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郭国汀

人类历史上最恐怖最荒诞的大饥荒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11/2013 22:53:04 | 显示全部楼层
{:1_1:}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3/2013 00:24 编辑

由于农村陷入饥荒,干部们必须借助于更大的暴力才能驱赶农民们下田或下工地干活。(不听话或敢于示不满者)有时被捆绑后或被剥光衣服后扔进池塘。在广东罗定,一个十岁的孩子因偷了少许小麦,被捆绑后抛入一个沼泽中,几天后死去。在广东一个公社数千农民在寒冷的冬天被强迫干活,凡是反抗者全被剥光衣服受冷冻体罚。[1]在湖南浏阳,一个由300名男女农民组成的民工队,在冬天被强迫光着膀子干活,结果七分之一被冻死,因为党书记认为冷天将使农民们更卖力地干活暖身![2]亦即共产党暴政下的中国农民连奴隶都不如。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4

[2] IPID.p295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湖南SHIMEN 毛冰献全家人饿死后,大队党支书禁止人们掩埋之,一周后,老鼠吃了他们的眼睛,农民们对调查人员说:我们农民连猪狗都不如,当我们饿死后,无人埋葬我们。[1]南京公安局档案显示1959年上半年约200人投长江自杀,大多为女性。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296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3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徽凤阳县335000农民约四分之一饿死。在湖南湘潭,一万人饿死,有些干部认为河南XINYANG与湘潭相较并不太过;大量村庄仅在一年内便饿死超过30%的村民,有些村整个村庄死绝。王伟志先生依据北京公安局统计资料,确认全国至少有56个县被列为“恐怖地区”:四川18个县名列榜首;安徽11个县次之;河南10个县;贵州、青海、山东各四个县;甘肃三个县;湖南和广西各一个县。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共产风,瞎指挥,胡命令,剥夺全体农民的私有财产实质使之变成共产党的奴隶。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下令“让荒山变良田”,令农民放弃现有的良田开荒造田;大建公共食堂,巨型养猪场,大市场。在FULING宝兹公社,1959年公社书记虚报产量由3500吨变成11100吨,结果国家征走3000吨;民兵挨家挨户搜查藏粮,按人的体重划分右派,胖者即成右派,许多人被没完没了的迫害致死。最后农民只能吃树叶,观音土。该公社有些村超过三分之一的村民饿死。1961年农产品87%被强制征收,结果全社15000人有一半饿死。[1]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11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9/2013 00:52 编辑

FULING县,有些村在1960年一个月内饿死9%,整个地区大队平均死亡率40-50%相当普遍。重庆其他县1960年死亡率超过10%。在SHIZHU县,民兵抢走全部锅碗,禁止公共食堂之外煮食物。专设打人队依赖暴力维持秩序。公社副书记陈志林殴打了数百人,打死八人;有些人被活埋。据县公安局报告称,全县1959年至60年饿死64000人占人口20%;在水田公社四十人被集体掩埋,在县政府路旁另外六十人被集体掩埋。在贵州CHISHUI ,自1958年十月至1960年四月,约24000人饿死,超过该县人口%。县委书记王林琪令深耕一米半,深耕毁了许多良田。密植每下种子200450公斤,有些甚至一至三吨。大跃进的结果,农业产量暴跌;他将农民划分为贫富农,“贫农与富农之间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上千基层干部被开除党籍,三天两头搞群众运动,斗争会,反瞒产运动,根除阶级敌人运动。1960年王向贵阳高报收成的80%,多报了33500吨。而王的作为在贵州并非偶然现象,周林区长是毛的信徒,紧跟毛导致该区全国死亡率最高。在MEITON,第一书记王清澄组织五万劳动大军,兴建巨大的茶果园,欲使之成为全国模范。四万头猪集中于“万猪城”;结果45000人在六个月内饿死,而该四万五千人仍然是低报的数字,据省委调查组报告称:仅在一个公社即12000人饿死,占人口22%[1]NONGCHA村三分之一的村民饿死,1959年四分之三的收成被国家强制征走;1961年的收成仅为1957年的三分之一。1960年四月当调查组计划访MEITAN时,当地干部日夜加班将大量体掩埋在路旁,病人和饥饿得面黄肌瘦的儿童派民兵关押把守,将被农民吃光树皮的树连根挖除。以致聂荣臻1960年巡视该区后致函毛称:“事实上,贵州一点也不穷,而是非常富,将来应当成为我们在西南的工业基地”。(314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13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11/25/2014 00:40 编辑

大饥荒期间吃人案件档案很少纪载,但各地公安局的报告相当详细。甘肃XILI县一个村,有个农民先挖小孩死尸吃,后杀了一位村姑煮了吃,邻居因闻到肉味举报后败露。吃人案件全部被掩盖不公开报导。甘肃省委书记张仲连亲自听汇报通谓,玉门,武山,汀明及武都县发生吃人事件,但他以没有证据否认,并归因为“坏分子造谣”。山东省委书记舒童亦掩盖吃人案证据,因担心吃人案会损及其名声;四水县长王林琪带公安逮捕吃人的农民,在向上级汇报的报告中,归因吃人案是由于坏分子企图污蔑党的声誉。兰州林夏地区两年内饿死54000人后,调查组进驻报告列举了58例在城市中发现的吃人事件,不包括全区:1960225日, HONGTUI公社YAOHEJIA村,杨仲胜杀害弟弟后吃了他。贫民MAMANAI 全家四口人,挖掘13具死尸吃了他们。196019日在MANJI公社ZHANGSAMA村,农民康加迈砍死同村农民MAHAMAIJI煮吃。19603月日洪泰公社贫农朱宣喜夫妇掘出长子死尸煮吃。26位受害人分三类:砍杀后吃(12人);死后被吃(16人);掘死尸煮吃(48例),被吃的有一半是同村人,另一半是陌路人被杀后吃,仅一人是家庭内杀吃。但LINXIA吃人事件并非例外。[1]1961年初一个调查组至四川SHIZHU桥头他们被吃人的普遍震惊,深入调查了一个大队后,发现16个受害人,18位犯罪人。一个七十岁的老妇人,掘起两个儿童死尸煮吃。有些案件仅吃了部分人体,MAZEN的心脏被挖出;多数死尸已腐败因而和着调料吃,相互换吃小孩,杀吃是极少数,绝大多数是吃死人和掘死尸煮吃。[2]杨继绳我看的档案触目惊心啊,文字记录几千起人吃人的事件,首先吃自己家里人,父母吃儿女,儿女吃父母[1]

[url=#_ftnref1][1]采访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韩福东(文)《东方历史评论》2014725


[/url]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22

[2]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33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3/2013 00:51 编辑

任何想如实报告情况的干部和公安均被打成右派。四川文江县公安局长赵健,发现1959年比1958年少了27000人,由于拒绝按上级指令更改数据被撤职。河北省长刘子厚1960年向毛汇报全省4700人非正常死亡,他自已的调查人员发现仅在一个县自1958年已饿死18000人![1]四川与大多数其他省份不一样,大饥荒持续到1962年底。直至1962年底无数报告继续饥荒。该年15%的人饥饿而死,意味着另外30万人死于饥荒;四川省820万人死于饥荒。P328即使该数字无疑少报至少10-20%因为李井泉始终牢控,尽管他应对上千万人饿死负责。即使1962年,也很少干部敢于准备如实报告饥荒。328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27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郭国汀 于 8/29/2013 00:53 编辑

19621月北京七千人大会,刘少奇作了长达三小时的官方报告,公开重复了半年前他私下对少数高干所说的一切;“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否定毛之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之说。“我怀疑我们能否说七分成绩,三分错误;各地情况不一,一分错,九分成绩仅是极少数地区”;毛恼羞成怒打断刘:“完全不是少数地区,如,河北仅20%地区减产,江苏全省30%地区连年增产!”但刘拒绝威胁继续说道:“总体上,我们不能说仅一分错,而是三分错,在某些地区甚至错误比重更高,例如河南新响,甘肃天水,谁应对此灾难负责?应由中央领导负责。”毛狂怒不已“刘说人祸高于自然灾害,这种说法本身即是灾难”。林彪再次为毛解围吹嘘大跃进为“史无前例的成就,与中国历史上任何时期比较。毛泽东思想总是正确。。。在许多方面而非仅在某一方面,毛是最高权威。根据我的经验,毛最突出的品质是现实主义。毛说的比其他人说的更实际。他经常非常接近现实,从不脱离实际。过去我们正确,是因为我们准备执行而非干扰毛思想。每当主席的思想未受到足够重视或受干扰,我们即出问题。这是我党过去几十年历史的基础。”[1]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36


 楼主| 发表于 8/23/2013 00: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少奇死无葬身之地的直接原因。19627月日一个炎夏之下午,毛被刘紧急召回北京后正泡在泳池里,刘赶来对毛解释为何急召毛回京,刘说他同意陈云和田家英(两位皆强烈反对大跃进)建议分田到户,以解危机;毛立即狂怒咆哮;刘不示弱“这么多人已经饿死”!然而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大饥荒饿死人甚至吃人,你我都要被历史审判载入史书!”毛怒不可扼“三面红旗业已被打倒,现在土地还要再分田,你为抵制这些做了些什么?我死后会发生什么?”不过,刘毛很快冷静下来。毛同意刘继续执行经济调整政策。但毛此时确信刘即中国的赫鲁晓夫,将来定会揭露毛的全部罪恶。从此毛开始处心积虑谋划如何搞掉刘少奇及所有反对大跃进的高级干部。四年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1]


[1] FrankDikotter,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1958-1962 Walker & Co. NY 2010.p33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8/18/2018 13:35 , Processed in 0.10728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