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易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09|回复: 0

张菁、朱瑞、盛雪三个女人相互死掐,特务徐水良插一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3/15/2014 23: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实在不能不对朱瑞说几句话
----张菁致朱瑞的一封公开信


【盛雪按:在印度南方藏人居住区的一位美丽的女孩在脸书上(FaceBook)对我说,朱瑞告诉她,我不是作家,有打手,背后有黑社会。这个美丽的藏人女孩子说,她很难过,不知道我和朱瑞之间发生了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参访团成员张菁日前写过一封信给朱瑞,立群姐发在脸书上了。特转发在此。】

朱瑞:

在达兰萨拉认识你,听说你要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写一些关于流亡藏人的故事,我对你肃然起敬,但几天后,你用谩骂的语言对盛雪进行指责和人身攻击,让我感到不解。记得有一天,我邀请你和小万吃火锅,你依然辱骂盛雪,我直截了当地说,这是你的嫉妒心在作祟。那天,我们谈论的话题主要是女人之间争斗背后的真正原因和更年期的心理状况。

从达兰沙拉回来后,听说你和小万不合,在达兰沙拉拍摄藏人流亡生活的事情半途告吹,我感到沮丧,小万是一个大度并资深的记者,加上你对藏人文化更为了解,是一个很好的计划,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你最清楚,流亡藏人多么期盼通过你们让汉人乃至全世界了解他们的生存状况,即便你有委屈,也应该完成自己的承诺,何况小万为人正派。但你潇洒地扭头走开,只留下一大堆指责和谩骂。

又过了一些时日,看见你对盛雪的人身攻击愈发猛烈,进而否定我们整个团队,从领队到成员都被你歪曲、丑化、谩骂,你无休无止的无理取闹,我们一直采取克制的态度,不回应,相信盛雪更是忍耐到了极点。其实,在一个聚餐后站在一个凳子上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就真的像你说的那么严重吗?她穿的衣服露出乳沟又招惹谁呢?不是夜总会的女人才会这样打扮,大唐皇后公主就是如此,如果看不顺眼你也可以露一道,不想露就当看不见,人家丈夫没意见干卿何事!再有就是指责她人献哈达不懂礼节等,也真过份,在中国看《强巴》长大的汉人,有几个懂藏人规矩礼节的,特别是初次拜见达赖喇嘛。

7月的汉藏会议上,我主动与你攀谈,生怕你突然发难,影响整个会议,我特地对时段主持人小万说,千万不要冷落在台上作为演讲嘉宾的你,还好一切平安,会后,我有感激之心,说要对你另眼相看,为我们团队未发出《公开信》之举而庆幸。但这感激才仅仅2天,又见烽烟,你再度发起对盛雪人身攻击,并在更大范围开战,你传出的是偏见、误解、辱骂、诽谤,我以为,你主观上妒心太重,也至少欠缺厚道,客观上你帮五毛们完成了他们做不到的事情。

朱瑞,盛雪是一个有理想、有底线、有能力并有风采的女性,在推动中国民主自由的道路上不遗余力,她长期在中文媒体里传播这种价值,是我们女同胞的骄傲,请你停止无聊的攻击,将你关注焦点放到藏人利益上,做你自己的事情,真正学佛唸佛,回归自己。

张菁
2011年7月29日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8/shengxue/8_1.shtml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8/shengxue/shengxue2011082811091.jpg




甚深的感谢
----朱瑞给徐水良的一封公开信


我认识徐水良先生的方式,如此魔幻,连最富有想像力的人,也会望尘莫及的。那是2011年7月8日,我启程去华盛顿参加“藏汉会议”的早晨,查看电邮时,发现一个新邮件,在subject一栏中写着:《网络呀》。好生奇怪,就打开了。原来,正文里还有一个标题:《朱瑞其人---北美华文媒体采访团的几点事实澄清》。

这封信多么邪恶、多么暴力,我就不在此多说了,但有一天,我会公开的。此信没有署名。记得艾未未在推特上说过:“垃圾从来不署名”。当时,我把这封匿名信转发了一些藏、汉友人,大家异口同声:“触目惊心”!一位对民运比较了解也比较细心的汉人朋友提醒我:“这是徐水良的信箱啊!”

“徐水良是谁?为什么发来如此下流之信?”我问。

“你最好亲自问问。”朋友建议。

于是,按照那个电邮地址,我回了信:“徐先生好!能告诉我您在哪里得到的此文?”

“水良不和卑鄙下流之人打交道。”大约过了两天,我接到这样一封回信。

我立即到互联网搜索“徐水良”三个字。信息条目不少,最醒目的是,在赖昌星事件上,徐先生直言盛雪对民运的破坏作用,并提出强烈质疑。这个信息,让我更加怀疑,回信人很可能是盗用徐先生之名!接着,我就打听到了徐先生的电话,并立刻拔了过去。

“我没有发过这样的信,也不会发这样的信,我看过您的文章,您是我尊敬的女性......”徐先生有着很浓的江苏口音,我听得吃力,就很快结束了对话。不过,还是了解到了他的电邮地址,原来,真假电邮之间,也只有两位数字之别。

后来,徐先生特别到我的博客上留了言:

“我是徐水良。支持朱瑞女士。我看过她的许多文章,对她非常敬佩。那些人冒我的名义进行攻击,非常卑鄙。不知这些人还有没有把信发给其他人,有没有冒我的名字发其他信件,盼所有网友提高警惕,不要上当。”

那正是某些民运男士们齐刷刷地出场,跟我讲歪理,吐口水的时刻, 他们中有的是“学者”,有的是“作家”,有的是“理论家”,有的是“教授”,有的是“律师”,都是有头儿有脸儿的, 却激情地向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就是见过面也没有多少接触,顶多算擦肩而过的女人,开始了围剿。

这些男士们,为什么心甘情愿地放弃尊严?这是我后来常思索的问题。其实,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精神与其所喊的民主没有衔接起来,仍然寄居在中国的圈子文化里。

是的,中国人重视人情、亲情、友情,本没有错,但是,如果在社会关系中无限延伸这种依赖,寻找心理安慰,渴求一种防护力量,成了大圈子套着小圈子,小圈套着更小的圈子,圈圈相连的现象,就危险了。不必回避,几乎人人都称海外民运为“民运圈”。共同的利益,又把这个大圈子分为多个小圈子,不论是猪是狗,是鱼是虾,只要用得着,皆会纳入,看似简单,实则,是一个个自我利益保护的屏障和一张张深不可测的网。

其运作方法是,对圈内之人,相互吹捧,百般包庇;对圈外之人,排斥打击,落井下石。尤其是发生利益冲突的时候,绝不会在乎“非自己人”的感受,更不会在意自己的行为是否合乎正义、公义, 一切只是为了圈子或所在的利益发声。因此,人们也称这个“民运圈”为“民运江湖”。

在盛雪对我的攻击中,她经营了十几年的小圈子,或者说,一个深不可测江湖,又一次浊浪涛天。盛雪顺风踏浪,在“博讯论坛”贴出了联名大字报!真有点公审大会后,把罪犯拉向刑场的架式。这么多人,包括我从人道角度帮助过的人,都争先恐后地扑来, 向我一个人开枪了。良知已死,文化大革命的腥风血雨啊,居然在21世纪的海外某民运圈,如此势不可挡!

我从没有经历过群体联名向弱小的个人兴师问罪之事,这实际上就是群殴。让我签名的话,我也不会签的。因为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并且个人对自己的行为是负责的,尤其是属有真名实姓的文字,人证物证俱在,个人有能力承担一切责任。如果文字不属实,对他人造成危害,还可以寻求法律的途径解决;如果仅仅不同意我的观点,或者对论据不满意,完全可以商榷或质疑,以理服人。为什么要联名?并且,这大字报中尽是谎言和邪恶的大帽子,甚至还要我道歉!就像群狼在吃一只羊之前,先要这只羊下跪一样,不仅如此,还威胁说:“我们保留进行集体法律诉讼的权利”,那么,为什么不直接采用法律手段呢?那样的话,可比这联名光彩多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西藏作家唯色、尊贵的阿嘉仁波切,以及无数的藏汉朋友们、读者,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保护了我的清名。还有众多的推友和博友也纷纷在唯色和我的博客上留言,表达了对我的坚定支持。

不过,徐先生在我的博客留言时,我的藏汉友人、读者等还都没有发声,正是群狼露出牙齿的时刻,那是一个十分危险的阶段。我没有组织,没有背景,孤单单一人,眼看着就要被咬得血肉模糊,形象不再清晰了,这时候,为我说任何公道话,都是主动把自己送进绞肉机。然而,徐水良先生,这位我素不相识的人,说了公道话,真话。

接下来,独立评论上,就有“不锈晓钢”和“非著名群众”,开始了责难徐先生,甚至造谣“徐水良先生上了女人的当”等等。那种十分在行的栽赃陷害,究竟有多么流氓,今天我就不想具体恶心大家了。

我要说的是,我与徐先生至今也没有见过面。不过,由于我后来在“独评”和“共舞台”之间常来常往,看到了徐先生的一些观点,说实话,我不是完全同意。这也正常,每个人都有与他人的不同之处,如果因为与自己的不同,或者因为人家说了真话,亦或在某个事情上产生了矛盾,就陷害人家,硬把人家说成特务,甚至残忍地拿人家的健康说事儿,就太野蛮了,说明你自己的价值观,还停留在与人类文明毫不搭界阶段。

仅以此文表达我对徐先生的甚深感谢。还望徐先生多保重身体!

朱瑞
2014年3月14日
完稿于加拿大
http://zhu-ruiblog.blogspot.ca/2014/03/blog-post_14.html


徐水良是中国公安机关破坏海外民运的“战略特务”


赫塔·米勒写道:“因为我不肯做探子而被看成探子,我不肯盯梢的、想保护的人反过来诬陷我,这比拉我入伙、威胁要弄死我更加糟糕。”

有许多民运人士,对此深有感触。可惜徐水良就不同了!不但被中共收买成功,而且替公安出气,恶搞大多数拒绝被公安收买的民运人士。

中共要破坏民运,肯定会安插它的人员;包括收买为优先。但这样并不解决问题,要彻底搞乱民运;让民运不成气候,不是单单靠收买几个线人,能完全做到的,而是靠收买最高级别的线人,搞彻底的大破坏,才能成功。徐水良就是中共选中的高级线人。因为徐为民运坐过牢,在民运圈长期混过,而且能出手文章,并且有知名度;将其重金收买,才能有七八分把握,可以把民运彻底搞臭搞烂,使其分化瓦解,难以形成气候,让国内外华人,对之丧失信心和希望。徐水良为中共的战略特务工作,成功做到了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他人人皆知的三大嫌疑中,来发人深思一下吧。

一、1993年,徐突然来上海炒股,它刚刚出狱,就财大气粗,冲入上海股市;而且天天坐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中的大户室里。当时若它没有三到五万现金投入,它是不可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它炒股住在王雍罡家,它也亲自跟傅申奇、傅申平和王雍罡等人说,他带了三万。其实,它进入股市,达五万左右。之后与之一起炒股的上海秦林山,为此可以见证。不管这钱,是三万,还是五万,如此大的巨款;在当时的它,是如何有的?其次,当时它炒股,还有二个人,和它在一起;好像是股友,但又不是;那么是谁?莫非是给它炒股的东家,所派出的监督人?但绝对不可能是民间的资本家,因为他们害怕政治反革命;再次,徐水良也没有这福气,能认识这些人。

其二、它的出国,在中美的二大机场,非常可疑。不但在上海机场,走特别通道;而且到了美国,当时接与送它的朋友,都亲眼目睹,有一个高个子,在神秘地护送它。以及它去美国申请的担保,不是海外民运朋友;而是其他海外华人,并且他也根本不认识;那么为它担保的神秘人,究竟是哪路神仙?其次,中共对政治犯的报复性很强,一般会对出国的人百般阻挠,最起码会给它种种的刁难;但它却没有,而且非常顺利,很快就出国来美。

据说,申请来美的外国人,一旦被批准,最多只能带上自己的配偶,但不能带上十八岁以上的成年子女;若要入境,将另外特别申请,但不能直接跟父母一起,同时移民美国入境。那么徐却能做到,成功举家移民,凭的是什么?

关键是它的第三要点。

即它出国时,已经五十多岁了,其经历过文革、经革,以及坐过牢,等风风雨雨;而且满腹文章,满脑经验,应该是个“知天命”的纯熟老人,有修养,有礼貌,有耐心,有风度。可它刚下飞机,就突然变来一个人,如同二十多岁的愤青,兴令轰隆,到处表现,不但要出风头,四处露面,并主动积极申请,加入王炳章的正义党,狂妄自大,什么都不怕;今天批吴宏达等人,明天要批刘青等人,最后批初来驾到的魏京生。

然后突然放弃对他们的批判,莫名其妙地转向自己的同党,恶搞王炳章,之后恶搞傅申奇;再后恶搞王希哲;然后大骂辛灏年。最后把正义党的所有人,都骂成是特务,将这个组织彻底搞翻。

它来美国,连电脑打字都不会,那么它当时怎么会天天有这么多的文章,被网上到处张贴呢;而且很多写作手法,与之平时的性格不一样。这些事情,大家至今记忆犹新。

然后,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接下来的十二年,它始终天天如一日,在网上到处乱反乱骂,以及马不停蹄,到处乱抓特务;同时又大骂共产党,以此来做烟幕弹,从而巧妙地保护了它。始终让人怀疑它是吃醋的需要,而不是中共战略特务的高明需要。

这就是共产党的攻心战,在民运中的成功。即让所有反共第一线的人,通过它的恶搞,个个成为所谓的特务而被严重丑化;使得民运的最大资源,即反共人士,一个个被其清理出民运圈子。剩下的在今天,就是这么几个人。而且形成各种“互相猜疑对方是特务”的小组织。民运气候,荡然无存!

让海外的反共人士,可以骂共产党,这是因为中共无能为力----管不着;但中共决不容许海外的反共人士,互相抱团合作,更不能让那些长期走在反共第一线的人,有好名声。那怎么办?就让被收买的徐水良,一个中共需要的战略特务,出来装疯卖傻的极左,通过乱抓特务,而一个个地搞臭他们。

要知道,凭徐水良的文化水平,是不可能如此大的非理性;凭徐水良等人,经历过文革和经革;不可能如此大的缺乏修养;凭徐水良的经历和阅历,人到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年龄,不可能越活越愤青!更不可能在它五十,六十的年龄时,反而充充足足地表现它自己,是个一个政治愤青,还故意模仿人人憎恨的康生,到处肆无忌惮地恶搞所有人。这是相当严重的反常!

凡事跟他早期接触过的人,都知道它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和四十多岁的时候,与人相处,是非常谦卑的,人也柔和,而且很有修养;有造反派干部的风范。因此,它在我们中间,大家都对它十分尊敬。可是它出了海外,就一下子变了;而且变得莫名其妙的可怕。即哪里有它,哪有就有是非;而且是非得相当严重。根本不是五十知天命、六十顺耳的老民运,该有的作风。也根本不符合它的原本心态,和其原本为人修养的处世行为。这是它最大的致命暴露。

还有一个重要补充:即王雍罡交代,在1983年6月,其厂首次集体旅游,去无锡和南京二日游。为此在旅游结束前,王告假离队,去看徐水良。徐亲自接待了王。徐家住在底楼,房子不大。当晚徐与王一起,住在它邻居家,因邻居家出门。它俩谈了很晚。第二天,一大早,徐去上班,王起身离开,从南京回沪。

还有,上海金鹿琪,曾经去过它家二次,最后一次,在82年初,即春节。还有上海袁辉,也去过它家,据说在81年秋天。所以,徐水良说,它在1981年5月逮捕,这根本是一个大谎言!

另外它的老同事,吕建中,都证明它是83年入狱的。但其厂里的侯某,(离职下海)在89年做生意时,就在杭州,亲自看到过它。这不知道是真假;因为吕建中本人,是厂长干部的共产党人。但徐水良编出81年入狱,肯定不是事实。

但有一个事实,是人人所知道的,即人家宣传暴力革命,它就极力批判和反对。人家宣传非暴力革命,它极力批判和反对;即人家宣传什么,他就唱反调骂什么。现在人家不说什么革命,只是帮助国内维权而已,它却天天鼓吹“起义”;它在诱惑谁上当呢?

它仇恨中华民国,又为什么要反台独?它仇恨孙中山和蒋介石,理由是什么?无非是对他俩的嘲笑和丑化;跟中共御用文人的反孙蒋,有什么二样?它反对儒教、佛教、基督教;反对民运中的一切理论,难道是它有多大高明?无非在误导别人思考。尤其它把这么多的民运老大,骂成特务;最后他们一个个被中共诱捕、或逮捕,或害死。可它依旧不摆手,还要对之长期不停的丑化;难道真的是因妒忌成疯?徐水良支持藏独,疆独,更应该支持台独,但它却拼命反对台独;前提是反中华民国;这一连串无理性的极大反常,仅仅属于可笑?还是属于可疑?国内有这么多人,在痛苦坐牢,却被他公开一个个骂为特务。

必须看清,共产党之所以能成功破坏民运,是因为成功利用被收买的徐水良,让它成为中共的战略特务,使之长期久经不息地捣乱而所至!但徐水良的工作,已泡沫,已暴露,应该收场了!

李芳
2010-03-20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052672
http://a.disquscdn.com/uploads/mediaembed/images/803/1556/original.jpg

来自群组: 中和日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站内文章仅为网友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本网站仅为网友提供交流平台,对网友自由上传的文字和图片等,本网站
不为其版权和内容等负责。站内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社区、论坛或各种媒体,有些原作者未知。如您认为站内的某些内容属侵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并进行处理。
关于我们|隐私政策|免责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导航|帮助中心
道至大 道天成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联系我们|天易综合网 (Twitter@wolfaxcom)

GMT-5, 9/20/2017 13:06 , Processed in 0.097809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Copyright 天易网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 2009-2015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