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605|回复: 0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性质暨国际竞争的本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8/15/2013 00: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性质暨国际竞争的本质


  最近看了纽约市多林.金得利出版公司出版的“历史见证系列”——《第二次世界大战》,不禁感慨: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这一规律,不仅应验于中国,也应验于西方;只不过对历史的歪曲,西方国家政府和主流史学界,不象中国共产党政府和官史学界那样大幅和赤裸裸而已。有玩世不恭者说:“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这话有些夸张,但在一定的时间范围内,历史是一个任由胜利者打扮的小姑娘,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金得利公司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说成是:宪政民主、法西斯和共产极权三种意识形态相冲突的结果。书中说:英、法、美代表第一种意识形态,此三国公民享有自由民主,能选举本国政府;纳粹德国、墨索里尼领导的意大利、佛朗哥统治的西班牙和萨拉查掌权的葡萄牙属于法西斯意识形态;苏联,则是共产极权意识形态。
  这是颇具代表性的观点。美国之音的二战史专题节目,和美国主流史学界出版的《世界通史》,都把第二次世界大战看作一场“反法西斯战争”(这点倒是与共产党的苏联、中国高度一致,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这看法的基础,仍是上述的二战的“意识形态”肇因说——只有把二战爆发看作宪政民主、法西斯和共产极权三种意识形态相冲突的结果,才会得出二战是反法西斯战争的结论。


  这完全是对历史的歪曲。试问:二战中芬兰、爱尔兰、印度反英力量也站在(或想站在)德国一边,他们站在德国一边纯属自愿,而并非受胁迫,难道芬兰、爱尔兰、印度也是法西斯?如果二战爆发真是宪政民主、法西斯和共产极权三种意识形态相冲突的结果,那么与宪政民主意识形态最为水火不容的,应数共产极权意识形态,为什么大战没有在意识形态冲突最尖锐、最激烈的西方阵营和苏联之间爆发?1939年九月之前,希特勒政权已经专制了六年、排犹了六年,为什么英法美根本不闻不问?为什么直至纳粹德国进攻波兰之前,美国和德国的关系都热乎得很(与今天他们跟中烂海的关系相仿),意识形态冲突的紧张表现在哪里?
   此足以证明所谓二战爆发缘于意识形态冲突,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其实,意识形态形态冲突与战争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试问,专制王权的意识形态与宪政民主难道不矛盾?为何宪政民主的英、美与专制王权的满清、沙特和前伊朗巴列维好得很?反共阵营中的“汉奸”右偏瘫们,甚至把赤裸裸帝国争霸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也胡诌成自由民主与专制独裁的对决,但请问:与英、法并肩作战的沙俄难道是自由民主国家?英王室与德皇室的意识形态有大的不同吗?不都是帝国主义意识形态?
  “汉奸”右偏瘫们被英国的宪政民主先行成就迷昏了头,睁眼无视英帝国对外残酷掠夺的另一面,出于为英国对外殖民掠夺战争的诡辩,炮制出一个“民主国家之间从来没有爆发过战争”的谎言歪理,试问:美英战争、君宪制的英国与共和国荷兰的战争、美国和法兰西第二共和国不宣而战的海上冲突。。。难道是专制国家之间的战争?
  再试问:苏联与中共国、中共国与越南意识形态有什么冲突?为什么会先后兵戎相见、并长期势不两立?


  真正与战争直接相关的,是民族利益的冲突。
  如果有益于民族利益,即使意识形态大不同,双方也会关系融洽。典型的例子莫如沙特与美国的关系,沙特属专制王权+保守的伊斯兰传统意识形态,与美国价值观根本格格不入,但因为沙特王室奉行亲美政策,甚至为美国提供军事基地,因此美、沙两国关系长期好得很。美国对中东的政策纯粹为了国家利益,曹长青等人宣扬美国攻打伊拉克是为了自由民主人权,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事实是:美国攻打阿富汗、伊拉克,是为了铲除两国的反美政权,以保障美国的国家安全,而非别的!
  自由民主人权,不过是美、英师出有名的幌子,就象当年他们对德国狂轰滥炸时打出的幌子一样。试问:若真为了自由民主人权,美、英为何放纵沙特专制政府侵犯人权?要知道,沙特王权专制比萨达姆的专制不遑多让——迄今,沙特是世界上保留砍头、斩首、石刑等血腥酷刑的极少数国家;若真为了自由民主人权,美、英为何支持、纵容以色列政府侵犯阿拉伯人的人权?若真为了自由民主,美、英为何把中华民国出卖给国际共产势力?
  同理,英、美之所以与王权专制的巴列维伊朗关系友好、之所以与对中国厉行鄙劣殖民统治的满清伪朝友好,乃是因为巴列维王朝和满清向英、美慷慨出卖伊朗、中国民族的利益。
  如果有损于民族利益,即使意识形态相同或相似,国与国之间也会关系紧张,及至刀兵相见。所以美法会在十八世纪九十年代不宣而战海上冲突、美英会在1812年打得你死我活。。。在专制国家,民族利益有时被统治者歪曲成统治者自身的利益,意识形态相似的中共国和苏联之间为何爆发珍宝岛战争?就是因为毛泽东认为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否定,严重威胁到自己权力,故对苏联忘恩负义地采取了敌视的政策。


  明白了以上的道理,就不难看出:二战的爆发的真正原因,是民族利益的尖锐冲突,而非意识形态或别的原因。与“一战”完全相同,“二战”初始阶段的实质仍然是:是英国为了维护其世界霸主地位,与挑战者德国进行的又一次决斗,战争的起因,是英国对德国崛起的遏制政策。
  否则,就不能解释为何最为“绥靖”的英国张伯伦政府,在德国进攻波兰之后,会不惜对德宣战。德国入侵波兰并未损害英国的利益、也未威胁到英国,为何英国会对德宣战?这是因为英国为维护其世界霸主地位,刻意保持欧洲大陆的势力均衡,绝不允许欧陆出现一强独大的情况,不管这一强是拿破仑的法兰西,还是霍亨索伦王朝的德意志,由于当时的欧洲,德国的崛起最为强势,所以英国务必压制德国崛起的势头,以防德国威胁她世界霸主地位;简而言之,英国为了一己之私,绝不容忍德国成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强国。
  希特勒本来是一个亲英主义者,他上台后一度希望与英国结盟,遭到英国拒绝;希特勒又向明确英国表示:德国无意挑战英国海上霸权,但希望英国允许德国在欧陆称霸,再遭到英国拒绝;希特勒后来又提出妥协方案:德国无意向西(法国方向)扩张,但希望英国允许德国向东(中欧和东欧)自由行动,提议再遭英国拒绝。英国的三次拒绝,充分反映了其为了维护英帝国霸权而竭力遏制德国崛起的用心。
  这就是英国为波兰开战的“义气”真相。因此,无论英国把“反法西斯”的大旗举得多高,对德国宣战根本就没有光彩和荣誉可言,试问:一个长期贩卖黑奴、殖民掠夺全世界、且在印度、澳大利亚等多地实行过种族灭绝暴政的老牌殖民帝国主义国家,比法西斯有有何道义优势?英国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绝对比德国来得悠久;而对外殖民掠夺的罪行远大于德国,更是铁的事实。所谓“反法西斯”,不过是英国用以掩盖其私心、欺世盗名的伪善幌子而已。
  由此可见:英国非但不是两次大战中“正义的一方”,反是战争的挑起者之一。与“一战”一样,“二战”也是一场民族间的争霸战争。


  曹长青等人跟着大半个世纪前老旧沙哑的英、美官方主旋律起舞,现在还一再跳脚鼓噪英、美开战是为了“自由民主”的论调,他们的颅骨内装那么多脑髓实在是多余,其实那里面只需要一个留声装置,以实现应声虫的功能,就足够了。
  英帝国为维护帝国霸权拼命遏制德国崛起,这才是两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真正原因。但在《世界通史》、金得利公司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之音的历史专题节目中,对此却只字不提、讳莫如深,令人慨叹在“打扮历史”方面,英、美等西方战胜国与共产党国家只有程度的区别,而没有本质的区别;“旁观者清”,比较公正的信史,得到瑞典、瑞士、伊朗等真正中立的第三国去找。


  虽则“二战”与“一战”的起因性质均相同,但“二战”亦有着区别于“一战”的重要之处:在“二战”中,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
  初始阶段,“二战”是“一战”的继续,但随着英国实力的急剧衰落(开战之初大败,被逐出欧洲大陆,遭德国空中猛烈进攻和潜水艇严密封锁,一度山穷水尽,行将屈服,是希特勒错误地东向侵苏解救了英国),“二战”为苏、美的占据世界舞台主角扫清了道路;苏、美先后参战后,“二战”演变为德国与美、苏的帝国争霸战争,而英帝国的世界霸权,事实上已经失去,因为英国从此已经沦为配角的角色。
  英国人老谋深算,全世界首屈一指,但“人算不如天算”,“二战”的爆发,令英国的世界霸权提前丧失,并送给美国以较小代价确立世界霸权地位的天赐良机。其中,美国狡猾地以“援助”的方式,坐观英国受创受困,并充分利用了苏联人的血肉拖垮了德国,事半功倍地创立了世界新霸主的基业。
  表面上看,美国的参战比英国来得正义:她是遭日本袭击被动卷入战争的;其实,美国参战之必然,从希特勒侵苏起就注定了——希特勒攻苏令德国战局从胜势陷入僵局,就给了美国乘虚而入的机会。美国早就谋夺世界霸权,“一战”中英国的削弱,更助长了美国称霸的欲望。参战美国高举“解放欧洲”、“解救犹太人”的幌子,其实参战是为了自己的霸业,这是可以理解的理由,但说她是正义者就扯远了。
  既然同样为了称霸,凭什么说德国是非正义的一方,而英、美是正义的一方?更何况,英国在世界范围内征服和掠夺殖民地的罪行,远远多过德国。当然,纳粹德国迫害、屠杀犹太人的罪行最为严重,但是英、美就没有排犹行为?苏联就没有迫害犹太人?英、美的“反法西斯”盟友苏联政府反人类杀人罪行难道比纳粹为少?难道杀犹太人就是严重罪行,杀俄国人、杀苏联人就算不了什么?
  因此,“二战”的主要交战方,没有正义者!但是,这不等于说在战争进程中没有正义的行为。德国侵苏中抵抗德军的俄罗斯人的行为,有民族自卫的正义性;中国人抵抗日本进攻,也属反侵略的正义行为。。。同样,站在德国一边反对盟军的芬兰人、亲德反英的爱尔兰抵抗力量、亲德反英的印度独立力量,都具有反殖民反压迫的正义属性。
  德国废除《凡尔赛条约》、拒绝赔款、重整军备、开进莱茵区完全是正义的,因为《凡尔赛条约》完全是战胜国宰割、掠夺战败国的民族压迫性条约,毫无公正性可言。即使德国对波兰的进攻,也部分地具有正当性。因为包括但泽市在内、占据整个波兰北部的波罗的海走廊,一直属于德国的东普鲁士部分,占东普鲁士四分之三面积的大片土地,在“一战”后根据英法主导的《凡尔赛条约》,全部划给了新成立的波兰。这样大量地宰割战败国欧洲本土,在欧洲战争史上是空前的:此前欧战各大国,一般只宰割败者海外殖民者地,而甚少分割对方本土。普法战争战胜的普鲁士,只割占了法国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当时已算最过分的了。
  德国进攻波兰,本意是夺回波罗的海走廊失土,而不是消灭波兰,这有正当性;但在英、法宣战后,希特勒为绝后患,干脆灭亡波兰,事情就变得非正义了。
  把“两次世界大战挑起者”的大帽子扣在德国头上、并把德国抹得一团漆黑,这是战胜国获取道义话语权的共同需要;这因为这,所以意识形态针锋相对的英美和共产党国家,在”二战”史上的“反法西斯”论调如此高度一致。


  综上可以看出,国际竞争归根结底是民族之间竞争,与意识形态没有直接的关系,与自由民主则没有任何关系。
  为什么国际竞争归根结底是民族之间竞争?因为只要民族国家存在,国家之间的竞争就会以民族竞争的形式表现出来,民族主义也不会消失。表面上看,美国民族由全世界各个民族组成,美国不象民族国家,实际上由全世界各个民族组成的美利坚,是一个以熔炉方式不断熔化各个民族的新民族;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移民国家啊也一样。
  当然,意识形态取代民族主义统摄国际关系的情况,在世界上非常短暂地出现过。共产主义兴起之初,列宁曾咋呼“工人无国界”、“废除不平等条约”、“归还中国领土”等口号,试图以意识形态取代民族主义统摄国际关系;但斯大林上台后很快就调整了这一理想主义的做法,斯大林在继续高举国际共产旗帜的同时,把共产阵营外交中的马克思国际主义内涵,偷偷地改换成了苏联沙文主义(骨子里是大俄罗斯民族主义),要求各国共产党务必以苏联的利益为核心利益,并服务于苏联利益,这就回归了民族主义——斯大林只字不承认中俄领土争议、并赤裸裸回归沙俄时代的民族扩张路线就是明证。
  而且应该看到,在意识形态取代民族主义统摄国际关系的短短的、理想昏热的时期,骨子里仍是民族主义在作祟。如果没有群众基础,共产主义不可能兴起;当年的俄国和中国,为什么会有众多的知识精英、热血青年狂热拥抱马克思主义?就是因为他们渴望民族崛起、国家强大,他们自以为马克思主义是国家强大的灵丹妙药——归根结底还是民族主义!
  自斯大林开始,苏联与“华约集团国”的关系,表面上是由共产意识形态结成的意识形态同盟关系,实质是应苏联国家民族利益需要而结成的同盟关系,各共产卫星国都必须服务于苏联国家民族利益。
  另一方面,美国与“北约成员国”的关系,表面上是由宪政民主共同意识形态结成的同盟关系,实质上是应美国谋取和维持其世界霸权需要,而结成的同盟关系,各“北约成员国”都必须服从美国的国家民族利益。
  因此,美、苏两大阵营之争,并非老生常谈的“意识形态之争”,而不折不扣地是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夺世界霸权的对抗——也就是民族利益之争!


  但美、苏两大阵营都不约而同地以“意识形态之争”来栓释冷战。
  苏联阵营宣扬:冷战是为抵抗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全球奴役、解救第三世界。。。嘲讽的是,他们把东欧、朝鲜、中国等国解救到了比法西斯统治还黑暗百倍的铁幕当中。
  美国阵营鼓吹:冷战是为了捍卫自由民主人权,“支持自由国家人民抵抗少数武装分子”。。。这就怪了,美国对新加坡、沙特、埃及等国的专制独裁暴政无动于衷、并且扶持、拉拢、姑息、绥靖分别比越共和苏共残暴百倍不止的红色高棉和毛共,也是为了捍卫自由民主人权?
  美、苏都不约而同地以“意识形态之争”来栓释冷战,无非是欺世盗名、掩盖其帝国争霸的不义真相。


  由“二战”暨“冷战”的历史可以看出:在国际关系中,“自由民主”从来就是幌子,民族国家利益才是国际关系的要害。
  只要民族国家还在地球上存在,那么“自由民主”就是只是内政事务。“自由民主人权”给予英、美等国的正义性,仅仅局限于英、美的内政,并不是说只要是自由民主国家,对外政策也天然是正义的。因为英、美国家保障的自由民主人权,是本国居民的自由民主人权,而非外族的自由民主人权——人家也没有义务来帮助或保障外族的自由民主人权。相反,为了保障本民族的利益、为了谋取本民族的更大利益,这不可避免要损害外族的利益——这是铁的规律。因此,自由民主国家的对外政策,完全取决于本国利益需要,而与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根本无关!
  好些人说:美国推翻伊拉克萨达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是为了自由民主。试问:现在恐怖爆炸、袭击遍地的伊拉克、阿富汗的自由民主成果在哪里?送走了专制魔鬼,却迎来了恐怖瘟神,为了“自由民主”的美国,为何自由民主还未建成就溜了?很明显,美国出兵这两国是为了扶持亲美政权,而不是为了给两国人民自由民主人权!
  英国就更明显了,试问,“光荣革命”以来已经宪政民主三百年、一度殖民地遍全球的英国,帮哪一个国家实现了宪政民主人权?
  因此,那些把英、美对外侵略扩张看作是“推进自由民主”的人,与拥共愤青一样,都是无耻的脑残,他们与愤青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洋奴“汉奸”右偏瘫们,恨不得把英国全球抢占和掠夺殖民地,说成“解放世界人民”,连英国侵占马岛胜利都说成是自由民主的胜利,日本窃据钓鱼岛都是为了“自由民主”,这种胡诌,连新老帝国主义分子丘吉尔、撒切尔、安培晋三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人家只承认抢夺和掠夺殖民地是为了“大英帝国”和“大日本国”的国家利益。


  了解了国际竞争的本质,就不难明白:为什么自由民主的日本,对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一贯毫无热情,只巴望希望中国分裂成七大块?为什么大力反恐的美国,会对新疆少数民族恐怖武装持双重标准?为什么嘴上声援中国自由民主人权事业的美国,会对中国民运异议人权事业长期口惠而实不至、并愈来愈吝啬?为什么美、英、日及西方各国政府,会那样关注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权——难道真的为了藏人?
  说穿了,他们是不愿中国强大起来——尤其以日本为甚,而宪政民主会使中国强大起来。西方国家中,相对来说最希望中国民主化的是德国,因为中德互补性最大、且各有所需,德国希望中国强大以看抗衡俄国的威胁和美、日的竞争。
  中国民主化的真正盟友,不是美、英,而是德国和没有失掉复国志气的台湾国民党力量。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成稿于 2013年八月十四日于纽约秋凉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11/14/2018 15:49 , Processed in 0.575191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