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86|回复: 0

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孔德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6/11/2013 23:4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浮皮潦草地读了安东尼·吉登斯《现代性的后果》(The Consequences of Modernity)。该书为2000年译林出版社所出版。节日期间,闲事捞捞,随便翻阅该书大部分。不免有点故意的悲天悯人,自己觉得悲伤——为人类的未来,也为生在这么一个“伟大的”时代和国家。为什么呢?请有耐心的看客关注吧——尤其是本文最后的困惑。



    现代性,是现代化夹带而来的某种大文化性质。宽泛地讲,它是后工业社会与后殖民社会的衍生物,是工具理性的产物。尽管不同学者,从各自的学科领域——哲学、政治学、宗教学、人类学、文化学等——都可以揭示“现代性”的不同侧面和特点。但有一点是共同的:现代性使人类处于某种伪科学的不自由境地,使人性追求自由的空间更加逼仄。在真正的自由主义者看来,现代性正在一点点地侵害人的自由,断送人类自由的前景。这是自中世纪结束以来,文艺复兴以来的理性和感性的乐观主义者的悲哀。

    安东尼·吉登斯据说是托利·布莱尔的文化顾问,也就是当代英国的首相“国师”了。他长期从事社会理论研究。他对现代性在制度性维度方面的探究,给我们提供一个广阔的“现代性”思考的视野,也提供一个贯穿近代西欧社会变迁的历史视角。他对现代性制度性维度的思考,联系到后资本主义及全球化发展,向我们预示了一切企图奔向四个或者多个“现代化”的各民族国家的不太美妙的前景。

    吉登斯在《现代性的后果》一书中指出: 现代性是大约17 世纪开始出现在欧洲的“社会生活或组织模式……它已经程度不同地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着影响。”吉登斯的“现代性”大约地“等同于工业化的世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现在已演变成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现象,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不能置身于现代性之外。其次,“现代性”不只是观念形态,不只是意识形态,也就不只是某种理想乌托邦,而是实实在在的制度化的存在——是社会生活模式,是社会组织模式,也是人类的行为制度模式。现代性,它是工业主义的内容及其衍生,是后工业的文化形态。

    即令是这样,对于我们今天的人类有什么影响呢?我们知道,工业化社会是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是对传统农业社会、对传统文化生存形态的否定。从马克思这的社会学家到迪尔凯姆、韦伯等这样的思想家,都对于资本主义作过不同的批判,也探究了资本主义对于人类生存方式,对于真正的人的生活表达了他们的关心与忧虑。他们都不同程度地指出,工业文明对于人的自然天性的侵害,思考了理性作为工具从物质生产开始,而对人性损害作为结束的二律背反的功能,或者异化的必然过程与结局。吉登斯,在下面这一点上是继承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的,他指出:资本主义是一个商品生产的体系,它以对资本的私人占有和无产者的雇佣劳动之间的关系为中心,这种关系构成了阶级体系的主线。资本主义社会才是真正的阶级社会,阶级关系与矛盾是整个社会紧张与发展的核心,国家的政治统治强烈地受到私人资本以及经济生产力支配,经济基础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处于真正的决定性地位(不好意思,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再熟悉不过的理论了)。

    吉登斯认为,资本主义企业的激烈竞争与扩张本质上要求科学技术的不断创新,一切国家的现代化发展必须满足这种持续性的、普遍性的技术发展与泛滥。于是技术,或者科技,也就是理性在物质生产和生活消费中,越来越成为“驾驭社会巨变的单一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仅体现在生产中、分配当中,更体现在制度性的社会结构当中。现代性的暴力,于是在社会政治中,在文化消费中,在整个人类的生存状态国,弥漫开去,浸透开去。因此20世纪的现代性社会或者现代化社会,在吉登斯看来,便公开地堂而皇之地成为了四个方面的权力嚣张——现代性的四种制度性力量——资本主义、工业主义、现代监控和军事暴力。

    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生产方式,具有不可抵抗的诱惑力和渗透力。从根本上讲,这是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的乌托邦理念都无从抵抗的,这也正是苏俄的或者其他牌号的政治理想不得不臣服于资本主义的结果。普遍商品化是资本主义区别于其他一切经济模式的基本特征。商业主义向人类生活方式的全面侵入,最终会取消一切民族文化,因此,现代化是反对一切具有特色的民族文化的。商业主义就是一种暴力。

    其次,工业主义是现代性的在生产当中和管理当中的制度性延伸。工业主义甚至可以漫延到社会管理制度上,也漫延到政治科层制度上,最终形成科学的理性的反文化和反人性的政治暴力制度。到达这种阶段,“资本主义”不仅是某种生产秩序和生产过程,它已经成为社会形态政治统治的架构。民主与自由最终也消失在“合理的经济的”计算当中,“效益”成为了唯一的价值标准。值得指出的是,原始的、封建的、野蛮的政治统治,也可以借助“有效(益)”这个唯一的标准同资本主义的科技力量结合起来,于是取得了甚至“超出资本主义”的效益。这正是今天天朝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甚至可以凶狠到替美国经济扛鼎的原因。

    第三,吉登斯强调了“监控”作为现代性制度重要特征。说起来,关于“监控”的理论,是登斯对韦伯和福柯等人的现代性思想批判的继承。根据韦伯透出的的历史悲观主义,在现代社会的前景中,冰冷的理性日益成为安排现代社会制度的原则和主导力量,理性化最终将把人类带进一种严酷的官僚制“牢笼”。而福柯关于监狱、精神病院、学校等场所的研究,其实也阐述了其权力在现代社会中的进一步异化。吉登斯的“监控理论”指出:在官僚组织的支配下,社会成员的绝大多数正在丧失“影响日常生活进程决策的能力”,正在成为理性暴力的牺牲品。吉登斯认为:监控指的是在政治领域中,社会成员只能成为“被管辖”“被指导”“被改造”“被幸福”的对象,其实也就是被损害被侮辱,被囚禁被改造,首先是被监控的对象。重要性与可怕的是,不仅仅限于政治领域,更在于整个社会当中,而这种监控是是间接的、隐性的,是统治者借对信息的全面控制而实现的。联想到我们的生活环境,不能不钦佩对从马克思到福柯到吉登斯这样一些社会文化的批判者的敏锐和深刻。

    吉登斯认为,从监控的领域看,作为政治领域中的监控,它主要表现在民族国家的国家权力上,国家政权能够对其所属领土疆界范围内民众的活动进行无所不至的监督,国家政权具有协调公民的行为以达到其特定目标的能力; 作为经济领域中的监控,它表现在资本主义的工作场所中,劳动者的生活时间与工作时间被严格分开,劳动者在工作过程中受到严格的监督; 作为社会生活领域中的监控,它主要表现在监狱、医院以及诊疗所等场所,其中的成员被作为日常生活中的“非正常者”或“越轨者”而被隔离开来进行集中监督。从监控的方式上看,它既可以是直接监控,也可以是间接监控。所谓直接监控,即如福柯所说的对被规训者的行为实施直接的无遮蔽式监控; 而所谓间接监控, 在吉登斯看来,主要是对组织成员进行相关信息的收集和储存。

    最后,军事暴力也是“现代性”扩张的重要方面。军事力量强大与否曾经是前现代文明的主要特征之一。古代文明中,任何政治中心从来就不能长久地天然地获得来自军队的支持。古代君主所发愁的,正是如何掌控军队,权术的重要目的就是控制军队。对于现代国家,在其边界之内对暴力工具似乎可以成功地垄断军队,这也是理性和技术取得现代发展的结果。暴力工具与工业主义的内在联系达到了这种目的。“战争的工业化”甚至改变了战争的性质,核战争同全球化是同步发展的。民族国家的军事力量很容易成为全球军事秩序的一个部分。于是,其他的生活与社会力量便成为微不足道的一个部分。真正意义的“文化”,地位显然下降了。

    联系到我们中国的现代化过程,中国近代以来的对“现代性”的追求,始于救亡图存,也成为从国民党到共产党的民族主义的重要标签和政治合法性,也成为三十年前的“改革开放”的理论前戏。长期以来,现代化就是我们的普世价值观,为我们的一切社会变迁提供合理说明。今天的强制拆迁,打击访民,剥夺社会下层的权利以至剥夺农民和工人,侵害弱势民众的权利,都有一个潜在的“光明正大”的理由,不如此不足以造成安定团结的局面,而如果没有安定与和谐,就没有经济的发展,就没有现代化的未来。联系到吉登斯这里的“现代性”批判,我们可以弱弱地问一句吗——“为什么我们一定要现代化呢,如果这种现代化与现代性势必要剥夺人的尊严与基本的生存权力的话?”

    当然笔者还另外三个或者更多的困惑:

    第一,依据吉登斯的看法,似乎现代性是不可以抗拒的?那么,作为人类一部分的中国民众就注定被捆上了现代化的战车了罗?

    第二,现代性或者现代化的进一步发展,是不是工具理性在政治领域中一定会逐出自由与民主?如果是,西方政治文明也就真的是日薄西山了罗?如果不是,中国的民不聊生,中国的问题,根子就不在现代性上,而只是制度的不合理。使不合理的制度合理化——这不正是现代性的要求么?

    第三,后现代的理论似乎是否定历史发展的“规律”的,也就是历史发展是不存在“必然性”的。既然如此,为什么“现代性”是不可抗拒的力量呢?笔者的水平有限,希望得到看客朋友中有心人的指点。

     由以上三点,还可以引出许许多多的困惑,大家设想一下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5/2020 02:01 , Processed in 0.13061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