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45|回复: 0

反腐败的长效机制有赖于政治改革/梁海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15/2013 04: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亮蠢 于 10/15/2013 04:33 编辑

最近,《清风》杂志社邀请我对美籍华人方鲲鹏先生的文章《整治腐败无需等待体制改革》发表评论。笔者认为,该文观点具有一定的迷惑性,特别是在海外华人中具有一定市场,值得撰文反驳。方鲲鹏先生认为,中国的腐败是刚性腐败,美国的腐败是软性腐败,二者没有本质上的不同,腐败程度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区别;西方的组阁制是买官卖官的腐败游戏,民主制度并不是反腐败的利器,政改后的俄罗斯和越南照样很腐败。最后,他总结说,认为体制改革就能解决腐败问题的观点,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不仅政治体制改革不能减少腐败,而且遏制腐败也不依赖于政治体制。中国最重要最紧迫的问题,是得有办法压住腐败。

中美腐败具有本质性差异

    中美两国都有腐败,中国腐败主要表现为违法性腐败,美国腐败主要表现为合法性腐败(也称制度性腐败),两者具有本质性的差异。中国腐败突出表现为有法不依、违法不究、执法不严,违法犯罪发生率极高,查处率极低,犯罪风险极小,从陈希同、成克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省部级高官到底层处长、科长、股长,无不涉及,犯罪金额也愈来愈骇人听闻,违法犯罪的领域无所不包,违法犯罪的方式层出不穷,腐败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践踏法律和公平正义,巧取豪夺、欺压良善、犬马声色、骄奢淫逸,公职人员这种长期的大面积腐败导致百姓对腐败习以为常,是非不分,道德感丧失,社会风气堕落,腐败已经成为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每年因滥用权力导致的群体性事件达到18万件,中国中、上流阶层纷纷逃往自由世界,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文明的笑柄。中央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政治腐败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最重要因素,已经威胁到国家政权的正常运转,腐败已经使执政党的执政合法性发生动摇,已经将执政党逼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

    而美国的腐败正如方先生所说,主要是合法性的腐败,是一种软性腐败。方先生的《盘点新世纪头10年美国腐败和性丑闻州长》、《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示录》等文章中披露的腐败是官员利用法律的空子,为自己谋取利益,但并未违法,不受法律的追究,准确地说,这属于道德问题,即软性腐败本质上是道德层面的问题。美国的组阁制完全不同于中国缺乏监督的一把手负责制,采取组阁制并不等于行政首长可以卖官鬻爵,被提名的内阁部长将在实行两党竞争制的国会受到严格的审查,受到拥有充分新闻自由的大众媒体的严密监督,一些提名在媒体压力下,还未进入批准程序就夭折了。

    总的来说,美国的政治腐败不是大面积的违法犯罪,没有威胁到美国政体的合法性基础,没有对社会公平正义构成根本性的颠覆,没有频繁引发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没有动摇社会稳定的基础,没有对社会价值判断和社会风气构成根本逆转,所以,美国腐败完全不可与泛滥成灾的大陆腐败相比,中美腐败具有本质性的差别,不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区别,而是一步和百步、千步的区别。

民主制度是反腐的利器

    美国之所以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经济违法犯罪,并将腐败发生率长期稳定在一个较低的水平上,主要得益于民主制度。
    美国实行三权分立。议会在行使立法权、总统在行使行政权、法院在行使审判权时,相互监督、互相制约,防止权力滥用,保护公民权利。

    美国实行两党竞争制,在议会,反对党为了上台,处心积虑地寻找执政党官员的不当行为,上到总统,下到小镇镇长,都必须老老实实奉公守法,不然,就会受到反对党的质询、批评、弹劾,直至罢免。

美国的各种社会力量如政党、利益集团、媒体均参与政策制定,政治生活表现多种社会力量的博弈,这有利于社会对公共权力的监督。

    美国切实保障新闻自由,美国的报纸、电台、电视台都不是国家所有,而是私人所有,政府不得对出版物、电台和电视台的传播内容进行事先审查。美国政府信息公开纳入法制轨道,政府行为完全置于公众和大众传媒的监督之下。新闻媒体已被公认为堪与行政、立法和司法并列的“第四权”。

    美国具有完备的廉政立法。其中最重要的是官员财政申报制度。官员必须在任职前报告自己及配偶子女的财产状况,上任后还须按月申报。各受理申报的机关均须将官员相关财产资料公开,供大众查阅复印,接受社会监督。

    而中国实质上实行的是一党制的非竞争性政治体制,党实现对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的全面领导,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分权制约,新闻媒体是党的喉舌,所有对权力的监督几乎都是体制内的。所以,尽管促进清廉的法律法规制定了很多,但都没有得到有效执行。
    至于方鲲鹏先生所提到越南和俄罗斯政改后腐败严重,这不难解释。越南过去20年的政治改革虽然令西方交口称赞,但越南仍然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越南以国会改革为开端的渐进式政治体制改革虽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离建成完善成熟的民主制度尚有很大差距,两党或者多党竞争制、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都远未建立起来;同样,俄罗斯的腐败很大程度上也是民主制度不健全造成的。普京上台后,俄罗斯的民主进程发生倒退,普京和梅德韦杰夫上演总统总理“二人转”,按照戈尔巴乔夫的话说,他们“攻击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普世价值,议会和司法部门都不能独立于政府的意志工作”,俄罗斯至今还被西方视为独裁政权。越南和俄罗斯两国政改后的腐败状况并不能作为民主制度不能遏制腐败的理由。方先生引以为据的那组“透明国际”数字告诉我们:世界上最廉洁的政府绝大多数是在民主国家。在前25名最廉洁的国家里只有新加坡,香港和卡塔尔属于半民主政权,而最腐败的政府基本上都是专制政权。

    香港之所以能够有效抑制腐败也是源于民主体制。虽然香港七十年代还没有建立起议会制度,没有政治选举,但英国法律在香港得到普遍实施,香港居民享有一定的游行集会示威的自由、媒体享有一定的新闻自由,港英政府受到英国政府自上而下的监督,预防打击腐败犯罪的独立力量——廉政公署能够有效建立并依法运作,所有这些在集权体制下都是办不到的。

    台湾腐败得到抑制始于87年蒋经国政治民主改革之后,今天台湾政坛虽有黑金政治现象,但腐败程度比87年前一党独裁的权威统治时期有了大大的减轻,议会、司法、媒体等形成了对腐败的有效制约,随着台湾民主的发展成熟,台湾反腐败必将取得更大成绩。

权威递减导致无力反腐

    权威体制之初都是依靠暴力、杀戮来建立权威和秩序,依靠一套理论话语来建立道义合法性。这时候,权力腐败一般是容易得到控制的。但随着第一、二代领袖的死亡,新任领导的合法性与权威出现递减,统治集团分化严重,权力争斗激烈,对下控制能力减弱,腐败开始大规模滋生。49年以后,中国经过一系列非理性的政治运动和伴随市场改革而生的腐败泛滥导致道义合法性严重衰退,中央对地方、地方对百姓的权威日渐不足,国家实际掌握在官僚集团手里,在缺乏行政、立法、司法相互制衡和舆论监督的情况下,权力寻租、权力滥用等腐败现象愈演愈烈,百姓权利不断受到侵害,生存境遇日益恶化,社会矛盾不断加剧,整个社会呈现无政府化,政权产生认同危机、合法性危机和执行力危机。同时,中央反腐和百姓反腐要求受到强大既得利益集团的排斥,他们以“政治稳定”为理由,把反腐败和政治改革视为反现行体制的非法行为。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政府拿出办法“压住腐败”是完全不现实的,因为它已经没有能力普遍约束官员严格依法办事,没有能力全面抑制腐败。当然,任何时代和政府都可以进行隔靴搔痒式的整治腐败,但要想根本性地抑制腐败,建立反腐败的长效机制,出路只有进行彻底的政治体制改革。

    况且,反腐败并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唯一目的,人性的解放,国人创造力的释放和万民对幸福的期盼都依赖于政治体制改革。“自由、平等、人权、民主、法治”之所以成为普世价值,正是因为它们反映的是人性的基本要求,现代民主制度是人类到目前为止为实现这些基本人性要求而探索出来的最佳制度体系,我国首脑胡温在国际舞台多次表示认同普世价值,中国政府也将民主法治建设视为中国政治发展的目标,只是不愿意接受多党制,不愿失去执政地位。

    当下的中国,社会对改革正失去耐心,改革在与革命赛跑,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已经刻不容缓。

    许多出生在海外或早年留学海外的华人之所以认为“中国的专制体制虽然有许多问题,但西方民主制度也好不到那里去”是因为,西方媒体拥有新闻自由,作为“扒粪党人”,他们不遗余力地批评政府,讨好大众,两党之间的批评和公民、学者对政府的批评都是政治生活的常态,都受法律保护;而中国新闻媒体是党的喉舌,国家投入了天文数字的经费搞“大外宣”,不遗余力地美化国内政治,公民、学者的批评性言论往往被视为负面言论而受到压制。如果海外华人踏踏实实在国内生活三两年,广泛接触一下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国中下层人群,得出的结论一定是颠覆性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5/2020 01:05 , Processed in 0.159376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