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51|回复: 0

改革如果畏首畏尾,将会给整个社会拖进泥潭_央视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10/2013 23:59: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改革支付必要的成本”,这是习近平主席日前在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的发言讲的话,虽然他指的对象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但用来指中国也适合。

习近平这句话的完整表达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长远发展的关键,在于改革创新。改革之路从无坦途,无论发达成员还是发展中成员,都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

在这段话里,习近平强调的是改革无坦途,所以要做好为改革付出必要成本的准备。也就是说,成本是相对于艰难而言的。具体到中国,如习近平在亚太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演讲所称,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正在进行深刻的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这就要不断爬坡过坎、攻坚克难。这必然伴随调整的阵痛、成长的烦恼,但这些都是值得付出的代价。

的确,在改革历经30余年后,我们现在到了必须为改革支付更多必要成本的时候了。在“必要成本”前加上“更多”二字,是因为我们在接下来的改革中,不仅要为改革的实施和推进继续支付成本,而且要为过去的欠账进行补偿。

中国改革在过去30多年中,既取得了巨大成就,也付出了很大代价。一些经济学家曾把改革的成本分解为实施成本、摩擦成本和适应成本。所谓实施成本,指的是因改革导致重新签约所发生的各种费用和损失;所谓摩擦成本,指的是因社会上某些利益集团反对和抵触改革所引起的经济损失;所谓适应成本,指的是新协约签订后(新体制确定后),包括协约签订者和接受者(或新体制的供给者和需求者)在内的人们为了适应新协约(新体制)而受到的损失和付出的努力。不管哪种成本,都表明改革是有代价的。其中,有些代价是我们必须付出的,否则改革就不能推进,可称之为“必要”成本;有些代价则是可以避免的,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避免,成为“额外”成本。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把必要成本尽量降低,使额外成本尽量不要出现。这就需要我们找到一种正确的改革方法。所谓正确的改革方法,就是社会最有共识的改革。

上述改革成本的分类,是对一般改革而言。就中国来说,由于我们的改革是一个伴随着新旧体制转轨的过程,这个转轨由于处于摸索过程中,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所以为改革支付的必要成本尤其是由于利益摩擦而导致的不必要额外成本,比一般改革要多,如资源的过度浪费、环境的过度破坏,以及贪污腐败的过度横行等,都是这样的额外成本。额外,就在于“过度”上。

对我们来说,需要注意的还包括,这些必要成本和额外成本,大都是由改革中的弱势群体承担的,从而造成这部分社会成员经济利益的损失和福利的相对降低。这就是今天我们社会矛盾多发并激化的原因所在。

中国下一阶段的改革,将要为改革支付更大成本,这是因为,我们的改革已经进入所谓利益深水区和攻坚艰难期。利益深水区的改革有两个特点,一是前期总体收益大于成本的普惠性改革在这一阶段不会出现,对一部分人来说,很可能是绝对负收益。因此,利益的博弈更加激烈。改革是一个硬碰硬的过程,要解决的问题格外艰巨,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二是这一阶段的改革是全面改革,包括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环境等在内,都要支付成本。

在这种情况下,最需要避免的是改革过程中因无谓耗损而产生的成本,以及防止一些腐败官员和既得利益者利用制度不完善进行的最后大反扑,导致整个社会为此支付额外的过高成本。我们最需要做的事情是为前期的利益受损者进行适当的补偿,因为他们为前期的改革承担了大部分代价,且继续可能为深水区的改革承担代价。另外,他们人数众多,如果不为他们的利益受损进行适当补偿,一是从道义上讲不过去,二是也会影响到深水区阶段的改革,使其无法推进。

从社会阶层角度看,前期改革过程中利益相对受损的主要是城市下岗工人和广大农民,利益补偿主要应针对他们;补偿的方式不是发现金,而是建立一个覆盖他们的全民公共福利制度和体系,以保障他们的晚年,使其无后顾之忧,同时保障他们的后代。在这方面,最近几年覆盖全国的养老和医疗保障网络初步建立起来,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群纳入进来,就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但我们还须进一步推进,覆盖更多的人群,同时提高保障水平。此外,在新一波城镇化过程中,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流动群体的利益有可能被损害,这就要求我们的新型城镇化建设不能重复过去的模式。

给前期改革利益受损者进行适当补偿,实际是为他们还债。我们现在需要还债的地方很多,除了上面指出的两类人群外,还包括环境债、食品安全债、公共安全债等,这是建立一个和谐社会和可持续发展所必需支付的成本。

解决中国的问题需要靠改革,而改革需要成本,所以,为减少成本,就必须讲究方式方法,确定恰当的目标。方式错误、目标不当,不但实现不了改革的意图,而且会使成本付出得更多。像经济发展中的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以及改革的止步不前或欲速不达,都会造成巨大的成本浪费。因此,习近平才会在APEC会议期间的两场演讲中强调指出,改革胆子要大、步子要稳,既要大胆探索、勇于开拓,也要稳妥审慎、三思而后行。在方向正确的前提下,改革要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要一鼓作气,而不是瞻前顾后、畏葸不前。

改革如果畏首畏尾,将会给整个社会拖进泥潭,它造成的代价实在太大。
http://opinion.cntv.cn/2013/10/10/ARTI1381399186768841.s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3/2020 23:35 , Processed in 0.116274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