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415|回复: 0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3/2013 15: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许多中国人忽略了,在西方国家中,德国给予中国的实在帮助最多,可以说,历史上对中国帮助最大的西方国家,是德国而不是美国——美国对中国反对派的帮助固然很大,但客观上对中共的帮助更大。
  1895年,满清在“甲午战争”中惨败,已经占领了辽东的日本欲割占辽东半岛不还,德国即与法国、俄国一到出面强烈反对,迫使日本放弃辽东半岛,转而割占了战略属性次要的台湾岛;1900年满清统治者纵容义和拳戕害华北,德国挑头出兵,组成了以德军为主的八国联军,一举攻占满清伪京北平,一时间满清殖民伪朝作鸟兽散,德军在肃清拳匪的同时、严惩满清权贵,大批平日里纵容拳匪、盲目排外、骑在汉人头上作威作福惯了的满洲贵族被抄家、处决。。。导致这罪恶弥天的满人伪政权遭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垮台大大加速;德国并于列强中施加最强大压力,迫使清廷处决了一批顽固派高官贵胄,在德国的要求下,挑动拳乱的满妖慈禧,差点被作为战犯绳之以法,顽固派势力遭到巨创,此加速了中国近代化步伐;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日本视新生的蒋介石国民政府为大敌、西方各国对真诚复兴中国的蒋介石无不吝伸援手,只有德国热忱慷慨相助:整个三十年代,德国帮助国民政府装备和训练了六十个师,培训出数以千计的军官,德国的援华顾问团,有被誉为“德意志国防军之父”的汉斯·冯·塞克特等德国著名将领。。。中国国民政府后来的持久抗日战略蓝本,就是德国名将、援华军事总顾问法肯豪森制定的。德国的援助,令日军1937年进攻中国长江流域时,遭遇前所未有的强韧抵抗;如果没有德国的援助,1937年日中全面开战后,中华民国是根本拖不住日军的,必如满清攻势下的南明那样迅速崩溃。

  <b>德国对中华民国帮助之大,于一个细节中充分反映出来,直至1944年,中国国民党抗日军队大多数仍穿着日本的盟国军服——德式军服——赴缅甸配合美英作战的中国远征军,依然衣着德式军服、头戴德式钢盔;这对于中国的盟国美、英,不能不说是莫大的讽刺!</b>

  日军实施南京大屠杀期间,德国工厂主昆德挺身而出,给予了中国难民最大的援助:昆德和他的同事——丹麦人辛德贝格利用他们经营的江南水泥厂、利用与德国大使馆的关系,在日军屠刀下救了两万多中国难民的性命。南京大屠杀期间,驻南京的西方国家外交官普遍事不关己,唯有德国外交官给予了中国人大力援助,德国驻华大使陶德曼暗中援救中国人,并有计划地收集了日军屠杀、掳掠、强奸的证据,驻南京的德国外交官拉贝,更是直接参与援救中国人的行动。。。由于日本事后有计划地销毁了大量南京大屠杀的证据,德国外交官收集和保存的证据,成为南京大屠杀的铁证。

  <b>在对抗苏联赤化、镇压中共匪党叛国武装集团事宜上,德国对中国更是功不可没。第五次进剿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堡垒合围战术”,就是德国军事顾问佛采尔帮蒋介石设计的,结果大获成功,一举端掉了中共叛匪集团在江西的老窝,把红军打成流寇,并几乎把中共逼至穷途末路——如果不是蒋介石在“西安事变”后愚蠢地守信、以及稍后日本的全面侵华,按照德国军事顾问的计划,剿灭陕北中共叛匪集团是指日可待的。</b>

  今天,在欧洲国家中,德国也是对中国最友好的一个:不为人注目的是,一直以来,德国在环保治污上给予了中共国很大援助;一直以来,德国不仅希望扩大中德贸易,更真诚地希望中国能够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德国对中国人权事务的关注、并对推进中国民主化的热情,明显要超过法国、更远远超过英国。欧洲国家中,中国反对派最活跃的国家就是德国;德国多次给予中国异议人士奖励、并庇护诸多民运异议名人——异议作家高行健当年在柏林举办画展、并最终移居巴黎,就是德国人出的钱、引的路;遇罗克妹妹遇罗锦获得德国政府庇护、异议作家廖亦武迄今荣获十一个国际奖项,其中德国奖项就占四个,廖亦武本人也获得了德国的政治庇护;2006年德国总理默克尔上任之后首次访华,期间公开会见中国禁书《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和他的妻子吴春桃,这种举动在西方国家领导人中是鲜见的;德国还长期设立德——中人权论坛,这在西方国家中也是不多见的。德国对中国民主化的热情,与日本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德国对中国为何这样友好?是不是因为德国人喜欢中国人?非也,德国交好中国之心,决不是因为因为德国人喜欢中国人,德国人对中国人非但没有好感,很可能还有相当的反感。首先就是中国对德国一贯忘恩负义、以怨报德。扪心自问,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都不能不承认,中国人对德国人是有太多亏欠的:
  “甲午战争”清国惨败,德国帮清国向日本讨还辽东半岛出了大力,但清国人很快就恩将仇报:满妖慈禧因为对列强禁止她废黜光绪帝窝了一肚子邪火,竟假义和拳邪教匪民之手对洋人厉行报复,纵容拳匪打砸抢烧杀,视国际法为无物;驻京清军中小军官——满洲族兵痞恩海,平时欺压汉人惯了,仗着上有慈禧撑腰、下有拳匪垫背,一时间对洋人气焰万丈,竟因为一次清军马车与德国公使克林德的擦撞小事,向公使马车开枪射击,将克林德打死在马车内,之后又从德国大使的尸体上摸走了名贵怀表;事发后,清政府竟蛮不讲理,非但拒绝交出凶手,还纵容拳匪袭击洋人、纵兵围攻各国使领馆。。。一手引来了八国联军的惩创;
  其后的段祺瑞北洋政府,比满清还要忘恩负义:1917年段祺瑞眼见美国参战协约国势大,迅即白眼狼旧病复发,不顾自己的皖系部队由德国人训练之恩,操纵北洋政府莫名其妙地对德宣战,同时大肆没收德国人在华财产、把数以万计的在华德国侨民驱逐出中国,以致不少老幼病弱德国人病死在漫长而疫病丛生的海上归途中,中国人的无情无义,德国人充分领教了一回。

  但是战后德国对中国的帮助却是有增无减:如果没有三十年代德国装备和训练的六十个师,中国继满清入关后再次亡国亡定了。但是德国对中国的大力援助,却换得蒋介石政府的对德宣战!当然,蒋介石改投靠美国未尝不可,但为什么要对德国宣战呢?就因为德国是日本的盟国?苏联与德国开战的同时,不是可以长期对德国的盟国日本保持中立吗?
  从历史的角度看,德国人对一再以怨报德的中国人,是不可能有什么好感的。以我在桂林、在美国接触的多位德国、德裔人士的经历来看,德国人对中国人轻视,纵使不比英国人更大,也比英国人更加直露。

  德国对中国的一贯友好,首先是因为地缘政治的需要。
  中德都属大陆国家,有共同的敌人和竞争对手。中、德两国有共同战略宿敌大陆国——俄国,中、德都有大片领土被俄国窃据;中、德两国都有相似的岛国敌手:中国长期饱受日本侵害,迄今与日本剑拔弩张;德国历史上饱受英帝国的势力均衡政策压制,英帝国崩溃后,英王国与德国表面上关系良好,但英国作为美国制衡欧陆的战略棋子,破坏和阻挠欧盟的动作不减——矛头当然主要指向欧盟的轴心——德国,英、德的内在敌对关系,从英国撒切尔政府两德统一的恶意阻挠可见一斑。而英国和日本身后,都站着世界霸主美国。因此,对中、德两国来说,美国都是地缘政治的竞争对手。美国乐见德、中民主化,但又不希望德、中过于强大。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中德相互需要的程度最深,中、德相互需要对方抗衡俄国,中国需要德国的技术和工业管理,德国需要中国制衡竞争对手美国、和同为制造业出口大国的日本。

  德国对中国一贯友好还在于两国互补性最强:
  中德两国经济互补性极强,德国的工业体系世界顶尖,中国的工业体系缺乏技术且积弊深重,中国需要德国帮助发展工业;因为气候和地理条件不适合农业,德国的农产品严重依赖进口,中国却是幅员辽阔的农业大国,农产品同美国一样丰富;德国是重工业制造大国,但国内严重缺乏稀土(制作发动机及耐热机械的重要原料)、铝(制造飞机必须金属)、钨、锰、锑等战略金属,中国却是稀土头号大国,钨、锰、锑、铝的蕴藏量也很丰富。
  中、德两国民族的互补性也很强,德意志民族擅长思辨和抽象思维、科技原创能力和哲学成就在世界上均首屈一指,古典音乐素养也居世界一流,这是英国人所不能比拟的地方;多项精神领域的高度发达,是天才的特征,所以德意志民族是天才的民族;中国民族则相反,长于感性而拙于理性,缺乏思辨的传统,哲学匮乏,音乐上也是乏善可陈,科技上中国人模仿能力不及日、韩,原创能力更是捉襟见肘。
  但是中国人也有中国人的优势,那就是感性和经验应用的无比发达(此种发达的经验主义有点象英国人),此种优势集中体现于中医、以针灸、火罐、刮痧、按摩、气功为代表的中国传统保健术上,迄今中医和中国传统保健术仍然据有对西医的另类优势,它能够治疗多种西医束手无措的慢性病。
  德国历史上的腓特烈大帝(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二世)就深谙中国人的此种优势,并于欧洲各国君主中率先引进中国的针灸、火罐疗法,因为弗里德里希二世在尝试了之后,觉得中国疗法比欧洲当时流行的放血等疗法有用得多,遂终身取用,依靠中国保健术,腓特烈大帝活到七十四岁,这在当时欧洲君主中算相当长寿了。

  德国的现行政治体制模式,对中国最具有借鉴的意义,是中国政治变革最好的导师。因为中国的国情和历史,与英、美、日的差别迥异,而与德国就接近得多:
  中、德两国的历史有相通之处,在上个世纪双双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输家:
  上世纪初,德国挟超越英国的工业能力挑战英帝国的霸权,但因为德国领导人威廉二世战略大错,在海军羽翼未丰时与英国开战,而致“一战”完败,遭《凡尔赛条约》严惩,德国不仅丧尽海外殖民地、还丢掉了东普鲁士大片本土;希特勒纳粹党上台后废除《凡尔赛条约》,企图收复失土卷土重来,遭英国宣战相向,欧战初期德国虽大胜,但希特勒犯下侵苏的战略大错,日本对苏错误中立的同时,却把美国拖进战争,导致德国在“二战”中惨败,国家遭五马分尸,痛失了三分之一的本土,东普鲁士整个被苏联和波兰瓜分——极具讽刺的是,德国大哲学家康德的出生地——东普鲁士的柯尼斯堡,今天竟然成了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这不可能不是是德国人刻骨铭心的悲哀,和挥之不去的耻辱!
  表面上看,中国在“一战”和“二战”中都是“战胜国”,其实中国比德国输得更惨:在“一战”中颗粒无收,徒然为人作嫁衣裳;在“二战”中损兵折将、忍辱负重,事成之后却横遭盟友出卖,整个国家都被赤化,遭受了空前的共产浩劫,并遭共产党荼毒至今,比只有小半遭共产劫难的德国惨得多;而且,由于《雅尔塔协议》和后来中共集团的叛卖,中国为俄国窃据的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三个半德国的面积)的失土已无收回的法理可能,此不能不是中国的一大悲哀。
  上世纪两次大战都是大输家,“二战”后国家被赤化、大片领土被俄国人窃据、且无收回的法理可能,这是中、德两国民族的共同悲哀,因此,中、德两国国民有同命相怜的历史情感。

  在这种同命相怜的历史情感基础上,德国的政治体制于西方大国中最值得中国借鉴。美国是由英国新教徒在新大陆创立的移民共和国,英国和日本则都是君主传统保存完好的岛国,而中国与德国都属于君主传统倒塌了的大陆国家,双双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威权历史传统。。。因此,中国政治体制学习英国、日本,根本不对路;学习美国注定学不来——满清覆灭后,中国的习美派无不以失败而告终,蒋介石在剿共战争内战中反胜为败,就是接受美国“调停”(追求与毛共组建荒谬的“联合政府”)的结果。
  但是,中国学习德国政治一定学得来。
  上世纪三十年代,蒋介石领导中华民国与德国结盟,以德国为师,积极剿共防苏,十年间不仅经济飞速发展,军事实力也迅速增强,还把中共匪党叛国集团逼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如果不是日本昏了头地全面侵华导致中德联盟破产,国民政府必然肃清陕北毛共匪党集团。虽然三十年代蒋介石对付中共,用的是纳粹式的铁血手法,但历史证明:在当年积贫积弱、内忧外患情况下,纳粹式的手法,是对付中共匪党叛乱唯一行之有效的手法;铁血,是中国共产党唯一听得懂的语言!铁血政策,是中共唯一受用的政策!蒋介石当年搞法西斯训政是迫不得已、是“必须的罪恶”,否则就会落得被共产党颠覆的悲惨命运,国家就会遭受共产浩劫!美国的“调停”和“组建联合政府”的方案是完全错误的。
  现在的德国,早已走上了联邦制宪政民主的道路,中国深有必要模仿德国建立联邦制。中国是大国,搞中央集权制,必然束缚地方的活力,因此中国非搞联邦制不可;但中国又不宜搞美国那样的联邦制,美国联邦制州权很大,若放到中国搞,很容易导致地方割据,甚至分疆裂土;因此,中国只能学习比较注重中央权威的德式联邦制。
  德国现行的宪政民主政体是总统+总理二元制:总统职位虚而高,类似君主立宪制中的虚君,但并非完全无权,在因难以预料原因总理或缺时,总统可以临时主持局面,这就有助于稳定;总理的职位则低而实,而且由议会中优势政党的领袖担任,这就减少了议会与政府之间的冲突。
  这样的政体设计,与中国历史上的明君+贤相二元制传统有相通之处。
  德国经济体制也非常适合中国借鉴:
  中国民族一直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深厚传统——在北方尤其如此,这是共产党在中国得势的重要因素之一;现在的中国,民间更有强烈的仇富情绪。因此,中国决不适宜引进泰国或美国德克萨斯州那种比较放任的资本主义模式,而益走社民主义道路;但中国底子薄、科技原创力不强,也不能取用北欧那种高税收、高福利的模式,而是应该折衷师从莱茵模式,否则国家就会因养懒人而发展缓慢。
  。。。。。。
  德国特别适合中国借鉴的地方还很多。如果中国SM党今后有幸在中国执政,本党将推动中国全方位地学习德国,一定能在中国再造上世纪三十年代“黄金十年”的发展势头,而且本党定能建成当年有蒋介石国民政府所不具有的宪政民主。

<b>
  综上所述,这个世界上只有德国是中国最可信赖的天然盟友。英帝国一直是中国的敌人,现今的英王国与中国无甚相干;美国可以是中国的朋友,但同时也是竞争对手;日本出于岛国对大陆国家“势力均衡”,视中国为敌手,窃据中国大片领土的俄罗斯,更是中国最大的敌人。</b>

  正因为如此,德国对中国民主化的推动,其实要比美国和任何国家来得真诚;因为德国真心希望中国强大起来,因为中国强大起来不会威胁到德国,而只会牵制和制衡德国的地缘政治敌人和竞争对手。所以德国不仅关注中国人权,而且在日本入常问题上和钓鱼岛问题等关涉中国国家利益问题上,始终与中国站在一起。
  美国对中国的民主化其实有着矛盾心理,一方面她希望中国摆脱共产党专制,因为共产党国家必然反美意识形态无论如何都是潜在的威胁,另一方面她又怕中国民主化后会强大起来,挑战她在亚太地区的霸主地位。所以美国一手支持中国反对派;另一手却支持日本和东南亚国家围堵中国(但日本也不要高兴太早,美国与日本表面是盟友,其实美国对日本的戒备,某种意义上超过对中国戒备,因为日本对美国有着两颗原子弹之仇)。

  虽然地缘政治的关系如此,但很明显的是:一直以来中南海为一己之私,以敌为友,巴结老毛子认贼作父;对真心诚意交好中国的德国却不甚待见、充满虚情假意——一方面对德国关注中国人权问题深怀戒惧,一方面却在商贸方面堆出笑脸,大搞中德经济虚热,企图借此窃取德国的高新科技;但由于德国的出口导向、和在武器研发上的诸多受限,势利而卖国的中南海,最大的兴趣一直在美国,它宁愿把三十六万亿的外汇储备存放在美国,却对比美国更希望中国进步和富强的德国,始终提不起精神来。  

中国社民党副秘书长、文宣部部长 曾节明 
写于2013年十月二十二日于纽约州寒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7/19/2018 10:08 , Processed in 0.11432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