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30|回复: 0

[法律法治] 尸王岐山抓季建业引反弹 江苏连发群体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0/26/2013 02: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江苏省吴江市海港、嘉元两家箱包厂千名工人因工厂倒闭,老板欠薪三个月跑路,周四自工厂游行至市政府讨薪。当局出动大批警力抢夺工人拉起的横幅,致两名女工受伤,另抓捕了四名男工,至周五仍有3人未被放回。

江苏省吴江市横扇镇同属一老板旗下的海港、嘉元两家箱包厂近期倒闭,千名工人不满工厂此前拖欠工资,倒闭后老板又卷款跑路,周四自工厂步行四个半小时至市政府讨薪。当局出动数百名警察及防暴队员,并与抗议者发生冲突,造成两名女工受伤,另有四人被抓。

从多位网民发布到网上的照片显示,工人们高举“团结就是力量”、“还我们血汗钱”等横幅,自工厂出发。还可见他们聚集在市政府前讨要公道,一旁则有大批头戴钢盔的警察列队戒备。另有一名女工躺倒在地。

参与游行讨薪的工人李小姐周五接受记者采访时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记者:“昨天你们一共大概有多少人去讨工资的?”
李小姐:“一千人。”

记者:“你们是从哪里出发,走了多久到市政府的呢?”
李小姐:“我们从菀坪镇一直步行到吴江市。走了四个半小时。”

记者:“有没有拉标语,打横幅,喊口号之类的?”
李小姐:“有的(工人)拿了一两幅(横幅)。”

李小姐告诉记者,他们下午一点从工厂出发,走到半路时被政府人员拦了下来,称会找工厂高管谈话,又承诺政府会解决问题,但至两点,工人们仍未得到答复,感到被骗的他们决定继续前往市政府讨要说法。

李小姐:“他们开会开到两点多,(工资)一直没发下来,我们就下定决心了,要走到市政府讨一个公道。”

记者:“你们当时到市政府的时候,有没有市政府的领导或者人员出来接待你们,还是说没有人管?”
李小姐:“我们上去的时候,他们都不理。门卫那些巡警就在门口守着,不让我们进去,我们在外面呆了大概一、二十分钟都没人出来。之后他们这些领导从后门开车跑了出去,我们去马路上截住他们,之后他们掉头就跑了,跑了就没有再过来,不理我们。”

记者:“有警察好像把两个女工打伤了,这个情况是怎么样呢?”
李小姐:“那个女生不是拿着那个横幅嘛,她就拿着,之后警察就去抢,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手一崴,就摔倒在地上了。女生手就受伤了,就不能动了,坐在地上哭。(警察)和我们厂里的那些青年,他们就动手打了起来。”

记者:“警察是什么时候上来抢横幅的?”
李小姐:“我们不是到马路上嘛,他们就开车过来了,急速下车,就来抢我们的横幅,是他们先动手的,先动手的有3、4个,打起来之后,几个警察把我们有些工人就抬上警车了。”

记者周五致电吴江市政府了解情况,对方称要找宣传部,宣传部又让记者致电新闻科,而新闻科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他曾听闻该事件,但这不属于他们的处理范围。

“我们知道有这个事,但是没有上升到舆情需要我们来处理。这个应该是公安部门处理的,或者信访部门处理的。”

另一名抗议者周五透过微博私信告诉记者,冲突发生后,工厂周五给了他们一张支票,是8月的薪酬,但9月及10月的欠薪仍未下发。受伤女工被工人们叫来的救护车送去了医院,目前还在住院治疗,而被抓的四名男工,有一人周四晚被放回,但另有三人仍未获释,警察还扬言要抓拉横幅及拿喇叭的工人。这名抗议者又表示,周四发生冲突后,他曾致电当地多家媒体,但没有一家前来采访。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扬帆的采访报道。


江苏省常熟市的数百农民周四晚阻断当地交通要道,抗议当天上午当局强行拆迁时抓捕拍照村民,要求放人。当地政府派出近六百名防暴队员镇压,多名村民和围观群众遭到殴打。多年来,村民的房屋不断被强拆,而由村委统一兴建的豪华安置房均卖给了当地官员,村民只能外出购买贵价商品房。

周四上午,当地政府派出由防暴队员组成的拆迁队到谢桥管理区勤丰村胜利小组强拆农民房屋,遭到村民集体反抗,有三人因拍摄现场图片被殴打和抓捕。当晚,数百愤怒的村民阻断当地交通要道海虞北路抗议,要求当局放人。

村民代表施大胜周五告诉记者,当晚,村民又遭近六百名防暴队员镇压,多名村民和围观群众被殴:“村里面给农民的安置房都没有安置好,也没跟农民商量好赔偿,造了十几栋小别墅都卖给了市里面的领导,农民一户都没有。现在要把农民的老房子都拆迁,村里面和市里面强行施工,在老百姓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派了几百人的防暴队,几个村民因为拿手机拍照,就把他们几个抓进去了。昨天晚上村民上海虞北路把交通堵塞了三个小时,后来政府又出动了五、六百防暴队。”

记者:“有没有打人?”
施大胜:“有几个人被打,有一个人因为说了几句话被抓了进去。晚上抓进去一个,白天抓进去三个。”

记者:“昨天晚上有没有媒体过来?”
施大胜:“没有,电话打了,但他们没来。前两天,我们常熟老街那边绿化被砍掉之后要施工,老百姓不答应,村民打电话苏州新闻台,他们拍了录像,也采访了很多群众,但新闻没出来,没曝光。”

记者:“昨天多少村民出来堵路了?”
施大胜:“村民有好几百人。我们到村委会去了五、六次了,但没有给答复。姚仁华是我们勤丰镇的副书记,当时江苏《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他了,但他拒绝采访,就是因为他把村里的白皮洋房卖给了市里面的领导,有的是国土局的,有的是公安局的,有的是街道办的主任,有的是医院的院长,老百姓一套都没拿到。你们把白皮洋房卖给了谁?那些钱款哪去了?但他们都没有答复。”

据了解,2003年,当地政府要对勤丰村120多户民居实施拆迁,并划分一块宅基地,用于安置拆迁户。但在2006年至2009年间,勤丰村委占用上址擅自增建了四十多套小产权房,并对外出售给了“上级部门领导”,导致近年越来越多新拆迁的村民无地可用,只能在外购买商品房,但因拆迁补偿款太低,大多村民们都买不起新房。今年10月,最新被通知拆迁的300多户村民集体到村委会、管理区、市政府上访,但均未得到回复,于是在周二当局强行施工时集体抗议。

对于村民的指证,勤丰村村委副书记姚仁华周五在接受记者查询时要记者找谢桥管理区询问,称村委只做群众工作,但当记者问到群众不满意的原因时,他又要记者找谢桥管理区,而记者询问村民投诉他主管的拆迁事项处理不周的原因时,他则表示是所作所为完全是按照管理区的指示。

记者:“昨天你们这边堵路的情况你知道吧?”
姚仁华:“堵路,不知道,你问上面,找谢桥管理处。村委会你也知道,是做下面工作的,是协助管理区的。”

记者:“你带头的村委会是不是从来没和村民沟通过这个事情?”
姚仁华:“你想怎么可能呢?我们也要听管理区的,管理区怎么说我们怎么开展工作么。”

记者就此致电谢桥管理区查询,但一名值班人员又要记者找姚仁华了解。

记者:“昨天是不是有村民把路堵了?”
对方:“村民和村委、村干部之间可能有些矛盾,要不你打电话问一下,我给你一个号码。”

记者:“这个姚仁华的电话吧?”
对方:“这是他办公室。

记者又致电常熟市政府查询,但对方表示不知情:“勤丰村我不太熟,你要不另外找个电话打打看,我这边不太知道。”

记者又辗转找到一名谢桥管理区主管拆迁的官员,她未否认安置房卖给领导,又称事情很复杂,要记者找村委会了解。

记者:“村民跟我们说他们那边有一些安置房被卖给了领导,这个是情况你们核实了吗?”
对方:“这个事情也蛮复杂,我们蛮重视,我们也不能很明确的回复你是不是有这回事,他们有证据吗?我们也没有看到。反正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或者你再去和他们村民沟通,你要不打他们村委会问问吧。”

记者:“我已经打过了,但他们村委会书记说让我找你们谢桥管理区。”
对方:“那我也不清楚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16/2019 22:11 , Processed in 0.124527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