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人类历史上最恐怖最荒诞的大饥荒真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11/15/2014 03:5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人为大饥荒真相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24/2014 21:57 编辑


事实上,1958年已出现饥荒迹象,1958年3月-4月即已开始缺粮饥荒并漫延全国。广西六分之一的人口缺粮,部分县已饿死人;山东67万人挨饿;安徽130万人陷入饥荒;湖南十分之一的人口已短粮一个月;广东近100万人挨饿,其中惠阳,湛江特别严重出现农民卖儿女现象;河北因缺粮致成千上万农民外出讨饭,苍县、保定、丹阳亦出现卖儿女;天津涌入14000乞丐;甘肃许多农民吃树根,数百人已经饿死。这还仅是春饥荒,入厦后部分地区更加严重,云南吕梁六分之一的人口饿死于1958年1月至8月期间,共1610人,有些是被打死,大多死于饥饿和疾病(Dikotter 67)由于剥夺虚弱无法干活的农民的口粮,云南曲静地区82000人饿死,谢富治1958年11月书面汇报毛,毛从此特别欣赏谢,一年后将谢提升为公安部长。(68)1958年11月日时任外长的陈毅公开称“现在我们有一些人病饿而死,这算得了什么?!Nowwe have a few cases of illness and death: it’s nothing!”(70)农业部长谭震林估计58年1月全国五百万人患饥饿导致之水肿,七万人业已饿死。周恩来则确认十二万人已饿死。(89)到1959年上半年大饥荒已漫延全国。一九五八年全国已有十二个省出现严重饥荒非正常死亡率达千分之十二点三至二十一点六,云南(21.62),甘肃(21.11),四川(17.37),贵洲 (15.26),宁夏(14.1),河南(12.69),山东(12.77),青海(12.64),安徽(12.36),广西,湖南,河北。质言之,该十二个省在1958年因 饥荒已饿死至少数百万人[1]
毛明知农民大量饿死,但他不在乎,1953年4月12日毛在一份报导中批示,10%的农民缺粮食,每年皆然。所有的经济统计资料皆成为最高机密,普通人民完全处于黑暗中。[2]
早在1953年秋始,中共便为了军事强国而大量出口粮食换取苏联援建项目与农民展开了全方位争夺粮食的战争。毛说“要教育农民少吃,国家应尽可能阻止农民多吃”。[3]溥一波事后承认“农民绝大多数粮食均被强制收走,被驱向死亡的境地。”1953年10月2日毛对政治局说“我们正在为粮食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展开一场战争”。“马克思恩格斯从未说过农民是好的。”几天后,陈云向各省领导干部传达毛指示说:“要准备十万个村民暴乱,即中国1/10的村庄暴乱,但这不会危及共产党的统治。”
1955年初,地方众多报告呈交毛,农民因缺粮食而吃树叶,卖儿女。赵紫阳的报告称干部挨家查抄,抢走农民所有的粮食,在高耀县110人被逼自杀,全国2000个县估计被逼自杀者超过20万。[4]毛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确没有良心,马克思主义是残酷的”。[5]为了更方便夺取农民的粮食,中共发起农业集体化运动。
1956年1月毛制定了一个农业发展计划,届时要生产5000亿公斤粮食,比历年最高产量(1936年)增加三倍,而毛的农业计划是不投资农业,甚至肥料工业;但该计划受到政治局全体一致反对,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毛是依据工业化所需的资金,而非根据农业现实制定该计划(399)。
1957年11月7日莫斯科将举办共产党峰会,10月15日赫鲁晓夫签署向毛提供制造原子弹技术的协议,向中国提供建造原子弹所需的任何东西,大量俄国专家派到中国,帮助在中国内地建造核试验基地。[6]赫派俄项尖核专家Yevgenii Vorobyov监督中国的原子弹制造,期间中国核专家从60人剧增至6000人。“苏联愿让我们拥有所有的兰图”,周告诉小范围同事,“无论他们已制造的什么,包括原子弹和导弹,都愿意给我们,这是最大的信任,最大的帮助。”赫说“他们从我们这获得了很多”米高杨接着说“我们为中国人建造了核武器工厂”。一家西方权威机构估计中国制造原子弹花费41亿美元(1957年价)很大部分是用农产品支付的。[7]
11月2日毛赴莫斯科出席共产党峰会,64个共产党和友党领导人出席,其中12个共产党已撑权。毛故意不予代表演讲稿,且故意坐着演讲,以示与众不同,言及战争与死亡时毛说:“如果战争爆发会有多少人死亡?全世界有27亿人,1/3可能死亡,或更多一点可能达一半,我是说,最极端的情况死一半,但是帝国主义将被从地球上抹掉,全球都将成为社会主义”。[8]全场听众无不震惊和不安。毛给人的印象是他不仅不在乎核大战,他实际上欢迎之。毛还说“人们说贫穷不好,但事实上贫穷很好。人越穷,越革命。当人人均富裕时是很可怕的,那些吸入过量卡路里的人将有两颗脑袋四只脚。”[9]
最后毛在会上说“赫鲁晓夫告诉我们苏联将在15年内超过美国。我也可以告诉各位,我们将在15年内赶上和超过英国”。赫在自传中称毛是个自大狂。[10]
随后毛函赫“为了我们的最终胜利,彻底消灭帝国主义,中国人民愿意首先承受美国核武器攻击。大不了是死亡大批人民。”毛1955年对芬兰大使说“美国原子弹不足以消灭中国人。即使美国原子弹扔向中国,在地球上炸出一个坑或炸成碎块,这对太阳系可能是件大事,但就整个宇宙而言,仍然微不足道。”[11]
1958年6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河南省第一个人民公社亩产1点8吨小麦,高出平均十倍。毛要地方干部吹牛高产,以便名正言顺高征购,因而凡是不吹牛的干部皆被批斗撤换。7月底人民日报宣称“我们能够生产想要的足够粮食”。毛于8月4日公然称“我们必须考虑多余的粮食何用”。但毛明知这纯属谎言。1月28日毛在最高国务委员会上承认缺粮“没有足够的粮食吃,我们该怎么办?人民可以少吃,以免大腹便便,象外国资本家。”[12]6个月期间前后矛盾的说法,少吃和粮食多余了怎么办,目的只有一个:榨取更多的粮食换取军事工业化。9月人民日报再放最大的大米卫星,亩产七万斤,超过正常100倍。广西环江县委书记年底让县申报超过实际收获量三倍,于是国家下达征购超过上年度4点8倍粮食。8月19日毛指示各省负责人“如果农民抗拒交粮,可动用武力执行命令。”[13]毛反复指控地方干部藏匿粮食。1959年2月27日,毛对最高层说“所有的生产队均藏粮以便私分,他们藏在秘密处所,派人把守。”毛咬定“农民白天啃胡罗卜,晚上吃大米。”毛对圈内人说“农民藏粮非常坏,没有一点共产主义精神。农民毕境是农民,那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14]而毛明知农民根本无粮可藏,毛有高效的情报体制,准确报告每日发生的重大事件。1959年4月毛已知全国一半地区已严重饥荒:“一个大问题,15个省2517万人没有粮食吃”要各省处理。1958年11月18日,一份云南省情报送交毛,描述了因缺营养导致的大肚子病引起大量死亡。毛再次将其推给地方“这主要是县级干部的错误”。毛知道许多地方农民被迫吃观音土,有些村庄全村人饿死。1959年毛榨取出口粮食474万吨,价值九亿三千五百万美元。其他食品,尤其是猪肉出口亦大增。1958年厦赫鲁晓夫抵京,毛要苏联帮助中国建造十分昂贵的核潜艇,赫问毛用什么支付?毛答“中国有取之不尽的粮食”。[15]粮食亦被大量用于制造核项目燃料酒精。9月8日毛对最高国务委员会说“我们必须为多余的粮食找出路,例如生产酒精燃料。”于是粮食被用于导弹试验,每颗导弹试验耗粮1000万公斤,足够100-200万人一年的口粮。[16]毛还强迫农民义务建造大坝,水库,运河。1958年至1962年,超过一亿农民被强迫做工,土方工程量相当于950个苏伊士运河,且主要靠肩挑手提的体力劳动。农民还得自带干粮,工具,且没有分文报酬。由于缺乏安全措施和最基本的医疗设施,事故导致大量农民工的死亡,而毛对此均明知。1958年4月在与河南省长谈话中,河南承诺来年冬搬移300亿立方米土方工程,毛说“我认为将死三万人”。对安微搬移200万立方米土方,毛说“将死二万人”。当甘肃省领导人呼吁反对在这些土方工程中摧残人命的做法时,毛令批判之并以右派反党集团名义惩罚之。[17]
大跃进期间全国共建造500座一亿立方米水量的大型水库,其中200座到1959年底已报废,剩余的许多在毛活着时纷纷跨掉。最严重的大灾难是1975年河南省建于大跃进的一座水库跨掉后,淹死24万人(中共仅承认淹死86500人)其余毛时代建设的大型工程,皆成为大规模杀人的定时炸弹。至少33000个被认为有损人类生命安全。
于是毛下令1958年钢产量要达到1007万吨。于是全国大兴炼钢热,所有的机器设备超负荷运转,抛开一切规则技术规范,常识,专家受迫害;几个月内至少三万名工人因严重生产事故丧生。由于钢铁厂无论如何不可能达标,毛下令全国建造土高炉,至少9000万人被迫建造土高炉,但仅是制造废钢烂铁。所有含铁的锅,家具,门环,木材皆充作原材料和燃料,凡是能抵达的山林,滥砍滥伐一空,导致20年后仍频频造成洪涝灾害[18]。数千万农民放弃庄稼活,至年底钢产量达到了指标,但毛对高层说“仅40%是好钢,超过300万吨纯属废铁。浪废了无数自然资源和劳力,引发一连串天灾人祸。至1958年底,全国在建大型军工业达1639个,但仅完成28个。因缺钢材,水泥,煤电,许多项目半途而废。中共制造的飞机飞不起来,坦克不能直走,轮船军舰自我伤害的能力比敌人的伤害还大。[19]
1958年夏人民公社旨在高效奴役全国农民,毛说“它易于控制”。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河南小渣訝山卫星公社,实质成为奴隶劳动营。由于大办公共食堂,随后即出现大饥荒。8月19日毛下令:未经许可社员不得离开所在地。从此堵死了历朝历代饥民逃荒之途。[20]干部的任务是阻止农民外逃,防止农民偷自已的农产品,惩罚手段有活埋,用绳子勒死,割鼻子。有个村庄四名偷地里庄稼的儿童被活埋。在另一个村庄一个儿童被砍掉四个手指,因他试图偷粮;另一个村两名儿童因试图偷粮被用绳子穿耳根后吊在墙上。此类残忍的酷刑当时全国司空见贯。[21]
上面命令“即使人民饿死绝对不许开仓”。[22]在四年期间3800万人饿死。毛明知大饥荒,确于1958年至59年出口700万吨粮食。1958年10月9日毛对亲信说“死人有好处,可以肥田”。1957年在莫斯科世界共产党峰会上毛说“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以赢得世界革命的胜利”。[23]1958年5月17日在党代会上毛说“别对世界大战大惊小怪,至多人民死一半,这在中国历史上多次发生,死一半人口最佳,死1/3次之。”[24]1958年11月21日毛对亲信说“大型水利工程,大炼钢铁,象这样工作,完成所有这些项目,一半中国人可能得死。如果不死一半,死1/3或1/4,即5000万得死。死5000万我会被开除,甚至掉脑袋。但如果你们坚持,我将不得不让你们干,当人民死亡时就不能怪我。”[25]
大跃进开始头两年,绝大多数毛的同僚跟随毛,唯有彭德怀敢提异议。[26]彭德怀先到北方农村后到湖南老家实地考查后确认,丰收数字虚假,所有的经济部长,政治局委员都知道真相,但当彭德怀建议薄一波与他一道给毛致函时,薄拒绝。[27]1961111日周恩来对东德和波兰驻华大使说取消或推迟履行粮食供应合同,波兰人表示理解,而东德人断然拒绝;结果周恩来仍供其23000吨大豆。东欧各国1958年从中国进口粮食达到高峰。[28]19611月中共给阿尔巴尼亚霍查五亿卢布。[29]
19592-3月间毛多次说“数亿农民和生产队负责人联合起来反党。”[30]毛在大饥荒高峰期在全国建起了许多别墅。至少一名舞女和一名别墅护士被指令到毛的别墅“聊天”。[31]
林彪取代彭德怀任国防部长,随后清洗了大量彭德怀的军中同情者。19601月始,林彪即搞了“红宝书”,先在军中,后在全国推广人手一册,最后甚至推向全球。任何反对者皆被迫害。邓小平估计“约一千万人成为受害者,数千万亲属受株连”。受害者许多是基层干部,另一群受害者是医生,因他们证实疾病和死亡的主因是饥饿。19602200万人饿死。
1960年一年苏联共转让超过1100项军事技术给中共。1960年初毛对亲信内层官员说“现在的目标是在全球宣传毛泽东思想。[32]
毛共的欺世谎言登峰造级。19592月日CIA报告[33]1955年法国作家Simonede Beauvoir访中国;[34]1961年法国社会主义领导人FrancoisMitterand访华,毛对他说“我再说一遍,中国不存在饥荒”。[35]1960年加拿大国会议员后成为首相的特鲁多访华;[36]联合国粮农组织负责人LordBoyd Orr;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两度访华;毛还利用埃德加斯诺,混血儿韩素英,及FelixGreece[37]为中共暴政涂脂抹粉。
1960121日设立对外经济联络局负责对外赠送武器,金钱和粮食,导致外援剧增,而是年正是中国大饥荒最严重的一年,光1960年中国即饿死2200万人![38]中国是最贫穷的国家,但外援比例却是占国民总收入比例最高的。而且时常向比中国富得多的国家援助。诸如匈牙利,而且时常是免息甚至是奉送![39]中共给印支赠送超过200亿美元;阿尔及利亚抗法国;1958年初毛给阿尔巴尼亚霍查5000万卢布,随后于19611月毛共又予之五亿卢布和220万吨从加拿大买来的小麦; 196011月古巴的格瓦拉访华,毛大笔一挥予之6000万美元贷款,周特意告诉格瓦拉“不必偿还”![40]1958年至1961年底期间,正是中国四年大饥荒最严重的时期,因此,毛共杀人不见血。
毛确荒唐地大量出口粮食提前还清苏联债务,将原定16年到期的债务提前为五年还清。苏联根本未要求中国还债,更未迫使中国人还债,而是毛坚持要提前还债。[41]莫斯科批示驻华大使C试图阻止中共粮食出口,而且俄国确实有时拒收中国运粮食船。赫还将卢布与人民币兑换率作有利于中国的调整,降低了中方债务77.5%19612月赫鲁晓夫向毛提供100万吨粮食和50万吨古巴糖,毛却只要了糖而拒收粮食!毛旨在要赫提供新型米格21型战斗机的技术和专家。[42]
杨奎松教授证实:“1960年代初期,中国经济严重困难的几年里,外援金额仍超过其偿还苏联债务十几亿美元的总额。光是中国援助越南的金额,就超出抗美援朝战争的两倍多”。[43]我党中央和我国政府同意越南中央和政府提出的要求,借给他们8-10万吨大米,存放在我国,待越方需要时运去。这是1960729日,中 共中央批复给外交部和外贸部的一份电文。越南政府一度库存粮食只剩下2万吨,还不足全国半个月的供应量。中国在此时同样经历着建国以来最大的自然灾害威 胁,已经有许多地方开始用草根、树皮充饥。这种情况下,中国却选择把10万吨大米借给遇到同样危机的越南。一系列解密档案显示,在1959-1960年中,中国的对外援助并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输入援助两个字,年号锁定在1960年,外交部解密档案中共有99个相关档案。这一年,中国的对外援助达到3.63亿元人民币,偿还外债6.73亿元人民币[44]
1961年初,刘少奇知道已饿死三千万人。4-5月刘返湖南老家,他的姐夫已饿死,姐姐快饿死,一个12岁的男孩因呼喊打倒刘少奇!被公安以反革命逮捕;刘少奇吩咐释放他。刘沉重地向乡亲们道歉,回京后,刘对中共高层说“我们不能再象这样继续下去”。[45]
Liu was deeply troubled by the famine, whichhe knew had consumed some 30 million lives by early 1961(Jung Chang 470).
1962127日北京召开七千人大会,刘少奇改变原定讲稿,“人民没有足够的粮食,衣服和其他必需日用品”;“农业产量195919601961三年不但没有增产,反而大面积减产。。。不仅没有大跃进,而反大倒退”;他所访问的地区或其他任何地区“不存在坏气侯”(Liu dismissed the official explanationfor the calamities, saying there was "no serious bad weatther" in theareas he had visited, nort he strongly hinted, anywhere(476);刘公开否定毛之“错误仅是一个指头,成就是九个指头”之说,刘说这并非事实。毛打断刘插话辩称:“(坏气侯)在许多地区是真实的”,刘则当即反驳毛。[46]
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①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组织了一个200人的调查组查实“当时饿死4300万至4600万”;②张戎在《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依据人口出生率与死亡率比较论证:“为时四年的大跃进使大约3800万中国人饿死”。③刘少奇在大饥荒中的1961年初告诉苏联大使契尔沃年科,已经有3000万人非正常死亡。④据中共中央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丛进之《曲折发展的岁月》 称:“当时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的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⑤同一出版社出版的《口号与中国》披露:“大跃进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和减少的出生人口共4000万。”⑥杨继绳在《墓碑》中考证饿死3800万;⑦金辉先生依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为依据分析的结果:全国非正常死亡4040万至4319万[47]。⑧1996年英国记者贝克在其《饿鬼》书中估算中国当时至少3000万人饿死《争鸣》杂志200511月报导,中共解密文件透露:1959年至1962年全国饿死3,755.8万人!⑩2009年底,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提及大饥荒时饿死4500万人。2010年初,复旦大学历史教授曹树基在公开讲座中称,根据官方人口统计推论3,000万到3,200万饿死。⑿专研中国近代史的荷兰学者佛朗克,20106月在英国出版《毛制造的大饥荒》综合论证认为赵紫阳调查组确认的死亡数字43004600万人不但真实可信,而且极可能超过5000-6000万人被饿死和死于暴力。

[1] Source.—State StatisticalBureau, A Compendium of Materials on Population andCensus Statistics, 1949–1985(Renkou Tongji Ziliao Huibian, 1949–1985) (Beijing:Zhongguo Caizheng JingjiChubanshe [China’s Economic and Financial Press], 1988).

[2]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83

[3]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2

[4]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3

[5]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4

[6]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8

[7]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9

[8]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0

[9]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1

[10]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1

[11]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5

[12]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7

[13]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8

[14]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8

[15]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8

[16]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9

[17]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29

[18]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3

[19]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3

[20]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5

[21]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6

[22]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8

[23]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24]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25]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39

[26]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40

[27]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42

[28]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44

[29]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45N

[30]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46

[31]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49

[32]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59

[33]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59

[34]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0

[35]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0

[36]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0

[37]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0

[38]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1

[39]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1

[40]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1

[41]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5

[42]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66

[43]杨奎松《中共与莫斯科的关系:1920—1960年》东士图书公司1997年第670页。

[44] 1950-1962年中国偿还外债和对外援助支出(亿元)年份 偿还外债 对外援助:19501955 6.80 12.601956 5.97 4.041957 6.08 4.671958 7.23 2.761959 7.11 3.501960 6.73 3.631961 6.58 5.191962 6.42 8.54
资料来源:偿还外债数摘自《中国财政统计:1950-1991(财政部综合计划司编)。对外援助支出摘自历年国家预算决算报告

[45]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71

[46] Jung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76刘说关于我们这几年工作中发生的缺点和错误,首先要负责任的是中央,其次要负责任的是省、市、自治区一级党委,……”“……改正错误的办法,就是要经常保证谦虚谨慎的作风,经常保持党的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的传统作风,在工作中严格地按照民主集中制办事,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47]金辉,三年自然灾害的备忘录” 19934-5月合刊《社会》上海大学社会学系



 楼主| 发表于 11/15/2014 20: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Cited from :  付勇:毛泽东是残害中国人民的大暴君


就毛泽东领导共产党催化的“大跃进”和饥荒而言,毛泽东的“大跃进”是搬开两块石头得以掀起巨浪的。一块是党内以周恩来为代表的计划经济派主张按比例、协调地发展国民经济,因此反对冒进。而这同毛充满浪漫情怀的不按比例、超常高速发展的非理性思路发生了冲突。后来,毛泽东还发明了“跃进”,说我们是跃进,不是“冒进”,不仅取得了话语的主动,还厉声批周恩来:“右倾保守”,“非马克思主义”,“离右派只有50米了”等。周恩来作了几次检查才恢复了总理职务。一块是知识分子,而通过反右,他们不可能对中共说三道四了,因为反右让知识分子都失声了。结果致使“大跃进”不但是大倒退,也是大惨败,还衍生1959—1962的饥荒。可是,过去中共蒙骗国人的宣传说辞竟是由于“三年自然灾害”。

其实,这一说法早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就被刘少奇“七分人祸,三分天灾”一说所否定。那几年都是风调雨顺的好年景,这是由气象资料证明了的。大饥荒到底饿死了多少人?长期以来的说法是带有估计性的,统计方法与数字也不一致。据历史地理学家曹树基2005年的研究成果显示,1959—1961年中国在大饥荒中饿死的人数计3245.8万人。他的这一数字是建立在对1462个全国各市县地方志中记载的资料“认真求证”的基础上的,这为全面揭开三年大冒进时期饿死人的真相走出了重要的一步。而另一位研究者人口统计专家王维志(1959年以来在公安部三局户政处从事人口统计工作,80年代后在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从事研究)的研究结果,认为1959—1961年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约高达3546.6万人。这同曹树基提供的数据相近。特别需要说明,这三年发生大饥荒,既不是自然灾害,也不是国家没有救济能力。如果加上1958年冬和1962年春一些地方饿死的人口数(按各省官方数据计算的结果,1958年为181万,1962年为42万,共计223万),则大饥荒饿死人约为3700万。

 楼主| 发表于 11/15/2014 20: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15/2014 20:52 编辑

一、毛泽东晚年的人生总结

1976年6月初,毛泽东在他的住地召见华国锋等,又一次谈到自己一生中的两件大事。他说:

“人生七十岁古来稀,我八十岁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了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和蒋介石斗了那么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唧唧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件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都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1]”

毛泽东自我总结一生所干的两件事:一是斗蒋,二是文革,均属于中国人伤害中国人的害人勾当。

毛泽东写道:“予谓人类只有精神之生活,无肉体之生活。”“余意以为生死问题乃时间问题,成毁问题乃空间问题。世上有成毁无生死,有空间无时间,由此义而引申之,可得一别开生面之世界。即吾人试设想除去时间但有空间,觉一片浩渺无边、广博宏伟之大域,置身其中,既无现来〈在〉,亦无过去,又无未来。身体精神两俱不灭之说,至此乃可成立,岂非别开生面之世界邪。”[2]

按照毛泽东的生死观、时空观、成毁观,1958年至1962年饿死六千多万中国人是无所谓的



[1] 逄先知、金冲及:《毛泽东传(1949-1976)》,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1781页。
[2]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早期文稿》编辑组:《毛泽东早期文稿》,长沙:湖南出版社1990年版,第168、266—267页。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14: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17/2014 14:15 编辑

China's industrial base, will be large enough to enable her to pursue a bold, aggressive, and expensionist foreign policy, but too small to assure her hight output, income, and consumption per capita(Eckstein 1966. 3) Communists inherited what were essentially three different economies: the economy of traditional China still holding sway over most of the mainland; the more or less modernized, urbanized and comercialized economy of the treaty ports; and the omparatiely advanced and rapidly industrializing economy of Manchuria(10).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18: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17/2014 19:15 编辑

Rafe De Crespigny, China this Century, New york,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2.pp.222-239. Dr. Rafe currently Reader in Chinese at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Dr.Rafe argued that the cause of the GLF is "failure to obtain proper infomation about the true situation in the country, combined with an insensitive determination to maintain a partcular political line, brought disruption, misery and starvation to the people"(Rafe 222).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22:0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据香港文化文化艺术出版社新书《面具后面的周恩来》所载的知情者回忆录揭示,在一九五九──一九六一年所谓“三年灾荒”期间,周恩来无视于四千四百万农民饿毙这一严峻事实,向苏联及其东欧卫星国廉价出口粮食474万吨、向匈牙利赠送三千万卢布的货物、350万英镑现款,向东德赠送五千亿卢布的食品;在安徽农村“易子而食”的年月,他甯可将食品烂在仓库也不准开仓济贫。他以慈禧太后“甯赠友邦,毋与家奴”的阴暗心态,无偿援助越南二百亿美元、阿尔尼亚一百亿,加上对罗马尼亚、柬埔寨、古巴、坦桑尼亚、巴勒斯坦等国“支援世界革命”的巨额费用,外援总额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6.92%,为世界钜富美国的692倍。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22: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需要创造奇迹,需要做一番震惊世界的事业,需要使全世界目瞪口呆,这
样才能确立中国的强国地位和他自己在国际共运中的领袖地位。这就是毛泽东发动1
958年“大跃进”的原因。不料,大跃进搞糟了。毛泽东从此有块心病,那就是,
闯了这样一场大祸,将来会不会有人像赫鲁晓夫揭露斯大林一样来算这一笔帐?果
然,在1959年7月的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张闻天等人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
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触痛了毛泽东的敏感神经。毛泽东立即将会议从“纠左”转为“反
右倾”,把他们打为“右倾机会主义”,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进一步蓄意诬蔑他们
“里通外国”、组织“军事俱乐部”。由于庐山会议的转向,毛泽东的“大跃进”和“人
民公社”这一套政策没有得到纠正,使得中国的经济形势进一步恶化,导致数以千万
计的农民在饥荒中饿死。这样严重的后果,使得原来在庐山会议上站在毛一边的刘少
奇等人开始同毛泽东拉开距离。在1962年1月的“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在对
大会的书面报告所做的口头说明中说了一些毛泽东不能容忍的话,例如“有的同志说,
人民公社办早了。不办公社,是不是更好一点?当时不办,也许可能好一点。迟几年
办也是可以的。”“我到湖南的一个地方,农民说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彭德怀
在庐山会议上的意见“不少还是符合事实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写信,即使信
中有些意见是不对的,也不算犯错误。”最使毛心惊肉跳的是刘少奇这样的话:“关于
‘三面红旗’,我们现在都不取消,都继续保持,继续为‘三面红旗’而奋斗。现在,
有些问题还看得不那么清楚。但是,经过五年、十年以后,我们再来总结经验,那时
就可以更进一步作出结论。”这些话使得毛认定刘少奇会像赫鲁晓夫等斯大林死后清
算斯大林错误一样,等到自己死后来算帐。与此同时,林彪抓住机会说了一番迎合毛
泽东心思的话,替毛解了围。王若水推断,毛泽东是在这时下了决心用林彪换掉刘少
奇,作为自己的接班人。他为此作了四年的准备,终于在一九六六年发动了文革来实
现他的计划。〔9〕
王若水的文章除了分析了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心理因素以外,还指出了毛的政治野
心和对刘少奇的“蓄意罗织罪状”,这就明确地把毛泽东这个人的政治品质问题放到
历史的审判台面前。他也具体指出了毛泽东在一九六二年的七千人大会上作出了罢黜
刘少奇的决定。


关于“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的研究述评
华新民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22: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文谦在他的《晚年周恩来》一书中做出了相似的分析:“毛泽东之所以发动文
革运动,与其说是出于对政治理想的追求,为了捍卫社会主义的纯洁性,毋宁说是出
于内心恐惧感的驱使,唯恐自己落得和斯大林一样死后被人鞭尸的下场,从而对‘中
国的赫鲁晓夫’刘少奇采取先发制人之举。”高文谦所说的毛泽东的“恐惧感”同王
若水所说的“心病”根源是一样的,那就是:斯大林之死“大大刺激了毛泽东内心深
处渴望充当社会主义阵营新霸主的欲望”。使得他“决意独辟蹊径,在如何建设社会
主义的问题上向苏联模式挑战,企图再一次创造奇迹,与苏联一争高低。”然而“大
跃进”惹出乱子,毛只得退居幕后,而把刘少奇推到一线收拾烂摊子。而毛泽东的恐
惧感也由此而生,因为刘少奇采取的紧急调整举措为自己赢得了声望,受到了普遍的
拥戴。而且刘本人也有针对毛泽东及其失败的“三面红旗”冒犯的言论,如逢会便讲
“形势严峻”,“国民经济要崩溃”,自称是“非常时期大总统”,甚至说“活人不揭,
死后下一代揭”。使毛泽东觉得刘就是将在自己身后像赫鲁晓夫一样作秘密报告的人。
“文化大革命,就是毛泽东不堪这种梦魇的缠绕,决心孤注一掷而采取的非常之举。”
同王若水一样,高文谦也认为毛泽东在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以后,已经在认真考虑
解决刘少奇的问题。〔11〕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22:5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戎和 Jon Halliday 所著《Mao,The Unknown Story》
一书对于毛泽东为什么要发动文革的分析同王若水和高文谦有着类似的思路。不同的
是,该书认为,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不仅有同苏联争国际共产
主义运动领导地位的因素,也同毛泽东想把中国迅速建成一个军事强国的想法有关。
“大跃进”和人民公社是为了更有效地把全中国人民组织动员起来,生产更多的钢铁
来发展军事工业以及征集更多的粮食换取苏联的军事援助,尤其是苏联的核武器和导
弹技术。“三面红旗”的失败使毛泽东这条路线遭到严重挫折,也使毛泽东在党内高
级干部中的威望受到打击。同王若水和高文谦一样,该书也认为一九六二年一月召开
的“七千人大会”是毛泽东决心要打倒刘少奇的转折点,他们根据对王光美、王力等
人的采访和其他材料对此作了较为详细的叙述:按照毛泽东原来的用意,“七千人大
会”是为了代替按党章应当召开的党的“九大”——毛担心由于“三面红旗”的失败,
如果召开正式的党代会自己会被选下去。根据毛的安排,中央先预备好一份决议的草
案给大会定下调子,草稿里笼统而轻描谈写地承认过去几年里犯了一些错误,然后宣
布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而且宣布在新的一年里再来一个大跃进。会议的头两个星
期没有全体大会,分组对这份草稿提出意见,由于与会人员不能互相交流,而且由于
五九年庐山会议的“寒蝉效应”,人们对草稿不可能提出根本性的修正。然后在全体
大会上由刘少奇来宣读“集中”大家意见之后的定稿。这样毛泽东既可以把自己的意
图变成党的决议,又可以使全体出席会议的人为这个文件共同负责。然而,刘少奇在
一月二十七日的总结发言中出其不意地离开了原定的调子,用作者的话说,是对毛泽
东进行了一次“突然袭击”。他当着毛的面在七千党的干部面前说,人民的吃穿用都
不足;过去三年我们的农业减产了,减产数量相当大;不仅没有大跃进,反而退了许
多;成绩和缺点的比例不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关系。刘的讲话扭转了会议的气氛,
在出席会议的干部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刘少奇讲话的鼓励下,他们纷纷大胆直言,
表示再也不能继续执行过去的错误政策了。这就使毛泽东不得不延长会期,把林彪请
来发言以抵消刘少奇讲话的影响。林彪以军队首领的身份,以不容争辩的口气肯定,
毛主席一贯正确;这几年的困难只是交了点“学费”;“在困难的时候,我们必须更加
紧跟毛主席。”林的讲话阻吓了出席会议者的对毛泽东灾难性经济政策的深入批评,
使毛泽东得以过关。据王光美对该书作者说,刘少奇见到林彪出场就嘀咕:“林彪来
讲这样的话,麻烦了。”不过毛泽东从七千干部在会议中表达出来的强烈情绪中感受
到了压力,因此在一月三十日作了建国以后唯一的一次公开自我批评,并在一九六二
年以后不得不放弃严厉的粮食征购计划。这是毛泽东夺取政权以后的最大一次挫折。
他竟然给平时小心翼翼的刘少奇赢了一着棋,又等于被当时全国的当权派喝了倒彩。
这使他认识到从上到下的整个干部体系不是他的治国路线能够依靠的对象,相反,从
此时此刻开始,毛泽东内心对刘少奇和所有出席会议者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党滋生了满
腔的怒火,国家主席和党的骨干成了他复仇的对象。这就是为什么后来他要发动文革
让刘少奇和大多数出席会议的干部——所谓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遭受
地狱之苦。〔12〕

 楼主| 发表于 11/17/2014 23: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少奇等为了维护毛的领袖威信,对特大困难的解释是‘自然灾害’和‘苏修逼债’”“刘少奇可能以
为毛是会领他这份情的,谁知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毛对刘很是不满,毛判定,神州
开始‘有事’了。因为在毛看来,造成经济困难的原因就是‘自然灾害’和‘苏修逼
债’,最多再加上一个‘没有经验’。” 〔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4/2020 17:09 , Processed in 0.45819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