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51|回复: 0

[人物事件] 吸毒贩7宗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6/2020 06: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樊梨花 于 4/24/2020 03:41 编辑

习毒贩七宗罪


2020年3月30日瑞典《每日工业报》记者尼兰德说:习近平导致新冠病毒爆发、操控疫情舆论,且不断散布“病毒并非来自中国”的说法。该报把习近平头像和冠状病毒图案融为一体,意为“习冠病毒”。这场普及全球、死亡几十万的人间大瘟疫,都是由习亲自指挥、亲自部署造成的,犯了7宗罪。


一,习的投毒罪


习近平上台以来,以人类领袖自居,大搞撒币扩张外交,惹出了中美贸易战、香港反送中、台湾反统一、国内经济大滑坡。2019年6月初开始的香港示威,规模越来越大,难以控制,成了习的心头之痛。为了消灭反对派,超限战的病毒武器就成了首选。如果病毒武器可放可控,投在香港就可以消灭反对派,并在死了许多游行者后,再拿出解药来,救死扶伤,习就成了大救星;还可以嫁祸香港民主派的支持者——美国。因此,2019年9月3日习在中共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讲话时大谈斗争,“斗争是一门艺术,要善于斗争”;原来习近平是在试验“善于斗争”的新手段——病毒。


武汉军运会由国务院1名副总理、中央军委1名副主席担任组委会主席,表示武汉军运会由中共中央军委主办,军委就是习近平统治世界的罪恶工具。2019年9月18日下午,军运会的湖北执行当局在武汉机场举行了“迎接军运会的新冠病毒可放可控演习”。官方消息说,海关接到航空公司报告“入境航空器上1名旅客身体不适,呼吸窘迫,生命体征不稳定”。根据这个报道推测,“航空公司的报告人”悄悄地在飞机里释放了新冠毒气,这乘客就中毒了,并把情况告诉了海关,海关人员立即上飞机救他。既然是“航空公司的报告人”投放了新冠病毒,所以,新冠病毒就在演习者即官方手里。


国内网如凯迪、天涯等,对于918新冠演习一律封杀。为什么官方讳莫如深?因为:新冠演习是习决定的。回顾历史,延安和汪精卫及日寇的勾搭,连周恩来都不知情。“解放”后,潘汉年向陈毅报告了他按毛的密旨秘密见汪通日的事实。毛知道后,为灭口立即将潘打入大牢直到病死。近年日军记录公开,才间接证实:战区统帅蒋中正官邸被炸、国军战场失利等,与潘汉年提供的情报有关。以史为鉴,释放病毒这样的流氓事,不大可能由常委会讨论决定而是一尊定音。习从没想到会出事,因为底下是一群马屁精,只会顺着说“可防可控”。出事后,习让全国人民甚至海外华人一起帮他背锅。


二,习镇压“民间报警”罪


2019年12月15日,一65岁的华南海鲜市场男性送货员发烧,18日他到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就医,22日病情加重,进入ICU。24日,呼吸内科对这位病人进行了气管镜采样,然后将患者的病毒样本送到广州微远基因公司进行检测;27日,微远公司电话通知呼吸内科说,是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呼吸内科与院领导和武汉市疾控中心沟通,却未得回应。2019年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向各医院发出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要求把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人于当日下午4点前将统计表报送至市卫健委医管处。31日,武汉卫健委首次公开通报疫情,称该市目前发现27例“病毒性肺炎”,其中7人病情严重,但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12月27日,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将一陈姓患者病毒样本,送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检测。12月30日下午4点,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看到博奥的报告,上面写的是:SARS冠状病毒、绿脓假单胞菌、46种口腔/呼吸道定植菌。艾芬立即打电话上报给了医院公共卫生科和院感科,然后给她一个大学同学传了这份报告,还把报告发在了科室医生群里面,提醒大家注意防范。17时43分,李文亮在“武汉大学临床04级”同学群里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后胡院区隔离”等。20时43分,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主治医师谢琳卡在“肿瘤中心”443人的微信群里称:“近期不要到华南海鲜市场去,那里现在发生了多人患不明原因肺炎(类似非典),今天我们医院已收治了多例华南海鲜市场的肺炎病人。大家注意戴口罩和通风。”


此时,监控微信群的军方就把李文亮等人微信截图发给习近平,习近平指示国家卫健委和湖北当局予以封嘴,严禁泄密。22点20,武汉中心医院要求,关于不明原因肺炎,不要随意对外发布,避免引起群众恐慌。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还要追责。31日凌晨一点半,李文亮被叫到武汉卫健委训话。天亮后,国家卫健委的人赶到武汉,出谋划策;于是,武汉市卫健委举报李文亮等人造谣,并决定开除李文亮的公职。


2020年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有8人因“发布、转发不实消息”而遭传唤。1月2日,艾芬遭受了医院领导非常严厉的斥责:“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她被要求去跟科室的200多号人一个个地口头传达到位,不许说关于这个肺炎的任何事情,甚至连自己的老公都不能说。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


2020年1月1日,湖北省卫健委电话告知国家卫健委要求:如有新冠肺炎病例样本送检,不要再检,已有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1月2日10点28分,王延轶给五毒所全员发布邮件通知:不明肺炎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我们正在开展相关研究;国家卫健委要求,不允许向外界,包括媒体、自媒体、社交媒体以及合作的单位,公布这次肺炎情况。这表明:老百姓就是“代价”和“牺牲品”。


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针对近期武汉病毒病例样本,暂按照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第二类)进行管理;各相关机构应按省级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要求,向指定病原检测机构提供生物样本开展病原学检测,并做好交接手续;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他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信息;已从有关医疗卫生机构取得相关病例生物样本的机构和个人,应立即将样本就地销毁或送交国家指定的保藏机构保管;疫情防控工作期间,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这表明:国家卫健委将疫情消息隐瞒,不对外公开。武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显然是为了保守病毒武器的国家机密。


1月3日,李文亮签署警方的训戒书,官媒却大肆抨击李文亮医师等8人“造谣”,真是贼喊捉贼。2月6日,李文亮去世后,习镇压民间舆论愈演愈烈。防治疫情的关键是全民参与,人人有警惕心,习近平镇压“民间报警”的李文亮等人,使中国人丧失了警惕心而沉醉在春节的酒池肉林里而遭瘟疫。


三,习囤积居奇故意坑害民主国家罪


据报道:习还命令进口了大量呼吸机等武肺所需的医疗设备、药品和;准备了大量战地方舱医院器材等,具备十天建成数个战时医院的能力;还采购一百多万套防弹服。令人意外的是,中共在去年12月中旬就在西方市场抢购口罩,囤积居奇,这说明中共官方11月就很了解新冠病毒的高传染性,故意隐瞒真相来坑害民主社会。密切关注大陆疫情的台湾政府不仅在去年12月就到欧美采购口罩,还在抢购不过中共的情势下,迅速决定采购90条口罩生产线及易损易耗零部件和口罩原料,以致于在2020年4月1日台湾成了世界第二大口罩生产国和口罩外捐大国。


据中共海关公开资料,中国从2020年1月起在5周内进口了20亿个口罩,相当于全球两个半月的产量,同时中共还进口了4亿套其他防护器材,从医用护目镜到针对生物危害的防护服。加上海外中国人在世界各地扫光口罩、消毒液等等全都寄回大陆,导致全球卫生用具大缺货。在美国抢购口罩的中国籍女士,竟然在影片说“不留一片口罩给美国人”。中南海把扫回去的口罩,以及疫情爆发之前各国捐赠的防疫用品,再卖回去给全球,还不要脸的说“拯救全世界”,让世人说“真是够不要脸的”、“没有比‘无耻’、‘不要脸’更贴切的形容词了”、“然后还要用他们官方“新冠”名称,想得美!”


然而,中国的口罩品质靠不住。3月26日,绍兴一家法院判处一名男子10年以上有期徒刑,因为他多次出售一批看起来像是口罩的货物,但货箱里装的只是树枝。4月8日,芬兰卫生部长Pekonen宣布:向中国购买的200万个口罩和23万副呼吸器,检测发现,口罩不符合抗冠状病毒防护标准。负责购买口罩的芬兰国家紧急物资局主管Tomi Lounema因此辞职。近来,中共又以囤积居奇的口罩来要挟西方国家来让华为承包电信工程,以便窃取西方的机密。


四,习故意隐瞒疫情罪——使国务院浪费了两周后才开始公开防治


2019年12月31日,台湾卫生部门发布《因应中国大陆武汉发生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续落实边境检疫及执行武汉入境班机之登机检疫》,超前部署各种防控疫情的措施,同时致函中国和世卫组织,告诫新冠病毒可能人传人!世卫仅表示收到了,没有进一步回复。台湾希望派专家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查访,但未获中共同意。同日,香港食品与卫生局召开专家会,评估防控措施;2020年1月3日,特首到西九龙高铁站视察出入境口岸的预防措施;4日,香港特区政府公布《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准备及应变计划》并同时启动“严重”应变级别。严重级别对应风险为中等。


2020年1月2日,只因共军把习冠病毒当作试放的生物武器,正军级的(武汉)海军工程大学在发布封校令——《关于实施防控不明原因肺炎、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通知全校师生,为防范不明肺炎传染进学校,自1月2日起严格门禁,师生不得随意外出,外人更是一律不得入校。比武汉封城早了21天。这份通知说明,中共早在1月2日之前,就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武汉肺炎是可怕的传染病,极具威胁,所以才会通知军校封锁。可见,中共在紧急关头,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和狗腿子们的安全。


《财经》记者萧辉披露:2020年1月3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启动了战时动员,按照SARS最高防护级别建立了发热门诊、隔离病房。该医院院长王行环早在1月10日给多位省市领导提醒,莫忘SARS惨痛教训,却被批评“觉悟不高”。武汉卫健委1月10日说“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武汉疾控中心主任李刚1月19日还说“疫情可防可控”。1月20日,世卫赴武汉考察前一天,省、市卫健委领导到中南医院,要求中南医院“注意政治影响和说话方式”。王行环回答:“你们难道忘记了SARS教训了吗?救人命是最大的政治,实事求是是最大的政治。”之后又有别的省领导跟他通电话,劝他注意政治影响,王院长说:“只站在部门利益考虑,而不考虑人民的利益,才是不讲政治。真正的政治站位是要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此文随后被屏蔽。


2019年12月26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团队收到了武汉市中心医院邮寄的病例样本。2020年1月5日凌晨,张永振等从样本中检测出了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报告,建议釆取措施防止疫情扩散。1月11日,张永振团队在国际病毒学论坛virological.org网站率先发布新冠病毒全基因序列,习担心病毒武器的军事机密被泄露,次日,就关闭了上海专家团队从事研究的P3实验室(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南院)。


2020年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本来,国务院可在1月6日向全国公开吹响防治疫情的号角,却被习否决;使中南海落后台湾3周才开始公开防治疫情。这一推断为后来“双规”高福的反复所证实。17年前,胡锦涛撤掉了北京市长和卫生部长;今年2月习撤掉了湖北、武汉的蒋超良马国强后,却未动卫生部,因为国家卫健委在掩盖病毒武器机密方面有功,所以,习准备拿卫生部的附属机构中国疾控中心的高福开刀,让他背黑锅。国家监察委网站本来已经发布了双规的消息,但高立即通过香港媒体发表紧急声明:疾控中心1月初就上报了,不公布疫情是中央的责任即习近平的责任。由于担心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国家监察委网站才不得不把这条消息撤下来。已经跟进报道的贵州等地方媒体只好道歉,为这个“乌龙事件”背黑锅。


1月7日,习近平在常委会上讲,各级领导要积极防治疫情,但不宜公开讲,以免影响经济社会秩序。正是习的指示,从1月7日到20日整整两个星期,当局迟迟没有在武汉启动应急响应,错过了控制疫情的黄金时期。1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与省级卫生官员进行秘密视讯会议,他说:“群聚病例显示人传人是可能的”,并提到泰国的病例,指情势已“出现很大的变化”,病毒可能已散播到国外,“随着农历春节到来,许多人会出游,病毒传播和蔓延的风险很高。所有地方都必须为疫情大流行做好准备及因应”。1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李群公开在喉舌央视的采访中宣称,“我们的最新结论是(该病毒)人传人风险较低”。在1月中旬武汉已陷入瘟疫重围时,在众多医护人员感染,医院人满为患、死人无数的情况下,中共为了同美国打贸易战,为了保证武汉市和湖北省两个狗屁会(人大和政协,1月6-17日)的顺利召开,继续隐瞒真相,宣称没有新增病例,没有医护人员感染。中共因为害怕其研发病毒武器的阴谋暴露,而竭力蒙蔽人民,甚至在明知传染病爆发的前提下,依然于1月18日举办了为习近平歌功颂德的由4万多家庭参与的“万家宴”。江岸区百步亭社区的万家宴有一万三千多个菜,使用的盘子上都印上了习近平的头像,让成千上万的武汉人民感染了习冠病毒!习1月17至18日还访问缅甸大撒币,19日还在云南鼓庆春节做亲民秀。恶习不想背上疫情爆发国的领羞责任,故意“留中不发”隐瞒疫情两个多月,一直瞒到疫情在美国等国家发生。美国的第一例可能是1月19日在华盛顿州就医的华裔男性,他曾到武汉探亲;连台湾第一例死亡的白牌车司机,都是在1月20日前受害的。直到1月20日,中共御用专家钟南山率先说出武肺“人传人”,全球人民才知情。500万人因恐惧而纷纷逃离武汉,将病毒带向世界各地。


因习共渎职犯罪,错过了最佳防疫期,武汉瘟疫井喷,“一床难求”到处死人,终于导致1月23日上午10点封城。封城几小时以后,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春节团拜会上讲话中,不管救命只谈做梦,只字没提武汉疫情,显示出极端的冷酷和蛮横。高福说:李克强因为疫情的事情,和习近平吵架。武汉封城第四天,防疫组才算正式就位!这哪里是救灾,分明就是坐等武汉灭城。防疫小组组长没有立刻宣布,而只是说常委会领导;隔了一天之后,才宣布李克强是小组长。这是李克强在习近平时代那么多小组中,唯一一个组长。


五,习妨碍医疗罪


当疫情遮盖不住了,习就通过王广发宣称“可控可防”无“人传人”的现象,甚至极端荒唐地禁止医生戴口罩穿防护服,以免引起民众恐慌。只因共军把习冠病毒当作向社会投放的试验性生物武器,人民群众便成了习冠病毒的“试验品”——人形小白鼠便丧失了穿戴防疫口罩、护目镜、防疫服的资格。于是,中共不仅不把去年12月在欧美市场抢购的口罩派发给武汉的医务人员,还令武汉市红十字会拦劫全球捐给武汉的医用物资,以至于医用物资堆积如山。贪官奸商勾结起来发国难财,哄抬物价,甚至销毁外地赠送物质,以保证自己赚大钱。他们用垃圾车和救护车运送蔬菜猪肉给市民,诚心害人。官办红十字会将各地捐赠的物质,要么出售获利,要么积压在仓库,要么送给权贵,在防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却得不到急需的物质。


当这些黑幕被曝光后,武汉市红十字会便以十分恶劣的态度发放医疗物资,习以其领导人被免来平息民愤。其实,武汉市红十字会拦劫的海量的医疗物资都是给共军的,而共军的头子就是习。由此可知,去年12月派人到欧美市场抢购口罩的发令者是习(以便西方雪上加霜),指令武汉红十字会拦劫海量的医疗物资的发令者也是习。结果是:武汉市中心医院200多名医生被感染,李文亮等5位医生去世,痛失了疫情初期的有效防治期,祸及全球。


六,习践踏人权罪


习的狠毒,在1月23日的武汉封城中暴露无遗。习没皮没脸,把丧事办成喜事——真是“朱门弹冠庆,路有疫死骨”——这里的“冠”就是“冠状病毒”的“冠”。路有疫死骨,就是“无症状的患者”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就倒地成了一具僵尸。他过河拆桥,蛮横霸道抓下级地方官员做替罪羊,以显示他“大国战疫”的功成名就,与此同时,是各地的火葬工人驰援武汉,加班加点焚烧累累尸体。他不惜一切代价,调动全国医务力量搞人海战术,不顾死活稳住局面,导致一线医务人员倒下了3千余,下手之狠,丝毫不逊于中国历史上最狠毒的隋炀帝。习把全国民众关进了笼子,对人权的打压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有幼儿被活活饿死。有女病患被强行抓去隔离,因病患反抗,脖子被扭断而死亡。有病患被打死。方舱医院无医无药,病患去了只是等死。武汉人陈和建深夜去朋友家串门,被中共警察活活打死后,算为疑似肺炎死亡。许多房门被钉死焊死。未戴口罩出门的人(买不到口罩),被罚跪、被绑在杆上,甚至被绑成一串游街示众。被封在城内的农民工,露宿地铁站,居然被冲冷水。许多道路被堵塞挖断。许多过路人被村口守路人棍棒相加。被封的一家人,在自己家中打麻将,居然也被警察打烂桌子和麻将。打击任志强,老百姓失去了说“不”的权利。


七,习推卸责任的诽谤美国罪


恶习如此严厉控制疫情信息,不仅是担心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真相曝光,而且还担心生化武器研究曝光,担心疫情传开受到全球追责。所以首先是封言,眼看疫情泛滥遮盖不住了,就先后嫁祸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嫁祸于蝙蝠、嫁祸于美军。2020年3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胡说八道,污蔑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指鹿为馬,卸责甩锅,企图逃避世界人民的谴责和赔偿追责。因为:印度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指控中国生物战剂如何从加拿大实验室偷走冠状病毒并将其武器化的报告的证据并要求中国赔偿。许多国家都发起了对中国的诉讼,要求赔偿损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2/2020 17:55 , Processed in 0.130150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