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519|回复: 21

唯妇人小人难养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9/2013 21: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10/2013 22:25 编辑

刘路曾要求和解,我曾打内心想愿谅他的小人作为,然而,他居然在请求和解的同时继续暗中诽谤对他真诚致极的老友。而且尽玩耍小手段持续故意诽谤诋毁老朋友,鉴于南郭视名誉重如生命,决不容许任何人故意诽谤旨在毁吾名誉的任何小人作为,因此南郭只能让他继续享受与哪只母老鼠同等待遇!奉劝刘路老老实实做人,不要再玩火自焚!


刘路致唐伯桥道歉函


还有你的朋友曾经也是我的朋友郭国汀律师,郭律师经常写文章骂我,我没有骂过他。但是我说过他是精神病,现在想来,我不是精神病专家,没有资格给人家下结论。我说他是精神病带有人格侮辱的性质,被他误解并辱骂也是活该。格地说,郭律师是个正直和有才华的人,有才的人都有很强的个性,这样就容易造成误会。我一直把他当成精神病,没有做任何努力与他沟通,被误解又能怨谁?

以上是简单的几个例子,其他的错误犯得更多。以后有机会沟通,你愿意听我絮叨的话再讲给你听。我现在想,我曾经是个名声不错的人权律师,也作了一些实事,现在却落得声名狼藉,该怪谁呢?我愿意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从你做了实事却被反咬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江湖很复杂,人心很险恶。因为上帝说,这个世界不完美,而且我们都是罪人。

你提到喝酒摔盘子,那也是一件丑闻,还让建利和东星跟我一起名声受累,也让王军兄赔了好多钱,至今想来,脸还发烧。从去年那件事后,我没有再烂喝,但是你如此有诚意,是个我们好好交流的好机会。我想最近建利要来纽约,我跟他商量后给你发邀请,也请王军老郑参加。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何况我们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恩仇呢。再次向你和伍凡先生道歉。

刘路
                         2010524日晨450
 楼主| 发表于 4/9/2013 21:4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10/2013 07:26 编辑

鉴于刘路继续利用刘逸明下述严重损害郭律师名誉的恶意诽谤文故意诽谤郭律师,本律师特此声明不急于轻易原谅这个小人型的共特。月前刘路请求和解要求论辩,由于其极不诚实,故我想看他如何继续表演,再作是否原谅他的决定。如今刘又故意上载此篇明显胡说八道的诽谤文,我仅是看在刘逸明年青无知,且其似乎是反共文人故未与之计较而已。刘路此举再次证明刘是个标准的无赖小人!当初我定论刘路是共特十分慎重,经历五年时间考证,且两次予之最后抗辩的充分时间,其皆不屑一顾,故该认定早已生效。而月前刘在他的所谓和解函中继续公然污辱郭大律师是精神病,仅是因为他不是医生不宜自作认定,世上有这种和解请求吗?!这是我不理采他的根本原因,因为郭大律师没有时间奉陪。无论如何,敬告有志未来中国政坛的诸君远离此小人!
郭国汀
20101015
PS:必须严肃指出,刘逸民明知自已犯错,而且在南郭明确指出其严重错误后,拒不修正谬误,放任其诽谤性指控,迄今无任何道歉!


评论:风景——围绕着严正学案的一场名利争斗

  

作者:刘路
2010-10-11  22:41:33 [Reads:13]
file:///C:/Users/Thomas/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1.gif
  
    






  
作者:刘逸民

民运的名利场跟别的码头也似乎没有什么不同,这不,最近,严正学案又闹得沸沸扬扬。各种飞短流长充实网上,各色头面人物粉墨登场。民主党领袖徐文立、人权
律师郭国汀、民运老前辈邓焕武,一个个赤膊上阵声嘶力竭义正词严气壮如牛,愤怒声讨老严那个不听招呼的辩护律师李建强(刘路),好像这个律师不是在想辙捞
出老严而是要把他推进地狱,好像他不是在帮助民运(如同当年章仕钊、史良为共产党人辩护)而是要破坏民运的革命大业;好像他比共产党本身更坏更阴险更可
怕!于是乎,一场不识好歹不分敌友不论是非不知深浅不管严正学先生死活的大围剿针对严正学的辩护律师上演了。
郭国汀:义正词严痛批律师低调
自称人权律师中国第一个主业为政治犯辩护的人权律师第一个为法轮功辩护的人权律师的旅居加拿大的郭国汀先生,虽然人在北美自由
之邦,依然心系大陆专制之国,时不时的要以人权大律师、人权律师的先驱、人权律师的旗帜和领袖的身份发号施令,指导维权运动的方向。只可惜大陆的维
权界似乎不太给这位人权大律师面子,没有什么人理睬他的指示,倒是有不少网络名人如不锈钢老鼠、毕时园、小乔之徒,不时给予冷嘲热讽。心高气傲的刘路律师
甚至拒绝跟他论辩(声明再跟老郭论辩,读者可以直接送他进精神病院)。于是,郭大人权律师(此乃老郭夫子自道,不是在下嘲讽他也)忍不住满腔怒火,连续发
表多篇宏文,声称人权律师承办人权案件,不二法门就是公开案情,组织国际舆论施加压力,愤怒揭露中共法庭的邪恶、政权的非法、法律的荒唐才能让中共望风丧
胆,望而却步,最后轻判或者释放政治犯。根据郭大人权律师制定的标准,刘路自然被判定为假冒伪劣,是个跟中共当局苟且交易的商人律师,甚至干脆就是个行贿
者。让笔者哭笑不得百思不解的是,郭大律师就没有想想刘路和指派他辩护的独立中文笔会究竟有多少银子能收买中共的法庭,让他们释放在当局看来罪大恶极
的政治犯?笔者了解的情况是独立笔会其实是个穷得叮当响的组织,每年只有5000美圆用于救助被捕的政治犯,由于2006年度中共抓人超出了预算(这也难
怪,人家老共抓人也不会跟笔会商量啊),包括严正学案在内的好几个案子都是刘路自己垫钱在跑,从哪里找钱去行贿法官?
笔者认为,人权案件也好,普通案件也好,当事人和律师的关系都是一种委托关系,律师都必须以维护当事人的利益为最高原则。正如不锈钢老鼠所言,当
事人不认罪,律师不能劝他投降,当事人愿意妥协,暂时认罪投降,律师也不能劝他当英雄。本人理解,律师的职责是让当事人无罪开释或者受到相对较轻的处
罚。高调也好,低调也罢,都要服从这个需要。这是律师基本的职业道德,是律师的责任伦理。郭大律师代表政治犯立言,声称政治犯的根本利益就是保持革命气
节,跟共产党战斗到底,等于取消了政治犯选择个人自由的权利,实在是比江泽民同志的三个代表还霸道啊。
共产党内批评同志有句行话,叫做对别人是马克思主义,对自己是自由主义,笔者认为这话送给郭大律师,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老郭在国内做人权案
子大胆放言,被捉进官里去,他自己也并没有保持革命气节,反而写了悔过书乞求当局流放他到美加等国谋职。看来,保持革命气节,勇当英雄决不
妥协只是要求别人的,并不包括郭大人权律师自己。
郭大律师作为一名人权律师(老郭夫子自道),一名前维权律师(刘路定位,老郭强烈反对),本来应该明白,任何案件都有不同的特点,都有其特殊情况,怎么可能千篇一律按照你郭大律师的模式公开爆光呢?怎么就能断定公开爆光对当事人一定有利呢?
就拿严正学案件来说,刘路仅仅根据需要透露了一点点案情,海外就议论纷纷,什么线人伪证等等各色议论都出来了。根据本人了解,严案如果
真的如郭先生的意思全部公开,不仅严先生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不必要的误解甚至损害,海外某些民运领袖恐怕也脱不了干系,甚至会被赶出美国!而且律师也失去了
跟当局谈判的砝码,这样究竟对谁有利呢?
鉴于郭大律师的身份和他的职业背景,笔者姑且认定他无知
徐文立:倒打一耙反诬律师设套
徐文立是本案的关键人物,他一人兼三个身份:1、严正学十年前的老朋友,现在严案后援会的成员;2、民运领袖、民主党创建人之一;3、严正学案控方的重要
证人。根据目前透露出来的消息,严正学1998年在北京认识徐文立,给徐文立的工作室做过艺术讲座,跟徐文立要过民主党的资料(严说曾明确告诉徐系奉警方
之命去要,徐当年不在乎,现在坚决否认)。2003年严正学在美国办画展再次见到徐文立,要求徐出一个证明以便办理政治避难,徐给严出了严是他1998
亲自发展的秘密党员的证明。后来严改办技术移民,把这份没有使用的材料带回了国内,不幸被警方搜走,成了严秘密参加民主党的铁证。严正学认为自己并非
民主党,为此坐牢十年太冤枉,因而绝望自杀,被救后向律师和盘托出10年前的内情。因为事关人命,律师不得已向海外求证,不料徐大领袖大发雷霆之怒,发出
严正声明。
徐在声明中对自己是否秘密发展严正学为民主党员,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反而大谈民主党人应有的气节,诞生于苦难、今天依然战斗在苦难之中的中国民主党人
挺过来了,正因为中国民主党的中坚分子,在面对牢狱之灾和险恶的社会环境的时候,他们是高昂着自己的头颅,坦荡地向世人高声宣称:我,就是中国民主党
人!”“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一个内在猥琐、私欲横流的党是没有前途的。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就是要张扬无畏、无私和奉献。否则,我们必定辜负对我
们寄予了厚望的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被欺凌、被压迫的民众。
  
这些掷地有声、慷慨激昂的豪言等于在谴责严正学先生没有坚持自己的气节,没有为党的事业去牺牲。但是,且慢,这里,徐大领袖打了个马虎眼,他还没有回答人
家严正学究竟是不是民主党呢,怎么就要求人家去为你的党去下地狱?在这些高调的背后,难道就没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人家严正学根本就不是民主党,而你
徐大领袖身在美国,知法犯法,向美国移民当局出具了伪证,现在不敢承认,打着堂皇的旗号来替自己的自私自利掩饰?
徐文立最精彩的表演是反诬律师设套陷害他。请看徐先生的高论。
徐说:中共专制政权为了既打击中国的维权运动,又继续迫害中国民主党人,蓄意抛出了迫害严正学先生的所谓的与中国民主党有关的证据
  
这等于说严的律师就是共产党专制政权,向海外求证等于打击维权运动迫害民主党人
徐还说:一些号称民主运动人士、然而又私心膨胀的人长期以来不论是以伏笔暗示或公开宣称的方式指称我是什么什么的人,此时也觉得大有文章可做,企图以此
为契机在政治上达到毁坏我的目的;他们期待着至少可以诱发一些人的联想,败坏我的声誉;倘若达不到此险恶的目的,至少也能看上一场让我面临恶毒的两难选择
的尴尬。
  
这等于指责律师和别有用心的海内外民运互相勾结,故意设套败坏徐大领袖的声誉,让他面临恶毒的两难选择的尴尬。
  
为了证明自己的论断,徐先生还有逻辑推理:
  “
那位李姓律师第二个取证方向,就是让我证实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那么合乎逻辑的推论就是:按照警察的指令去做就是无罪的,反
之就是有罪的。那么,你怕刑罚,就拿警察线人的帽子往自己头上扣吧,这不但轻而易举地起到了妖魔化堂堂君子的严正学先生,也妖魔化了我;因为我对于
一个明明白白的警察线人却不能觉察!我想在此告诫,中共专制政权和那些有意和无意在帮闲的人们,中国民主党人不吃你们这一套,下回少来这种把戏!
  
这位民运领袖、美国布朗大学教授为了给自己开脱居然到了口不择言、不讲逻辑、胡言乱语的程度!
第一,按照警察的指令去做是无罪的,反之就是有罪的,是从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这个前提推出来的合乎逻辑的推论么?前提和结论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逻辑关系吗?
第二,关于严正学先生的有些行为是接受警察的指令去做的这个问题,律师是让你做肯定的回答还是在是与非之间做出选择?你徐先生敢出示律师问话的原文么?
第三,律师为什么这样问,你敢肯定他是无中生有,引诱你上当而没有严正学先生的陈述做为基础事实么?
本来,对律师的取证徐先生觉得不便回答有权利保持沉默,就像另外两位海外的朋友一样。反过来诬蔑律师就实在太过分、太无赖了些。正如一位主持公道的朋友说的,律师取证是他的职责所系,当事人委托了,他不去取证才是不可思议。
照笔者的理解,承办严正学案件律师其实别无选择,因为第一,根据本案徐文立们提供的证据和中共的法律,律师当然可以高调辩护参加民主党无罪,
但是就实际效果而言没有任何用处。第二,严正学拒不承认自己参加了民主党,律师不可能反过来说他是民主党应该坚持革命气节。所以,本案除了取证否定严
的民主党身份律师几乎没有别的选择,这有什么好责怪的呢?
其实,徐文立之所以令人瞠目结舌做出这种过激反映,除了他的学养亏欠,缺少政治人物那种博大胸襟恢弘气度之外,就是道德品质问题了。做对严正学有利的证
词,理论上可以让老严免去10年大牢,但也可能给他自己造成不便,对这个所谓的两难选择,诚实正直的人不难决断,连早期的共产党人都能做到牺牲自己的
利益挽救战友呢。但是这位民运领袖、这位撒过谎的不诚实的政治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是要将谎言进行到底。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别人死活是谓无情,为
了掩饰自己的无情、自私,反过来不顾逻辑、不讲事实,信口雌黄,栽赃严正学,诬蔑严正学的律师,则是连市井小民都不屑的无赖之举了。
邓焕武:无中生有诽谤律师造谣
中国是个尊敬老人的国度,但是中国文化中偏偏有这样一句话:老而不死,是为贼!而且原创还是圣人孔夫子。说实话,在所有的围剿严正学辩护律师的民运人士
中,最不堪、最让笔者不屑提及的就是这位邓先生。据说此人年龄一大把了,还算是什么民运前辈,却常常热衷于像网络混混似的躲在暗处放冷枪,射冷箭。一年
来,他多次使用化名诽谤诅咒跟他没有任何来往的刘路律师,这次又抛出《且看推迟开庭之花招——析严正学被迫害案进展状况》,居然把法院同意律师建议,延迟
开庭也解读成阴谋,好像法庭赶紧开庭立即将严判重刑才是公道!
这位邓先生先是把法院延迟开庭说成是律师预设的圈套(好像律师是法院院长),然后论证说:如果你被李大律师引入这个预设的圈套,那么其逻辑的必然进展如
下:参加这个民主党,当然是犯罪的;那么,现在能够捞人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取证证明严正学没有参加,或者是假参加……。而指控一方,也还取证不足,也
应继续充实证据(罪证),方可指控成立……。如此等等,让被控告一方在这个跳不出的圈套里,打转转……
  
多么伟大的逻辑呀。尊敬的邓先生,律师什么时候说参加民主党就是犯罪?律师否认老严参加民主党就等于律师认定老严参加民主党就是犯罪么?大言不惭、屡发高论的邓先生,请你回家找你孙女问问逻辑ABC,让她给你一个答案好么?
除了逻辑混乱,还故意诽谤,邓先生说:为了捞人,已制造了2个谣言——1 据悉,张建红(力虹)可能回家过春节;其2 ,严正学原来是个奉命打入民主党的线人”……。第1个谣言意味着李大律师能够捞人,好让大家和严正学家属在幻想中,默默听候佳音。第2谣言” (论罪这是泄露机密)是有效的捞人办法,即有可能打捞出一个卑鄙无耻的线人。这样,既可增加捞人成功的案例,又可彻底抹黑严正学……
  
邓先生虽然没有提谁制造了两个谣言,但是结合上下文,不难看出是指严正学的律师,但是,邓有什么证据证明律师制造了这两个谣言?第一个谣言,迄今为止
没有任何资料证明来自律师(刘路对记者还否认过这个猜测);第二个谣言,其实是不同的人基于某种事实的一些解读,律师自己就从来没有说严先生是线人,
邓先生是要否定那些事实,可以要求律师出具证据,如果要否定线人的论断,那就跟做出解读的人打笔帐得了,怎么又赖到律师头上?变成了律师制造谣言?
在铁口直断之后,邓先生感慨:请试想,如果不是绞尽脑汁,哪个流氓能够策划出这般的毒计?
凭着常识想想,没有基础事实,律师敢制造谣言抹黑自己的当事人么?他还想不想做律师了?网上有句名言,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如此无耻的。套用邓先生的话说,如果不是昏了脑瓜,哪个无赖能想出这样的谎言?
邓先生还未卜先知的说:我们的李大律师不从这方面寻找法律根据(指结社无罪),替受害人作无罪辩护,从而把真相公之于众,把政治罪恶置于社会阳光之下,却反而去设置种种圈套……。这,真是岂有此理也!
  
自古以来诽谤者从来不顾事实,自说自话,这位七老八十的老民运,居然就敢闭着眼睛瞎侃,你怎么就敢肯定人家李律师就不会从结社无罪的法理方面做无罪辩护?
律师在关于严正学案子的声明中已经表态,他不会做有罪辩护,既然是无罪辩护,你怎么就能排除律师从结社无罪的宪法层面辩护的可能呢?邓先生为老不尊,怎么
可以到了闭着眼睛信口雌黄的程度?
这位邓先生据说还是老严的朋友,在老严深陷囹圄,面临重判的关键时刻,他不是去想办法帮助或者声援严先生,反而诽谤、诋毁严的律师,从反面给法院提供严惩严的依据,笔者不能不问问,你邓先生究竟是人是鬼?
据说,李律师看到邓先生的文章,非常气愤,准备起诉到法院追究其刑事责任,后来听说这不过是个七老八十的王朗之徒,一个老而不死的文贼而已,立即打消了念头。李律师说,王朗有耻,所以,能被孔明骂死,这个邓先生已经无耻到这种程度,法院又能奈何?还是祝他长命百岁吧。
民运的林子很大,从国内到海外,从现实到网络,风光秀美,景色宜人。既然是一方民主、自由的乐土,不管你是百灵、黄鹂还是乌鸦、猫头鹰,什么样的
鸟儿都可以来一展歌喉,唱上一曲。毕竟可以为色彩斑斓的民运林子里增添一个节目。那么,让我们什么也不说,只看这变幻莫测、美丽恒久的风景。
  
  
  
  
  2007
222
  







 楼主| 发表于 4/9/2013 21: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4/9/2013 21:33
刘路曾要求和解,我曾打内心想愿谅他的小人作为,然而,他居然在请求和解的同时继续暗中诽谤对他真诚致极的 ...

欢迎刘路上阵自我抗辩。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00:3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10/2013 02:41 编辑

文:近好!

有关三刘我的判断大体不会太出格,我决非轻易怀疑,也从未公开指责。只有在有充分证据的前提下,我才会公开质疑指证。例如,我早在056月始即强烈怀疑刘路的真实身份,但我仅是公开批评他的一系列谬论,而刘路是我自20032月认识的非常积极支持我的非常要好的朋友。自20031月至20042月间,我在中国律师网上与不下一个加强排的共特五毛党徒有过长期交道,因此识别共特多少有些经验。刘荻的问题,我认为远不是所谓后现代人的毛病,我也认识不少后现代人,但没有一个象她那么无耻恶毒的。我公开评论批判她的文章有数篇,对其真相有彻底的揭露,你若有兴趣可以一阅,若你认为我错批了她可以指正,但我相信我的判断八九不离十。高智晟被长期监控期间,唯有她与刘路两人曾对高进行过面对面的采访交流,而高受到共特24小时严密监控,未经共特许可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刘荻曾公然殴打一位女警官,这是极反常的现象;她把持自由中国论坛后,将该论坛搞得乌烟障气。她不但长期彻底封杀我、刘水、小侨,而且据老QI披露,刘故意气走了数百正义人士,但她却与那些明显的五毛党徒打情骂悄;而且她对凡是涉及为法轮功辩护的任何文章,非常积极行使封杀权;对高智晟,袁红冰,我本人,郭泉极尽嘲弄诽谤之能事,这一切决不能简单地用后现代人解释。当然,我完全理解你对她个人的保留,也不会强求你改变看法。


在我看来,刘荻甚至是远比共特危害更大的东西。我是中国律师唯一公开为她抗辩者,她刚出狱时曾化名老实人在中国律师网对我表示感谢。可是在高智晟事件期间,她居然在自由中国论坛数十次诽谤我曾悔罪。诋毁我是精神病!而且在我数十次对其如此恶毒的诽谤表示原谅的情况下,居然长期封杀我的发言权!简言之,我对此种东西极度厌恶。至于刘晓波,我认为他是个善于搞厚黑阴谋手段争权的人,心胸狭窄,唯我独尊,他指挥刘荻,刘路恶攻高智晟的丑陋表演决非空穴来风,而是他争夺民运领导权的作法。我认为争权夺利不是不可以,但必须遵守公平竟争的游戏规则。因此我对他持保留立场。对于他做得对的我支持,他的错误则公开批评(如高智晟事件,俞可平伪民主论)。因此刘晓波居然公然宣称:“决不与郭国汀为伍”!我却公开声明:“只要刘晓波光明正大争权夺利,只要刘晓波真反共,我始终支持他,但保留批评他的任何错误言论的权利”。事实上,当他再次被捕时,我即公开声明愿意成为他的义务辩护律师,也为刘案发表了三篇专论为之抗辩。民运非常复杂,中共在民运队伍中打入了众多特务是客观事实,这是从苏联学来的。苏共在反对派中安排了大量特务以便领导和撑握反对派的领导权,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近期我一直在研究共产主义史,读到不少英文资料皆证实此种说法并非虚拟。


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从你极力帮助素不相识的我可以证实,我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无论是否成功。哈佛大学尚无消息,我在等待。最近心绪不佳,需要安静修整数日。

祝新年安好!
国汀
2009
1228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07: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处的“妇人”,仅是孔子原话,并不代表南郭观点。南郭以为女性其要比男子优秀忠诚正直勇敢,智慧一点也不亚于男人,且仁爱之心也要好过男性。此外,女性极少发生背叛情人之事,而男人背叛情人如家常便餐;再者,女人虽然也犯错,但一般而言,一旦她们意识到自已的错误,她们大多能够坦白承认弥补纠正错误,而臭男人即便明知自已错了,也往往死不认账。简言之,南郭以为,总体上女人要好过男人,故一国由女皇当政或女性总统主政,往往比男性更佳。当然亦有例外,比如本主贴之涉案当事人,即属孔子定论之人。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17:5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四领袖去死吧!"及 "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阅及草根兄如此耸人听闻的高论,更吓人的是"89民运领袖去死吧。79民运领袖去死吧。文革民运领袖去死吧。"我对草根兄历怀好感,然而实在不敢苟同草兄如此高论。我不明白草兄为何对民运领袖们怀如此不可思议的深仇大恨?
   首先,我想向所有六四学生领袖们致敬!吾所知道的有:吾尔开希、王丹、封从德、柴玲、张健、唐柏桥、李录、王东海、张铭山、周勇军、周锋锁、赵品潞、王超华、刘俊国、李恒清、郭惠、潘强、安田、金岩、余厚强 连胜德、程真、刘涣文。我毫不怀疑学生领袖当年追求真理自由民主人权的真诚;即便时移势易,有些人淡出了民运,个别人甚至投降资敌,昨是今非,吾对他们当年的真诚热情奉献精神仍不失敬意。其次,我想向全国参与了六四民运的学生、工人、市民、记者、干部们致敬!因为他们才是不愿意甘做奴隶的真正的中国人!我还应向全体民运前辈及全体民运志士仁人致敬!尽管我本人始终仅是一个特立独行的读书人!
日前有幸分别在台湾见到吾尔开希,在布鲁塞尔巧遇张健;两位不虚学生领袖虚名,迄今健谈、自信、聪颖、敏捷一如当年。吾尔开希尽管传闻甚多,其实他的内心深处仍然情系民运;而张健虽然已成为牧师,却仍激情坚守理念关注民运。我甚至相信即便柴玲恐怕也有同感。
中共依暴力谎言窃取政权以来,以革命的名义创设了一个古今中外最恐怖的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犯下了一系列祸国殃民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杀只不过是其中典型的一例。(写于2007年6月4日)
惊闻刘路兄的律师执业证被司法局拒绝注册!因为在我看来刘路律师近年来与中共当局配合默契,协调有加,胡氏独裁集团理应嘉奖之才是。然而令南郭大跌眼镜的居然是胡氏指使纵容司法当局干出如此下流勾当,再次印证南郭早先之定论:胡锦涛实乃政治白痴兼重度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 因为人权律师实质上是社会茅盾冲突的最佳调节者,也是打造法治和谐社会的不可或缺的生力军;将人权律师赴尽杀绝岂非逼迫民众造反?!国人被剥夺一切的后果若无正当法律程序解决,何"和谐社会"之有?!中国人权律师灭绝之日即是胡氏流氓暴政跨台之时!胡氏小肚鸡肠容不下[和谐]主力人权律师,不是重度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是什么?!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已有数十名中国人权律师遇胡氏流氓暴政疯狂政治迫害,例如郑恩宠被判刑,郭国汀被软禁三个月后变相驱逐出境,朱久虎被捕后取保,高智晟被判缓刑,李伯光被逮捕关押,刘如平和朱宇飙被劳教!此外张鉴康、杨在新、唐荆凌、郭艳律师均被中共流氓暴政指使司法部局强迫其所在律师事务所强行解聘方式剥夺执业权亦即生存权。这是较之将人权律师逮捕、劳教、驱逐出境和判刑,以达到消灭人权律师之目的的最新动向。胡锦涛连一贯以低调妥协,默契配合甚至亲共的刘路律师都不容,不是政治白痴又是什么?!
南郭强烈谴责胡氏极权专制暴政肆无忌惮任意迫害中国人权律师的罪孽!
刘路是一位文彩出众思维敏捷有相当水准的人权律师,我们曾并肩战斗在中国律师网,结下过深厚的友谊.尽管近年来由于双方在一系列重大原则问题上存在较大分歧也因此有过数次公开论战,但这并不影响我对刘路兄的私谊.我完全理解与支持刘路兄的自保措施,但不能同意他以牺牲原则与尊严讨好中共的方式为之.更不能苟同他在中共政权合法性、九评共产党、退党大潮、法轮功及 [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中不乏逢共必反、逢华必反,必欲推翻而代之,清算而后快的激进分子]之论 [1]。我不知道刘路兄凭什么认定[学生领袖和知识分子 ]"逢共必反,逢华必反"?!他们坚决反共可能有之,但[逢华必反]是中共故意混淆是非误导公众的用语,因为反共决不等同于反华!真正反华灭华者唯中共犯罪利益集团耳!我实在不明白聪颖如刘路者为何老是与中共同调?
铁的事实再次证明对付政治流氓决不能与之妥协更不能屈辱配合之。因为坤士方可能妥协,流氓唯凭暴力欺软怕硬而已矣!中共早已从无产土匪流氓出身通过盗国窃政演变成为当今的政治流氓资产犯罪利益集团,没有丝毫坤士基因;因此指望流氓中共突发奇想变成坤士绝对是痴心妄想!刘路兄该醒了!我得声明我仅对阁下过去的媚共言论坚决否定,但认同刘兄的才华与友情。同时我还要呼吁中国全体法律人,千万不要再甘做奴隶做极权专制暴政事实上的帮凶与同谋。组织起来发出你们真实的心声,若不够胆匿名亦可,否则你们必将最终彻底丧失做人的尊严,成为《动物庄园》里幸福的猪!
郭国汀
2007年6月4日于加拿大
2007823日修订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20: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月前,刘路要求和解,由于其极不诚实,故吾未与之纠缠。因为他一方面承认错误的同时,却继续公然污辱南郭,诽谤郭国汀是精神病!仅是因为他不是医生,无权论断云云。鉴于吾历来不与虚伪的人同道,故不与之纠缠。然而,刘路日前又借刘逸明诽谤我文章,继续恶意毁誉郭大律师,这是南郭绝对不能放任的。刘说这是南郭与刘逸明之间的私事,非也,刘逸明只是被人利用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而已,我仅仅是没有时间浪费在此等东西身上未公开批驳之,如果刘胆敢公开声明它坚持原先的指控,那么届时吾将令其法庭上见!原来我确实准备在适当的时侯原谅刘路的极度不义。。。顺便一提的是:我从未解除刘路即是康平的怀疑,更未解除刘路是共特的严重怀疑。因为迄今所有的证据均指向刘路即是康平,也没有任何可信的证据可以排除其重大共特嫌疑。如果刘路敢干公开发誓:“康平是狗娘生的东西,康平之子必下地狱”。那么我即相信刘路确实不是康平,并保证公开声明澄清真相,康平不是刘路的马甲,洗清刘路在此问题上的不白之冤。我希望刘路有此胆。

郭国
20101016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20:4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11/2013 04:45 编辑


逸明兄:

非常感谢你专文批上海流氓,但中共当权集团整体皆流氓也.你的文笔不错,在大陆勇于表达,直指中共专暴政要害更令我敬佩,你对力虹的力赞,是独立笔会会员中的唯一,仅此一项便足以令你骄傲!

日前我严厉批评刘路,可能他是你的同仁故你180度转向,对我发起了攻击.然而我断言你并不了解情况,更不了解实质,建议你先在博讯郭国汀律师专栏内将我与刘路论战的全部文论看一遍再下结论不迟.我之所以不公开反驳你指控我争权夺,是因为我发现你是个有良知的作家,而且你不了解全部情事真相, 更因为我认为你很可能成为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如果你在全面了解事实后,仍持原见.届时我很乐意公开与您讨论刘路与人权律师及任何民运重大事项.

最后,再次感谢您关注本律师.
顺颂桌安!

郭国汀
2007
313

郭兄:

你老人家最大的毛病是自恋,其程度已经达到病态,这是老路一直以来不愿意跟你计较的主要原因。作为律师,你应该具备起码的逻辑常识,但是你认真看看你写的那些东西,有起码的逻辑么?你不知道多少次认定老路是特务,最大的嫌疑就是康平曾经诽谤过你,而老路很可能是康平,所以老路非常可能是特务。就算康平诽谤过你,康平就一定是特务么?只有特务才能诽谤你么?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在哪里?老路为什么就是康平?为什么非要老路发誓才能证明老路不是康平?你这是什么逻辑?你有凭什么具有这种权利?这种逻辑错误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老路一笑了之,发生在你郭大律师身上,你让老路怎么想?

法律人都知道,要认定某个事实,作出某种结论,需要证据,证据分两类,一曰直接证据。就是单凭该证据可以证明事实,比如,认定老路是特务这个事实,郭兄找到了老路在安全局的工作证,或者穿警服的照片,或者老路的安全局同事的证言,这些都是直接证据,如果老路拿不出推翻这些证据的理由,则基本可以认定老路是特务。第二类是间接证据,就是郭兄出示一组证据,这些证据组成一个证据链条,环环相扣,得出老路就是特务的结论,如果有一个环节不能落实,那么就推不出老路是特务的结论。你郭大律师铁口直断老路是特务,什么时候拿出符合逻辑的证据来了?作为法律人,你这算不算诽谤?老路什么时候跟你计较过?

说到刘逸明的文章,我当然不完全赞同他对你的评价,但是他对严正学案件的分析,远比你这个大律师要客观公正的多,如果你有不服,你完全可以从逻辑上反驳他,而且就法学而言,本来就该你占优势,你怕什么?你认为只用一句胡说八道就可以交代过去么?

说到这里,我想最后说一句,就是因为我了解你是个正直的人,一个有才华的律师,一个有政治抱负和理想的知识分子,我才跟你解释这一切,我并无诋毁和诽谤你的任何意思,以前没有,今后也不会。发表那些东西纯粹是因为有人挑衅,不得已而为之。我相信,如果你遭到我这样的对待,帮人做了案子,取得了成果,还被人侮辱诽谤,你老人家早就火冒三丈,大战三百回合了。

老路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20:4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路伙计(在澄清真相之前请允许我不与你称兄道弟):

既然你不敢发誓否定你曾使用康平网名,那么南郭没有任何理由撤销对你的共特指控;是否发誓是你的自由,我并不强求;我指证你是共特的理由,绝不仅仅是康平诽谤本人一事,而是依据多方面证据综合论证。当初我再三予汝自辩的机会,汝皆自动放弃,因此该认定早已生效,我没有时间奉陪。至于南郭是否自恋是否病态无关紧要,你有权自由认定。每个有正常理性的人也自有公论。实话告诉你,在你的重大共特嫌疑排除之前,我不会再信任你。你利用刘逸民公然诽谤我的文章,再度(客观)诽谤毁誉我,并为之道歉,说明你多少还有点理性。至于我公开真名实姓指证你是共特,我负法律和道义责任,如果证实是我错怪了你,我会公开陪礼道歉,不幸的是迄今我未看到任何能排除你的共特重大嫌疑的任何可信的证据。公然污蔑南郭大律师是精神病者,除了刘荻这个死不要脸的无赖妇人之外,你是最积极的一位,故我让你享受与那只雌老鼠同等待遇是公平合理的。吾重申:既便你真是共特,我仍然认为你是个内心真反共的共特。
顺颂心安并好自为之。
郭国汀
2010年10月17日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20: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搞政治,妥协是不可避免的,不懂的妥协的人搞不了政治。从这个角度讲,我不认为郭兄在出国前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之处。刘逸明文章中对此加以攻击,我理解可能是郭兄出国后对国内人士的妥协策略多加批评所导致的反弹,话无好话,完全可以理解。所以郭兄实在不必对此耿耿于怀。没有人是天生的革命家、硬骨头,刘晓波也有认罪的时候,高智晟胡佳也有认罪的时候,即使郭飞雄这样的硬汉子,也曾经说,你们让我承认自己是武则天我也认了。这不能说明什么。老路从来没有进去,但是老路从来不以硬骨头自居,因为老路知道,如果老路遭遇刘晓波、高智晟、胡佳、郭飞雄那样的命运,老路肯定不如他们。郭兄心里有英雄情结,所以不能容忍别人对你的所三道四,这种心理我太理解了最后说一句,老路这次发表刘逸明的文章,绝对没有诋毁郭兄的意思。如果说影响了郭兄的形象,那也是无心之失。老路在此向郭兄道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8/2018 13:35 , Processed in 0.153567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