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727|回复: 0

评央视“辉煌六十年”专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2/2012 18: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致《求是》编辑部暨《中央党校学报》编辑部的公开信
——评央视辉煌六十年专题(有删节)
汤雨

推荐者铁流按:千百万公民的声音,正义的历史要求

云南省昆明市公民汤雨先生于2010729日下午两点给我邮箱发来此信
(铁老安好!谨呈拙稿,请审阅!)我当及转给多家网站均被屏敝,无办法只好求助贵网一角于以刊登。这封信写得非常好,有理有据,全是事实,我本人万分支持和赞同。
你们封吧、封吧,封得住平面媒体,封不住网络媒体;封得住境内媒体,封不住境外媒体,更不封中国人民的嘴巴!今天我就将此信转发给数百个朋友,还将用自已工资去复印社复印出一千份、一万份散发给不能上网的老人。
我们受够了欺骗、愚弄,不再要谎言,要真象!不要假话,要真理!还我自由,给我民主。宪政万岁!万万岁!!!

尊敬的《求是》编辑部暨中央党校《学报》编辑部:

共和国六十年大庆,应该!
但央视搞了一个辉煌六十年专题,我对此却怀有极大的义愤。
昨发贴被删,贴文责问央视如下:

请问:五七年以言治罪、践踏法制、蹂躏人权,辉煌么?
请问:三年人祸,饿死3600万人民,辉煌么?
请问:十年浩劫,斗死两千多万人民,辉煌么?
请问:毛泽东搞个人崇拜、个人迷信、搞专制、独裁,辉煌么?
请问:毛泽东以莫须有罪名栽诬刘少奇、彭德怀,并将他们迫害致死,辉煌么?
请问:面对上述事实,你们央视还好意思让它辉惶么?还忍心让它辉煌么?

今晨,我拨通了央视电话,向他们表达了我的义愤。并提请他们尊重历史,不要因一味颂扬,而丧失新闻工作者的良知和人格!
我还指出:他们这种粉饰、美化历史的举措,不是为共产党贴金,而是为共产党抹黑!是在讽刺、挖苦、羞辱共产党!是在败坏共产党实事求是的形象!
我并向他们严正指出:人民不是白痴!蒼天有眼!世间自有公理与正义!请他们不要继续欺人欺世!

辉煌六十年
这个命题,是有意歪曲、抹杀、美化一段历史时期的邪恶命题。

这个时期包括了1957年、1959——1961年、1966——1976年,长达十四年,在这十四年之久的时间内,饿死人、斗死人有5600万之巨!还不算因言获罪的55万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反右一役!

我们不妨首先听听1957年被以言治罪者的控诉:

毛泽东反右运动完全不按司法程序,根本不经检察院起诉和法院控辩,也完全不要公安侦破,而是由地方党委中一个不负责的部门,或地方实权人物的指定或授意,以诽谤、诬陷、私人报复、断章取义、歪曲捏造、侮辱咒骂等各种随意性手段,就可以剥夺任何一个无辜公民的人身自由,非法拘禁迫害和野蛮摧残21年以上。同时株连迫害其家属子女达到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对于这样的凶残手段及其惨烈后果,无数史料已经确证毛泽东的反右是直接违反和故意践踏宪法第37、38条。毛泽东反右运动作的案,只能定性为国家犯罪,也就是利用国家机器进行犯罪,只能依宪法41条执行国家赔偿来清账。这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文字狱欠账、历史欠账、道义欠账。
——引自李曰垓等《第一万零一次索赔呼吁书》

欠账至今不还不说,还要将这践踏法制、以言治罪、蹂躏人权的1957年纳入辉煌60年之列,加以美化、加以颂扬,这就证明了混入贵党之内的某些败类,已然丧失了社会良知与政治道德!

我们不妨再看看1959——1961年的辉煌成就

我参照中外多方面的资料,确认从1958年到1962年期间,中国饿死3600万人。因饥饿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数为4000万人。饿死人数加上因饥饿而少出生的人数,共计7600万人。

……饿死3600万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这个数字相当于1945年8月9日投向长崎的原子弹杀死人数的450倍。即大饥荒相当于向中国农村投下了450枚原子弹。这是投向日本两棵原子弹中较大的一棵。
这个数字相当于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的150倍。也可以说大饥荒相当于发生了150次唐山大地震。
这个数字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数字。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只有一千多万人,发生在1914-1918年,平均每年死亡不到200万人。中国1960年一年就饿死1500万人以上。
……这是中国历史上所有的灾荒都望尘莫及的数字……
——引自杨继绳(新华社高级记者、《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著《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不仅如杨继绳先生上面所说,三年人祸,死于暴政下的3600万饿殍,还大大超过了抗战八年,日本鬼子在中国所杀戮的2100万亡魂之数!
3600万饿殍,还相当于日本鬼子在中国搞了120次南京大屠杀!
面对如此空前绝后、旷古绝今的三年特大惨祸,我们只能用惨绝人寰四个字加以形容!
然而,这制造了特大惨祸的三年,贵党竟视若不见、听若罔闻,居然还敢于将其列入辉煌60
之列!
人权、人的生命权,被贵党漠视、轻贱如斯,不愧中国特色也!不愧一党专政之特色也!

现在,我们不妨继续看看被列入辉煌60中的19591961年是如何辉煌的罢!
先看看毛泽东治下的干部——滥用酷刑、残暴绝伦、草菅人命、丧失人性的干部!
……在几千万冤魂中,有一部分是被基层干部活活打死或逼死的。河南省委书记处书记杨蔚屏在19601015日《关于信阳事件的报告》中提供了这样的数字:仅光山和潢川两个县被打致死就有2104人,被打致残的仅潢川一县就有254人……
光山县县委书记处书记刘文彩,到槐店公社主持反瞒产运动,连续拷打40多个农民,打死4人。光山县公社一级干部中亲自主持和动手打人者占93%
关于这个槐店公社……全社有社、大队、小队干部1510人,打过人的就有628人,占干部队伍总数的45.1%。被打的有3528人(其中干部231名),当场打死群众558人,打后致死的636人,致残的141人,逼死14人,打跑43人。
除了拳打、脚踢、冻、饿以外,还采取了冷水浇头、拔头发、割耳朵、竹签子穿手心、松针刷牙、点天灯、火炭塞嘴、火烙奶头、拔阴毛、通阴道、活埋等数十种极为残忍的酷刑。
原公社党委书记江某等指使炊事员把13个到公社要饭的小孩拖到深山,全部活活地冻饿而死。
——引自《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这就是毛泽东统治下中国农村在19591961年间的辉煌现实!
滥用酷刑、残暴绝伦、草菅人命、丧失人性的干部们,形同兽类!
这就是我们的农民同胞们被辉煌得胜过农奴的凄惨、胜过囚徒们的悲苦的天堂境地!

不妨略举杨继绳先生笔下的几个例子:

3、血腥的反瞒产私分运动

……农民交不起粮,政府反而认为是生产队隐瞒了粮食产量,私分了粮食。为了完成征购任务,就在农村以开展两条道路斗争的方式反瞒产私分。用政治压力、精神折磨和残酷的暴力,搜刮农民留下的口粮和种子。农民稍有不满就要挨打,甚至被打死。
19599月底,汪小湾小队社员汪平贵被迫交出家里的一点粮食,还遭到扁担毒打,因伤势过重,5天后死去。汪死后不久,全家四口人相继饿死;
19591015日,熊湾小队社员张芝荣交不出粮食,被捆绑后用劈柴、木棒毒打后死亡,大队干部还用火钳在死者的肛门里捅进大米、黄豆,一边捅一边骂:要叫你身上长出粮食来!张被打死后留下8岁、10岁两个小孩先后饿死;
19591019日,陈湾小队社员陈小家及儿子陈贵厚因交不出粮食,被吊在食堂的房梁上毒打,后又扔到门外用冷水淋冻,陈家父子7天内先后死亡,家里留下的两个小孩也活活饿死;
1959118日,熊湾小队社员徐传正被诬陷有粮不交,被吊在食堂房梁上,残酷毒打,6天后死亡。徐一家6口随后全部饿死。
——引自《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必须指出,毛泽东治下的干部——滥用酷刑、残暴绝伦、草菅人命、丧失人性的干部!
绝非仅存于河南光山一处,上述惨案,也绝非仅发生于河南光山一地,可以说这种形同兽类的人妖,以及草菅人命的惨案,遍布于国内!
谨再举毛泽东家乡的两例为证:
据中共湖南省委监察委员会196012月的资料透露,该省祁阳县1959年以来死亡2556人,其中与干部违法乱纪有关的928人,计打死、烧死56人,逼死102人,饿死216人,折磨致死554人。
又据1961年春中央、省、县联合调查组对湖南湘潭县的调查,大跃进以来,这个县原作业组组长以上干部18097人,打人的有4021人,占22.3%。被打群众34466人,当场被打死的52人,打后死的549人,扣饭饿死的400人,打后自杀的125人,被打成残废的332人,打后流产的妇女187人,因被打和扣饭而外逃的12676人。
——罗平汉《农村人民公社史》

这就是我们的农民同胞们被辉煌得胜过农奴的凄惨、胜过囚徒们的悲苦的天堂境地!
这就是毛泽东统治下中国农村在1959——1961年间的辉煌现实——也是贵党至今不愿直面的历史!
而为了掩盖这一段历史,毛泽东不惜把敢讲真话的彭总打成反党集团!把敢讲真话的人士打成反革命!完全丧失了良知与道德以及人格!
而时届建国六十年的今天,贵党中的法西斯分子为掩盖毛泽东的罪错,依然不惜动用便衣特务、国安系统,对尊重历史的公民跟踪、盯梢、监听、监视——我就是一例!我根本没有要推翻贵党的闲情逸志!更没有要颠覆共和国的逸志闲情!对我这样一个只不过要尊重历史、实话实说的老头,长期动用暴力机器,只能证明混入贵党内的败类,已然堕落到了丧心病狂的境地!邪恶下作的境地!窃以为这种无赖的法西斯暴行,只能丢贵党的脸!彰显贵党的心虚理亏、展示贵党的无法无天而已!只能令人鄙视、藐视而已!
现在,请继续了解毛泽东统治下中国农村在1959——1961年间的辉煌
一个家庭死绝!一个村子死光!乃至人吃人的悲惨案例,不胜枚举!

请看杨继绳先生笔下的人吃人的事例!
……不少地方发生人吃人的事件。临夏市全市10个公社,41个生产队,588人吃掉337具尸体,其中,仅红台公社就有170人,吃掉尸体125具、活人5名。小沟门生产队8个作业队,有6个队发生吃人的情况。23户吃掉57人。有的父子、母女、夫妻、儿女、姐妹相互残食。有的吃刚死的人,有的吃埋了7天的人,甚至埋了一个月的人也被吃了。癿(读qie)藏锦光生产队,马希顺吃了病人的尸体,自己死了,全家11口人也全部死掉。社员白一努先后吃了8个死人,其中有父、妻、女、三代人。癿(读qie)藏公社贫农社员马阿卜都,饿得奄奄一息时,嘱咐其女马哈素非说:我身上的肉没有了,我死后可把我的心挖出来吃。马死后,其女就把他的心挖出来煮了吃了。癿(读qie)藏公社团结生产队贫农社员马一不拉夫妻二人把自己14岁的女儿活活吃掉,马死后又被其妻吃掉。红台公社小沟门作业队李尕六吃了自己的两个死孩子。李尕六死后又被社员胡八吃了,胡八死后,又被肖正志吃了……
——引自《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请再看看原安徽省公安厅副厅长尹曙生先生披露的人吃人的密档——“安徽特殊案件的原始记录
一文: 
最近十几年来,一些书籍、报刊、互联网,时不时披露上个世纪大跃进年代中国一些地方出现的人相食现象。大多数作者由于没有确凿的数据和例证,文章说服力不强,善良的人们不太相信,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还是用事实说话吧。
安徽省在大跃进年代,人民群众吃尽了苦头,饿死了400多万人(有案可查,不是推测的),发生人相食(多数是吃尸体)的现象并不奇怪。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厅向省委写了一个报告,题目是:《关于发生特殊案件情况的报告》。报告称:自1959年以来,共发生(特殊案——笔者)1289起,其中阜阳专区9个县发生302起,蚌埠专区15个县发生721起,芜湖专区3个县发生55起,六安专区5个县发生8起,安庆专区2个县发生2起,合肥市3个县发生201起。发生时间,绝大部分在1959年冬和1960年春。宣城县发生的30起特殊案件,有28起是1959年10月至1960年2月发生的;蚌埠专区的凤阳县等10个县1960年共发生此类案件619起,其中发生在第一季度的512起,发生在第二季度的105起,发生在第三季度的2起,第四季度的个别地方虽有发生,但为数极少。
——《炎黄春秋》2009
10

杨继绳先生、尹曙生先生都是真正的共产党人!他们敢于直面历史、敢于实话实说,敢于同情惨死的人民,我谨向他们致敬!向所有的敢于直面历史、敢于同情惨死的人民的共产党人致敬!
杨继绳先生披露的人吃人的事例、尹曙生先生披露的安徽特殊案件”——人吃人的案件,其特殊之处,还在于当事者不敢秉笔直书吃人的事实,而只能以特殊二字掩盖之——特殊
二字终于未能掩盖血写的史实!
一个好端端的共和国,被糟蹋成了人吃人的人间地狱
一个好端端的共和国,在连续三年的时间内,竟活活饿死了3600万人民,能不令人痛心疾首!

然而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是
惨祸发生至今,屈指算来已经五十个春秋了,不用说当时没有人对惨祸负责,数十年来也从没有人向被饿杀的农民同胞表示过歉意和哀悼!好象在这块国土上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场大惨祸!好象饿死的3600万之众并不属于人类一样!

彭迪先生在他的文章实事求是的几起几伏中曾写道:
大跃进之后,由于领导错误造成人民饥饿、疾病死亡的人数不下数千万,它是无知加专制的结果。我们领导迄今从未向全国公布有关数字,也没有向受害的国人公开作过正式的深刻检讨交待,更没有沉痛地总结经验教训和承担应负的责任,表示改正决心。这样严重的错误不了了之,在现代国际历史上也是少有的!
——引自《炎黄春秋》

面对世界历史上最为凄惨的一幕悲剧(复旦大学金辉先生语),面对这么样一场旷古绝今,空前绝后的大惨祸,如果有人妄想让它不了了之,这种人不仅龌龊、卑劣!可鄙、可憎!而且只能是徒劳心力,为人类和历史不齿!
作为一个光明磊落的政党,以实事求是为宗旨的政党,一个以人为本的共和国,似乎都不应该再坐视、容忍这种漠视、轻贱3600万亡灵的状况继续下去了!更不应大耍无赖手段,妄图使它不了了之了!

现在,我们再来审视一下19661976年间的辉煌成果罢!
被称为十年浩劫的19661976年,在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的蛊惑下,又有2000多万无辜者死于非命!
十年浩劫中上演的丑剧、闹剧、悲剧、惨剧,当令古希腊的悲剧界自惭形秽、当令莎士比亚先生黯然封笔、当令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为之嗔目结舌——其野蛮、荒诞、暴虐、血腥的程度,可谓空前绝后!以万兽无缰谓之,最为生动形象!
谨引钱理群先生的革命与杀人一文为证:
请看这些血的数字:在北京大兴县,宣布凡是四类分子及其家庭成员,都要斩草除根,一个不留。从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开始,到了九月一号,仅仅三天,这个县十三个公社,四十八个大队,被杀害的四类分子及其家属就有三百二十五人,满门抄斩二十二户,年纪最大的是八十岁,最小的三十八天。(: 这消灭阶级的举措是铁铮铮的事实。北京市总工会原轻工业工会主席吕连仲在文革中下放大队中就发生过如此消灭阶级的惨案。不仅在大兴,市总工会另一位同志下放到昌平的一个村庄中,也曾发生过此种惨案。在昌平北郊农场(又名中越公社)在19668月一天中就有200多所谓的地富反坏等有问题的人被迫害致死。据《炎黄春秋》2010年第10期《恐怖的红八月》所披露,北京市在19668月被红卫兵迫害致死的教职员工、黑五类子女的学生、房产主达1,772 人。据一位朝阳区一所中学担任地理老师,文革时原北京市第五十五中学高三的学生后来叙述,该校红卫兵曾把社会上的黑五类、房产主等拉到学校批斗,将被打死者,像粮店码整袋粮食一样,横着俩,竖着俩,码得一人来高。有个被打的脑浆破裂,奄奄一息,还有人往头上灌盐水。(此情况是否属实,待查)。单纯的青少年为何会如此法西斯?这似与向分不清何谓好人、何谓坏人、什么是敌人的青少年灌输被夸张渲染的阶级斗争学说、宣扬要像秋风扫落叶那样,对敌人要狠之类的教育分不开的。)

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二十六号,中央文革小组XX在唐山一次讲话时宣布,解放前我们党的冀东党组织可能是一个国共合作的党,可能是一个叛徒党。他这一句话就造成在全县范围内大抓叛徒,结果受到迫害的达八万四千余人,其中二千九百五十五人死亡,七百六十三人致残。还有湖南道县,从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三号到十月十七号,历时六十六天大杀人,涉及十个区三十六个公社,四百六十八个大队,一千五百九十个生产队,二千七百七十八户,其中死亡四千五百一十九人,被杀四千一百九十三人,被迫自杀的三百二十六人。也在道县所在的零陵地区,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达九千零九十三人,其中被杀的是七千六百九十六人,被迫自杀一千三百九十七人,致残致伤二千一百四十六人。而被杀的是什么人呢?都是被宣布为敌人的人和他们的亲属。在死亡人数当中,四类分子三千五百七十六人,占39.33%,四类分子的子女四千零五十七人,占44.63%,被杀的未成年人八百二十六人。最大年龄七十八岁,最小的仅仅十天。这样耸人听闻的杀人,是发生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的六、七十年代,这确是使人震惊的。可怕的是这是在杀反革命合理理论指导下,有组织,有领导,有计划的进行的。
这就是1966——1976年间的充满血腥的辉煌成果
事例太多,不胜枚举!

面对上述野蛮、荒诞、暴虐、血腥的事实,面对滥杀无辜、面对胜过野兽的疯狂,我们只能说:这是文明社会的耻辱、这是毛时代暴虐无度的铁证!

饿死了3600万人民,斗死了2000多万人民的祸党、祸国、祸害人民的原罪,如果在法治国家——即便是被毛泽东称为伪民主的某些国家——也早应该受到法律的追究了罢?!

我不免想到,面临法律追究而自杀的韩国前总统卢武铉。
我不免想到台湾的陈水扁,此人身为总统,为了几个臭钱,啷噹入狱,被判无期!
如果他敢象毛泽东一样搞个人崇拜、搞无法无天、饿死3600万人民,
如果他敢象毛泽东一样用卑劣手段——以莫须有罪名害死刘少奇、彭德怀那样害死他的同僚,大概他陈水扁就要被处以极刑,并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这就是法治社会所具有的威力罢!

独具特色的、被毛泽东诩为真正民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不然!
贵党面对57反右、三年人祸、十年浩劫诸多悲惨事实,没有勇气、没有胆魄去追究毛泽东的罪责,也就罢了!反过来还要继续为毛泽东涂脂、抹粉、贴金,还要用六十年辉辉为其掩盖罪错,那就不仅在公理、正义、法治、人权、人的生命权面前自毁形象,而且还彻底地丧失了共产党人的原则立场,令人哪里还敢恭维哟!
一个政党,也总应该讲点理、讲点法、讲点人权、讲点人的生命权、讲点实事求是!否则,哪里还配用马克思主义几个字!如果堕落到刻意掩盖、抹杀、美化历史的境地时,那就更与无赖、黑帮无异矣!
总而言之,人世间最可宝贵的是人的生命!准此,我想请问:毛泽东统治下的1957年、19591961年、19661976年,在饿死人、斗死人的同时,所办的一些事情,用贵党的话来说——所取得的成就”——辉煌么?
我想,凡尊重人权、人的生命权的人士,都会作出否定的答复!这些成就
在被活话饿死的3600万亡灵面前、在被斗死的2000万亡灵面前,都会黯然失色!都会暗淡无光!只有丧失人性的法西斯丑类及冷血动物,才会厚颜无耻地使用辉煌二字,并妄图以此来掩盖专制独裁者的滔天罪孽!

日前,于网上读到一篇好文章,题目是执政党要建立基本的政治伦理
据说是原人大委员长万里先生的谈话纪录。
读罢此文,不免对这位老革命家肃然起敬!对这位老革命家以天下为公的磊落的情怀、实事求是的精神以及实话实说的品格表示由衷敬佩!共产党内如多一些这样真正的共产党人,方属国家之幸、民族之幸!
文章中,老革命家就辉煌一说,发表了令热衷于辉煌的某些党内败类极度难堪的言论,他说:
我一直就不同意辉煌五十年辉煌六十年的提法。这不符合事实的。大跃进困难时期那三、四年,文革动乱那十年,总不能说是辉煌的吧......你不把那几年扣除,老百姓在心里会扣掉的,历史学家也会扣除的。普通党员也会那么做的。
这样的老革命家才俱有人格魅力,才是共产党的良心与脊梁,只可惜太少了一些!
老革命家还说了一句份量极重,足令共产党全党深省的话:
政治宣传离事实太远,那叫什么?那就是不文明的,是野蛮的宣传!
一针见血,切中时弊!
这种野蛮宣传的野蛮之处,即在于漠观人权、轻贱人命!无视历史!其性质与无法无天的法西斯无异!
而这种野蛮宣传,又形同卖狗皮膏药、大力丸的江湖骗子,骗久了,世人也就看清其本来面目了!
其实,这种野蛮宣传并不能为共产党贴金,而只能为为共产党抹黑!只能起到自我讽刺、挖苦、羞辱的作用!只能起到败坏共产党的实事求是的形象的作用!
故,野蛮宣传,不过是自欺欺人的低劣表演而已,真正的共产党人绝不屑于为此!

胡锦涛先生力倡以人为本,希望贵党能真的以人为本起来,并请首先从尊重惨死于毛泽东暴政时期的5600万人的生命权做起,还他们人的尊严!并请终止这种野蛮宣传
真正做到对历史负责”——记得,胡锦涛先生曾向来访的日中友好七团体负责人说过这样的话:
对历史负责,就是要尊重历史事实,汲取历史教训,防止历史悲剧重演!
此话讲得极好!
窃以为对历史负责,不仅仅是日本应该做到的事情,贵党暨共和国似乎也应该做到!否则,恐难免招致镜子只照他人的讥诮了——当我们要求他人对历史负责””时,不妨扪心自问:我们自己对历史负责没有?
老共产党人李锐先生说得好:
对历史尤其是痛史不能回避,也不应淡化。
我们对过去的痛史,决不可掩掩盖盖,怕痛怕丑,忌讳多端;应该留给世人和后代以真实的信息……如果当代人淡忘了刚刚过去的这段痛史,后来人不知道这段痛史,那才是真正的悲剧。
李老的话,语重心长,发人深省。他的凛然正气,令人钦佩!
贵党难道不觉得掩盖、歪曲、抹杀、美化历史的行为是一种无耻的行为么?是一种犯罪的行为么?
即便贵党不把这些亡灵当回事,又怎么好意思、又怎么忍心把这惨绝人寰、暴虐空前的十四年,纳入辉煌六十年之内,加以张扬、加以称颂呢!那不就是把自己置身于邪恶的泥淖之中了么!那不就是把自己变成野蛮宣传
的典型了么!
恕我不恭,大概也只有混入贵党之内的丧失人性的东西才敢于这样干!才敢于肆无忌惮地漠视人权、轻贱人命、藐视历史、挑战正义罢!

历史的见证者还没有死绝,就公然美化历史到如此地步,胆子也忒大了些——有无法无天的败类在撑腰吧!
故,我坚信,凡敢于面对历史的党内外人士、凡敢于维护公理、正义、人权、人的生命权的人士,都不会予辉煌六十年以认可!

我谨向贵党进几句忠言:
只有尊重历史、直面历史,并勇于承担责任,才能放下历史包袱!才能在人类面前挺直腰杆!越是迥避、掩盖、歪曲、美化历史,越是矮化自己!越是丑化自己!越是事与愿违!越是丧失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正派形象!越是丧失自己的人格、党格、国格!
为维护贵党形象、维护宪法尊严、维护公理与正义、维护人权、人的生命权,谨直言不讳,进谏于上,区区寸衷,还请鉴察!如蒙将此信转达胡、温二位先生一阅,则不胜感激!
谢谢!
即颂
文祉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二〇〇九年十月一日于昆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9/2020 09:53 , Processed in 0.10508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