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陈泱潮

[司法援助] 袁伟时先生的文章值得天易網所有網友認真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29/2015 13:34:58 | 显示全部楼层
袁伟时教授诋毁孙中山辛亥革命居心何在?
  
  辛亥百年纪念日越来越近。今晨,收到侨居美国的美籍华人(原中共中央部门宣传干部)电邮,转来近代史教授袁伟时先生10月4日答记者问。此君重复多年来的论调,对民主革命先行者,国父孙中山先生进行了全面丑化,贬低。并断言:辛亥革命搞糟了,不搞,当满清鞑虏的顺民最好。
  
  对于此君的这些论调,以前我多次发帖予以批驳。老先生既然不嫌啰嗦,在辛亥百年纪念日前老调重弹,我也只得奉陪下去。
  
  1.        孙中山是假博士,招摇撞骗的骗子,好色,追逐名利之徒
  
  袁先生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进行学术研究,但他对孙中山先生的态度,怎么看都像文革专案组整“走资派”材料。抓住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人格上贬低加害的对象。孙中山的文凭可能没有袁先生的过硬,但他是拿医学博士的文凭非法行医敛财或者骗取教授的职称吗?他确实喜欢出风头,想出名。但他这种弄虚作假以及抛头露面出风头,是为了更有利地推翻欺负汉人几百年的满清腐败政权,而且随时随地会招来身首异处,砍头掉脑袋的风险。他的名气越大,掉脑袋的风险越大。而非有些学术骗子靠作假名利双收。谦谦君子的袁先生,就不能原谅他吗?就值得那么鄙视不屑吗?至于孙先生的“好色”,说明他是正常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认识的男人中没有不好色的,革命领袖中好像也没有。敢于在公众面前承认自己喜欢女性的领袖好像只有孙先生一人。他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伪君子们要光明磊落得多。在袁先生口中笔下,孙中山先生简直一无是处,要全盘否定。而满清腐败政权,确是人民的希望,代表历史发展主流。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到了令人难以忍耐的地步。
  
  2.        辛亥首义与孙先生无关
  
  这是最无耻最恶毒的谰言,而且流传甚广,贻害无穷。没有孙先生最早发难,发动反清革命,而且一次次举行武装起义,虽屡次失败,仍不屈不饶,唤醒当了几百年亡国奴的汉族英豪,湖北的革命党人会自发举行武装起义吗?而且辛亥首义并不是与孙先生无关。他得知武昌起义的消息后,立即派黄兴领导起义军与清军作战。没有具有武装起义作战经验的同盟会员黄兴的指挥调动,武昌起义肯定会与黄兴此前指挥的起义一样,被清政府扑灭。孙先生既然与武昌首义无关,为什么后来被推为中华民国的开国大总统。孙先生的历史功勋,连开国元勋都一致认同,你这辛亥后才出生的小人物,凭什么一口否定?:
  
  3.        孙先生不该得罪袁世凯
  
  我有个疑问,袁先生该不是窃国大盗袁世凯的族裔吧?袁世凯是什么狗东西?一个死心塌地替异族统治者效劳的民族败类。出卖过与袁先生一样痴心指望统治者变法的书呆子,导致戊戌君子被砍头的罪人。他乘革命党人流血牺牲与满清军队奋战之危局,从中渔利,当政治掮客。自己毫不费力不花钱,窃取了革命成果。对于这样一个双手沾满汉人改革者鲜血的满清政府的鹰犬,孙中山对他提高警惕,用内阁制限制他的权力,不应该吗?就以民主体制的实质讲,对国家元首的权力是不是要限制约束?袁先生却认为是孙先生限制了袁世凯的权力,才导致袁世凯称帝。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袁世凯不称帝,当一个名义上的总统,实际的专制君主更好?作为一名历史学家,逻辑思维混乱到这个地步,令人咋舌。
  
  
  4.        反对联省自治,坚持武力统一中国
  许多反孙人士拿军阀陈炯明主张的“联省自治”与美国的联邦制相提并论。其实是两码事。美国的联邦制是在民主法制前提下,中央集权与地方分权相结合的一种政治体制。它的关键是军队国家化,中央及地方领导人民选。20年代某些人提出的“联省自治”,实际是松散的邦联制。而且地方军阀拥有军队,随时会爆发军阀混战。陈炯明虽然实行一些民主措施,但他握有军队,实际独掌政权。其他的省如果依法炮制,最终会导致中国的分裂合法化,形成若干独立国。
  
  5.        孙先生专制独裁
  
  现在许多人对民主政治并不十分了解。民主政治的核心是最高权力由多数人掌握。领导人的权力受最高权力的制约。民主政治实际是一套制度。孙先生一生孜孜以求的,一是推翻满清,实现民族解放,二是建立一套民主制度。第一个目标他已实现,第二个目标,如果他不是英年早逝,我相信会实现。现在在台湾他的第二个目标实际已实现。我们中国大陆如果实现中共一党制民主,不仅实现他的目标,还超越他的目标。
  
  孙先生建立民国后,如果不是狗日的袁世凯胡作非为,他的第二个目标也已实现。最后他决定用革命手段,建立政权,恢复巩固民主体制,是正确的决策。在革命斗争生死攸关的过程中,是不能讲什么民主的。最老的民主国家美国在打仗时也要取消一些民众的民主权利。二战时,罗斯福简直成了终身专制君主。就是在古代罗马共和国时期,平时有2名执政官。战时其中一人担任独裁官。称法西斯。近代法西斯就是这么来的。
  
  6.        如果不搞辛亥革命中国会更好
  
  我不知道袁先生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您一大把年纪,经历的政治运动不少,作为史学家,看的史书更不少。您真的相信满清统治者的承诺?我是绝对不相信的。满清政权作为少数民族统治多数民族的政权,满族实际形成一个贵族阶级。一旦实行民主宪政,贵族阶级的特权就会失去。即便少数统治者想实施宪政,底下的满族人也会抗拒。读史书,应该越读头脑越清楚,袁先生这样对满清鞑虏依旧难以忘怀一往情深,也实在太痴情了吧?
  
  即便满族权贵阶级,上下一心,认清大义,实行宪政,又关我汉人何事?君不见,实行宪政的伊斯兰国家,男人须留胡须,女人须穿黑袍戴头巾。每日须向麦加方向5次跪拜祈祷,妄评时政会坐牢杀头,搞搞婚外恋要乱石砸死。如果今日我们仍活在立宪后的大清国,但须留猪尾巴辫子,穿长袍,汉人求学求职升迁婚配处处受歧视,成为二等臣民。这样的立宪,我情愿不要。

发表于 3/29/2015 13: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驳袁伟时的文章《袁世凯与国民党》


  作者:艺苑芬芳


  2011年年初袁伟时在他的博客里发表了一篇文章《袁世凯与国民党:两极合力摧毁民初宪政》上下两个章节。来论证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与国民党在执政中对民国初年政权的破坏。其中袁伟时将主要责任归咎于国民党的专横,而进一步有归咎于孙中山的专权。袁伟时的文章主要就要塑造一个孙中山的形象,一个野心勃勃,有胆无识专横跋扈的孙中山。


  我在很早就知道这篇博客,但是由于时间关系,没能仔细看,他的博客太长了,洋洋洒洒的好几万字。他的博客阅读量将近一万,但是回复率很低,很多回复人都只是在喊句口号而已。根本没有一个认真看过他文章内容的。袁伟时文章里很明显有很多逻辑错误,没有人指出来,对于那些北洋粉丝来说,只要看到一个标题,一个让他们认可的结论就够了。袁伟时这篇文章在学术界没能引起共鸣,反而找来了众多反驳者,对于那些只看标题和结论的北洋粉丝,袁伟时这么多字真是白瞎了。


  归纳起来,袁伟时的这篇文章《袁世凯与国民党》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 前后矛盾,逻辑混乱


  第二, 主观臆测,以论代史


  第三, 断章取义,双重标准


  第四, 以偏概全,望文生义


  文不赘述,后面开始逐一解释。



  第一, 前后矛盾,逻辑混乱


  袁文中开始有如下描述:


  对孙文说来,南北议和是无可奈何的选择……革命军北伐,用武力统一中国,显然是无法实现的美梦。和议达成,孙文和国民党是不是真心实意支持袁世凯执掌政权呢?宪政的内在要求,一是约束权力,让它依法办事,不能肆意侵犯公民的自由;二是合理组织国家机关,使之互相制约和符合当时的实际情况,实现高效运行和社会稳定。成熟的政治家或政党,一定会审时度势,纵横比较,通盘考虑昨天、今天和明天,作出恰当的决策。袁世凯及其北洋集团是当时实力最强的军事和政治势力;而依仗革命声威在中央和地方议会系统占有最多席位的国民党则执掌着立法——制定规则的权力。后者的动向,影响十分深远。一个基本态势是国民党人不愿意面对现实,冀图把战场上无法得到的东西,立即用选票和其他方法夺回来。这是理解民初政局的一把钥匙。

  众多史料证明孙文有强烈的领袖欲,让出临时大总统,不是那么心甘情愿。

  尽管如此,1912年8月24日开始的孙中山和袁世凯在北京会谈达成的共识,明确表示尊重袁世凯执政。他当面对袁世凯说:“十年以内大总统非公莫属。”[14]并一再公开表示,自己打算在十年内修筑20万里铁路,不但现在要支持袁世凯当总统,下一任总统仍然应该由袁世凯出任。用他的话来说是:“现在时局各方面皆要应付,袁公经验甚富,足以当次困境,故吾谓第二期总统非袁公不可。”[15]但是与此同时,同盟会联合有关政党改组成立的国民党,在宋教仁实际领导下,却与孙中山的意愿背道而驰,表达了立即上台执政的强烈愿望,制宪和国会运作都在在体现了这个意图。


  1911年12月25日,孙文抵达上海。各方人士筹备成立临时政府,沿用各省代表会议(临时参议院)12月2日制定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的规定,实行总统制。在多次讨论中,宋教仁提出实行内阁制,历数总统制的弊端。孙文和同盟会的多数领导人及起义各省代表则反对内阁制,力主总统制。孙文说:“吾人对于惟一置信推举之人,而复设防卫之之法度”,是不能接受的。所以坚决主张总统制。[16]孙文的解说,从政治学的角度看,并不令人信服,推举信任的政治家执掌权力,与在制度上让权力互相制约和严格监督是并行不悖的。但多数人仍然认同他的观点,南京临时政府实行的是总统制。宋教仁甚至为主张内阁制,坚持修改《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组织大纲》,虽然被提名为内务总长,却被临时参议院否决:


  “正月三日(民国元年),临时大总统莅代表会……即照规定提出国务员九人,求同意。……内务总长宋教仁……宋教仁以主张修改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之故,失代表会信任,多数反对之。”[17]

  《临时约法》按其内容来说,要点是把已经付诸实施的总统制突然改变为内阁制,釜底抽薪,削掉袁世凯当选时按规定应该掌握的大部分权力。不过,这个文件制定非常匆忙,文件起草人学识和实践经验都不足,最后通过的文本漏洞和失误不少。



  看完袁伟时这几段的描述,我不禁要问,袁伟时到底想表达什么???前后矛盾,顾此失彼,在表达孙中山对权力的态度时捉襟见肘,不能自圆其说。


  1. 是孙中山要独揽大权,还是孙中山反对独揽大权?孙中山在国民党改组后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理事长后,将理事长党首的位置让给了宋教仁,从此后一直到宋教仁被刺身亡,一直宋教仁领导国民党。袁伟时所说的孙中山的领袖欲望在哪里?


  2. 袁伟时先说宋教仁力主内阁制反对总统制,用以削弱总统权力加强制衡,而孙中山对宋教仁的意见表示反对。而后面又提出,孙中山不甘心让出总统位置,打算用内阁制的《临时约法》控制削弱袁世凯的权力。《临时约法》是在《临时约法大纲》的基础上各省代表投票通过的宪法性法律,何来孙中山要利用临时约法削弱袁世凯的总统权力?更何况袁伟时自己的资料里明确提出孙中山是支持总统制反对宋教仁提出的内阁制,这岂不是前后矛盾?


  当袁世凯集散国会大权独揽的时候,袁伟时评论道:


  民初宪政受挫的另一重要原因是社会全面腐败,而应对方式选择不当,扬汤止沸。辛亥革命后,建立了三权分立的现代体制,但朝野政治运作,不是扬新抑旧,把新制度的巩固放在第一位,而是把传统的黑暗面激活,竞相贪腐,以暴易暴。袁世凯是收买、暗杀、分化,黑白两道交相为用。

  袁伟时一直都认为《临时约法》中对于总统的权力限制过大,从而削弱了总统的行政效率。最后导致了民初宪政遭到破坏,那么一个被削弱权力的总统如何会导致总统的腐败,为什么袁伟时所谓大权独揽的议会反而被解散了。这里的逻辑令人费解。


  第二, 主观臆测,以论代史


  袁伟时的文章中强烈的表达了袁伟时自己的个人观点,为了附会他的观点,硬是造成了他要的证据。


  请看下面一段的描述


  1912年8月,在孙文即将北上与袁世凯会谈的前夕,著名的澳大利亚记者、深深卷入了中国政治的端纳写信给另一活跃在中国政坛的澳大利亚记者莫理循,披露了他所了解的国民党内情:“他们一开始就找袁世凯麻烦的战术,使任何进展都受到阻挠……正当孙中山向全世界表示他已经放弃政治,并把他的精力致力于开发自然资源的时候,他也在试图说服北京,相信他正在照那样做。然而,他却在这里和一伙只配去干杂活的党徒,密谋当总统”。[2]

  以上这段是袁伟时摘录《清末民初政情内幕——《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袁世凯政治顾问乔·厄·莫理循书信集》中瑞纳写莫理循书信的一部分。这位瑞纳一直作为旁观者看待中国政局。并不是象袁伟时说的那样卷入中国政治。1903年,端纳是香港《中国邮报》的记者,其后又成为该报的总经理。他后来又成为《纽约先驱报》和《远东评论》的驻北京特派记者。瑞内对袁世凯开始抱有好感,而后他逐渐才认识到袁世凯的阴险与狡诈。揭露袁世凯的二十一条的报道居然出自这位曾经敌视孙中山褒扬袁世凯记者的手笔,而后瑞内与北洋决裂,后来与蒋介石合作成为国民党的重要合作伙伴。随着蒋介石到了南京,后来抗战爆发随着蒋介石又到了重庆,最后抗战胜利后,1946年病逝于上海。瑞纳个人经历的后半部分袁伟时都没有提到,而且主观的臆测瑞纳参与了民初政治,并且用瑞纳初到中国不了解中国的经验谈代替当时的历史,而可以忽略瑞纳后来与北洋决裂转而与国民党合作的事实。


  而其袁伟时随后立刻写到:这是孤证,不能就此肯定当时孙文本人已经有这样的计划。


  袁伟时文章里后面继续写到


  宋教仁“大公无党”的态度,进一步激怒了陈其美;且有史料说,陈其美亦有当总理的意图。

  那么袁伟时文中写到的且有史料说,陈其美也有当总理的意图,那么这个史料是什么史料呢?很可惜,袁伟时没有给出具体答案。因为袁伟时肯定不是这个历史事件的目击者或是见证人,所得到的信息必然是通过各种资料,而袁伟时自己有拿不出资料来源和出处,不免让人认为他在主观臆测。


  第三, 断章取义,双重标准


  在前面已经引用的袁伟时文章中,有一段提到,当南京政府指定《临时约法》的时候,孙中山也宋教仁又一次争论,孙中山希望《临时约法》规定国体为总统制,而宋教仁却主张内阁制。结果孙中山最后听从了宋教仁的意见。而后袁文有这样的评论:


  许多史料证明,孙文的行政能力很弱。他尚且不甘当位高权轻的国家元首,雄才大略又有辉煌政绩的袁世凯所期望的更不可能是一个荣誉职位。

  先不论独揽大权是否是独裁,但是独揽大权的确可以提高行政效率,袁伟时在后面说道,1914年组建中华革命党要党员宣誓“附从孙先生”。这的确可以提高行政效率,但是被袁伟时污指为“领袖欲”。袁伟时后面在评论袁世凯的时候,评论道:


  《临时约法》按其内容来说,要点是把已经付诸实施的总统制突然改变为内阁制,釜底抽薪,削掉袁世凯当选时按规定应该掌握的大部分权力。…………袁世凯的意见综合起来无非是要把民初政局推回到总统制的轨道上,其中有些要求不恰当,也不难在讨论中纠正。提出修改《临时约法》或对未来的宪法提出建议,都表明他仍然寻求在民主、法治范围内巩固自己的地位和推行自己的政见。………….. 从8月到10月,袁世凯五次提出对宪法和宪法性文件的意见,都遭到国会和宪法起草委员会拒绝。袁世凯的意见集中到一点就是恢复总统制。10月31日,宪法草案在宪法委员会上三读通过,史称天坛宪法草案。11月4日,绝望的袁世凯在通电全国抨击这个草案,同时宣布撤销国民党籍国会议员资格,国会和宪法起草委员会都因不足法定人数而停止运作。民国第一次宪政尝试以失败告终。

  这几段的评论袁伟时要说明为了给与袁世凯更多的行政权力,提高行政效率,避免和议会扯皮而要求增加权力。同样是为了增加行政效率,孙中山的被袁伟时指为“领袖欲”而袁世凯则被理解为增加行政效率。更加矛盾的是,当孙中山让权的时候,又被袁伟时指为行政效率不高,请问袁伟时孙中山如果才能行政效率高而且逃过你“领袖欲”的指责呢?这明显是双重标准。


  袁伟时在评论宋教仁被杀后,于右任为宋教仁像题词的时候,引用了于右任的题词并且附加了袁伟时自己的评论:


  “宋教仁先生石像成题语:先生之死,天下惜之。先生之行,天下知之。知之吾又何记!为直笔乎?直笔人戮。为曲笔乎?曲笔天诛。于虖!九原之泪,天下之血,老友之笔,贼人之铁。勒之空山,期之良史,铭诸心肝,质诸天地!于右任撰语康宝忠书字”[15] 于右任的意思非常明确,在舆论认定的袁世凯和赵秉钧之外另有主谋。

  袁伟时此处又在断章取义,当时宋教仁被杀后,法院认定赵秉均和此案有嫌疑,发传票给赵秉均。同时关押应桂馨(应夔臣)。很显然这两个人是直接嫌疑人。那么于右任所说的凶手另有他人必定是这两个人之外。虽然舆论认定是袁世凯和赵秉均,但是袁世凯并没有得到任何法律质询和法律制裁,为什么袁伟时认为另有主谋的怀疑对象里不包括袁世凯呢?很显然袁伟时在这里和读者玩起了个文字游戏,故意排除了袁世凯的嫌疑。



  第四,以偏概全,望文生义


  袁伟时在描述武昌起义后,鄂军召开的军政府会议上,起义军对袁世凯的态度时,做一下描述:


  “黄兴有电致袁内阁云:若能赞成共和,必可举为总统。此电由汪君(汪精卫)转杨度代达袁氏”。[7]这不是黄兴个人的决定。1911年11月30日,各省代表会议在汉口英租界举行。

  实际上只有十一个省的代表,其他省的代表在11月15日已经达到上海。袁世凯拿一部分省份的代表非要说成是各省代表,来体现袁世凯的支持率。


  袁伟时在描述孙中山与袁世凯总统交接期的问题中,有如下评论:


  1912年,3月10日至4月1日,孙文继续签发了138件法令、指示和文告。临时参议院的决议本来应由现任总统袁世凯签字公布,孙文却越俎代庖,造成不应有的混乱。《临时约法》是3月11日由他签字公布的。4月1日,他还签字公布《参议院法》。唯一根据是“前由参议院议决统一政府办法第六条,孙大总统于交代之日始行解职。”[21]而同一时间,已经上任的大总统袁世凯也不断签发政令,甚至类似的政令也是你发一个,我也签一个。……………….. 参议院通过阁员名单后,孙中山于4月1日宣布解除临时总统的职务,随即离开南京,遍游南北各省。孙中山派黄兴在南京组织“留守府”,主持南方各省收束军队和一切未了事宜。


  4月2日,参议院议决改以北京为首都。该院也于4月29日迁往北京开会。

  议会是立法机构,颁布各种命令只能随着议会,而不是总统。当时议会还没有搬到北京,而且南方正在要求袁世凯南下,当参议院4月1日正式投票北京为首都之后,孙中山也正式放权离开权力位置。而且没有证据证明袁世凯到底颁布了哪些法律和法规与南京方面的法律和法规相重复。请问袁伟时先生,在参议院还没有正式搬到北京之前,袁世凯的法律是怎么炮制出来的?他炮制的法律有合法的程序吗?


  善后大借款是袁伟时为袁世凯鸣冤的重要部分,里面写道:


  首先,主体是银行团,作为成员之一的美国退出,不影响银行团的主体地位。


  其二,1912年,原有合同签字前,银行团突然提出利息要由五厘提高至五厘半,袁世凯政府坚决拒绝。

  事实是象袁伟时说这样吗,袁世凯在向列强借款的时候,坚持五厘而拒不接受五厘半吗?当时袁世凯聘请的政治顾问澳大利亚人乔·莫理循写给英国驻中国公使朱尔典的心中这样写道:与此同时,我见到柏卓安,我们两人一致认为克里斯普的借款对中国最有利。你必须知道,向中国提出的几款条件,最好是哲美森所提利息7厘,八五折扣,以津浦铁路英国版尚未发行的债券作为抵押----------这是极优厚的抵押---------的借款条件。克里斯普则愿意以利息五厘,八九折扣……..按照英国银行团垫款1,800,000英镑为条件……。《乔·厄·莫理循书信集下卷》第45页。


  但是最后中国政府以年息5厘,按84%实交,47年偿清,本息共计67893597英镑,以盐税、关税为抵押。按照合同规定,借款额中必须扣还附件中各项到期应还的中央和各省外债及赔款本息,这些扣款就超过了借款额的半数。 利息率形式上是5厘,而按84%实交,实际接近6厘;在发行交款期前,都用年息7厘或6厘的垫款方式付款,于是银行团又获得双重利息,并且利用金银汇价涨落,在交收款项时攫取汇兑差额利润。《维基百科》


  袁伟时说袁世凯从五厘半争取到五厘,但是却不提袁世凯接受八四折扣的卖国条件,实际借款仅为合同规定的八四折,而还款去按照半分之百还,并且按照百分之百计算利息。这是个不折不扣的卖国借款条约。而袁世凯没有通知参议院的情况下,擅自决定。


  其中财政困难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中国当时没有关税自主权,而1928年国民党北伐成功后,国民政府收回了关税自主权,如此在对外政策的优劣对比,被袁伟时一次次的忽视。



  其实这个文章还有很多地方有逻辑错误,比如在论述宋教仁被杀一事上,已经列出了应桂馨和赵秉均的来往信件,袁伟时自己也说很露骨如下,


  袁世凯说的三月十三日应夔臣致洪述祖函件,原文非常露骨: “功赏一层,夔向不希望。但事关大局,欲为釜底抽薪法。若不去宋,非特生出无穷是非,恐大局必为扰乱。”



  但是袁伟时还是把宋教仁的事情牵强附会的往孙中山身上扯,暗示陈其美在暗杀有暗杀宋教仁的计划,得到了孙中山的默许。但是前面已经过说了,袁伟时没有拿出陈其美相当国务总理的证据,袁伟时于是列举了黄兴有暗杀袁世凯的计划,以此来附会孙中山也知道陈其美暗杀宋教仁。并且袁伟时后面开始跑题用黄远庸的被杀来推证陈其美杀宋教仁的可能性。我很奇怪,袁伟时为什么不用袁世凯杀吴禄贞、张振武、陈其美这些人来推证袁世凯杀宋教仁的可能性呢?袁伟时明显使用双重标准,对袁世凯使用疑罪从无的标准进行无罪辩护,而对陈其美及国民党使用疑罪从有进行有罪推论。


  袁伟时在说到宋教仁主张内阁制的评论中,着重说了这样一句话:“一个基本态势是国民党人不愿意面对现实,冀图把战场上无法得到的东西,立即用选票和其他方法夺回来。这是理解民初政局的一把钥匙。”袁伟时的这句话是最可笑荒谬的,近代出现的政党政治,不同于古代帝王专制,各个政党都会希望上台执政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国民党希望通过和其他政党通过竞选的方式上台完全符合民主精神。在袁伟时的眼里国民党武力与北洋对抗是叛乱,而通过竞选上台也受到袁伟时的讥讽。那么袁伟时希望国民党做一个政治花瓶让北洋独大吗?国民党不愿意通过战争而是通过民主选举和选票来得到权力本是民主精神的体现,难道袁伟时也要批判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最后,我还要说的是,袁伟时把历史时期割裂开来进行孤立推断和评价是错误的,比如他说袁世凯的时候,把他的称帝轻描淡写成为偶然事件,把袁世凯的称帝说成是国民党一党独大后牵制总统的结果,这个到任何时候都无法让人理解,权力大的国民党被解散而权力小的袁世凯反而称帝,这种颠倒黑白的逻辑难以服众。袁伟时避开袁世凯称帝和扫除障碍之间的关系不谈,大谈宋教仁被杀另有其人,况且非常牵强的用黄远庸的死来推证宋教仁。很显然,即使宋教仁死掉,陈其美在国民党中也不具备领导资格,因此袁伟时的这种推断毫无根据也是不符合逻辑的。

发表于 3/29/2015 13: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袁伟时教授对孙中山评价过于肤浅可笑


李三来也/猫眼看人






    二0一 一,八方给力,这一年很幸运地是辛亥革命一百年。于是,关于辛亥革命的文章蜂起。本来,对历史进行解读,从来就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不同的解读很正常。但是,袁伟时教授以哲学学者的身份,却又以历史学者的面目出现,不遗余力地贬辛亥革命、贬孙中山,具有很大的误导性。




革命、改良与所谓“出卖满蒙”




    “革命、改良”——在袁教授大量的文章中,都提出了这个问题。他给的答案是,改良好。我们先来理一下头绪。我同样也是认为改良好。革命是破坏,是砸烂旧机器,重新来过;而改良是在前人的基础上,来搭桥建屋,社会成本自然就低得多。而且,对于社会来说,其积累的物质与精神财富更是无法计量——这本就不是问题。


    在这里,我引一下雷颐先生的文章,在其《从历史性思维看辛亥革命何以发生》中说:“辛亥革命”这些年来几乎成为“激进”的代名词,颇有人对清政府的“新政”“立宪”被辛亥革命“打断”而深感遗憾。不经革命的大动荡大破坏而收革命之实效,当然是值得追求的理想状态,作为一种良好的愿望,更是无可指责。但若强以近代中国的历史来为之佐证,指维新运动和辛亥革命为“过激”,则有违史实大矣。康、梁想通过“明君”自上而下改良,何曾“过激”?其实,人们似乎忘记,被尊为“辛亥之父”的孙中山并非一开始就想“干革命”的,起初也是想方设法上书清政府,想走“改良”路线的。只是在“改良”被拒之后,他才立志走上“革命”一途的。。。。。


    雷先生已经把这段历史渊源很明白地说明了。当然,这也需要一定的历史推导。这也是他这本书要说的内容。


    从我自己的角度,我认为:革命与改良,事实上并不存在“好与不好”,而在“能与不能”的问题。那么,孙中山是故意要革命吗?还是决定了我们中国本就只能革命呢?


    我认为是后者。以前国家领导核心慈禧太后其行其位不说,核心与“为皇帝”光绪几乎同时去世,造成客观上的权力“真空”这点也不说,单就其实对于有着大汉族观点的中国人,在汉满之间,本来就存在着不可调和的民族矛盾。


     这也反映在孙中山和黄兴创立的中国同盟会的政治纲领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而“民族主义”也本就是孙中山的“三大主义”的首位。这种矛盾,也象一些独/裁政党一样,象国民党,以党劫国,要么就是不给我玩什么花招,放弃劫国,归政于民;要么就只有实行革命,打倒它——把它赶到台湾这一条路。如此说来,以当时的情况,要么就是我大清放弃劫国,要么就只有革命一条路了,这种历史引起的矛盾,本就没有调和的余地,这怎么可能怪孙中山?


    这里,我们再对照袁伟时教授的《孙文的对外政策上也留下一长串平常人难于理解的记录》(孙中山不为人知另一面:出卖东三省与蒙古),其中透露了很多其勾结日本,出卖满蒙的一些所谓史料。


    当然,这所谓“史料”的真实性不容置疑,但以袁教授的常识,不可能不对此历史事实的原因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和估计。但是,他似乎和现在的九0后一样,对清末的历史似乎洗尽铅华,一切都变成“难于理解”了。


     事实上,从我们前面所讲到了中国同盟会的政治纲领中就不难看出,对清政府的满族,他们本视满为外族统治,当时,他们想“恢复”的乃是“中华”。也即是说,所谓”出卖“满蒙,在他们根本就不算什么丑事,也不用什么偷鸡摸狗似的去偷偷地“卖国”。而是公开的政治纲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如果知道了这一节,就是平常人也并不难于理解孙文对外政策,为何要“卖国”——他们想卖的本是“外国”!


    打个比方,前苏联通过改革后的所谓“解体”,这到底是戈尔巴乔夫的功还是罪呢?道理其实一样。只是你处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对“中华”的认识不同而已。




袁伟时充满狡黠的曲意解读




    袁伟时教授的文章,看着的不是那么睿智,而是一种曲意的狡黠。他在文章中,老爱以拼凑的办法,错开历史中的因果关系,牵强附会,以达到证明其观点的目的。


    这段历史是前国家领导核心慈禧太后及“为皇帝”的光绪去世之后,革命军兴,武昌起义后,孙、袁之间的一段废改良,倡革命的阐述。


    文章说:


    “对孙文说来,南北议和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南京临时政府财尽援绝,无法支撑下去了。革命军北伐,用武力统一中国,显然是无法实现的美梦。和议达成,孙文和国民党是不是真心实意支持袁世凯执掌政权呢?”


    南北议和当然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孙和国民党当然不可能真心实意支持袁世凯。这不论是专制社会还是民主社会都是自然之理。那么当孙首当临时大总统,袁伟时又是怎么说的呢?


   “一个基本态势是国民党人不愿意面对现实,冀图把战场上无法得到的东西,立即用选票和其他方法夺回来。这是理解民初政局的一把钥匙”。


    这简直就是废话。当时北京民国政府既立,要开国会,国民党作为一个民主共和革命的首倡者,当然希望通过选票夺回政权的实际控制权。这本就是公开进行,也是民主制度设计的一部分。但是,在袁的叙述中,好象国民党在干着私活似的。


    “说到底,这是革命幼稚病发作,冀图设计一个连环计,把一手交出去的权力,换个手要回来。革命派要按照自己的意图造法,限制和剥夺袁世凯的权力,但匆忙赶工,造出一座粗陋、简易经不起翻腾的舞台。后果是弄巧反拙,不但革命党人继续掌权的愿望没有实现,国家却从此进入多事之秋!”


    事实上,如果没有袁世凯的废共和,搞称帝这一类丑剧,可能袁伟时还真可以搞出各类揣测,但是,如孙中山没有首先做临时大总统,就不可能袁世凯做临时大总统,而可能就是直接由清王朝过渡到袁王朝了。而有历史的事实上那里,袁伟时却硬生生地东拼西凑出一个类似这样的过程:那就是孙中山想做总统,然后不得不退出总统名位,却不放弃政权的控制,最后逼得袁世凯不得不称帝了。


===============
附:
孙中山不为人知另一面:出卖东三省与蒙古(袁伟时:孙文的对外政策上也留下一长串平常人难于理解的记录)
http://military.china.com/zh_cn/history4/62/20080516/14848284.html


袁伟时:袁世凯与国民党(上)
http://yydg.paowang.net/2011-03-10/1837.html


袁伟时:袁世凯与国民党(下)
http://yydg.paowang.net/2011-03-10/1838.html


发表于 3/29/2015 13: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胡为雄:辛亥革命的功绩和孙中山的贡献 


对辛亥革命和孙中山的评价已经太多。我先想引用毛泽东的评价,因其评价大体公道。1954年,毛泽东在《关于辛亥革命的评价》中说:“孙中山及其一派人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的统治,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建立了中华民国和临时革命ZF,并制定了一个《临时约法》。辛亥革命以后,谁要再想做皇帝,就做不成了。所以我们说它有伟大的历史意义。”1956年,为纪念孙中山诞辰90周年,毛泽东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称颂道:孙中山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中国革命民主派的旗帜”;应“纪念他在辛亥革命时期,领导人民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国的丰功伟绩。”毛泽东这里说的只是大体,具体从精神遗产来说,孙中山除了创制三民主义(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五权宪法思想外,还为时代留下了民主、自由、平等意识和公民精神。在南京临时大总统任上,一位年老萧姓盐商求见时要行跪拜大礼,孙中山连忙将他扶住,告之人民的身份一律平等,称总统是国民的公仆,离职以后又回到人民的队伍里去,和老百姓一样。1912年4月在武昌黄鹤楼演讲时,孙中山说:“民国国家为四万万人之国家”,“民国譬之公司,人民为大股东,总统至执百事皆为股东服役务,其薪俸则股东之雇工资。”孙中山更重政治革命后的“社会革命”即经济建设,他解职后到上海时称:我所欲为之事“至少需要一百年”。这笔巨大的精神财富足够我们受用了。 
 
值得关注的是,近些年来“告别革命”的声音不断,似乎改良、立宪更好。2010年10月8日,凤凰网专稿发表了中山大学袁伟时先生的《辛亥革命是一场盛大的假面舞会》一文。袁先生说:“从社会发展所付出的代价来看,立宪是最好的选择。可惜,在汹涌澎湃的请开国会运动面前,清ZF不能当机立断,错过了改革的时机。具体算一算辛亥革命前后的损益表,答案就一清二楚了。”袁先生继之为立宪和革命各开了一个清单:“立宪的收益:1.在立宪派合作和支持下,大部分省份的政权和平转移,兵不血刃实现了两种政治体制的交替。中央和省都建立了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2.军事混乱时期很短,经济继续增长。3皇帝退位了,君为臣纲的制度基础被摧毁,宗法专制制度的精神支柱摇摇欲坠。思想文化领域,中国进入了20世纪最自由的历史时期,……收益主要在制度建构和思想解放上。由于清ZF正在推行新政,这些都是题中应有之义,步伐可能稍微缓慢而已。”“革命的损失:1.固有的政治秩序崩溃,外蒙古在沙俄蛊惑下宣布独立。2.由于大量的‘民军’、‘革命军’涌现,军费突然增加四倍,财政体系崩溃,国库空虚,最严重的时刻,只剩下9万元。3.原有的听命于中央ZF的军事系统分崩离析,形成了以地方督军为核心的各自为政的军事强人统军的格局,为日后的军阀混战奠立了基础。”  

袁先生这里用语混乱:一、清代只有朝廷和衙门而没有ZF。近现代中国ZF的诞生始自1912年的中华民国临时ZF。二、清朝统治者要搞的是君主立宪,而非共和立宪。袁先生所开收益清单与史实不符,算的是一笔糊涂帐:1、有无立宪派合作,中央政权的转移是和平的,孙中山的前提是,清帝退位,即可让出临时大总统一职给袁世凯,几乎所有革命派都想让袁世凯成为中国的华盛顿。2、各行省“光复”过程中,除湖北汉口遭南下清军焚毁损失很大外,其他省份人民生命、财产损失都不太严重。各省都督或分都督在咨议局和社会名流、绅商的相助下,都较好地维护了社会秩序。3、立宪派是主张君主立宪,皇帝退位不是立宪而是革命的结果。同时,清廷钳制舆论,只是钳制不住,因此革命、立宪之说才在社会流传,这既不是立宪派本身的劳绩,也不是“清ZF正在推进新政”的政绩。章炳麟骂了皇帝是“小丑”,因惩罚不到,“中国ZF”还到案在上海租界洋人的小法庭打官司,清廷哪里让人解放思想?袁先生算革命的损失帐也算错了:1、民主取代君主,国内政治并未发生大动荡。外蒙古独立是沙俄与外蒙古当局上层勾结的产物,与辛亥革命没有必然联系。它收复后在民国时期由于斯大林政权支持再次分裂出去了。2、财政体系崩溃、国库空虚不是辛亥革命的结果,倒是其重要原因。列强多次割地赔款,仅辛丑条约赔巨款清廷要39年才能还清。至于南京临时ZF,它没有国库,革命军生活确实艰苦。3、听命于中央ZF的军事系统分崩离析发生在辛亥革命之前,袁世凯指挥的六镇兵力就只听命于袁世凯,官兵心目中并没有朝廷,武昌新军起义后全国风从响应,可见清廷威权失尽,内部分崩离析,只是外表上统一。如果袁世凯继承民主制而不复辟帝制,后来军阀混战或可不发生。察知袁氏称帝野心后,宪政派领袖梁启超拍案而起,支持蔡锷护国反袁,此后战乱不已。但不能把袁世凯的罪过算在辛亥革命身上。  


在评价孙中山本人时,袁伟时先生称:“孙文终生都是革命家,其他方面乏善可陈。”轻描淡写,言辞间大有不恭。然而孙中山生逢衰世,作为革命家他以革命为志职。在短暂的60年间,孙中山为民族、民权、民生奔走,领头推翻帝制,又为推翻军阀统治作了准备,这足够伟大了。还奢望这位苍生大医有时间作其他什么善事呢?  

(说明:本文选自作者所著的文章《帝制终结时》的最后一部分)

发表于 3/29/2015 14: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Note: some thesis in this question are correct, other's are wrong, constrained by author's knowledge,


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中国近代史专家袁伟时先生在网易发表了他在历史教学专业委员会2011年年会上的讲话《中国近代史教学的几个问题》,并欢迎读者怀疑、批判。我权且把此话当真,也“好奇”地说说看,不到之处敬请另外的读者批评指正!
袁伟时先生一共讲了五个问题,我将其分别批判为六个方面:
     一、“好奇、怀疑、批判,是治学和创造的起点”


这个观点我完全赞同,没有“好奇”,就没研究学问的兴趣;不去“怀疑”,就找不到应该研究的问题;缺乏“批判”,就谈不上求“真”务“实”,更别说创造了。
不过,说苏格拉底“教人怀疑,教人辩论,不断提出问题,让你思考”,孔子是“灌输一些基本观点,基本信条,什么问题结论就是这样,他告诉你了”,显然与我们的理解有出入。多的我不讲,《论语》一书,既有孔子说过的话,也有他子弟的言论,不能完全代表孔子的思想。另外,孔子好象也说过“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的话,想必袁伟时先生是读得懂的,不可断章取义哦!
     二、“今年是辛亥年,还应该讲一讲辛亥革命”


这个也没问题,有问题是他进而阐释的一些观点:
    1、辛亥革命爆发的原因。他说有两条:一是大清关键时刻拒绝政治体制改革;二是大清对民营企业出现的问题不依法处理,随意侵犯民间资本。以中国的历史规律而言,还没有哪个王朝会自觉接受“政治体制改革”,何况你是要动摇大清的专制统治?所以袁伟时先生说反了,辛亥革命之所以爆发,全在于大清的“铁桶政治”。至于侵犯民间资本的问题,只是这种政治下的衍生物。
2、辛亥革命的最大收获与胜利果实。他认为有两个:一个是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建立起来了,另一个是言论自由实现了。请注意他说的是“最”,谁都知道,辛亥革命直接导致了大清的灭亡,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收获与胜利的果实?
袁伟时先生进而举例说,《民权报》负责人戴季陶撰文:“熊希龄卖国,杀!唐绍仪愚民,杀!袁世凯专横,杀!章炳麟阿权,杀!”从总统、总理到社会名流,统统地要杀,也没见袁世凯下令追捕,这证明言论很自由。这纯粹是笑话,一则袁世凯到底怎么想,这谁也不知道;二则戴季陶的文章有多大影响,也是没有底的事;三则以个例说明那时政府言论自由,不免有些偏颇。
3、辛亥革命什么时候失败?袁伟时先生说,“二次革命后袁世凯建立了专制统治,辛亥革命就失败了。后来想,不对,袁世凯称帝没有多久就死了,整个北洋时期,辛亥革命的两个成果基本在延续,那怎么能够讲它失败呢?真正失败,是在1926年4月20号段祺瑞宣布下台,他的执政府垮台了。”为什么这么说呢?袁伟时先生在这里是以“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是否存在为成败的标志。坦率地说,不能说是辛亥革命失败了,而是革命取得成功之后,矛盾加剧,新的问题就来了。如何面对这些问题?是对革命政权的考量。所以,“辛亥革命什么时候失败”是个伪命题,根本不用回答。
    三、“正确地理解民国历史,关键在哪里”


  袁伟时先生认为,除了辛亥革命以外,关键在正确评价北洋时期。


  因为袁伟时先生的新观点较多,我一一罗例如下,并附自己不同观点:


  1、二十世纪中国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最好的时期就是北洋时期。袁伟时先生自己都说了:“1912年到1926、27年,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都是最好的。你可以反驳说,这期间有些军阀屠杀记者、封报纸。这些都有,政府动手的有,民间暴民专制的错误举措也有。”之所以这么说,袁伟时先生进而例举了“民国元年国民党开先例,砸了进步党在北京的《国民公报》”,这明显是相对国民党统治时期而言的。


  然而,由此来判定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到底能有多大合理性呢?我们不言而喻。


  2、经济上也是很了不起的一个时期。袁伟时先生说,一是建立了市场经济;二是袁世凯请出张謇等一些很有经验的企业家来管经济,很快实现了财政平衡;三是民国最初几年一直到1920年,工业发展的速度达到年均13.8%。


且不去评价这些观点是否正确,单想问一问袁伟时先生,你这些说法和数据从何而来?如果是北洋政府自己的统计,能说明什么问题?世上有哪家政府会说自己干得不好吗?


  3、过去还说北洋政府是卖国政府,错了,而且大错特错。袁伟时先生说到此很激愤,为什么?先还是来听听他的新解:“收回国家的主权、利权,是从北洋政府开始的。不讲个别例子,一战后德国失败了,它原有的所有特权不能不放弃,新中德条约是平等的。这是被迫的,还有沙俄推翻了,苏俄说要放弃特权,那是半真半假。有些它放弃了,比如庚子赔款就放弃了,其他国家也放弃了啊。但有些人说它把所有不平等条约都放弃了就是假的,把蒙古作为殖民地抢过去了,在东北的特权也不肯放弃。苏俄继承了沙俄的大民族主义和侵略,整个苏联的历史就是一部罪恶史,这是很清楚的,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假如这还要争论就太低级了。”


  引述完这一大段后,我们回头再看看袁伟时先生开篇关于治学的观点:好奇、怀疑、批判。那么,他这儿的“没有什么可争论的”和“还要争论就太低级了”从何而来?“说北洋政府是卖国政府,错了”,“整个苏联的历史就是一部罪恶史”,对了?这恐怕连美国历史学家也未必肯信。


  袁伟时先生也是唯恐大家不信,继续说:“除此以外,举个主要事实,假如不理解这一条,讲民国历史就会差之毫厘失之千里: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很伟大,提出的问题是收回山东利权。结果是谁收回的?不是共产党,也不是国民党,而是北洋政府。”


  这个例子举得很滑稽,我想反问袁伟时先生,既然你这么肯定五四运动很伟大,那它的伟大在哪里呢?再假如没有五四运动,山东利权北洋政府也能收回?如果能,干吗要发动五四运动呢?北洋政府至多是欲卖而没卖掉而已,刑法上还有强奸未遂一说呢?难道“未遂”就不构成犯罪?


  说到“为什么中国丧失那么多司法主权”,袁伟时先生归结为关键一条,“过去中国人不敢正视:中国的司法太野蛮了”。他进而说:“中国传统的体制,行政权与司法权是统一的。西方中世纪慢慢发展出独立的司法系统。中国没有,承认吗?”


  我承认,中国没有。不过,难道除了“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其它的司法体系就都是“野蛮”的?


  袁伟时先生最搞笑的还是,他说:“慈禧比我们一些人还要开放一点,她原来很蠢,经过义和团以后就知道错了。她批准将原来的中华法系废除,分两步走,第一步先将那些最野蛮的肉刑废除;第二步修改刑律、民律、诉讼法,在日本人帮助下制订了一套全新的法律体系。这是中国的大革命,这个革命在整个民国时期都没有被否定。但中共中央1949年2月发出指示,要废除和‘蔑视和批判《六法全书》及国民党其他一切反动的法律、法令’,‘蔑视和批判欧美日本资本主义国家一切反人民法律、法令’。”


  这里有几点真的很可笑:一是说慈禧“原来很蠢”,经过义和团以后变“聪明”了,如是至少说明义和团是有贡献的,起码对慈禧个人如此(义和团事件是彻头彻尾反动的,现在还有人说它是革命,有进步意义,那完全是意识形态起作用——袁伟时之言论)。二是说慈禧在日本人帮助下制订了全新的法律体系是“中国的大革命”,真是让人无语了!三是说中共中央发文要废除《六法全书》及国民党等法律、法令,我倒想问问袁伟时先生,如果不废除,就得执行是吧?如果执行,也就用不着制订后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了。如是来说,首先是没有民国,更别说什么北洋时期,你说是吗?


  再往下,我都不忍读下去了。不过,还是要说说袁伟时先生的“二十一条”新论。


  最有意思的是,袁伟时先生动不动就说:“有些问题,你们作为历史教师还不知道的话,我就给不及格了。”这种说话的口气完全是权威主义的,是一个老师对他的学生说的,不容质疑。这又与他的治学三点论不符,袁伟时先生很矛盾啊!


  对于“二十一条”,他袁伟时先生说:“比如袁世凯是不是卖国贼?人家老早解决了,你去看九一八事变后王芸生编的《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作为历史教师那是非看不可的书,二十一条怎么提出,怎么谈判,怎么斗争,怎么评价,资料齐全,清清楚楚。……比如善后借款,看看王芸生那本书就知道,善后借款条件在当时来讲对中国是有利的。关于山东问题换文,里面说山东问题换文本来从短期看对中国是很有利的,但没有想到一战马上就结束了,不应该有这样的外交交涉。所以这是外交上的一个失误,就是说基本没有问题,但有些失误。这样一讲,北洋是不是卖国就清楚了。”


  袁伟时先生真的清楚了?我怎么看,怎么就觉得王芸生编的《六十年来中国与日本》不是书,而是慈禧老佛爷下的圣旨,怎么袁伟时先生对书中的论点照单全收呢?你不是说要“怀疑”吗?要“批判”吗?一个哲学系教授,一个历史学专家,动不动“本来”怎么样,“结果”却被怎么样,这是在搞学术研究吗?在这儿你怎么又不看事实了呢?袁世凯是不是卖国贼?是谁说早解决了?如果按早解决的论点说,早说他是大卖国贼了,他还在世时人们就这么说的,难道你不知道?


“正确地理解民国历史,关键在哪里?”读者读之自然明了,我不赘言了。


    四、“乱的原因,从根本上看是革命的后果”


  袁伟时先生的观点:“革命,不能随便玩,要估计到后果可能很严重。”他继而说:“人是很野蛮的,是吃人生番(这个字我不明白,是别字吗)演变过来的。我们过去歌颂民族英雄,反过来想,人就是野蛮,那么多的人力物力都花在杀人掠夺上。没办法,人类就是要经过这么一段。”


  这个方面我只想说两句话:一是革命是治乱还是捣乱?二是到底是谁想杀谁?


     五、“怎么看孙中山”


  袁伟时先生说他有篇长文,叫《孙文在辛亥革命后第一个十年的迷误》,自己写下来都掉眼泪了:为什么我们过去眼中的一个革命英雄的所作所为是这样?


  1、孙中山跟武昌起义没有多大关系。在号召起来革命方面,他有他的作用。最关键的是在辛亥革命后,他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成为中国政治局面混乱的一个根源。


  说直白一点,孙中山不是什么革命家,而是一个致使中国政局混乱的“捣蛋鬼”。这话你信不信?反正袁伟时先生信了。


  2、孙中山“发动三次战争”是个问题。


  第一次是宋教仁案以后的二次革命,他看不到只有沿着法治的道路才能把中国真正变成现代国家,不能轻易诉诸武力。一个政治家没有能力看清双方力量对比,发动战争,一个多月全军覆灭。一个政治家应该有听取意见的胸怀,国民党内几乎一片反对声音,他不听,一意孤行。这是很大的错误。


  第二次,袁世凯死后发动所谓护法战争,以广州为根据地打了五年。这也是错误的战争,而且本身是不合法的。他赖以成立护法政府的所谓“非常国会”,最盛时也只有两百多议员,根本就不够法定人数。成立一个不合法的政府来反抗中央,这也是错的。


  第三次发动了北伐战争。这次他上了俄国人的当,建立了一个党国体制,造成中国民主政治的大倒退。


  对于这三次战争,袁伟时先生让听讲的人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说是会对他们的历史观是个震动。为什么恰恰是孙中山存在这些问题?袁伟时先生说,这跟他的思想和知识水平有关系。


  坦率地说,这三次战争有没有问题?当然有,如果没有,战争肯定是取得胜利的。但这与有没有必要发动这三次战争,很明显不是一个概念。袁伟时先生由此怀疑孙中山的思想和知识水平,真的很让人费解。


  3、孙中山没有分权的概念。袁伟时先生说,一是成立临时政府时,孙中山说,我们革命了,自己人当总统,为什么还要受国会的批评制约。二是孙中山说,我是共和的缔造者,民国的创造者,你讲民主共和离开了我就是错的。我就是共和,我就是民国!三是在民族问题上,孙中山主张同化,有白纸黑字写在那里。四是临时参议院通过决议将首都定在北京,孙中山、黄兴对此很不满意。他们正想将袁世凯拉到南京,好控制他,怎么能定都北京呢?


  这些都是袁伟时先生告诉我们的,我在此只有四点疑问:一是民国的政体研究是谁设计的?二是孙中山“独裁”的话是针对谁而言的?三是民族同化如何会出五色旗?四是到底是袁世凯想控制中国还是孙中山想控制袁世凯?


  4、孙中山有没有卖国行为?袁伟时先生说,孙中山向日本人借钱,说你不借给我,军队就要散了,我就要和袁世凯和谈。谈判中他开出一个条件,可以将东北蒙古交给日本管理。你说他是卖国贼?我不同意。他搞革命,为了救国,明知道要掉脑袋的也干,说他有意卖国恐怕不符合事实。核心是他没有现代国家、现代民族的概念,他认为满族是外国人,满洲、蒙古不是中国,把那块地方交给别人管理无所谓,反正不是我们的。


  袁伟时先生一面说不同意说孙中山是卖国贼,另一面又列举他卖国的行径——卖没卖不要紧,最起码有此想法。这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呢?难道有了现代国家和民族概念,一个人就不存在卖国行为?我真的很不明白他说的意思。


  5、孙中山受到苏联的蛊惑。袁伟时先生说,比如1925年,他北上与段祺瑞商议如何解决国家当前问题。在广州的告别会讲话时说,今天来听讲的有武学堂的学生也有文学堂的学生,将中山大学和黄埔军校的学生都看成党和政治斗争的工具。他没有想过教育是有独立性的,大学不是工具。


  袁伟时先生你想过没有,学生读书为什么?今后干什么?以1925年背景下的中国社会来说,又需要青年学生做什么?可以这么说,袁伟时先生总在谈政治,却又不懂政治,或者只懂政治的一门:意识形态说。


     六、“怎么看蒋介石”


  袁伟时先生说,过去贬得他一无是处,客观地看,蒋介石的主要贡献有两条:第一坚持了抗日战争,他是抗日战争的一个重要领袖,这条不能否认。第二他促进了台湾的转型。我们过去说蒋经国是台湾转型的一个关键和主要人物,这是对的。但是蒋介石也有他的贡献,一个他坚持地方自治,县一级坚持民主选举,县长由百姓一人一票选举;后来到一人一票选直辖市市长,这条很重要。


  在此,我只想说两点:一是如果蒋介石一开始坚持抗日,就不会发生西安事变了。二是如果蒋介石一开始坚持民主选举,就不会发生国内革命战争了。这两个方面,不知道都是谁促成的?


  1、蒋介石满身是缺点。袁伟时先生指出,一是私人生活方面,蒋介石有几个老婆、嫖妓等都是事实,但无关宏旨。在这个问题上,数一数民国以来的政治人物,从孙中山开始,很多都不清白。二是他搞暗杀、表里不一,流氓性很强的一个人。他把党内元老一个个打下去;不同派系的领袖,一个一个地收拾。国民党内元老很多广东人,但后来做汉奸的不少,其中一个原因就和蒋介石排挤他们有很大关系。


  其他说法倒没什么,只是把广东的国民党内元老做汉奸,说成是蒋介石排挤的主因,却有点“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之嫌。


   2、蒋介石维护了私有制。袁伟时先生说,中国历史走了那么大的弯路,现在回到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恢复私有制,恢复市场经济。这样经济就发展起来了。国家要安定下来,一个要在法治基础上保持稳定,再加上市场经济。市场经济与私有制是一个铜板的两面,没有一个就没有另一个。一定要有财产所有权——资金、货物的所有权,才能进行交易,不然的话,市场经济无从谈起。蒋介石始终维护这一条。


  前面一大段话,袁伟时先生显然是在论政治,而非历史观点。他的认识正确与否不敢说,只是市场经济等于私有制的论断,好象在某些西方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也未必使然。


  3、蒋介石没有太多私产。袁伟时先生反过来又说,他也不需要,国库和他的家库差不多,他爱怎么用就怎么用,但到现在也没有找到他贪污的证据。


  还是只想问一句袁伟时先生:你用国家的东西如用自己的,用得着贪污吗?


  4、蒋介石政治方面也不行。袁伟时先生指出,蒋介石抵抗侵略,作为军事统帅有很多错误,包括淞沪战争,南京保卫战,战术上有很多可歌可泣的地方,战略上是错的。另外,军事上他有很大的问题,一直越级指挥,造成很多的错误。由于他领导下的政治、军事的腐败,造成1944年的大溃败,这是很丢人的。


  原本袁伟时先生的这些观点没什么问题,可他接着却冒出一句:他(蒋介石)这个人体现了当时中国社会政治的状况,中国就是这样。当时的中国就蒋介石这样?笑话!要真是这样,何来蒋家王朝的垮台?


  批判完袁伟时先生的上述历史观点,我已然没有力气再说什么了。最后一句话:不要总拿意识形态来反说历史。





  2012年2月17日

 楼主| 发表于 3/29/2015 14:5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陈泱潮 于 3/31/2015 13:51 编辑
郭国汀 发表于 3/27/2015 16:56
After ten years extensive studying of Modern Chinese history, I am sure your judgement of Sun, Jia ...

     
       1946年憲法是在國共兩黨武裝鬥爭面臨決戰、國民黨蔣介石政權正遭到美國巨大壓力和其他民主黨派挑戰的情況下制定的。因此它具有比中共所有憲法都好得多的地方。

      但是中共今天不存在當年蔣介石國民黨政權的壓力和挑戰,更不具有蔣介石的氣度,所以當前缺乏在中國推行1946年憲法的可行性。

      況且,1946年憲法比起標凖的現代憲政民主還有很大的距離,打着很深的專制時代烙印。例如它的立法院不是實行參眾兩院制,使立法缺乏審慎保障和保護少數人意見的共和性質;它的五院政府監察院考試院也都是比照明清的御史彈劾制度和科舉制度而設立,對於真正的憲政民主制度而言,監察院考試院完全是在浪費納稅人錢的多餘的官僚衙門……

       因此,未來民主中國憲法也不能以1946年憲法爲范。

 楼主| 发表于 3/29/2015 14: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3/28/2015 15:06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 have made a nunber of great mistakes which ruined your almost all eff ...

    如果但求成功不講政治道德,當然可以推崇梟雄黑道不擇手段者為師。
 楼主| 发表于 3/29/2015 15: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3/28/2015 15:15
At very beginning, when I first learn Mr. Yan Weishi's name and read one of his article about Sun We ...

   我總結百年中國歷史教訓譔寫批評隱形帝制肇始者孫中山時,沒有讀過袁偉時的文章。

 楼主| 发表于 3/29/2015 15:0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国汀 发表于 3/29/2015 02:07
避開北方、南方軍閥長期地執掌大權的歷史背景,避開孫中山為首的國民黨人對軍閥鬥爭的歷史過程,抽象地談論 ...

  要說軍閥,蔣介石是比北洋軍閥更大的軍閥。

  段祺瑞可以爲劉和珍之死長跪不起終身茹素,吳佩孚可以拒絕蘇俄拒絕日本……可是反之……

发表于 3/29/2015 16: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泱潮 发表于 3/29/2015 15:06
要說軍閥,蔣介石是比北洋軍閥更大的軍閥。

  段祺瑞可以爲劉和珍之死長跪不起終身茹素,吳佩孚可以拒 ...

Mr. Chen, I have to point out that you seems too old to accept any good advise, your knowledge about Mr. Jiang is totally out of date and absolutely wrong!!! You do not understand Mr. Jiang's great mind and soul, I am so disappoint to you, I strongly suggest you close door to read the History of Republic of China, you are mislead and fool by those fake scholars and Party used scholars, or you simply lacking basic knowledge but pretend that you know everything. If there is greatest soul of Chinese, the first one is Sun Wen and Jiang Jieshi, not anyone els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9/2019 14:17 , Processed in 0.12738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