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8|回复: 0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21/2020 20: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郭国汀[1]
极权研究专家仲维光先生认为极权主义有哲学思想,政治文化和宗教文化三大根源:其中对宗教文化的根源言及:苏联共产党、法西斯和纳粹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2]
归纳仲维光先生有关极权主义与基督教之间的关系有如下论点[3]
(1)   马克思主义是源于基督教救赎思想的一种典型的基督教政治化、尘世化;
(2)   共产党和希特勒纳粹都是基督教文化的尘世化、政治化、现代化的产物;
(3)   極權主義是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一種畸形產物;
(4)   极权主义文化是基督教世俗政治化的产物;
(5)   极权主义及其文化是基督教西方文化中的一种特殊的文化;
(6)   极权主义是一种基督教的政治化产物。
质言之,仲先生认定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西方文化尘世化,市俗化,政治化的产物。进一步推论势必得出基督教文化是极权主义产生的根源的结论。另有个吴华先生也称:“共产主义理想其实是马克思把基督教天堂搬到人间”[4]。然而对此种论断,吾实在不敢苟同。
在我看来将极权主义归因于基督教、基督教思想及基督教文化的说法恐怕仅是反基督教学者们的一种偏见,由于未见其论据及其论证过程也未见其原文,暂无法做细致评论。欲解决此问题,首先必须明确:何谓基督教思想?什么是基督教文化?是所有的基督教思想文化还是其中的某个论点?其次,基督教思想文化市俗化政治化具体表现在哪些马克思主义和极权主义的主要论点上?欺骗宣传?强制洗脑?精神控制?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废除财产私有制?暴力专政?恐怖?屠杀?第三,有证据证实,马克思在上波恩大学一年级时,抛弃了基督教信仰,改信了魔鬼教,那么为何不是魔鬼教思想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源?什么是极权主义?
当代最伟大的历史学家美国哈佛大学历史教授里查德指出:基督精神教义与共产主义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是自愿自觉,从不强制更不滥用暴力;而共产主义根本违反人性违反自然,违反物质和人的本性,共产党全部依赖强制与暴力来强加其主张与理念。[5]马克思和恩格斯均认为:人类一切罪恶的根源在于财产私有制。恩格斯说:马克思主义理论可以归结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毛泽东则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续,归结为一句话:造反有理”!这一切证实马恩列斯毛均严重缺乏物理学,化学和数学基本原理常识,也缺乏对人性的基本知识。吾以为共产主义理论最根本的错误在于其创始人及追随者们均不了解人的本性,也不了解物质的神密性,同时误解了人的角色妄想改造社会改造人类本身。我认为人类社会的不平等是天然的永恒的,这是由物质的神密本质决定的,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的天性就象本能一样不可能改变,而只能限制。私有财产是人的自由和人权的前提与保障,凡是没有私有财产之所,就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人权,而自由和追求幸福均是人的天性,凡是与人的天性本性作战者,注定彻底失败。具体言之:
首先,仲先生未明确基督教文化到底是极权主义的根源还是其产生的条件或原因之一。因为根源只能有一个,有根源必有结果或产物,而条件或原因则可以多种多样,但具备某一条件或原因却未必有结果或产物。虽然仲先生未明确指称基督教文化是极权主义根源,但从上述归纳之仲先生极权主义的六个论点,极可能误导读者得出基督教文化是极权主义的根源之谬论。然而,仅从形式逻辑推论便能证明该论不能成立;如果基督教文化是所谓极权主义的根源的话,按常理凡是基督教国家必定(至少最容易)成为极权国家,因为有根必有果,然而实际情况恰恰好相反: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全部是极权国家,共产党则全部信奉唯物主义无神论(理性至上论),绝大多数基督教国家则从未产生极权体制;虽然法西斯意大利和纳粹德国均是基督教国家,但法西斯与纳粹均受马克思列宁主义影响极大,也受黑格尔的绝对精神,尼采的超人哲学影响极深。
其次,仲先生至少用了“基督教救赎思想”、“基督教文化”、“基督教西方文化”、“基督教的政治化” 、“基督教世俗政治化”和“基督教市俗化现代化”六种表述与极权主义相联,但这些表述并非同一概念,其内含与外延相差甚大;比如,“基督教文化”绝不等于“基督教救赎思想”更与被歪曲的基督教救赎思想风马牛不相及;“基督教世俗政治化”也与“基督教的政治化”不完全相同。
再次,“基督教文化及基督教西方文化”含义更包罗万象,因为西方文明在很大程度上即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基督教文化含义非常广,至少涉及文学、诗歌、音乐、舞蹈、艺术、美术、雕塑、绘画、服装、建筑、哲学、精神、心灵、心理学、法学、社会学、政治学、神学、宗教与科学技术等人类社会几乎所有文化领域。吾以为基督教文化的实质乃是爱、忏悔和宽恕的文化;用神学研究者陈尔晋先生的话来说,基督教的教义主旨是“爱、博爱、宽恕、爱人如己、尊神为大。在造物主上帝面前,人都是卑微的也是平等的”。[6]因此将基督教文化等同于基督教救赎思想完全不能成立,认为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更无丝毫说服力。
第四,仲先生列举德国政治学者埃瑞克•弗格林之“极权主义是一种基督教的政治化产物”,既未列原文也没有注明出处;反之当代极权研究专家AbbottGleason在其《极权主义:冷战史》中指出:“德国政治哲学家埃瑞克.沃格林(EricVoegelin )与其他宗教心灵思想家一样,认为极权主义(最终)根源于非宗教主义或现世主义。他同意阿伦特之‘改变人性是极权主义的基本特征’。但他认为极权主义是被中世纪无所不在的异端邪说和启蒙运动社会改造观念歪曲的基督教救赎观念的市俗化版本”。[7]
此段论述与仲先生援引的沃格林之“极权主义是一种基督教的政治化产物”说法相差甚大,意思则刚好相反。因为“基督教文化或其政治化市俗化现代化”与“被中世纪的异端邪说和启蒙运动社会改造观念歪曲的基督教救赎观念的市俗化”两者相差十万八千里。沃格林的原话准确翻译不太可能是仲先生援引的说法。因为沃格林认为极权主义的根源在于‘非宗教主义或现世主义’(亦即理性至上论),同时他所指的‘基督教救赎观念’前面有‘异端邪说和启蒙运动社会改造观念歪曲的’定语。亦即沃格林所指的‘基督教救赎观念’有极严格的含义,与仲先生所说的“基督教救赎思想”、“基督教文化”、“基督教西方文化”、“基督教的政治化” 、“基督教世俗政治化”和“基督教市俗化现代化”完全不是一回事。质言之,沃格林对宗教持充分肯定立场,而按仲先生之论,则基督教及基督教文化简直成为极权主义的罪魁祸首。因此,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沃格林认定极权主义的根源在于‘非宗教化与现世主义’,在于‘被异端邪说和启蒙运动社会改造思想歪曲的基督教救赎思想的世俗化’。按照他的说法,唯有‘被异端邪说和社会改造思想歪曲的基督教救赎思想’才可能与极权主义有某种关联。但是此种被歪曲救赎思想,与基督教或基督教文化或基督教西方文化或基督教政治化显然不是一回事。换言之,基督教救赎思想与极权主义无关,被社会改造思想歪曲的基督教救赎思想又怎么能与正常的基督教救赎思想相提并论?更遑论与基督教文化或基督教西方文化了。
第五,虽然汉娜阿伦特(Arendt)是全球首个极权主义研究专家,但她对极权主义的研究是从意大利法西斯和纳粹德国入手。她认为意大利不够成极权[8]。她认为泛日耳曼主义和泛斯拉夫主义[9](Pan-Germanism andPan-Slavism) 提供了20世纪极权主义的两个思想逻辑根源。这种部落民族主义将人民分为‘我们的’和‘非我们的’。[10]阿伦特曾研究极权主义的马克思哲学和经济理论根源(A113),她相信马克思理论的某些要素涉及极权主义的崛起,她虽未指控马克思造成极权主义,她确实指出了马克思思想中有诸因素与极权主义的堀起有关联,将人类的自由完全消失于“集体生活过程中”。马克思认为如果人理解历史的必然进程,并按其指导行事,‘任何事物均是可能的’。正是这两种观念的组合创立了一种可被极权主义使用的理论。马克思认为当人类‘作为个体实体过一种集体物种生活’时,历史即将终结。(C75,83,85)[11]马克思贬低法律和政府的价值,他的‘从经验里解放思想’及其体制决定论,试图说服人民,即使他们没有权力采取独立行动,未来是可预见的,不可抗拒的乌托邦(C89,90,97)。亦即作为全世界第一个极权研究专家根本未提及极权主义的宗教根源。
第六,与阿伦特同期的极权研究专家塔尔蒙(JacobTalmon )则是从苏俄下手研究极权主义,他在其《极权民主的起源》[12]中重点研究苏联,认为极权主义源于启蒙运动。我认为塔尔蒙的研究路径比阿伦特更正确也更科学,因为,虽然“极权主义”一词最早由意大利记者和政治家阿曼多拉于1923年5月23日首创,但极权政体最早出现于苏联;事实上,无论墨索里尼还是希特勒均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影响极大[13]。塔尔蒙认为法国大革命雅格滨专政与苏联1938年大清洗有关联。[14]塔尔蒙第一次将极权主义区分为左右两类。他认为极权主义是以集体,国家,民族和种族对抗个体。左的极权主义(共产主义)主张人的基本良善和人性完善化的可能性;右的极权(法西斯和纳粹)则强调人的弱点和腐败趋势。因此,极权民主只适用于左的极权而不适用于右的极权。(A114;T6)他认为‘极权民主源于18世纪(启蒙运动)社会改造观念。启蒙运动产生了两种独特的民主思想。一种是自由的假定政治学是审查和纠正政治制度;另一种是极权民主学派,基于政治学真理单独和排它的假设的政治摩赛亚主义。自雅格滨专政到布尔什维克专制再到20世纪激进主义哲学观的政治摩赛亚主义,驱动创设苏联共产主义及苏联权欲知识分子对苏俄革命提供了主要支持’。他指出‘极权精英是不惜一切代价重造世界’。他还讨论了霍尔维修(Helvetius)霍尔巴赫(Holbach)摩莱里(Morelly)马布利(Mably)等人的哲学,但重点放在卢梭(Jeah-JacqnesRousseau)的‘普遍意志’与‘所有的人的意志’,他认为卢梭是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先驱(T116)。英国爱丁堡大学格林教授经研究卢梭亦确认卢梭‘构成了20世纪极权国家的基础’(A116)。[15]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里查德认为洛克的哲学思想与霍尔维修的哲学思想对马克思主义影响极大。[16]波普尔在区分“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的基础上,将极权主义政治的思想来源一直追溯到柏拉图与黑格尔。哈佛大学教授布林通(Crane Brinton )在纽约时报撰文称马、列、斯主义的全部基础均可追溯至1796年雅格滨专政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和所有其他实体的消亡,启蒙运动先驱者或精英的作用,对群众鄙视的态度与最终信任相结合,革命选定的人民,需要用铁幕保护,以防止外国腐蚀等观念。 [17]
塔尔蒙教授反对理性至上论,批评以‘理性’作为指导政治行动唯一依据,因为它导致乌托邦兰图。他指出人类需要考虑习惯,传统与偏见,他十分怀念被丢失的宗教信仰特别是原罪观。正由于宗教信仰的迷失,使得乌托邦思想堀起成为可能(A116)。他指出作为极权民主的意识形态根源,他们无法意识到‘理性’永远无法命令人民一致同意。因此,如果期望全体人民一致同意,最终必然导致专制。个体要么被强制同意,或其意见必须作某种虚假处理,或他必须被当作破坏法律者,叛徒,反革命或其他任何名义被处置(A117)。[18]著名民运理论家陈尔晋先生亦指出:“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极权主义,是源于反上帝的尼采的超人意志,超人哲学,主张个人英雄主义导致了极权主义”。
塔尔蒙在其《政治摩赛亚》第二卷中继续展开研究极权主义的根源,自圣西门至付利叶到马克思,最重要的是他指出右派极权主义的意大利法西斯和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可以通过民族主义之桥与左派极权主义合并。(A117)他指出1848年以后,原始极权民主观念,在西欧由于物质进步和阶级冲突减弱而向东转移。也即,塔蒙德与阿伦特一样,作为极权主义研究最重要的专家,同样只字未论及基督教与极权主义的关系,似不太可能是由于疏忽。
第七,英国史密斯学院教授查波曼(John W.Chapman)虽然部分同意塔尔蒙的观点,但认为他对卢梭与极权主义先驱之论有误。他认为卢梭的“立法者是个有魅力的领导人,通过他使普遍意志得以表达。普遍意志的表达要求团体和正直的个体共同努力,基于一种有机交融过程。”[19]亦有一些学者不同意塔尔蒙之启蒙运动及卢梭是极权主义先驱的论断。例如,1960年一位著名英国历史学家Alfred Cobban追宗研究斯大林、列宁、马克思、恩格斯、康德、卢梭、洛克、霍克尔(Hooker)和阿奎那后,发表了启蒙运动思想解释,批评了塔尔蒙。数年后,彼特(Peter Gay)出书认为启蒙运动的主要思想与塔尔蒙所归纳的有较大出入。他指出卢梭对政治思想家们的影响面非常广大(A118)。里查德(Richard Hunt) 随后研究马克思政治观念,认为不能简单地将其与极权民主相联。这些不同意塔蒙德有关极权主义先驱是启蒙运动社会改造思想及卢梭的政治思想的学者们同样只字未提基督教与极权主义的关系。
综上所述,上述极权研究专家学者绝大多数根本未言及基督教与极权主义的关系,而言及两者关系的专家沃格林教授的原意与仲先生援引的话意思正好相反,他们对极权主义的根源研究提出的各种解释中,塔蒙得和阿伦特的主张更具说服力,极权主义根源源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学界共识;但将极权主义的宗教根源归因于基督教文化或基督教西方文化或基督教世俗化,显然不能成立。
仲维光先生认为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的论断明显不符合形式逻辑,与共产主义实践完全相反,与基督教文化的实质内容相悖,因而根本无法成立。我认为极权主义的哲学思想根源在于启蒙运动主张的,源自洛克和霍尔维修至黑格尔、尼采、卢梭等思想哲学家们的社会改造运动,到马克思和列宁而登峰造级,特别是其消灭私有财产,消灭一切传统文化,宗教,道德,习惯;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及一党专政创造共产主义新人的思想[20]。极权主义的制度根源则是布尔什维克主义,这从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皆演变成共产党极权暴政的事实得以充分证明。
基督教文化决非极权主义的根源,也非极权主义产生的条件或原因;恰恰相反,基督教教义和信仰是共产主义的天敌,而共产主义则几乎是极权主义的同义词,因此基督教文化信仰是极权主义的天敌而决非其产生的根源、条件或原因。
至于表面上似乎与极权主义有关的‘基督教救赎观’,决不等同于“基督教文化”或“基督教西方文化”或“基督教的政治化” 或“基督教世俗政治化”和“基督教市俗化现代化”,何况被“异端邪说和启蒙运动社会改造观念歪曲的”基督教救赎观,根本不是正常的基督教救赎观。而将此种被“异端邪说和启蒙运动社会改造观念歪曲的基督教救赎观”,直接等同于“基督教救赎观”,继而替换成“基督教文化”或“基督教西方文化”,进而得出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之论断,其中的逻辑断层,概念混淆,偏离主题,因而其结论的荒谬性不证自明。吾以为基督教文化不但不是极权主义的渊源,而且是现代自由、人权、宪政、民主的道德基础和理论根据,近现代全世界自由宪政民主体制是在16世纪宗教改革后,由信奉新教的美国率先确立决非偶然;是因为实质上人权、自由、民主理念成为普世价值,并推向全人类,得益于基督教教义主旨:“尊神为大”“人人在上帝面前平等”和“爱人如己”的基本原则。
2010年6月20日第225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1]郭国汀(Thomas G.Guo),海事和人权律师,国际海事海商法教授,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法学与政治学翻译家。著译及出版了《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国际海商法律实务》;《CIFFOB合同》4版;《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20版;《Omay 海上保险法与保险单》;《英国保险协会保险条款诠释》3版;《现代提单》;《国际海事海商法》;《审判的艺术》;《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船舶条款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中译》;《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国际贸易法》;《国际互联网自由》;《共产主义黑皮书》;《共产主义的历史》;《苏俄革命史》;《东欧革命》;《民主导论》;《郭国汀自传》等专译著。

[2]仲维光先生在“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中写道:首先,源于十月革命,然后是法西斯和纳粹希特勒极权主义是西方政治文化工业化社会的特有产物。当代极权主义,归根到底就是共产党问题!在哲学上,极权主义的思想根源是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辩证法,黑格尔、柏拉图等。这些论断吾基本赞同。然而,仲先生还认为极权主义的宗教根源是基督教文化。理由是:共产党的组织结构,思想结构,管理办法,清洗手段,乃至借口、共产党国家的建构方式,都是典型的西方教会式的;此外,共产党社会的精英的选拔,对下一代人的教育培养,都是典型的基督教会式的;是中世纪前教会一元化的统治在当代尘世政治社会的再现,一种世俗化的政治化宗教,或者说政治化、世俗化,没了神和上帝的基督教社会文化。再者语录形式,歌曲形式,都是基督教式的;宗教救世(弥赛亚)的基本特征是纳粹产生的根源,弥赛亚运动的后面都是西方文明通过犹太基督教传统引进救世主思想的尘世化。

[3]仲维光先生在“再论威权主义还是极权主义”,“共产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中反复提及:“马克思没有走尊崇个人权利的人权、自由之路,走的是复活犹太教、基督教古来已有的救赎思想,千年王国的以赛亚思想的路。以先知,以救世者自居,是一种典型的基督教政治化、尘世化”; “共产党和希特勒纳粹本身都是基督教文化的尘世化、政治化、现代化的产物”;“極權主義是西方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一種畸形產物”;“文化大革命证明中共具有一切极权主义的共产党的特点;例如战胜黑暗势力改天换地都是基督教式的语言”;“党文化这一基督教世俗政治化的产物——极权主义文化”;“极权主义及其文化是百年来诞生于基督教西方文化中的一种特殊的文化倾向”;“极权主义……相应于早期基督教那种政教合一的一体化的社会结构”;“据Maier的研究,毛泽东在长征后的语言表述就都是基督教救世主式的了”;“对于共产党及其极权主义的研究,使我看到 ... 在文化上,它是基督教世俗化、政治化的产物,是一中没有了神的基督教的产物”;政治宗教概念是德国政治学者埃瑞克弗格林(Eric Voegelin)在三十年代提出的,他认为“极权主义是一种基督教的政治化产物”,并用它来剖析希特勒和布尔什维克所产生的政治现象”; “当代两个极权主义的诞生地德国,从来自己也没有产生过民主,它的民主是战后盟军用枪给与的,却和中国一样没有了王室。中世纪最黑暗、最朦昧的基督教 ...”

[4] 吴茂华:共产主义的基督教色彩03/24/2010

[5]Richard 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Chapter I,《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The modern Library, NewYork 2004; pp.3-20.

[6] 这是神学研究者陈尔晋先生归纳的基督教基本教义主旨,吾以为然。

[7]Eric Voegelin, “A Review of theOrigins of Totalitarinism” Review of Politics January 1953, pp.68-76.“ It to befinally a secularized version of the Christian idea of redemption, distorted bymedieval immanentist heresy and Enlightenment ideas of social transformation”.Quated from Abbott Gleason, Totalitarianism The Inner History of the ColdWar(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p.113.

[8] E.OHNBramstedt“Dictatorship &Political Pore:The Technique of Control by Fear”London1945P51。阿伦特在《极权主义》中写道:法西斯主义专政之非极权主义性质的证明是,政治犯人数少得令人惊奇,判刑也相对较轻。在法西斯主义特别活跃的1926年至1932年,对政治犯特别审判的结果是:死刑7人,10年以上徒刑者257人,刑期10年以下者1360人,被放逐者更多一些;逮捕了12000多人,但判决无罪,这在纳粹和布尔什维克的恐怖情形下是难以想象的。

[9] 泛斯拉夫主义是指源于强调斯拉夫人民与文化之间的联系的政治文化运动,后来与俄国扩张领土相联。Pan-Slavism apolitical and cultural movement originally emphasizing the cultural tiesbetween the Slavic peoples but later associated with Russian expansionism

[10] Abbott Gleason, TotalitarianismThe Inner History of the Cold War(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p.111. BrownUniversity Professor of History.

[11] Canovan, Hannah Arendt:AReinterpretative pp.63-98, the best connection between Marxism andTotalitarianism.

[12] Jacob Talmon, The Origins ofTotalitarianism Democracy( London, Secker and Warburg 1952)

[13]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由自私和仇恨构成,是一种断绝人性毁灭性的学说这种学说是由自私和仇恨构成的,它能够像数学定律那样引向胜利,为了取得胜利,就必须断绝人性。我还领悟到这种毁灭性的学说和人们天性之间的联系。” “马克思主义者满嘴社会辞藻,弄得云遮雾障,其关于目的的那些错误概念以及这个政党的主旨,在人们眼前像面纱似地飘落。”“马克思主义是精神瘟疫,比古代的黑死病更可怕,民众正在感染这种瘟疫。那些知识层次越低的工艺匠人,他的心灵就越是一望无际的沃野,这种恶棍最后就成为一种垃圾分离器,把他的那些肮脏物泼在人类脸上。……这些拙劣的作者们像十分可怕的病菌携带者那样毒害着人类的灵魂,毒害着他们的同胞AdolfHitler,Ralph Manheim1999p.51.

[14] Jacob Talmon,The Myth of theNation and the Version of Revolution(London, Secker and Warburg 1981) p.535.

[15] F.C.Green, Jean-Jacques Rousseau:A Critical Study of His Life and Writings ( Cambridge University, 1955) p.54

[16]RichardPipes, Communism A History, Chapter I,pp.3-20.里查德著,郭国汀译《共产主义的历史》:英国政治思想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 有关人类理解的论文1690年)中,否定存在着与生俱来的观念,认为出生之时,人的心灵(灵魂)是一块干净的白板。所有的观念及价值源于感官经验。 据此理论,人性是可以改变的而非始终不变的;因此,人民可以用哲学家推崇的自然的善良改变自私的本性的方式重新塑造。18世纪法国思想家霍尔维修(Claude Adrien Helvetius)阐释道:适当的指导和立法不仅能够,而且强迫人获得完全的品德。这种值得高度质疑的哲学理论成为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共同遗产。他们均不同程度地依赖于指教式强制,以达到其各自的目标。在某种程度上,列宁创建的共产主义国家,是一种公共教育的不切实际的实验,按照霍尔维修的模式旨在创造一个摆脱了各种恶包括贪婪的全新的人类。

[17] Crane Brinton, “Idealists in aHurry”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August 10, 1952. P.9.

[18] Talmen, “Utopiaiusm and Politics:A Conservertive view”( Commentary Aug 1959.pp.149-151.

[19] John W.Chapman,Rousseau-Totalitarian or Liberal ? (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56) pp.vii,78-80.

[20] 马克思说:过去的哲学家们仅是解释世界,但重要的问题在于改造世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29/2020 02:33 , Processed in 0.066358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