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0012|回复: 27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19/2013 14: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作者 曾节明


明朝亡国之君崇祯帝,勤政、忧国、戒色、简朴、重节...近乎儒家完美的人君标准,尤其是其自缢煤山的自毁行为,更被理学当作壮节之典范,故被理学史家们益为“庄烈帝”。但这样一个近乎儒家完美标准的皇帝,为何彻底亡国,而且令中国亡得前所未有的悲惨和屈辱——亡得连国民的头发和衣服都被人强行改了?对此,儒家史家要么支支吾吾,语焉不详,要么认为:亡国责任不在崇祯帝,而在于颇不符合儒家标准的万历帝和天启帝。这种观点在今天仍然大有市场。
但问题是:荒淫的万历帝和天启帝,都没有留下一个不可收拾的局面,真正将大局弄至不可收拾境地的,恰是深符儒家理学标准的朱由检本人。万历帝虽然荒淫,其在位期间却有张居正中兴局面,且涌现戚继光、李成梁、王阳明等大批人臣英杰;天启帝自是不理朝政,但在他手上跃出了卫国栋梁袁崇焕,将彪悍凶恶的后金(满清)侵略者打出了“恐袁症”,崇祯皇帝朱由检,却将袁崇焕凌迟处死,将晚明大臣中济济的人才队伍驱尽杀光,一手将国家民族推向两线作战的败亡深渊。亡国罪责不在崇祯,在谁?
明朝之亡,直接亡于崇祯帝之无能无德,倘若崇祯帝有一点度势之明,明朝何至于沦入两线作战的刀山火海?倘若他有一点自知之明、任人之德,何至于错失那么多扭转时局的大好机会?十七年中杀掉三个首辅、七个总兵,他惨杀袁崇焕、轻杀贺人龙、弃杀卢象升、逼死杨嗣昌、摧(促)垮洪承畴、滥杀陈新甲、葬送孙传庭...不要说人才,稍微敢任事的人都被他扫光了。
朱由检的智商,本不足以担任领导职务,偏偏他又获得了天子的实权,“威柄独操”,这是很糟糕的情况;这样一个治国蠢材,偏偏又自以为是、急躁暴佞,“宁失利,决不失面子”,这是更糟糕的情况;如果朱由检的身体差,常常不能理事,或者其沉耽女色,不理朝政,明朝也不会那么快灭亡,但这样一个刚愎自用的蠢材,偏偏不好女色、事必躬亲、忧劳国是...这是最糟糕的情况,因为这是最富效率的亡国局面。
儒家理学史家对于以上关键性的利害关系选择性失明,对于崇祯帝身为最高统治者的重大缺陷,仅淡淡地一笔“猜忌自用”带过,对甲申亡国祸首朱由检的盖棺定论,居然是“无大失德”!朱由检,一个非常典型的无道昏君,却被儒家轻描淡写和美化成悲剧性的正面人物。
儒家理学根本不能解释(甚至不敢面对)这样的事实:为何一个如此中规中矩的“庄烈帝”,会一手将国家推落灭亡的深渊?
由此可见理学的极度荒谬和无可救药。


理学的荒谬和无可救药,首先在于它公德私德不分、小节大节倒置。从对国家的影响不难看出,作为一个君主,好色贪玩只是小毛病,而自以为是、急躁暴佞,“宁失利,决不失面子”等品性却是致命的缺陷;如果君主能够任用贤明的人治理国家,那么他吃喝玩乐、不理朝政又何妨?国君天天搞女人,最多戕害了他自己的身体,并不会祸国殃民,而自以为是、急躁暴佞,“宁失利,决不失面子”等主政的品性,却能酿成灾难性的决策错误,从而把国家推向灭亡。理学盯住人的小节和私德,却漠视人的大节和公德,这种用人标准,必然导致虚荣的蠢材、损人不利已清廉酷吏、变态的破坏狂们当道——这些人就是朱由检一类的“廉洁”勤政者,由于他们比贪官更乏建设性、更具毁坏性、更富欺骗性,他们对国家的祸害其实远甚于贪官。酷吏温体仁是崇祯帝最为信赖的廉洁奉公的典范,他对明朝的祸害,事实上远远超过魏忠贤。
公德私德不分、小节大节倒置的理学,在美化崇祯帝的同时,把满清咸丰帝贬得一塌糊涂,因为咸丰帝长时间不理朝政,天天在圆明园玩女人。可事实上:咸丰帝的治国之才远在崇祯帝之上,在内忧外患,清帝国摇摇欲坠的危境当中,他懂得下放权力,调动汉族地主的积极性来对付农民起义,而且他知人善用,重用大批干练的汉族士人;曾国藩打了那么多败仗,如果撞在崇祯帝手里,不知要杀头多少回了,但咸丰帝就能坚持任用曾国藩,所以满清得以在比晚明更为恶劣的局面下起死回生,且能创出一个“同治中兴”的回光返照局面。
胡锦涛显然属于朱由检、温体仁类人,江泽民则有些象咸丰帝,历史正在证明:勤政“廉洁”的胡锦涛,对中国的祸害远远超过荒淫好色的江泽民。


理学的荒谬和无可救药,在于它全盘否定妥协的价值。
靖康年间,数十万金国生女真铁骑大举入关,呼啸南侵,锐不可当,幽燕、太原、汴京相继失陷,中国沦入前所未有的亡国危境,存亡关头,宋高宗赵构一面坚持抗战,一面积极向金国求和,为之不惜放弃部分中原领土、向金称臣称侄。为此,宋高宗被理学贬得一塌糊涂,他手下的主和派宰相秦桧,更是遗臭万年。但实际上,没有宋高宗的求和政策,南宋很可能南明一般下场,因为以金国初年之强劲军力,宋帝国很难在擅长驰骋作战的铁骑冲击下,守住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坚持与初兴金国对抗,即便一时获胜,亦难恢复中原,倘若战败,金军则长驱直入江南,局面将会十分险恶;以求和以赢得喘息之机,既能巩固宋朝在江淮的统治,加强防御能力,也能消耗金国的锐气,为百年后“联蒙灭金”播下下种子。
赵构的决策,是一种以时间换空间的聪明决策,它却被理学史家当作奇耻大辱、贬为投降卖国的负面典型。问题是:当时的形势如何?卖国难道不比亡国要好?对此,只注重“气节”的理学从来未予一丝一毫的理性甄别,徒令人叹:理学理学,“理”在何处?
在理学史观的影响下,中国人从反面汲取宋朝灭亡的教训——把宋亡归咎于妥协,把亡国的责任狠狠地扣在主和派头上;故自宋以后,中国人以宋为戒,忌讳妥协。由于朱元璋的定调,明朝对理学的推崇登峰造极,在强大的理学舆论氛围的影响下,朝廷对外敌的任何妥协、和谈,几乎都是不体面的、耻辱的,都是“失节”的表现。
在这样的文化舆论环境中,被理学熏陶得中规中矩的信王第五子朱由检,如何能有突破理学荒谬束缚的觉悟和“脸皮”?
所以,对满清,他在有利形势下拒绝后金(满清)的求和,不利形势下亦拒和(因恐惧汉化,皇太极入主中原之心并不强烈),死鸡撑硬颈,坚持两线作战的必败路线,直至吊死煤山:
1638年满人兵临城下,陕西农民再起,火烧眉毛之际,与他的同龄的才俊杨嗣昌力主对清议和,朱由检内心答应,却撂不下面子来拟旨,结果勤王而来的卢象升一声请战,议和的理性萌动立即被“气节”的虚荣烈火蒸发得干干净净,崇祯帝道貌岸然地对卢象升说:根本就没有议和一事,所谓“议和”,只不过是外庭的议论罢了。
1642年松山战败,李自成又席卷中原,局势糜烂不可收拾,两线作战无能为继,对清议和成为自保唯一选项,急于议和的朱由检,仍然死要面子,偷偷地派陈新甲负责议和事宜,陈新甲的求和受到皇太极的欢迎,秘密和谈事宜进展顺利,眼看历史就要改写,结果一个书童走漏了消息,招致群臣的纷纷议论,作为议和的最大受益者的崇祯帝,在这样关键的时刻竟然捱不下脸面,一面对群臣否认,一面“怒斩新甲”——无耻地杀人灭口;
如此出尔反尔,惹得皇太极龙颜大怒,八旗军再次大入塞,与李自成、张献忠遥相呼应......
朱由检固然蠢犟至极,他手下的群臣也十分荒唐:他们不是不知道两线作战死路一条、他们当然知道自己毫无抗清平闯的本事,却硬要装模作样地“慷慨激昂”一番,


以抨击和谈来彰显自己的“气节”,因为这样的表演才符合理学道德舆论的行为准则。大臣们的舆论,也反映出儒家理学的非理性和无可救药。
及至李自成兵临城下,崇祯帝还在带领他的群臣,按照理学的标准,作最后的自毁。做皇帝底气不足的李自成,本不要大明江山,只要求崇祯帝屈尊签一个城下之盟,承认他在河西称王的合法性,还附有出关抗清的优惠条款。可是朱由检到这样的关头还死要面子,自己不做主,却要首辅魏藻德“一言以决之”,这,魏藻德当然不干,即使他不要面子,也不可能不知道陈新甲的下场。从理学的角度看,也怪不得崇祯帝:对“贼”妥协是大失节,朱熹有云:“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李自成进城的混乱时刻,朱由检本来还有一个机会,就是带领少数亲信仆从,化装出逃,未必不可以逃到南京再谋局面,如古诗云:“江东弟子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即便不能卷土从来,再创南宋局面亦非不可能。
但崇尚理学“气节”的朱由检,根本看不上赵构仓皇南渡的行为,誓不做“流亡天子”,于是毅然决然地吊死煤山了。他愚蠢的自杀行为,造成南明的群龙无首局面,使明朝的灭亡至少提早了五十年。
以上的历史细节,充分地反映出理学的非理性。


理学理学的荒谬和无可救药,更在于其追求极端的君主独裁。理学认为任何对君主权力的限制都是不正当的,都是“越礼犯上”,皇帝无能或不理朝政,能干的大臣当权,这本来于国家是好事,但在理学眼里都成了“专权”、“谋逆”、“僭越”等大逆不道,非但曹阿瞒、袁世凯遗臭万年,毫无不臣之心的能臣王安石、秦桧、张居正也备受诟责,而象朱由检这样乾纲独断的蠢材皇帝,哪怕再祸国殃民,也因为符合理学所主张一塌的绝对的君主独裁标准(即所谓“礼”),而莫名其妙地饱受赞誉和一塌一塌惋惜。
深受理学独裁史观影响,中国人把修道皇帝朱厚煾和木工皇帝朱由校贬得一塌糊涂,但鲜有人理性地分析一下,明世宗朱厚煾和天启帝朱由校到底有多大不是?皇帝对治国不感兴趣,固然于国不利,但应该看到,世袭制造成当皇帝也不由人的现象,命该你当皇帝,你不当是不行的(同时许多人做梦想当皇帝却当不了),不管你是否当皇帝的料,这往往就会造成:对皇位没有兴趣的人、或者没有领导才干的人成了皇帝。这时候,要想尽量少地贻害国家,就需要能干的大臣代皇帝处理朝政。不同于皇帝的产生,大臣经由科举的竞争和任事历练的筛选,能干者的比例自然比皇帝高,因此,皇帝无能或不理事的情况下,大臣“专权”至少可以减少祸国殃民。
朱厚煾对修道感兴趣、朱由校对木工感兴趣,这些个人兴趣都不是罪错,满清咸丰帝喜欢玩南方的汉族小脚女人,虽然有伤伦理风化,也不是大的罪错;身为皇帝,祸国殃民才是大罪错。不理朝政的朱厚煾、朱由检等皇帝如果再不放权,则必然严重祸国殃民,他们非得有人代为理政才行,于是严嵩(实际上依靠其子严世蕃)、徐阶、魏忠贤应运而生,成为实际主政者,亦即理学大骂的“越礼”“专权”者。
试问,这样的“越礼”“专权”,难道不比不称职皇帝祸国殃民要好?
朱由校宠信的魏忠贤,虽然很腐败、很专横,但他审时度势的能力,难道不比弱智“刚烈”的朱由检强许多倍?1644年三月十七日,被崇祯帝派出督战的太监曹化淳,在城楼上望着如云的李自成军叹道:“若忠贤在,时势必不至此!”可惜这句甚堪玩味的叹息,至今被几乎所有中国人当作一句无关紧要的变态废话。
理学宁要朱由检式的亡国,也不要魏忠贤式的“非礼”,理学不是亡国败运假道学则何?


理学何以如此荒唐?首先在于理学的立论基础就是荒唐的,理学把“天理”和“人欲”对立起来,主张“存天理、灭人欲”,殊不知,“人欲”是上帝(“天”)定的,是无法改变的本能,因此,人欲也是“天理”的一部分;“天理”要通过“人欲”来认识,“人欲”,只可引导而无法灭绝。以“存天理、灭人欲”无人性的原则来要求社会,只能导出两种结果:一是社会性的残忍,如凌迟、株族成为“明正典刑”,一是普遍的假仁假义,道貌岸然实则男盗女娼。理学反人性的虚荣,必然培养出大批打仗治国没本事,却又胡乱自杀、草菅人命,以博虚名的“忠节”酷吏,如朱由检、史可法、朱国治类人。而此类“殉节”者,要比贪官更能导致国家败亡。
再则,理学的无神论人治价值观,令其必然追求君主绝对独裁。理学咬定“君为臣纲”,(而不是真理、习惯法或上帝的律法为臣纲),可它却无视:君主也是人,而且往往是坏人(尤其是开国君主),其身上充满了贪婪、自私、暴佞等人的罪行,“君为臣纲”的必然后果就是暴政,“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一人“谋反”,“诛连九族”......


理学是儒家的一部分,理学的极端荒谬性,暴露出儒家的严重缺陷。因为这些缺陷,儒家已不适应现代宪政社会的需要。台湾、日本和韩国儒家社会结构逐渐解构的事实也证明:儒家已经过时。儒家的一些精华思想观念,如家庭观念和孝道,值得部分保存,但其主体思想是需要摈弃的。
因为没有超世俗的信仰,儒家始终达不到宗教的高度,因此,它就没有划时代的价值,它的始终跨不出王朝帝制的局限性,儒家对中国社会的长期支配性影响,是中国近代以前无能进步的主要原因。
但现在还有人,从文化民族主义虚荣出发,鼓吹以儒家复兴中国,这完全是一种糊涂。值得注意的是,以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顽固派统治者,眼见其兜售的僵尸理论和朝鲜经验无人问津,转而开办“孔子学院”、扶持“孔子和平奖”...大力宣扬儒家糟粕,以煽动文化民族主义的手段,竭力对抗普世价值的冲击。胡锦涛的这些阴险的动向,非常值得警惕。
最后奉劝东海一枭、张国堂等儒家信奉者,应保持应有的尊严,须知道:中共万变不离其豺狼本性,一个“砸烂孔家店”的组织,是断然不会去实践儒家的“圣人治国”理想的。


——曾节明 成稿于 辛亥革命百年元月四日中午
发表于 7/28/2013 13: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魏忠贤屠杀东林党。东林党人都是读书人,他们不过因为爱国爱民而议论朝政,就遭魏忠贤屠杀。高喊“人权”的曾节明竟然为魏忠贤叫好,他心中根本就没有是非善恶。东林党党人没有示威游行,没有聚众闹事,从而没有破坏社会秩序。魏忠贤不经过法庭审判,就非法肆意屠杀东林党。崇祯除灭魏忠贤,为东林党党人报了仇。因此,读书人在评价崇祯时,很厚待他。
发表于 7/23/2013 12: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7/24/2013 02:11 编辑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儒家理学主张“中正平和”,这是儒教的道德标准。崇祯中正平和吗?崇祯为人刚愎自用、自是武断、自欺虚荣、残酷暴虐,崇祯的失败与儒教的道德没有任何关系!
  不是儒家理学荒谬,而是你曾节明荒谬!
  我一直主张解散中国共产党,从来没有指望中国共产党接受儒教,但大多数年轻共产党人接受儒教,并在适当时候退出中共是可能的!现在年轻共产党人有多少人真信马列毛主义?
  而且,我一直组织中国共和党,我奋斗的目标是以中国共和党取代中国共产党。现在接受张国堂学说,加入中国共和党的人,必然是中国共和党的骨干和核心。

发表于 7/25/2013 14: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7/25/2013 14:43 编辑

回复 曾节明 的帖子

I donot agree with the theme of this article, Mr. Changś opinion is right. national hero such as Shi Kefa are well deserved respect, Chinese full of slavarity but lacking hero character. the reason of morden China become backward is the totalitarian but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China were defeated only after middle 19 century, of course since Ming dynasty after 1434, the government adopt wrong policy: closed door to oversea, refuse to learn from foreign country, for they believe they are number one in every area that time.
 楼主| 发表于 7/26/2013 15: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你张国堂强词夺理!理学信奉虚伪的名节,有什么平和中庸之心?儒家没有彼岸世界,唯有以面子来约束人,儒家理学的信条“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必然虚荣虚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格特征!最终必然造成宁失败,绝不失面子的的结果。崇祯这样的君主,产生不是偶然的,是有时代背景的,崇祯就是理学熏陶下的人君!试问:为什么儒家理学兴起之前从没有崇祯这种君主?为什么随着儒家理学的兴起,中国反而两次亡国?
儒家理学决非无辜!
发表于 7/27/2013 03: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则不惮改——告曾节明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8/1/2013 10:20 编辑

过则不惮改——告曾节明
曾节明:
  孔子教导:过则不惮改。诚则不自欺。诚实,才是孔子最为强调的。孔孟之道并不叫人为自己的面子而不认错,不改错。子路闻过则喜,孔子对此极为推崇。孔孟之道绝不维护人的虚荣面子。孔子极为反感、厌恶文过饰非的小人行为。
  《论语》说:“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徐志刚先生的译文是:“孔子杜绝了四种缺点:不凭空猜测意料,不绝对肯定,不固执拘泥,不自以为是。”朱熹注解:绝,无之尽者。毋,史记作“无”是也。意,私意也。必,期必也。固,执滞也。我,私己也。四者相为终始,起于意,遂于必,留于固,而成于我也。盖意必常在事前,固我常在事后,至于我又生意,则物欲牵引,循环不穷矣。程子曰:“此毋字,非禁止之辞。圣人绝此四者,何用禁止。”张子曰:“四者有一焉,则与天地不相似。”杨氏曰:“非知足以知圣人,详视而默识之,不足以记此。”
  崇祯杀袁崇焕,就是他主观臆断、固执己见、自以为是。而且将袁崇焕凌迟处死(就是千刀万剐),这就表明崇祯为人残酷暴虐,毫无仁性。崇祯的失败,能归罪于儒教吗?
  由于智力不足所产生的错误,不可苛责,就是致命的错误,也不可指责。因为人的智商他不能自主。人的智慧是上帝赐予的(有人认为人的智力是父母遗传的),上帝没有赐智慧给崇祯,是天亡大明。天之所以亡大明,是由于崇祯父兄及祖上的罪恶。崇祯杀袁崇焕,是中了皇太极的离间计。当然,崇祯的疑忌,是他中计的重大原因,但根本原因还是他的智力不足。崇祯的疑忌、残暴的性格,与他成长的经历和环境大有关系,当然,他本人也要负责。崇祯刚愎自用,是由于他骄傲,这应由他自己完全负责。崇祯的智力和性格确实不适合当皇帝,但明朝王室谁又比他优秀呢?政治体制的缺陷,不能归罪于程朱理学。因为儒学是政治伦理学,不是政治体制的学说。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是政治体制的学说。西方正宗政治学发源于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我们今天不要攻击儒学,而要引进西方正宗政治学,以补儒学之缺。
  孔子教导: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是说即使穷得饿死,也不能做小偷、强盗、土匪。但因饥饿而乞讨,是可以的。同时教导人要周济穷困的人。也不可鄙视乞丐。“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不是叫人为维护自己的面子而死不认错。难道你曾节明因为穷困就可以去偷盗吗?你曾节明为贫穷所迫,会为金钱而给贪官、权势者、红二代薄熙来唱赞歌吗?你曾节明为薄熙来唱赞歌,这到底是为金钱,还是因为你的见解?如果你曾节明为金钱而为薄熙来唱赞歌,那你曾节明就是无耻文人!我还是劝你遵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教训。必须说明,我并没有说你为金钱而给薄熙来唱赞歌,我相信你是因为你受王希哲的影响而给薄熙来唱赞歌。既然你在贫穷中也不为金钱而给薄熙来唱赞歌,为什么要反对“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教训呢?
  君子慎独!君子的道德操守不是做给他人看,而是对自己的良心负责,也对天负责。子曰:获罪于天,不可祷也。“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中国的俗语、古训。
  儒教虽然没有明确的天堂、地狱的教义,但从祭祀和葬丧的礼制规定看,中国古人相信人有灵魂,也相信灵魂不灭。在中国古人的潜意识里,也有身体复活的盼望,也有“仁者升天,恶者下地狱”掩意。虽然没有明确的观念,但这种潜意识是有的。《圣经》说“上帝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永生’原文作‘永远’)。”(传3:11)难道上帝就没有将“永生”安置在中国古人的心里吗?因此在中国古人的潜意识里,必有永生的盼望!而且佛教早已传入中国。程子、朱熹对佛教的熟悉远远超过你曾节明。
  你写文章的目的是什么?你这样写文章得罪全中国的儒家学者,对你曾节明有什么益处?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朱熹注解:三人同行,其一我也。彼二人者,一善一恶,则我从其善而改其恶焉,是二人者皆我师也。尹氏曰:“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则善恶皆我之师,进善其有穷乎?”
  我一直爱你,你为什么就是执迷不悟呢?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你读历史,当以历史人物为师,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你既已知崇祯自以为是,你就当以他的自以为是为戒。你要反省,你曾节明是否与崇祯一样自以为是?
  儒者对崇祯的评价,是中肯的。崇祯是明朝的亡国皇帝,他的失败是明显的。一个贵为九五之尊的皇帝,落得个上吊身亡的下场,是极为悲惨的,也令人怜悯。儒者评价崇祯时,说了他的许多优点,在说他的缺点时,仅“猜忌自用”四个字,你当知道:这“猜忌自用”是他的致命缺点。我原工作的单位有一个青年职工,是篮球运动员,身体一向很好,有一天拉屎时出血,于是他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直肠癌。他的心脏、肺部、胃、肾脏、大脑等等都很健康,他的病仅“直肠癌”三个字。但就是这“直肠癌”导致他丧命。你说儒者评价崇祯时,对他的缺点错误仅用“猜忌自用”四个字一笔带过,这是你不知轻重。三国时的马谡勤奋好学、学富五车、才华横溢、人们都说他忠诚勤勉,但刘备嘱咐诸葛亮说马谡“言过其实,不可重用”。要数说马谡的优点,人们可以说很多,说他的缺点,仅“言过其实”四字而已。诸葛亮忘记刘备的嘱咐,后来用马谡守街亭,结果是诸葛亮“挥泪斩马谡”。马谡为什么“言过其实”?就是他总是想当然、主观武断、固执己见、自以为是。你曾节明要对照马谡反省,你是否也与马谡一样,“言过其实”?
  你根本不懂儒教,不懂程朱理学,但你总是凭你对理学的想当然而攻击理学。你常常凭你的主观臆断写文章,这必然会言过其实。你要看马谡的悲惨下场,然后痛悔。希望你写文章一定要以证据说话,而且要以充分证据说话。
  人贵有自知之明,你当知晓你只有中等的智商,并无高等的智力,因此我劝你不要研究过大、过玄的问题,要在“专”上下功夫,要研究具体的问题的。不可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发表意见。
  中正平和,是儒教的道德标准。你连这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写文章呢?你不是找人笑话你吗?
  我闻有名人说:“明辨刚毅为才,中正平和为德。”我认为:人如果不能慎思明辨,而又刚毅果决,这种人是劣才,敗才。这种人绝不可用,用则坏事。人如果能慎思明辨,但不能刚毅果决,这种人可以用。但要常常鼓励他。
  二战时的英国名将蒙哥马利说:“聪明而懒惰的人可以当元帅,聪明而勤快的人可以当参谋,愚蠢而懒惰的人可以驱使他做事,愚蠢而勤快的人则必须赶走,因为这种人必然会坏事。”愚蠢而勤快的人,往往自以为聪明,总是自以为是,自作主张,因此必然坏事,因此必须赶走这种人。当然,蒙哥马利所说的“懒惰”、“勤快”与我们日常说的懒惰、勤快的意思并不尽同,他的意思是说军事上切忌轻举妄动。军事上的轻举妄动,必导致将士流血牺牲。
  希望你要克制你过强的表现欲。我再次告诫你要多读书,少写文章。林肯总是少说多听。曾国藩认为表现欲过强的人不可用。
  从政者一定要慎言!在古代,出言不慎往往惹祸,甚至会丧失生命。现代讲人权,出言不慎不会丢命,但必断送他的前途,这也是祸患。我告诫你,也告诫所有人:会引起争议的话不要说,得罪人的话不要轻易说,没有充分证据的话不要说。……
  推崇儒教的人、学习儒教的人,不可能人人都能达到儒教的道德标准。因此,不能把某些儒教徒的失败归罪于儒教,只能怪他们自己修道不精。
  《旧约圣经》记载以色列人常常犯罪,惹上帝耶和华烈怒,以致灭国被掳,这能说《旧约圣经》的律法不好吗?不能!保罗说:犹太人是有罪的,但律法是圣洁的!同样道理:不能因为宋朝和明朝的灭亡而归罪于儒教,只能归罪于宋朝和明朝的君臣没有遵守儒教,违反了儒教的戒律。一个小小的满族统治大汉族两百六十多年,靠的不是程朱理学吗?满清的最终灭亡,也是由于清朝的君臣不遵守儒教,违反了儒教的戒律。
  你是基督徒,你能到达基督教的道德标准吗?你如果不悔改,你一辈子必将贫穷、失败,这能怪基督教不好吗?
  朝政腐败是王朝灭亡的最大、最根本的原因!在明朝末年,就是刘邦、李世民、朱元璋为君,由韩信、李靖、徐绩(徐茂公)、徐达、常遇春等为将带兵,也无济于事。你曾节明当知道:一个无官不贪、人心丧尽的王朝是没得救的!
  此致
张国堂
2013年7月29日
附录:
曾节明说:你张国堂强词夺理!理学信奉虚伪的名节,有什么平和中庸之心?儒家没有彼岸世界,唯有以面子来约束人,儒家理学的信条“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必然虚荣虚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格特征!最终必然造成宁失败,绝不失面子的的结果。崇祯这样的君主,产生不是偶然的,是有时代背景的,崇祯就是理学熏陶下的人君!试问:为什么儒家理学兴起之前从没有崇祯这种君主?为什么随着儒家理学的兴起,中国反而两次亡国?儒家理学决非无辜!
发表于 7/27/2013 03: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国堂 于 7/29/2013 17:51 编辑

三纲五常才是普世价值——告易中天先生
易中天先生:
  在一起写网读了《我们从儒家那里继承什么,又该怎样继承》,因此我写本文与你商榷。
  辛亥革命已经一百年了,也就是中国人民追求宪政民主已经上百年了,但中国绝大多数读书人至今不知道什么是民主自由,这真是中国读书人的悲哀和耻辱。二十世纪的中国是腥风血雨的中国。这是中国人追求民主自由所交的学费,但你们这些著名的“知识分子”不肯反省,中国人为追求民主自由所流的血是白流了。
  你们说“民主、自由、平等、等等”是普世价值。但这种说法是极其错误的。根据西方世界的历史和现实,可知: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的代议制民主才是可行的。而卢梭的直接民主是不可行的。而马克思、列宁的大众民主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因此,就不能笼统地说“民主、自由、平等、等等”是普世价值,只能说代议制民主是普世价值。
  代议制民主——代议制共和政体是君主政体与民主政体的混合政体,保有君主政体的因素,因此,三纲五常与代议制共和政体是相容的。
  我们来分析一下美国的政体。
  如果我们把民选总统、国会和最高法官看作是君,美国的其他官员(包括军官)都看作是臣。那么君为臣纲的原则仍然是美国政体(礼制)的总纲之一。
  另外,洛克、孟德斯鸠、汉密尔顿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美国历届总统、国会议员和最高法官也基本上都是基督徒,美国的绝大多数官员也都是基督徒,美国公民也大多都是基督徒。基督徒都是耶稣基督的臣仆和子民。美国总统在宣誓就职时手按圣经,这就表明美国政府尊重耶稣基督的主权。因此,耶稣基督是美国的永恒皇帝,而美国总统、国会议员、最高法官都是耶稣基督的大臣,在人间代表耶稣基督,治理美国臣民。从而美国政体可以说是以耶稣基督为永恒皇帝(天子)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政体。因此,以耶稣基督为君主的“君为臣纲”仍然是美国礼制的总纲。
  《圣经》说:“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不可苦待她们。你们作儿女的,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悦的。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西3:18~21)这就表明:基督教也主张“父为子纲”、“夫为妻纲”。
  《圣经》说:“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那行不義的,必受不義的报应。主并不偏待人。你们作主人的,要公公平平的待仆人,因为知道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西3:22、4:1)这是主仆義,就是主为仆纲。主为仆纲与君为臣纲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
  当代美国最著名的基督教传道人葛培理说:“我们的国家、商业、社区、教会、家庭,若没有权力的安排,就无法运作。”基督教也强调权力、顺从。不服从权力的平等自由是不可能的。
  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有政府。而所有政府都有等级。因此,等级秩序是普世性的。从而,三纲五常就是普世价值!
  儒教虽然受到一些人们的批判,但这不是儒教的错,而是那些批评者骄傲、狂妄、愚蠢、邪恶。如果1919年的五四运动之后,中国是国泰民安,那么,我就会永远高喊“战无不胜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万岁、万万岁”,也高呼“陈独秀万岁”、“鲁迅万岁”。但1919年“打倒孔家店”之后,中国是腥风血雨、兵荒马乱、专制暴政、无数中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因此,我现在不得不回过头来高喊蒋介石万岁,孔子万岁,孟子万岁!我也不得不说陈独秀、鲁迅、李大钊等等都是乱臣贼子,而马列毛主义是害人害己、祸国殃民的歪理邪说。
  汉代大儒董仲舒说:天不变,道亦不变。基督教说:上帝永远不变。人类社会的等级秩序也永远不会改变。因此,三纲五常永远不变。永远不会过时。
  你说:“三纲五常,就是‘馊了的饭菜’。”这是毫无根据的武断说法。你易中天想把中国变成一个没有政府的国家吗?古人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国不可一日无政府,政府不可一日无首脑。这永远都是真理!
  凡是反对三纲五常的人,都是骄傲、狂妄、邪恶、放肆、嫉妒心极重的亵慢小人。袁伟时就是这样邪恶、亵慢的小人。1949年以来,大陆中国人在无神论的书报上所推崇的名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我们的先祖都信奉孔孟之道。凡否定孔孟之道的中国人都是欺师灭祖,都是不孝之子,都是中华民族的败类。你易中天不信儒教,你还是中国人吗?
  孟子说:无父无君的人是禽兽。二十世纪中国血腥、动乱、专制、腐败、苦难的历史证明,孟子的说法完全正确!
  你易中天是学历史的教授,难道你不知道二十世纪中国的血腥、动乱、专制、苦难吗?作为史家或历史学家,其基本职责是“据实直书,记录当代,爱惜人命,警示后人”,你自己认为,你尽了史家的基本职责没有?你无视二十世纪中国的血泪史,你说你仁吗?義吗?
  此致
张国堂
2011年6月13日
在凯迪社区本帖下的回复:
  没有三纲五常,谁敢当民选的总统?如果政府里的官员不忠于、不顺从民选总统和议会,宪政民主能实现吗?
  三纲五常是对政府官员的约束。你们想想:如果政府官员没有约束,那样对民众能好吗?
  反对三纲五常的人都是脑残!

  如果政府官员没有约束,为所欲为,老百姓不可能有自由!如果百姓想自由,就必须以儒教约束政府官员。这是很明显、很简单的道理,你们为什么就不明白呢?你们中毒太深,你们被学校的教育搞傻了,你们被学校的教育搞成了脑残,我很怜悯你们。

  实践的结果是辨别真假真理的标准。二十世纪中国的动荡、内讧、血腥、专制、苦难的结果就证明1919年否定儒教是错误的。

  反思二十世纪中国的血泪历史,是当今中国学者不可推卸的责任!

  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有统治者。我们所求的,不是不要统治者,而是要求中国统治者走正道,同时要求民选总统和议会、三权分立、新闻自由、文官制度等等。
  仇视统治者的思想是中了马列邪教的毒!

回“我是刀笔小吏”网友:
  三纲五常与宪政民主没有矛盾,而且,三纲五常是宪政民主的基础。不可能由民众选举所有的政府官员,能由民众选举的只是总统和国会议员。而总统和国会议员的人数极少,而政府官员的人数相对很多。如果政府官员(包括军官)不忠于、不顺从总统和议会,那民众选举总统和国会议员有什么用呢?君为臣纲,就是要求政府官员(特别是军官)忠于、顺从民选总统和议会。这很重要。你好好想想。

回“我是刀笔小吏”网友:
  古代中国皇帝的地位虽然是用武力打来的,但“得人心者得天下”,因此,孟子说:“得乎丘民而为天子。”因此,古代皇帝的权力也是人民授予的。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废除了皇帝制度,1919年之后,更是否定了三纲五常,但仍然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许多人打着“平等、民主、自由”的旗号争夺中国政权。可见“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暴力循环与三纲五常无关。
  我们要建立大选制度。强调君为臣纲,就是要求政府官员(特别是军官)要忠于、顺从民选总统和议会。

回“我是刀笔小吏”网友:
  满清得中国,当然是由于汉人的拥护,至少是默认满清的统治。明朝末年,闯贼李自成祸乱中国,汉人憎恶李自成,就欢迎满清。明末,朱明王朝也很腐败,也人心丧尽。当时的汉人除了拥护满清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南宋末年,宋朝已经失去民心。北宋末年,宋朝内部矛盾很激烈。假如汉人都同心同德,金肯定打不赢北宋。如果南宋得民心,元朝很难灭宋。
  当然,上帝在人的国中掌权。古代皇帝的权力是上帝授予的,也是人民授予的。“得人心者得天下”,这是不错的。
  金胖子三代世袭当然是朝鲜人民的意愿。不是朝鲜人民的意愿,是谁的意愿?朝鲜人民没有表达推翻金胖子的统治,就是朝鲜人民接受金胖子的统治。朝鲜人民没有选择别人,就是选举金胖子。
  你能代表朝鲜人民吗?不能。

回“我是刀笔小吏”网友:
  你其实是迷信武力。如果说皇帝是武力征服天下,那项羽力能扛鼎,几乎百战百胜,他为什么失败?
  没有人支持,皇帝的武力从何而来?
  如果中国读书人接受张国堂学说,我肯定能当中国政府的首脑。
  君为臣纲,讲的是政府官员要忠于、顺从政府首脑。民主制与君主制的区别在于政府首脑产生的办法不同。民主制下的政府官员也应该忠于、顺从政府首脑。因此,三纲五常适用于民主制。

  孔子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子在七十岁之前,当然会有错误,但孔子的错误没有记载在《论语》等书中。《论语》等书中的孔子的言论是不必怀疑的,因为这是经过历史检验了的。
  道德体系的发展并不必否定前人的成果。如果否定前人的成果,人类就会在低水平上争论不休,不可能有发展。数学的发展是日新月异,但古老的算术没有被否定。
  任何一个学科都有权威,这些权威也是不容怀疑的。自然科学的权威更加神圣。数学的权威最神圣。
  不接受权威的人是骄傲、亵慢的小人,是垃圾!

  牛顿的经典力学并没有被否定。爱因斯坦只是发现了光速不变的原理、观察者的运动状态不影响观测结果(相对性原理)和引力与加速度等效的原理。
  从牛顿到爱因斯坦,从经典力学到量子力学,是由于实验的发展,不是出于物理学家对牛顿力学的怀疑和否定。
  1887年由迈克尔逊和莫雷所做的光速实验和另一个是所谓的黑体辐射。这些实验的结果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诞生的原因。
  无理数的发现并没有否定当时的数学理论,只是否定了当时的某个哲学观念。
  如果你有证据证明孔子的那一句错了,只要你有站得住脚的理由,我一定信你。如果你没有本事证明孔子的那一句话错了,你就应该闭嘴,不要毫无根据地否定孔子,怀疑孔子。

  孔子有权威,读书人才有社会地位。打倒了孔家店,读书人就成为臭老九。
  否定孔孟之道,是读书人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君为臣纲约束的是政府官员,不是对普通人的约束。日本是民主国家,但日本也有天皇。美国的小布什在任总统时也曾经自称自己是一国之君。民主社会也要求政府官员顺从总统和议会。美国是以总统和议会代替国王(皇帝),以总统和议会代行君权。因此,民主社会也应该坚持君为臣纲的原则。
  孝悌是中国的传统美德。父为子纲的原则不能丢!
  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顺从自己。没有男人希望娶东河吼。没有男子汉大丈夫希望自己的妻子爬到自己的头上。夫为妻纲的原则也适用于现代家庭。如果妻子不顺从丈夫,其结果必然夫妻不和。
回“言炎”:
  耶稣基督是道,是真理。孔子是道的门徒,是真理的门徒,因此孔子是耶稣基督的门徒。耶稣基督是上帝,他不需要修炼。耶稣基督先于天地、万物和人类。从肉身的人来说,孔子在耶稣之前;但从灵魂说,耶稣在孔子之前。从灵魂说,耶稣是孔子的父亲,孔子是耶稣的儿子;耶稣是孔子的君主,孔子是耶稣的臣仆。
发表于 7/27/2013 04: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中国人讨论中国的问题,还是用中文好!
发表于 7/27/2013 17: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因电脑运行特别慢,日前用另一台电脑无法打中文。有关儒学的评价我基本赞同东海君与国堂先生的看法,不敢苟同节明及方舟,刘宗正,陈凯等反共反华人士充满偏见的评论;吾以为上述人等之所以反中国传统文化,根本原因在于对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无知。此文错在大原则主旨;宣杨投降主义,恶贬英雄主义。中国历来缺乏的正是英雄主义,史可法,岳飞,袁崇唤等民族英雄历来受到吾国人民崇敬,唯有共党近年来开始贬这些宁死不屈的真正的英雄好汉。如果说儒学有何重大缺陷的话,其不重视军人武力是儒学最大抽缺陷。因为保家卫国首要依赖军人和武力,生存权远比其他权利重要。其实,荀子属儒家,其学生韩非子亦是脱胎于儒家而自成法家,但他们的思想与理论与西方先哲非常相象。事实上,中国古代近代历代帝王均奉行法家与儒学,故有外王内圣,表儒实法之说。中国历史上自汉代以降,事实上政治,经济,科技,农业,文化等领域一直遥遥领先于欧洲,稳居世界民族之林之首,直到19世纪中叶,才被经工业革命后的英法等国超越。我们应当研究找出使中国近现代落后的根本原因,对症下药才能解决根本问题,类似刘晓波之“中国需三百年西方殖民才有救”之说,只能证明刘博士是个典型的极度无知的假博士,至少在中国历史问题上。从刘宗正,陈凯,方舟等有关中国传统文化问题的评论,可以断定他们其实仅是对真实的中国历史极度无知者,或一知半解的半桶水文人。吾以为,正如知道越多中共犯罪集团真相者越反共一样,知道越多中国真实的历史的人越爱中国。中华民族决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其他民族,中国人决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人。这是我一以贯之的信念。事实必将充分证明吾之论断正确无误。
发表于 7/27/2013 17: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7/27/2013 17:38 编辑

回复 郭国汀 的帖子

过去我一直不明白为何西方人经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一举超越中华文明的奇迹,但我一直认为:凡是善于向他人学习的民族无不兴旺发达。证据充分证明:现代西方文明之所以超越东方文明(本质上即中华文明)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自15世纪初,远在文艺复兴开始之前,西欧诸国,特别是意大利人率先全面学习中华文明,经过四百年努力,才于18世纪开始了工业科技革命,与此同时,明朝中期后的统治者却错误地实行海禁政策,闭关自守,不但不学习日前进步的西方文明,而且拒不了解西方到底有何进步创新。主因当然是政治体制僵化所致。意大利人主要是学习中华文明,而非因复举所谓古代希腊罗马文明一举成为欧洲第一个工业现代化国家。中国不但是造纸,活字印刷,火药,指南针等四大发明创始国,而且是15世纪时几乎所有世界领先科技的创始国。对此英国科学历史学家约色夫有多达近四十卷巨著充分肯定,然而,包括我本人在内,没有几个中国人曾读过该巨著。因为永乐皇帝朱棣曾下令主持百科全书式的(永乐大典),比四百年后才问世的法国百科全书的信息量多二十倍。可以肯定,没有几个现代中国人知道该永乐大典的内容,更不用说其伟大历史意义。
发表于 7/27/2013 17: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张国堂 的帖子

过去我仅知道马可波罗曾学走中国的面条制作术,如今方知晓,意大利人岂止学习了中国面条!证据充分证实意大利人漂窃了15世纪以前中国四千年文明积累的几乎全部科技文化成果,因而意大利才成为西欧第一个工商业大国,随后西欧之荷兰,继而英国才成为工业大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4/2018 15:45 , Processed in 1.151951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