出无产阶级专政的定义的这句话的紧前面,马克思明确指出了这种宣布不断革命不是针对着资产阶级而是针对着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此前九字下面有着重号]而言的。对于已经反动的资产阶级来说,并不存在什么“断不断”革命的问题,但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同路人小资产阶级来说,确实存在着一个“断不断”革命的问题。马克思把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称为“乌托邦”,称为“空论的社会主义”。这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直到今天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的国家里不但仍然存在,而且更为嚣张,确实构成了对无产阶级专政的一种危害和威胁。请注意,马克思曾经这样尖锐地指出,这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这种乌托邦[此三字下面有着重号],这种空论的社会主义[此七字下面有着重号],想使全部运动都服从于运动[页277]的一个阶段,用个别学究的头脑活动来代替全部社会生产,而主要是幻想借助细小的手法和巨大的感伤情怀来消除阶级的革命斗争及其一切必然表现;这种社会主义实质上只是把现代社会理想化,描绘出一幅没有阴暗面的现代社会的图画,并且不顾这个社会的现实而力求实现自己的理想。”(同上,第479页)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专政就是不断革命的社会主义,就是反对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把现代社会理想化的革命专政。它是指发展变化和实事求是的观点,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

    这与马克思在作出此定义之前,于1845-1846年和恩格斯就表达过的“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消灭现有状况的现实的[此三字下面有着重号]运动”(《费[页278]尔巴哈》见《马恩选集》第1卷40页)的思想,完全是一脉相承的。

    这与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作出此定义的几乎同时,于1850年3月在另一篇文章《中央委员会告共产主义者同盟书》中所宣布的“对我们说来,问题不在于改变私有制,而在于消灭私有制。不在于掩盖阶级矛盾,而在于消灭阶级。不在于改良现存社会,而在于建立新社会。”(同上,第385页)的思想,也完全是一致的。

    这与马克思在作出此定义之后多年于1873年在《〈资本论〉第一版跋》中十分精颤地表述出来的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思想:“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页279]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资本论》第1卷24页)更是完全一致的。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权力为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僵化政治,和“想使全部运动都服从于运动的一个阶段”“把现代社会理想化”“希望用可以说是虚假的小恩小惠来收买工人,用暂时改善工人生活条件的方法来挫折工人的革命力量”(《马恩选集》第1卷385页)的小资产阶级社会,在本质上、在根本立场上,就是格格不入的,就是正相反对的。与此相反,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及其所要建立的民主制[页280]度,在本质上,在根本立场上,都是完全一致的。

   Ⅲ、阶级专政
     --无产阶级民主和马克思主义法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生命和灵魂

    根据马克思所下的定义,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二个内容,就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

    在这里,马克思明确强调,无产阶级专政乃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这就不但表明了全部政权归无产阶级,而且还表明,无产阶级专政绝不是,也绝不应该是任何形式的君主专政、党阀专政、军阀专政、宗派专政、少数人专多数人的政!

    这与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的基本原理,是完全一致的。早在马克思[页281]对无产阶级专政作出此定义之前,在1844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就说过:“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随着历史活动的深入,必将是群众队伍的扩大。”(《马恩全集》第2卷第104页)并说:

    “工人阶级的解放只能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马恩全集》第16卷15页)而在作出此定义之后若干年,在1879年他们两人又重申了:“工人阶级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们不能和那些公开说什么工人太缺少教育,不能自己解放自己,因而应当由仁爱的大小资产者从上面来解放的人们一道走。“(《马恩选集》第3卷374页)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利,应该是无产阶级全体成员所共同享有的权利,决不应为高踞于无产阶级头上的少数官僚主义者阶级[页282]篡夺并假名强制性固定化垄断、霸占!

    既然无产阶级专政只能是阶级的专政,而无产阶级又是由如此众多的人组成的,那么,这种阶级专政怎样才能做到呢?很清楚,实行阶级专政首先必须实行阶级民主。专政和民主,对同一阶级讲来,本质上完全是一个东西。或者说,专政和民主,是一个阶级政权的两个相辅相成的方面,专政施于外,民主用于内。任何阶级的专政,除了由于历史进程决定的本阶级阶级地位等客观条件外,都必须建立在高度动员本阶级的阶级力量这一基础之上。任何有效的强有力的阶级专政,都需要动员和XX统治阶级每一分子的力量。责任心、创造力、积极性、斗争精神等等。统治阶级的阶级动员越充分,专政的力量就越大。而统治阶级动员的最有[页283]效的手段,就是统治阶级自身内部充分发扬了民主。倘若统治阶级中的每个成员都获得了充分的主权,那就没有任何可以任意支配整个统治阶级意志的个人特权凌驾于统治阶级之上!除非他的意见成了整个统治阶级的意愿,代表了整个统治阶级的利益。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动员和发挥整个统治阶级的力量,为巩固本阶级的统治,加强本阶级的专政服务。列宁左勿右谈到无产阶级专政和民主的关系时说道:“这个专政和民主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我们知道,‘共产党宣言’就是把‘无产阶级变为统治阶级’和‘争得民主’这两个概念放在一起的。”(《国家与革命》见《列宁选集》第三卷238页)并且说,无产阶级专政就是确保“穷人、十分之九的居民享受民主”,无产阶级的“民主几乎是完全的,[页284]只是由于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而受到限制。”(《马克思主义和国家》单行本30页)毛主席在总结建国十三年来,尤其是大跃进的经验时,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则更为明确地指出:“没有广泛的人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不能巩固,政权会不稳。”(转引自一九六八年五月十七日《人民日报》)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民主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生命。没有无产阶级民主,就没有无产阶级专政。

    既然无产阶级民主是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的生命,而无产阶级又是生活在阶级社会之中和现存生产水平之上,既无可避免地与小资产阶级和小生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又必然受着旧的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的影响以及剥削阶级的影响。那么,这种阶级民主又怎样才能坚持其社会主义道路,怎样才能保持[页285]其共产主义方向及其纯洁性呢?显然,实行无产阶级的阶级民主,必须以体现着无产阶级意志的马克思主义法制为其前提。只有在马克思主义法制的统率下,无产阶级的阶级民主才能够始终坚持其社会主义道路,才不至于丧失其共产主义方向和纯洁性,才能强烈地体现出无产阶级的阶级性及其组织性和纪律性,才能有效地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才能有力地防止和排除小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自由散漫性和无政府主义等非无产阶级意识和倾向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危害。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法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灵魂。没有马克思主义法制,就没有无产阶级民主的正确方向和准则,就没有无产阶级专政的气魄。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页286]级的阶级民主,以及和无产阶级的阶级意志--马克思主义法制的关系。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修正主义老虎屁股党的寡头特权专制,是水火不相容的。而同样与此相反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及其所要建立的民主制度的关系,是鱼和水的关系,而这鱼和水的关系,又正好似刘备所云:“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三国志·隆中对》)

  Ⅳ、消灭一切阶级差别……
    --主要不在于暴力而在于新的更高的社会生产方式

    根据马克思所下的定义,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三个内容,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差别[此八字下面有着重号]”……的过渡阶段。[页287]

    在这里,马克思指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本质何在。

    在这里,马克思不但就已指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时间性,而且就已指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是为着“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并且,在这里就已明确地、具体地指明了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和不断革命的方向,这就是要消灭三个一切和改变一个一切。而这些目的、任务和方向,就构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本质。专政若不为消灭这三个一切和改变这一个一切服务,若不为实现共产主义这个大目标,若不为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服务,或者是在消灭前一种阶级剥削--例如打倒资本的同时,却又造成了另一种更罪恶的阶级剥削--例如培植特权,那就都不是什么无产阶级专政。[页288]

    但是,对于消灭诸如差别、关系以及改变诸如观念这类东西,虽然并不绝对否定暴力有可能发生某种效用(例如在消灭或者改造私有制过程中对官僚资本实行国有化等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可是,决定性的是暴力没有能力都做到这一点和完成这一点。事情很清楚,消灭一切阶级差别,消灭这些差别所由产生的一切生产关系,消灭和这些生产关系相适应的一切社会关系,都是绝对不同于从肉体上消灭一个敌人或一只鸡那样简单,而改变由这些社会关系产生出来的一切观念,就更是绝对不同于弯曲一根铁棍那样凭借暴力。这些都不是可以通过暴力一下子能够实现的,甚至简直就是暴力所根本做不到的。列宁说:“旧社会灭亡的时候,它的死尸是不能装进棺材、埋入坟墓[页289]的。它在我们中间腐烂发臭并且毒害我们。”(《列宁全集》第27卷第407页)请问你能用暴力清除旧社会死尸毒害我们的臭气吗?请问你能用暴力铲除产生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的土壤吗?哪怕你就是握有重兵、最有铁的手腕的全地球的红军总司令,你能够做到这一点吗?

    列宁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不只是对剥削者使用的暴力,甚至主要的不是暴力。这种革命暴力的经济基础,它富有生命力和必获胜利的保证,在于无产阶级代表着并实现着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社会劳动组织。实质就在这里。共产主义力量的泉源和必获全胜的保证就在这里。”(《列宁全集》第29卷381页)并说:“归根到底,只有资本主义生产和小资产阶级生产为社会主义大生产所代替,只有新的更高的社会生产方式,[页290]才能是战胜资产阶级所必需的力量的最大泉源,才能是巩固和扩大这种胜利的惟一保证。”(同上,385页)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任务和方向决定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不仅不在于暴力,而且主要不在于暴力”。(《列宁:反对修正主义》第448页)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正在于实现“更高的社会劳动组织”,采取“新的更高的社会生产方式”!

    这与马克思主义暴力论“在任何地方和任何时候,都是经济的条件和资源帮助‘暴力’取得胜利,没有它们,暴力就不成其暴力”(《马恩选集》第3卷211页)的原理是符合的。

    由此可见,那种把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笼统地完全当成或者主要当成是暴力的说法或做[页291]法,都是对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歪曲,都只不过是劣等资产阶级专政和纳粹法西斯专政的翻版,都只不过是杜林一流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关于“本原的东西必须从直接的政治暴力[引号至此的字下面都有着重号]中去寻找,而不应先从间接的经济力量中去寻找”(转引自《马恩选集》第3卷198页)的胡说的翻版。

    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和迷信屠刀、棍棒和镣铐的修正主义社会法西斯的暴力恐怖统治,是根本不能并足而立,根本不能同日而语的。反之,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所要建立的无产阶级民主制度,才是最有利于无产阶级不断革命,不断实现更高的社会劳动组织,不断采取新的更高的社会生产方式,因而也就是最有利于无产阶级专政的一种制度--无产阶级民主制度其实就是成熟的无产阶级专[页292]政本身(破折号后面的字均有着重号)。

   Ⅴ、暴力的作用  
    --助产婆和辅助工具 

    根据马克思所下的定义,上述三点:a,不断革命的社会主义,反对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把现代社会理想化;b,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民主和马克思主义法制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生命和灵魂;c,消灭一切阶级差别……主要 不在于暴力而在于新的更高的社会生产方式,是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的。正是这三点,构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的和基本的内容,构成了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

   但是,应当看到,上述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的、基本的内容只有在无产阶级已经建立了政权,已经取得了国家政权,已经建立了社[页293]会主义经济基础的条件下,才能够全面施行。毛主席说:“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政权就丧失一切。”(摘自1967年8月13日《人民日报》)还说:“非得政权则不能发动革命,不能保护 革命,不能完成革命。”(摘自1967年1月23日《人民日报》)可是,“沙皇说,除了政权,一切我都给予。革命的人民回答说,除了政权,一切都是幻影。”(《列宁全集》第9卷437页)过去的世界上没有一个 反动派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会自动放弃自己的根本利益。在全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取得政权的高潮未到来,无产阶级的兵临资产阶级的城下之势未形成的时候,武装到牙齿的资产阶级是绝对不会向无产阶级拱手交出国家政权和生产资料来的。   

    显然,“争得政权”和“运用政权”是两[页294]回事。没有“争得政权”就不可能“运用政权”,更谈不上专政。那么,无产阶级怎样才能够争得自己进行专政的权利呢?  

   《共产党宣言》指出:“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马恩选集》第一卷262页)应当“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同上,263页)在1871年巴黎公社起义以 后,马克思及时总结了巴黎公社的经验,及时地丰富和发展了他所首创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内容,及时地指出了:“夺取政权已成为无产阶级的伟大使命。”(《马恩全集》第18卷165页)正是在这个使命面前,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工人阶级必须在战场上争得自身解放的权利。”(《马恩全集》第17卷468页)并且还指[页295]出,无产阶级在取得政权以后,“只要其他阶级特别是资本家阶级还存在,只要无产阶级还在同他们进行斗争(因为在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后无产阶级的敌人还没有消失),无产阶级就必须采用暴力[此二字下面有着重号]措施,也就是政府的措施;如果无产阶级本身还是一个阶级,如果作为阶级斗争和阶级存在的基础的经济条件还没有消失,那末就必须用暴力来消灭或改造这种经济条件,并且必须用暴力来加速这一改造的过程。”(《马恩全集》第18卷694页)  

    由此可见,“暴力在历史中还起着另一种作用即革命的作用;暴力,用马克思的话说,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它是社会运动借以为自己开辟道路并摧毁僵化的垂死的政治形式的工具。”(《马恩选集》第3卷223页)在无产阶级为夺取国家政权以便建立本阶[页296]级 专政而斗争的时候,甚至包括在取得政权的初期阶段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行改造的时期,无产阶级专政的暴力方面将不可避免地突出在首要的地位上。而在此之后,并不是取消而只不过是由首要地位退居到次要的地位,由钢弹和刺刀的形式转变为政府措施和法律形式,由助产婆转变为工具罢了。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专政只有通过暴力革命夺取到国家政权后才能建立起来,暴力将作为专政的一个方面与专政共存下去。  

    由此可见,随同社会主义革命两个阶段的划分,并且由于这两个阶段革命的主要对象和任务的不同,无产阶级专政也必然要经历两个阶段。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不过是无产阶级专政第一阶段的结束和第二阶段的开端,不过是无[页297]产阶级专政趋于成熟的标志。关于这一点,我们将在下面的篇幅中再予分析。

三、无产阶级专政的样版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不但从理论上确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本义,而且从实践上确认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样版。  

   恩格斯在1891年为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中明确指出:“社会民主党的庸人又是一听到无产阶级专政就吓得大喊救命。先生们,你们想知道无产阶级专政是什么样子吗?请看看巴黎公社吧。这就是无产阶级 专政。(《马恩列斯论巴黎公社》第15页)  

   那么,巴黎公社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也就是说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学说的创始人所确认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样版究竟是什么样的[页298]呢?现在最好就让我们引用列宁在《马克思主义论国家》中对马克思论述巴黎公社的主要著作《法兰西内战》的摘录来说明这个问题吧。 

   马克思是这样总结、这样论述,而列宁是这样摘录的:  

   “(1)‘公社的第一个法令就是废除常备军而用武装的人民来代替它……’     

   (2)‘……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城市代表组成的。这些代表对选民负责,随时可以撤换[此六字下面有着重号]。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者是公认的工人阶级的代表……’      

   (3)‘……公社不[此字下面有着重号]应当是议会式的而[上面五字下面有着重号]应当是同时并管行政和立法的工作机关[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      

   (4)‘……一向作为国家政府的工具的警察,立刻失去了一切政治职能,而变为公社的[页299]随时可以撤换的负责机关……’     

   (5)‘……其他行政部门的官吏也是一样……’

   (6)‘……从公社委员起,自上至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该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      

   (7)‘国家高级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支付给他们的办公费,都随着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了……’

   (8)‘公社在废除了常备军和警察这两种旧政府物质权力的工具以后,立刻着手摧毁精神压迫的工具,即僧侣势力……’(解散和剥夺教会)     

   (9)‘……法官已失去其表面的独立性……’他们‘今后应该公开选出,对选民负责,并且可以撤换……’[页300]      

   (10)‘……在公社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加以发挥的全国组织纲要上说得十分清楚,公社应该成为甚至最小村落的政治形式’巴黎的‘全国代表会议’也应该由各公社选举出来(《法兰西内战》原文在此处还说:“代表必 须严格遵守选民的mandarimpératif(确切训令),并且随时可以撤换。”《论公社》第54页--作者注)

   (11)‘……那时还会留给中央政府的为数不多然而非常重要的职能,则不应该废除(断言应该废除是有意的捏造),而应该交给公社的官吏,即交给那些严格负责的官吏……’      

   (12)‘……民族的统一不是应该消灭,相反地应该借助于公社制度组织起来。民族的统一应该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实现,即消灭[此二字下面有着重号]以民族统一的体现者自居同时却脱离民族,驾于民族之[页301]上的国家政权[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这个国家政权只不过是民族躯 体上的寄生赘瘤。旧政府权力的纯粹压迫机关应该铲除[此二字下面有着重号],而旧政府权力的合理职能应该从妄图驾于社会之上的权力那里夺取过来,交给社会的负责的公仆,……’     

   (13)‘……普选制不是为了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代表或镇压人民,而是应当为组织在公社里的人民服务,使他们能为自己的企业找到工人、监工和会计,正如个人选择权利为了 同一目的服务于任何一个工厂主一样。’    

   (14)‘新的历史[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创举通常会遭到的命运就是被误认为是对旧的、甚至已经过时的社会生活形式的抄袭,只要新的机构稍微与这些形式有点相似。于是这个摧毁现代国家政权的新公社,[页302]也就被误认为是……中世纪公社的复活……是……许多小邦的联盟(孟 德斯鸠、吉伦特派)……是反对过分集权的古老斗争的扩大形式……’  

   (15)‘……公社制度将把靠社会供养而又阻碍社会自由发展的寄生赘瘤[此四字下面有着重号]--“国家”[此二字下面有着重号]迄今所吞食的一切力量归还给社会机体。仅仅这一点就会把法国的复兴向前推进了……’

   (16)‘……其实,公社制度会使农村生产者在精神上受各省主要城市的领导,保证他们能够得到城市工人做他们利益的天然代表者。公社的存在自然而然会带来地方自治,但这种地方自治已经不是用来对抗现在已经成 为废物的国家政权的东西了[自“现在……”起十八字下面有着重号]’     

   (17)‘公社实现了所有资产阶级革命都提出的廉价政府的口号,因为它取消了[此三字下面有着重号]两项最大的开[页303]支,即军队和官吏[此五字下面有着号]。’     

   (18)‘人们对公社有各种不同的解释[此七字下面有着重号]以及公社代表各种不同的利益,证明公社是一个高度灵活的政治形式[此前九字有着重号],而一切旧有的政府形式[此四字有着重号]在本质上都是压迫 性的。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此七字有着重号](着重号是马克思加的)。是生产者阶级与占有者阶级斗争的结果。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者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自“终于……” 起二十四字有着重号]。’

   (19)‘……如果没有最后这个条件,公社制度就没有实现的可能,而是一个骗局……’    

    ……   

   ‘……它(公社)所采取的某些措施,只能表明通过人民自己实现的人民管理制的发展方向’”(同上,370-4页)等等。[页304]  

   由此可见,上文把马克思本人对无产阶级专政所下的定义指出来以及对此定义所作的解释和推论,是符合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本义的。  

   由此可见,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及其所要建立的民主制度,不过是巴黎公社革命事业的直接继续,不过是要将巴黎公社未竟的事业加以完成。

四、无产阶级专政的初级形式

1、巴黎公社的教训  

   但是,巴黎公社为什么仅仅存在了72天就失败了呢?马克思说,公社“本来应该立刻向凡尔赛进军的。由于讲良心而把时机放过了。他们不愿意开始内战[此四字有着重号],好象那邪恶的侏儒梯也尔在企图解除巴黎武装时还没有开始内战似的[页305]!第二个错误是中央委员会过早地放弃了自己的权力,而把它交给了公社。这又是出于过分‘诚实的’考虑!”(《马恩选集》第四卷393页)列宁说:这“两个错误都在于采取进攻行动不够,对打碎官僚军事国家机器和资产阶级政权的认识和决心不够。”(《论公社》362页)恩格斯指出:“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对付资产阶级的武装人民这个权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吗?反过来说,难道我们没有理由责备公社把这个权威用得太少了吗?”(同上,266页)列宁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分析,进一步指出公社曾经犯过“没有占领法国银行,没有进攻凡尔赛,没有明确的纲领等等”错误。(同上,第327页)   

   巴黎公社失败的教训和十月革命、中国革[页306]命成功的经验,表明了无产阶级专政必须要经历一个预备阶段或称为初期阶段。

   2、无产阶级专政的初期阶段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阶段呢?  

   原来这个阶段就是无产阶级为夺取国家政权及初期为巩固政权而斗争的这个阶段;就是从资本主义或殖民地或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这个阶段;就是变更经济基础将生产资料私有制改造成公有制的这个 阶段。在中国,这个阶段的时间包括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这两个时期。   

   因此,就如同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过渡时期那样,在资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专政之间也有一个过渡阶段,即无产阶级专政的预备阶段或称初期阶段。[页307] 

   在这个初期阶段,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的直接的目的和任务是夺取国家政权和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打倒资本统治,建立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为全面实行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本义奠定基础,准备必 要的条件。

   在这个初期阶段,无产阶级的主要敌人在外部,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旧的剥削阶级地主和资本家。  

   因此,这个初期阶段本身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开路部分。万事开头难。这个初期阶段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为争夺国家政权而进行你死我活斗争的阶段,是无产阶级和以资产阶级为首的有产阶级就要不要对生产资料进行公有制改造而进行激烈斗争的阶段。  

   因此,这个初期阶段是充满火药味的阶段[页308]。在这个阶段,尤其表明了“专政”是一个重大的、残酷的、血腥的字眼,这样的字眼表示出两个阶级、两个世界、两个世界历史时代的你死我活的无情斗争。这样的字 眼是不能信口胡说的。”(《列宁全集》第30卷322页)而与这一个初期阶段相适应的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初级形式。

  3、无产阶级专政初级形式的特点

  Ⅰ、暴力居于首位  

   第一个特点,暴力这位助产婆居于首位。  

   这是什么原因呢?  

   首先,因为在夺取政权时期,“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不经过斗争就自动下台的统治阶级。”(《列宁全集》第28卷341页)“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统治阶级和压迫阶级会自愿放[页309]弃自己统治的权利、压迫的权利以及从被奴役的农民和工人身上榨取成千上万的收入的权利。”(《列宁全集》第12卷261页)“资产阶级不会对无产阶级实行和平的让步,一到决定关头,他们就会用暴力保卫自己的特权,这不但是很可能的,甚至是极其可能的。那时,工人阶级要实现自己的目的,除了革命就别无路。”(《列宁全集》第4卷242页)   

   因此,当全世界的社会主义革命取得政权的高潮尚未到来之际,当国际资本主义总崩溃的形势尚未形成之前,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革命,非暴力不能打碎资产阶级的官僚军事国家机器,非暴力断难夺取到国家政权!   

   显然,在这样一个用武装暴力夺取政权的时候,也仅仅是在这样一个时候,无产阶级专[页310]政是不受任何法律的限制的--因为在此以前的法律都是剥削阶级的法律。    

   其次,在无产阶级已经取得了政权但还尚未使政权巩固下来的时期,即如列宁所说:“在由资本主义进到社会主义的任何过渡中[自“进到……”起十二字有着重号](着重号是我加的--作者)由于两个主要原因,或者说在两个主要方向上,必须有专政。第一,不无情地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便不能战胜和铲除资本主义,因为不能一下子就把这些剥削者的财产,把他们在组织上和知识上的优势完全剥夺掉,所以在一个相当长的期间,他们必然企图推翻他们所仇视的贫民政权。第二,任何大革命,尤其是社会主义革命,即令不发生对外战争,也决不会不经过国内战争,而国内战争造成的经 济破坏比对外战争造成的更大,[页311]国内战争中会发生千百万起动摇和倒戈事件,会造成方向极不明确,力量极不平衡的混乱状态。旧社会中的各种坏分子,数量当然非常之多,大半都是与小资产阶级有联系的(因为一切战争和一切危机,首先使小资产阶级破产,首先摧残他们),这些人,在这种大转变的时候,自然不能不‘露头角’。而这些坏分子‘露头角’就 不能不使犯罪行为、流氓行为、贿赂、投机及各种坏事增多。要消除这种现象,就必须花费时间,必须有铁的手腕[此七字有着重号]。”(《列宁选集》第3卷516页)  

   正因为这个时期无产阶级虽然夺得了政权但还未巩固政权,正因为这个时期“剥削者阶级、即地主和资本家阶级,还没有消灭,也不可能一下子消灭。剥削者已被击溃,可是还没[页312]有被消灭……他们的反抗劲头 正由于他们的失败而增长了千百倍……”(《列宁选集》第四卷第92页)正因为在这个时期无产阶级不但面对的是“剥削者的最猛烈、最疯狂、不惜采取一切罪恶手段的一贯反抗”(《列宁选集》第3卷717页)而且所面 对的是整个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的反抗与挑战,并且还面临国际资本的包围和帝国主义、反动派侵略和颠覆的危险,因此,在这个时期暴力的运用虽然没有上一个时期即武装夺权时期显著,但仍然居于突出地位。没有无产阶级 暴力的强大威猛,无产阶级刚刚到手的政权就有可能得而复失,无产阶级对整个社会的改造方案,尤其是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就不可能实施。  

   但是,应当看到,尽管在夺取政权和初期巩固政权的斗争中,暴力虽然居于首要地位,可是根本的东西还是经济运动,还是在于采取新的[页313]更高的生产方式,没有土地革命的号召和行动,就不可能有工农红军,没有减租退押、土地改革、互助合作化、公私合营、社会主义……就不可能 发动民众和组织民众,等等。

Ⅱ、一党制垄断权力  

   第二个特点。从为夺取政权而斗争到为巩固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斗争,处于核心地位发挥领导作用垄断权力的,只能是一个共产党的党组织。  

   这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因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比以往任何一个阶级夺取政权都不同。从前,无论是地主阶级还是资产阶级,他们夺取政权的目的无非是用新的剥削关系、剥削制度去代替旧的剥削关系和旧的剥削制度。而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目的 则[页314]是为了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而在旧社会私有制生产关系和反动阶级的奴役和毒害下,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即能够认识到马克思主义的学说从而走上自觉[此二字有着重号]反抗阶级剥削 和阶级压迫的,毕竟不可能是无产阶级的全体,而只能是之中一部分先进分子;

    因为在旧社会反动阶级专政的血腥统治下,只有这一部分先进分子才有可能冒着牺牲生命的危险而组成一个为当权的反动派所不容而为无产阶级根本利益英勇奋斗的党。当时艰苦危险的客观环境和条件,使党能够自然地排斥了投机者和自然地淘汰着投机者。生于忧患。在这种条件下的共产党是新生的革命的中坚力量,是充满着革命精神和牺牲精神,能够领导无产阶级和 革命群众对于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朝气蓬勃的[页315]先锋队组织;  

    因为由于当时阶级力量和革命力量对比的关系,由于在夺取政权以前,无产阶级尚未争取到斗争的主动权,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必须集中也只能集中于一个党内才能对付掌握着主动权的反动阶级,而在夺取到政权以后,又只有经过长期夺权斗争锻炼和考验的这个共产党才能够运用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对生产资料私有制进行社会改造。  

   正因为在从为夺取政权而斗争到为巩固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斗争的整个过程中,无产阶级的主要敌人在外部,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是旧的剥削阶级地主和资本家,革命的主要的直接的目标和任务是夺取国家政权和实现生 产资料公有制改造,正因为还未受到特权的入骨腐蚀,正[页316]因为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的顽强斗争,流血的和不流血的,暴力的和和平的,军事的和经济的,教育的和行政的。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没有铁一般的和在斗争中锻炼出来的党,没有 为本阶级全体忠实的人所信赖的党,没有善于考察群众情绪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要胜利地进行这种斗争是不可能的。”(《列宁选集》第四卷200-201页)所以,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预备阶段或称初期的无产阶级专政时 期,处于无产阶级事业核心地位垄断权力发挥领导作用的,只能是并且也只能有一个共产党的领导。“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 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页317]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毛选》四卷第1360页) 

    同时,也应当看到,初期无产阶级专政在实行无产阶级一党制的时候,建立了在党领导下的各革命阶级各革命派别的统一战线。尤其是在夺权时期,中国共产党正是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阶段,正是通过高举了争取民主 反对独裁的旗帜,才在民众中博得了“实行民主好处多”的声誉,才能够建立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才能孤立反动派,才能夺取到政权。“只有为了社会的普遍权利,个别阶级才能要求普遍统治。”(《马恩选集》第1卷 12页)无产阶级的夺权斗争,同样也是不能违背这一规律的。

  Ⅲ、集权专政   

   第三个特点。服从于居于首要地位的暴力[页318]革命和居于核心地位的一党制的需要,初期无产阶级专政以集权治世,立法、行政、司法事实上融为一体,集中在党的一元化领导和掌握下行使政权职能。  

   至于之所以需要如此,原因自明,无庸赘言。  

   值得注意的是,在进行这种以暴力居于首要地位为背景的一党制集权专政的时候,有一个反动派的政权和政党作为对立面而存在着,或者至少是作为对立面的这个反动政权和反动派实际影响还存在着。因为这对一党制集权 专政客观上存在着一种竞争推动力。而这种竞争推动力又使党在争取民心的同时容易比较敏锐地和自觉地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从而有利于避免自身内部的僵化,因此在这个时候人民群众的监督力[页319]是有效的。反 之,随着对立面及其影响的减弱或消失,这种竞争推动力和有效监督力也就会随之减弱和消失。   

   用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实行一党制集权专政;打倒资本统治,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初级形式的主要特点。

五、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

  1、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二阶段

   当社会主义革命的第二阶段,即上层建筑进行社会主义变革的阶段到来的时候,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二阶段也就到来了。

   这一阶段和上一阶段相比,客观情况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首先是生产关系和阶级关系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在这个阶段,旧的经济基础已经变更,无产阶级已经运用政权的力量,加速完成和初步巩固了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改造,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确立,社会生产的发展,社会意识的进步,都使以私人占有特征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难以简单重复了,而被推翻的剥削者地主资本家的生命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按照自然规律大批走进坟墓,并将完全地走进坟墓去了,剥削者已经变了样。产生剥削的根子也变了样。无产阶级的主要敌人由在外部变成了在内部并且是在内部的领导核心,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已经由旧的剥削阶级变成了新型的剥削阶级--官僚主义者阶级或称党内走资派。

   因此,这个阶段已经到了必须把马克思关于不断革命的社会主义反对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把现代社会理想化,实现无产阶级的阶级专政,消灭一切阶级差别,……主要在于不断采取新的劳动组织和生产方式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生产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全面地贯彻和落实的阶段。

   在这个阶段,无产阶级革命的主要的直接的目的和任务,是夺取反修防修胜利,砸碎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种社会主义生产力的桎梏,打倒特权奴役,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变革上层建筑,建立和健全无产阶级民主制度,把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本义全面地落实到基层,落实到社会的各个方面,高速度大力发展社会主义生产,为过渡到共产主义准备雄厚的物质基础。

   与这个阶段相适应的,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

   在无产阶级专政的低级形式转变为高级形式的过程中,必然同样要经历一个过渡程序。这个过渡程序就是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如果国家政权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手中,无产阶级专政的初级形式有可能直接较为和平地和顺利的过渡到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反之,如果国家政权已经落到修正主义者手里的话,那么,要完成无产阶级专政从低级形式到高级形式的过渡,其间必然同样要爆发一场比从资产阶级手里夺取政权更为复杂、更为血腥和残酷的武装夺权斗争,开展更高一级的暴力革命。

   2、无产阶级专政高级形式的特点

   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我们在第十章里,已经作了一个大概的勾划,其原因在以前的各章里也已经加以阐述。这里仅就其和初级形式相比的特点简单说一下。

  Ⅰ、法制

   鉴于发展了的情况,鉴于必须保护社会主义经济,鉴于必须防止社会主义公有制演变成官僚垄断特权阶级所有制,鉴于社会主义必须不断革命,鉴于消灭一切阶级差别……主要不在于暴力而在于采取新的更高的生产方式,鉴于旧的剥削阶级分子虽然逐渐死亡,但旧的剥削阶级的影响和残余还存在,鉴于资产阶级法权和小生产的存在,鉴于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存在,鉴于新型的剥削阶级官僚主义者阶级和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的不断出现,鉴于决不能听凭官僚一己的喜怒好恶颠倒是非为所欲为,鉴于对特权滥用暴力的情况应当消除,所以必须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整套成文法及其权威。马克思主义法制的根本点[此十一字有着重号]在于使革命合法化,保护不断革命[此四字有着重号],保护社会主义经济[此六字有着重号],保护反对把任何现代社会理想化而不断谋求采取新的更高的生产方式的革命行动。

   Ⅱ、民主

   鉴于必须消除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神化党所构成的容易滋生修正主义的上层建筑的特权腐蚀作用,鉴于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生产关系非变革不可,鉴于马克思主义随着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而得到的普及和有了更广泛深入普及的基础和条件,因此,在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二阶段,用无产阶级的两党制代替了一党制,从而使政党变成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党,而不是专政无产阶级的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特权老虎屁股党。居于国家最高领导核心地位的是马克思主义成文宪法,而权力则来源于无产阶级民主共和普选制,等等。无产阶级民主的根本原则在于[以上十三字有着重号]落实无产阶级的阶级[此二字有着重号]专政,使整个无产阶级通过自己而不是通过老爷真正地直接地当家作主,解放劳动者,解放生产力。

   Ⅲ、分权专政

   鉴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第二阶段,也就是社会主义革命第二阶段革命的主要敌人不但产生于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生产关系,而且产生于集权专政的权力结构及其所导致的特权对当权者的特效腐蚀性,所以,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与其初级形式在权力结构上正相反,它不再是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权力的情况下以权治世,使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归于一身集权专政,而是在马克思主义法制的统一下,以权治权,实行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无产阶级分权专政的根本目的[此十三字有着重号]在于消灭一切阶级剥削[此六字有着重号],防止权力特权化,防止国家权力机构按照惯性走向人民的反面官僚化,用以保障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民主和自由。

  Ⅳ、人权保障

   鉴于无产阶级民主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生命,鉴于对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等基本人权的保障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十分必要的和基本的条件,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的巩固和无产阶级民主的上层建筑的建立,使无产阶级专政高级形式下的公民,能够真正地、广泛地、愈来愈充分地享有民主和自由,无产阶级人权保障的根本方向[以上十三字有着重号]在于确保劳动力彻底摆脱矛盾混合物地位,消除商品性质和奴隶性质,牢固地确立主体地位。

   总之一句话,无产阶级民主制度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本句全句有着重号],全面体现着马克思主义的法制、民主、分权专政、人权保障,这些无产阶级民主制度的基本内容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高级形式的主要特点。

3、斥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狂吠

   Ⅰ、为何狂吠

(此节为“四五论坛重印本”删去)

   正因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十分有利于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本义的全面贯彻落实,正因为无产阶级民主制度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是夺取反修防修胜利的根本措施,正因为这种形式不但专了资产阶级的政,而且专了官僚主义者阶级的政,正因为采取这种形式是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页328]级斗争,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必由之路,正因为这种形式使官僚主义者阶级丧失了吃人不吐骨头的特权资本,所以它必然会遭到一切剥削阶级、尤是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猖狂反对。官僚主义者形“左”实右的故伎必然重演,他们会神经错乱地狂吠什么这是“反党”、“篡改党的基本路线”、“法制、民主、分权专政、人权保障完全是资产阶级那一套”等等。

   Ⅱ、驳所谓“反党”

(此节为“四五论坛重印本”删去)

    什么“反党”!难道你们这一伙吃人不吐骨头的官僚主义者豺狼就是党吗?你们这样的党我们就是要反对,我们就是反定了!当此之时,不反对你们这样的党就不成其为革命。正如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毛主席领导我们反对资产阶级的政党、反对形形色色的反动[页329]的或机会主义的党派、反对修正主义的政党是合理的那样,反对你们这样反动透顶超等的毒蛇猛兽吃人民害人民阻挠历史前进的叛徒党,是绝对的造反有理!我们反对你们这样的党,正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的学说和事业的维护!那些真正决心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共产党人都肯定会成为我们最亲密的同志和朋友!而你们动辄以“共产党”的招牌镇压人民对你们的抵制和反抗,却正暴露了你们彻底背叛马克思主义,反对马克思主义的丑恶嘴脸!

Ⅲ、驳所谓“篡改党的基本路线”

(此节为“四五论坛重印本”删去)

   什么“篡改党的基本路线”!难道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不正是十分有利于“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别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最好形式吗?难道不正是使阶级斗争能够最合理、最人道的经历它的社会主义革命第二阶段的最好方式吗?难道不正是无产阶级专政本义的最好体现吗?要[页330]说篡改党的基本路线,你们抹煞阶级关系的变化,否定官僚主义者阶级和工人贫下中农的尖锐对立是现实的主要的阶级矛盾,用昨天的历史的僵化了的阶级斗争来掩盖今天的现实的活生生的阶级斗争,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把革命当成“反动”,把人民当做“敌人”,把背叛尊为“忠于”,用官僚主义者阶级对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来冒充和反对无产阶级对官僚主义者阶级的阶级斗争,用社会法西斯专政代替了无产阶级专政,用修正主义制度代替了社会主义制度。所有这一切证明,真正篡改党的基本路线的,正是你们!

   Ⅳ、驳所谓“都是资产阶级那一套”

(此节四五论坛重印本未删去)

    什么“法制、民主、分权专政、人权保障都是资产阶级那一套”!对你们这一胡说最好的回答就是马克思的这句话:“新的历史创举通常遭到的命运就是被误认为是对旧的、甚至已经过时的社会生活方式的抄袭,只要它们稍[页331]微与这些形式有点相似。”(《论公社》第55页)告诉你们,正因为无产阶级的法制、民主、分权专政、人权保障和资产阶级的法制、民主、分权专政、人权保障“形式有点相似”,所以才成其为进步,才成其为新的历史创举!因为这样正符合事物发展是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螺旋形上升的辩证规律,正符合恩格斯所说“按本性说是对抗的、包含着矛盾的过程,每个极端向它的反面的转化,最后,作为整个过程的核心的否定的否定。”(《马恩选集》第三卷180页)正符合列宁称为“从并存到因果性以及从联系和相互依存的一个形式到另一个更深刻更一般的形式”“在高级阶段上重复低级阶段的某些特征、特性,等等,并且”“仿佛是向旧东西的回复”的“辩证法的要素!”(列宁《黑格尔逻辑学一[页332]书摘要》单行本159页)

   不错,是同样称为“法制、民主、分权、人权”,但一个是资产阶级的,另一个则是无产阶级的;一个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另一个则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的……内容已经根本不同了!正如同无产阶级专政的初级形式必然有些“好象”封建专制一样,无产阶级专政的高级形式也必然有些“好象”资产阶级的民主共和。这是历史的辩证法,必然如此!难道你能够根据“国家”一词的相同,就把所有国家都归为奴隶主阶级国家一类吗?难道你能够把共产主义的光辉未来和原始共产主义混为一谈吗?

  Ⅴ、历史车轮不可阻挡

(此节为“四五论坛重印本”删去)

    不读书、不研究,形而上学充斥头脑,阴谋诡计祸心包藏于胸的官僚老爷们,你们究竟有没有看懂上面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形式[页333]问题的论述?你们究竟有没有一点正视现实的勇气?立场问题是根本问题。你究竟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无产阶级人民大众的立场,还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叛徒立场,修正主义的立场、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立场上?

    不要再坚持你们那一套“剥削有功、压迫有理”了,不要再利令智昏下去了,不要再梦想你们的修正主义天堂了。你们分崩离析兵败如山倒的总崩溃之势已经近在你们的眼前了!

    人民已经觉醒了,人民已经怒吼了,人民已经再也不能忍受下去了!是到了掀翻你们这桌“比资本家还厉害”的吃人不吐骨头的筵席的时候了!

    任何妄图阻挡历史车轮前进的螳螂,定将被历史车轮无情第碾碎![页334]

六、危险的关头和极好的时机

   一百多年来,无产阶级专政问题遭到了资产阶级及依附于他们的老修正主义分子的疯狂的攻击、谩骂和反对,然而他们并没有能够阻挡无产阶级专政前进的步伐。

   但是,现代修正主义者即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里掌权执政的官僚主义者阶级,却轻而易举地做了资产阶级和老修正主义分子极力想做而始终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打着无产阶级专政的旗号,运用无产阶级专政名义下的国家机器专无产阶级和人民大众的政,他们用典型的社会法西斯专政即官僚主义者阶级专政,冒充无产阶级专政,玷污无产阶级专政,糟蹋无产阶级专政,把无产阶级专政歪曲得面目全非,丑化得声名狼籍。

   他们这种做法对内所造成的直接恶果,就是把社会主义的国家演变成了修正主义国家。事实已经证明,绝大多数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质上都已演变成了社会法西斯专政的修正主义国家。在这些国家里,不要说无产阶级革命的初步胜利旋得旋失,并且无产阶级革命本身也已惨遭欺骗和屠刀的扼杀了;不要说无产阶级专政已经被毁灭了,而且无产阶级本身已更为悲惨地沉沦在极端残酷和野蛮的恐怖专政之下了!

   他们这种做法对外所造成的直接影响,就是一方面使目前资本主义世界里的劳动人民在比较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时候,往往会发生错觉,把修正主义制度当成了社会主义制度,把社会法西斯专政当成了无产阶级专政,从而使资本主义世界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开展,遭到了极大的阻碍。另一方面,高度集中、高度垄断、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社会生产的巨大生产能力和巨大竞争能力,对遭受到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工业国的掠夺、压迫和剥削的国家,必然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而修正主义制度官僚垄断特权阶级专政,又正好适合这些国家充满个人主义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政治活动家们的胃口,他们十分乐意效法打着社会主义的金字招牌,利用本国已经具备的革命条件,通过民族解放运动的道路,大搞国家资本主义,在既成生产方式的推演下,为谋取自己身家世袭特权地位,而把社会引向修正主义的黑暗深渊。在实力竞争空前激烈,生产垄断非常必要的当今世界,将有为数不少的所谓发展中国家与其说是在朝着自由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不如说是在通过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向官僚垄断特权阶级专政即社会法西斯专政的修正主义制度发展。这样的发展,其实质就是把“民族解放运动”推入了超等奴役压榨制度的死胡同,决非无产阶级革命运动。   

   显而易见,在这种情况下,修正主义确实已使社会主义重新落入了空想之中,确实已使无产阶级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处于生死存亡的危险关头。在这个意义上,以官僚主义者阶级为其阶级基础的现代修正主义的一切活动的历史罪恶,就在于有可能将整个人类社会推进极端黑暗的修正主义制度,社会法西斯专政的时代,而把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和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推迟到遥远的将来。  

   但是,正在这样严重的危险关头,毛主席作了关于理论问题的重要指示。

   同时,整个世界历史也已经发展到这样的阶段,即正如我们在第八章第五节第三段所述,全世界所有现存社会制度都因其自身内在弊病的恶化而在钻牛角尖。   

   资本主义制度陷在生产的社会化和私人占有的不相容性这一基本矛盾中,深受不断爆发的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困扰,在剩余价值理论和人民革命的打击下,风雨飘摇。  

   叉路口社会主义制度陷在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这一基本矛盾中,眼看着官僚主义者阶级一步步全面篡夺党和国家的权力,面临变修的危险。

   修正主义制度陷在社会主义招牌下的高度社会化生产和官僚垄断特权阶级所有制这一基本矛盾中,深受严重的周期性政治危机,内部僵化和人权运动的冲击和威胁,外强中干,随时都面临突然事件的爆发,摇摇欲坠。  

   并且,在这些社会制度下,以无产阶级为一方,以形形色色的剥削阶级为另一方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已经全面展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和斗争,在资本主义世界正越来越尖锐,无产阶级和官僚主义者阶级的矛盾和斗争;在叉路口社会主义世界更是达到了空前尖锐激烈的地步;无产阶级和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矛盾和斗争,在修正主义世界里正日益白热化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并且,奉行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与国家彼此之间的矛盾和斗争,使整个世界在矛盾斗争冲突的旋涡之中打转,不得解脱。特别是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和斗争,更是酝酿着新的世界大战,而这新的世界大战又完全是建立在现代科学技术水平上的新型战争。从而导致了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人类正承担着从来没有过的巨大压力。等等。    

   这一切,为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夺取全世界胜利提供了极好的条件和时机。

   但是,停留在从前形式和水平上,是不能利用这样的条件和时机的。

   唯有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能够充分利用这样的条件和时机。  

   无产阶级专政初级形式和高级形式的阐明,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所要建立的无产阶级民主制度,定将在全世界所有国家和人士中,引起强烈的反响。

   只有掌握了敌人的一切,才有可能消灭一切敌人。  

   要彻底剥夺剥削者,必须连同剥夺者的剥夺手段也一起剥夺。  

   不为相反观点中所包含的那一部分真理留有余地,相反观点就理所当然地享有存在的权利。

   在互相连接、互相制约、互相渗透的客观事物面前,任何人既不能抗拒表现着必然性的发展的需要,也不能排除还具有必然性的存在的必要。

   因此,当无产阶级不但对资产阶级专政作了革命的批判,而且对自己的专政也作了批判的革命以后,当无产阶级宣布要进行真正的民主革命和建立真正的民主制度,并且宣布无产阶级民主制度将把资产阶级头上的最后一道灵光--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包含的合理性--予以剥夺和利用(就如同剥夺和利用他们的生产资料那样)的时候,国际资本家制度的全线崩溃和修正主义制度的迅速瓦解,是任何人都挽救不了的了!

   唯有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能够使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运动在全世界许多寻求解放的国家风起云涌,尤其重要的是,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狂飙巨澜一定会在世界大战的策源地--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里,“横扫千军如卷席”!帝国主义国家为这场革命准备了人们变革私有制的要求和民主传统与垄断资本--可以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阶梯;而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则为这场革命,准备了可以立即还原为公有制的基础,准备了人民大众的马克思主义革命意识,准备了人民大众对真正的社会主义,对无产阶级自己的人权、民主、自由和法制的渴望。  

   唯有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能够在当今世界使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使新的世界革命制止新的世界大战,使无产阶级专政在全世界建立起来,使马克思主义战胜修正主义。   

   毫无疑问,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揭开了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新的篇章,展现了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在全世界取得胜利的光辉前景。 

   抓住这样的时机,刻不容缓地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必将对全世界,全人类发生深远的强烈的影响--中国要对人类作出较大的贡献,决不能错过这样的时机,决不能放弃或者拖延这样的革命!

([《特权论》第三篇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全文完博www.peacehall.com)

附2: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卷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共2页)


         。。。。。。 。。。。。。

附3: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相關問題
陳泱潮文集網址:https://blog.boxun.com/hero/chenyc/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You Tube 2016年3月29日发布   

   1979年6月北京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特权论)》视频  

   Super-8 footage of theBeijing Democracy Wall (西单民主墙) and the sale ofindependent journals (April 5th Forum 四五论坛, Qiu Shi Bao求是报) in May/June 1979. Showing also Chen Erjin's big-characterposter "On the Proletarian Democratic Revolution" (陈尔晋: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More details on https://beijing-spring.univie.ac.at/.   

   1979年5月/6月,“西單民主牆”超級8幅錄像帶和獨立刊物(四五論壇,实事求是報)的出版。陳爾晋的大角色海報“關於無產階級民主革命“(陳爾晉:論無產階級民主革命)。 https://beijing-spring.univie.ac.at/ 上的更多細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0/2018 20:25 , Processed in 0.23242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