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81|回复: 0

薄熙来是不忠不孝的文革余孽——告东海一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5/19/2013 04: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薄熙来是不忠不孝的文革余孽——告东海一枭
余樟法先生:
  对于重庆的“打黑”,我一直本着少说为佳的原则,因为我不知真相。因为,没有新闻自由,难有真相。比如:黎强是不是黑社会,证据似乎不足。李庄律师是否有罪,证据也不足。重庆在“打黑”的过程中是否有刑讯逼供,重庆方面也没有拿出足够的证据来否认这一点。
  黎强以暴力抢夺市场,这固原有罪,但政府的立法对他公平吗?黎强经营的是正当行业,因此他不是黑社会。只有非法经营赌博、嫖娼、高利贷、收保护费、倒卖军火、贩毒等不正当行业的人,才是黑社会。黎强等草根在官僚资本的野兽丛林中讨饭吃,他以暴力抢夺市场虽然在法律上有罪,但在情理上令人同情,因为他是不得已。薄熙来并没有打击瓜分国有资产的黑官僚,也没有打击强制拆迁的恶官奸商。而官僚资本垄断几乎所有的正当行业,因此,那些涉黑的人也令人同情。因为他们要吃饭而不得已涉黑。当然,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因此,涉黑的罪犯应该打击,但官僚资本垄断正当行业的市场规则也必须改变。当然,贩毒的人不能同情,但薄熙来似乎并没有打击贩毒的黑社会。
  薄熙来在“打黑”中有没有轻罪重判?你要知道轻罪重判也是冤假错案。薄熙来在“打黑”过程中搞公检法三家联合办案,这是违法的。公民违法虽然有罪,但不一定是黑社会性质。把不是黑社会性质的罪硬判为黑社会性质的罪,这也是冤假错案。政府的公检法在办案的过程中如果违法,那就是黑。因为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有舆论认为薄熙来搞黑打,这是有道理的。现在,没有律师敢为被薄熙来严打的人辩护,如果舆论不从道德上对薄熙来进行监督,薄熙来就会无法无天。
  你的岁数也不小了,应该知道文革的事情。在刚打倒刘少奇、邓小平的时候,全国一片欢腾,一片叫好。后来为刘少奇、邓小平翻案,也是全国一片欢腾,一片叫好。薄熙来的“打黑”,在薄熙来的舆论攻势之下,不明真相的民众也是一片欢腾,一片叫好。没有人敢对薄熙来有异议。但随着李庄律师的被抓,异议之声就越来越强,这是中国知识分子吸取了文革的教训,不再接受“说你黑,你就黑,不黑也黑”的强权。这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进步,而你跟着毛左派的民众瞎起哄,真是丢人!
  薄熙来为什么要抓捕李庄律师,就是为了掩盖“打黑”中的刑讯逼供。难道刑讯逼供不是黑打!在法庭审判定罪之前,被薄熙来严打的人只是疑犯,疑犯的人权也需要保护。殴打、虐待疑犯的行为也是违法犯罪!
  薄熙来的“打黑”是否是为官僚垄断资本服务,这还需要认真考察的。你在不了解事情的真相的时候高呼“薄熙来是人民英雄”,你要当心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做了官僚垄断资本的走狗。
  有一篇题为《对现状的分析——挤不进去,你永远是穷人》的文章,你应该读读。这就说明黎强等辈讨生活的艰难,真正的仁者应该同情、怜悯那些被薄熙来严打的人们。当然,在法律上打击黎强等人,我赞成,因为他们毕竟犯了罪。但政府不检讨,这不是仁!
  黎强的犯罪是由于交通行业市场秩序的混乱所造成的。重庆应该整顿、规范市场的秩序。
  人之初,性本善。你不是信奉人性本善吗?那些被薄熙来打击的罪犯有没有人之初的善良本性?没有人天生就是坏人。这是儒教的基本信条。龚钢模等人走上犯罪的道路,政府有没有责任?马列毛主义和邓小平理论就是叫人犯罪作恶,政府至今信奉这种歪理邪说,难道就没有罪责吗?
  《论语》有言:“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百姓有过,在予一人。”百姓犯罪,政府也有责任。这是儒教的当然之理。薄熙来的“打黑”,没有对政府的政策作丝毫的检讨,这是仁吗?这是爱民吗?
  怜悯罪犯,才是文明;仇恨罪犯,那是野蛮。仁爱也包括对罪犯的怜悯。仁者爱人,罪犯就不是人吗?儒教主张爱民如子。儿子犯错,父母责打。痛在儿子的身上,疼在父母的心上。薄熙来在“打黑”时,他心疼吗?不许律师为他的犯人辩护,这是爱民吗?
  怜悯罪犯,但同时也要维护法律的尊严。汉高祖刘邦在约法三章中说:杀人者死,伤及盗抵罪。这应该永远作为中国刑法的总纲。但任何罪犯都有权获得公平的审讯。任何公民如果不经法庭公开审讯,就不得定罪。任何人在法庭审讯时都有权为自己辩护,也有权请律师为自己辩护。要尽量防止冤假错案。要尽力杜绝出现“竇娥冤”之类的悲剧。
  至于薄熙来是不是仁者,我的答案是:薄熙来绝对不是仁者。像子路等先贤,孔子都没有承认他是仁者。薄熙来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能是仁者吗?
  斯大林在消灭希特勒的二战中发挥了重大的作用,是否可以据此就说斯大林是一个好人?不能。即使薄熙来的“打黑”有功,也不能说薄熙来就是好人。
  薄熙来掀起唱“红歌”的运动,罪恶极大。即使“打黑”是功,他也是功不抵罪。何况“打黑”是不是功,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薄熙来掀起恶毒的红色浪潮,破坏社会的和谐,与极左派叛乱分子张宏良、黎阳等内外呼应,破坏“和谐社会”的新政策,与胡锦涛主席分庭抗礼,大唱对台戏,这是不忠。
  薄熙来是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黑官僚,唱红歌的目的就是欺骗中国人民,维护那些披着马列主义外衣的黑官僚们永远垄断中国的市场、官场、和文化市场。逼得平民精英毫无出路,陷入永远的贫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样的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是很难的。“君子固穷”是很难很难的。
  你东海一枭也是很贫寒,你想捧薄熙来的大腿挤进去吗?虽然“君子固穷”很难很难,我还是劝你要安贫乐道。不要鼠目寸光掉入陷阱。薄熙来的“好运”不会长久,因为不孝之人必受天谴。
  当孝敬父母。这是上帝耶和华的诫命。遵守这条诫命的人必蒙福,违犯这条诫命的人必将遭祸。
  孝悌是儒教的核心价值。你连这一点也不明白,你根本就不懂儒学。
  孝为为仁之本。不孝的人能是仁者吗?你东海一枭根本就不是儒教的信徒,你只不过利用儒学的大名欺世盗名而已。
  中国历史上长命的王朝,都以孝道治天下。因此,孝道不是私德。而是最根本的道德。“百善孝为先”。
  你说管仲“贪财怕死”,这是因为他家中贫寒,而且家中有老母亲要孝养。他的朋友鲍叔牙对管仲是完全了解的,但鲍叔牙仍然敬重管仲。何况管仲并没有贪不义之财。管仲与鲍叔牙合伙做生意,所赚的钱管仲得大头,这是鲍叔牙愿意的。政府根本就不该征管仲当兵。因此,管仲为了孝养老母亲而临阵脱逃在道德上是可以的。但军法上是不能容的。但管仲似乎没有按军法被处治,这是将军的错误。你不应该把道德与军法混为一谈。
  不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孝敬父母。文革的特殊历史时期也不能成为不孝敬父母的理由。薄熙来为了自保而与自己的父亲划清界线,这也是罪。这个罪可以因为文革的残酷而原谅,但殴打自己的父亲是大罪,这是不可赦免的。有此等罪恶的人,应该终生忏悔。国家也不该任用为官。
  在文革为自保而与自己的父亲划清界线,这固原因为文革的残酷而可以谅解,但这样的人也不宜当官。当官要行公义,行公义需要勇敢。在文革时与自己的父亲划清界线,这是无勇的表现。无勇的人不宜当官。从薄熙来的表现来看,薄熙来不是无勇的人。薄熙来与他的父亲划清界线,是为了他的政治前途。一个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而对自己父亲忘恩负义的人是没有人性的人。这样的人不可信任。
  你说薄熙来已经忏悔了,这是你无端的猜测。薄熙来现在还在唱“红歌”,这是忏悔吗?红歌所表现的文化,是丧尽天良、灭绝人性的文化。至今还相信并推崇这种文化,这是忏悔吗?正是这种文化逼迫他当年对他父亲忘恩负义。薄熙来仍然崇拜逼迫他不认父亲的人,这是忏悔吗?
  马列毛主义就是教导人们无父无君的文化,就是煽动人们不忠不孝的文化,就是煽动人们犯上作乱的文化,就是以仇恨为基调的假、恶、暴的叛乱文化。邓小平理论的实质,就是教导人们不择手段地追求财富。信奉邓小平理论的人,哪个不贪?贪财、贪色、贪权、贪名都是贪。不信天堂地狱的人,没有人不贪。
  如果薄熙来打断自己父亲的肋骨,那就表明他是一个生性暴虐的人,是一个丧尽天良的人。这样的罪恶是不可能靠自己洗刷干净的。只有信耶稣基督,才可以洗净这种罪恶。
  薄熙来是否真的打断他父亲的肋骨,这需要历史学家们去考证。你承认薄熙来曾经打断他父亲的事实,而又认为这是私德,这是极其错误的。
  中国陷入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是全体中国人民的罪恶。没有人是没有罪的。中国人民信耶稣基督,在人间赦免、饶恕以前的所有罪人,相信人死后必有审判,相信上帝耶和华必严惩所有罪人。这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像薄熙来之类的伪装正义的人“唱红打黑”运动,只能导致中国更加的黑暗,更加的邪恶。刘晓波的《零八宪章》中的“转型正义”的提法,也是错误的。刘晓波一方面大谈“转型正义”,一方面又声称自己“我没有敌人”。那些要被刘晓波清算的人难道不是他刘晓波的敌人?既然不想树敌就不要讲什么“转型正义”。所有在政治上惩恶制恶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谬论。只有信耶稣基督,才能消除罪恶。
  此致
张国堂
2010年1月25日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2/15/2019 18:56 , Processed in 0.126437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