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362|回复: 0

保守主义不能论证不改革/苏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20/2013 01: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学者说,人类历史有神秘的三十年周期律。约略言之,也不是开玩笑。旧经典作家的知识体系很可能已经过时了,人们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怀着善意去阅读以发现古人的智慧、获取有益的经验。论者援引前人的理论时必须给出同时代人所能接受的辩护或再诠释。近代以来,知识的更新越来越快,停留在五十年前或一百年前显然是不行了。

就最近的历史来说,苏联式社会主义的兴起和西方福利国家的建设是一个历史阶段的标志,后来苏东集团崩溃和新保守主义对福利国家的诸多问题的纠正,算作新一个历史阶段的特征。经济方面的改变,要求并伴随了社会面貌和学术的全面革新。所以,所谓当代思想就主要指近三十年来西方学者的探讨了。

意识形态诸流派,不断冲突但也互相吸收,曾经的鲜明主张被看作了偏颇之词,后继的学者显示出了一种综合的态度,跟随着纷纭变换的历史进展而不断的使自己具有新的包容力和建设性。诸多所谓超越论者,其综合创新之际仍展现了新的派性,即并不是谋求所有论者的共识,而是推广自己具有个人特色的解决方案。

现实世界的重要政治力量,如一些大的政党,和诸意识形态往往有复杂的关系,很多时候是以实用主义的态度来处理各种各样的国是纷争。抽象表述的理念、主张、制度,往往和实际发生的事情不一致,即使真诚者也未能实际推行多少。后世的学者甚或对政治家们的言行做出与其自己声称的派系对立的解释,更久远的事迹不能和今人直接对接,理解就更具开放性了。中国转型问题的论者,在深化思考的同时,更主要的是着眼于全面地解决现实问题。由此,比如从对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政治活动的观察、分析中,应追求更综合、平衡、易用的经验。学者的著述只有被放在其所在的具体时间、空间的环境中,才能理解其对特定问题所给出的答案和其所属的理论全貌。这个过程中,语境和文本都不是接受既有结论、进而完善并发挥之的问题。比如说,一些宗教色彩比较浓厚的论说,虽给人以厚重、庄严感,但当下中国的论者如欲模仿则要给出自己的反思的理由。

当下中国的论者应求全面的基础知识、谦虚地阅读当代西方论著,否则,发言或可幼稚,如同回到古代,重复着早已经被抛弃的旧说法。在当前诡谲的论说环境中,这种花胡哨不在少数。另外,历史文献多有过时的玄谈和面对面辩论的口水战,如钻入其中乱搅将会引起信息爆炸式的眩晕。近来周舵、萧功勤的保守主义言论颇类于此。

在政争纷纭之下,西方打保守主义标签的力量是活跃的半边天,学者们不断提出保守主义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当代阐释。其非简单地针对变革的防守和退缩,诸多戒律实际上已经成为变革派的认同。作为对不切实际的激进变革的抵制,其关注人的不完善、理性的局限、历史经验的重要性、道德权威、传统价值的重要作用,等等。相对而言,欧洲大陆的人民党着力于福利平等,而英美的保守派更强调良好市场经济中人们的自力、责任。细化理解欧美各自的经验,才更有助于思考中国的问题。偏执地强调某些价值,如国内某教授称保守主义就是保守自由,则失去了其本来的生命力、只是把一些问题转化成了更多的问题。

赫希曼列出了保守主义的三个命题,悖谬命题、无效命题和危险命题。经验的和理论的知识,一方面要求对人类有限度的知识给予信任,积极稳妥地实施公认应采取的变革措施,另一方面要求在变革中持清醒冷静的态度,把论证坐实,勇于反省检讨。既不要认为人是无拘无束的神仙,也不要认为是晦暗里爬行的没有头脑的蜗牛。周萧在诸命题上的偏执态度只是历史上一些故事的重演,是非理性的变革恐惧症。在不断并加速变化的世界,采取守势的保守主义者的历史充满失败、哀叹,重复如此角色只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资料显示,英国已经大大的世俗化了,四成的人称自己是无神论者,而且只有很少比例的人参与教堂的活动。另外,国家体制和政府的公共服务方式也经历了并且继续处于深刻的变革之中,其长远的前景是学者们不愿估计的。在这个保守主义者们奉为楷模的地方,变革都是民众利益所在,还有谁敢低看本国的变革态势呢?英国的政治连续性之所以保持,是因为既得利益者不断地调整自己、适应形势,在短兵相接的论战中以切实的话语获得优势,以实际的政绩赢得支持。保守派的生存的资格是最终自己搏来的,不能过分贪婪,不能僵化昏聩,不能碌碌无为。而且期望任何派系、个人的面子和权势都得以完全保守是不切实际的。

在对理想国家的构想方面,执着于某个思潮未必在实践可行性方面具有很强的说服力,而如持政右经左之说者也需给出进一步的说明,日本自民党加德国社民党的经验如何调和、如何在中国落实呢?体制内的保守派反对所谓全盘西化,把变革提议妖魔化为选举、自治加分权的冒失鬼,但自己的方案亦不能切实地解决问题,也是飘浮、空洞、单相思的文字游戏,是自己反对的本本主义的另一面。以务实自诩或还伴随自夸的老教授们,其左顾右盼的修改建议或是浪费时间,更可能是其未曾预料到的大变乱的引子。

自称保守主义的国是论者们与其为不尽人意的现状找理由,把互相冲突的碎片粘在一起,反而带来不应有的麻痹,不如积极谋求建设性的变革方略,在不改革和革命中间找到第三条道路,如此对困窘的利益集团才真有益。比如当前即便从认为经济增长很重要的角度出发,现行北京当局的经济政策本没有多少活动空间之类的狡辩也是不明智的,应积极寻求替换房地产化经济发展的新思路,谋求生态化、服务大众、更高效率的全面转型。当前的问题是,很多财经幕僚各自乱语以争派系之利,其余说改革者则爱自欺欺人的粉饰太平、扯无关痛痒的馊主意。应直面民生困境以及由此带来的不断加剧的经济、政治纷争,直面外部力量对国内问题的跟踪、借力的白热化,应增强行动的紧迫感而不是浪费时间争辩。清帝国、奥斯曼土耳其的覆辙不远,保守派的保守只能靠自己。



《反动的修辞:保守主义的三个命题》   
阿尔伯特•赫希曼
江苏人民出版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5/2020 02:05 , Processed in 0.112072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