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0|回复: 1

《重出江湖拷问谁是中共特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5/2020 07:0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丁子 于 11/5/2020 07:01 编辑

      
《重出江湖拷问谁是中共特务?》
      
——兼谈民运圈和郭文贵之间的缠斗
      
庄晓斌
      
老朽已经淡出江湖好多年,可是江湖上依然还流传着老朽的传说,各种褒贬不一的称谓至今在互联网上还有迹可循。偏爱的人给了老朽相当高的评价,称呼老朽叫“囚犯作家”,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破天荒地拔高了老朽的身价,该台文学禁区栏目在选播老朽的长篇小说《赤裸人生》时竟然写下这样的评语:“【赤裸人生】就是中国版的『古拉格群岛』。它回归了文学本身,厚重如史诗般的震撼力,力透纸背的血泪描写,足以使此书获得全世界关于文学的所有荣誉。”
      
这样的褒誉当然足以叫老朽抓狂,似乎飘飘然不可一世。,因而在言行上时常得意忘形,发表了某些不合时宜的时政言论,在网络上发帖,也言辞苛刻,这就不免得罪了许多人。还因为老朽是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麾下的主要作者,于是乎,各种刻毒的贬斥也就接踵而来,什么“无耻的线人”“撰写八卦的枪手”“文革余孽”“老流氓”等等不一而足。
      
海外民运圈里有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那就是“汉贼不两立”就像我中华民族古老的传统一样“非我族类,虽远必诛”,“相互掐架”打口水战几乎就是家常便饭,而最惯常的手段就是相互“抓特务”,一言不合就给对方扣上“中共特务”的红顶子,以为这样就可以一招致命了。可以说海外民运圈近三十年间“抓特务”的喧嚣声不绝于耳,几乎从来就没有消停过。
      
其实“特务”并非是一个贬义词 汇。特务无非就是从事特殊任务的一类人罢了,但是因为中共的恶名,“中共特务”就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标”
      
老朽身在海外,目睹民运圈这些污七糟八的乱象,早已心灰意冷,曾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生绝不会掺和这潭浑水了。因此老朽除了坚持不懈地追求文学的理念,再就是给桂民海老板当个“撰写八卦的枪手”了。当然“着书只为稻粱谋”,也是生计所迫码字赚点银子罢了。桂民海老板被中共在泰国绑架回中国以后,老朽失业了,此后,虽一度也揭竿而起,想替桂民海老板鸣不平,也想像林荣基老先生一样,到台湾去开个铜锣湾书店,但是因为种种客观原因,最终还是搁置了。这以后,老朽淡出江湖,几乎就是金盆洗手了。
      
2017年,郭文贵走到前台,鼓噪起一场所谓的爆料革命”,最初老朽也曾见仁见智地写了几篇也说不准到底是“挺锅还是砸锅”的文章。坦白地讲,老朽写的都是不曾辱没良知的心里话,我有对郭文贵的不屑,但我肯定了他的选择,我并不认为他的爆料句句属实,但却认为他的行为确实是打击了中共。(我写过的文章现在在网上都可以查到)
      
随着郭文贵的爆料越来越不靠谱,后来我选择了禁声,不再掺和郭文贵爆料的事了。我极度反感郭文贵那些猥琐的语言和下三滥的招法。调侃一下,如果他的这些“花活”也算是“爆料革命”的话,那么,我的老板桂民海,还有李波与明镜出版社老板何苹以及给桂敏海写了20多本政治八卦书籍的作者刘路和老朽本人就要算是“爆料革命”的先驱了。我们这些人都有理由俯视他。不讳直言,我写过了20多本揭露中共权贵们贪腐的政治八卦书籍,但扪心自问,我从来就没有过心安理得的自豪感。
      
我并不怀疑郭文贵一定掌握很多中共高层龌龊的猛料,把这些见不得阳光的龌龊猛料曝光,对中共会有核弹级的震撼。因此,在郭文贵能站出来爆料这件事上,许多真心反共的民运人士,尽管对郭文贵本人的人品不屑一顾,但都还是乐见其行,对郭文贵站出来爆料予以了肯定的赞许。
      
但是,郭文贵后来的表现让明眼人都看出来了,郭文贵的目的就是保财保命报仇。而且他一直在与中共勾兑,中共当局也一直对他进行拉拢收买。客观地评价:郭文贵爆料就像习近平王岐山槁的反腐一样,口头上高喊什么反腐“零容忍”实际上是在借反腐之名搞清洗内斗。郭文贵依然如此,他一直是在选择性地爆料,而一再声称他不反党不反习,他的心里直到现在还存在幻想,觉得党有一天可能会允许他以功抵过。这是他的幼稚。更是他的悲哀。倘若真看透了中共邪恶的本质,想想徐明和王健。郭文贵就不应该存有这种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的。
      
老朽已经很久不再关注郭文贵倡导的所谓的“爆料革命”了,尽管这场“爆料革命”依然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发酵,很多人手里依然还高举这面旗帜,“挺锅和砸锅”两方各自的“粉丝”们,还在打口水战,纠缠得十分焦灼。但良知告诉老朽,郭文贵和真诚反共的志士仁人根本就不是一类人,这些爆料的真实性是需要大打折扣的。
      
一个人可以没有信仰,但不可或缺良知。海外民运圈里鱼龙混杂。确实隐藏着很多中共特务 这是不争的事实。众所周知,真民运和伪民运之间打得昏天黑地的口水战,惯常的手法就是相互之间指责对方是“中共特务”,因为中共的罪恶昭彰,有目共睹,迫使真正的“中共特务”也必须打着反共的旗帜,才能委身其间完成自己的使命。
      
几年以前,老朽曾在独立评论网站上发表一个长帖。题目是《线人给特务画画像》在那篇长帖里我曾阐述了识别“中共特务”脸谱的五点特征。今日,老朽为什么又重出江湖来拷问谁是中共特务这个话题呢?
      
这是因为时下已经到了中共大限,红朝濒临崩溃,人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了。随着时下美国大选到了白热化,老朽预料,各路神仙,各种妖魔鬼怪,纷纷粉墨登场。潜在民运圈这潭诨水里的大鱼也快浮出水面了,就像当年抗战要胜利了,出山来摘桃子的大佬们也纷纷要伸出黑手了。此时此刻,揭示出货真价实的中共特务的嘴脸,是能够让追求民主自由的斗士们眼目更犀利,看得清谁是真正的民族精英,谁是不折不扣的伪类、这就是老朽重出江湖的唯一理由。
      
申明一下:此文纯属老朽的一己之见,因为是一己之见,就难免有瑕疵和偏颇,但老朽是捧着炎黄子孙的一颗赤子之心,怀着不可缺失的良知来做客观评价的,倘若因此误伤或亵渎了某位民运人士或自媒体大咖的隆隆胜誉,在此先行致歉,并希望能有更有见地的高人来纠正我的瑕疵和偏颇。
      
今天我要写的主要话题是如何辨识“中共特务”的真面目?,那么,除了几年前我写的那一篇:《线人给特务画画像》文章里提出的五点判断标准之外。今天我还需先补充一点至关重要的判断标准吗。这一点就是“不看衣服,只看屁股”,也就是说,不管这位民运人士或自媒体大咖举着什么旗帜。喊着什么样口号,说出什么样能蛊惑人心的甜言蜜语,或披着什么斑斓炫目的马甲,这都不重要,我们只要盯住他的屁股,看看他的屁股坐在那里,他满嘴华丽的词句都是在为谁讲话,他所干的事情谁最得利。说实在话,精准地判明一个人的真面目,其实是很难很难的,因为人这种动物太复杂了,而且人的身份会随着时间推移和利益驱使而经常变化如历史人物顾顺章和大汉奸石友三,在西方社会里,也有双面间谍是不是?因此我今天做出的判断,只说当下,就谈谈在时下已经到了中共红朝濒临崩溃,人们已经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刻这种大环境下的中共特务们的嘴脸。
      
为了阐述的便利和简洁,我拟定几个小标题来阐述。这些小标题是:
      
一、             郭文贵是不是中共特务?
      
二.海外民运圈里,那些人肯定不会是中共特务?
      
三  自媒体的大咖会是中共特务吗?
      
四,郭文贵的团队里有没有中共特务?
      
好了,以下进入正题
      
一:郭文贵是不是中共特务?
      
郭文贵是不是中共特务?他此刻还是不是中共特务?他将来会不会是中共特务?我用了这样啰唆又拗口的排比句来做这一段落的开场白,是因为郭文贵这个人太复杂了,不如此阐述就厘不清楚此时此刻的郭文贵究竟算是何方神圣。言简意赅:老朽肯定地说,郭文贵就是中共特务!他还是为中共情报机关立过三次一等功的功勋特务,但他此刻不能实锤定义为他是中共特务?只能定义为他此刻是中共叛徒 这是因为他和中共的勾兑多次都没有成功,所以他此刻还没有归队,还当不成中共特务。至于他将来会不会是中共特务?这也绝无可能了,因为中共的末日已经为时不远,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共这个邪魔终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并且他们这个罪恶集团罄竹难书的罪行是一定会得到清算的。习近平这个中共末代党魁和这个罪恶集团里的一切助纣为虐者都将如同希特勒和纳粹党徒们一样,受到正义的审判。所以郭文贵想旧梦重温也只能是意淫了。
      
二.海外民运圈里,那些人肯定不会是中共特务?
      
郑重申明今天表述的只是老朽的一家之言,老朽用理智和良知做出的判断,如有判断失误,敬请高人指正。首先,我可以肯定表述:在海外民运圈里,大佬级别人物,如魏京生,徐文立。王军涛,胡平等人肯定不会是中共特务?反共意识最坚决的曹长青、辛灏年,袁红冰、陈破空肯定不会是中共特务。但上面这四个人有特务嫌疑。调侃一下,倘若此四人真当了特务,曹长青是台湾民进党特务,辛灏年和袁红冰则是台湾国民党特务,而陈破空则可能是美国共和党特务,在此处也许可以提提王军涛,胡平这两位理论家,他俩可能就是美国民主党的特务。
      
而抓特务抓上了瘾的徐水良老先生也不会是中共特务,时常说些不着边的疯话的张鹤慈老先生也不可能是中共特务。盲人律师陈光诚绝对不会是中共特务,不入流的小说家西诺当然也不会是中共特务。被郭文贵死缠烂打的博讯网站的创办者韦石不会是中共特务,而老奸巨猾的明镜网站老板何苹就是个十足的政客,他做特务太屈才了。
      
老朽本来还可以列举更多,但海外民运圈这潭浑水太深了,老朽一眼还窥不到底呢,这潭浑水里究竟还有多少条大鱼,只有等他自己浮上来了。反正新中国的曙光已经在地平线露出了一抹鱼肚白,是到了该出山去摘桃子的时候了,等到一轮朝日冉冉升起之后,恐怕新中国议会里的席位就已经坐满人了。这一节就此打住吧!
      
三  自媒体的大咖会是中共特务吗?
      
自媒体是时下网络上最流行的社交平台,进入了高科技时代,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给自媒体带来了勃勃生机,也给自媒体的大咖们带来了滚滚财源。而经营自媒体社交平台可以迅速暴富,成了驱动各类精英人士纷至沓来的最主要诱因。而经营貌似反共的自媒体社交平台,不仅可以蹭热度,赚流量,聚敛人气,吸引粉丝,还可以通过点赞打赏募捐等各种方式躺着赚钱,这让许多利欲熏心的人也一夜之间就锐变成了“反共义士”了,甚至许多大婶大妈级的人物也跻身其间,就使在网络间流行的社交平台成了最色彩斑斓的去处,这里边的各类人物最繁杂,也难辨识究竟谁是蹭热度,赚流量的利欲熏心之徒,谁是真正的反共义士了。
      
大婶大妈级的人物当然好分辨,但这些聚敛人气,吸引粉丝的能力有限,只能成为自媒体的小咖,而那些真成了气候的自媒体的大咖们就使你真伪难辨了。自媒体的大咖往往都是些精英人士,这些人无论口才和知识文化底蕴都是顶级的。这些热也极会伪装,因此想要精准地判定自媒体的大咖究竟谁是中共特务确实很难。但既然设定了这个小标题,老朽也就尝试着破解一下吧。
      
首先肯定战斗力十足的吴建民、李一平、李洪宽绝对不会是中共特务,我本来是打算把这三位放在民运圈的那个小章节里的,但因为这一节里要涉猎的大咖太难辨识,我只好把他们三个人拿来只做标杆比照的。
      
吴建民的“建民论推墙”已经做了一千多期了,这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节目,吴建民略带沙哑的声音铿锵有力,很有特色。更敬重的他无比坚定的反共意志,倘若未来新中国诞生了,我会推举他去做参议院的议员。
      
李一平的自媒体节目平台叫“一平快评”也是我喜爱的节目,我知道李一平的真名叫王仲秋,以前,人权周刊有位编辑的名字叫一平,我不知道会不会是这个李一平,倘若是,那他就算是我的老友了。因为人权周刊是老朽流亡到海外,第一个刊登文章及时给老朽寄稿酬的海外期刊。李一平的“一平快评”虽然做的数量不多,但他的节目信息量大,很有底蕴,见底精准,评价入木三分。李一平先生儒雅的风度,似乎是个谦谦君子,他适合担任未来新中国的某所大学的校长
      
李洪宽的自媒体节目平台叫“洪宽推墙”,他的节目,我也非常欣赏。李洪宽嫉恶如仇,很有血性,称得上是个坚定的反共义士。特别是他揪住郭文贵不放穷追猛打的那股子狠劲值得赞赏。他像一个率真的大男孩,有待成熟和成长。未来的新中国里会有他施展才华的合适位置的。
      
再说说一位叫黄河边的自媒体大咖,他的节目叫“黄河边播报”,这个节目做的有声有色,以调侃嘲讽郭文贵为主打内容的视频节目。有“戏郭秀”和”戏蚁秀”系列。“黄河边播报”,这个节目也做了很多期,节目的视觉、声音质量都堪称上乘。这个视频节目大概是惹得郭文贵无比震怒了,黄河边先生也因此遭到了郭文贵麾下的”挺锅派“或者叫“蚂蚁帮”的上门辱骂和围剿。据说这就是郭文贵号召的全球“打伪灭贼”行动,全球“打伪灭贼”行动已经持续一个多月了,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德国、法国都还在发酵中。这些蚂蚁帮”帮众们,利用在民主国家可以言论自由做幌子,几个人或几十个人举着牌子,高喊口号,到郭文贵认为是“伪类”或者是“奸贼”的家门口进行叫嚣、骚扰、辱骂,开展了一场似如大陆文革时期的红卫兵运动。、
      
郭文贵为全球“打伪灭贼”行动还开出了一长串的“甲级战犯”,名单、砸锅派的领军人物当然位列其中,身受其害的还有美国的傅希秋牧师,西诺先生和吴建民先生等人。说句心里话,老朽本来对黄河边先生的身份本来是心存疑虑的,却因为黄河边先生遭到了郭文贵鼓动的“蚂蚁帮”帮众们的疯狂围剿,才消除疑虑,由此断定黄河边先生一定不是中共特务!本来拟定还要多谈及几位自媒体大咖诸如江峰、文昭、大康等人,但这一小节太长了,就此打住吧。
      
四,郭文贵的团队里有没有中共特务?
      
郭文贵的团队里有没有中共特务?一定是有的!而且还不乏其人
      
我可以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郭文贵这几年搞得所谓的“爆料革命”,就是一出赚人眼球的活报剧,郭文贵这个睚眦必报的小人的一切表演都是做戏,既是做戏给他曾经效忠的“伟大的党”看的,也是给国内外吃瓜民众们看的,他满嘴谎言,反复无常,有奶就是娘,是个唯利是图的真小人。他劣迹斑斑,毫无道德底线,人格的卑劣比大汉奸石友三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关于郭文贵现象、郭文贵的“爆料革命”和郭文贵的下场会是什么?老朽会耐下心来,再撰写一系列长文来予以鞭挞的
      
。这一小节里我只议论和郭文贵的团队里有没有中共特务这个话题相关的人和事。
      
郭文贵利用他鼓噪起来的所谓“爆料革命”,在这几年间确实也聚敛了人气,吸引了成千上万的粉丝。这些被郭文贵蒙骗的人,不管是因为利益驱使还是其他原因 汇集在郭文贵麾下,成了“挺锅派”蚂蚁帮”主要族群。这一族群里都裹胁着些什么人呢?有来自大陆的刁民?有为利益驱使而上了郭文贵当的G币系列诈骗案的受害者?有企图在民主社会得到庇护的偷渡客?有虔诚的基督徒?有头脑简单不辨是非的“挺锅派”铁粉?,或者还有大批的真反共也亲身受到共党迫害的苦难者?这一系列的问号在我的脑海里徘徊,这些人高喊“爆料革命”的口号,举着“打伪灭贼”的牌子,充当了任由幕后黑手驱使的马前卒。他们聆听到了郭文贵教主的旨意,也看到了郭教主开列出来的“伪类”或者是“奸贼”,而疯狂地民主自由的土地上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郭卫兵”运动。这种行为不仅骚扰了受害人的正常生活,也危害了民主社会的治安。更为严重的是,这种极其恶劣的行为有辱国格,也损害了中国人的形象。
      
那么,我要问问大家:这些“郭卫兵”们会不会是中共特务呢?这里又多了一个老朽提示的问号。我想这个问号的答案是一目了然的,恐怕连发誓永远不会原谅“蚂蚁帮”的黄河边先生也会认为,这些“小蚂蚁”们。很显然不会是中共特务的。有了这种分析和判断,徘徊在我的脑海里的那一系列的问号也就变得清晰了。
      
吴建民先生曾在他的一期节目中这样向郭文贵发问:“你既然这么坚定地反共灭贼,你为什么不鼓动你麾下的挺锅派到中共驻美国的大使馆、领事馆去反共灭贼?你手里掌握着许多中共权贵的二奶、小三、私生子住在美国的详细资料 你为什么不号召“小蚂蚁”们出围堵这些中共权贵的二奶、小三、私生子的家门,你敢去吗?你敢去骚扰中共权贵的二奶、小三?”
      
西方的民主社会崇尚言论自由的社会,更是个法治社会,和平理性的游行示威抗争是允许的而且会受到保护的,但骚扰别人,辱骂造谣诽谤别人这就是犯罪,是要受到制裁的,是会付出巨额赔偿甚至是坐牢的代价的。和平理性的游行示威抗争在西方社会里,我们中国人也多次举行过,看看法论功的信仰者在美国在欧洲搞的打着“天灭中共”的和平理性的游行示威抗争活动是什么样子,他们在海牙国际法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门前静坐抗争是什么样子,他们理智严谨守规矩,活动结束,静坐场地都要清洁一新。甚至他们在中领馆的门前举行示威抗争,有像“蚂蚁帮”这伙人这样搞的么?法论功的信仰者平理性的游行示威抗争活动才提升了国格,维护了中国人的形象,使中国人在西方民主社会里,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他们才是我中华民族真正的爱国者。
      
郭文贵鼓噪起来这场全球“打伪灭贼”活动,不惜让“小蚂蚁”们充当任由幕后黑手驱使的马前卒。这些“小蚂蚁”们可怜、可悲甚至可憎,但他们并不是真正的中共特务。那么谁才会是中共特务呢?老朽眼前一亮:“打伪灭贼”谁最得利?屁股决定脑袋?理性的结论就昭然若揭了。
      
被当炮灰驱使的“小蚂蚁”们不是中共特务,那郭文贵的团队里策划,鼓动全球“打伪灭贼”的那只幕后黑手就一定是中共特务!替“打伪灭贼”造势和推波助澜的人一定是中共特务!而郭文贵这个一直想为国效忠立功以求得到明君习主席宽恕的人渣就是个反复无常的中共特务!!
      
他所干的勾当,是他谙熟于心的伎俩,全球“打伪灭贼”是他的一份投名状,这也是彰显郭文贵中共特务身份的实锤证据!至今还被郭文贵蒙骗的人,也就是“挺锅派”中的绝大多数人,暂时还没有识破郭文贵真实面目,这些人一旦识破了郭文贵的真实面目,是会回归到真反共的阵营中来的。
      
写写闫丽梦博士和新冠疫情的内容,而被郭文贵蒙骗裹胁到他团队里的人,也不乏有良知的人,诸如闫丽梦博士,郝海东夫妇就是实际例子。,我先说说闫丽梦博士,她就是一个有良知的人,因为她识人不慎,误上了贼船,目前她的处境并不妙,因为她目前置身在郭文贵的团队里,她就不免受到了许多人的诋毁、谩骂和人身攻击,有更恶毒者甚至用极其卑鄙下流的言语对其构陷。我本来打算在这篇文章里用一个小标题来为闫丽梦博士辩诬的。但现在看来,这篇文章里是没法写闫丽梦博士和新冠疫情的内容了。我写此文的主要立意,就是在中共大限将至,红朝濒临崩溃,已经看到了胜利曙光的时刻,提醒人们要擦亮眼睛 ,看清楚谁是真正的精英,谁会是伸出黑手来摘桃子的伪类。
      
主要的目的还是要剥开郭文贵的画皮 让人们看清楚他就是个人渣,而且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共特务。
      
我呼吁:身在美国的反共义士们:诸如魏京生、徐文立、王军涛、胡平。曹长青、吴建民,傅希秋等人,我信任您们。请您们务必伸出援手,把闫丽梦博士先搭救出来,防止闫丽梦博士再受郭文贵的蛊惑,而彻底地沦为郭文贵手里一枚博弈的棋子。
      
关于彻底揭露郭文贵现象、郭文贵的“爆料革命”和郭文贵的下场会是什么的系列文章和为闫丽梦博士辩诬的文章,我也会尽快写出来的,上传到互联网上的。
      
老朽身在法国,已经好几年没有动笔写文章了。“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是老朽半个世纪前就写出的诗句,这是老朽曾有过的豪情,也是老朽终生不懈追求的真实写照。新中国的曙光已经在东方地平线上露出了一抹鱼肚白,精英人士们:是到了该出山去摘桃子的时候了!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属于你们,未来属于你们!
      
而老朽现在百病缠身,曾两度去和死神接吻,已经将是油尽灯枯之人了。现在美国大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这时候,郭文贵这个人渣还在招摇撞骗,老朽只能强扶病体,再出江湖,挣扎着为未来的新中国做点不辱没良知的事。赖以欣慰的是老朽的笔锋依然犀利。码字的速度虽然比不得年轻人了,但敲打间依然能享受到直抒胸臆的那种酣畅淋漓。倘若苍天不弃,老朽还能够看到自由民主的新中国那轮红日冉冉升起,还能看到我炎黄子孙也能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气,我就可以含笑九泉了。
      
   

 楼主| 发表于 11/5/2020 07: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重出江湖的第一篇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9/2020 01:50 , Processed in 0.167471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