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76|回复: 0

是信靠救世主张国堂,还是依靠人民?——驳北大张千帆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13/2013 03: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信靠救世主张国堂,还是依靠人民?——驳北大张千帆教授
张千帆先生:
  你题为《辛亥革命与中国宪政》的演讲,我已经听了。其文字稿,我也已经读了。先生你的演讲,被许多人称赞,我却认为这是一篇漂亮的空话、废话而已。因为该文自相矛盾,就是混乱,对中国实现宪政民主,没有任何帮助,只是添乱而已。
  你说:“只有宪政才能救中国。”但中国并没有宪政。你也说中国实现宪政很难很难。靠并不存在的宪政又怎么能救中国?这不是空话、废话吗?
  你说:“要打破专制,只有依靠人民。要建立宪政,人民首先要树立自己的尊严。个人尊严是国家宪政的前提,不可想象一个奴才治国的奴隶国家能制定和施行一部人人自由的宪法。而专制的最大罪恶不仅在于践踏了人的尊严,而且在于剥夺了个人恢复自我尊严的能力,使他们自甘堕落地臣服于专制淫威之下。”这都是空谈。
  你说:“要打破专制,只有依靠人民。”你又认为:在专制下,人民懦弱和懒惰。依靠懦弱和懒惰的人民又如何能打破专制?这不是空话、废话吗?
  中国人民并不懒惰。如果中国人民懒惰,中国的经济不可能快速发展。中国人民分散,一盘散沙,这才是事实。人民的懦弱和分散是专制的前提,而专制下的人民必懦弱、分散。这就像鸡生蛋、蛋又孵鸡一样。
  胆怯,是大多数人与生俱来的罪性罪根。怎样才能使人不胆怯呢?如何使人民不懦弱呢?《圣经》说:“惧怕人的,陷入网罗,惟有倚靠耶和华的,必得安稳。”(箴29:25)
  按你的说法:专制剥夺了人民的尊严;没有宪政,人民并没有尊严。而人民的尊严又是宪政的前提;没有人民的尊严,并没有宪政。这就像“没有鸡哪有蛋,没有蛋哪有鸡”一样。
  人民怎样才能树立自己的尊严?靠你张千帆的呼唤吗?你张千帆算老几?你是救世主吗?不是,耶稣基督和再来的耶稣基督才是救世主!
  你说:“辛亥革命百年之后,民权不张,公权必然无限膨胀,巧取豪夺、强征滥拆甚至草菅人命之事屡屡出现。”辛亥革命百年来,中国人民争民权、争民主,牺牲了无数中华热血男儿,为什么至今仍然“民权不张”呢?1978年之前,“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口号喊得震天响,难道这也是“民权不张”吗?如果民众不尊王道,伸张民权的结果必是富人和读书人遭殃,相对正直的政府官员也必遭殃。土改、文革等等就是例子。
  一百年前,孙中山先生就在唤醒民众,难道至今中国民众仍然唤不醒吗?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平等?什么是专制?什么是独裁?中国人至今谁能说得清楚呢?
  民主,就是人民作为集体是政府的主,政府必然是公民个人的主。因此,民主就是人民作为集体是每个公民的主,而每个公民都是人民的奴隶。任何个人都不是人民。你不是人民,所有他人才是人民。民主,就是所有他人是你的主,而你是所有他人的奴隶。
  什么是自由?社会、国家是由众多的个人的所组成的。如果所有他人无法无天、恣意妄为,你不可能有自由!所有人都受真理的约束,则所有人都是自由的。就是行走、驾车,都要遵守交通规则。如果没有交通规则,所有人都必然寸步难行。因此,真理的约束,就是自由。
  如果没有政府管制他人,你必受他人的侵害。如果没有统治者,民中的弱者必被民中的强者侵害、欺压。
  什么是平等?《圣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箴11:29)人与人在智力、德性、兴趣、特长等方面存在差别,这是普遍的事实,也是定律。“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这是天经地义。孟子曰:“故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等级秩序是天经地义。否定等级秩序、否定儒教,是二十世纪的中国读书人最大的错误和罪恶。
  1949年之前,中国人民热血沸腾地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无数国人抛头颅、洒热血,结果仍然是更严重的专制暴政?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肯反思呢?
  如果人民不遵守王道,人民自由、民主的结果必是专制暴政!
  由于下层民众总是人口中的绝大多数。又由于下层民众大多愚昧、胆怯、贪婪、骄傲、嫉妒、从众,因此,下层民众极容易被狡诈的强人操纵。获得下层民众拥护,操纵下层民众的人就是僭主。没有的王道的民主自由与僭主的专制独裁是一体的两面。如果人民不遵守王道,民主自由的结果必是僭主的专制独裁!
  1919年的五四叛国运动“打倒孔家店”之后,中国人民也不信耶稣基督,又不接受西方正宗政治学,于是中国人民就没有理可讲,于是就枪杆子作王,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共产党人讲马列主义的理,国民党人讲三民主义的理。共产党人不服国民党的理,国民党人不信共产党的理,于是就打内战,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
  马列毛主义的道理是“造反有理”,共产党得了天下之后,就没有理可讲。因为讲马列毛主义的理,就是煽动民众造她共产党自己的反。儒教被中共打倒了,基督教也被共产党所憎恶,共产党说“西方正宗政治学是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必须反对”。那还有什么理可讲呢?
  你说:“一个不讲理的政府培育了一个不讲理的民族,犬儒、势利、暴戾、权力崇拜成了社会每天呼吸的空气。”
  不讲理的人民必导致专制,而专制必导致人民不讲理。这也就像“鸡生蛋、蛋孵鸡”一样。
  在中国古代,孔孟之道是一整套分辨是非、善恶的道义标准。在西方,基督教是一整套分辨是非、善恶的标准。中国人民背叛儒教,又不信基督教,就没有公认的分辨是非、善恶的标准,因此,中国人就没有理可讲。作为分辨是非、善恶的标准,中国儒教与基督教在形式逻辑上是一致的,是相容的。要使中国人民讲理,就必须复兴中国儒教,并传播耶稣基督的福音。
  中国人民必须在儒教、基督教的约束之下,按西方正宗政治学改建政治制度,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文官制度等宪政民主的制度,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宪政民主。否则,中国必将大乱,大乱之后再陷入专制。
  你张千帆有限度地尊崇儒教,这比许多自由主义者高明,但你认为儒教与宪政民主不相容,则是根本错误的。孟子曰:“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得乎天子为诸侯,得乎诸侯为大夫。”而美国的大选制度的基本原则是:得乎全国选民则为总统,得乎选区选民则为议员;得乎总统和议会则为国务卿或部长。因此,孟子的说法是现代宪政民主的基本原则。因此,你否定儒教的说法是根本错误的。
  谁是人民?人民又是谁?人民从来不说话,说话的都是个人。人民天然需要代言人。人民是难以认识的。因此,人民不认识人民;人民不信任人民。人民是由众多不同的个人所组成。谁也不认识人民,谁也就不会信任人民。人民不可能自己做自己的主。从来都是某个个人是人民的主。没有人真心愿意让人民作自己的主;没有人真心愿意做人民的奴隶。那些高喊民主的人,都误认为自己是人民,民主就是自己作主。想当僭主的野心家,往往把“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的口号喊得最响,比如毛泽东、斯大林、萨达姆、穆巴拉克、金日成等等独裁者。这些野心家都是忽悠那些“误认为自己是人民,民主就是自己作主”的愚人。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民主,就是每个普通人都是人民的奴隶。不尊王道的人民必被狡诈的强人操纵,这操纵人民的狡诈强人就是奸雄。因此,背道的人民“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的结果必是僭主的专制独裁,每个普通人必作奸雄僭主的奴隶。辛亥革命打倒了真皇帝,却陷入伪皇帝、僭主的专制、野蛮统治。这是中国人民背叛儒教、不信耶稣基督,不信奉西方正宗政治学,疯狂“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的必然结果。
  奴隶的词义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奴隶指林肯总统解放奴隶之前的黑人奴隶,以及亚里士多德时代的雅典有奴隶,罗马帝国也把战俘作为奴隶。凡不能对自己的饭碗做主的人,就是奴隶。这是狭义的奴隶概念。但中国现代人把被强迫服从政府而不能选择政府掌权者的人叫做奴隶,这是广义的奴隶概念。上文所说的奴隶是广义的奴隶概念。
  按狭义的奴隶概念而言,1949年之前的中国人本不是奴隶,但毛泽东、共产党号召中国人不要做奴隶,要起来闹民主革命,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牺牲了无数中国人,结果却是所有中国人都做毛泽东的奴隶。这是狭义概念的奴隶,因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不能对自己的饭碗作主。而毛泽东自己也做了他自己罪恶的奴隶。在毛泽东时代,没有一个人是自由的。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人民不可能做人民的主;他人的自由有可能侵害你的自由。所有人都受王道的约束,则所有人都是自由的。
  什么是宪政民主?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我张国堂是人民的主,人民是政府的主,这就是宪政民主!这话表面看起来是我狂妄,但却是真理。因为张国堂学说是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都是王道,从而,张国堂学说也是王道,我张国堂是王道的化身。
  根据《但以理书》、《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和《启示录》等《圣经》预言和历史事实,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就是救世主。详细论证见我的相关文章。
  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历史证明:中国人民“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不可能实现宪政民主。上帝耶和华差遣我张国堂把宪政民主赐给中国人民。
  你张千帆认识人民吗?你不认识人民,你能信任人民吗?你不信任人民,为什么要以人民作你的主?你为什么作人民的奴隶?
  任何人只要读我张国堂的文集,就必能认识我张国堂。任何人认识了我张国堂,就必能信任我张国堂。任何人信任我张国堂,就必愿意做我张国堂的臣仆。做我张国堂的臣仆,认我张国堂为自己的主,就是聪明,就是荣耀。以人民为主,做人民的奴隶,才是愚蠢。因此,争民主的人,都是愚蠢。我张国堂肯定比人民高明,也比人民伟大。人民知道什么?人民懂什么?而张国堂却懂《圣经》、懂《四书》,也懂西方正宗政治学。随着我张国堂文章的传播,信我张国堂的人必越来越多。而人民因为愚昧、懦弱和分散,人民必毫无力量。人民因愚昧、懦弱和分散,根本不可能打破专制,而我张国堂必能打破专制,实现宪政民主。
  因此,要倚靠耶和华上帝,要信耶和华上帝膏立我张国堂为救世主。不要依靠人民。凡是说“人民创造历史”、“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的人,都是巧言令色的骗子;凡是开口闭口“人民、人民”的人,如果不是骗人的野心家,就一定是愚蠢的庸人。凡是鼓吹依靠人民的人,不是骗人的野心家,就是无用的庸人。
  人民不可认识,人民反复无常,因此,人民不可信任。迷信人民,是二十世纪中国读书人最大的错误!
  古今中外从来都是组织起来的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这是政治学的定律,是不可改变的。任何人如果想改变这个定律,必然失败,必将贫穷、卑贱!信仰儒教的人能组织起来,这就是儒教自古在中国占据统治地位的原因。信仰基督教的人也能组织起来,这也是基督教能占统治地位的原因。
  信奉马列毛主义的人也能组织起来,但共产党夺得政权之后,必自相矛盾。因为马列毛主义是反政府、反秩序的思想理论。共产党统治由于没有理可讲,因此只能专制暴政。同时,消灭私有制的实践已经失败。因此,共产党的统治不可能长久。
  读过《圣经》的人都知道:上帝拣选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也拣选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又拣选士师拯救以色列人,拣选膏立大卫为以色列人的国王,又以极少数个别的先知作自己的代言人,上帝也膏立耶稣为基督,救赎世人,耶稣基督也只拣选了十二个门徒,并拣选了保罗作使徒。在人类历史中,上帝总是兴起极少数个别英雄作仆人实现自己主宰历史的意旨。上帝耶和华总是拣选极少数个别人带领大众。
  古今中外从来都是英雄创造历史。《史记》、《资治通鉴》、《二十四史》等历史书所记载的都是英雄的言行。中共一方面鼓吹人民创造历史,但讲到中共革命胜利时,又强调毛泽东个人的作用。
  当然,英雄、政治家要靠人民的支持和拥护,才能有所作为。就像男人要与女人结合组成家庭才能生儿育女一样。英雄、政治家总是主动倡导某种主张以争取人民支持,而人民总是被动地响应政治家的倡导。就像男人总是主动追求女人的爱情一样。人民需要英雄、政治家领导,就像女人需要男人爱一样。
  当今中国的自由主义者由于不能组织起来,总是一盘散沙,因此,他们虽然信众很多,但由于一盘散沙而没有力量成为统治者。
  信我张国堂的人,必作人上之人;不信我张国堂的人,必作人下之人。
  此致
张国堂
2012年12月12日
在本帖下的回复: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法律?法律是当权者手中的工具。谁有权,谁就制定法律。法律约束下的自由,是当权者自由,而无权者没有自由。
  耶稣基督是真理。具体说就是《圣经》是真理。作为中国人,我认为《四书》就是真理。西方正宗政治学也是真理。这些书籍是不能改的。是公平的。
  真理约束下的自由,才是公平、公义的。
  马克思、列宁等人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给人类造成的祸害还不够大吗?我在政府的刑法上主张一般性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但我在道德教化上反对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我一再宣布:读书人离经叛道是道德上最大的罪恶!同时,我还主张政府有权立法禁止煽动暴力和仇恨的言论。
  用法律约束人的思想和言论,必是专制暴政。但以《圣经》和《四书》的道德约束人的思想和言论,则是仁政。
  我主耶稣基督说:“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12:36)《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9:27)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们:不遵守《圣经》和《四书》离经叛道的人,必有炼狱、甚至地狱的刑罚。
  如果你郭国汀反思希特勒、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和毛泽东给人类造成的灾难,就该接受我张国堂的主张。青年毛泽东、青年斯大林、青年希特勒等等都是平民,并非一生下来就是统治者。这些暴君都是靠民众的支持和拥护而上台掌权。因此,民众的放肆、不义也是民众的灾难。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上帝造人的目的是什么?上帝造人是要人永远活着,但亚当犯罪,就必死。上帝差遣耶稣基督献赎罪祭,信耶稣基督的就能身体复活,身体复活之后,就不再死,就在永恒天堂享受福乐。

  华盛顿所主张的宪政民主是:耶稣基督是美国人民的主,美国人民是美国政府的主。这就是华盛顿的宪政民主。
  张国堂学说是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因此,我张国堂是人民的主,人民是政府的主,这就是宪政民主。我所追求的宪政民主与美国的宪政民主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你自己也说“纯民主不是好东西”,你为什么要反对我呢?

  我是三自教会的信徒,三自教会会允许我污辱上帝吗?
  我是虔诚的基督徒,我会污辱上帝吗?
  你不重视《圣经》预言,这是你最大的错误。
  根据《圣经》预言,敌基督出现之后,耶稣基督就要再来。马克思共产党就是《圣经》所预言的敌基督。因此,战胜中共的政治领导人,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就是《但以理书》第二章的“半铁半泥的脚”,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吞并台湾的政治领导人,就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从而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除我张国堂之外,谁能战胜中共?
  你别看我现在力量很小,到中国人民在绝望中哀哭的时候,罗马天主教必承认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我现在力量很小,这也是《圣经》所预言的。《启示录》说非拉铁非教会很微小。我组织的中国共和党完全符合《启示录》第三章关于非拉铁非教会的预言。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1995年,我因事到武汉,偶然在一个书摊上看到一本《新旧约全书》,就是《圣经》。我翻开一看,令我震惊,于是花20元买了。回来之后就读。读着读着,就半信半疑,但我内心感到耶稣基督的强大吸引力。想找基督教的教会,当时宜昌市的圣雅各堂刚建成,于是就进去,遇到该教堂的牧师,我把我对耶稣基督的看法对他讲了,我也讲了我誓死铲除中共暴政的志向和活动,他说他也不信共产党的那一套,并叫我参与教会的聚会和查经。我在该教堂聚会听道时,有圣灵降临到我身上。原来不信的疑惑,都消除了。我坚信耶稣基督,2000年秋我就要求受洗,但该堂的牧师拒绝给我施洗,但同意我继续参加该堂的聚会。我当时找不到其他的教会。这一时期,我经常被国保抓住关押。2002年8月16日,我被公安关入精神病医院,于2002年11月被放出来。当时我感到非常绝望,因为我没有朋友,感到被世人抛弃了。因此,我就到圣雅各堂找牧师,要求受洗,牧师先是拒绝,但叫我奉耶稣基督的圣名向上帝祷告。我回来之后,就诚心祷告。过了几天之后,我又找牧师,牧师对我说:“让上帝带领、管教你的吧!”于是就同意了我的受洗要求,并给了受洗表让我填写。在2002年圣诞节之前的星期天,牧师给我施洗了。
  我当时到三自教会没有什么动机和目的,只是信耶稣基督。如果当时有家庭教会向我传福音,我肯定加入家庭教会。但我当时不知有家庭教会,更找不到家庭教会。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不可把中共迫害基督徒的罪责归于三自教会。当年的三自教会的领导人也是受害者。人都软弱,现在批评当年三自教会的人,如果在当年,其表现恐怕还不如他们。你郭国汀也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你郭国汀面临那样的迫害,你就未必会比他们更勇敢。当年公开说自己信耶稣基督,就要受严厉的打击,受残酷的迫害,当年三自教会的领导人也很不容易。对当年三自教会的领导人,还是宽厚一些好。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如果没有三自教会,《启示录》关于推雅推喇教会的预言就不能应验。
  你把三自教会的情形与《启示录》第二章关于推雅推喇教会的预言相对照,看是否符合。推雅推喇教会是被“自称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控制的教会。
  “自称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指(预表)中国共产党。因此,推雅推喇教会指(预表)三自教会。只有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获得用铁杖制伏、辖管列国的权柄。耶稣基督赐给他的权柄与耶稣基督的权柄一样。这是基督的权柄。因此,只有三自教会得胜的基督徒才能获得基督的权柄。获得基督权柄的人,自然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我加入三自教会是上帝的安排。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圣灵的命令。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1949年之前,中国人民热血沸腾地追求民主自由,结果却是极权主义专制,这是为什么?希望你郭国汀要认真反思。中国人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死了无数热血中华儿女。如果我们不反思平等、民主、自由本身的邪恶的因子,我们就让无数热血中华儿女的血白流了。而且,我们中国人还会为争平等、争民主、争自由、反专制、反独裁而流血。
  总结二十世纪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实践结果,我们认为:中国人民必须在儒教、基督教的约束之下,按西方正宗政治学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和文官制度等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只有这样才是稳妥的。这是无数中华儿女的鲜血换来的结论。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8/2019 02:22 , Processed in 0.13159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