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016|回复: 0

[司法案例] 关于共识/苏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8/2013 00: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就性质而言,国民共识就是基于对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全民检讨的基础上提出的治理理想,以最新的知识形式表达出来,但并不排斥历史的连续性。对现实而言,共识的达成往往是“精英主义”的,参与争论的只是少数活跃分子,多数人只是默许同意或未曾反对。如桑斯坦所言,“未完全理论化的共识”是常态,持不同理论的人可能就某些具体做法达成一致,或者用不同的理论来支持某个做法。在如此多样的现实中,善意地应对问题才能促进建设性。

当今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共识,明显已经无大的争议,达成共识的困难往往是因为各派势力操纵言论混战而制造的表面现象。宽泛而言,共识就是以适合国情的方式全面推进现代化。美国前副总统十余年前在华演讲时就这么说,体制内的开明派也这么说。就具体的内容而言也不存在根本性的分歧,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操作中不会存在争论。实际的做法显然是大量的向西方学习,以当代西方的知识更新思想,不要有彼此的芥蒂。当前中国所谓传统派或其他自命独特的思潮亦不在西方的智识之外。 

当代西方主流党派的思想已非极端,如缺乏足够了解则会陷入偏颇主张,比如不甚了了地鼓吹自由意志主义,或只强调现代性对前现代性的进步方面而不提二者的同一性。如桑斯坦所言,权利依赖于税,诸如此类的还有民主需要权威、自由需要道德、福利需要责任、交换需要诚信,等等。要考虑地方自治和国家统一兼顾的权力配置问题、社群融洽和竞争性普选的问题、权力制衡和互相协调的问题。经济方面,自由放任和中央计划模式已经遭弃,经济的政治化不是去和留的问题,而是如何适应形势、发挥有效作用的问题。由此也可见,各文明都是相通的,儒教、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应被理解为文化的积淀和个人的信仰,而不应是互相排斥的敌对者。

最近南方报系介绍的所谓牛津共识终究是鸡鸭对谈,而所谓的左右共识在中国只是伪问题。一国的政治分化是一个多维度的坐标系。左右对立只是一个因素,亲工薪阶层的和亲资本的两大党的对立格局并非普遍,而且其中也存在着互相融合和各种复杂重叠。在另外一些国家,比如印度和俄罗斯,左右考量并非最重要的因素,大党可能兼顾劳资双方利益,当然各自谋利的掌权者们除了能照顾亲信之外也顾不上别的。在当前中国的环境里,左右红人的呱噪都有诡谲的背景,和西方并不对应。所谓左派充满了中世纪的色彩,而且还文青式的暧昧不明。所谓自由派往往极端。如此共识,一方面粉饰太平,一方面缺乏操作性。

共识是明摆着的,但变革仍没有启动,这只能说是历史惰性的强弩之末。财经的恶化、西方的遏制是切切实实的眼前危机,以至于一些资深高干撰文呼吁正视问题、解决问题。新华社、人民日报的一些重要文稿也充满了危机意识和紧迫感,除留意不可预料的突发政治经济打击外,灵活策略应是反对力量的一个重要选项,考虑最小阻力的变革方式。比如胡德平最近一次演讲中提出的思路或可解读为扩大权力基础、遏制腐败、改善民生的方略。先政治协商,经过一个过渡期再比较彻底地民主化。除了少数拒不改革的顽固派之外,变革的窗口期最多被看作十年。所以当前就应该及时做准备工作。释放王炳章等政治犯是各种方案中最小公约数,如此才能给互动合作营造足够氛围,而这是任何一个理智正常的人都应该选择的风险最小的道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2/2019 14:02 , Processed in 0.134883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