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85|回复: 4

[三民主义] 郭国汀:民运领袖如何产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10/2013 16: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凡兄:您好!


谢谢来函详述内情,因近期一直忙于学期论文,昨天总算勉强完成一篇,另一篇经申请延期两周提交.

信中解释详情多少能说明问题,我之所以提出程序公正正义问题,是因为国人从来不注重以致最终难勉先君子后小人,而西人都是先议定议事程序规则,没有规JI不成方园,大家都遵循程序按规则议事,因而先小人后君子.我非常欣赏各位朋友决不与中共妥协和解的政治立场,因为不存在与之妥协和解的任何基础与可能.中共流氓从来欺软怕硬而不讲规则更不讲道理,唯讲实力暴力.但我认为民运内部必然也必须存在大量妥协让步和解合作.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彻底终结中共专制暴政,欲达此目的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联合一切反共力量,当然首先必须联合民运内部各方力量.

民运人士同样是人因而难免有人的弱点与不足,争权夺利也不可避免,问题在于大家要有公平竟争的理念和价值观.有公平公正的程序规则,大家争权争得光明正大争得理直气壮,反之,若无公正的程序规则,必然出现阴谋诡计勾心斗角相互内斗以致两败俱伤,因此设定程序公正议事规则至关重要.

魏京生或其他民运大佬欲当领袖很正常,那就让他们公开参与竟选.让所有自认为最适合任总统者都能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竟选,唯其如此,大家才能心服口服,齐心协力通力合作.如果事先程序不公,事后人们肯定不服,既然不服当然不可能通力合作,反而可能另立山头各自为政,进而从总体上损害全体民运和国人的根本利益.既然二十年来民运内斗不止,一事无成,那么内斗的根本原因何在?我认为恰恰在于民运不存在公平公正能服众的议事程序规则.亦即程序公正的理念缺位.

我认为欲防止日后再次出现数个中国临时政府之类的不利局面,不妨以筹委会的名义再度诚心诚意邀请各民运政党,包括民主党,社会民主党及真正反共的民运志士参与组建政府,如果他们再度谢绝,至少也能阻止其另组政府.

组建过渡政府很有必要,时机也已基本成熟,但宜事先充分准备;特别是总统选举应当经过自由竟选,包括侯选人推选,竟选演讲,每个侯选人应当提出自已的政纲,让人们民主选定.我认为未经自由竟选不宜小范围自定自选.这里我并非指伍凡兄不够格,而是程序不公正.在我看来,民运志士如果一开始便无法或不愿内部实行民主选举,将来很难实际执行.因为人都有自私自利的天然本性,必须依靠制度制约人的天性.权力制衡是现代宪政最重要的基本原则.而民主原则则是现代宪政的核心.

无论如何,我完全赞同组建过渡政府,也愿意为之尽一份力.

国汀
2007年12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4/10/2013 16: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凡兄:近好!

日前泱潮兄转来有关成立临时政府相关文件.非常感谢您的邀请.因我忙于LLM及英语学习,女儿面临上大学,整天为生存而抗争实在无瑕他顾,在生存问题未解决之前实在无法介入.因为我做事欲做则必然全身心投入,否则宁可不干,因为三心二意做不好任何事.此外,我很担心你们这种运作法将会引起民运界又一轮内斗,若有人不服你们这种做法,他们很可能另立政府,如此一来,中国民运整体的声誉必将受到极严重的损害,国际社会不可能看好一个内斗不止争权夺利的民运.有关此点其实去年8月间我们曾设计一个基本方案,若认真执行,可以最大限度杜绝民运内斗,令所有民运人士心服口服, 希望您能按建议的宗旨以大局为重以民运整体利益为重.千万不要再度引起民运内斗内争. 我认为必须事先真诚邀请所有民运组织及所谓民运知名人士,而不能仅是口头相邀缺乏诚意,因为众多民运人士皆牺牲奉献良多,皆有较强个性和尊严,没有人愿意让他人忽视.因此,诸如魏京生,徐文立,王希哲,徐水良,刘国凯,中国民主党,工党,自民党及所有其他党派,均应事先诚心诚意相邀请参与共议大政方针.这样做虽然麻烦些,但程序公正是实体公正的首要前提,若没有程序公正,决不可能有实体公正, 而不公正的运作决无成功之理.简言之,我赞同你们搞起来,但千万注意程序公正,没有程序公正为前提,不可能会有实体公正,没有公正则决不可能成功.祝好运.兹将原建议附后仅供参考.


祝大安!
郭国汀
2007年12月7日
 楼主| 发表于 4/13/2013 20: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4/14/2013 19:56 编辑

国人从来不注重以致最终难勉先君子后小人,而西人都是先议定议事程序规则,没有规JI不成方园,大家都遵循程序按规则议事,因而先小人后君子.我非常欣赏各位朋友决不与中共妥协和解的政治立场,因为不存在与之妥协和解的任何基础与可能.中共流氓从来欺软怕硬而不讲规则更不讲道理,唯讲实力暴力.但我认为民运内部必然也必须存在大量妥协让步和解合作.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彻底终结中共专制暴政,欲达此目的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联合一切反共力量,当然首先必须联合民运内部各方力量.







发表于 4/14/2013 22: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关于公推民运领袖的意见——良臣择君而侍——告郭国汀先生
郭国汀先生:
  你的《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我已经读了,我感谢你对我的介绍,同时你比以前有所进步,但是还不够的。当今中国,只有我张国堂才能领导中国民运走向胜利,走向成功。对此,你还没有认识到!
  中国民运搞了三十多年,至今还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而且还内讧不断。究其原因,是由于民运人士普遍缺少政治学的常识。像王丹、刘俊国虽然是博士,高深的知识学了不少,但最初等的政治学常识,却是不懂。在政治智慧上,当今的民运人士比刘邦时代的志士仁人差得远。这都是由于中共的教育所造成的。中共一方面用马列毛主义的歪理邪说毒化我们,另一方面不让我们接触优良的政治文化。我们民运人士也是深受中共党文化之害。虽然海外有人经常集会对共党文化口诛笔伐,但这种做法实际上是以共党文化对共党文化,或者是以逆反心理来讨伐共党文化。这都难以消除共党文化对我们的毒害。我们要消除共党文化对我们的毒害,不是对共党文化口诛笔伐,而是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清洗我们自己的头脑,然后再清洗中国政府官员的头脑,再然后清洗民众的头脑。由于我们政治思想和文化的混乱,没有共识,这是导致民运一盘散沙的根本原因。
  在政治思想和文化上,你很看重陈泱潮,我却认为陈泱潮是根本行不通的。你要知道,人类已经几千年,人类在政治学说上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智慧。我们今天不是要在政治学说上搞独创,而是要运用人类已经发现了政治学真理。陈泱潮绝对不比孔子、孟子、亚里士多德、托马斯·阿奎那、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麦迪逊、托克维尔等公认的圣贤高明。中国广大的读书人会接受这些圣贤,但很难接受他陈泱潮。在宗教上,广大基督徒只会接受教会的教义,不会接受他陈泱潮的所谓“人权灵本主义”。陈泱潮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他过分依仗他自己的才智,他思得太多,而学得太少。他独创的东西太多,因此人们难以接受他。
  当然,陈泱潮也接受了一些圣灵的启示,他知道人子已经来了,就是耶稣基督已经复临了。上帝给他的使命是寻找人子,顺服人子,为人子做见证。这是极大的功劳,也是极大的荣耀。但他不顺服圣灵。却自高自大,暗示自己是人子,还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制造教会的分裂和混乱。这是重大错误。
  徐水良的政治思想也不会被大陆读书人接受。也不可能被中国民众所接受。在美国,真正支配民众日常言行的是基督教,不是文艺复兴运动或启蒙运动以来的所谓大师。中国已经有上亿基督徒,不可能接受徐水良的无神论。中国古人是敬畏神的,不是无神论。祭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中国人民经过中共无神论文化肆虐之后,不会再接受徐水良的无神论。
  中国古人的所谓民本主义是说:民为邦本。这与思想文化上的人本主义是不同的。思想文化上的人本主义必然导致纷争,因为各人都会以自己为本。自是是人的本能。自是也就是袁红冰说的:自己为自己的立法者。如果每个中国人都自己为自己的立法者,那么中国必然是一盘散沙。而且:骄傲的人不仅主张自己是自己的立法者,也试图成为别人的立法者。人本主义就是主张人为人的立法者。神本主义就是主张神是人的立法者。神本主义必然导致国泰民安,而人本主义必然是纷争、内讧。在当今中国,胡锦涛要以他胡锦涛为本,徐水良也要以他徐水良为本,蒋庆也要以他蒋庆为本,等等,这能不纷争吗?
  我们主张在思想文化上是以神为本,尊神为大,就是高举《圣经》。当然,高举《圣经》的人们也会产生意见分歧,从而也会有纷争。但没有《圣经》的人们更会产生意见分歧,更会纷争、内讧。这样的人不是你死我活的争斗,就是一盘散沙。文革结束之前的中国人是你死我活的争斗,现在的民运人士是一盘散沙。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没有《圣经》的外邦人往往喜爱争闹,这是有目共睹的。人们在《圣经》的指导和约束之下,才有安静、和平、和睦、公义。
  必须说明:神权不等于专制。神从来没有搞过专制。只是有人假借神的名搞专制。中世纪的宗教专制不是神权专制,而是人假借神名搞专制。中世纪的罗马天主教禁止普通信徒读《圣经》,而且教皇与君主联合以暴力搞专制,这不是神权专制,而是人的特权专制。只要人们都高举《圣经》,任何人都难以搞专制。如果排斥神权,否定《圣经》,就往往会导致专制暴政!中共就是例子。法国大革命也是例子。非基督教社会往往比基督教社会更专制横蛮,这难道不是事实吗?我们看到:不要基督作王,往往是枪杆子作王。当今中国就是枪杆子作王。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就是枪杆子作王。袁红冰主张暴力革命和军事政变,这实际上也是要枪杆子作王。
  我强烈主张废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树立“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如果拥有投票权的人信仰耶稣基督和再来的耶稣基督,那么就是基督作王了。我们追求的,就是基督与基督徒们一同作王。当然非基督徒的公民沾基督徒的光也作王。所有公民都通过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执掌中国的王权,这就是我们中国共和党的理想。
  张国堂学说不是我张国堂的独创,而是张国堂学,张国堂说。张国堂学说是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也是运用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于中国现实实际的产物。我独创的思想很少,我只是运用历代圣贤们的学说来解决中国当前的问题。我效法孔子述而不作,温故而知新。我主张综合就是创造;运用所学知识解决现实中的问题,这也是创造。
  我希望你要多读《林肯传》、《林肯选集》、《尼克松回忆录》、《里根回忆录》和《肯尼迪传》等西方著名政治家的传记和回忆录,也要读读《史记》和《资治通鉴》等历史书籍。要研究政治人物,吸收伟大政治家的政治谋略和经验,还要学会分辨人、识别人。只有这样,你才能知道谁适合做领袖。而知人善任是政治领袖的基本技能。
  在秦始皇死后,陈胜吴广发动起义,天下纷纷响应。各路起义人士都知道推举领导人的重要。例如:沛县的豪杰推举刘邦为沛公,领导沛县的起义人士。而各路起义军的头头都愿意听从楚怀王的号令。我们的民运搞了几十年,但却不知推举民运领袖的重要性。各个知名的人士,彼此老死不相往来,各人彼此单干,就像农民搞单干一样。这能成事吗?政治是团队的事业,但王丹、刘俊国、魏京生等人却像农民一样搞单干。彼此老死不相往来,这样,中国民主运动能成功吗?
  由于民运人士都受中共的人民史观和所谓群众路线的影响,轻视智慧、轻视人才。最近有假冒中国民主党的人与中国自由民主党在纽约开会,提出:“群众,群众,还是群众;组织,组织,还是组织。”这种指导方针就是轻视领袖,轻视政纲政策,轻视人才。这个方针是完全错误的。
  中国有古训:“三军易得,一将难求。”这是说将才的稀少。而作政治领袖的人才更加稀少。中国古人非常珍爱人才,只有中共才轻视人才。许多民运人士也受中共的影响,也轻视人才,轻视智慧。这是海外民运失败的最大原因。
  由于历史的机遇,王丹、魏京生出名了,这是民运的财富。但民运人士不重视这个财富,他们自己也不重视这个财富。王丹、魏京生没有主动承担领导中国民运的责任,这是重大的过错。如果他们中的任一人在1998年之前站出来竞选中国的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我就不会出来竞选,我一定会支持他竞选,帮助他竞选。我会给他献计献策,帮助他提出政纲政策。如果我不同意他的某项政策,我会像魏征忠于李世民一样,向他谏忠言。只要他把我当作部下,我一定追随他,忠于他。但是,魏京生和王丹他们至今都没有打算竞选中国的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而且他们又不支持我竞选,这是重大的错误!
  竞选中国的国家元首,这不是异想天开,而是中国民运唯一可行的道路。1989年以来,中共中央在重大施政方针上是根本错误的,这种错误已经把中国政府带到了垮台的边缘。中国有古训:民无信不立!中共中央一直“打左灯,向右拐”。中共中央在意识形态上坚持左,但在经济改革政策上坚持右。这种狡诈而毫无诚信的做法必然失信于天下。当今中国连宪法都成了谎言,这能不失信于民吗?海外法轮功推出《九评共产党》,说共产党是邪教。共产党有权为自己辩护,但他们没有为自己辩护,因为没有理由为自己辩护。随着《九评共产党》的传播,中国人民肯定会接受共产党是邪教的说法。中国能由邪教统治吗?因此,只要我们民运人士团结一致,我们一定能通过竞选全国各县级人大代表而夺取中国最高领导权。因为中国只有县级人大代表是由人民直接选举,如果我们在某县的人大中获得多数,就可以决定该县的县长,也可以决定上级人大代表的人选。因此,只要我们在全国大多数县的人大中获得了多数,就能获得中国的最高领导权。而且,中国的人大容易被强者操纵。中共长期操纵人大以实现对全国的统治。一旦我们发展起来,我们同样可以操纵人大对付共产党,甚至解散中国共产党。前苏联的少数改革派当选苏维埃代表而很快就控制了苏维埃代表大会。因此,我们在2009年通过竞选人大代表而夺取中国最高领导权是完全有可能的。
  孙不二的中国泛滥联盟参加过2006年竞选,但他们的竞选策略有错误。他们不该过多地关注当地的地方事务,而要关注全国性的事务。要严厉批评中共中央,而不要得罪地方。要大胆地把停止镇压法轮功作为竞选的政纲。也要大胆主张:放弃邓小平的“四个坚持”。还要宣传《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等等。不仅要发传单,而且要用嘴巴宣传我们的主张和见解。我们要学会做演说家。
  我们要动员海外和国内的民运人士致力于2009年的人大代表竞选。要思想统一,海外的中文媒体要把声势造起来。
  如果中共到时不容许我们竞选人大代表,非法剥夺中国公民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我们就在某地或网上成立中华联邦共和国。只要把所有民运人士整合成为了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我们就不愁不能战胜中共。
  现在要公推民运领袖是很难的。任不寐曾发起网选总统,至今近两年了,却毫无结果。你说民运领袖不能自封的说法,并无根据。任何人都有权自封民运领袖,但每个民运人士各人有权决定追随,或不追随。每个民运人士都有权选择追随自己属意的民运领袖。这是公平的,也是现实可行的。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君而侍。”
  在中共邪教非法统治中国的时候,任何人都有权自封中国的总统,但每个中国人都有权是否承认他。我已经凭天命郑重宣布:我张国堂是中国唯一合法总统。凡不承认我是中国总统的人,在客观上就是承认中共。
  我说过,我不追随可能导致我坐牢的人。但这不是绝对的。我绝对不追随没有志向当中国总统的人,也绝对不追随没有可能成为中国总统的人。对有当总统的志向并有可能成为总统的人,只要他把我作为部下,我一定冒死也追随他。坐几年牢算得了什么?当年的国民党人和共产党人都是冒死革命。今天丧失生命的可能很小,不过就是坐几年牢而已。王丹和魏京生至今也没有表明有当总统的志向,因此,我能追随他们吗?如果现在王丹或魏京生有当总统的志向,我愿意同他就政纲政策展开辩论,就像美国总统竞选的辩论一样。在辩论之后,再公推领袖。我必服从公推的领袖。如果王丹和魏京生没有当总统的志向,他们就应该追随我,做我的部下,听从我的号令。
  从1989年以来,我就站在铲除中共暴政的最前线。1999年以来,我就公开组织中国共和党,并竞选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在1999年之前,我严厉谴责邓小平屠杀爱国学生,强烈要求平反“六四”,并支持赵紫阳。但我的这些活动主要是在共产党之内,外界不知道。我1999年开始散发传单。2000年开始上网宣传。现在,中国共和党已经在中国大陆成为事实上的合法政党,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这也是一个神迹!
  早在1999年,我就提出了中国共和党的基本路线,近八年来,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变化的方向与本党的基本路线是一致的,而中共中央的政治思想正在失去对中国主流社会的影响。在政治思想上,中国共和党才是中国真正的领导者。而中共中央已经没有智慧和能力领导中国人民的政治思想了。
  民运人士必须在政治思想上与中国主流社会保持一致。要认真学习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要研究西方的著名政治家,也要读中国的历史。知识就是权力!
  我诚恳邀请你加入中国共和党,并致力于本党的发展。中国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有志男儿应该跟随我拯救中国。凡追随我的人,我获得中国最高领导权之后,我就叫他做国家的栋梁。凡轻视我的人,我也要轻视他,我必叫他靠边站,一边凉快去。
  此致
张国堂
2007年5月8日
发表于 4/14/2013 23: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在政治上要择一而从,不可三心二意——告郭国汀
郭国汀先生:
  你说:“南郭历来对任何人一视同仁”。你这是吹牛。你是仁者吗?你能达到孔子在《论语》中所讲的关于仁的标准吗?党同伐异是人本能。你就没有党同伐异的本能吗?人都是以自己为标准评价他人。人都以与自己的异同而厚此薄彼。因此,人都是一视同己。只有仁者才能一视同仁。如果你是仁者,你才能一视同仁。如果你不是仁者,你就不可能一视同仁。
  你推崇陈泱潮,有时也推崇我。你推崇高智晟、胡佳、郭飞雄。等等,你这实际上是三心二意。
  政治是团队的事业。没有强大的政党,不可能战胜强大的中共。对于中共的邪恶,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心知肚明。不必花太多的人力去揭露、批判。有我的《中国共和党宣言》、法轮功的《九评共产党》、杨继绳先生的《墓碑》等等就够了。你不必在揭批中共上花太多的精力和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取代中共的政治团队。
  像高智晟、胡佳、郭飞雄之类的维权活动,不可能组成强大的政党。他们的活动,虽然坐牢,也没有大的意义。郭泉也不值一提。“人各有志,不可强求。”那些访民根本没有追求宪政民主的志向,郭泉先生到访民中组织民运政党,结果只能是徒劳无功。郭泉的工作,毫无意义。他坐牢,毫无价值。
  像陈泱潮、徐水良等辈,与其说他们是从事民运,不与说他们破坏民运。因为他们的活动是在制造民运的分裂和混乱。
  像艾未未之类的游兵散勇,又喜欢出风头,他遭到中共打压,是必然的。而且,艾未未也毫无价值,对中国的宪政民主没有任何作用。
  凡不加入中国共和党的人,喜欢出风头而被抓,都是他们自己愚蠢。你推崇他们,只会鼓励更多的人毫无意义地坐牢。这实际上是你不仁。这对中国的宪政民主没有任何作用。
  王丹等辈的民运就是闹事。闹事绝对没有前途。闹事不可能造福民众。王丹等辈实际上就是垃圾!
  目前鼓动茉莉花革命,就是欺蒙人去无意义地送死。闹事者绝对没有前途。因此,鼓动与参与茉莉花革命的人都是政治上的垃圾。中国1989年的流血惨剧和利比亚由茉莉花革命导致战争证明:老虎和狼是不吃素的。互联网也改变不了老虎和狼吃荤的本性。你迷信互联网是极其错误的。互联网不过是信息交流工具,只能使消息传播更快,但绝对不能改变人的本性和本能。人本性和本能中的骄傲、贪婪、嫉妒、愤怒等等罪性不会因互联网而消失。
  你要想在政治上有所作为,你就必须慎重地选择加入一个政党。并且要一心一意地忠于你所加入的政党。因为你的政党成功了,你个人才能成功。游兵散勇在政治上毫无力量,也就毫无价值。在政治上三心二意,足踏两只船,都是不可取的。你如果不听我的劝,你一辈子必然一事无成。你想光宗耀祖、青史留名是不可能的。
  俗话说:“一山难容二虎”。这是人性使然。民运头头太多,必然分争、内讧。对众多的民运头头,你不可一视同样,你要选择其一而从之,而要排斥其他的头头。没有本事而又喜欢当头,这样的人就是恶劣,就是垃圾。因为他们制造民运的分裂和混乱,这在客观上就是中共暴政的帮凶!虽然他们主观上反共。
  民运只能有一个头。国家在一个时期只能有一个总统。你要选择一个能领导民运取得胜利的人,并且追随他。在目前的情况下,公推民运领袖是不可能的。由每个人自主地选择他所追随的政治领袖,这是可能的。任何人都有权自封民运领袖,再争取民运人士个人来承认,这是在特殊情况下的特殊竞选活动。这也是公平的。
  陈泱潮假冒圣灵,编造伪《圣灵福音》,这不是反共,而是反对基督教。你推崇他,是极不明智的。
  陈泱潮的《特权论》是马列毛主义指导下的极左思想,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你却推崇。这都说明你仍然受马列毛主义的蛊惑,中毒太深。中国人民已经接受私有制,到现在还鼓吹公有制基础上的民主,真是愚蠢。
  陈泱潮即没有圣灵充满的特殊经历,又没有《圣经》的证据,就擅自编造伪《圣灵福音》,你却推崇。而我张国堂有圣灵充满的特殊经历,又有《圣经》预言和历史事实的充分证据,你却不肯承认。这是极其的武断、轻率的。
  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所说的保惠师是真理的圣灵,圣灵是灵,是无形无相的。不可能是一个人。陈泱潮暗示他是保惠师——圣灵,这是极其错误的。陈泱潮绝对不是圣灵,因此,他绝对没有资格和权柄编造《圣灵福音》。根据《使徒行传》第二章第1~13节记载,在耶稣被钉十字架,死而复活升天之后的第一个五旬节,圣灵——保惠师就降临在信众之中,就是降临在教会之中。圣灵——保惠师一直与教会同在。陈泱潮假冒圣灵,就是亵渎圣灵,这是永世不得赦免的大罪。是必下地狱的大罪。陈泱潮如果不尽快悔改,他必下地狱。信他的人,也必下地狱。我这样说是爱他。因为地狱不是好地方。不要骄傲无知而闯进地狱。
  我顺从圣灵的命令而宣布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而你却反对。这也是极其武断、轻率的。你不明白当今的时代。
  根据《但以理书》第二章和第七章的预言和世界历史的进程,耶稣基督已经再来了。如果我张国堂不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谁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如果没有再来的耶稣基督,那《但以理书》等《圣经》的预言就落空了。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是遵从圣灵的命令。圣灵要我应验关于“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一位像人子的”、“至高者的圣民”的预言,也要应验《启示录》关于推雅推喇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和老底嘉教会得胜者的预言,等等。你反对我遵从圣灵的命令,这都是受魔鬼的迷惑,因为魔鬼最希望《但以理书》等《圣经》预言落空。
  如果我不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要驳倒我是很容易的。只要你读了我对《但以理书》的讲解之后,比较当今中国的情形与《但以理书》第二章对“半铁半泥的脚”的描述,只要你能找到一点不一致,就把我驳倒了。你比较马克思主义政党与《但以理书》第七章对“小角”的描述,只要你能找到一点不一致,就把我驳倒了。你能找到吗?等等。
  当今中国就是“半铁半泥的脚”,砸碎“脚”的,就是“石头”(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从而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马克思及马克思主义政党就是“小角”。中国共产党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因此,被中共折磨,又战胜中共的人就是“一位像人子的”、“至高者的圣民”,从而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很简单明确的,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三自教会就是《启示录》第二章的推雅推喇教会。中共就是“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中共以真理自居,这就是“自称是先知”。耶洗别是旧约圣经中所讲的古代以色列的一个很坏的王后,她有很大的势力,她拜偶像,拜假神。中共的说教不是真理,而是假真理。假真理就是偶像,就是假神。因此,以“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预表(象征)中共,是很贴切的。而我张国堂是三自教会的信徒。在三自教会中,只有我张国堂勇敢地与中共——敌基督争战。因此,只有我张国堂是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从而只有我张国堂才能获得用铁杖辖管列国的权柄。耶稣基督赐给我的权柄与祂的权柄一样。我拥有耶稣基督一样的权柄,我当然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我于1999年发起成立的中国共和党就是非拉铁非教会。因为只有我们中国共和党才符合《启示录》第三章关于非拉铁非教会的预言。从而张国堂是非拉铁非教会的得胜者。耶稣基督把上帝的名,上帝城的名和祂的新名写在我上面。我张国堂被耶稣基督写上了上帝的名、上帝城的名和耶稣基督的新名,因此我张国堂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中国儒教就是老底嘉教会。中国历史上的各个王朝都祭天,就是祭祀昊天上帝。中国儒教不是无神论。由于上帝独一。因此,昊天上帝就是耶和华上帝。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人,也是道成肉身的道。而孔孟之道是耶稣基督的一部分。因此,中国儒教完全符合《启示录》第三章关于老底嘉教会的预言。而且,西方基督教的各个教会都不符合关于老底嘉教会的预言。而我张国堂是老底嘉教会的得胜者,耶稣基督赐我在祂的宝座上与祂同坐。因此,我张国堂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
  2004年11月17日,耶稣基督以看不见的灵来,按《启示录》第二章和第三章的应许,把基督的权柄、圣名、宝座都赐给了我张国堂。圣灵命令我宣布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以救世主的名义拯救中国。这是耶稣基督的命令,我必须遵守到底。
  在1919年以来到1949年,中国儒教已经覆灭,现在面临重建。中国儒教的覆灭与重建,与耶稣基督的再来的时间如此的巧合,这是偶然的吗?不是,这是上帝的预定安排。
  你不要以《圣经》之外的理由来反对我。你以我没有神功异能而反对我,这是错误的。神功异能算什么?智慧才是上帝的属性。你读读《箴言》,就是知道:智慧才是神性。
  智慧是神性,永恒也是神性。我要缔造的中华联邦共和国是永不败坏的国度,这就是永恒。我们缔造永世长存的政府,这必须要用再来的耶稣基督的名义来缔造。以其他的名来缔造永恒的政府,是不可能的。
  以再来的耶稣基督的名来缔造中国永恒的政府,虔诚的基督徒必会赞同。因为这是荣耀基督,不是亵渎基督。
  我现在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惹得许多人辱骂我。但我日后成功之后,得荣耀的必是耶稣基督。挨骂的是我张国堂,最终得荣耀的是耶稣基督。我这样做,就是为了荣耀耶稣基督。作为基督徒,荣耀耶稣基督是本分。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都没有超过三百年。王朝的更换都爆发大规模的内战。毛泽东缔造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血流成河。毛泽东被许多中国人当作神来崇拜。有人甚至明确说毛泽东就是神,就是上帝。可惜中华人民共和国很快就败坏了。因此,缔造中国永恒政府的政治领导人,必被中国人民接受为救世主。
  文革之祸不是因为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而是因为毛泽东思想是斗争哲学。耶稣基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太5:9)毛泽东挑起中国人之间相互恶斗,因此,崇拜毛泽东必导致国家和民众的巨大灾祸。对我张国堂的崇拜必将是中国人民最大的幸福。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有崇拜的本能。普通人在崇拜中自有快乐和幸福。崇拜能给普通人快乐和幸福,这是一个不可否定的事实。因此,崇拜仁者是社会之福,崇拜恶人才是社会之祸。
  至今仍然有许多人崇拜毛泽东。必须要有人取代毛泽东。这是中国政治的需要。
  中国面临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中国需要救世主的名号安定民众,制伏军权。军队的士兵也是普通人,他们需要崇拜。士兵崇拜救世主张国堂,才能制伏军权。
  制伏军权和安定民众,是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关键。如果你郭国汀有办法安定民众,制伏军队,那么你就可以反对我宣布我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如果你没有办法安定民众、制伏军队,你就应该接受救世主张国堂。
  政治需要权威。互联网不可能改变这个原理。秦始皇、刘邦、李世民、朱元璋等等皇帝的权威都是杀人杀出来的。毛泽东的权威也是杀人杀出来的。我们不能杀人。因此,我们只能以《圣经》预言和历史事实论证我张国堂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以树立我张国堂的权威。这不是说谎骗人。因为《圣经》预言不是我张国堂编造的,历史事实也不是我张国堂捏造的。我不过是运用《圣经》预言而已。运用《圣经》预言来树立我的权威,总比用杀人的方式树立权威要好。当今国人普遍迷信暴力。一般理论的说理不可能树立民运领袖的权威。运用《圣经》预言树立民运领袖的权威,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要相信《圣经》预言,要重视《圣经》预言。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圣经》预言能顶亿万雄兵!甚至比亿万雄兵的威力更大!
  《圣经》预言是以重大历史事实为谜底的特殊谜语:《但以理书》、《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和《启示录》的经文是谜面,世界历史(包括中国历史)上的大人物、大事件等等是谜底。谜语的谜面一般是用比喻、象征性的语言描述谜底。《圣经》预言也是用比喻、象征性的语言描述必将发生重大历史事实。任何人都可以按猜谜游戏的规则来检查我对《圣经》预言的讲解,看我讲得对不对。
  《圣经》预言是上帝赐给虔诚基督徒的最大礼物,也是最大的武器。这个武器是非物质的,不能杀人的肉身,但可以让人洗心涤虑,就是洗脑。使虔诚的基督徒可以运用这个武器去洗净人心中的无神论等邪恶的思想,也根治人心中的贪婪、好色、骄傲、诡诈、嫉妒、胆怯等等罪性。看不到《圣经》预言的巨大威力和巨大作用,这才是愚蠢。
  有人说中共给中国人洗脑,这是错误的。中共不是给中国人洗脑,而是污染中国人的大脑。今天,我张国堂才是给中国人洗脑。我给中国人洗脑,使中国人圣洁,就能到天堂得见上帝。
  你说我自称基督是自绝于知识分子,这是错误的。在当今中国,不懂《圣经》预言,还能算知识分子吗?在未来中国,不读《圣经》的人,都是无知,不是知识分子!未来的中国,必将是基督的中国!《圣经》必将是中国人的必读之书。
  此致
张国堂
2011年5月5日
在本帖下的回复:
陈泱潮:
  尊重自己的辩论对手,就是尊重自己。侮辱自己的辩论对手,就是侮辱自己。
  你陈泱潮要听我的劝,要反省你自己。
  你如果跟随我,你必有荣耀。你与我作对,你必遗臭万年!
  在陈胜吴广起义之前,秦朝的赵高、及许多的高官都势力强大,但不久都纷纷垮台。而刘邦只是一个市井的布衣平民,但刘邦却成为皇帝。
  中共必将垮台。中共的高官必将也纷纷垮台。虽然中共的中下层官员不会都下台,但政治局的委员都必将垮台,并被清算。而我张国堂却能成为中国的统治者。你看重江泽民,是极其错误。
  你陈泱潮在2000年前后,乱解《推背图》,为江泽民当你的“中华合众国”的世袭主席伪造天命。现在实践已经证明,你的这个策略是根本错误的。你不支持我张国堂,却做江泽民的走狗。你真是愚蠢。江泽民就如同秦朝的赵高,而我张国堂就如同刘邦。
  如果你不反省,你这条江泽民的走狗必将遗臭万年!因为江泽民必将遗臭万年。你陈泱潮死不改悔地作江泽民的走狗,能不遗臭万年吗?
  我张国堂爱共产党人,教育共产党人,以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更新政府官员的政治思想。我的策略必然成功。

  引导普通共产党人从良是正确的。你陈泱潮乱解《推背图》,为邪恶的江泽民当世袭国家主席(掌军权)伪造天命则是错误的。
  你一直辱骂我,你还想我尊重你吗?你做初一,我做初二。
  你陈泱潮辖管我张国堂,你管得了吗?你到底是反共,还是专门制造内讧?
  你既然知道《圣经》所预言的“人子”已经来了,你就该知道耶稣基督已经再来了。因为《圣经》所预言的“人子”就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这是所有正宗教会所公认的。如果我张国堂不是再来的耶稣基督,谁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你陈泱潮是吗?如果你陈泱潮是再来的耶稣基督,你就应该带领我们战胜中共,而不是教导我们去跟随邪恶的江泽民。你臣服于邪恶的江泽民,你就绝对不是《圣经》所预言的“人子”。
  耶稣基督是来作王的,不是支持别人作王,祂绝对不会臣服于别人。祂也叫基督徒们与祂一同作王。耶稣基督叫基督徒们在地上执掌王权。你支持邪恶的江泽民作王,你能是再来的耶稣基督吗?你能是“人子”吗?
  我张国堂不是假的。我张国堂必将成功。你陈泱潮敌对我,你必遗臭万年。你跟随我张国堂,你才有荣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2/2020 03:46 , Processed in 0.170425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