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961|回复: 0

[大陆] 人类公敌习近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30/2020 14: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类公敌习近平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理事长费良勇
2020年3月28日
全人类正在进行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战和二战都是人类内部的战争,三战主要是人类同病毒的战争,但也包含了民主同专制、正义同邪恶、文明同野蛮、真相同谎言的较量。但愿不要因病毒而发生人类之间的战争。2019年始发于中国武汉,2020年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瘟疫,完全是中共专制红色恐怖搞出来的特大人祸,是共产主义幽灵以瘟疫形式再现,重创全球。这场瘟疫可以称之为2020年红色专制瘟疫,或庚子红疫。中共专制寡头习近平是这场浩劫的罪魁祸首,是地地道道的人类公敌。
中共病毒危害全人类
新冠病毒是中共制造出来的,泄露出来的,发展壮大的。因为中共隐瞒疫情,打压吹哨人,不管人民死活,酿造所谓盛世春节气氛,结果错过了防疫最佳期,让新冠病毒达到了盛世。中共的封言导致封城。中共在封城后进一步封言,进一步隐瞒疫情真相。中共公布出来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只有实际数字的数十分之一甚至不到百分之一。也就是说,在中共官方公布数字后面需要加上一个零至两个零才接近真实数字。但当中共公布新增确诊和死亡人数为零的情况下,实际数字可能是中共公布数字的无穷大倍。中共花重金收买了世界卫生组织秘书长谭德塞。谭德塞紧跟习近平的指挥棒起舞。中共的谎报和世卫组织的遮掩,让世界各国误认为疫情不是那么严重,没有那么可怕,除了台湾以外,没有及时做好应对瘟疫的准备工作,导致全人类经受一场空前的大灾难。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共病毒(CCP-Virus)”是确切的。但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是不恰当的,因为中共不等于中国,而且普通中国人并不是病毒制造者和携带者。这还容易引起种族歧视,极端分子和恐怖分子以此为借口攻击华人和黄种人。
截至2020年3月28日,中国官方公布确诊82,220人死亡3,301人。中共病毒已经蔓延到172个国家。根据各国官方数据统计,海外确诊515,294人,死亡23,731人。其中疫情最严重的10个国家为:1.美国确诊104,826人,死亡1,716人;2.意大利确诊86,498人,死亡9,134人;3.西班牙确诊65,719人,死亡4,858人;4.德国确诊50,871人,死亡342人;5.法国确诊32,964人,死亡1,995人;6.伊朗确诊32,332人,死亡2,378人;7.英国确诊14,590人,死亡760人;8.瑞士确诊12,928人,死亡197人;9.韩国确诊9,478人,死亡144人;10.荷兰确诊8,641人,死亡546人。国际社会非常清楚,中国是共产专制国家,伊朗是宗教专制国家,这两个专制国家的官方公布数据同实际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还有北朝鲜等专制国家也会隐瞒疫情,所以全球的实际疫情比上述数据要严重得多。
中共病毒导致全球经济衰退
中共的封言导致封城封国,封楼封户,封路封航,并延续到全球。“世界工厂”中国到处停工停产,导致世界工业链中断,电子、汽车、机械、化工、药品等大量领域损失严重。疫情的全球蔓延也导致许多国家封城封国,停工停产、学校停课。全球的旅游、航空、运输、餐饮、旅馆、奢侈品等许多行业受到重大打击。全球油价大跌,股市崩盘,经济大衰退。全人类的生活都受到重大影响。中共病毒给全球带来的损失难以估量。
2006年在柏林召开的首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上,我就讲过,人类正面临这种抉择:要么民主战胜专制,要么专制毁灭全球。我的科研领域是核反应堆安全分析,所以,当时我主要是从核大战的危险性来阐述的。如今看来,生化战同样可能毁灭人类。人类既要反对核大战,也要反对生化战。人类的最高理智是要反对战争。专制常常是战争的始作俑者,只有废除了专制,才能永葆和平。
中共禁言引爆疫情导致封城
马云阿里旗下的媒体2020年3月13日披露,首名病患去年11月17日就确诊了。这比世卫备案的12月8日早了21天。1个月后,即12月17日开始,每日新增病例突破两位数。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医师张继先向卫生部门通报,这个疾病源自新型冠状病毒,那时已超过180人确诊。2020年1月1日,已知确诊病例达到381例,但到1月11日,中共官方对外通报仅有41例。最早收治武汉肺炎病患的金银潭医院医生们,曾在国际知名医学期刊刺胳针(Lancet)发表研究报告,界定首个已知感染病例是在12月1日。
2020年3月10日,中国的《人物》杂志刊登了《发哨子的人》,在全网热传。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露了中共院方隐瞒疫情打压她和李文亮医生这类所谓的“传谣者”,让医护人员付出巨大生命代价的真相。这篇文章发表后3小时,遭遇到中共全网封杀。因为凑巧习近平当天到武汉演戏作秀。中国网民用火星文、盲文、emoji、摩斯电码、篆书等规避中共审查接力转述该文,发泄对习近平的不满。
12月30日,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SARS冠状病毒」字样,拍照下来传给了这位同是医生的同学。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包括李文亮等8位被警方训诫的医生。艾芬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她被指责为“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被训斥为专业人士造谣,并被要求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能发微信、短信传达,只能当面聊或者打电话,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甚至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禁言的结果是该医院200多名医生被感染,李文亮等5位医生去世,痛失了武汉肺炎疫情初期的有效防治期,祸及全世界。“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这是李文亮用生命写出的遗恨。习近平统治下的社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禁言社会、吃人社会。
我认为,医院发现烈性传染病,当事医生在同事圈发出有关信息,属于正常。医院领导一般也不会如此小题大做训斥医生。很可能是医院领导早就得到上级通知,绝不能传出任何关于新冠病毒疫情的任何消息。中共当局如此严厉控制疫情信息,不仅仅是担心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真相曝光,而且还担心生化武器研究曝光,担心疫情传开受到全球追责。所以首先是封言,眼看疫情泛滥遮盖不住了,就先后嫁祸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嫁祸于蝙蝠、嫁祸于美军。
从整个疫情发展情况来看,习近平当局的所作所为都是极为荒唐诡异的。当2019年11月到12月瘟疫初现武汉时,中共为了“维稳”,不许公布疫情,凶狠训诫惩处艾芬和李文亮等讲真话的医生,当疫情遮盖不住了,就宣称“可控可防”,没有“人传人”的现象,甚至极端荒唐地禁止医生戴口罩穿防护服,以免引起民众猜疑和恐慌。12月31日,台湾卫生部门已经致函中国和世卫组织,告诫新冠病毒可能人传人!世卫仅表示收到了,没有进一步回复。台湾希望派专家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查访,但未获中共同意。台湾自行做了超前防疫部署。当2020年1月中旬武汉已陷入瘟疫重围时,在众多医护人员感染,医院人满为患、死人无数的情况下,中共为了同美国打贸易战,为了保证武汉市和湖北省两个狗屁会(人大和政协)的顺利召开,继续隐瞒真相,宣称没有新增病例,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疫情进一步恶化以后,宣扬“不排除有限人传人可能,但持续人传人风险较低”。习近平1月17至18日还访问缅甸大撒币,19日还在云南鼓庆春节做亲民秀。武汉18日还主办了“万家宴”。直到1月20日,中共御用专家钟南山先生率先说出武汉肺炎“人传人”,全中国才知情,中共中央才惊慌失措。因习近平和中共各级官员的渎职犯罪,错过了最佳防疫期,武汉瘟疫终于大爆发,“一床难求”,到处死人,大量尸体来不及搬运和焚烧。中共的封言终于导致1月23日封城。500万人因恐惧而纷纷逃离武汉,将病毒带向全省、全国和全球。武汉封城几小时以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春节团拜会上讲话中,不管救命只谈做梦,只字不提人口1100万的武汉封城问题,显示出极端的冷酷和蛮横。
中共隐瞒死亡人数
中共封城以后进一步封言,以防真相外露。习近平抓捕了讲真话的许章润先生、许志永先生和任志强先生。3位走入武汉还原真相的自媒体记者方斌先生、李泽华先生和陈秋实先生全部“被消失、被隔离”。方斌发出一段视频,短短5分钟内,一个医院门口就拖出了8具尸体,同官方公布数据有天壤之别。李泽华发现火葬场24小时加班加点快速焚烧尸体,照此计算,官方发布的死亡人数不及实际数据的小零头。他还假装应征搬尸工,揭发出高价聘请搬尸工的内幕。山东省济宁市殡仪馆的馆长透露,他们近期处理的大量尸体中,绝大部分是“未确定原因的肺炎死者”。这也说明中共在刻意隐瞒患病和死亡人数。各家殡仪馆都存在类似情况。在各家医院里,大量死于呼吸衰竭的人,医院并未列入确诊案例, 因而也不在武汉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数之列。众多的武汉病毒感染者被中共拒绝检测确认。医院在未经党批准的情况下,不能为患者进行病毒测试。
根据多家殡仪馆和殡葬服务机构的资料,中共政府公布的确诊和死亡人数,远远低于实际数据。照中共公布的死亡数据,殡仪馆根本不需要全天24小时加班烧尸,也不需要全国各地的殡仪馆支援武汉(有湖北以外各地殡仪馆职工队伍支援武汉殡葬工作的视频和照片为证),更不需要调入40台“移动式医疗垃圾焚烧车”进入武汉快速烧尸体。而且,武汉市有一段时间夜夜出现焚烧大火,含硫量极高,可能也是烧尸体。中共官方宣称截至2020年3月28日,全国的新冠病毒死者仅为3301人。事实上,高峰期间,仅仅武汉7家殡仪馆的74台焚烧炉一天多就可能烧掉这个数量的尸体。正常情况下,每台焚烧炉每小时焚烧1具尸体,74台焚烧炉24小时可以焚烧1776具尸体。瘟疫期间,没有追悼会、没有遗体告别仪式,没有取骨灰过程,并可能两具遗体一块儿焚烧,焚烧速度显然更快,每天烧两千具尸体以上是可能的。
根据领取骨灰盒的情况,我们也可以戳穿中共关于死亡人数的谎言。网友爆料3月27日当天,汉口殡仪馆开进一辆大货车,运来刚订购的2500个骨灰盒,25日也曾运来同样数量的一车。殡仪馆侧厅内码放的骨灰盒共有7垛,每垛约500个。从3月23日开始,武昌殡仪馆开始发放骨灰盒。每天发放500个,争取清明节(4月3日)前发放完毕,12天要发放6000个。假设武汉另外6家殡仪馆发放的骨灰盒数量大致相同,那么7家殡仪馆总共要发放4.2万个骨灰盒。这还不包括全家灭门的(可能无人领取骨灰盒),在野外空旷地烧掉的,周边殡仪馆火化的,被移动火化炉烧掉的,被解放军处理掉的。整个湖北省情况如何?全中国情况怎样?官方报道截至3月28日,全国累计死亡3301人。谁信呢?
网上有人说,2月10日中国就已死20万了。如上所述,这是可能的。因为武汉一个城市从1月10日到2月10日这一个月就可能烧掉六万尸体。而在正常年份,武汉月平均死亡6500人(按照中国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中国年平均死亡率千分之7.1,武汉居住人口1100万,年平均死亡7.8万人)。武汉一个月因瘟疫死亡可能高达5万人以上。湖北省人口5900万,除了武汉以外,假设其它城市的瘟疫死亡率只有武汉的一半,湖北省一个月的死亡人数也可能高达15万人。其它30个省市呢?那么多城市封城,疫情不严重需要封城吗?
中共隐瞒真实数据,加上世界卫生组织为中共说话,欺骗了世界各国。世人误认为疫情不是特别糟糕,不用过分担忧,不必多做准备,结果遭到灭顶之灾。意大利2月21日发生首个死亡案例,截至3月28日,短短36天,死亡案例高达9134人,平均每天死亡254人。意大利的医疗卫生条件不比中国差,对疫情毫无隐瞒,人民早就知情。武汉2019年11月17日就出现了首例确诊病患,至2020年1月23日封城,已经过去了67天。即使按照12月1日出现首例的说法,也过去了53天。由于中共刻意隐瞒疫情,当时民众普遍毫不知情,没有任何防范。封城之际已经到处死人,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大量医护人员已经倒下,否则,哪里需要突然封城呢?到今天(3月28日)为止已经发生疫情132天,中国的死亡人数怎么可能才3301人呢?一位意大利人向法国媒体介绍说,他看的一份意大利报纸,在疫情爆发之前,讣告栏只有一页,现在每天都是10多页。也就是说,疫情期间死亡人数是平常的10多倍。2018年武汉市平均每天死亡人数是136人。照10倍计算,武汉市疫情高峰每天也要死亡1360人。中共公布的全国累计死亡人数,可能不到武汉市高峰期间两三天的死亡人数。中共的数字太假了,习近平的心肠太黑了。
国内媒体中有不满中共专制的勇士,冒险泄露真相。例如,北京时间2月1日接近午夜时,腾讯“疫情时事追踪”网页显示的数据,出现异常。其中全国确诊人数为154,023,超过官方公布数字的10倍;疑似病例79,808,是官方数据的近4倍;死亡人数为24,589人,是官方数据304人的81倍。我们可以想象,腾讯短暂公布的这些数据,可能是中共高层收到的各地申报数据的统计数,也是不全的,因为各级官员都会瞒报,不过,还没有经过进一步筛选缩小,所以同实际情况接近得多。
腾讯异常页面(左)和正常页面(右)对比图。(网络图片)



近日来中共常常公布本土无新增确诊病例,只有新增境外输入病例。这真是天大笑话。网上每天都有中国各地的确诊案例。习近平为了推动复工以保政权,还宣扬自己防疫有功,并妄图把祸水外泼,下令各地不得申报和报道本地确诊案例,只能申报和报道外国输入案例。X/0=∞,在中共宣布本土无新增确诊案例,而实际上有X例的情况下,实际数据不是中共公布数据的十倍百倍、千倍万倍,而是无穷大倍。
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2020年头两个月罕见地流失了大约两千万用户,有网友怀疑,这些用户有可能是新冠疫情中的遇难者。中国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韩夏3月25日在记者会上说,近期手机用户锐减主要是因为受疫情影响,社会经济活动需求有所减少。另外,随着携号转网在全国实施,部分原来有双卡的用户,注销了多余的号码。还有人指出,各大运营商都在普及5G业务,陆续清理旧系统的“僵尸用户”。此外,中国工信部去年年底实施了“人证一致”的电话入网政策。此后,电信企业需要全面实施人像比对技术措施。电信运营商近期开始清除一些不符合“人证一致”要求的用户,导致用户数量出现萎缩。
我认为,上述各种说法都有道理。虽然用户数量锐减不是因为“人都消失”了,但电信商客户统计还是查证实际死亡人数的渠道之一。道理很简单,减少的两千万客户,如果还是任何一个电信商的客户,表示人还在,如果在三大电信商的客户名单上都不存在了,就可能化成灰烬了(移民外国销号,变成植物人销号等特例除外)。我们还有另外几个渠道可以统计瘟疫真实死亡数据:1.殡仪馆数据;2.户籍管理处数据;3.医院数据;4.死者家属、邻居、同事和同学等知情人的数据。第1和第2项的统计相当准确,第4项的统计比较难,第3项统计不全,因为很多病患在家中、上班时、路途中去世。不过,如果单是医院的死亡人数也远远超过中共公布数字,就足以证明中共撒了大谎。所以,中共将这些数据统统视为国家机密,禁止人们泄露。
总之,中共公布的数据,完全是娴熟欺骗。能够全部隐瞒,就全部隐瞒,不能全部隐瞒时,就根据政治需求,多重过滤,精心策划后抛出“公开数据”。民众虽然意识到疫情可怕,但“可防可控”,自然不会过分恐慌。这样,中共可以开脱罪责,永远保持“伟光正”的形象。正如毛泽东和中共20世纪六十年代初制造人为大饥荒饿死了四千多万人,但从来没有对外公布饿死一个人。相反,中共媒体总是宣扬人民生活得无比幸福。为了制造假象欺骗国际社会,中共不惜饿死中国人来支援外国人,大量出口粮食并赠送给外国。习近平同毛撒旦是一丘之貉,都是骗子皇帝、害人皇帝、卖国皇帝。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中共也全面隐瞒了死亡人数。
中共的封城野蛮残酷
中共采取了极端野蛮的残暴措施封城封区、封楼封户,但并没有做好相应的生活必需品供给,发生了大量的悲剧。
有幼儿被活活饿死。有女病患被强行抓去隔离,因病患反抗,脖子被扭断而死亡。有病患被打死。方舱医院无医无药,病患去了只是等死。武汉人陈和建深夜去朋友家串门,被中共警察活活打死后,算为疑似肺炎死亡。
许多房门被钉死焊死。未戴口罩出门的人(买不到口罩),被罚跪、被绑在杆上,甚至被绑成一串游街示众。被封在城内的农民工,露宿地铁站,居然被冲冷水。许多道路被堵塞挖断。许多过路人被村口守路人棍棒相加。被封的一家人,在自己家中打麻将,居然也被警察打烂桌子和麻将。贪官奸商勾结起来发国难财,哄抬物价,甚至销毁外地赠送物质,以保证自己赚大钱。他们用垃圾车和救护车运送蔬菜猪肉给市民,诚心害人。官办红十字会将各地捐赠的物质,要么出售获利,要么积压在仓库,要么送给权贵,在防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却得不到急需的物质。
武汉人和湖北人,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有家不能归,别处不能去。鄂字头的车牌,成为病毒的象征。经历共产党70年极权专制的统治以后,许多人不仅毫无人权观念,连人类起码的人道精神,同情心、怜悯心、博爱心等彻底丧失了。
习近平当局销毁疫情数据
根据财新的调查报道,武汉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赵苏说,该医院2019年12月24日将首例华南海鲜市场的武汉肺炎患者样本送到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基因检测,3天后(27日)检测机构电话通知,检测结果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当天就有研究者从一名早期病例样本上获得接近完整的病毒基因组序列,并与医院和疾控部门沟通,却未获得回应。
一位基因测序公司的人透露,2020年1月1日接到湖北省卫健委官员电话,告知如有武汉新冠肺炎病例样本送检,不要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样本消息,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1月2日,中国央视和各省台都播放了武汉8人传播不实信息被惩处的消息。
报道还披露:中国卫健委办公厅1月3日发布文件《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讯息,据病毒学家透露,通知下来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
1月5日,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中国疾控中心研究院院士张永振团队就已完成全基因测序。上海公卫中心当日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新病毒与SARS相似,建议釆取措施防止疫情扩散,因为样本采集来源的病症都非常严重。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但没有对民众公布。
1月7日,张永振团队根据基因测序,向《自然》(nature)杂志提交一篇论文,明确提出新冠病毒与舟山蝙蝠病毒的2种样本(编号CoVZC45和CoVZXC21)亲缘关系最密切。其中,新冠病毒与CoVZC45的核苷酸序列同一性为89.1%,nsp7和包膜蛋白(E蛋白)的氨基酸相似性达100%。
1月11日,上海专家团队在国际病毒学论坛virological.org网站率先发布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1月12日,上海专家团队从事研究的P3实验室突然被下令关闭。这个P3级别的实验室位于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又名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南院。很可能是担心人工合成生化武器病毒的重大军事机密遭到泄露,所以关闭实验室。
2019年12月27日就完成了新冠病毒的实验室检测,但2020年1月11日,才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这15天原本是黄金防疫期,是关系到武汉、中国和全球无数人命运的关键时刻,但被习近平专制当局错过了。如同火源一出现就被扑灭,就不会蔓延成火灾一样,假如当时就公布疫情,全力防范,可能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就将疫情控制住了。中共妄图将任何反对的声音都消灭在萌芽状态,却让病毒祸害了武汉人、中国人和全人类。习近平当局不仅不保留病例样本,供研究使用,以便尽快研制出疫苗和解药,反而销毁这些重要资料,这是空前绝后的反人类罪。
中共销毁疫情数据旨在毁灭罪证嫁祸于人
大纪元获得的一份朝阳市卫健委2020年2月23日发给辽宁省卫健委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共正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大规模销毁新冠病毒疫情数据,妄图永远毁灭罪证,隐瞒真相,嫁祸于人,逃避追责。
朝阳市卫健委按照《关于稳妥处置有关信息的紧急通知》的要求,通知下属销毁有关新冠疫情的文件数据,并对接触过数据的人员逐一排查登记,要求其签署《保密承诺书》。显然,不仅仅是朝阳市或者辽宁省这样做,而是全中国都这样做。这也是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要求。




文件的附录部分还包括13份相关人员签名的《保密承诺书》。承诺书中称,对于2月21日发送的保密数据,他们本人承诺:
一,   立即销毁保留在电脑、U盘、手机等储存设备里的数据文件,以及拍摄的照片、记录的文字等信息。
二,   绝不以任何原因、任何方式复制、使用或向其他人发送上述数据资料。
三,   除法律规定的形式外,不得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泄漏此信息。
如有违反上述内容的,其本人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一切后果。
目前无法确定这份“新冠肺炎密切接触者信息”包含了何种“保密数据”。无论是有关人士的个人信息、基因测序数据、人数和处理方式等,原本都应该保留被查,做分析研究用,对于这次疫情和以后的疫情都是有价值的。中共要销毁这些数据,总是他们做贼心虚,担心疫情真相曝光。
通过不同病人的基因测序,可以确定其病毒在进化树上的位置,看出病毒的传播链,确定是谁传给谁,从而一个一个地把病毒源头找出来。中国卫健委办公厅1月3日发布文件要求销毁国内所有最初病人的基因样本和测序结果,旨在阻止通过此法追根溯源找出0号病人,也就查不出病毒源头。中共清洗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也有消除罪证之嫌。如今进一步要求销毁数据,可能一方面担心患病的真实人数曝光,另一方面有利于把国内的新增病例说成是外来的新增病例。这样一来,可以把病毒源头和新增病例甩锅给外国。
中共妄图从罪魁祸首洗白成受害者,并宣扬自己集中全国力量防疫的重大成就,还进一步演变成救世主。习近平真实极端无耻之徒!口蜜腹剑、坏事干绝的当代李林甫周恩来,也曾下令销毁饿死四千多万人的大饥荒的资料。
17万人大会是无耻的大会
2月23日中共中央召开全国上下约17万人的网络大会,这是中国历史上参加人数最多的中央大会。虽然中共媒体和大量狗屁精无耻吹捧这次大会的“伟大意义”,赞美习近平又臭又长讲话是鼓舞人心,英明正确的战略部署,为世界指明了防治疫情的方向,号召用举国体制的力量,应对大考,战胜疫情,并取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伟大胜利。
习近平无耻地吹嘘自己1月7日就批示防疫,却不敢讲出批示了什么。据知情者透露,习近平要求不能因为防疫而影响过春节的气氛。习近平这个不学无术的工农兵大学生(文化基础差,非经高考入学、教学不正常、修业年限不足),无耻的假博士(非经硕士修业和博士考试,他人捉刀代笔)表现出极端的无知。稍有头脑的人都知道,防疫如救火,防疫同作战,可是习近平不知道。有人把习近平比喻成胡传魁。我想,习近平比胡传魁至少差了一个量级。如果胡传魁听说村头起火了,他肯定会说,马上救火,甚至说,谁不给力,老子毙了他。他绝不会说,谁说失火了,老子毙了他。他更不会说,不许再说失火,等老子把酒喝够了再说。如果胡传魁当中国总统,他得知发生重大瘟疫,也必然下令全力防疫,把瘟疫控制在最小范围,绝不会向习近平那样,热衷于过春节,禁止报道疫情真相,训诫吹哨医生,任凭瘟疫泛滥。胡传魁本人不懂防疫,可能任命像台湾卫福部部长陈时中先生那样有胆识、负责任的专家来担当防疫总指挥。他绝不会向习一尊那样傻乎乎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搞得一团糟。
新冠病毒瘟疫源头在哪儿?一线医院发现疫情后,为什么不能使用网络直报系统?2019年11月17日就发现疫情,为什么直到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前没有及时公布疫情信息?为什么要将真话当谣言追查?为什么2020年1月1日中央电视台发布了追究8名“造谣者”的新闻?为什么1月初会发生对艾芬和李文亮等医生的训诫?为什么1月3日对美国通报疫情信息,但不对中国民众公布疫情?为什么专家组在武汉无法了解到人传人的疫情实况?1月7日的疫情数据究竟如何?为什么不公布习近平1月7日的批示?为什么1月7日之后还召开了各种各样的全国大会和地区大会?遇到突发重大事件,负责任的国家领导人都会中断访问、中断会议、中断休假,在第一时间赶到突发地点,马上着手解决善后事宜,习近平为什么1月17日至18日在疫情十分严重时还访问缅甸大撒币?19日还在云南鼓庆春节做亲民秀?为什么1月23日武汉突然封城?此时武汉疫情数据如何?为什么武汉封城几个小时之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春节团拜会讲话中只字未提人口1100万的武汉封城问题?为什么习近平长时期不到武汉重灾区视察,连逢场作戏,亲民作秀的姿态也不摆一下?为什么没有将疫情消灭在萌芽状态?瘟疫大规模爆发是谁的责任?究竟多少人确诊,多少人死亡?大量问题,在17万人大会上一字未提。这个大会不容许任何批评意见,无人承担任何责任,百分之百隐瞒真相,并把亡羊补牢举措宣扬成伟大成绩,妄图掩盖渎职犯罪行为。习近平还要求“对借机恶意攻击的舆论坚决依法制止”,也就是要新增“借机恶意攻击罪”来镇压那些要求追责的人士。习近平妄图将中国拉回到皇帝时代,由他一个人向捏死蚂蚁一样随意处置14亿中国人。没有追责就没有公义,没有进步。所以,中共的17万人大会,是一个遮丑的大会、反动的大会、无耻的大会、罪恶的大会,一个欺骗民众、死保独裁的大会。
习近平是地地道道的反动派
习近平上台不久,2015年就制造了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破坏法治建设。迄今为止,习近平已经将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在政治层面上唯有的几点进步全部搞掉了:将任期制倒改为终身制;将集体领导倒改为个人独裁;将党政分离和政企分离倒改为党政一体;将民选村长倒改为党支书兼任村长。
习近平是一个拼命抓权,擅长专权的专制寡头。他当了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中国国家军委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为一身,还嫌不够,架空现有机构,设立了众多叠床架屋的“小组“,亲自担任组长,如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等等。后来又将一些小组改为委员会,换汤不换药,都是为了抓权独裁。
习近平一心一意要搞个人崇拜和个人独裁,不当皇帝不罢休。经中共长期洗脑,中国人的思想基本上还停留在盼望出现好皇帝的水平上,所以,经过中共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习近平这个不学无术、好大喜功、奢侈霸道的假博士居然成了“好皇帝”,一帮马屁精争先恐后地吹捧习近平,中国又掉入个人崇拜和个人独裁的万丈深渊之中。他要搞什么四个自信,八个明确,十四个坚持,民族复兴,中国梦,大话一箩筐,就是闭口不提人民需要的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甚至公开否定人权至上、权力制衡的普世价值观。
习近平对许多事情狗屁不通,连常用汉字都没有认全,却要当“万能主席”,对大量事件误读误判,错失良机,损害国家利益,给人民制造灾难。例如,对中美贸易战、香港民主运动、台湾大选、南海问题等都处理不当。他把假大空那一套搬到外交外贸上,搞什么“一带一路”,耗费了万亿民脂民膏,中国没有得到实惠,还引起许多国家的猜忌和抵制。他搞大撒币,卖国求荣,妄图当世界霸王。穷国贪腐政客有奶便是娘,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他搞国进民退,打击民营企业,强权扭曲市场,阻断了改革开放,破坏了中国经济。他要在交通不便,无法耕种的水涝洼地修建雄安新区,大量资金打水漂。他要搞精准扶贫,说的比唱的好听,今年要消除绝对贫困,这同亩产万斤一样,完全是时代笑话。他要求媒体都姓党,扼杀了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剥夺了人民的发言权和知情权。他大搞文字狱,残酷镇压异议人士,消灭任何反对的声音。正如任志强先生所指出:“那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和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

习近平把丧事当喜事办自吹自擂
中共引爆和扩散了瘟疫,祸害了中国和全世界,让数万人悲惨死去,没有半句道歉话。迄今还没有疫苗,没有解药,学生不能上课,工厂难以复工。全球瘟疫还在大肆泛滥。瘟疫的源头尚未搞清楚,零号病例还被封杀,瘟疫背后的官场黑幕还未揭穿,习近平等中共各级头目的罪责还未被追究,武汉等被封城的人民受尽煎熬,无数病患还在死亡线上挣扎,许多人家破人亡,有人发疯,有人自杀,有人被饿死,有人被侮辱,有人被打死,人道灾难层出不穷。然而,恬不知耻的习近平专制集团,又迫不及待地玩起了把丧事当喜事办的罪恶勾当,耗费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出版了《大国战疫》一书,自吹自擂,为自己歌功颂德,疯狂宣扬所谓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拼命美化所谓中共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大办庆功宴,吃人血馒头。习近平的丑行激起了全中国人民的愤慨。网上骂不绝口,指责声、问责声不断。迫于无奈,习近平只好将《大国战疫》下架。
必须查清新冠病毒的来源
已经有大量资料显示,新冠病毒是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制造出来的。石正丽自己的论文和演讲也是证据。我写过《石正丽研制病毒危害人类》一文,这里就不赘述了。石正丽的研究目的究竟何在?为了个人名利,为了造病毒卖疫苗解药,还是为了中共的生化武器项目?如果真是生化武器项目,那么中国就违背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如今造成全人类大劫难,习近平就罪上加罪了。
谁打开了病毒潘多拉盒子?病毒被无意泄露或者有意释放出来?零号病人究竟何在?这事关重大,必须查证清楚!大量资料揭露,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所长王延轶不是凭本事而是凭丈夫舒红兵的关系上任的。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教授指出,王延轶专业不符、水平太差、年资太低,在北大清华连助理教授的资格都没有。舒红兵是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网传是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马仔。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为什么会被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女士接管呢?中共始终不让美国专家到武汉协助抗疫,肯定是担心机密曝光。
必须追查习近平、谭德塞和各级中共官员的责任
病毒可怕,但专制独裁及其谎言和暴力更可怕。习近平一手造成新冠病毒大瘟疫,让中国人受到生物病毒和专制病毒的双重伤害,而且危害了全人类。我们必须对习近平和中共各级官员追责。中国戈贝尔王沪宁无时无刻不助纣为虐,说谎造谣,加速了瘟疫爆发,必须受到追责。我们绝不容许习近平找几个替罪羊结案。世卫秘书长谭德塞被中共收买,帮中共背书,欺骗了全球,让各国防疫慢了一拍,加重了疫情,增加了全人类生命财产的巨大损失,也应受到追责。这种追责既符合中国人民的愿望,也符合世界人民的利益。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独裁不废,国无宁日。我们绝不能让说谎者骗人精成为真理的化身,让独裁者施暴魔充当救世主。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许章润教授说得对:“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中国人民受到中共的强力控制,但还是有一些秉持正义良知,具备胆识勇气的人士提出了追责诉求。
全体中国人,全世界所有受到中共病毒危害的国家和人民,都应当联合起来向习近平问责,向中共问责。联合国和有关国际机构应当调查习近平和中共的犯罪事实,严厉制裁中共犯罪高官。国际法庭应该审判习近平和中共各级罪犯。如果现有的国际法庭难以承担这件大案,联合国应当成立一个类似二战后纽伦堡大审判那样的专门法庭。
中共专制集团必然拼命抗拒追责。全球民主国家应大力支持中国人民向中共问责,支持中国的民主化。要真正对习近平和中共全面追责,必须埋葬中共专制。我还是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则,希望中国能和平渐进有序地过渡到民主社会。中国民主化以后,将举行北京大审判,彻底清算中共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滔天罪行。该审判的必须审判,该宽恕的应当宽恕。消灭了专制病毒,人类才能更好地对抗生物病毒。
平心而论,习近平并不是很坏的人。他主观上并不是想把中国搞坏。他也雄心勃勃,想干一番大事业。但他坚持专制独裁,维稳至上,能力不强,缺乏自信,小鸡肚肠,容不得半点异议,只能靠谎言和暴力治国,就难以干成大事,好事也被干成坏事,让人民用生命财产买单,甚至危害中国和全世界。许志永先生在致习近平《劝退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习近平不够聪明,不是政治家,没有能力处理重大危机,逆历史潮流而动,搞维稳导致恶性循环,将会耗竭中国财富,激起天下大乱,不如早点回家休息,以免尴尬悲剧出现时,后悔莫及。
本来,习近平有机会和条件学习蒋经国先生,把中国带上自由民主富强之路,如今则应避免走上齐奥塞斯库和米洛塞维奇之路。习近平要是还有半点自知之明,就宜当引咎辞职,下台谢罪,争取获得宽恕。历史再给习近平的机遇不会太多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6/5/2020 04:55 , Processed in 0.48625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