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88844|回复: 27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6/2013 00:1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曾节明 于 5/7/2013 23:36 编辑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看到现在还有好些民运人士在主攻马列毛,并以为继续狠批马列毛,中南海就会应声而垮,不禁为之深感悲哀,因为“六四”二十三年来,中共政权已经发生了深刻巨变,这些人还在刻舟求剑、无的放矢。
  虽然无耻地挂着马克思社会主义的招牌,但中共政权早已抛弃了马列毛主义——人民公社早已倒塌、计划经济早已解体、大量的国有经济体遭“改制(私有化)”,以至于现今中国国企比例已低于法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已基本引入(虽然此种特色的市场经济,带有浓厚权贵资本垄断和权力“调控”(操纵),凡此种种,因此,中国现政权已经不是马克思社会主义极权,或者说,现政权已经不是真正的共产党政权。
  中国共产党固然继续打着马克思共产主义的破旗,但做的完全是马克思强烈反对的一套,它不仅早已不领导社会主义实践,而且在中国推行比西方原始资本主义还要残酷的流氓资本主义。2001年江泽民推出“三个代表”,公开容许资本家入党后,中共统治集团迅速和劳工阶层划清了界限,因此,现在当权的中共,完全是假共产党,它和“无产阶级先锋队”没有任何关系,它甚至不能代表它自己的基层党员,因为这个党的领导层已经不来自普通党员,而来自早已资产阶级化了的党官僚集团(子女家人及其关系网)——就是所谓的“五百个家庭”及其代理和附庸。


  最早看出中共统治集团将发生官僚资产阶级异化的民运人士,是我的恩师陈泱潮。陈泱潮早在1974年,就在其巨著《特权论》中预判:中共的所谓革命虽然胜利了,但民主并没有实现,中国如果不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邓小平等党内走资派利用共产党的专政体制,要复辟资本主义很容易;陈泱潮还在书中以毛泽东的原话警告中国人:“中国一旦变修(指由共产党领导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只能是最黑暗的法西斯统治(当然,毛泽东的极左极权专政也不是好东西,某些方面比法西斯更坏)。”
  后来的历史的发展,完全应验了陈泱潮的判断和毛泽东的预言。随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和“六四大屠杀后”,中国由奉行一大二公“防修反修”的极左极权专政,急骤地摆向极右——红色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法西斯专政,这一政治生态体制内已无可逆转,胡锦涛虽然一度想把此种极右法西斯专政往陈云式左专政的方向拉,但只拉出个“国进民退”+管理社会学朝鲜的政左经右极权倒退法西斯专政怪胎;习近平想走刘少奇新民主主义道路,但至今仍走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泱潮虽然对中共大趋势的判断正确,却在《特权论》中对当时政治生态作了夸张的判断,他把当时中共官僚的特权待遇当作资本,进而认为毛泽东时代的中共官僚特权已经资本化。实际上,从毛泽东时代直到1992年前(计划经济年代),中共官僚的既得利益都基本不能算作资本,因为那一时期中共官僚的既得利益只停留在特权待遇上,而特权待遇一是数额尚未大到增值资本的程度,二是没有可供官僚将既得利益转化为生产资料或增值资本的市场,因此,陈泱潮的论断是错误和夸张的。尽管有这样的局限性,陈泱潮作为中国民主社会主义的先驱,他的历史功绩是任何人抹杀不了的。


  但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在绝对杜绝民主政治的前提下引入市场经济,这就完全洞开了权贵市场化的闸门,从此中共官僚集团有了权力寻租——特权资本化的绝好条件。故1992年后中共官僚集团飞速地向官僚资产阶级转变。比照他们的前后生活变化就可以看出这点:八十年代时骑自行车上下班的市长、书记并不稀罕,现在不要说市长、书记难得接近,就是市政府一个局长、一个科长,有几台车、有几套私房、几个“小秘”...都见怪不怪,灰色私产上千万很正常,子女普遍出国镀金,甚至拥有西方国家绿卡、护照...这不是资产阶级是什么?


  中共统治集团的资产阶级化,有这样一个大致的转变线路图:


  起始阶段:1978年邓小平“复出”,于“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了修正主义走资路线——“改革开放”;但因为当时以陈云、李先念为代表的正统共产党元老许多人还活着,邓小平赤裸裸抛弃马列毛阻力太大,故只能打擦边球、搞鸟笼经济、实行“双轨制”...整个八十年代就是这种情形。


  转折换挡阶段:1989年的“六四”事件,一度令邓小平走资派路线遭党内强烈质疑,以为邓走资会引发颜色革命,断送共产党的江山;但随后没有经济改革的前东欧、前苏联整体变天,又令邓小平、江泽民、李鹏等人看到:共产党国家不走资死路一条,故在1992年邓小平“南巡”后,中南海多数寡头达成了“经济搞活,政治搞死”的共识,急忙引入市场经济,全面加速推进中国共产党的资产阶级化。
  前东欧苏联共产主义阵营之所以变天,一个重要的驱动是共产党官僚集团不再满足于特权待遇,而谋求特权资本化,在没有“邓改开”的情况下,“改旗易帜”名正言顺地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就成了这些国家共产党特权资本化的必由之路。变天后的前苏联、前东欧国家中,新政权官员中平均百分之八十二是前共产党官僚,恰恰反映了这一点。
  而在中国,1992年邓小平洞开权贵私有化闸门,就大大减轻了变天的体制内压力,使得中共官僚集团无须改旗易帜,也能将特权资本化,而且借用了共产党专政的大棒,权贵私有化的效率比前苏联、前东欧高得多、成本也低得多。
  “邓南巡”在危急时分再次挽救了中共政权,如果没有“邓南巡”,红朝中南海政权很可能经不起苏东波的冲击,而在九十年代崩溃。


  全面疯行并买办化的阶段:1992年至今。“邓南巡”后,中国共产党向官僚资产阶级法西斯党急剧转向,2001年江泽民抛出“三个代表”,公开容许资本家入党,与党外大资产阶级结成同盟,这标志着中共资产阶级化的最终完成,中共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2002年,由江泽民主导,中共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共从此委身国际资本,与以撒切尔、小布什为代表的西方极右势力(西方跨国大资产阶级)结成同盟,从此西方大行绥靖政策,至今乐此不疲;胡锦涛、温家宝上台后又洞开中国资本市场,作为官僚资产阶级的中共统治集团又打上了买办资产阶级的烙印。


  “邓南巡”引入市场经济之初,大批中国知识分子欢欣鼓舞、纷纷下海,自以为邓小平的“不问姓资姓社”将会带给中国自由民主人权,等同和平演变,于是一个个放弃了八十年代的原则甚至人格、操守,纷纷唱起“深圳赞歌”来,殊不知邓小平洞开市场化闸门的真正用意,是为权贵掠夺大开方便之门,以官僚资本主义的新生命力,巩固政权,以由他们这“五百个家庭”继续专政...至于社会主义变质、共产党变修,他们才不在乎,只要由他们来专政,只要能闷声发财,怎么搞都行。
  及至中国的极右法西斯暴露出狰狞面目,这些对邓南巡浮想联翩的人,在强拆、征地、计生、截访、揭批XX功中被整得吃S都找不到厕所门时,他们才知道错了!


  恶果实际上早就注定了,丝毫不受监督、挥舞专政大棒的中共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当权派,在丧心病狂贪欲的驱动下,恨不得一张皮榨出你三两油来,他们治下哪有人权?向他们讨要人权,无异于缘木求鱼;如此巨大的既得利益和享受权力的滋润下,要他们良心发现如同笑话,相反,为了维护既得利益和逃避清算,他们只会更专制、更冷酷!


  至今有右派异议人士还在摇唇鼓舌地为温家宝辩护,说什么:温家宝作秀“普世价值”,也是推动政改的行动。我想问这种人:一边做婊子、一边立牌坊是否算作净化社会风气的行动?温家宝一边帮着朝鲜牌官僚资本怪胎胡锦涛大力维稳、大搞贪腐、不要说政改,对减轻点暴政的小改良都一毛不拔,一边到处卖唱“普世价值”,说白了,他所谓的人权,就是他们一伙贪赃枉法维稳圈钱卖国不受监督、不受追究的“人权”;他所谓的民主,就是他们一撮人少数服从多数、公平分赃的“民主”。
  综合起来可知,民运的目标是宪政民主——建立左、中、右派兼容公平竞选的宪政框架,当前民运的大敌不是在野的毛左,而是虚伪透顶的、戴着社会主义面具、披着共产党画皮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当权派——所谓的“五百个家庭”,正是这些这些家伙专了中国人政,他们和撒切尔、小布什等西方垄断资本家代理人打得火热。正是这些卖国求荣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当权派,二十多年来把中国搞得山河破碎龙脉断——漫天污染遍地毒、假冒伪劣坑蒙拐骗见死不救社会道德大败坏、厉行“计生”手术刀民族自宫“未富先老”积重难返...以邓江胡为首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法西斯当权派,二十年来把中国人推向了前所未有的断子绝孙、亡国灭种的边缘!


  民运的任务,套用邓小平的话就是:要警惕左(毛左),但主要是讨伐右(官僚买办资产阶级法西斯极右当权派)。如果民运人士现在还看不到这一点,还把讨伐马列毛当作主攻对象,就和张国堂以驱逐马列毛信奉者民运主要方式一样,是疯子战风车。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五月五日晚于暮春纽约州
  
发表于 5/10/2013 11:0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至于现今中国国企比例已低于法国”。


出处?中法具体比率?在哪些领域?







发表于 5/7/2013 10:1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告曾节明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10/23/2014 15:33 编辑

铲除共产党邪教,皈依中西正统——告曾节明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
曾节明先生:
  你的《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我粗略地读了。你要知道,我们首先是读书人,其次才是民运人士。作为读书人,主要是总结历史的经验、教训,分辨真理、谬误。我们的任务,就是说服中国人民抛弃马列毛主义,接受基督教、儒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我们读书人能做的,也是该做的。
  你需要明白,你讨伐、揭批中共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没有任何作用,只会给你带来祸患。中共政府官员的贪婪、狡诈、横蛮必将官逼民反,中共当权派的强制拆迁、贪污腐败、淫乱等等都是光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不需要你揭发,民众都知道。对中共政府做官逼民反的事,我们现在只能等待中共官逼民反,不必揭批和讨伐。当年的江青“四人帮”揭批邓小平,有什么用呢?只是导致他们自己被抓坐牢。
  秦二世、隋炀帝等等暴君不是那个文人写文章讨伐、揭批而被推翻。武则天当权时,有大才子写《讨武檄文》,但武则天没有被推翻。
  对在野的毛左派,他们在与我们争夺年轻的大学生,因此,我们必须与毛左派争战。我们与毛左派的争战,也是言论的争论,而且,我们与毛左派的争战,也是教育他们,这是爱他们。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社会主义已经失败,毛左派的道路是绝对行不通的。而且,中共当权派迟早要镇压毛左派,因此,信奉马列毛主义必将遭祸。
  我们要复兴中国儒教,传播基督教,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在此过程中,把胸怀大志、爱国爱民、热爱真理的志士仁人汇聚起来,组织起来。一旦我们发展壮大之后,我们再一举夺取中国的政权。我张国堂就是要树立张国堂学说这杆大旗,把全中国的志士仁人都汇聚起来,组织起来。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果我是反贪局的局长,我必依法尽心尽力打击贪官污吏。我现在没有官位,因此,我只能做读书人的事,就是传道,以文会友,以友辅仁。
  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因此,在政治上,名义是极为重要的。虽然中共当权派实质上偷偷地放弃了马列毛主义,但中共宪法里白纸黑字写着坚持马列毛主义。如果不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权威就树立不起来。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权威不树立起来,我张国堂的权威就树立不起来。我张国堂有崇高的权威,读书人才有崇高的社会地位。
  中国和前苏联以及东欧各国的实践证明:马列毛主义不是真理。我们知道耶稣基督说“我就是真理,……”因此,假真理就是假神,信奉假真理就是拜假神。读过《圣经》的人应该知道:上帝耶和华特别憎恶拜假神。因此,信奉马列毛主义的罪恶极大。马列毛主义就是魔鬼,信奉马列毛主义就是魔鬼的儿子,魔鬼的儿子也是魔鬼(小魔鬼)。中共内的改革派虽然贪财、狡诈、好色,但这是人的罪恶。贪官污吏虽然坏,但他们仍然是人,不是魔鬼。而毛左派则是魔鬼。
  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导致中国人相互仇杀。中国的共产主义运动,导致上亿中国人死于非命。1949年之前,毛泽东共产党的革命造反,至少导致四千万中国人战死、杀死、饿死;1949年之后,被毛泽东共产党杀死的人、整死的人、饿死的人,至少六千万(有人说八千万)。1978年之后的邓小平的路线虽然坏,但没有导致中国人大规模的非正常死亡。你要知道:人命关天!如果毛左派当权,就会导致毛泽东时期那样的大规模的杀戮和血腥。
  中国如果不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中国绝对不会有宪政民主。因为毛左派与宪政民主不相容。你想与毛左派相容,但毛左派能与基督徒和儒教徒相容吗?毛左派也与信奉美国宪政民主的人不相容。
  习近平在大力鼓吹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就是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我们公开宣传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公开宣布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就是与中共中央唱对台戏,就是与中共中央争战。如果中国人民都说马列毛主义是邪教,习近平还能当权吗?共产党还能领导吗?如果中国人民都信奉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中国必如美国一样,成为宪政民主的国家。马列毛主义是中共的大旗,我们砍掉这面大旗,中国共产党必作鸟兽散。
  马列毛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中共的灵魂,是中共的立国之本。我们以历史事实否定马列毛主义,就是杀灭中共的灵魂,铲除中共的立国之本。
  在辛亥革命之前,孔孟之道是中华民族的灵魂,是历代王朝的立国之本。
  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美国的灵魂,是美国的立国之本。
  我们反共人士也要有群体灵魂,也要有立国之本。张国堂学说是中国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综合,必将成为未来中国的立国之本,必将成为中华民族的灵魂。
  当今的民运人士的群体是一群没有群体灵魂的乌合之众,这是民运失败的根本原因。
  要相信上帝,倚靠上帝,要勤奋读《圣经》、《四书》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要写文章传播真理。不要写文章揭批中共当权派。你能用口吹气吹倒长城吗?中共当权派不是你可以骂倒的!我们要把基督徒、儒教徒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信奉者组织起来,才能形成强大的政治力量,才能战胜中共。发展自己,才能战胜中共当权派。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管子说:是不立,非不去,则国弱;善不立,恶不去,则国亡。立是去非、立善去恶就是读书人的任务、天职。马列毛主义就是非,就是恶。中国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是是,就是善。中共宪法里写着坚持马列毛主义,这就是我们必须除去的非、恶。我们必须废除中共宪法,在张国堂学说的指导下,重订中国的宪法,这就是我们的目的、目标。按汉密尔顿的《联邦党人文集》制定未来中国的宪法,建立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文官制度,这就是宪政民主。
  你曾节明就是一个没有政治灵魂的人,你像一个没有头的苍蝇瞎闯。中国共产党现在在实质上变成了中共历史教科书上的中国国民党,当然不是历史上真实的国民党,而是被中共宣传妖魔化了的国民党。如果中国共产党变成真实的中国国民党,则是中国之幸。我们以历史事实否定马列毛主义,也是帮助中共体制内的健康力量把共产党变成国民党。作为中国人,也应该爱同是中国人的共产党人。我憎恶中国共产党,但爱共产党人,因为他们是我的同胞。由于习近平、薄熙来、刘源等红后代的力量强大,中国共产党要变成真实的中国国民党,这很难,甚至不可能,因此,中国的希望在中共的体制之外,就在于我们中国共和党。
  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人民真诚地相信马列毛主义,热烈地拥护毛主席。由于文革的祸害,许多中国人表面相信马列毛主义,但由于人本能的自私,因此口中喊着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实质搞的是中共历史教科书中所说的官僚资本主义。人本能的自私不是你用言论可以去除的,而中共官员口中的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是可以用言论去除的。我们用历史事实否定马列毛主义,宣传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可以逐步扩大我们的影响,树立我们的名望,同时把志士仁人聚合起来,组织起来。这样做也没有什么危险(我就住在中国大陆湖北省宜昌市没有被抓),如果揭批中共改革派,必给自己惹祸。
  邓小平战胜毛泽东,是人的本能战胜马列毛主义的魔性。中共的变质,是历史的必然,也是进步。说邓小平理论比毛泽东思想更坏,显然是错误的。邓小平的改革派是本能自私的人所组成,而毛泽东的死党是充满马列毛主义魔性的小魔鬼组成。宁要本能自私的人,也不要充满魔性的魔鬼。这是深受文革之苦的中国人民的选择。你曾节明似乎宁要充满马列毛主义魔性的魔鬼,也不要本能自私的人。
  毛泽东把中国人变成魔,邓小平把魔化的中国人变成动物化的人,而我张国堂要用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教化中国人,要把动物化的中国人变成神圣的人。
  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人民几乎人人都在口头上信奉马列毛主义,几乎人人都在高喊“毛主席万岁”。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的基督徒不到七十万,而现在有上亿的基督徒。在文革之前和文革之初,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儒教徒,但现在有许多自称的儒教徒。从这个事实就可以看出中国的大趋势。
  中国人民必将抛弃马列毛主义,接受基督教、儒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中国的大趋势。顺应这个大趋势的人,就必将成为未来中国的掌权者,必将富贵、尊荣;对抗、逆反这个大趋势的人,必将被淘汰,必将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
  中国文革之后的历史进程是:先在口头上高喊坚持马列毛主义,而行动上偷偷地放弃马列毛主义,然后再公开放弃马列毛主义,这是合乎规律和理性的过程。如果有人在1978年前后公开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说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他的脑袋极可能要落地。中共改革派邓小平挂着社会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这是当时不得已的选择,也是那时唯一可行的路线。今天,我张国堂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走孔子加华盛顿的道路(就是张国堂学说),这是中国今日唯一可行的道路。毛泽东死后,邓小平把中国人民带出了秦始皇加马克思的体制(即毛泽东体制),而我张国堂要把中国人民带入孔子加华盛顿的体制。从邓小平到张国堂,是中国改革历史进程的必然。我张国堂的主张不是刻舟求剑,而是顺势而为。
  我们只是卑微的书生,只有顺势而为,才能成功。逆势而行,必然失败。不要说你曾节明,就是江青,毛泽东的妻子,中共国的第一夫人,她逆势而行,一样被抓坐牢,在绝望中自杀。陈泱潮被抓坐牢,是他自找,他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在邓小平偷偷地放弃马列毛主义30多年之后,不顺势公开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而是讨伐改革,这是逆势而行。你曾节明想步江青的后尘吗?我在1999年就主张抛弃马列毛主义,要继承孔孟之道,并以美国为师改革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国改革派也已经接受或默认了我的主张,而你至今却不接受我的主张,你真是顽固不化。你不与中国改革派联合铲除毛左派,却与毛左派结盟铲除改革派,你真是糊涂!中国改革派迟早要镇压毛左派,到那时,你曾节明就等着喝西北风!我张国堂不反对中国改革派,而是要领导中国改革派。我就是要为中国改革派镇压毛左派提供理论依据,并制造舆论!当然,对贪官污吏,我迟早要依法清算、惩处。
  你和陈泱潮到今天还看不清中国改革进程的大趋势,你们对抗和逆反中国变革的大趋势,必将失败。在邓小平变公有制计划经济为私有制市场经济之后,在社会主义实质上不存在的时候,陈泱潮还主张搞社会主义民主革命,这才是刻舟求剑。你曾节明要多想想你个人的前途!陈泱潮骨子里面就是一个马列毛主义者,你跟随他,只能是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王希哲的骨子内也是马列毛主义,你获得王希哲的称赞,这不是好事。陈泱潮、王希哲、徐水良等都是文革余孽,这些人必将被淘汰。
  不信耶稣基督的人必下地狱。耶稣基督是道,道是耶稣基督,中国古人信孔孟之道,就是信耶稣基督。说服中国人抛弃马列毛主义,信奉张国堂学说,就是抢救中国人上天堂,免下地狱,这是功德无量的大事。你曾节明实质上是站在毛泽东的立场上揭批中共改革派,这除了给你自己惹祸之外,毫无意义。你曾节明在客观上帮助中共红后代,而红后代帮是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最大阻力,也是祸国殃民的最邪恶的群体。因为你否认我张国堂否定马列毛主义的伟大意义。《圣经》教导“信的与不信的不可同负一轭”,你曾节明却主张与毛左派同负一轭。你曾节明与王希哲一样,口头上说你自己信耶稣基督,你骨子内仍然是毛左派。对马列毛主义的邪恶,你没有正确的认识。至少,你曾节明想与毛左派搞乡原。你曾节明的眼中只有财产,因此你嫉妒、恨恶发了财的中共改革派;你曾节明漠视人命,因此你看不见马列毛主义的邪恶。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5月7日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你曾节明说我张国堂是疯子战风车,不可能战胜中共。你推崇陈泱潮,陈泱潮1974年就写《特权论》,至今已经近四十年,他战胜了中共当权派吗?没有!陈泱潮为什么就不是疯子战风车?
  中共1921年成立,经过28年的浴血奋战,到1949年才夺取中国政权。我张国堂一个卑微的文弱书生,能用区区十四年的时间就能战胜中共吗?
  我张国堂相信上帝,倚靠上帝。因为中国人民不信耶稣基督,因此上帝用中共暴政击打不信耶稣基督的中国人民。一旦中国人民信奉耶稣基督,上帝耶和华必为我张国堂铲除中共暴政,并立我张国堂为中国的统治者!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政治斗争要讲策略。毛泽东的统一战线的策略,你也要学学,师敌之长技以制敌,这是聪明。我们不能与整个中共政府作对,因为我们的力量微弱。我们现在要鼓动中共改革派镇压毛左派,这是借力打力。同时我们要发展,要组织起来,等中共改革派镇压毛左派之后,我们再设法夺取全国政权。这个策略是切实可行。
  因此,现在不能攻击胡锦涛。现在攻击胡锦涛在政治策略上是极其愚蠢的!就是连邓小平也暂时不要攻击。现在要推动、支持中共改革派镇压毛左派。
  红后代帮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红后代帮是毛左派的后台。毛左派现在很猖獗,这是他们自取灭亡!
  红后代帮的父辈在内战中屠杀了国民军的抗日将士,在土改中屠杀了无辜的地主,等等,这都是罪恶滔天!这些被毛泽东共产党所屠杀的人都是中国的有功之臣,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这些红后代都是杀人凶手的后代,他们凭什么在中国作威作福几十年?
附录:
郭国汀 发表于 5/11/2013 01:06  
  中国最需要的是自由法治宪政的资本主义而非所谓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有关此论题西方大学专家学者有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结论,中文世界对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成果根本无法与西方学者相提并论。其结论为:全世界所有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业已宣告失败。
请读《中国共和党文集》,网址:http://bbs.wolfax.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589&page
发表于 5/7/2013 23: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以爱心和真理铲除中共暴政——告曾节明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10/23/2014 15:36 编辑

要以爱心和真理铲除中共暴政——告曾节明
——要教化而不要争斗
——要靠道德学问求发达
曾节明先生:
  孔子、孟子都是幼年丧父,都是由母亲艰辛抚养长大,他们都是卑微的穷小子,他们是怎么成长为圣人、亚圣的呢?他们之所以从卑微的穷小子成长为圣人、亚圣,是因为他们勤学好问。由于孔子勤学好问,就以好学多识闻名于世,就有许多人跟他求学。于是就创立了儒教。孟子继承孔子,丰富、发展了儒教。那些跟随孔子求学的颜渊、曾子、子路等人,也是普通人,颜渊极其的贫寒,他们也都以道德学问闻名于世。子贡本是商人,极其富有,但他放下经商发财之路,也跟随孔子求学,他也学成,后来他开馆讲学,为一代名师。孔子的弟子,许多人成为圣贤,不仅在他们活着的时候以道德学问闻名于世,还被后世推崇敬仰。
  为什么历代的中国正直的学人都推崇孔子、孟子?因为历代皇帝、大臣、各级官员都从孔子、孟子获得教益,获得造就。许多卑微的人通过学习孔孟之道而成长为国家的重臣,成为国家的栋梁。
  你应该好好地想想,要从孔子、孟子的成功寻找你自己的成功之路。
  文中子王通(580—617),字仲淹,号文中子。他是隋朝人,隋炀帝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暴君,是与秦始皇齐名的暴君。文中子没有写文章揭批、讨伐隋炀帝,而是开馆讲学,并著书立说。魏征就是文中子的学生。文中子的学生后来都成为唐朝的官吏。因此,文中子也以道德学问闻名于世,也被后世推崇敬仰。《三字经》就有文中子的大名。
  亚里士多德、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等都是西方的古人,为什么当今中国人还崇敬他们呢?是因为他们在政治学、神学上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你也应该从他们的成功寻找你自己的成功之路。
  你我都是贫寒的书生,没有背景、没有高官提携、没有富人资助,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实际上是很难很难的。而且当今中国政治的态势,有志者在短期内也难有作为。
  因此我们要在道德学问的学习和修养入手,在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和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的过程中逐步提高自己的名望,扩大自己的影响,这样争取成功,是现实可行的。
  我现在开办中和大学,就是效法文中子。当今中国人都很浮躁,不肯下功夫于道德学问。但能够闻名于世、或统治中国的必是极少数人。你说现在是“五百家族统治中国”,试问哪个国家不是由极少数人统治?不论古今中外,都是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美国同样是由极少数人统治绝大多数人。《圣经》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箴11:29)这是上帝的意志,人类社会的自然规律。不论是君主制,还是民主制,都是极少数才智杰出的人统治绝大多数普通人。当然,统治者是根据多数人的意愿而统治多数人。你没有必要去讨伐、揭批那些权势者和富人,当然也不要去巴结那些权势者和富人。你应该立志求学,效法孔子、孟子以及他们的学生曾子、子路、颜渊、子贡等等。这样,你以后就能成为统治中国的极少数权势者之一。否则,你永远都是贫穷、卑贱!今日中国有权的人和富人,也是他们年轻的时候有远见、有本事、机遇好,当然也有些人是靠父辈。那些在文革中紧跟江青“四人帮”的人,他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牺牲,但现在仍然贫穷、卑贱。好斗的人最终不会有好结果,争吵、争闹必然没有出路。做看客也不会有前途。要专心攻读道德学问,要致力于自己的事业的发展,不要对他人说三道四,少写时政评论。如果你做新闻工作,要留心寻找可歌颂、可赞美的善人善事,不要理睬恶人;隐恶扬善才是聪明!因此新闻记者要做蜜蜂,别做苍蝇。蜜蜂追逐花香,寻找鲜花,就吃花蜜,也釀蜜,因此人都喜爱蜜蜂;苍蝇追逐臭味,寻找脏污,因此沾染肮脏,传播病毒病菌,因此人都厌恶苍蝇。要远离蛊惑家、亵慢人;蛊惑家、亵慢人表面上是追求正义,却是以民众流血成就他们的功名、权势、富贵。他们总是攻击权贵、富人,利用普通人的嫉妒心理布散纷争。他们才是祸国殃民的恶人。凡是在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之外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的人,都不是好人,你要远离他们!他们也必将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你与他们搞在一起,也必将贫穷、卑贱、失败一辈子!
  我劝你不要写揭批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的文章。中共当权派不会因为你写文章揭批、讨伐而损伤丝毫,而你为此却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原来工作的公司的吴勇副经理告诫我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垛墙。”你写文章揭批胡锦涛,胡锦涛的支持者必要在你的事业上处处为难你,设墙堵死你的出路。如果你总是写文章攻击权势者和富人,你所得罪的人必处处与你为难,这样,他人也怕受你的拖累而远离你,这样,你一辈子必贫穷、卑贱,不可能成功,必与富贵尊荣无缘。
  我主耶稣基督说:“你们不要论断人,就不被论断;你们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们要饶恕人,就必蒙饶恕(“饶恕”原文作“释放”)。”(6:37)我希望你记住主耶稣基督的这个教训,并且要时常遵行。你遵行主耶稣基督的这一教训,就必能避祸得福;如果你不遵行主耶稣基督的这一教训,你必惹祸失福。
  你不要以为你逃到外国去了,就可以肆意攻击中共权势者,你到国外去了,虽然不会被抓坐牢,但他们仍然有能量阻扰你的事业。你得罪胡锦涛,大陆的中国人就不敢追随你,你没有大陆中国人的追随,你的党能发展壮大吗?
  我现在同你读一段《论语》:
  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朱熹注解曰:夫,音扶。方,比也。乎哉,疑辞。比方人物而较其短长,虽亦穷理之事。然专务为此,则心驰于外,而所以自治者疏矣。故褒之而疑其辞,复自贬以深抑之。谢氏曰:“圣人责人,辞不迫切而意已独至如此。”
  徐志刚先生的译文:子贡评议他人。孔子说:“赐呀,你就那么好吗?要叫我呀,可没有那种闲工夫[指责别人]。”
  我劝你不要公开评议、抨击他人。切切不可攻击、毁谤有权的人和富人。《圣经》明确告诫:不可毁谤民的官长。《圣经》说:“富户管辖穷人,欠债的是债主的仆人。”(箴22:7)企业主管辖其企业的员工,这是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原则,因此,富人是非政府的公职人员,是非政府的官长,因此,也不可攻击、毁谤官长。
  《弟子规》说:“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说。道人善,即是善;人知之,愈思勉。扬人恶,即是恶;疾之甚,祸且作。”
  揭发宣扬现任掌权者的恶,揭发宣扬政府的恶,都必然会给你自己惹祸。而且,还会造成官民冲突,这样就会造成大恶。官民冲突往往是国家和民众的最大祸患。我之所以否定陈泱潮的《特权论》,是《特权论》说中共国存在一个特权阶层。这种言论,如果在民众中宣扬,极可能导致官民冲突。因此,邓小平抓捕陈泱潮,是必要的。
  不可煽动纷争。上帝耶和华憎恶煽动纷争的人。不仅不可煽动纷争,而且要远离纷争。《圣经》说:“远离纷争,是人的尊荣,愚妄人都爱争闹。”(箴20:3)我之所以在1999年不顾我个人的安危而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就是因为马列毛主义煽动中国人相互纷争、仇杀。
  国家不可能因内讧而强大,人民不可能因内斗而幸福。因此,我们读书人要维护国家的安宁和人们的和睦。我主耶稣基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太5:9)《圣经》说:“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
  对于掌权者的恶,我们要相信上帝,要相信官逼民反的规律。我们不煽动民众反抗掌权者,但由于掌权者的贪婪而官逼民反,那么民众反抗政府所造成的流血,其罪就不能归到我们的头上。如果我们煽动民众反抗政府而造成流血,其流血的罪就必归到我们的头上,至少我们有份。
  历史上率先起义造反反抗暴政的人,几乎都不得好死。陈胜吴广起义反秦,是被逼到了死路,不得不反。陈胜吴广都不是读书人。在起义之前他们没有写文章揭批、讨伐暴秦,只是被逼到死路时,才发动服役的人起义造反。而且陈胜吴广以及跟随他们造反的人,都被杀死。隋末的那些反王及其追随者,也都没有写文章揭批、讨伐隋炀帝。都是被逼而造反。这些反王都没有好结果,他们的追随者除投降李世民的人之外,后来都被李世民除灭。元末起义造反的人,那些最先举事的人都被元朝镇压,只有后起的朱元璋当了皇帝。也有些反元起义者如陈友谅、张士诚被朱元璋消灭。明末的张献忠、闯王李自成的造反,虽然成功推翻了明朝,但后来被满清镇压、消灭。
  洪秀全的太平天国造反,被曾国藩镇压了。参与洪秀全造反的人,几乎都被杀了。
  毛泽东的革命造反,虽然侥幸成功,但两千万人作了毛泽东的炮灰。
  因此不可煽动民与官斗。自古民与官斗,吃亏的多是民众。
  对于政府体制上的弊端,如果批评这种弊端不会造成民众的忿怒,而且我们有消除弊端的方案,那么我们有权宣传我们的主张和见解。如果揭发、宣扬政府体制的弊端、恶会造成民众的忿怒,就不可揭发、宣扬。
  “五百个家庭专了我们的政”,这种只会煽动中国人相互纷争的话,你不要说。我告诫你不可做蛊惑家!不要仇官,而要争取自己当官,如果自己没有机会当官,就培养儿子当官,或传道培养青年学子当官。也不要仇富,而要努力自己勤劳致富。
  我确实想夺取中国的政权,但我们不能以煽动纷争、内讧的方式夺权中国的政权。因为这是不义的,是上帝耶和华所憎恶的。
  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林肯说:“战胜对手的秘诀是:提倡一种有结果的事业。”什么是有结果的事业?就是要观察政治经济形势,了解人们的心愿和需要,运用自己的学识,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纲政策,满足人们的心愿和需要。我们一定要相信:提倡切实可行的主张和见解,就一定能战胜对手、敌人。
  我们对我们自己的主张和见解,要时常反思。要经常反问自己,我们的见解是否符合实际?是否符合上帝的意旨?也就是是否符合古今中外圣贤的教导?我们的主张是否切实可行?我们的主张和见解会给我们与社会带来什么后果?这后果是福是祸?因此,你要反思:你曾节明的话都符合实际吗?符合圣道吗?都切实可行吗?你的话会给你与他人带来什么后果?这后果是福是祸?你当知道:你所说的话能立住,你的人在社会上才能立住;你的话立不住,你的人必立不住。你不可恨反驳你的人,反而要感谢反驳你的人。因为他是帮助你反思。坚持错误的主张和见解是浪费你的生命。如果你一辈子所坚持的主张和见解是错误的,你这一辈子就荒废了。响应毛泽东的号召积极参与文革的人,他们的一辈子都毁了。陈泱潮坚持他的《特权论》,恨恶反驳《特权论》的张国堂,实际上陈泱潮被《特权论》毁了,他至今还不自知,真是可悲、可怜!你当知道:切实可行才是关键!是否可操作才是关键!陈泱潮拘泥于马列毛主义的书本和他自己的思想,对人性人心人欲缺乏正确的了解,不观察分析社会政治经济形势,又骄傲自是、刚愎自用、逞强好斗,不重视他人反驳的理由,这就是陈泱潮一辈子不济的原因。陈泱潮一辈子贫穷、卑贱、失败,你当引以为戒!
  我主张放弃马列毛主义,提倡以基督教安民、西学建制、儒教治国。我的主张是切实可行的,我在许多文章做过论证。我们提倡、宣传张国堂学说,就必能战胜中共。彻底否定马列毛主义和中共历史,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就一定能铲除中共暴政,夺取中国政权,缔造中华联邦共和国,这是永不败坏的国度,并缔造中国永恒的和平。这是永不朽坏的功名,伟大的功名!
  马列毛主义是斗争哲学,是反秩序、反政府的叛乱文化,马列毛主义主张消灭私有制,搞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经济;但邓小平的改革却搞私有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中共政府继续坚持马列毛主义,必然导致争吵、争闹。中共以前因为共同利益而维持团结,但对没有信仰而唯利是图的人来说,个人对名利的贪求的欲望总是强于对团体的忠诚。真诚信仰马列毛主义的人必然要争吵、争闹,因为改革派口头坚持马列毛主义,行动上违反马列毛主义;在毛左派看来,改革派骗取了权力,发了大财。因此,中共必将在争吵、争闹中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现在毛左派与改革派的矛盾冲突已经不可调和。2012年9月,就是在十八大之前的敏感时期,毛左派在全国各大城市发动了自1989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张宏良号称为“九月革命”;2013年的5月4日,毛左派又在长沙发动了抗议茅于轼的示威游行。张宏良等毛左派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主张复兴社会主义,要搞第二次文革;温家宝、茅于轼、何兵等改革派要抛弃毛泽东思想,搞普世价值。习近平纵横捭阖,在改革派与毛左派之间搞平衡,试图折中调和改革派与毛左派的矛盾,但他偏袒和纵容毛左派,说放弃毛泽东思想会导致天下大乱。这是讹诈!由于改革派没有军权,对毛左派的闹事,改革派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如果掌握军权和警权的习近平对毛左派的闹事听之任之,甚至暗中操纵毛左派闹事,能不天下大乱吗?
  挂社会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邓小平“打左灯,向右拐”,“挂羊头,卖狗肉”,已经搞了三十多年,改革派说谎、狡诈,现在已经是路人皆知。子曰:“民无信不立”,这是孔子的名言,中国人几乎是家喻户晓。因此,邓小平路线已经走到了尽头,不能再走了。因此改革派要抛弃马列毛主义的招牌,而毛左派要捍卫马列毛主义的旗帜,铲除资本主义,矛盾冲突不可避免。习近平要继续高举马列毛主义的招牌搞资本主义,他要邓小平与毛泽东穿一条裤子,甚至要蒋介石与毛泽东穿一条裤子。习近平的路线行得通吗?如果邓小平与毛泽东能穿一条裤子,当年的文革就搞不起来。如果蒋介石与毛泽东能穿一条裤子,国共内战就打不起来!邓小平与毛泽东不可能同睡一张床,蒋介石与毛泽东更不可能同睡一张床。因此,习近平的路线是绝对行不通的。
  中国人的本性与外国人的本性是一样的,在外国行不通的道路,在中国也行不通;在外国行得通的道路,在中国也必定行得通。私有制、大选制度、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文官制度等是世界各国通行的制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西方主流社会所推崇的,因此是可行的。中国儒教是中国古代的正统,中国古人的本性与中国今人的本性也是一样的,因此,儒家治国是可行的。
  前苏联和东欧各共产党统治的国家的变革为中国变革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她们都是否定马列主义、抛弃社会主义道路,在文化上回归传统,在政治制度上向美国看齐。因此,否定马列毛主义、抛弃社会主义道路,回归儒教,接受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中国的必由之路。
  对于中共的内斗和内讧,我们不必参与,要尽可能地远离。我们只要宣传张国堂学说,发展中国共和党,我们必能最终夺取中国的政权。
  我们要下大功夫学习儒学、基督教神学和西方正宗政治学,还要学习行政学、法学、经济学等,要网罗大量高级人才,要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纲政策,并宣传我们的政纲政策,不要揭批、讨伐中共权势者。美国历史上有谁是靠揭批、讨伐竞选对手而赢得选举的呢?制定切实可行的政纲政策才是关键!政纲政策是政党的生命!
  对中共政府中的官员和经济界的富人,我们也要尽可能地争取他们支持。不要过多的树敌,你要知道我们的力量微弱!蚍蜉撼树、螳臂当车是可笑的。
  圣使徒彼得教训我们说:“务要尊敬众人,亲爱教中的弟兄,敬畏上帝,尊敬君王。”(彼前2:17)中国有古训:“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官员的权柄和富人的财富焉知不是出于上帝?《圣经》明确说“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上帝的”。富人的财富是管辖穷人的权柄。对没有丑闻的官员和富人,我们务要尊敬。当然,对他们重大错误的公开言行,我们可以凭圣道礼貌地反驳,例如坚持马列毛主义的言行,或者否定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言行,等,就是属于重大的错误言行,对这样的言行,我们都要礼貌地反驳。
  在文革中跳得欢的人,文革结束后,都没落了。你的父亲因参与文革而被关押,后来在不得志中忧闷。在文革时埋头读书的人,如秦晖等后来却成为名人、教授。你现在如果跟随毛左派闹腾,以后必在不得志、贫穷、卑贱中忧闷,如你父亲一样。
  我们要效法文革中的秦晖,现在毛左派与改革派争斗,国乱当头,我们要安心读书。等改革派镇压毛左派之后,我们必前途远大。
  你已经公开拜我为师,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有义务有责任教你。如果你不听我教,你日后就没有理由抱怨我。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朱熹注解曰:省,悉井反。为,去声。传,平声。曾子,孔子弟子,名参,字子舆。尽己之谓忠。以实之谓信。传,谓受之于师。习,谓熟之于己。曾子以此三者日省其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其自治诚切如此,可谓得为学之本矣。而三者之序,则又以忠信为传习之本也。尹氏曰:“曾子守约,故动必求诸身。”谢氏曰:“诸子之学,皆出于圣人,其后愈远而愈失其真。独曾子之学,专用心于内,故传之无弊,观于子思孟子可见矣。惜乎!其嘉言善行,不尽传于世也。其幸存而未泯者,学者其可不尽心乎!”
  希望你在祷告时,也要像曾子一样“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我劝你三年之内不要写文章,要专心读我的文集和我推荐的书籍。如果你听我教,你必成功、必将富贵尊荣,如果你不听我教,你必一辈子贫穷、卑贱,在不得志中忧闷,如你父亲一样。
  我带你再读一段《论语》: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朱熹注解曰:子张,孔子弟子,姓颛孙,名师。干,求也。禄,仕者之奉也。行寡之行,去声。吕氏曰:“疑者所未信,殆者所未安。”程子曰:“尤,罪自外至者也。悔,理自内出者也。”愚谓多闻见者学之博,阙疑殆者择之精,慎言行者守之约。凡言在其中者,皆不求而自至之辞。言此以救子张之失而进之也。程子曰:“修天爵则人爵至,君子言行能谨,得禄之道也。子张学干禄,故告之以此,使定其心而不为利禄动,若颜闵则无此问矣。或疑如此亦有不得禄者,孔子盖曰耕也馁在其中,惟理可为者为之而已矣。”
  徐志刚先生的译文:子张学习如何谋求做官。孔子说:“要多听[各种意见],把觉得可怀疑的地方避开,谨慎地说出其余的,这样就少犯错误;要多看[各种情况],把觉得有危险的事情避开,谨慎去做其余的,这样就减少后悔。说话少出错,做事少后悔,谋求官职的机会就在其中了。”
  我的译文:子张学习如何谋求官职。孔子说:“广博地学习,增长自己的见闻,倾听各种不同意见,深入观察社会的实际情况。伤害人的话,千万不要说;不揭露别人的隐私,对可怀疑的话(也就是没有把握的话),也不要说出来,谨慎说出其余有根据、有把握的话,这样就可以少说错话。避开有危险的事情;惹是非的事情及会导致人们议论的事情都不要做;也不做没有信心做成功的事情。用心地做有信心做成的好事。这就可以少后悔。说话少出错,做事少后悔,得官升官的机会就在其中了。”
  现在讲人权,以后因言论被抓坐牢的可能性极小。在宪政民主的社会,同样要慎言!因为你如果说了错话,必有损你的声望。如果你因言不慎而得罪了人,你所得罪的人极可能会刁难你,使你事业不顺。就算被你得罪的人饶恕你,不刁难你,但他们会提拔、推荐、任用你吗?绝对不会。因此,一定要慎言!我小时我母亲常常告诫我:“沉默是金。”还说:“说话要从心里过。”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如果你有官位的职责,你要依法刑罚恶人,为受害者伸冤。如果你是反贪机构的官吏,你就当尽责尽职地依法调查、惩罚贪官污吏。如果你没有官位的职责,你就要遵守主耶稣基督的教导:不要与恶人作对。
  《弟子规》教导要亲近仁者,《圣经》教导要亲近智慧的人得智慧。你自己亲近仁者和智者,就带动人们也亲近仁者和智者。人们亲近仁者和智者,就是民主选举,这就是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仁者智者兴起来,恶者暴政必消亡!
  《圣经》教导无论得时不得时,都要传耶稣基督的福音。台湾的唐崇荣因传耶稣基督的福音,讲加尔文的归正神学,他也是大名鼎鼎,他被许多大陆基督徒尊崇敬仰。你当效法他。
  你可以宣传张国堂学说,我出名了,你也跟着出名;我发达了,你也跟着发达;我成功了,你也跟着成功。你现在总是写文章揭发、讨伐有权的人和富人,你这样必永远也不可能成功!希望你深思!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5月13日
在本帖下的回复:
回复郭国汀:
  虽然不能以成败论英雄,但“成则王侯败则寇”也是历史的法则。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让中共政府出版揭露自己的《特权论》,这可能吗?蚍蜉撼树能成功吗?
  否定马列毛主义,复兴儒教,传播基督教和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中共也阻止不了这个趋势。
  前苏联、东欧各国都没有接受陈泱潮的《特权论》,中国也不会接受陈泱潮的《特权论》。
  希望你要了解人性人心和人的本能,要分析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认真预测分析中国的大趋势。民运人士的力量微弱,只能顺势而为。蚍蜉撼树、螳臂当车必然失败!
  你在陈泱潮与我张国堂之间只能选择一人,不能搞折中调和。陈泱潮不可能与我张国堂同睡一张床!
  中共必将在争吵、争闹中分崩离析、土崩瓦解。我们的任务是安定中国。中国并不需要你搞革命!而且,煽动民与官斗,是有罪的!而且,必有大祸!
  我张国堂避祸求福,陈泱潮惹祸失福,你愿意选择谁,就选择谁,但你的祸福由你的选择而决定。
  我从来没有站在中共暴政的立场上说话,我只是避祸求福,我也维护国家的安宁和人民的和睦。耶稣基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他们必成为上帝的儿子。”我希望你记住耶稣基督的这一教训。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在国民几乎都信马列毛主义的时候能搞宪政民主吗?你郭国汀如果持这种想法,我只能认为你郭国汀无知愚蠢!
  《特权论》是继续文革的纲领。如果出版该书,绝对不会有宪政民主,只会有中国的动乱!
  1976年中国人民厌恶贫穷,盼望富裕。搞了十年文革之后,再搞陈泱潮的无产阶级民主革命,这可能吗?有人支持吗?当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才是中国人民的共识,才是共同心愿。
  现在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中国的经济实质上是资本主义,在资本主义的经济上搞社会主义民主革命,可能吗?陈泱潮才是刻舟求剑!
发表于 5/10/2013 08:5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中共必将火拼,民运要在等待中发展——告曾节明
曾节明贤弟:
  根据郎咸平10月22日在沈阳的讲演,中国经济是70%的钢筋混凝土,产能严重过剩。我读大学时,老师分析美国1929年的大萧条的原因是生产过剩。今天中国的产能过剩与当年美国的生产过剩恐怕本质上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将陷入大萧条,工人必将大量失业。现在中国政府债台高筑。通货膨胀严重。富人纷纷外逃。中国富人都外逃,外国富人能不逃吗?以前经济高速发展,尚且维稳费用超过国防开支。经济陷入大萧条之后,中共还能维稳吗?
  邓小平自作聪明,他把诡诈当智慧。搞“打左灯,向右拐”的把戏,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名义,搞官僚资本主义。结果腐败丛生,贫富两极分化,下层民众强烈不满。由于中共顽固坚持马列毛主义,毛左派就发展壮大起来了。现在毛左派将马列毛主义与强烈不满的下层民众相结合,中国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简称毛共)发展壮大起来了。在经济大萧条、工人大量失业的形势下,毛共将会发展得更快、更大。毛左派骨干分子的野心也必将随之增大。中国共产党内部必将火拼。
  北京大学的孔庆东教授粗口大骂南方报系的记者,大骂南方报系是汉奸,引来新华社等媒体的讨伐。但孔庆东孔大和尚毫不示弱,更加粗口大骂新华社是王八蛋。而张宏良更把中共中央政府比作武大郎。毛左派自恃有军方的撑腰,又有强烈不满的广大下层民众的支持,已经不把胡氏中央放在眼内。中国军方才是毛左派的大本营。胡锦涛的左倾是为了讨好军方。你看看那些军方高级将领的父辈,就知道,军方是毛左的大本营。
  胡锦涛是政治辅导员,但他更是一个商人的儿子。胡锦涛不可能内心真信毛泽东思想。胡锦涛的儿子也经商,也是富豪。他胡锦涛怎么可能与毛左派一条心?
  当前我们民运人士在国内政治上难有作为。我们只能等待中共火拼之后的新形势。当然我们也不能消极等待。而是要在等待中把聪明的民运人士组织起来,并且要在移民中做工作,要在移民中物色人才,并且筹款。
  当前最大的事,是要在建国的道统上统一民运人士的思想。在建国的道统上,我主张华盛顿加孔子。华盛顿是虔诚的基督徒,也信奉西方正宗政治学。我们民运人士要继承孔孟之道,又以美国为师。我们要坚持正统的基督教神学,要驳斥、排斥异端宗教思想。我们也要坚持正统的儒教,凡非圣人之道的异端思想,都要驳斥,都要排斥。我们要学习西方正宗政治学,要考察美国,虚心学习美国。
  人心齐,泰山移。人心不齐,必然败事。
  我以前写的文章《玛利亚不是天主之母》,我现在宣布收回。并且我向罗马天主教认罪悔改。不能以人的理性探讨神奥秘的事。在信仰上要顺从教会。
  你要劝陈泱潮悔改归正。现在中国的大势已经变了。儒教正在中国勃勃复兴,基督教正在中国广传。西方正宗政治学也在各大学普及。他的思想不适合当前的中国。与基督教的教会作对,没有取胜的可能。与正统儒教抗衡,也没有取胜的可能。
  你要尽快选择并作出决定,要勇敢地加入我的中国共和党。
  中国社会民主党没有前途。那些移民不会接受中国社会民主党的政纲政策。中国社会民主党迟早会陷入困境。
  我再次劝告你不要过多地关注中共,免得浪费时间和精力,你要花大力气读基督教和儒教的经典,还要读西方正宗政治学的名著,行政管理学,你也要学习。《史记》和《资治通鉴》等历史书,你也要选读一些。在儒学上,你至少要达到明清时代的举人的水平。在基督教上,你只要不陷入异端就行了,因为你的职业是从政。对中华民国的政治,你也要关注,也要学习。我切切地告诫你:不可陷入哲学思辨,不可作思想家。我对你寄予厚望,盼望你成为国家的栋梁,不要满足于说三道四的评论。
  我这也是对所有民运人士说的。民运人士都要选择加入一个政党。有组织才有力量,游兵散勇不可能成事!
  此致
张国堂
2011年12月8日
发表于 5/10/2013 11: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不改一党专政的基本政治制度,乃是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专权时期铁的历史事实。邓小平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邓讲发挥民主党派的参政作用,只是讲讲而已,岂能当真?”(见赵紫阳《改革历程》第279页,香港新世纪出版社,2009年5月)邓、江、胡、习在共产党专政最关健问题上一脉相承,他们“主张的是在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为了进一步巩固共产党的一党专政”,他们坚决拒绝“任何影响和削弱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改革”。(赵紫阳语,《改革历程》第271页)。因此,中国共产党的极权专制暴政本质丝毫未变,中共与苏联共产党一样,从来就是人民公敌,并非今天才变成人民公敌。
发表于 5/10/2013 11:5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中共政权的罪恶本质丝毫未变。北京大学教授潘伟指出:中国最高权力撑控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手中,中共通过六种方式撑控中国政治权力。

1,中共及其决策核心部门诸如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共政治局,中共中宣部,中纪委,中共中央政法委,中组部撑控国家所有的部门;
2,全国人大所有的权力完全撑控在中共手中;
3,中国全部政府部委局处均撑控在中共手中;
4,中国人民解放军全部撑控在中共手中;
5,全国政协被中共撑控;
6,所有的半官方机构,诸如贸易联盟,工会,妇联,共青团全部由中共撑控。

在胡氏专权期间解放军继续完全撑控在中共之手,没有丝毫改变。后毛政权仍继续体制性极权党国机构承继自毛政权。不存在真实的政治自由,仅有政府在若干方面的合理化改进;共党仍撑控一切权力;国家机构和社会组织均成为中共控制的工具,各部委,局处,全部被党国体制操控;在政治,法律,社会,经济,文化,意识形态,和军事全社会各领域仍完全操控在中共手中。所有的国家机构,包括人大,政协,解放军,全部是共党的工具,要么完全撑控(毛时代)要么操控在中共手中(邓江胡时期);后毛时代,安全力量诸如武警部队防暴及防恐和维稳警力皆并入军力,极大增强并紧密干政,(160)旨在保卫共党维护其极权专制统治,镇压任何真实或想象之威胁和反对派。实质属党卫队性质之军队,国安,武警起着共党之剑的盾牌的作用。过去三十年,尽管经济上有相当程度的改观,但绝大多数经济成果和利益皆被一小撮当权共党高官私吞,与此同时毁灭中国无数大好绿水青山,生态环境被毁灭性破坏,其恶果将由平民子孙后代承受。共党在某些行政和机构上有所改变,但对党国极权体制没有任何实质性改变。
Chinese Politics And Government Power, ideology,and organization by Sujian Guo,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Taylor & Francis Group 2012.p。176。







第165页)







发表于 5/10/2013 12: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至今有右派异议人士还在摇唇鼓舌地为温家宝辩护”

吾以为温家宝与朱熔基一样,是中共当权犯罪利益集团成员中,相对犯罪较轻,人性天良未泯之士,本质上应当不属大奸大恶之徒,主观上可能真想做好事,他们可能原来真相信所谓共产主义,但后期已经认识到共产主义的荒唐与罪孽,故温朱与江胡绝对有质的区别。江胡属故意犯罪,而且死硬到底顽固不化,温朱则明显属于天良未泯,主观上想做好事,客观上却助纣为虐。但民运反对派绝对不能将温朱与江胡等同。
发表于 5/10/2013 12:0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5/11/2013 15:09 编辑
曾节明 发表于 5/6/2013 00:19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中国最需要的是自由法治宪政的资本主义而非所谓社会民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有关此论题西方大学专家学者有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结论,中文世界对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成果根本无法与西方学者相提并论。其结论为:全世界所有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业已宣告失败。
发表于 5/11/2013 00:4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10/23/2014 15:39 编辑

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祸国殃民——告陈泱潮
陈泱潮:
  你说:“眾所周知,社會主义的本質定義就是消滅一切階級壓迫和階級剝削。”你这种巧言令色的主张就是邪恶!什么是压迫?什么是剥削?马克思主义者把别人的统治说成是压迫,把他们自己的统治说成是领导。马克思恶意地臆造剩余价值理论,污蔑雇主剥削工人,污蔑地主剥削雇农。马克思主义煽动阶级仇恨,挑起阶级斗争;马克思主义煽动叛乱,布散纷争,制造内讧,挑起内战;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其结果是血腥、杀戮!因此,马克思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我张国堂所讲的都是事实,没有诡辩。我用中国人民、苏联人民、东欧各国人民的辛酸血泪否定马克思主义。你陈泱潮才一直都是诡辩!你陈泱潮无视死在共产党手中的无数人的宝贵生命,你陈泱潮是一个邪恶的冷血动物!只有草菅人命的冷血动物到今天才会肯定马克思主义。国共内战打了几十年,死的都是中国人,你陈泱潮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你陈泱潮就只迷信、执着马克思的原著中那些“美丽动听”的言辞,却不肯正视马克思主义的实践结果。
  广大国民党官兵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是抗日的民族英雄,是国家的功臣,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国共内战中牺牲了,为此我无比痛心、无比悲哀、无比伤痛。因此我憎恶马克思主义。在2004年11月之前,我为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被中共五次关入精神病医院,但我仍然公开否定马克思主义。无论你陈泱潮说得天花乱坠,我仍然憎恶马克思主义。你陈泱潮骂我卑鄙也好,说我高尚也好,我张国堂就是要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陈泱潮:人的理性有限!因此,我张国堂自知我的理性有限,因此,我不迷信任何人的言辞,我只看实践的结果!我张国堂是农民出身(1977年恢复高考时考上大学),喜欢秋后算账,现在就是对马克思主义秋后算账的时候。
  凡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凡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其人民都生活在贫穷和恐怖之中。苏联人民是这样,东欧各国人民也是这样,北朝鲜的人民、古巴人民都是生活在贫穷和恐怖之中。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我的观察,我觉得,在毛泽东时代,中国人民生活在贫穷和恐怖之中。因此,我认为不是毛泽东个人的人品导致中国人民苦难,你陈泱潮说毛泽东黑厚,却仍然坚持马克思主义,这是诡辩。如果只是中国一国不好,那么可以认为是毛泽东歪曲了马克思主义,但各个社会主义国家都不好,那么问题一定是出在马克思主义上。
  共产党的罪恶是因为马克思主义邪恶,而不是共产党人的人品坏。《三字经》说:“人之初,性本善。”共产党人也有人之初的善良本性。《圣经》说: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共产党人也是上帝按祂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共产党人的罪恶,就在于不信耶稣基督,不信孔孟之道,而误信马克思主义。毛泽东也有人之初的善良本性,毛泽东也是上帝按祂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毛泽东的罪恶就在于他不信耶稣基督,不信孔孟之道,而误信马克思主义。当然,马克思也有人之初的善良本性,也是上帝按祂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的,但马克思不信耶稣基督,在《圣经》之外胡思乱想,以致走上魔鬼撒旦的道路。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马克思在《圣经》之外胡思乱想,因此误入歧途,走上危险的道路。
  美国今日的强盛是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奠定的基础。美国人民富裕、平安、幸福。美国人民的实践是成功,是好结果;二十世纪中国人民、苏联人民等等的实践是失败,是坏结果。向成功者学习,以失败者为前车之鉴,不蹈覆辙,这就是聪明!因此,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信什么,我张国堂就信什么,华盛顿不信什么,我张国堂就不信什么。我张国堂头脑简单,理性有限,我只看实践的结果,不看重任何人的言辞。华盛顿时代的美国人信耶稣基督,我张国堂就信耶稣基督;华盛顿信奉西方正宗政治学,我张国堂也信奉西方正宗政治学。美国人不信马克思主义,我张国堂也不信马克思主义。
  中国几千年信奉孔孟之道,如果孔孟之道祸害中国人民,中国古人必会发现,必然会抛弃孔孟之道。中国人几千年信奉孔孟之道,没有抛弃孔孟之道,就说明孔孟之道没有祸害中国人民,而有益于中国人民。1919年中国人民抛弃孔孟之道,但其后却是血腥和杀戮,是贫穷和恐怖,因此,我张国堂决心复兴中国儒教!
  你陈泱潮迷信和执着马克思的言辞,而我张国堂着重实践的结果,这就是我张国堂与你陈泱潮的不同!
  我主耶稣基督说要从果子的好坏来分辨树的好坏,要从实践的结果的好坏来分辨真假先知、真假真理。我现在是基督徒,是儒教徒,我必须听命于耶稣基督,也遵从孔孟之道。
  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马克思主义是异端,我决不能听信马克思的“美丽动听”的言辞的诱惑。我主上帝耶和华是忌邪的上帝,而马克思主义是假真理、假道理,而假真理、假道理就是假神,就是偶像。我作为基督徒和儒教徒,我必须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
  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是你陈泱潮懂马克思主义,还是毛泽东懂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反政府、反秩序的叛乱文化,是煽动仇恨和纷争的斗争哲学。
  所罗门说:“愚昧人必作慧心人的仆人。”(箴11:29)奥古斯丁说:“好人的统治对被统治者是有益的。”所罗门还说:“富户管辖穷人。”(箴22:7)你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是否定所罗门。你陈泱潮反对所罗门,你又说你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这就是撒谎!这就是不要脸!
  孟子曰:“故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義也。”(滕文公章句上)人类社会必然是人统治人的社会,这也是天经地义的。马克思主义违背这一原则,因此是乱臣贼子!你陈泱潮就是一个极其邪恶的乱臣贼子!
  我主耶稣基督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 神的儿子。”(太5:9)我希望你陈泱潮好好体会这句话。
  阶级斗争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心内容,不论你陈泱潮如何包装马克思主义,都不可能改变这一事实。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导致人们和睦!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国家不可能因内斗而强大,人民不可能因内斗而幸福!马克思主义煽动内斗和内讧,因此,马克思主义是邪恶的魔鬼!
  你陈泱潮知道罗马天主教的教宗曾经颁布《新事》通谕吗?这是关于劳工问题的通谕。西方国家的劳动阶级弱势群体得到保障,是由于基督徒们的善行,与马克思主义没有任何关系。你陈泱潮把西方基督徒们的善行归功于敌基督马克思主义,可见你陈泱潮极其邪恶!
  自私是人的本能。人如果不敬畏上帝,就会胆大妄为;人如果不盼望上天堂,就不会行善;人如果不惧怕下地狱,就勇于犯奸作恶。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解除人对上帝的敬畏,消除人对上天堂的盼望,解除人对下地狱的恐惧。因此,马克思主义者没有善行,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公义,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当今中国淫乱、腐败、颓废、虚伪、暴戾、冷漠、谎骗、猜忌。这都是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哲学导致的结果。
  1949年之前,毛泽东共产党用马克思主义煽动下层民众武装叛乱,挑起国共内战,杀得血流成河,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至少四千多万中国人丧失宝贵的生命,无数中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公平、正义”!1949年前后,毛泽东共产党搞暴力血腥的土改,又镇压反革命,公然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抢窃国民的合法财产,之后搞社会主义改造,谋夺国民的合法财产。1958年前后又胡搞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公共食堂、大刮共产风,导致近四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之后又是文革的十年浩劫,叶剑英说:文革搞“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上亿人,损失8000亿人民币。”全国人民生活在贫穷和恐怖之中近三十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公平、正义”!
  毛泽东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党祸国殃民,就证明马克思主义祸国殃民。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死亡。当年10月6日,华国锋和叶剑英等抓捕毛泽东的妻子江青,还抓了张春桥、姚文元和王洪文,粉碎了“四人帮”,之后胡耀邦发起真理标准的大讨论,中共在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在北京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夺取了中共的领导权。之后搞改革开放,但邓小平仍然以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为立国基础。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贫富两极分化,人人都说中共无官不贪,社会严重分裂、对立,民众普遍仇富仇官,强制拆迁、强制征地如火如荼,城管暴力执法侵害无奈谋生的小民,数十万访民求告无门,群体抗争事件每年数十万起,死伤无数,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公平、正义”!
  离开了《圣经》和《四书》就没有公义!你陈泱潮靠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实现公义的言论是极为荒谬的!
  郭国汀先生说:“中国最需要的是自由法治宪政的资本主义而非所谓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有关此论题西方大学专家学者有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结论,中文世界对所谓民主社会主义的研究成果根本无法与西方学者相提并论。其结论为:全世界所有的民主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业已宣告失败。”郭国汀先生的这段话,就是搧你陈泱潮的耳光!到了社会主义在全世界失败、破产的今天,你陈泱潮还跟在中共的屁股后头高喊“坚持马克思主义”,不许他人拋開“社会主义”前提條件和結論,你陈泱潮真是恬不知耻!
  苏联共产党和东欧各国共产党的垮台是应验你陈泱潮的预言吗?不是!而是应验美国人杜勒斯的预言。今天中国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是你《特权论》中所说的危机吗?不是!你陈泱潮一直误导读者,你误人自误,恬不知耻,脸皮比城墙更厚!你陈泱潮的唯一“优点”就是脸皮厚!你陈泱潮自以为聪明,实际上是自欺欺人!
  俄罗斯人和东欧各国人民没有接受你的《特权论》,而是抛弃你的祖宗马克思!抛弃了你陈泱潮所热爱的“社会主义”。中国人民也绝对不会接受你的《特权论》,而是必将抛弃马克思主义,抛弃社会主义!你陈泱潮到了今天还看不清这个大趋势,你陈泱潮真是愚蠢、邪恶!你陈泱潮的《特权论》是马克思主义指导的,是有毒的垃圾。
  我规劝你陈泱潮,也规劝所有中国人,不要执迷于马克思主义的“追求公平、正义、民主、自由”之类的“美丽动听”的言辞,因为这都是装潢门面的幌子,是巧言令色,也是披在恶狼身上的羊皮。要细心观察共产党实践的结果是造福于人民,还是祸害人民。要以实践结果的好坏来分辨真假真理、真假先知,这是主耶稣基督的教导。(太7:15-20)
  我也奉劝你陈泱潮不要沉迷于你自己的思路,因为人的理性有限,要回归正统基督教和儒教,也要学习西方正宗政治学。我凭爱心再次劝告你不要做思想家,要做学者,要效法孔子“信而好古,述而不作”、“温故知新”,要顺从教会,遵从中国的儒教传统,不可标新立异!你当知道:谦卑者成功,骄傲者失败!何况你的大脑被马克思主义污染,思维被中共邪教搞乱。在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只要复兴正统儒教,传播正统基督教,普及西方正宗政治学,就能立功,就能获得大名,不必独创什么新宗教、新思想。如果能运用儒教、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的原理观察中国的实际,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就必能获得巨大的成就,赢得巨大的荣耀,没有必要标新立异。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影响巨大,不是因为马克思主义有什么真理,而是因为马克思是《圣经》所预言的敌基督。魔鬼撒旦虽然不是全能,但魔鬼撒旦的能力巨大,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影响巨大的原因。马克思主义利用普通人的骄傲、贪婪、嫉妒以兜售其奸,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影响巨大的原因!“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对那些懒惰、贪婪的下流人的吸引力巨大,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影响巨大的原因。
  我主耶稣基督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路6:26)因此,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巨大并不能证明马克思主义是真理。马克思主义实践的结果都是恶果,就证明马克思主义是谬论,不是真理!
  此致
张国堂
2014年10月10日
陈泱潮 发表于 10/14/2014 21:55
  質問假耶穌:中國社會問題是不是特權及特權資本化問題?
  我回答说:
  不是!
  中国的根本问题是信仰!中国大多数读书人不信耶稣基督,不信孔孟之道,不重视西方正宗政治学,不肯彻底否定马克思主义。这才是中国问题的根本。
  希望你陈泱潮要用孔孟之道和基督教彻底洗心涤虑,根除马克思主义的思维方式。你提这个问题,就证明你陈泱潮的思维方式仍然是马克思主义的思路。
  口头否认自己迷信马克思主义很容易,但摆脱马克思主义的思维方式很难。做人不要自欺!你陈泱潮就是迷信马克思主义。我没有冤枉你!希望你悔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3/2017 18:25 , Processed in 0.140560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Apc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