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92|回复: 0

军人干政会导致军事政变——驳李世富为刘亚洲辩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17/2013 03: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军人干政会导致军事政变——驳李世富为刘亚洲辩护
李世富先生:
  您的文章《宪政不是文人的专利:我为刘亚洲们说句公道话》,我读了一遍。我要首先说明:我不是看不起军人,而是惧怕军阀混战。我觉得您对二十世纪军阀混战的教训,认识不深。蔡锷虽然推倒了袁世凯的统治,但却没有避免军阀混战。你想现在又出现军阀混战吗?我从来不分什么文人或武人,我只分公民和官僚。公民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这是宪法的规定。宪法并没有规定高级军官可以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如果高级军官与国家元首发生对抗,对国家和社会的影响太大。我不希望今天再出现蔡锷。由于我的影响不如刘亚洲,从而我就不可能危害社会。如果我的主张被社会接受,就表明我的主张正确。我的主张不论多么激进,因为我是小人物,因此我只能渐渐地影响社会,渐渐地变为大人物,不会产生突变。更何况我主张中庸之道,并无激进的主张。而高级军官干政就可能导致突变。一个大船转弯太急,就有可能翻船。高级军官如果有政治抱负,他应该辞职。作为公民,他就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权了。事实上,刘亚洲如果脱掉军装,他的影响也比我大。
  我们坚定地认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越高,权力责任越大,拥有的资源越多,社会影响越大,那么他所受的约束就应该越多,他应该遵守的规矩就应该越多。如果一个高级军官同普通公民一样拥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权,那么这个社会就不可能有安全。所有人就必然会常常遭受军人的横蛮欺压。军事政变会常常发生,甚至会导致军阀混战。因此我建议人民必须坚持军人不得结党干政的原则。
  如果说英美等国的宪政不得不使用武力,这是他们的不幸。但说宪政起源于武力,就不是事实了。应该说宪政起源基督教和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说,这才是真正的基本事实。如果说宪政起源于武力,为何中国的武力没有导致宪政?洛克的《政府论》虽然是英国1688年的光荣革命之后写的,但洛克自始至终都参与了光荣革命,是重要的谋士。而且,洛克在光荣革命之后一两年内写出《政府论》,这表明他的政治学说是在革命中形成的,并以他的学说指导了革命,同时他的学说也巩固了光荣革命的成果。洛克在亚里士多德《政治学》的基础上发展了政治学说。后来孟德斯鸠又在洛克的基础上发展了政治学说。华盛顿将军虽然能指挥枪杆子,但华盛顿将军是虔诚的基督徒,因此他要受主耶稣基督的指挥。同时他也信奉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说。当时参与美国独立战争的军人大都是基督徒,也信奉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说。当时的政治活动家也大多都是基督徒,也信奉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政治学说。我们必须指出:是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说服美国人民接受宪法,不是华盛顿将军用枪杆子强迫美国人民接受宪法。这才是美国建国的历史事实。
  印度虽然没有基督教,但有印度教。印度人也大多接受了洛克和孟德斯鸠等人的政治学说。
  俄罗斯等国基本上是和平演变。因此,俄罗斯等国的宪政并不是起源于武力。1991年前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发动的“八·一九”政变才是企图用军人干政。而军人拒绝服从非法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而接受合法总统的命令,这不是军人干政。而是军人拒绝干政。我们必须清楚,戈尔巴乔夫才是当时苏联的合法总统,叶利钦是俄罗斯共和国的合法总统。而“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是非法的政变组织。
  当今中国,由于绝大多数共产党人已经发生信仰危机,不再相信共产主义。我们完全可以把儒学、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传给共产党人,也就是把张国堂学说传授给共产党人。只要多数政府官员和军官接受了张国堂学说,中国就必有宪政。因此,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用枪杆子追求宪政。事实上,许多政府官员和军官已经接受了西方政治学、儒学或基督教。
  禁止军人干政,这不是文人对武人设的局。而是伟大的政治学家建议人民限制官僚。亚里士多德说:“中产阶级的人们还有一个长处,他们很少野心,在军事和文治机构中,要是有了野心的人,对于城邦常会酿成大害。”历史上有许多高级军官因有军权而骄傲,他的野心危害社稷。如果不禁止军人干政,高级军官就有可能结党夺权,发动政变。如缅甸一样。如果高级军官可以轻易地发动军事政变,那还能有民主、自由、法治和宪政吗?
  不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谁的名言,我们都要废除“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树立“选票里面出政权”的伟大原则。把国家政权当作赃物用武力抢夺,这不是强盗逻辑吗?二十世纪中国的实践证明,如果不对武力施加限制,就会危害国家和民众。
  你崇拜枪杆子的理论只能搞乱中国。当年毛泽东搞“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把中国推向内战的深渊,腥风血雨几十年,制造了无数孤儿寡妇,难道还不够吗?你和刘亚洲还变本加厉,又提出“枪杆子里面出主权”、“枪杆子里面出人权”的荒谬口号。你们的这种理论是要搞乱中国,为军阀混战制造舆论。主张西藏独立的人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他们民族的主权?主张新疆独立的人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他们的民族主权?中华民主革命党人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人民的主权?法0功组织是否可以用枪杆子来争他们的人权?你们就是想在中国煽动内战,把中国搞得战火连天,然后赤共子孙党就用优势的枪杆子平定内战,再凭战功统治中国。你们的用心是邪恶的。
  我之所以反对刘亚洲,还因为他坚持反日民族主义。在今天与日本对抗,吃亏的肯定是中国。当今日本并没有侵略中国的企图,更无侵略中国的事实,中国没有被日本灭亡的危险,要他刘亚洲救什么国?因此,刘亚洲高喊抗日救国不过是别有用心。他们的目的是挑起中日民族矛盾,转移国内矛盾,同时也想以“汉奸”的罪名镇压反对派。我们中国人现在极度不和,相互仇恨,这时对外树立强敌,是祸国之举。我们必须弘扬仁爱、饶恕的道德文化,以消除中国人之间的仇恨。同时建立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只有这样,才能使国家永远强大。
  你说刘亚洲内慈外强,这不过是假象,不是真相。刘亚洲公开崇拜杀死、饿死、整死共计上亿中国人的最大刽子手毛泽东;他也没有对中共祸国殃民、害人害己的血泪史作丝毫的反思,更没有任何的忏悔;他也主张严酷地镇压法0功,这难道是对内仁慈吗?我们知道,在八国联军侵犯北京之前,西太后对外也很强硬,她失去理智地向列强宣战,这不是强硬吗?她后来怎么样了?现在,反日没有丝毫的个人危险,他叫嚣反日能算是对外强硬吗?毛泽东一辈子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刘亚洲是崇拜毛泽东的,他效法毛泽东,我们不能不对他保持警惕。我们必须指出:对《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的态度是真假宪政的试金石!
  我对赤共子孙党并无太深的成见,也不恨他们。我要求于他们的,只是接受《我张国堂同所有中国人约法七章》,放弃自己的特权,同其他所有公民平等竞争,不要坚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如果真想推进中国的宪政,或者脱掉军装,以公民身份推动中国的民主自由;或者等待,准备接受以后民选总统的领导。不要破坏禁止军人干政的规矩。如果刘亚洲可以用宪政的名义干政,别的高级军官也可以用维护稳定的名义干政。这样必然导致军阀混战,同二十世纪初一样。中国的宪政要靠真理,不能靠军人的血性。我们要坚持在张国堂学说的指导下,以公民结党和选举来推动中国人民走宪政民主的道路,不要倡导“枪杆子里面出主权”和“枪杆子里面出人权”等混帐逻辑。我们的基本主张是:以儒家学说和耶稣基督的福音正人心、定人心、安人心,以西方政治学和经济学指导中国的政治经济改革,把中国建设成为没有内战、没有冤假错案、没有腐败、没有官僚机构的膨胀、没有贫穷的现代化国家。
  此致
张国堂
2005年11月18日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0/21/2019 11:44 , Processed in 0.16189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